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五瓣丁香的博客  
自娱自乐,与你同乐!  
        https://blog.creaders.net/u/300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五瓣丁香
来自: 加拿大
注册日期: 2009-10-26
访问总量: 149,80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误会和失误
· 被告之后
· 报警之后
· 失业之后
· 男人的才华
· 女人的粗细
· 等还是不等,爱还是不爱?
友好链接
· 百草园:百草园
· 云门:云门杂谈
· 医言堂:医言难净
分类目录
【纪念苦难】
 · 不喜欢,也捐!
【心灵鸡汤】
 · 幸福是什么?
 · 付款
【一起看电影】
 · 因博客而拍的电影---Julie&jul
【节日体验】
 · 妇女节祝词
 · 年夜饭的标准
 · 母亲的首场演出
 · 圣诞节里的主妇
【原创故事】
 · 误会和失误
 · 被告之后
 · 报警之后
 · 失业之后
 · 莎莎
 · 复活
 · 牛蛋(下)
 · 牛蛋(中)
 · 牛蛋(上)
 · 虂西
【所见所闻】
 · 又要大选了!
 · 如何替生姜去皮?
 · 小区里一栋不受欢迎的房子
 · 五月,请你去看丁香花!
 · 入睡前,你把钥匙交给了我
 · 加拿大人如何喝奶?
 · 为什么要当医生?
 · 夏威夷之行(六)
 · 夏威夷之行(五)
 · 夏威夷之行(四)
【幽默人生】
 · 男人的才华
 · 女人的粗细
 · 等还是不等,爱还是不爱?
 · 忙碌的星期二
 · 日本地震,WAFFLE和糯米糕
 · 偶尔落单
 · 人格重叠,性格互补
 · 我真的很想听你唱歌!
 · 不是不会做,是还没到做的时候!
 · 一则笑话的活学活用
【与儿同长】
 · 竞选的功夫在场外
 · 我没想过家
 · 友好还是无聊?
 · 圈养还是放养?
 · 好老师,好感觉
 · 与谁为友
 · 儿子的阅读经历
 · 儿子第一次 “CO-OP"
 · 给夏威夷医生的感谢信
 · 樱花下的橄榄球
存档目录
10/01/2011 - 10/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12/01/2009 - 12/31/2009
11/01/2009 - 11/30/2009
10/01/2009 - 10/31/2009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被告之后
               丈夫被警察带走后,雅琴满脑子想的就是怎么尽快把他救出来. 可是,又真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抱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念头,雅琴决定还是先回家,告诉父母,让他们一起帮着想办法。

            没想到,事情的经过一说完,雅琴刚想说:"眼下需要立刻找到一名好律师!"时,她的父母却先吵了起来:

            "我看他是罪有应得!你干脆离开他好了!"母亲虎着脸,瞪着眼,象一只能咬人的母虎。

            "你瞎说什么!"父亲大吼一声:"真是鼠目寸光的愚妇!"

            雅琴很讨厌父亲得理不饶人的态度,所以后来听到他说"只有吃得了苦的人,才能享得到福"时,也没流露出多少赞同的意思。其实,这些道理雅琴不用去听的,她的心一直在这样做。从她爱上他的那一刻起,她就没有真心为自己吃的苦后悔过。每一次生气,再怎么痛,她都能自己化解,真的化不了的时候,她对自己说:"怕什么,最多等孩子十八岁后,再和他离婚好了!"

            所以,雅琴是绝对不会主动和他离婚的。父亲虽然态度生硬,但的确比母亲更了解她。雅琴的心离父亲近。然而,在言语上雅琴又似乎永远站在母亲这一边。

            他们三个人,似一锅粥一样,糊了半天。雅琴脑中的主意虽然没有多一分,但心就更加火热。当她走进律师办公室时,感觉自己就象最勇敢的战士一样,抱着必胜的决心。

            雅琴找的律师,价钱不菲,惹来母亲的异议。"妈,这时候不能心疼钱。只要能办成事就行。他可不能老呆在里面,要是丢了工作,那才麻烦呢。"雅琴顺着母亲的思路宽慰她。

            "你看,女儿比你可聪明多了!"父亲这样说话,不知道是为了赞人还是贬人。两个女人同时白了他一眼。

            但是,他们仨个谁也没有料到,这件事光靠决心和聪明,是远远不够的。雅琴的丈夫,第二天就被律师保了出来,但却不可以回家,只可以住在朋友家里。这一个意外的分离,让雅琴如坐针毡。虽然不是她报的警,但他受的苦,因自己而起。她时时自责得六神无主。急切地希望能见到丈夫,跟他讨个主意。可法庭判决他们不准有任何形式的联系。这让雅琴的担心与日俱增。

            正当雅琴的担心快要变成恐惧时,电话响了,是他的声音。"你怎么敢打电话,这不是违反了条例了吗?"雅琴顾不上自己的喜悦,先担心他的安危。

            "不要怕!这种事不算什么。我了解到周围好几个洋人都有我们的经历。他们说只要没人报告,打个电话,没人知道。除非你想报警?"他的声音里有一股久违的亲热。

            在电话里,他要她不要乱花律师费:"不要听律师瞎说,他们不能拿我怎么样的,你听得越多,花的冤枉钱越多。让它去好了,为这点事,我不会再坐牢的。他冒着犯法地危险,来跟她谈话,谈的还是钱,但听在她耳里,这一次,却就象谈情一样。" 可是,我想你尽快回家!"她轻轻哽咽着,象一个小女孩一样。

        雅琴撒完娇,终于没忘记正题:"你放心,所有的律师费,用的是我的零花钱,不够的化,我父母那里还有。不用花家里的存款。"雅琴说完,听筒里传来一阵沉默,良久都没发出一丝声音。

            雅琴这一次,果然按着自己的心愿,把钱全送给了律师。这样,一个月后,他就回了家,但是必须去上愤怒管理课,还必须去社区劳动改造,严然象个坏分子一样。

            半年过去了,有一晚,月圆象只大银盆一样,雅琴在明月下娇笑,仗着良辰美景,她嘲笑他:"究竟是什么,让你这半年来,心甘情愿当个坏分子的呀?"

            "是我们那一双儿女!"他老老实实地答,一点也不懂什么是甜言蜜语。不过,从此之后,他不再管她是否要存零用钱。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