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轻扣柴扉
  蟹之习性:既和污泥、也趟清水
我的名片
瀛洲大蟹
 
注册日期: 2010-01-23
访问总量: 647,53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子,以脑为尊;父,随心所欲
· 返乡小记(4):剩女的烦恼
· 2013, 把孩子生哪儿为佳?(编译
· 返乡小记(3):对话驻华洋记者
· 红颜进场,万维Style(周末搞笑
· 返乡小记(2):银行“洗钱”
· 返乡小记(1):电话骗子
友好链接
· 乡华:乡华的博客
· 落基山人:落基山人的博客
· 又一蛮夷:又一蛮夷
· 牛北村:洛山夜话
· 信济:信济龙行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洛基山人:洛基山人的博客
· 老冬儿:老冬儿的博客
· 山月歌:山月歌的博客
· 春阳:春阳的南北小店
· 漂移:漂移的博客
· Cowboy:Cowboy的博客
· 月弯儿:月弯儿的博客:外卖店
· 老-穆:老-穆的博客
· 汤安:汤安的博客
· 纽三联:纽三联的博客
· 桑妮:桑妮
· 恩湄:恩湄
· 欢乐诵:欢乐诵
· 五彩:五彩生活
· 在水一方:在水一方的博客
· 琴韵:琴韵阁
· 怡然:怡然博客
· 白凡:白凡的博客
· 转悠:没事瞎转悠
· 叶子:却道天凉好个秋
· 百草园:百草园
· 寄自美国:寄自美国的博客
· 好吃:好吃不懒做
· 椰子:椰风阵阵,思绪如河
· 兰心:兰心的博客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分类目录
【伴子行 1】
 · 动脑筋题的可行答案
 · 儿子跨国选总统
 · 儿子的“让我们荡起双桨”
 · 挤进了儿子Facebook的Buddy圈
 · 足球队故事尾篇:学会说不→退队
 · 足球队故事之三:锦标VS参与
 · 足球队故事之二: 赛季训练
 · 足球队故事之一: 入队
【伴子行 2】
 · 成人礼舞会照片集锦
 · 成人礼舞会(下)
 · 成人礼舞会(上)
【伴子行 3】
 · 捕蜂引发的职场联想
【伴子行 4】
 · 子,以脑为尊;父,随心所欲
 · A点到B点的走法(动脑筋微博)
 · 自我庆贺一下
 · 格物致知:话说英国等级
 · 部分国家大学生费荷表
 · 芬兰空军士官生宣誓日(图文)
【返乡小记 2012】
 · 返乡小记(4):剩女的烦恼
 · 返乡小记(3):对话驻华洋记者
 · 返乡小记(2):银行“洗钱”
 · 返乡小记(1):电话骗子
【时事,感想 1】
 · 辞旧迎新图
 · 乔布斯让苹果立足的法宝
 · 印度人的劣根性
 · 2009洋车夫如是捞钱
 · 1999,至尚荣耀当属申雪、赵宏博
【时事,感想 2】
 · 演员、吸血鬼与政客
 · 为何不可把希腊一脚蹬出欧元区?
 · 职场不受欢迎的人
 · 异类也能独领风骚、高于主流
 · 看,把国家搞破产后喝的都是啥
【时事,Google系列 1】
 · 俏侃谷歌(聊斋调笑版)
 · 二战德国,今日谷歌之比较
 · “六四”时涉华外企的两面做派,看
 · 砖,拍向西方媒体的谷歌骚
【时事,Google系列 2】
 · 谷歌在德遇5万诉讼(编译)
 · Sergey Brin事后心路VS事实人生
【时事,感想 3】
 · 网上自画像之一:兜
 · 挪威乐队抄袭“上海滩”主题曲
【时事,感想 4】
 · 贴图时,规避隐私责任四原则
 · 现今货币乃是庞氏金字塔游戏
 · 疯子阴影下的宗教碰撞
 · 网上自画像之二:逗,抖,斗
【时事,感想 5】
【时事,感想 6】
 · 蒋公“良西屁”vs 美龄“洋-SSIPPI
 · 姚明退役,逗着乐!
 · 西部牛仔式的狂野正义
 · 生为中国人,头奖也
【轶事 1】
 · 情断赫城
 · “海边窗口”
 · 雪中智逗警察
 · 你吃了吗? CIAO!!
【轶事 2】
 · 理财遇骗:后记暨黑名单
 · 投资理财,掉跨国诈骗陷阱(下)
 · 投资理财,掉跨国诈骗陷阱(中)
 · 投资理财,掉跨国诈骗陷阱(上)
【轶事 3】
 · 敬业、效率和尿手(小笑话)
 · 礼尚往来 (瞎搞)
 · 在美国看牙,遇不良贪财牙医
【轶事 4】
 · 回国卖房记(下)
 · 回国卖房记(中)
 · 回国卖房记(上)
【轶事 5】
 · 劫机白云
 · 回国,我做了一趟‘护花使者’
 · 活寡出联,求批
 · 赴美玩耍,谍客脱裟
【轶事 6】
 · 职场:遭遇从中国回游的洋海归(下
 · 职场:遭遇从中国回游的洋海归(上
 · 回国公干,西安酒店‘礼遇’记
 · 遭遇职场反谍甄别
【轶事 7】
 · 刁钻的年度进球
【轶事 8】
 · 万维博友:拖把交椅排排坐
 · 职场:鸵鸟、火鸡与鸡之定律
 · 雾囚崂山
【校园回望 1】
 · 忆校园版丛林法则
 · 轻漫颂---Ode To Relaxation
 · 语音课引来的绰号(实景笑话)
【校园回望 2】
 · 里根总统访华拾趣
 · 清风不识字、何事乱排字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1】
 · 伦敦游1:俗人记趣
 · 出外旅游,谨防这十大骗招
 · 瑞典夏日(组图)
 · 欧洲自驾游(下)
 · 欧洲自驾游(上)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2】
 · 伦敦游5:衣着和饮食
 · 伦敦游4:君王和吏臣
 · 伦敦游3:观王室看学子,落差有致
 · 伦敦游2:一日看尽长安花
 · 瑞典冬日(组图)
 · 小城点水游(图)
 · 2011年10大旅游城市(编译)
 · 北欧的里约热内卢(图文)
【驯夷系列 2】
【驯夷系列 3】
 · 红颜进场,万维Style(周末搞笑)
 · 话说带路党的盾牌
 · 鼠情蟹意玩插花
 · 太监是这样炼成的
 · 韫栋砳同志又删帖了
 · 韫栋砳,咋一见美国法官你就心慌
【黑灯书屋--瞎读 1】
 · <企业>一书读后感
 · 书评:The Shock Doctrine
【黑灯书屋--瞎读 2】
【社会,人生 1】
 · 2013, 把孩子生哪儿为佳?(编译)
 · 我曾遇到的突发车祸
 · 周末笑话两则(ZT)
 · 英国:隐形的等级制社会
 · 老板来电,接还是不接?
 · 北欧福利:真正的从摇篮到坟墓
 · iDUMP4U,为您情场解忧排难
【社会,人生 2】
 · 写博客能致富吗?
 · 正眼看宜居,捉笔画风范
 · 恼人的上司
 · 工会制度之我见
【社会,人生 3】
 · 男医生吮女病人乳头:终审罚款
 · 拳打洋冠希,凯旋回故里
 · 把玩Facebook,会‘非死不可’?
 · 男医生吮女病人乳头 -- 无罪
【社会,人生 4】
 · 可怜天下单亲女儿心
 · 你属于哪一类型的朋友
 · 12个刁钻的求职试题,你如何作答?
【社会,人生 5】
 · 鲜花、牛粪及诺贝尔奖
 · 周末奇闻:男子看三级片时自燃(Vi
 · 去波兰寻欢,小心阉割
【社会,人生 6】
 · 猥琐男和窝囊汉
 · 咱这儿的五一节
 · 迟到的龙舞迎新春
 · 夜郎鉴瓜
 · 不去上班的理由
 · 最高境界(图集)
 · 世上最危险的职业:国王(编译)
【岳母的儿时回忆】
 · 岳母忆旧2:扬州乡下四年
 · 岳母忆旧1:生活重担
【音乐响起 1】
 · 话说伦敦德里小调《Danny Boy》
 · 谭盾的大提琴协奏曲 ‘地图’
【阿波罗专辑】
 · 涕儿认爹记
 · 阿波罗入世新说3:落魄看门
 · 阿波罗入世新说2:流落街头
 · 阿波罗入世新说1:饥馑下山
【专炸东洋二崽】
 · ‘学员’、‘册那’和‘词根’
 · 看看品行叭儿,知识瘸子的嘴脸
 · 万维江湖,刑不上大‘腐’乎?
 · 吾丁,知否何谓“青皮”?
 · 高人对东洋二崽的卜帖
 · 挥尘帚,拍‘恶叮’
存档目录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职场:遭遇从中国回游的洋海归(下)
   

三:矛盾

又过了一段时日。一天早上,上班来到公司,还没有打开我的办公室门,洋海归在走廊上就把我截住,然后把我引领至走廊尽头的墙角。
洋海归说:“嗨,今天我安排给你一项任务。”
我一愣:“怎么过了一个晚上就老母鸡变鸭,我上边多了一位二掌柜了?! 居然还给我派工作任务。”
想是这么想,但我的嘴上说:“何事?说来听听。”
洋海归:“我有一个新产品的设想,是有关话务台移动增值服务的。我要求你按现有固定话务台服务的内容,结合移动服务的特征,搞一个新产品的蓝本。” 然后,洋海归又特地加了一句:“这新产品设想还在雏形阶段,请你保密。此事仅限你我两人知晓。”
看他那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神秘样,我当时还真不知他那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于是,我决定为自己赢得一些时间。
我说:“光凭嘴说,我还真整不明白你所说的东西。这样吧,我现在去我的办公室;你呢,给我写个电子邮件,把你的想法和要求说一下。我看了以后再来定夺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等我按惯例从咖啡室把一杯咖啡端回办公室时,洋海归的电子邮件已经等着我呢。我把该邮件从头到尾看了两遍。和刚才口述的差不多,洋海归要我为他写出一个有血有肉的增值服务蓝本 -- 既要有完整的框架、又要齐全的服务子项。同时,他在电子邮件中再次强调对此事保密的重要性。
看完邮件,我顿觉洋海归的要求过分了。于是,考虑后,我给他回了一封电邮,提了三点,实际上是婉拒了他。第一点:他作为产品经理,新产品的生成是他的份内事;第二点:我是做新产品市场前瞻分析的,要是那个新产品出自我手,我自己再对此做分析,在客观性上会大打折扣;第三点:如果要集思广益,我倒可以一起Brainstorming一番。
想不到,洋海归不依不饶,马上给我回了一个电邮。他强词夺理地说:“这应该是你的份内事!”
我也立刻给他回敬了一下:“你可以去档案室去查一下本部门员工的职责分工,你就知道到底是谁的本职工作。”
此后两天,西线无战事,静寂的很,真有一点‘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的感觉。第三天,午饭后我突然接到老板的一个电话,要我立刻到其办公室。到老板办公室一瞧,洋海归已悠然坐在那里。
我想:“靠,孬种,居然恶人先告状。要我做事时还强调保密 ,现在你自己把事态扩大,就不保密了?”
老板:“听说你俩在合作上有些小小的摩擦,我来了解一下情况,希望大家不要心存不快。”
洋海归:“我有了一个新产品开发的主意,想让他提一点肤浅的看法,但他不干。”
我对老板说:“他起先让我做事时可没有说‘肤浅’,而是要我完成一个既要有完整的框架、又要齐全的服务子项的蓝本;根据员工的职能分工,那完全是他的分内事。如果他觉得压力大,我可以帮一些小忙,但他是主打。如果我成了主打,那我是要在产品的最终蓝本上署上我的姓名。”
老板接着我的话题说:“职责分工是我负责撰写的,我清楚。” 
然后他和事佬似地对我说:“我看这样,你就帮忙提供一些思路上的线索。”
接着,老板又对洋海归说:“你呢,做深入的发掘。”
我说:“既然您老板发话,那我就写点洋海归所要求的‘肤浅’内容,纵深发掘就由洋海归名正言顺地担当了。”
然后我花了点时间,列了几条线索,用电子邮件给洋海归发了过去,同时抄报老板一份。我强调:这是洋海归所要的‘肤浅’的东西,但可起到开窍的引子作用;希望在不久的将来看到洋海归那具有深度的新产品蓝本。
当时,我想不明白洋海归为什么那么猴急。后来当另外一名同事知道了那件不快的事,他悄悄地告诉我:“洋海归四个月的试用期已过,但他还没有干出一件像样的活,所以盯上你为他作嫁衣裳。”
我想了想,从时序上看,有点道理,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当时洋海归非要强调保密。而我要署名这一招,最终打消了他先骗后压、用老板压我为其做嫁衣裳的念头。

四:突袭

事件是过去了,但洋海归和我由此心存芥蒂。洋海归喋喋不休地在背后散布我不合作的谣言。他说多了,也自然而然地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我想:“妈的,这下可遇到祥林嫂了。长此以往,谬误重复多了,也会变成真理啊!我那在公司里上班时兢兢业业、下班时和同事酒吧小酌、甚至在摄氏零下22度的严冬桑拿后跳冰窟窿所打下的良好基础也会被那洋海归祥林嫂似的喋喋不休蚕食掉。”
毕竟,洋海归和我比较,他有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我权衡利弊后认为:持久战我会明显吃亏,我只能用突袭式的遭遇战解决问题。我用了SWOT法,对洋海归作了避长就短的分析。我找到了其两处罩门:一是能蒙则蒙、能骗则骗,二是不学无术。
没过多久,机会来了。公司作大规模的组织机构调整。我们部门的老板及老板的老板全换了新人。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就是集中开会,让每位部下当着老板和同事的面用5分钟的时间说说自己手头的工作。秘书向各位收集了情况,提前两天向大家发了一个会议议程表。一看洋海归名下的述职内容,我一下笑掉了大牙。他竟然找了一个早就被枪毙、扔废纸篓的项目来敷衍新老板。
到了开会述职那天。会上,洋海归刚说到一半,我就举手发言:“你那项目似曾相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根本不是新东西,而是早就被枪毙扔垃圾桶的玩意儿。”
大老板冲洋海归问:“你那项目到底是旧篇、还是新章?”
洋海归尴尬地回答:“是旧项目,但我做了更新。”
大老板又从我问:“你怎么知道该项目曾被废止?”
我答:“当时废止该项目的依据是我做的市场和回报分析。”
于是,大老板回头对洋海归说:“不用介绍了。我这儿不用垃圾。”
也真不知道,大老板话中的‘垃圾’指得是人还是事。
又过了三四个月,洋海归高调宣布离开公司,因为他拿到了一份‘他所不能拒绝’的新工作。

五:后记

一天,我公私兼顾去行业协会看望一位朋友。
其间,朋友接听一个电话,我就信手拿起一份协会自办的会员杂志。翻着翻着,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居然是洋海归。他在杂志的人才版上介绍他是如何找到工作的。里面,对他的学历介绍是硕士学位,且是10多年以前就获得了。
我惊讶,这也太神了!
有诗为证:
来时,
刘玄德,
欲细还粗,
英雄不问出处;
去后,
方鸿渐,
赤手遨游,
文凭无需来由。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