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轻扣柴扉
  蟹之习性:既和污泥、也趟清水
我的名片
瀛洲大蟹
 
注册日期: 2010-01-23
访问总量: 647,50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子,以脑为尊;父,随心所欲
· 返乡小记(4):剩女的烦恼
· 2013, 把孩子生哪儿为佳?(编译
· 返乡小记(3):对话驻华洋记者
· 红颜进场,万维Style(周末搞笑
· 返乡小记(2):银行“洗钱”
· 返乡小记(1):电话骗子
友好链接
· 乡华:乡华的博客
· 落基山人:落基山人的博客
· 又一蛮夷:又一蛮夷
· 牛北村:洛山夜话
· 信济:信济龙行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洛基山人:洛基山人的博客
· 老冬儿:老冬儿的博客
· 山月歌:山月歌的博客
· 春阳:春阳的南北小店
· 漂移:漂移的博客
· Cowboy:Cowboy的博客
· 月弯儿:月弯儿的博客:外卖店
· 老-穆:老-穆的博客
· 汤安:汤安的博客
· 纽三联:纽三联的博客
· 桑妮:桑妮
· 恩湄:恩湄
· 欢乐诵:欢乐诵
· 五彩:五彩生活
· 在水一方:在水一方的博客
· 琴韵:琴韵阁
· 怡然:怡然博客
· 白凡:白凡的博客
· 转悠:没事瞎转悠
· 叶子:却道天凉好个秋
· 百草园:百草园
· 寄自美国:寄自美国的博客
· 好吃:好吃不懒做
· 椰子:椰风阵阵,思绪如河
· 兰心:兰心的博客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分类目录
【伴子行 1】
 · 动脑筋题的可行答案
 · 儿子跨国选总统
 · 儿子的“让我们荡起双桨”
 · 挤进了儿子Facebook的Buddy圈
 · 足球队故事尾篇:学会说不→退队
 · 足球队故事之三:锦标VS参与
 · 足球队故事之二: 赛季训练
 · 足球队故事之一: 入队
【伴子行 2】
 · 成人礼舞会照片集锦
 · 成人礼舞会(下)
 · 成人礼舞会(上)
【伴子行 3】
 · 捕蜂引发的职场联想
【伴子行 4】
 · 子,以脑为尊;父,随心所欲
 · A点到B点的走法(动脑筋微博)
 · 自我庆贺一下
 · 格物致知:话说英国等级
 · 部分国家大学生费荷表
 · 芬兰空军士官生宣誓日(图文)
【返乡小记 2012】
 · 返乡小记(4):剩女的烦恼
 · 返乡小记(3):对话驻华洋记者
 · 返乡小记(2):银行“洗钱”
 · 返乡小记(1):电话骗子
【时事,感想 1】
 · 辞旧迎新图
 · 乔布斯让苹果立足的法宝
 · 印度人的劣根性
 · 2009洋车夫如是捞钱
 · 1999,至尚荣耀当属申雪、赵宏博
【时事,感想 2】
 · 演员、吸血鬼与政客
 · 为何不可把希腊一脚蹬出欧元区?
 · 职场不受欢迎的人
 · 异类也能独领风骚、高于主流
 · 看,把国家搞破产后喝的都是啥
【时事,Google系列 1】
 · 俏侃谷歌(聊斋调笑版)
 · 二战德国,今日谷歌之比较
 · “六四”时涉华外企的两面做派,看
 · 砖,拍向西方媒体的谷歌骚
【时事,Google系列 2】
 · 谷歌在德遇5万诉讼(编译)
 · Sergey Brin事后心路VS事实人生
【时事,感想 3】
 · 网上自画像之一:兜
 · 挪威乐队抄袭“上海滩”主题曲
【时事,感想 4】
 · 贴图时,规避隐私责任四原则
 · 现今货币乃是庞氏金字塔游戏
 · 疯子阴影下的宗教碰撞
 · 网上自画像之二:逗,抖,斗
【时事,感想 5】
【时事,感想 6】
 · 蒋公“良西屁”vs 美龄“洋-SSIPPI
 · 姚明退役,逗着乐!
 · 西部牛仔式的狂野正义
 · 生为中国人,头奖也
【轶事 1】
 · 情断赫城
 · “海边窗口”
 · 雪中智逗警察
 · 你吃了吗? CIAO!!
【轶事 2】
 · 理财遇骗:后记暨黑名单
 · 投资理财,掉跨国诈骗陷阱(下)
 · 投资理财,掉跨国诈骗陷阱(中)
 · 投资理财,掉跨国诈骗陷阱(上)
【轶事 3】
 · 敬业、效率和尿手(小笑话)
 · 礼尚往来 (瞎搞)
 · 在美国看牙,遇不良贪财牙医
【轶事 4】
 · 回国卖房记(下)
 · 回国卖房记(中)
 · 回国卖房记(上)
【轶事 5】
 · 劫机白云
 · 回国,我做了一趟‘护花使者’
 · 活寡出联,求批
 · 赴美玩耍,谍客脱裟
【轶事 6】
 · 职场:遭遇从中国回游的洋海归(下
 · 职场:遭遇从中国回游的洋海归(上
 · 回国公干,西安酒店‘礼遇’记
 · 遭遇职场反谍甄别
【轶事 7】
 · 刁钻的年度进球
【轶事 8】
 · 万维博友:拖把交椅排排坐
 · 职场:鸵鸟、火鸡与鸡之定律
 · 雾囚崂山
【校园回望 1】
 · 忆校园版丛林法则
 · 轻漫颂---Ode To Relaxation
 · 语音课引来的绰号(实景笑话)
【校园回望 2】
 · 里根总统访华拾趣
 · 清风不识字、何事乱排字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1】
 · 伦敦游1:俗人记趣
 · 出外旅游,谨防这十大骗招
 · 瑞典夏日(组图)
 · 欧洲自驾游(下)
 · 欧洲自驾游(上)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2】
 · 伦敦游5:衣着和饮食
 · 伦敦游4:君王和吏臣
 · 伦敦游3:观王室看学子,落差有致
 · 伦敦游2:一日看尽长安花
 · 瑞典冬日(组图)
 · 小城点水游(图)
 · 2011年10大旅游城市(编译)
 · 北欧的里约热内卢(图文)
【驯夷系列 2】
【驯夷系列 3】
 · 红颜进场,万维Style(周末搞笑)
 · 话说带路党的盾牌
 · 鼠情蟹意玩插花
 · 太监是这样炼成的
 · 韫栋砳同志又删帖了
 · 韫栋砳,咋一见美国法官你就心慌
【黑灯书屋--瞎读 1】
 · <企业>一书读后感
 · 书评:The Shock Doctrine
【黑灯书屋--瞎读 2】
【社会,人生 1】
 · 2013, 把孩子生哪儿为佳?(编译)
 · 我曾遇到的突发车祸
 · 周末笑话两则(ZT)
 · 英国:隐形的等级制社会
 · 老板来电,接还是不接?
 · 北欧福利:真正的从摇篮到坟墓
 · iDUMP4U,为您情场解忧排难
【社会,人生 2】
 · 写博客能致富吗?
 · 正眼看宜居,捉笔画风范
 · 恼人的上司
 · 工会制度之我见
【社会,人生 3】
 · 男医生吮女病人乳头:终审罚款
 · 拳打洋冠希,凯旋回故里
 · 把玩Facebook,会‘非死不可’?
 · 男医生吮女病人乳头 -- 无罪
【社会,人生 4】
 · 可怜天下单亲女儿心
 · 你属于哪一类型的朋友
 · 12个刁钻的求职试题,你如何作答?
【社会,人生 5】
 · 鲜花、牛粪及诺贝尔奖
 · 周末奇闻:男子看三级片时自燃(Vi
 · 去波兰寻欢,小心阉割
【社会,人生 6】
 · 猥琐男和窝囊汉
 · 咱这儿的五一节
 · 迟到的龙舞迎新春
 · 夜郎鉴瓜
 · 不去上班的理由
 · 最高境界(图集)
 · 世上最危险的职业:国王(编译)
【岳母的儿时回忆】
 · 岳母忆旧2:扬州乡下四年
 · 岳母忆旧1:生活重担
【音乐响起 1】
 · 话说伦敦德里小调《Danny Boy》
 · 谭盾的大提琴协奏曲 ‘地图’
【阿波罗专辑】
 · 涕儿认爹记
 · 阿波罗入世新说3:落魄看门
 · 阿波罗入世新说2:流落街头
 · 阿波罗入世新说1:饥馑下山
【专炸东洋二崽】
 · ‘学员’、‘册那’和‘词根’
 · 看看品行叭儿,知识瘸子的嘴脸
 · 万维江湖,刑不上大‘腐’乎?
 · 吾丁,知否何谓“青皮”?
 · 高人对东洋二崽的卜帖
 · 挥尘帚,拍‘恶叮’
存档目录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里根总统访华拾趣
   
里根总统1984年的访华是其联中抗苏大局中的一步棋。到了1991年,美国终于把苏联老大哥给练瘫、玩趴了。

邓小平和里根(网络照片)

当年,还是是学子的我有幸目睹了里根在复旦园演讲时的个人风采,耳濡了其悬河口才

这里且不谈里根访华在地域政治上的意义,只拾遗一些当年的趣闻轶事。

保镖鹰袭
大人物到访,尤其是曾挨过一颗子弹的美国大总统里根,其警戒保安工作是十分的严密周详,任何人都不可逾越雷池半步。当年,去相辉堂听里根总统主旨演讲的学生必须提前两小时进场。首先接受户外、室内两道安检门的检查,然后入座静待。

大礼堂内第一和第二排座位是空的,没有安排任何人入座。后来知道,这是为了从总统安全角度出发,特意安排的。因为,万一后排有人一激动,要上台让里根签名留念什么的,首先他或她至少得有刘翔一样的跨栏功夫。

想不到,这原本是为了保险起见的安排却给记者带来了钻空子的先机,也让美国的大内特工出了一身冷汗。

里根总统开讲后,记者们有两、三分钟的时间在主席台下拍照。事毕,他们被赶到主席台下的左侧厢房门旁蹲着。记者堆里,有一名矮小瘦弱的中国女记者。过了一会,猛然间见她从记者队列里窜出来,跳上第一排空位,站在长椅上拉起相机对着里根总统就想猛拍一阵。说是迟那时快,只见飕飕两黑影宛如苍鹰直奔女记者袭来。袭者是两美国特工,他们一左一右把那女记者凌空拖下了椅子,也不管男女授受不亲之嫌,把女记者按倒在地、上下搜了一遍;确定无风险后,才把她推回了记者堆。

从此后,但凡见到西装革履、平头墨镜、腰囊鼓鼓者,我总是绕道走也。


教授跳梁
在复旦校园时,里根总统的另外一个亲民剧目是听老师讲课。所谓听课,只是个名目,他需要的是一个场所,让学生在此向他提问,便于他在大礼堂发表主旨演说之后,继续他那闳中肆外的表演。当时负责“上课任务”的是外文系副教授陆谷孙先生。里根总统一到,陆谷孙先生就把讲台让给了里根。在15分钟的时间里,上自总统,下至学生,各自完成了自己的角色:鼓掌,握手,摄影,学生提问,总统回答。

时间一到,VIP们即刻扬长而去,学生也做鸟兽散,只留下了陆大副教授一人呆在讲台边。后来传说,有位记者觉得教授先生一个人凉在那里挺可怜的,就说:”教授先生你也别发呆了,我见多了,大人物访问就是这个排场和德性。”

多少年过去后,那位教授在回忆文章里不无自嘲地说:“原来是一场粲然可观的中美合演的好戏啊! 我呢,只不过是戏里的一个——跳梁小丑。” 

木偶尿裤
当年,听里根主旨演说的有700名学生(实际上在700人中还混有许多青年教师)。我们班级幸运,全体同学被一刀切划入了听众的行列。我们戏称自己为木偶。

事前,我们三番五次地受到了来自校方的行为准则训话。听多了,开始觉得校方也太啰嗦。终于,有位同学不知是为了开玩笑活跃气氛、还是有意刁难,他举手提了个自认为棘手的问题:“要是总统演讲时,尿急、想上厕所怎么办?”。
给我们训话的政工人员回答说:“那你就憋着呗!你要是觉得到时憋不住,你现在就可以啃声,我把你的名字记下,听里根演讲你就免了。” 
那位本想滑稽一下的同学赶紧声明:“我憋得住,憋得住!” 
那位政工人员也不依不饶:“到时,如果你真的憋不住,你就尿裤衩里得了。”

鲜花苦命
为了迎接里根总统的到来,复旦大学校方从上海的园林局借调了好多应时的盆栽鲜花,全部放置在相辉堂主席台上下。那束由女同学向里根总统敬献的鲜花也一同放在主席台前台的中央。

我们那些按规定早早就坐的木偶,正在无聊之际,只见美方的一位特工手持金属探测棒,挨个往花盆的泥土中刺个不停;稍后,另外一名特工拿着同样类型的金属棒往树枝花叶中探个不息。

那束即将敬献给里根总统的鲜花也没有逃脱被金属棒蹂躏的厄运。

我当时心中就暗自感叹:做花的,越是漂亮,越是命苦啊!

(看那台上曾饱受折磨的朵朵鲜花,复旦大学网络资料图)


牛皮吹破

我曾经看到过这么一段回忆里根总统访问复旦的文字:“记得那一次里根总统来复旦访问,演讲地点就设在3108教室。我怀着虔诚的心,有幸到场聆听了里根的演讲。窗台上、走廊里,全部站满了人。尽管糟糕的外语水平,让我没有完全听懂里根演讲的内容,却依然让我感受到震撼,我这才明白感同身受的分量。”

读完这段文字,我不禁哑然失笑:这下,牛皮可吹破了。

光从里根总统的身家性命考量,做安保工作的特勤局无论如何也不会让 “窗台上、走廊里,全部站满了人”。

那位写回忆文章的肯定把当年复旦学生济济一堂听谢晋导演夜侃《天云山传奇》时的景况无厘头地安到了里根的头上。

“扬”“阳”误听
里根总统在复旦相辉堂里所作的主旨演说中提到了一位从复旦毕业后在哈佛大学深造的中国学生。他的名我听了个万分的明白,唤作“扬”;但是,他的姓由于里根总统发汉语音时的拗口,我没有整明白;由于事不关己,也没有深究。后来,听说谢希德校长也没听明白,她还特地问了相关的随员。

又过了几年,我都已经走出校门开始工作了,社会上猛然间出现了一位姓李名阳的疯狂英语教学者,名噪一时。

我自然地把他和里根总统曾提到的哈佛生联系在一起。我想:“嗨,在国外读文科的出路是个问题,哈佛毕业也干不了正经事,结果回国来搞个疯狂英语混混。” 

实际上,是我本人联想错了。此“扬”为叶扬,那“阳”乃李阳。后者因为家暴,最近又扬名了一次。                                                                                                                                                                                                                             疯狂英语的李阳(网络图片)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