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海归,海不归 万维有奖征文  
庆祝万维读者网创建13周年(1998年4月17日~2011年4月17日)  
        https://blog.creaders.net/u/482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万维13周年征文
 
注册日期: 2011-02-14
访问总量: 1,888,26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有奖征文:海归,海不归
最新发布
· “海归,海不归”有奖征文揭晓
· 细柳营:海归与不归的意向和选择
· 牛北村:张老实海归记
· AManlyMan:海归,海不归
· 文章笑权:不想归化社会,应当尽
· 佚名:海归海不归,再海归再海不归
· 廖宛虹:人间母女情,归心值几何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有奖征文】
 · “海归,海不归”有奖征文揭晓
 · 细柳营:海归与不归的意向和选择
 · 牛北村:张老实海归记
 · AManlyMan:海归,海不归
 · 文章笑权:不想归化社会,应当尽早
 · 佚名:海归海不归,再海归再海不归..
 · 廖宛虹:人间母女情,归心值几何?
 · Kitty Yim:明天就要嫁给你了
 · 索额图:海归与爱国之关系辨析
 · 雪融:海龟出轨找二奶并不是男人的
存档目录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名子:海归和舞女,还有Chinese Food
   

 (一)

    请原谅,诗人的思维有时是混乱的。

    异乡的李白喝酒以后飞临白鹭洲,老秦酒后不知道明月在哪里?

    老秦是个留美诗人,也是个老海归,他的老婆说他脑残了。

    飞机在西伯利亚上空的时候,老秦在看刚获奖的《Black Swan》,几

杯解百纳下肚使他脑子里闪现羽毛飞舞,可白色的羽毛怎么也落不了地。

飞机快到中国的时候,老秦才想起来那部Natalie Portman演的老电影叫

《那个杀手不太冷》。

    几年前,老秦看长大后Portman演的儿童片《 Mr. Magorium's

Wonder Emporium》,就觉得那小姑娘的美丽和演技会让她获得奥斯卡,

但没想到这么快。 这次她演黑白鸟,原始又高雅,超脱芭蕾的美;原来

她就是法国《杀手》里那个反叛的小女孩。

    老秦觉得她很像某个人?

    回旋的钢琴协奏曲把天鹅湖的凌波浩淼从耳朵里带到眼前。老秦却常

有疑问:柴可夫斯基是如何谱出这曲子来的?中国作曲家也能写出这般的

天籁?也许《梁祝》可以比一比?那种贴近自然的回响,需要有多少直接

的、细微的观察。而一百多年以后,声音和图像就不需要那么具体,衬托

的现实变成充满压力的、焦虑的幻像。

    突然,那张忐忑的面孔,和那种噢吼的腔调,出现了,不是在电影里

。老秦想起今年春节又红火起来的民歌手,龚玲娜;她唱出了国内多少人

心里的郁闷。后来,老秦在歌厅里听到朋友卡拉OK那首《忐忑》时,真正

体会到了为什么这个贵州山里人会出名的原因。

    可以想像一个什么局长和歌厅小姐共同吼唱这首歌时的是什么样子。

    此时,老秦脑子里是那张印着高山红的脸,也和某个人很像。

    高原红,高原蓝——这高山红是什么意思?生活在青藏、黔贵高原上的

人也许熟悉。其实,老秦在几年前就预见了龚玲娜要火,要出名,不是因

为她的故乡的奶奶,而是因为龚玲娜的高原气质,也许外国人喜欢的气质

。可谁都没在意,老秦有这么个预见能力,他可以看见几年后发生的事情

...... 一百年以后的事情可以么?不行,老秦的功力还不够,不如他老

婆;老婆能把几百年的事都替老秦安排好了—— 老秦能不疯么?!尽管老

秦不关心一百年以后的事情,也不管他的女儿是不是生下个混血儿;这好

像和他海归与海不归没有关系。

    老秦是个老海归,也有人说是海龟。老秦在国内和歌厅小姐玩乐的时

候,小姐问他的身份,他给小姐打了个谜语,谜面是“老婆偷了外国人”。 38节,国内同学给老秦送来一则笑话:“世界上有两件事挺难:一是把自

己的思想装进别人的脑袋里;二是把别人的钱装进自己的口袋里。前者成

功了叫老师,后者成功了叫老板,两者都成功了叫老婆。温馨提示:家和

万事兴,跟老师斗是不想学了,跟老板斗是不想混了,跟老婆斗是不想活

了!”

    后来又有同学Counter了一下(有点像中国微博上的造句):“世界上

也有两件事挺难:一是把别人的思想装进自己的脑袋里;二是把自己的钱

送进别人的口袋里。 前者成功了叫呆子,后者成功了叫傻子,两者都成

功了叫疯子。见了老师要装呆子,见了老板要装傻子,见了老婆只能装疯

子!”后面这个笑话让老秦笑了起来。他说,诗人不会写笑话,或者诗人

自己就是笑话;诗人还是写诗,有时酸,有时甜,他说,有一天写成像贵

州辣酱一样的辣诗,就来劲了。可老秦还是个疯子!

    那天,老秦去了普林斯顿那么酸的学府,想起一个人来 —— 她的名字

叫奥莉(Audrey),老秦为奥莉写了一首诗,这就是为什么老婆骂他脑残

的原因。与这首诗相关的故事所发生的准确年代已经记不清楚了,—— 但

老秦记得她的长样,奥莉长得就像那只黑天鹅。

    老秦的诗是这样写的:

    “这是天鹅的一种纪念/尽管已经迟到了几天/如果还能带来一种感觉/

像纷飞的羽毛/恰是秋天里的叶片

    当我飞临 —— /看到已经丢失的云烟/湿湿的地面/天空撒下的/淅淅的

雨点/一滴 一滴/渗在白羽之间/纷飞的雨点/又敲打着秋天里的叶片

    是你移动的星座/是你的私语/偷袭着我昏昏的双眼 —— /这是羽毛的

一种惦念/尽管已迟到了几天/如果还能给你一点感觉/仰头 —— /任秋天里

的雨点/去遭遇生命里的轻松/这敲打不仅仅是一种纪念

    白羽在天空写下的文字/一闪 一闪 /落在秋天/飘飞在光中/变成明黄

的叶片/停留在你的眼前/你抓住了/并猜出了掌心里的预见

    叶片悄悄了然/心常驻的云天/静卧地面/轻松释然/又隆重地凋谢/频

频改变位点/在苍穹画下一串耀眼的弧线/衬着几道白色的轨迹/寻找在暗

夜里延伸的/金色空间       那天叶片飞旋/白羽揉进眼睛的瞬间/好似天籁在半空拨动和铉/演奏

以秋韵为主题的音乐诗篇/一片湛蓝的清凉 /一袭明黄的盛典       几枚难以坠落的白羽/诠释生在秋日的信仰 —— /这暗藏已久的轻松/

飞散得有些猝不及防/和秋叶一样/当遭遇生命的丰富之后/势必会变得晶

莹透亮/异乎寻常  ”

   《天鹅的一种纪念》, 11/5/20XX 普林斯顿

    故事发生的时间已经不重要了。老秦喜欢爱因斯坦,才喜欢普林斯顿

,但后来他发现,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有问题;他也做了个思想实验,他是

用诗来实施各个步骤的(专利),像拉小提琴一样。他发现时间前后是对

称的,不论你站在哪个时间节点之上,哪个空间位置,你只看见世界的一

部分,而上帝看见了全部。就像那部西班牙电影《破碎的拥抱》一样,有

段没有拍摄的情节,那段被剪辑掉的男主角和他经纪人之间的爱情,给人

留下了许多可能的想像,但真实在上帝的眼里,尽管很琐碎。 老秦突发

奇想,想写一写已被剪辑掉的琐碎的事情。

    (二)

    下面是作家在这篇散文小说里的行程,涵盖了故事发生的时间和地点

:     11月4日从上海飞往美国;     4日傍晚到达纽瓦克机场,和朋友戴夫(Dave)一起前去普林斯顿;     4- 5日两晚住普林斯顿 Nassau 酒店;     5日白天访问普大,在心理系给讲座;     5日晚新泽西和宾州交界处的一家俱乐部认识奥莉;     6日白天访问一家叫K-SPA的美式休闲场所;     6日晚回德克萨斯的家;     11日从佛罗里达飞往加州,     11-16日晚住圣地亚哥 OMNI 酒店;     12-16日SN年会:主要见BDGKM 5位先生;XY两位同学 +(密见)LA来

的女友W;     17日发烧生病回家休息;     19日收到一封疑是奥莉的邮件。     11月21日从纽约飞往中国;

    (下面是12月19日revised的)     26日晚那个叫田小雨的小姐喝醉了;     12月13日从北京飞往美国;     17日晚回家与两女儿团聚;     29日又回中国;     次年2月6日从北京再次飞往纽瓦克;     和戴夫去DC的COSMOS俱乐部开会;     14日 情人节 又开始写散文小说;     ……

    (三)

    奥莉,36岁,金发碧眼,未婚,12年慢性白血病史;奥莉说她目前是

个自由职业人,30岁时心理学专业毕业,6个月前获得一个法学学位;不

久前,奥莉拿到宾夕法尼亚州律师执照,并在佛罗里达州又取得了在当地

ASA里做Intern的工作资质(不太懂这里 ASA 的意思;可能是老秦听错了

,指DA:District Attorney 的意思,后来看到奥莉的Email才知道是

Assistant State Attorney的意思)。但是她没能够去佛州。

    但是老秦一开始看见她时,奥莉是个脱衣女(striper),老秦不能

完全领悟奥莉为什么会出现在新泽西与宾州交界处的一个先生俱乐部里。       奥莉后来给老秦叙述她的经历时,讲话速度特别快;老秦一下子无法

反应过来。回到德克萨斯后,半夜里醒来,老秦似乎从奥莉的话语中找出

一些逻辑,有些不知该不该问的问题,比如:海归,海不归?开始有了答

案。临离开那家脱衣舞厅时,奥莉问了老秦在那里工作,老秦如实地告诉

了她:在中国,又在美国。

    老秦喜欢自己没有疑问后,再与别人设想下面一步计划。所以,开始

期盼起来,希望奥莉真能给他Email,继续他们已有的一个小时的交流。       不论哪个国家,很多妓女或小姐或脱衣女郎的背景都有些相似之处,

比如:一开始家境窘迫。

    奥莉82岁的父亲已是癌症晚期,发现了胰脏转移。作为父亲第三次婚

姻结果的奥莉,要负担老头。虽然奥莉还有个母亲前一次婚姻的同母姐姐

,母亲死后这个姐姐根本指望不上(奥莉说这个话时候,就像说一只寄生

虫,随便用脚将它碾死算了那种语气)。为了照顾父亲,为了偿付他每个

月的三笔大开销(具体记不清她列举的),奥莉六年前开始了脱衣生涯;

时间刚好是她大学毕业,但人已30。

    奥莉告诉老秦,上星期她在宾州的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工作面试很成功

;她期待一两个星期后的结果通知。老秦看不出奥莉有什么紧张,但她那

种翘盼,在她对老秦一些疑问的解释中略见一斑。 奥莉还解释了为什么

要告诉将来的雇主她患有血癌,一个星期要注射一次(她说了化疗的药名

,老秦没记下),等等。 她说,他们总会知道的(They will know it

anyway!);奥莉说这话时候的口气似乎很有信心。她的自信没有让老秦

怀疑:这一切只不过是程序而已,像她那样优秀、特别、又有非常美貌的

女人,这个和医务相关的专业律师位子非她莫属。奥莉知道如何善待癌症

晚期的人,如何处理医院,病人/单位,保险公司之间的纠纷,等等她自

己列数的优点。 在美国医院里工作近二十年的老秦知道她所说的重要性

和专业性。       可为什么是在新泽西州的溪边俱乐部(Creekside Nightclub)里碰

见了奥莉呢?戴夫有个打高球的朋友叫吉米,是这家gentleman club的老

板。

    (四)     一个星期以后,奥莉还没给老秦Email;也许好事永远都不会这样发

生。但老秦开始觉得,故事结果已不太重要;并相信,一定会有更美好的

人和事情在将来出现。

    回到德克萨斯的那天下午,老秦又瞌睡起来;起床后给加州的女友W

电话,邀她参加下星期圣地亚哥的会议(实际上,老秦并不是仅仅想她来

Omni预订好的房间)。W是老秦美国唯一还在的,来自中国的异性朋友(

或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有可能作为情人的朋友,但还不是情人)。和

中国不一样,美国这样的机会或相应的要求非常有限。遇到奥莉前,老秦

放弃了再结交白人女友的念头。由于未能给瑞典修女Sue(老秦多年前的

一段艳事)带来任何正面影响,老秦对纯粹男女情感的交流丧失兴趣。约

LA女人,老秦有两个目的:前面说了一个;另一个是和她谈工作;真正地

谈工作。电话里,老秦把W的工作背景完全搞清楚。为什么要找这么个曾

为CIA工作的女人谈工作呢?这当然和遇见奥莉有关。老秦突然发现,人

的潜能真是太大了;在不改变自己(强调一下这里的Self)前提下,人还

有许许多多的素质可以培养。

    奥莉的右臂上端有个刺身,象鸟或Swan一般的符号引人注意;她说表

示 Intuition 。女人做事似乎都有这样一种符号,但把符号刻在身上的

不多。 老秦问她为什么?于是,老秦和奥莉慢慢聊到关于‘性差异’的话

题。老秦提起刚不久他评审的美国赌博协会一个研究项目:关于赌博的男

女不同(Gender Difference)—— 假说是男的病理性赌徒赌博往往有明确

的赢钱快感计划和策略(所以喜欢Poker/BJ 等);而女的病理性赌徒赌

博则漫无目的,她们大多数仅为缓解情绪或消除抑郁或降低压力而进行简

单又无策略性的赌博游戏(如老虎机等),所以对各自的治疗措施不尽相

同,等等。奥莉说她从来没有赌过,没去过大西洋城,没去过拉斯维加斯

;她还告诉老秦甚至没去过洛杉矶 —— 她说了一串话,听起来很琐碎。

    “女人大都不喜欢归…”,老秦在听奥莉说话时候心里打了个岔.

    美国脱衣舞俱乐部里碰见象奥利这样的女人出乎老秦的意料;不单是

因为她的美丽,而是她对美丽的一种全新诠释,而这种诠释与老秦所懂的

一点音乐艺术或文学诗词毫无关联;奥莉如此舞蹈表述自己的美,并与她

的身世挂在一起,使人感觉到一种更深层次的“性”的魅力,一种Beyond

言语的感受。

    老秦想了半个夜晚,十分犹豫将这个真实故事说出来,老秦叙述这个

故事的时候,所有隐私保护起来,这在美国很必要。

    (五)

    11月4日,老秦乘坐大陆航空CO86航班从上海回美国。

    到达纽瓦克机场已是傍晚六点。原计划搭乘新泽西的小火车(地方人

称之:dinky)去普林斯顿,但戴夫(Dave)坚持要来机场接送老秦。戴

夫是费城一家医疗器械公司的老板,公司销售规模在一个Billion人民币

左右。老秦知道:戴夫亲自接机并送他去普林斯顿讲课,是还他一个人情

。讲还人情不太准确,戴夫想Show老秦看看,在美国是否能像老秦在中国

那样招待他似的招待老秦。显而易见,在中国除了美食,老秦让他见识了

一些中国小姐,还有洗脚女郎,还有许多男人喜欢的东西。戴夫为了招待

老秦,费了不少的心思,效果还不错。当总结两天普林斯顿之行时,老秦

对戴夫说,第一件值得记下的就是奥莉,戴夫点头同意; 第二件值得记

下的是一个竹林和里面的设施 —— 老秦准备以后再说这个故事。

    纽瓦克机场去普林斯顿的一路上下雨,到达“普大”时,天黑得车窗外

什么都看不见。老秦就惦念着看一看老爱呆过的高级研究院(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y),对于普大,老秦知道的很少。“普大”这个词是刚

跟女儿学的。在机场,给波士顿的女儿打电话,多说了几句。非常难得能

和女儿说上两句以上的话,女儿总是那样风风火火似地忙。从纽瓦克到波

士顿距离近一点打电话,老秦觉得好像亲切一些似的;其实这和在中国或

者回到德克萨斯和女儿通话还不是一样。对方的声音倒着实让老秦吃惊,

一口标准普通话。短短的几个月,女儿的普通话有进步了;她说:同学们

都称普林斯顿大学为‘普大’。老秦怎么听得很别扭。

    奥莉不可能是‘普大’心理学系毕业生;但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此刻

回想起在普大的情景,为什么奥莉那么在意老秦是在访问普大的心理学系

?不管她哪里毕业,一定是个心理专业的高材生。

    普大安排入住的是一个附近叫Nassau的小酒店,老秦让戴夫在车里等

了十五分钟,匆匆冲了个热水澡。酒店好像有些历史,里面的摆设有些夸

张悠久的氛围。美国又能有多少年的历史;但美国人似乎很珍惜,一个保

护很好的小酒店就能看出来,一种传统;而中国是不是历史长了,就不那

么珍惜历史;反正有的是过去;老秦老是想起在中国的许多场面,再大的

中国酒店、公共场所,自然景区,都有人那么拿历史不当回事。当然也有

当回事的,比如说西门庆的故乡之争,等等。

    奥莉似乎也知道这家Nassau酒店似的。她在摸老秦的时候,也提到了

酒店的文化差异。

    戴夫把什么都计划好了。老秦只好打发了普大派来的学生,一个鼻子

上镶有鼻环的加拿大姑娘,让她第二天上午晚点来接自己。 之后,老秦

跟着戴夫到了他安排的第一站 – 一家中国人开的中医按摩院。地方选择

的尤其方便,隔壁就是家小吃店(Snack Shop),老秦和戴夫说好,飞机

上用过餐,不dinner了,但戴夫还是让老秦尝了尝这家小吃店的特色,那

种buffet 风格的有机食品,什么都一个价格,只要秤一下总量付钱就行

。     看着边上吃小吃的男女,有好些是亚洲年轻人,五十九岁的戴夫说这

里有点像北京。

    老秦问奥莉去过那家小吃店么?她说那里做生意的模式很新颖;对于

吃,她似乎比老秦讲究。

    回到德克萨斯的第一个晚上,老秦思维开始混乱起来;迟迟犹豫要不

要把这段经历写到博客里。回国久了,压力大,潜意识里想发泄一下,老

秦说是让大脑轻松一下。于是,选择奥莉作为发泄对象。

    那个“海归还是不归?”的问题还是在他的脑海里。醒来,老秦发现自

己已经躺在圣地亚哥Omni酒店的床上。圣地亚哥的小红火车在Omni的楼下

,叮叮当当地开过;老秦用手机拍下了“这个时刻”。

    (六)     十一月应该是普林斯顿每年中最美的季节。

    树叶变了颜色,黄了,红了,紫了,关键是与周围建筑的格调和谐起

来。

    还有乔治华盛顿曾经趟涉过的,而如今静静的河水......

    戴夫的林肯已经驶出泽西。

    尽管脑子里仍在普大演讲人的大脑如何如何才能健康,老秦的眼睛和

四肢渐渐松弛下来。听着戴夫关于当地历史津津乐道的介绍,那些黑漆漆

的废弃矿区,还有弯曲曲的小运河边上的闸站,似乎一些老朽的木头也能

代表美国一段历史。

    奥莉的爷爷曾是个宾州的伐木工,从爱尔兰的一个小镇上来的。老秦

原想杜撰一个爱尔兰小镇的名字,想想又没有必要。奥莉讲她的家世的时

候,老秦真的没有听得太清楚。但奥莉骂她母亲是个Bitch 时候,老秦听

得清清楚楚。

    那些矿区附近是不是有过很多妓女?山西大同的煤老板们知道。

    其实,这会儿功夫,老秦是在圣地亚哥的酒店里,喝高了。

    心里还揣摩着:还有三五天,奥莉就应该得到面试的结果。

    尽管不抱太大希望,但当时老秦给了奥莉很多鼓励和祝贺,好像她肯

定会拿到那份Job似的。

    (七)

    有两个星期了,老秦还是没有收到奥莉的Email。

    上个月在北京的时候,有一个南方的女学生和老秦聊起电影

Inception – 她有自己的中文翻译的片名。 老秦没有看完这部电影,也

想不起来中文片名。好像这部片子对有好奇心的女孩子起了不小的作用。

这位聪明的学生甚至把电影和将来要从事的研究联在一起。       学生真的问:人们到底生活在哪一层的梦的空间里?她说,既然人们

的世界让一层层的梦境套在一起,她常需要从梦里醒若干次才能回到和老

秦说话的世界。

    这没什么奇怪的,许多人常在梦里醒来发现自己身在一个从来没有去

过的地方,并在这个自己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庆幸——刚才梦里的追逐或逃

逸只是一场噩梦;以后做梦又做到相同地方,搞不清自己到底去没去过。

类似的如此多重梦境,不止有10个女人向老秦描述过。

    学生想就这个问题搞个数学模型或疾病模型,这让老秦听起来更像做

梦;或者那种似乎决然无意义的梦。但老秦鼓励她!象鼓励奥莉一样的鼓

励!

    人清醒的时候,经常也有多重思绪纠缠着,多股意识流淌着。

    如果老秦想把奥莉的故事一口气写完,几乎不可能。她是个妓女,但

好多事情和妓女无关。舞女奥莉的故事是个很荒诞的题目,老秦可以把它

写成长篇小说,象那些有名的作家写长篇一样。但,有哪个读者能知道,

多层空间的梦幻,或重叠时间的意识,这梦幻与梦幻,或意识与意识之间

究竟有没有关联?其实很简单的问题:海归,海不归?老秦的意思是再回

美国。

    为什么老秦老是半夜里醒来?老秦的LA女人回答说:“你是有时差!”

    (八)

    后来老秦发现,奥莉给他的Email 竟然让系统认作垃圾给滤了。一个

星期后,清理垃圾的时候老秦发现了她,混在好多中文邮件里。   奥莉告诉老秦:她没拿到那个律师事务所的职位;还要继续跳一段时间脱

   衣舞;还要继续努力申请下个job;可以考虑到其它州工作——因为她的

老爸又有别人照顾了;奥莉没有说谁。也许,她老爸已经死了!

    老秦的老婆非要说奥莉的父亲罪该如此;如果她老爸不离婚第一个老

婆,现在得了癌症,也不至于需要第三个老婆的女儿 —— 一个妓女来照顾

自己。

    忘了交待,奥莉的老爸是被离婚的。老秦开始喜欢国内一些新词和用

法。这次在北京一个歌厅(不知道老秦为什么老是喜欢去那样的地方,尽

管那些著名场所还没有解禁),老秦听一小姐说他这样的海归常常“被”泡

—— 这词让人想起奥莉来 —— 国内繁忙几乎顾不上她的邮件,她的故事。       12月13号,北京飞纽约,又飞德州,那里有一个空巢的家。

    连夜又飞回佛罗里达和两个女儿团聚。

    第二天清晨给她们烧好早饭后上网 —— 老秦上网学了一个词汇——“裸

归”。于是,想起舞女奥莉的故事,和妓女无关的故事;既然和妓女无关

,就不要再啰唆。

    在国内时忘了给奥莉寄张卡片。老秦迟疑了一会,还是让中国的秘书

代写一张贺卡给奥莉寄来。美国朋友中,只收到脱衣舞郎的一张电子贺卡

—— 她说这样环保,绿色。

    近来,中国的小姐和美国的奥莉是否相同——的问题在脑里出现好几次

。遇见奥莉之前,戴夫和老秦一起评论奥莉之前,一个中国小姐也给老秦

留下不同寻常的印象。戴夫在中国见过她,田小雨(算不上头牌也是二)

;戴夫说小雨长得出众而且有些气质。老秦告诉戴夫,小雨是一个不错的

大学毕业的。       那天,从溪边俱乐部回来往普林斯顿开车的路上,戴夫和老秦像两个

老兵又打了胜仗一样。要不是戴夫不能喝酒,老秦们非抱上几瓶干了。戴

夫,不到六十岁的他,似乎很欣赏这一晚上,勾起他许多回忆。他对老秦

的奥莉也赞不绝口——似乎他也知道老秦喜欢的类型;而他说他喜欢的却是

和奥莉不同样的女人;那种肌肉和脂肪都丰富的女人,那种dark,sporty

一些的女人。 而老秦,还是喜欢白点的,细腻一些的;金发碧眼也有不

同的,有的很粗,而老秦的奥莉是很细腻的那种,皮肤感觉上和中国小姐

没有太多的区别。老秦知道是因为小雨的影子,或是黑天鹅的羽毛,一直

在脑海里飘着,和奥莉对应着。

    那天戴夫在南京‘贰号俱乐部’看见小雨时候,她刚下班,衣服还没有

换,就又赶来上晚班班——她的第二份工作。

    等小雨穿着礼服再出现在戴夫面前时,戴夫激动了。他想不到中国小

姐有这么好的仪态,这么大方的笑容和流利的英语。那个晚上,小雨帮戴

夫找了个会说英文的小妹后,老秦没太注意戴夫当时的反应。后来他告诉

老秦“unbelievable”。老秦相信是正面的评价。       写舞女奥莉的故事,最初动机是一种比较。戴夫在普林斯顿的时候想

让老秦比较一下中国三陪小姐和美国脱衣舞郎,尽管他知道无法相比;这

不是橘子香蕉的比较,而是新鲜水果和冷冻蔬菜的比较,是刚从花园摘下

来的牡丹和从Publix买来的玫瑰的比较。戴夫这么说的。

    可是,没有想到,奥莉却给了老秦另样的感觉,这样的感觉使老秦想

从小雨身上找到。不管怎么样,奥莉不是老秦想要的类型;老秦不完全指

SEX,不然这个故事就没有说头了。后来写作的动机变了,因为有个问题

老是缠着老秦。

    (九)

    2月6日,时隔三个月,老秦们再次路过泽西与宾州交界的Creekside

Nightclub。

    那天,还是戴夫开的车。纽瓦克机场到华盛顿DC路上,戴夫告诉老秦

说,吉米(Creekside的老板)还指望老秦们在他那儿停留。由于大雪、

由于疲劳、由于很多原因,老秦们决定还是不再停留。但是,老秦心里多

少还是浮起去年底那个夜晚的情景。

    毕竟和奥莉在一起不止半个小时;毕竟说的话,发生的事,加起来可

以写部中篇;毕竟这个舞女已经不重要了。       奥莉,一个学法律的脱衣舞女,竟然在此时此刻让老秦生个怪念头:

美国所谓法律,常常就像妓女嘴上的活一样。一个助理州检察官可以是个

脱女出身;更可怕的,即使不是那样妓女出身,由于那些荒诞的,僵硬的

法律条文,使不少美国检察官实际上fuck了自己。而一些美国Cops真他妈

也是狗,连妓女不如!这好像是吉米的口气。       吉米兄弟三个,从老爸手中接过破旧的机修厂时候,没有少和警察摩

擦;那个修车出身的爱尔兰父亲却没想到,十几年后最小的、最听话的儿

子吉米把这块Property变成了半个妓院,老头以前没有少花钱的地方。因

为有不少美国退休的警察喜欢来玩,这儿的生意越来越好。吉米的那两个

哥哥,也由于变卖了财产,有了钱,过量吸毒,另个或者干脆就做起毒品

买卖来,最终还是给警察逮了。

    总之,那天走进溪边舞厅时,就有一种罪恶感,完全不像北京的天上

人间,尽管后者已被关闭。

    旧机车修理车间的设计似乎天生就能成为脱衣舞厅的结构,一种原始

、落后,但有效的结构。奥莉就是从新装修过的二楼操作室里,沿楼梯飘

然而下至舞台上的。舞厅不容许使用手机,不然拍一张相片也不用这般叙

述。       自窄小的入口处进来,看见酒吧台边上围着十几个男女,安安静静地

喝酒,呆望着舞池里两个半裸的舞娘,上下左右抖动着。

    吉米并没有出来迎接。戴夫在前两天就来过这里,据说他是认识吉米

后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要不是因为在南京老秦请他去了那里的卡拉OK和

其它娱乐场所,戴夫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再到这样地方。

    戴夫说,所有的费用都 on him。

    老秦在想,既然老板请戴夫,还要他付钱?可这里毕竟是美国,和中

国老板很不一样,吉米似乎对于他的员工没有多少权力;这是他后来说的

;老板还说,可以有一份drink on house。

    再后来,吉米又让个有执照的按摩师给戴夫和老秦每人做十分钟正规

按摩。那按摩和中国的服务没有可比性,在舞池的边上,客人坐着,按摩

师简单地捏把几下。

    老秦还记得:他们曾绕过舞台,进了一楼的办公室;戴夫向一个五大

三粗的家伙打招呼,老秦感觉这个脸上长着一对绿色鼠眼的白人就是吉米

。握手的时候,看见办公室里还有个半老太,她与站在Wal-Mart入口处看

门打勾的老太太很相似,让老秦想起中国老电影里的老鸨形象。这两个人

手上都端着Drink,老秦想肯定不是茶。

    吉米对戴夫和老秦的到来显得很高兴。戴夫肯定向他介绍过老秦的情

况。寒暄过后,老秦对吉米说,他应该到中国开个场子,会比这人气旺些

;吉米说他不care、似乎他开这个场子已不以赚钱为目的。       但除了这个目的还能有什么呢?他说这里很多人(老秦想包括警察)

需要这些flesh。这就是吉米的口气。

    从办公室里出来,老秦在舞池边坐下喝了杯Rum,戴夫还是滴酒不沾

,但接了老秦递去的香烟。这场合的二手烟问题的确还很严重——记得近二

十年前,老秦第一次去德州脱衣舞厅时,烟熏的人眼睛都睁不开;现在毕

竟好多了。但是,说实话,中国的如此场合还有待改进。       连续几个小姐来要求老秦们被服务,老秦和戴夫都拒绝了。

    吉米过来似乎想鼓励鼓励。说实话,老秦一开始一点兴趣都没有;但

还是和吉米讲述了自己的偏好。老秦似乎觉得有点对不起戴夫的盛情;慢

慢地,老秦想也许应该进行一种比较;从仔细观察开始,到进一步的体验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奥莉进入了老秦的视线。

    奥莉从二楼楼梯下到舞台上的时候,DJ宣扬的声音特别响,

blonde......也许是老秦先注意到奥莉的缘故,他喜欢金发碧眼,喜欢好

身材的金发碧眼,当奥莉甩掉她的牛仔帽时,那种银色白发的耀眼,刺激

;是的,红唇在白天鹅般的脸上显得更加红一些,如今奥莉的脸就在面前

。应该说这些外在的东西,与老秦根本不相干,这里只做一种礼节性的描

述。

    奥莉在舞台的另一端跳舞的时候,老秦没有仔细看,但有种感觉,她

一定是这里最美的一个,至少对老秦而言。记得多少年前,在德州的先生

俱乐部里,老秦认识了当场一个最漂亮的留学生舞女——他多花了一块刀拉

,被孩子妈打了个耳光。这会,没有谁谁谁会在意老秦如何描绘她的美,

因为这早就不相干了。

    老秦向奥莉招手的时候,她已经朝老秦走来。看来吉米已经向她通知

过了。不知为什么,奥莉不像刚才几位小姐那样殷勤和假声假气的;有些

人就像是自来熟一样,她第一句话就是说老秦抽烟不好,以及这个地方哪

天才能禁烟。

    老秦和奥莉就是否进行VIP服务讨论了一小会儿,老秦原来只愿和奥

莉聊一聊,来个一般的lap dance(膝舞)就行,但奥莉的亲热很自然,

让人觉得,如此四十美金的lap dance不到位——虽然上身脱了,下身不脱

(那种二十美元的lap dance什么都不脱,etc)。而VIP的服务要半个小

时,而且全裸。似乎老秦只有接受这项服务才对得起戴夫已做的安排,戴

夫早就给了那收钱的黑人大高个200美金;老秦只是觉得没那个必要。但

奥莉的解释让老秦放弃了坚持;她说既然来了,就应该是最好的服务,即

便不如中国(她似乎已经知道中国能提供的服务远在美国之上),而且,

她说她很愿意和老秦私下好好谈谈,什么都会说的、、、这是老秦一开始

讨价时的要求!

    奥莉拉着老秦的手先去了更衣室,老秦也去了趟厕所(老秦知道用洗

手间更恰当一些,但美国的厕所也还是厕所),既然她可以touch老秦的

所有地方;或者老秦会有那样要求,但她可以拒绝。        老秦似乎忘了规矩,而所谓VIP服务是以前做学生时没有享受过的。

    等进了VIP房间的时候,老秦应该已经清楚里面的规矩:像美国法律

一样的荒唐与非人性化;特别是,在VIP房间里始终有个黑大汉在给你读

秒,在保护着客人和小姐均不受到伤害。

    在黑大汉的眼皮底下,奥莉开始发出声响,开始进行所谓VIP服务,

脱得精光——毕竟是美的,小腹上有刀痕,肩膀上有刺身,白,金黄,碧色

,红润,色彩的直接是最快速的感受。其实,再深入的感觉也没有了,老

秦的手可以放在她的任何部位,除了私处和两个乳房上。其实,老秦可以

轻轻抚摸她的会阴之处,让她也和她摸老秦的地方一样让人感觉这种

physical的contact的intimacy。

    可真没有这个必要,奥莉告诉老秦她三十六了,是个将要成为律师的

舞女,等等。大家都知道,要亲密肯定不在这里;这里就是交谈的地方;

而当时老秦的生意,正需要这样一个人,老秦的问话完全像Job

Interview一样,而奥莉很习惯。

    老秦们的交谈早就超过了半小时,奥莉知道为什么没有人来叫钟,为

什么那个黑大汉打瞌睡了,毕竟吉米是老板,虽然他不能让奥莉少收钱,

但他可以随机而变。奥莉没有埋怨他,她说今晚这么多,够了;她说她又

有很多固定的客人,所以,她没有性饥渴,也没有性冷淡;她说她的性生

活很健康,希望还能见到老秦,但不在这里。希望父亲死了后,到佛罗里

达工作,也甚至可以到中国去工作。

    作为妓女,奥莉还是很在意给老秦带来的感觉,最后十分钟的时间,

老秦们说了很多记不起来的话。也许,那样的对话和那些记不起的感觉才

真实发生过;真实得就像后来南京的小雨——那种只有在比较下才能产生的

结果和感觉;又也许,后来的、记住的那些许诺和期望,都不再那么真实

。但那个令人焦虑的问题还在萦绕着老秦。

    在那天返回普林斯顿的路上,在此次前往DC的路上,以及此时此刻的

老秦,对于美国法律的充满失望,但在老秦罗哩罗嗦的故事背后,他想干

什么呢?老秦是想招奥莉这样的人帮他在中国新开的生意赚钱,也许还有

个意图想比较一下中国鸡和美国鸡的不同,写篇论文—— 正如老秦刚知道

,美国的老鼠都是从中国云南山区起源而来的,也许美国老鼠身上的实验

结果,可以研发出中国人身上治病的药物?反之也亦然么?真可怕!

    国内歌厅里泡小姐和这里lap dance有什么区别呢?其实,前者文明

许多,老秦相信戴夫感觉过那种地域文化精神;因而他说很难在美国找到

相应的东西来款待老秦。生意人就是和学者不一样,也和政客不一样。这

样的场合,商人用不着考虑Political Correctness;政客就不一样了;

一面要个政治面子,一面要个人脸。即使来这样的地方玩,多半有犯罪感

,或者被犯罪感。

    老秦突然想起,海归在国内不当官的好处和坏处来;不管海归不归,

似乎归个官职要好些,国内么,当共产党的官就意味着资源;但经过多年

磨难,老秦觉得一个海归学者,如果还要算学者的话,还是不当官好,理

由是:(1)喝不了那些酒(指要应酬);(2)开不了那些会(指见人说

人话,见鬼说鬼话)。这酒会让老秦决议放弃,情愿再做个商人,顾不上

政治生活上的正确与否;可不么?!有谁在意老秦风花雪夜——子弹飞不到

老秦身上,还有火锅!

    是么?戴夫在车上给他老婆Wendy电话时,始终没提起所到的地方,

不论中国还是美国;老秦也和Wendy交谈了两句,多好的白人妻子,恋爱

结婚四十四年了,还是那般天真的爱来爱去。戴夫十六岁就和Wendy结交

,这么多年生活,使他们忘记了“政治”。老秦给佛罗里达的老婆也打电话

,也让她和戴夫讲几句话,老秦开始意识到戴夫对于中国人婚姻的理解还

不那么到位,但是,似乎pattern都一样,家里也都是那些相似的事情:

比如Wendy的姐姐不愿去照顾戴夫的丈母娘等等。而老婆电话里说的话,

又让人感觉到,也许老婆们不是那么回事,她们完全知道男人们会到什么

地方去似的,只是不在意,不计较罢了。老秦的老婆说,她肯定不会给他

下毒。

    那天夜晚,吉米把老秦和戴夫从后门送出,老秦还想多了解奥莉的情

况,吉米说那个金发碧眼相当smart——几乎没有任何她的真实情况可以告

诉老秦,等等。 吉米也说不清,他那里没有头牌,但奥莉肯定是非常受

欢迎的,收入也绝不比做律师少。老秦心想,吉米老板肯定不知道她有白

血病,也不知道血癌和白血病的不同含义,也不会相信她是个未来的律师

。老秦相信奥莉会的,会成为美国某个州的检察官 —— 老秦在几天后的一

个美国的白日梦里,梦见法庭上看到奥莉的影子,当时法庭上那个被告就

是老秦的老婆,而敲锤子的却是老秦的小女儿。 时差让老秦下午才醒,

八年级的小女儿放学回家,一进门就兴奋地告诉daddy,她上午在课堂上

做了一次模拟法官。老秦苦笑,也许那是2021年初发生的故事吧。

    而老秦脑里浮现那VIP房间里的一个现场,黑天鹅问老秦一个问题:

为什么要海归回中国去,既然女儿都在美国。老秦一急之下,回答:

    Because of Chinese food!

    奥莉似乎很满意这个答案。但老秦知道,对一美国舞女,用Chinese

food作为简单答案,真的容易理解为什么“海归”;而对自己,对中国人来

说:什么是Chinese food? 还真他妈的难说清楚,正如最近流行造的飞

句:

    你说他妈的什么叫Chinese Food?

    你说他妈的什么叫Chinese Food?

    你说他妈的什么叫Chinese Food?

    ***

    我走——我来/with wind coming back/二月十四日的红梅/比玫瑰花早

    我走——我来/飘然无处的等待/纵然一个季节的色彩/无比一生一世的

关怀

    我走——我来/有如童稚般的无猜/仍记得第一次的相迎/源于有了永久

的相爱

    我走——我来/with wind coming back…  

 请浏览“名子的博客”,阅读更多精彩博文:

http://blog.creaders.net/191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