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萬里無雲萬里天  
Nothing Special  
我的网络日志
中国菜与老鼠屎 2013-11-24 18:18:29

周一早上进公司,感觉气氛有点不平静,同事告知办公室闹鼠患,好几个人在办公桌上发现老鼠屎,还有老鼠啃噬留下的食物残迹。鼠辈显然欢度了一个美食周末。


我们部门的主管L笑嘻嘻的对我说“It was so funny. Mark said it must have been a Chinese mouse. The mouse poop smelt like Chinese food.”


仿佛被人开玩笑泼了一桶脏水,我完全不觉得有趣。Mark是我的白人同事,我相信他若面对Jewish,他绝不敢轻言“The mouse poop smelt like Jewish food.”


“I don’t think it is funny. I feel very uncomfortable with Mark’s comment.”我语气坚定告诉L,她在广东出生,五岁时迁居香港,十七岁移民来加,如今能说流利的广东话与英语。


“Don’t take it too serious. Sometimes, we need to have a sense of humor.” L显然不认为这个笑话隐含某种程度的种族歧视。


那天,我在心里琢磨好几回合,草拟了几种版本的说辞,如果当面遇到Mark,我该怎么表达不满与抗议。


然而,我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我生气Mark,不管他的玩笑是出于无心还是恶意,但更令我吃惊的是L的漠然。如果Mark反问我,这是他和L私人之间的玩笑,当事人L并不介意,我只是不在场的第三者,”It is none of your business.”


我也担心,如果把事情闹开,L显然不会站在我这边,那我岂不是孤掌难鸣,显得无事生非?

事隔多年,中国菜与老鼠屎的类比,仍旧在我心里隐隐作痛。我甚至困惑,Mark与L,谁更令我心痛与气愤?如果明天旧事重演,我能更理性成熟的处理此事吗?


我心依然纠结着。。。。











浏览(2329) (0) 评论(9)
发表评论
沉默的代价 2012-01-02 21:12:50


感谢那些关心华裔士兵Daniel Chen自杀案的博友,我在上一篇《我们不能再沉默》一文的响应中,曾提到发信给美华协会纽约分会,询问是否需要支持与协助。迄今,我仍未收到会长欧阳箫安的回复。 



在此提供美国国防部的网站,如果您想为Daniel Chen案表达关切,可以写个简短Email给美国防部。网址如下:https://kb.defense.gov/app/ask/session/L3RpbWUvMTMyNTU2NTcwNS9zaWQvYU9pMzhiTms%3D  



当您送交短讯之后,会收到以下讯息:

We have received your message 

Thank you for contacting the Department of Defense. 

We have received your message. 

We read every message and will take the appropriate actions

 in response to your question or comment. 

Use this reference number for follow up: #xxxxxxxxx 



再次向所有留言响应的博友们致谢,博友NZFP甚至以实际行动捐款华美协会。Daniel Chen是我们的同胞,我们理当为他讨回公道。即使他是另一个族裔,平等不受欺压,是基本人权,我们也该为他发出公义之声。 



最后,以一首短诗,让我们彼此激励警惕,沉默有时是要付上代价的! 这是镌刻在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上,德国新教牧师马丁•尼莫拉 Martin Niemöller (1892-1984) 的忏悔诗。尼莫拉曾是纳粹的受害者,他在晚年为自己当年的道德污点写下忏悔诗。  



In Germany, they first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Commu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Jew.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Catholic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 a Protestant.


Then they came for me, 

but by that time,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up.



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  

最后他们奔向我来,  

却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






















浏览(639) (0) 评论(4)
发表评论
我们不能再沉默 2011-12-23 16:49:22



亲爱的Daniel    

  


你并不认识我,而我也十分遗憾,以这样的方式知道你。你的年纪与我儿子相当,听到你的消息,我当时的直觉反应,如同一个做母亲的伤痛。  

   


明天就是圣诞夜,到处是欢聚的氛围,而你不会出现在团圆桌边,你永远缺席了。你的母亲盼着你归来的那一天,准备你最爱的饭菜,犹如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她再也等不到这一天!于她,这是怎样的平安夜?想到你生前最后岁月里所面对的侮辱与欺压,任何一个母亲都会心如刀割,夜里闭上眼睛,那情景也如鬼魅般的纠缠。你这样惨烈的离去,我不能想象,你的母亲将怎样度过往后每一个失去你的日日月月!  

  


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你不会以这种决绝的方式解脱。作为一名军人,你并没有战败,你只是被自己同袍击倒。有这样刀口对内的同袍,又何需敌人呢? 我相信,你的遭遇不是个案,那藏在暗中的欺凌骚扰,是否会因你的牺牲而受到调查与重视?   



但愿你在另一个空间里找到平静,不再有言语嘲讽与肢体虐待。那里没有挣扎,痛苦的记忆得到洗刷,你只记得在世十九年的种种美好,那是父母温暖的怀抱,手足间互助扶持,朋友们笑谈欢乐。。。,天國的聖誕鈴聲就要響起,愿你得安息。  



  -----------------------------------------------------------------------

后记:

读了博友椰子的《一位华裔美国士兵之死》,我不断思考,我们能为Daniel Chen和他的家属做些什么?美国国防部正在对Daniel 之死展开调查,我们不希望看到最后对此案重重拿起轻轻放下的判决结果。Daniel 会不会是另一个陈果仁,司法能为他讨回正义公道吗?

 


同为华裔,我们不能再沉默。万维标榜“全球华人精神家园”,博友们能否集思广益,发挥同胞爱与力量?我们或许能发起一人一信运动,投书美国国防部或哪个有关键影响力的机构,表达我们对此案的重视与关注。 


如果博友们有更具体可行的方案,请不吝指教。感謝。














浏览(1567) (0) 评论(21)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