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逸草  
逐梦追虹去 暮归听雨蛙  
我的名片
一草
 
注册日期: 2016-07-29
访问总量: 3,614,33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本博客原创文章版权属作者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最新发布
· 以民为本,简法护民——忌日追忆
· 传原沪市长杨雄之死反映出草菅普
· 柳叶刀|哪种运动性价比最高?/我
· 希特勒的高明与卑鄙:首先愚弄民
· 种族主义危害有多大?看希特勒是
· 《苦恋》:一场激烈的观念较量,
· 回想那年批白桦时的代际分裂,与
友好链接
· 马黑:马黑的博客
· 瑞典茉莉:瑞典茉莉的博客
· 一冰:一冰的博客
· 和谈:和谈的博客
· 渔阳山人:醉茶说天下
· cunliren:cunliren的博客
· 南来客:南来客的博客
· 安雅云:安雅云的博客
· 天宝:天宝的博客
· 山城兄弟:山城兄弟
分类目录
【中华大地】
 · 以民为本,简法护民——忌日追忆胡
 · 传原沪市长杨雄之死反映出草菅普通
 · 《苦恋》:一场激烈的观念较量,以
 · 回想那年批白桦时的代际分裂,与当
 · <白鹿原>到底讽刺隐喻了什么
 · TOP60精品佳作:公号流量热文2021首
 · 武汉大暴雨 32万人挤满陵园:人群
 · 世卫新冠朔源报告的三缺憾和三耐人
 · 权力的极限:被徐书记的三千套房子
 · 退学走资,港移民潮影响持续/冷清萧
【人生旅途】
 · 就地过年之今昔/家门前白雪皑皑,瑞
 · 一梦一人生,“美帝孤儿”母亲的传
 · 二〇二〇三幸/祝众网友群友新年快
 · 母亲的故事丨張大青:​冷战
 · 记得当年读又见棕榈--悼念作家於梨
 · 迟到了四十年的汇报—寻找庄家玫老
 · 琼瑶最新文章【再寫《握三下,我愛
 · 关于死亡,这可能是篇颠覆你认知的
 · 她俩是怎么当上毛时代娃娃兵的?
 · 人生百年唯此二十年为金,千万珍惜
【家史亲友】
 · 闲聊并澄清有关杨委员和上外附中66
 · 周末闲聊学诗词:1.启蒙人-笃信基督
 · 母亲百年冥诞日的思念和追忆(下)(
 · 母亲百年冥诞日的思念和追忆(中)
 · 母亲百年冥诞日的思念和追忆(上)
 · 二姐上海买房记|港与北上广深高房
 · 父亲去世二十年后父亲节的怀念-附
 · 文革中父亲被关押四年多后回家
 · 逸草:父亲节里暖暖的回忆
 · “77”精神 受用一生zt
【海外人生】
 · 群友收集打完第二针COVID19疫苗后
 · 悼念新冠疫中陨落的十位世界级学术
 · 中国的坏老人移民美国了,但是下场
 · 专业行家揭露IUL骗局的根本问题所
 · 从两案例看IUL及卖保人常用的欺骗
 · 解读骗局IUL-难得一见的专业保险员
 · 揭露华人圈里横行的老鼠会新骗局IU
 · 第一个没有母亲的母亲节(好友文)
 · 史铁生:她叫吴北玲(陕北知青的留美
 · 退休理财三步曲(三)长期护理保险
【教育学术】
 · 藤校放榜:哈佛哥大普林斯顿录取率
 · 美名校教授深入中国农村调查,找到
 · 四国联手调研大学生能力:美鹤立鸡
 · 那花4300万买进斯坦福的中国女孩被
 · 美国名校里 你根本想象不到的一个
 · 斯坦福2025计划,颠覆现有高校教育
 · 美国的教育只讲外因不讲内因吗?驳
 · 中美乡下人的悲歌--首要防止教育割
 · 耶鲁要被美文革改名?相信这个的网
 · 前国安顾问:川普将连任置于国家安
【育儿之道】
 · 收信人去世了,聊聊那本被误读的傅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四) 高中夏令
 · 十张图说出普通父母与智慧父母的巨
 · 写在孩儿高中毕业时-粉碎恶毒诽谤
 · 决定孩子成功的不是智商和情商,而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三)高中选择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二)初中自推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一)少儿时的培
 · 逸草:写在那年名校提前录取后
 · 再聊美国大选与华人中的代沟
【史实真相】
 · 希特勒的高明与卑鄙:首先愚弄民众
 · 种族主义危害有多大?看希特勒是怎
 · TOP60精品佳作:公号流量热文2021首
 · 苏联大清洗到底有多残忍?读懂那场
 · 凤凰惊梦 1942-46年延安内乱亲历蒙
 · 清明祭:抗日英雄倒在文革大屠杀的
 · 永不凋谢的玫瑰--纪念张志新遇难46
 · 历史解封令人震惊:苏俄在二战中的
 · 踽行孤影--引领民族走出罪恶泥沼的
 · 国不畏民死 大饥荒时期中国顶级画
【网络轶事】
 · 从鲁九前世今生,看其大外宣喉舌流
 · 华川38搞笑:昨传被捕的希拉里今参
 · 提倡求同存异 周末闲聊万维近日一
 · 过大年看华川自贱:一个新春祝福引
 · 路遥: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网友春节
 · 再问透视镜:你跪拜杀害警察的暴徒
 · 质问透视镜-郭:粉川就是跪拜杀害警
 · 你很难改变挺川/川粉迷-兼回体育老
 · 谴责透视镜将网友名挂标题公然造谣
 · 看鲁九的前世今生 称曾告万维恶状
【歌声回荡】
 · 节日听听简爱的音乐,怀念我们的青
 · 录一首《月圆花好》及歌曲的来历
 · 周末一歌:我的《九儿》和歌词的一
 · 大学年代的歌:心中的玫瑰 — 逸草
 · 请教一下,《草原儿女爱公社》这首
 · 我的《呼伦贝尔大草原》
【中外关联】
 · 回想那年批白桦时的代际分裂,与当
 · 周末闲聊:世界麻将大赛中国队仅获
 · 央视始质疑灭活疫苗有效性 支持者
 · 看外交战狼嗷嗷叫 /谭德塞突然翻脸
 · 拜登支持率冲高 内政外策皆有成效
 · 苏联垮台成因之一:愚蠢的对外援助
 · 拜政对赵党国第一招组合拳--针对人
 · 几则消息评论/来自外交家的哨声-煽
 · 中美竞争的局限性,决定了不会有新
 · 中国人不吃哪一套?/中国人到底吃哪
【上海味道】
 · 《我的前半生》你怎成了虹口宣传片
 · 在我们生长的街区寻觅光阴旧迹-淮
 · 幻梦般的悠扬:父亲湮埋70年的《青
 · 留住心中上海的味道
 · 其实,上海人是作风剽悍的一个族群
 · 上海市民圣诞夜排队4小时只为进教
 · 记上海滩最后的老克勒 zt
 · 功德无量的奇迹:徐平羽在上海外事
【人在北美】
 · 为何美华亚裔常常得不到美国社会的
 · 仇恨犯罪跨越族裔!亞非裔双方应合
 · 亚裔偏见:性物化的女人和少阳刚的
 · 这场反仇恨亚裔聚会我们在一起--这
 · 群友谈游行感受 /全美各地援亚反仇
 · 华人川粉如何看待#Stop Asian Hate
 · 不做沉默的哑裔!全美各地周末游行
 · 拜总公告降半旗悼念 /美各界发声支
 · 枪手高喊杀死亚洲人/川普点燃了针
 · 亚市3按摩院8人被杀 其中6亚裔4韩
【美国政治经济科学】
 · 川普减税没用!拜登直接向避税妖精
 · 佩洛西现身金山华埠 强调国会将有
 · 小拜登出书痛斥川普卑鄙 /川团队教
 · 政治正确不正确吗?—历史透视中的
 · 事实核查:仇恨攻击亚裔的大多是黑
 · 川普贸易战重创红县 造成美年度经
 · 拜登支持率冲高 内政外策皆有成效
 · 拜登的陷阱,新疆棉背后的合纵制华
 · 拜政对赵党国第一招组合拳--针对人
 · 多米尼状告Fox新闻诽谤-也可用信谤
【健身养生养老】
 · 柳叶刀|哪种运动性价比最高?/我们
 · 如何面对老年、疾病与死亡-陈老师
 · 每天摄盐不能超6克?柳月刀说了,净
 · 看上海顶级养老院的设施/费用和运
 · 秋来秋去 好景美乐 心醉神怡
 · 为啥多病的长寿,没病的早死?zt
【乡土亲情】
 · 周末鸡汤:母亲的素质将决定孩子的
 · 老底子上海人怎么过中秋?zt (多
【世界各地】
 · 种族主义危害有多大?看希特勒是怎
 · 苏联大清洗到底有多残忍?读懂那场
 · 历史解封令人震惊:苏俄在二战中的
 · 苏联垮台成因之一:愚蠢的对外援助
 · 分享了解:谁是苏伊士运河拥堵危机
 · 关注:3.27缅甸多地爆发示威,超百人
 · 踽行孤影--引领民族走出罪恶泥沼的
 · 澳华问调:陆华看法与港华和澳众有
 · 也说梅根爆料:种族正义 身份政治
 · 曾指望川普军管的人,和谁坐在了同
【母校风华】
 · 上海交大打造日本战犯审判文献数据
 · 2016年为国出征里约奥运会的交大人
存档目录
04/01/2021 - 04/30/2021
03/01/2021 - 03/31/2021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清明祭:抗日英雄倒在文革大屠杀的血泊中 ZT
   

耄恶文革之恶 竹难书!

抗日英雄倒在大屠杀的血泊中

Original 陈秉安 路透瓜社 4/03/2021

https://mp.weixin.qq.com/s/aO6xCM636luukiLOwzfJJw

Image

陈秉安,中国著名纪实文学作家。毕业于湖南师大中文系,文革中上山下乡,现居深圳。著有《深圳的斯芬克思之谜》、《大逃港》等。


《大逃港》第一部2010年出版至今,以简体、繁体、英文版在全球各地发行逾百万册,被认为是近年华人世界影响最广的纪实作品之一,并正在筹拍电影中。


本文选自作者正在撰写的作品,征求作者意见后在清明节发表。


一、国军534团团长胡树基


2016年的10月,我无意中翻阅 “烟雨夕阳” 所写的《寻找淮海战役》,发现了一件引起我关注的事。


淮海战役的第一战 —— 张公店战斗,于1948年11月6日打响,解放军中原野战军第一纵队发起攻击,驻扎于张阁庄的国军543团围成铁桶一般。


8日下午2时许,被围的国军543团团长胡树基表示愿意放下武器,接受解放军改编。


引起我注意的是,资料表明,这位淮海战役第一位接受改编的534团团长胡树基竟然是 “湖南省XX县” 人:那就是我的老乡。


我于是有了兴趣,开始追寻这个投诚国军军官的后事。


Image

被俘的国军534团团长胡树基


据我所知,放下武器后的国军校级军官,会有几种安排。一种是发给路费,解甲归乡。还有一种是随部队改编进入解放军编制。


经过左右打听,我知道534团改编后进入了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部队。胡树基是否也在其中?了解的结果是,胡树基没有入朝,就是说,把部队交出去之后,他被打发走了。


他很可能是被遣送回乡了,国军的校级军官,一般是不能留在解放军中的。除非本来就是潜伏的共产党人员。


如果回乡,那么,他就应该现在还在XX县的老家光明乡潭烟村务农。只不过几十年了,不知道他会不会活着。


我很快想到,最早放下武器的国军团长,照共产党的话属于 “最早觉悟” 之列,那是会在县级的档案中留下墨迹的。


果然不错,厚厚一叠的档案中,翻到了胡树基的名字。可惜只有简单的几行字:


“胡树基,XX县光明乡潭烟村人,曾任职国民党军534团团长,淮海战役中投诚。文化革命中死亡。”


“文化革命中死亡?”


因什么死亡?病亡?武斗死亡?…… 没有详述。

我知道,大凡这种含糊其辞的 “死亡” ,恰恰是后面有文章的。

但后来几次找过光明乡的乡干部,对我的回答都是:“不清楚”  “不了解”。

客气一点地会劝导你:“陈老师,过去的事,就过去了,深究对你也不好。”

为什么对我不好?这更加深了我的探究心。


但调查很难,没有更多的线索,也没有人愿意同你说,所以,此后这件事一放就是四年多。


没想到,2005年,机会来了。


二、旧屋墙壁缝中的油纸包


2005年的一天,XX县政协的人赶往了光明乡的潭烟村,原因是国军军官胡树基家的老屋在拆屋时,有人爬上梁,在砖缝里发现一个油纸包,取出打开:是一叠发黄的照片,还附有说明。


Image

在砖缝里发现一个油纸包,内有一叠发黄的照片。


照片留下了许多国军征战时的军旅生活,有美国顾问团与国军开会的,有众多眷属前线探望合影的……尤其是,记录了胡树基与日本侵略者奋战的内容。


胡树基真正的影子逐渐凸显出来:他不仅是一位投诚军官,而且是一位抗战英雄!


2016年的年初,为了那些照片,我赶往XX县潭烟村,见到了胡树基的儿子胡果荪。


这位抗战英雄的往事逐渐露出水面。


Image

“终于找到你了!” 我握着抗日英雄胡树基儿子胡果荪的手说。


胡树基,号仲础,生于民国三年(1914年),1936年考入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后又进入陆军大学参谋班。


抗战爆发后,胡树基任营长奔赴前线与日军血战,屡立战功,最有名的有白阜岭战斗。

1944年,日军疯狂向湘南进犯。胡树基奉命带一营人驻守白阜岭。日军集中了两个团的兵力猛攻白阜岭。

日军武器精良,敌众我寡,前沿阵地尽失,主阵地也危在旦夕,当此危难之际,胡树基决定冒险一搏,他挑选了50名精锐士兵,臂挂白条为号,乘黑夜突捣日军指挥所。

日军被从天而降的国军打得蒙头转向,仓皇溃退。白阜岭主阵地得以保全。胡树基在肉搏中左臂负伤,并因此役被提拔为534团团长。


当政协的朋友,将这些历史照片和资料交到我手中时,叹息了一句:“可惜啊,这样一位抗战英雄,竟然死在当年大屠杀中。”


什么?胡树基死在大屠杀中了!


胡树基被遣送回原籍后,当地并没有把他按 “抗日将士” 对待,反给他戴上一顶 “反革命” 帽子,于1950年去耒阳煤矿劳动改造。胡树基挖了一年煤后,煤矿领导看他老实本分,将他释放回家。


回到潭烟村后,胡树基每天参加田中劳动,不准走亲戚,不准外出,每天要向大队干部报到三次,别人干一天是10分工,他干一天只能记6分。


家里的房屋被充公,一家人挤住在一间10多平米的土坯房里,雨天漏雨雪天漏雪。幸亏妻子谢宝月贤惠能干,靠一门缝纫手艺,缝缝补补,全家勉强糊口度日。


三、潭烟村大屠杀调查


1967年9月,杀人风刮到了潭烟村。这位抗日英雄与同村地富共10人,一同被贫下中农协会杀害在村中小学校的操坪里。


Image

见证人胡松荪告诉作者说:“他就是死在这块球坪里,那回跪了10个,一个个用锄头打死。”鲜血满坪,数日不干。


  1、胡松荪(胡树基侄儿)口述

口述时间:2016年1月19日

口述地点: 湖南省XX县光明乡潭烟村

口述人: 胡松荪

录音录像记录人 :陈秉安


Image

讲述人胡松荪(1949年生,时年65岁),讲述胡树基等人被杀经过。


我是胡树基的侄儿。那次除了我叔叔外,我的父亲也被杀了。那一晚,我记得,是1967年的9月24号。


大概9点钟的样子,我已经睡了,民兵就敲门了,擂得好响。那个治安主任XXX拿手电筒到处照,照到我父亲在床上睡觉,就把他捆起来。

我睡在楼上,那时有18岁了,听见下面抓人了。从后楼跳到楼下面。

我爬到山上,躲在那个石头背后,山下面开大会了,就在现在那个小学校的坪里。

我爸爸还有我叔叔(指胡树基)和我婶婶(指胡妻谢宝月)一共10个人,都跪在那个坪里。


拿好多的火笼松明照着,那些民兵拿的拿刀、拿的拿梭镖站岗,还喊口号。我虽然怕,又不敢跑,怕弄出动静来发现。只好躲在那里不动。听见那个XXX在台上喊:

“地主富农要杀我们贫下中农,怎么办?”

有些人就在下面喊:“杀掉——”

那个XXX就拿了一把锄头,问:“打不打得呀——”

下面就喊:“打得——”

他就举起锄头,对着我父亲的头就是一锄头,我父亲喊都没喊,就倒下了,接着又喊:“这个反革命打不打得呀?”

下面就又喊:“打得——”

就又对着我叔叔胡树基的头一锄头,也倒了。接着打我婶婶……


因为有10个人,他打不动了,就有人过来,接着他打……

那回一共打死了10个人,我们家死的是6个。


(作者注:潭烟村的十位罹难者是:胡树铭、胡树基、谢宝月、胡文范、胡文苏、胡文葆、 龙灶秀、胡仲德、胡仲维、胡文粹。)


2、胡果荪(胡树基儿子)口述

口述时间 :2016年1月19日

口述地点:  湖南省XX县光明乡潭烟村

口述人: 胡果荪

录音录像记录人:陈秉安


Image

口述人胡果荪(胡树基儿子)的眼泪似乎流干了,在说起这件惨绝人寰的事情时,没有眼泪。


那年我才9岁,妹妹才2岁,父母被民兵抓走的那晚,我和妹妹都睡着的。可能他们以为是去开斗争会,没有叫醒我们。

大概快天亮的时分,妹妹哭了,要吃奶了,我一看,爸爸妈妈都不在身边了。我就穿好衣服,抱着妹妹出去找妈妈。

出门就碰见邻居XXX,她说: “毛毛(当地方言:孩子)你还在这呀,你爸爸妈妈都给杀啦!”

我大吃一惊,不敢相信。但泪水不知道为什么就流下来了。那老人也哭了,说:“你去看呀,就在学校那个坪里。”

我就抱着妹妹朝学校的坪里去。走到坪边上了,天蒙蒙亮了,已经看得清楚了,那坪里一地的血,倒着好些人,有我的父亲、母亲、伯伯……

拿锄头梭镖的民兵还没全走,我吓得不敢看,想转身走。我的妹妹却在我的手里又哭又喊,因为看见妈妈了,她饿了,想去吃奶。我就把她放在地上,她就在地上爬着、爬着,爬到了我妈妈身边。

我看见我妈妈还没有完全死,还能把衣服解开,让妹妹吃奶……

周围有人看着可怜,就走过来,把妹妹抱开。小妹两手都染着妈妈的血,还在哭。民兵看喂完奶了,就走过来,给妈妈头上补了一锄头,妈妈就死了……


Image

《XX文史》留下了罹难者胡妻谢宝月(左)唯一的一张照片。中:大女儿胡秀芬。右:丈夫胡树基。


Image

见证人村民彭金叶 :“好惨啊,那个谢宝月还没死,还记得解开衣服给孩子喂奶。”


父母死后,妹妹才2岁,还在吃奶的年龄。我才只9岁,什么都不懂,怎么养大我的妹妹呢?

我就抱着妹妹到村里去转,想给妹妹讨口奶吃。村里人虽然同情,但哪个敢挨我们呢,老远看见就把门关起来。

我没有办法,只好到邻村去。我就每天背着妹妹,手里拿一只碗,到处去讨饭。妹妹哭了,我就在她嘴里塞一坨红薯。这团围的村庄我都走遍了。


有些贫下中农的子弟,看见我好欺负,在后头追着喊: “讨饭的,讨饭的——”

有些还丢石头:“打小反革命——” 有些还拿脏东西,牛粪呀,狗屎呀,塞到我的讨饭篮里。我一看见他们就赶快跑,怕他们打到背上的妹妹。


以后,我出门讨饭,就不敢背妹妹了,背着她跑不快。出门时就把她放在屋角上,在她手里放一个红薯。

那一天回来,一开门,看见妹妹在地上爬,一地的屎尿,很脏很脏。我就抱着她到村外的溪里去洗身子,那时候已经是冬天了,那个风刮呀刮呀很冷很冷。

村里好心人就说,这么冷的水,你不要给妹妹洗呀,会害病的啊,可是我也不懂啊。

果然,后来妹妹就病了,发烧发热,那个脚就抬不起了,那一晚,我讨饭回来推门一看,她就趴在门后面的地上,死了。

我就把妹妹埋在后面那个山上,没有什么墓的,就是挖了一个洞。


Image

“我就把妹妹埋在后面那个山上,就是挖了一个洞。”  胡果荪说。他的儿子胡茂长(右)在旁悲痛下泪。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