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花蜜蜂剧场  
既已化云聚天穹,何又成雨洒西东?落地入土润苍生,飞天志在搭彩虹!  
网络日志正文
再说“大饥荒饿死人” 2016-03-03 09:25:00

挡棍子的棍子,老贫农,牧羊兄,所有关注者:

谢谢关注!

关于中国1958年到60年三年“大饥荒饿死人”,蜜蜂早在多维就发表文章说过,亲自经历过那个时代,见到过饿死的人。在当知青时候专门问过老农民证实,自己住的屋子就是过去用来堆放饿死路人尸体的古庙。从来没有否认过“饿死人”这个事实。你应该关心一下蜜蜂过去的文章。

再次重申:

蜜蜂认为:三年大饥荒饿死人是确实的;饿死了多少不确定,不确定的原因是许多人造谣。想想看1000万到3600万到6000万,这几个数字差距有多大?你能相信谁?有人评论说:信口开河,难道中国人的命那么不值钱?

什么原因造成大饥荒?当局说“严重自然灾害”不靠谱!网右说“毛泽东故意为之”也不靠谱。

所以,蜜蜂认为“三年大饥荒饿死人”是一场“共产党取得政权之后,中央脱离自然规律,盲目冒进规划“大跃进”运动,地方官员盲目跟风,虚报浮夸,欺上瞒下,强制征购,造成粮食短缺。饿死人事件发生后,继续隐瞒灾情,文过饰非,拖延救助,造成大量农民饿死。总体认识应该是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中央和地方各级官员严重执政失误。

河南信阳大饥荒饿死人最严重,但是旁边地区却少有人饿死,纪登奎(当时是地委书记)后来报告毛泽东,因为自己意识到当时大家都在虚报浮夸,担心发生饥荒,所以没有参与虚报浮夸。为此还被批判。但是,饥荒来临,他管辖地区,少有人饿死。

大饥荒之所以发生还有多方面的原因:

一,经历蒋介石清剿共产党和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几十年长期战争动乱之后,中国社会和平,安定,生产出现发展,经济增长,物质相对丰富。大量青壮年士兵复原,社会上产生第一次最大人口生育高峰,随着会发生的人口问题,并没有引起执政者重视;

二,当时农业生产力仍然低下,水利、土壤、农田、良种、化肥、农药、机械、农技、农科等各方面落后,靠原始生产力根本产不出足够粮食供应社会,出现饥荒有历史的必然性,同样,共产党执政者当时60%是文盲,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大饥荒会出现;

三,49年建国时期,中国当时没有国际地位,遭遇韩战又不得不参与,人力物力消耗,战争后国际制裁和封锁,跟苏联交往受盘剥,所有的“援助”都是有条件的。对外部交往机会很少,甚至没有跟几个国家建立外交关系。在发生饥荒时,购买粮食缺乏国际渠道;

四,网友补充: 土地集体化,特别是高级社和人民公社化以后,广大农民生产的积极性大为降低。粮食生产下降也是造成饥荒的主要原因。而一旦农民从集体化这个人为禁锢的圈子里解放出来,满足了农民自私自利的思想,农业生产力和产量就马上上去了。

五,大跃进人民公社成立后,管理粮食权力都集中到干部手中,方便他们贪污,集体在“公共食堂”吃饭“流水席”“吃饭不要钱”“天天过年”,造成了大量的粮食浪费。

六,全民大炼钢铁和当时的继续不断的政治运动,耗费人力物力财力,又没有炼成钢铁,反而影响了农业生产。

七,大饥荒灾情发生前,虚报浮夸,“亩产万斤”欺上瞒下,灾情发生后,地方官员瞒报灾情,文过饰非,救助迟缓,造成灾情扩大。

大跃进时候“亩产万斤”虚报浮夸之后,粮食却收不上来。为了继续维护浮夸。赵紫阳竟然派人在农村挨家挨户搜查,逼迫农民缴粮食,甚至上报毛泽东,说农村普遍存在“瞒产私分”现象。毛泽东大喜,立即批发文件要全国照办!这样照办挤干了农民最后的救命粮!毛泽东后来发觉问题不对,立即阻止,但是,在全国范围已经晚了。

中央曾经多次召集救灾会议,有一次周恩来问李井泉“四川灾情怎么样?”李说;“我们还好,不需要帮助”,中央调拨20亿斤粮食给四川救灾,他只取用一半。在大饥荒饿死人最严重关头,他竟然宣布800万斤四川省粮票作废,说是阻止黑市交易猖狂,但是,这直接断了民间自救的生路!他们这种欺上瞒下,文过饰非,胡作非为,造成灾情继续扩大,到大量饿死人时候已经束手无策。

八,饿死人灾祸发生之后,地方官员仍然继续欺上瞒下,隐瞒灾情,利用统计说谎,至今,仍然不能有真实统计报告。这样的情况下,在1962年北京“七千人大会”他们并自我没有检讨。

毛泽东在大会上作了检讨,包揽全部责任,主动交出权力退居二线。毕竟大跃进是他首先推动的,之间所有决策是他批准的,所有“虚报浮夸”他是相信了的,“反瞒产私分”是他推动的。(尽管他开始并不完全相信,李锐问过他“为何相信亩产万斤?”毛泽东回答“科学家也说可能,我也就相信了。”)所以,难辞其咎!

九,实事求是地讲,共产党多数官员都是农民出身,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在撒谎,但是他们就这样撒了谎。造成中央高层决策失误。只能说,他们知识和认知的局限性和急于求成的胆大妄为,造成大跃进的冒进和大饥荒的灾难。

但是,我们还必须看到:经过灾祸,共产党领导层有了更大改进,大饥荒饿死人之后再无饥荒饿死人事情发生。

农业成为国家第一重视目标。全国大量投资农田水利基本建设,修建大量水库、引水渠道、拦河筑坝、挖塘淘滩工程、改良土壤、治理盐碱地、沙化地、植树造林、保持水土、扩大耕地面积。发展培育良种、引进优良家禽家畜、都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发展化肥农药工业,引进国际先进生产线和科技农业技术。发展农业机械化等等。

毛泽东时代做到了这些,最终使人口倍数增长,平均寿命从49年39岁到76年的73岁,这些事实,也不能不说是毛泽东领导下的人口成绩。这些功劳和过失都不能不同时承认。你们不能只是指责毛泽东的“罪行”,又忽视毛泽东的“成绩”。既然大饥荒饿死人归咎毛泽东个人必须负责,那么过后的成绩也应该是他个人的功劳!视而不见,“记打不记吃”并不是对待历史和历史人物的公平态度。

网右们抹黑毛泽东其实并不是新鲜事,大饥荒时期许多制造过灾难的官员都善于委过他人,自己脱罪!你们只是他们的跟屁虫!抹黑毛泽东首先是从他的政敌开始的,这些人过去神化他,后来又排挤他、攻击他。遭遇他的反击后,又装着服从他,一有机会就翻案。“靠不住啊!”-----毛泽东你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我们就让你的主意走向荒谬!

---“亩产万斤”就是典型!邓小平有一张照片,笑眯眯站在谷子堆上。没见过?蜜蜂去找来:

1272266894749769699.jpg

                邓小平接见亩产万斤有功人员,并站在麦垛上合影

毛泽东死后华国锋叶剑英抓捕审判他的家属,又同时违背毛泽东和家属意愿建立他的“纪念堂”;口头上说毛泽东功过“三七开”,过后又肆无忌惮放水全面抹黑他。刘少奇林彪邓小平包括当年制造过灾情的赵紫阳李井泉等等人众,现在回头看,他们的人格都很好吗?看看现在的官员们想想当年的官员们,普遍的贪污腐败、骄奢淫逸,道德堕落,毛泽东发动文革“冲击走资派”没有必要吗?

嘿嘿!

请点击浏览目录:三年大饥荒历史

浏览(3456) (18) 评论(10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花蜜蜂 回复 挡棍子的棍子 留言时间:2016-11-04 10:46:27

你说说看世界上那个国家没有饿死人?嘿嘿!就够了。

回复 | 1
作者:花蜜蜂 回复 勵施浙甯 留言时间:2016-11-04 10:45:20

你自己没有胡言乱语,但是转述别人的胡言乱语。哈哈!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勵施浙甯 留言时间:2016-11-04 10:44:21

“1966年12月下旬,北京先后有两支红卫兵队伍,杀气腾腾奔赴四川成都,不由分说将正在为国家三线建设呕心沥血的彭德怀揪回北京,丢进一所破烂不堪的简易工棚里。从此,彭德怀开始了8年痛苦不堪的被囚禁、被批斗、被审查、被摧残,直至生命之火熄灭的悲惨经历。”

你一开头就是造谣,下面就不看了!哈哈!

回复 | 0
作者:挡棍子的棍子 留言时间:2016-03-10 17:01:40
再补充一下。互动百科上有一条款叫“营养性死亡”。那里指出这个新名词的出处。请查询。

附加孙经先文,供欣赏。

孙经先:“饿死三千万”不是事实
2013年08月23日 09:0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8月23日第492期 作者:孙经先 浏览: 9692 次 我要评论 字号:大中小

【核心提示】站在今天的角度看,那三年间出现250万人“营养性死亡”,既是天灾,也是人祸,历史的教训值得深刻汲取;但是,片面地、无端地夸大非正常死亡人数,并不是严谨的学风,更无助于正确地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坚定今日的前行方向。
最近30年来,国内外广泛流传着我国三年困难时期“饿死三千万”的重大谣言。这一说法被一些人看成是“历史的定论”,被写进了许多专著和文献,并且在全社会广泛流传。那么,事实的真相又是什么呢?
1983年,国家统计局公布了1949—1982年我国每年的户籍统计人口数据。这一数据显示我国三年困难时期出现了人口统计数字大幅度减少的情况,其表现为1960—1964年间我国人口总数在扣除了人口自然增长(由人口出生和死亡产生的增长)后异常减少了2644万人,其中最突出的是1960年比1959年净减1000万人。
这一时期我国人口统计数据产生这一大幅度减少的真实原因长期以来一直没有搞清楚。一些人就把我国人口统计数据的这一大量异常减少解释为是由三千万以上的人非正常死亡造成的,这样就出现了“饿死三千万”的说法。
为了揭露“饿死三千万”的荒谬性,就必须对这一期间我国户籍统计人口数量大幅度减少的真正原因作出正确、符合实际的分析。从2010年下半年开始,笔者用了整整三年的时间对这一问题进行系统研究,得到了以下几个基本结论。
第一个基本结论:在1959年底以前,由于工业发展的需要和“大跃进”运动的发动,我国出现了从农村到市镇的人口大迁移,至少有3000万以上农村人口迁移到市镇。在这一过程中产生了重报虚报户籍人口1162万人,即这些人虽然已经迁移到市镇并办理了户籍登记手续,但是他们并没有在原籍农村注销户籍(他们在市镇和农村同时拥有户籍)。
第二个基本结论:在1959年以前,由于户籍管理制度不健全,在我国(主要是广大农村地区)存在着较为严重的死亡漏报现象。根据1953年和1957年两次抽样调查的结果,可以估计出我国这一期间产生的死亡漏报人口约为750万,即有750万人在1959年以前已经死亡,但没有进行死亡登记注销户籍。
由于以上两方面原因,造成我国1959年底的户籍统计人口总数中,存在着应注销户籍人口1912万,占当时全国人口总数的2.84%。
山东省的情况证实了上述结论。山东省在1959年底进行了一次农村人口普查,发现全省存在应注销户籍人口152万人。如果按照山东省的比例,全国存在的应注销户籍人口数应为1890万。这与我们研究得到的数字(1912万)是非常接近的。这一事实证明了我们的研究结论是符合实际的。
第三个基本结论:我国在1960年前后进行了实施《户口登记条例》的工作,1964年进行了全国第二次人口普查,上述虚假户籍人口1912万的户籍在这两次户籍整顿活动中被注销。
第四个基本结论:由于我国经济出现重大困难,在1960年到1963年间开展了大规模精简市镇人口运动,3000万以上的市镇人口被精简返回农村。在这一过程中产生漏报户籍人口数1482万人,即这些人从市镇被精简并注销户籍,但他们没有及时在农村办理户籍迁入手续,成为没有户籍的人(这些人口在1965—1979年间重新登记了户籍)。
由于以上第三个和第四个基本结论所叙述的原因,造成1960—1964年间我国户籍统计人口(不考虑自然增长)减少了3394万(其中1162万重报虚报户籍人口被注销、750万死亡漏报人口被注销、1482万漏报户籍人口)。这是我国这一期间户籍统计人口数大量减少的真正原因。这些减少都仅仅是统计数据数字的减少,并不是这一时期实际人口的真实减少。这些减少与这一期间我国实际人口的变化没有关系,更不是由人口非正常死亡造成的。
以上事实充分证明,国内外一些人把这一减少解释为是由三年困难时期“饿死三千万”造成的,是完全错误的。
在“饿死三千万”这一说法的传播过程中,以科尔教授为代表的国外一些学者的研究、国内某课题组的专门研究,以及杨继绳、金辉、曹树基、丁抒等人的所谓研究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其中杨继绳等人所谓研究的实质就是把由于各种复杂原因造成的我国(或各个地区)三年困难时期人口统计数据的减少,全部解释为是由人口非正常死亡造成的。
我们从学术的角度对上述所有这些研究逐一进行了分析,发现这些研究都存在着重大的学术错误,因此他们的观点都是不能成立的。
三年困难时期,我国一些地区确实出现了“营养性死亡”现象,并且在以河南省信阳专区为代表的极少数地区,这种问题还非常严重。我们利用几种不同的方法对三年困难时期我国的“营养性死亡”人数进行了估算,估计出这一时期的“营养性死亡”人数在250万以下。
这里所说的“营养性死亡”主要指的是营养性疾病(浮肿病等)死亡、营养性疾病合并其他疾病死亡,也包括“完全性饥饿死亡”(即“饿死”)。在上述“营养性死亡”的数字中,“饿死”(完全性饥饿死亡)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在研究中,我们专门查证了我国这一时期死亡率最高的600多个县的地方志和其他大量资料,查证的结果证实了我们的这一估算是比较符合实际的。
站在今天的角度看,那三年间出现250万人“营养性死亡”,既是天灾,也是人祸,历史的教训值得深刻汲取;但是,片面地、无端地夸大非正常死亡人数,并不是严谨的学风,更无助于正确地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坚定今日的前行方向。
(作者系江苏师范大学特聘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在线
责任编辑:陆畅
回复 | 0
作者:挡棍子的棍子 留言时间:2016-03-10 16:47:28
蜜蜂说:“孙经先没有你那样说的250饿死。嘿嘿!”

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说蜜蜂兄你为什么总是瞎起哄呢?还是把你的脑袋从沙滩里把出来吧。不要老是用小脑思考问题。你是既不看杨继绳,张广友,也不看孙经先的。好在事实总是事实。下面就是孙的“檄文”孙经先:“饿死三千万”不是事实。
下面直接摘自上一篇复印来的文章。还有连线
http://www.csstoday.net/xueshuzixun/guoneixinwen/84013.html#sthash.Bh1jSUII.dpuf

“三年困难时期,我国一些地区确实出现了”营养性死亡“现象,并且在河南省信阳专区为代表的极少数地区,这个问题还非常严重。我们利用几种不同的方法对三年困难时期我国的”营养性死亡“人数进行估算,估计出这一时期的”营养性死亡“人数在250万以下。-孙经先”

另外,還要說一下,互動百科有一條款叫“营养性死亡”。
回复 | 0
作者:挡棍子的棍子 留言时间:2016-03-10 16:00:59
蜜蜂說:“孫經先沒有你說的250餓死。 嘿嘿!”

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說蜜蜂兄你為什麼總是瞎起哄呢?還是把你的腦袋從沙灘裡拔出來吧。不要老是用小腦思考問題。你是既不看楊繼繩,張广友的,也不看孫繼先的。好在事實總是事實。下面就是孫的“檄文”-孫經先:“饿死三千万”不是事实。下面摘自孫的文章,並看下面的連線和複印來的文章.這個“營養性死亡”250萬還是文章的核心提示。
引文:
“三年困難時期,我國一些地區確實出現了“營養性死亡”現象,並且在以河南省信陽專區為代表的極少數地區,這種問題還非常嚴重。我們利用幾種不同的方法對三年困難時期我國的“營養性死亡”人數進行了估算,估計出這一時期的“營養性死亡”人數在250萬以下。-孫經先”

另外,還要說一下,互動百科有一條款叫“營養性死亡”。
回复 | 1
作者:挡棍子的棍子 留言时间:2016-03-10 12:47:40
蜜蜂說:“孙经先没有你那样说的250饿死。嘿嘿!”

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說蜜蜂兄你為什麼總是瞎起哄呢?還是把你的腦袋從沙灘裡拔出來吧。不要老是用小腦思考問題。你是既不看楊繼繩,張广友的,也不看孫繼先的。好在事實總是事實。下面就是孫的“檄文”-孙经先:“饿死三千万”不是事实。下面摘自孫的文章,並看下面的連線和複印來的文章。這個“营养性死亡”250萬還是文章的核心提示。
“三年困难时期,我国一些地区确实出现了“营养性死亡”现象,并且在以河南省信阳专区为代表的极少数地区,这种问题还非常严重。我们利用几种不同的方法对三年困难时期我国的“营养性死亡”人数进行了估算,估计出这一时期的“营养性死亡”人数在250万以下。——孫經先”

另外,還要說一下,互動百科有一條款叫“营养性死亡”。

http://www.csstoday.net/xueshuzixun/guoneixinwen/84013.html

孙经先:“饿死三千万”不是事实
2013年08月23日 09:0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8月23日第492期 作者:孙经先 浏览: 9692 次 我要评论 字号:大中小

【核心提示】站在今天的角度看,那三年间出现250万人“营养性死亡”,既是天灾,也是人祸,历史的教训值得深刻汲取;但是,片面地、无端地夸大非正常死亡人数,并不是严谨的学风,更无助于正确地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坚定今日的前行方向。
最近30年来,国内外广泛流传着我国三年困难时期“饿死三千万”的重大谣言。这一说法被一些人看成是“历史的定论”,被写进了许多专著和文献,并且在全社会广泛流传。那么,事实的真相又是什么呢?
1983年,国家统计局公布了1949—1982年我国每年的户籍统计人口数据。这一数据显示我国三年困难时期出现了人口统计数字大幅度减少的情况,其表现为1960—1964年间我国人口总数在扣除了人口自然增长(由人口出生和死亡产生的增长)后异常减少了2644万人,其中最突出的是1960年比1959年净减1000万人。
这一时期我国人口统计数据产生这一大幅度减少的真实原因长期以来一直没有搞清楚。一些人就把我国人口统计数据的这一大量异常减少解释为是由三千万以上的人非正常死亡造成的,这样就出现了“饿死三千万”的说法。
为了揭露“饿死三千万”的荒谬性,就必须对这一期间我国户籍统计人口数量大幅度减少的真正原因作出正确、符合实际的分析。从2010年下半年开始,笔者用了整整三年的时间对这一问题进行系统研究,得到了以下几个基本结论。
第一个基本结论:在1959年底以前,由于工业发展的需要和“大跃进”运动的发动,我国出现了从农村到市镇的人口大迁移,至少有3000万以上农村人口迁移到市镇。在这一过程中产生了重报虚报户籍人口1162万人,即这些人虽然已经迁移到市镇并办理了户籍登记手续,但是他们并没有在原籍农村注销户籍(他们在市镇和农村同时拥有户籍)。
第二个基本结论:在1959年以前,由于户籍管理制度不健全,在我国(主要是广大农村地区)存在着较为严重的死亡漏报现象。根据1953年和1957年两次抽样调查的结果,可以估计出我国这一期间产生的死亡漏报人口约为750万,即有750万人在1959年以前已经死亡,但没有进行死亡登记注销户籍。
由于以上两方面原因,造成我国1959年底的户籍统计人口总数中,存在着应注销户籍人口1912万,占当时全国人口总数的2.84%。
山东省的情况证实了上述结论。山东省在1959年底进行了一次农村人口普查,发现全省存在应注销户籍人口152万人。如果按照山东省的比例,全国存在的应注销户籍人口数应为1890万。这与我们研究得到的数字(1912万)是非常接近的。这一事实证明了我们的研究结论是符合实际的。
第三个基本结论:我国在1960年前后进行了实施《户口登记条例》的工作,1964年进行了全国第二次人口普查,上述虚假户籍人口1912万的户籍在这两次户籍整顿活动中被注销。
第四个基本结论:由于我国经济出现重大困难,在1960年到1963年间开展了大规模精简市镇人口运动,3000万以上的市镇人口被精简返回农村。在这一过程中产生漏报户籍人口数1482万人,即这些人从市镇被精简并注销户籍,但他们没有及时在农村办理户籍迁入手续,成为没有户籍的人(这些人口在1965—1979年间重新登记了户籍)。
由于以上第三个和第四个基本结论所叙述的原因,造成1960—1964年间我国户籍统计人口(不考虑自然增长)减少了3394万(其中1162万重报虚报户籍人口被注销、750万死亡漏报人口被注销、1482万漏报户籍人口)。这是我国这一期间户籍统计人口数大量减少的真正原因。这些减少都仅仅是统计数据数字的减少,并不是这一时期实际人口的真实减少。这些减少与这一期间我国实际人口的变化没有关系,更不是由人口非正常死亡造成的。
以上事实充分证明,国内外一些人把这一减少解释为是由三年困难时期“饿死三千万”造成的,是完全错误的。
在“饿死三千万”这一说法的传播过程中,以科尔教授为代表的国外一些学者的研究、国内某课题组的专门研究,以及杨继绳、金辉、曹树基、丁抒等人的所谓研究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其中杨继绳等人所谓研究的实质就是把由于各种复杂原因造成的我国(或各个地区)三年困难时期人口统计数据的减少,全部解释为是由人口非正常死亡造成的。
我们从学术的角度对上述所有这些研究逐一进行了分析,发现这些研究都存在着重大的学术错误,因此他们的观点都是不能成立的。
三年困难时期,我国一些地区确实出现了“营养性死亡”现象,并且在以河南省信阳专区为代表的极少数地区,这种问题还非常严重。我们利用几种不同的方法对三年困难时期我国的“营养性死亡”人数进行了估算,估计出这一时期的“营养性死亡”人数在250万以下。
这里所说的“营养性死亡”主要指的是营养性疾病(浮肿病等)死亡、营养性疾病合并其他疾病死亡,也包括“完全性饥饿死亡”(即“饿死”)。在上述“营养性死亡”的数字中,“饿死”(完全性饥饿死亡)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在研究中,我们专门查证了我国这一时期死亡率最高的600多个县的地方志和其他大量资料,查证的结果证实了我们的这一估算是比较符合实际的。
站在今天的角度看,那三年间出现250万人“营养性死亡”,既是天灾,也是人祸,历史的教训值得深刻汲取;但是,片面地、无端地夸大非正常死亡人数,并不是严谨的学风,更无助于正确地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坚定今日的前行方向。
(作者系江苏师范大学特聘教授)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在线
责任编辑:陆畅
回复 | 0
作者:勵施浙甯 留言时间:2016-03-10 10:06:15
呵呵!!罪過!罪過!!花蜜蜂之原網名就是蜜蜂。“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10 07:05:17 勵施浙甯你让蜜蜂笑掉眼镜”,蜜蜂笑掉眼镜而不能採蜜,就要魂歸地域,臨終之前胡言亂語需知陰律難逃,閻羅王是要追責。
回复 | 0
作者:勵施浙甯 留言时间:2016-03-10 09:21:22
花蜜蜂睜大蜂眼閱讀此文:

红卫兵揪斗彭德怀,幕后主谋竟然是他!(图)
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16/03/03/601626.html
2016-03-03 06:00
作者: 马双有

彭德怀在文革期间被红卫兵揪斗。(网络图片)
1966年12月下旬,北京先后有两支红卫兵队伍,杀气腾腾奔赴四川成都,不由分说将正在为国家三线建设呕心沥血的彭德怀揪回北京,丢进一所破烂不堪的简易工棚里。从此,彭德怀开始了8年痛苦不堪的被囚禁、被批斗、被审查、被摧残,直至生命之火熄灭的悲惨经历。
彭德怀被从四川揪到北京,毛泽东知情吗?多年来中共官方的说法,是江青授意中央文革主要成员戚本禹,戚本禹指示北京航空学院红旗战斗队韩爱晶、北京地质学院东方红兵团王大宾,率红卫兵到四川捉拿彭德怀;还有一说,林彪、康生都发过指示,要把现代“海瑞”揪回来。
不错,这些当时红得发紫的左派大员可能都发过揪斗彭德怀的指示。据说中央还为此专门召开了会议,做出了揪斗彭德怀的决议。但是,这些所有的指示和决定,都必须经过毛泽东的同意。或者说这些指示决定都要迎合毛泽东的意图。而真正发出揪斗彭德怀的最高指示者,必然是坐在幕后的毛泽东。试想,彭是毛亲自点将派往西南的,如果毛泽东不同意,谁敢去抓彭德怀?
可能有两种情况:一是毛泽东暗中授意江青,派人去揪彭;二是江青力主揪回彭,让中央开会作出决定,毛表示同意。不管何种情况,毛泽东都是把彭德怀揪到北京进行批斗的主谋。然而毛在幕后一言不发,让江青在前台发号施令。这样做可以撇清自己,避免“反复无常,狠毒无情”的嫌疑。将来一旦情况有变,自己可以进退自如,永远保持“伟大正确”的光辉形象。
果然,后来彭德怀冤案平反,新的党中央认定毛泽东在庐山会议上对彭德怀的批判是完全错误的,但是对于把彭德怀从四川揪回来投进监牢,批斗8年,摧残致死的罪行,则完全划到林彪、四人帮的头上。毛主席的警卫秘书写回忆文章,大都一味赞扬毛主席胸怀大度,不计前嫌,当面说“真理也许在你那边”,又执意安排彭德怀到西南三线工作。是林彪四人帮兴风作浪,将彭德怀迫害致死!
还有一件事,可以证明毛泽东对红卫兵囚禁、批斗彭德怀不仅完全知情,而且很可能是刻意安排的。
1966年12月25日,在耶稣诞辰纪念日里,彭德怀被囚禁在破烂不堪、寒风刺骨的简易工棚里,从此失去人身自由。解放军战士只是执行命令,严加看管,而红卫兵小将则是气势汹汹冲进来,让他尝到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滋味。他们横眉怒目地呵斥,提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要他老实交代,可又不耐烦听他回答,好似专门给他来个下马威。这些戴着红袖章、穿着绿军衣,模样可爱的学生娃娃,一个个凶神恶煞,骂着“老混蛋”“老反革命”,扬言要“敲碎你的脑袋!”“揍死你!”接着乱翻他的书包,摔坏他的烟斗,拿走他的药物,猛烈地推搡他。
彭德怀怒斥他们不讲政策,他们却哈哈笑道:“对你这样的人,就得武斗!”这位在战场上指挥千军万马叱咤风云的元帅,真正尝到了“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滋味。
在痛苦悲愤中,他想到了毛主席:毛主席啊,你把我派到了四川,刚刚一年,还没有搞出一点名堂,就被红卫兵抓到北京,囚禁起来,受尽屈辱,濒临险境,现在是死是活,全凭你老人家一句话了!于是他毫不犹豫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
“您命我去三线建委,除任第三副主任外,未担任其它任何工作,辜负了您的期望。12月22日晚(经考证应为25日凌晨)在成都被北京航空学院红卫兵抓到该部驻成都分部,23日转北京地质学院东方红红卫兵,于27日押解到北京,现被关在中央警卫部队与红卫兵共同看押。向您最后一次敬礼!祝您万寿无疆!
彭德怀1967年1月1日
这封于新年元旦写给毛泽东的信,仅100多字,看似简单朴实,而在特定环境下内涵极为丰富:既汇报了根据毛主席的安排自己去年到现在的经历,又交代了自己现在的危难处境,且透露了抓捕和看管自己的人;既表达了对毛主席的歉意和敬意,又暗示恳求毛泽东解救自己脱离险境的用意。他可能想到去年在颐年堂毛主席当面对他说的话:有什么事情,可以打个电话,写个纸条。所以这次有急难“事情”就不写长信而写纸条式短信了!这可不是一般的汇报工作、交流感情,而是十万火急的求救信!
他总天真地认为,把他抓到北京、丢进监牢的,一定是一群无法无天的红卫兵所为,毛主席一定不知情,毛主席见了这封信一定会发雷霆之怒,喝令红卫兵把自己解救出来。然而毛泽东究竟看到了这封信没有?这可是关系到毛泽东的责任、良心和人品的关键问题。
多年来,有关作品对此说法不一。1989年出版的传记文学作品《国防部长浮沉记》,就说毛泽东没有见到这封信。该书这样写道:“遗憾的是,毛泽东根本没有看到他的同乡战友最后一次写给他的这封信。信到了江青、戚本禹手里,被作为彭德怀反党反毛主席的又一罪状,由戚本禹整理存档。直到彭德怀平反后,在清理‘五大学生领袖’之一韩爱晶迫害彭德怀一案时,才从戚本禹的卷宗中找到了这封信。在后来审讯戚本禹的时候,戚供认自己‘充当了江青的狗’……”这本书把责任完全推到了江青戚本禹头上,毛泽东则完全不知情。
而在2002年出版的由郭晨撰写的长篇巨著《这就是彭德怀》中,则是这样记叙的:
“彭德怀写好信后又读了一遍,然后把信叠好,放在眼镜盒里,中午吃饭时,看到没有造反派在跟前,便悄悄交给小哨兵,请他务必转交上去。信由监护点转出,经层层检查转到周恩来手里。周恩来怕转交上去就石沉大海,便在中央碰头会上公开宣读了这封信,并在信上批示:‘碰头会上已宣读,即送主席、林彪同志、江青同志(先退席了)传阅。拟退彭德怀专案组存。’毛主席看过信后,批给康生保存,最后是石沉大海……”
两部公开出版、全国发行的著作,对这个关键事件的叙述竟然大相径庭!我们该相信哪一个?
显然,应当相信后一个。因为前一个说法产生于上世纪80年代,此时很多档案还未解密,而不少公开的资料文献都习惯于把毛的错误推到林彪四人帮身上。在一些重大错事的定性上,都习惯说是毛泽东受了蒙蔽,林彪四人帮背着毛泽东干了坏事。在这种背景下,这一种说法,很可能是某些人想像或编造出来的。
而后一种说法产生于新世纪,此时很多档案已经公开,“避讳”现象大为减少,说真话的氛围不断增强,郭晨的说法一定是经过调查采访或参阅了权威资料的结果,比较可信。
而且文中说,此信转给了周恩来,周曾公开宣读了此信,作了批示,要求“即送主席”。林彪、四人帮是没有胆量截留此信的。毛泽东看过后将此信批给康生保存,则完全可信。但是此文说,“最后是石沉大海”恐怕不合事实,而《国防部长浮沉记》说,“从戚本禹的卷宗中找到了这封信”,应该说是可信的,不然的话,“石沉大海”的信,后人怎么能准确无误地写出来呢?
总之,可以肯定,这封求救信毛泽东是见到过的。“向您最后一次敬礼”这句凄惨得让人落泪的语言并没有打动他。他不仅没有发出解救彭德怀的指示,反而将此信批给了善于整人、心狠手辣的康生。这就充分说明,毛泽东这一次将彭德怀从四川揪到北京,是要彻底将其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使其永世不得翻身!
而且又充分暴露,1965年在中南海所说的“真理也许在你身边”,实在是施放的烟幕弹;“我让你去西南三线是诚心诚意的”,实则是言不由衷的虚情假意。先把他放到四川,让他在四川继续“放毒”,再让红卫兵揪到北京进行无情地批斗,完全是毛泽东精心设计和导演、由别人实施的好戏!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10 07:05:17
勵施浙甯

你让蜜蜂笑掉眼镜,你明明白白知道你的那些中共记者在跟着邓小平的路子造的谣,又反复拿他们的谣言在这里举证。

你是想让所有人都掉眼镜。哈哈哈!

你已经掉在中共记者们的谣言酱缸里出不来了!蜜蜂救不了你。

但是可以原谅你!你没有一句话是自己的。

嘿嘿!
回复 | 1
作者:勵施浙甯 留言时间:2016-03-09 22:22:49
真是讓人笑掉牙!本人請花蜜蜂指教在中共党内谁不是小人?可以让本人找到可以领教的人!!是不是中共黨內只有“孙经先”不是小人,其餘都是小人?!花蜜蜂如此孤陋寡聞還想在網絡上稱 英雄?!!!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9 19:48:55
张广友记者跟杨记者一样,都是“中共党员记者”都采用邓小平的观点去找材料编辑文章,目的明确----抹黑毛泽东。怎么没有看见他们指责五大饿死人省分领导人?那些虚报浮夸的地方官员们?邓小平的照片怎么来的?记者照的!

嘿嘿!

张经先没有你那样说的250饿死。嘿嘿!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9 19:38:24
勵施浙甯
关于彭德怀蜜蜂有兄弟文章,请移步点击,整彭德怀的不是毛泽东,是刘少奇林彪,还有绝大多数中央委员们。,文革中打彭德怀的是他过去的部下----很痛心,你的部下最后要打你!说明什么?彭德怀人不是那么好!

你一直用网络谣言来作为证据使用,没有说服力。李锐挨过整,对毛泽东充满仇恨,不可能告诉你真实事物。相信他说明你被他牵着鼻子了,很愚蠢的。

哈哈!
回复 | 0
作者:挡棍子的棍子 留言时间:2016-03-09 18:35:39
蜜蜂:
其實你的問題是你老用鴕鳥心態(Ostrich Syndrome)認識問題。

請問你看過這個視頻嗎?因為你根本不想面對現實,對這個親歷那個歷史的記者“张广友:大饥荒见闻录”視頻,視而不見。张广友是有當年日記的。张广友還寫了一本『抹不掉的记忆——共和国重大事件纪实』。
第一章 “三年困难”纪实
 参加下放,“火线”入党
 在下放干部专列上
 中共中央发出《紧急指示信》
 听周恩来总理等中央领导作报告
 一位母亲临死的最后愿望:吃一块干粮
 万户萧疏人似鬼
 死一般沉寂的村庄
 残废军人老石的肺腑之言
 支书的生死抉择
 活人睡进棺材里
 干部楷模任丰平
 终于熬到了用野菜充饥的春天
 自留地是我们的命根子

你口中說承認餓死人,而你反复引入孫經先論點,“认为,三年困难时期“饿死三千万”的说法是“重大谣言”,“片面地、无端地夸大非正常死亡人数,并不是严谨的学风”。他估算,在三年困难时期,全国仅有250万人“营养性死亡”,远低于此前3000万人的推算。”你其實要說的就是這樣。

孫經先論點在大陸都站不住腳。財新網有一篇文章叫『“三年自然災害”死亡人數再起爭端』把孫經先的“250万人“营养性死亡””,稱為“不符合事實”。孫的理論能得到烏有之家的欣賞是一定的。

財新網的文章不能copy。
http://other.caixin.com/2013-09-06/100579280.html
回复 | 0
作者:勵施浙甯 留言时间:2016-03-09 11:56:16
花蜜蜂指“李锐就是一个公报私仇的小人。”但没有回答花蜜蜂的“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 伟大在那里?妖魔猫心狠手辣,整得彭德怀(1898年10月24日—1974年11月29日)生不如死,是不是这就是妖魔猫的伟大?!?!

李锐曾任中共中央委员,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花蜜蜂 指“李锐就是一个公报私仇的小人。”那麽请花蜜蜂指教在中共党内谁不是小人?可以让本人找到可以领教的人!!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9 08:56:48
勵施浙甯

李锐就是一个公报私仇的小人。他根本没有找对是谁在庐山会议整了彭德怀----刘少奇强力提议“杀掉彭德怀”毛泽东不同意!

你的问题就是盲目相信谣言。只是听他们说,不想想他们为什么那样说!

你应该有自己的脑子。

嘿嘿!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9 08:49:03
挡棍子的棍子,

你们的问题就这样“接受谣言最容易”,基本上自己不思考?

呵呵!
回复 | 0
作者:勵施浙甯 留言时间:2016-03-08 14:02:11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6 17:12:35
勵施浙甯
你对谣言有特殊爱好,蜜蜂已经见惯不惊。哈哈!
所谓毛主席语录“删节”还不如说是你们自己伪造!
周末愉快! "

花蜜蜂之评论真可笑,看来花蜜蜂是屁股坐稳了,决定脑袋该如何思考,

看看这一评论: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3 20:06:50
关于杨继绳的<墓碑>
(四)杨继绳多次宣称:周伯萍等人1961年受周恩来之命进行了一次饿死人数的全国性调查,经汇总后全国饿死几千万人,周恩来下令销毁了这一大饥荒证据。我们以周伯萍先生本人的回忆和《周恩来传》丶《周恩来年谱》的记载为依据,揭露了这是杨继绳蓄意制造的重大历史谎言。
----孙经先”

原来李锐的”庐山会议实彔”在花蜜蜂眼里是谎言集,妖魔猫(毛)是花蜜蜂的 “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本人想问问花蜜蜂,妖魔猫(毛) 伟大些什麽?大饥荒时花蜜蜂的“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想在滴水洞盖一间茅屋,是那些魑魅魍魉将它盖成行宫是吧!!
回复 | 0
作者:挡棍子的棍子 留言时间:2016-03-08 10:10:31
蜜蜂兄,
因為提到我,所以這裡再冒一個泡。

這是我在2013年從鳳凰衛視上看到的一個鳳凰衛視採訪的視頻,現在給卡嚓了。所有大陸轉載的都給卡嚓了。這個採訪非常震撼,因為受訪人是當年下鄉的記者。這個視頻因為講了死亡人數1000萬到3000萬, 鳳凰衛視上給卡嚓掉的:
鳳凰衛視的連線:
http://v.ifeng.com/documentary/history/201303/35a77ce9-e88a-41c4-9409-0960b70a0e72.shtml
油管上的視頻是原來鳳凰衛視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8jVT7-pzF8
回复 | 0
作者:挡棍子的棍子 留言时间:2016-03-08 09:31:11
因為提到了我,這裡再冒個泡。

這是我在2013年從鳳凰衛視上看到的一個視頻。現在給卡嚓了。所有大陸轉載的都給卡嚓了。這個採訪非常震撼,被採訪人是當年派下鄉的記者。因為講了1000萬到3000萬,
鳳凰衛視上的也給卡嚓掉的:
http://v.ifeng.com/documentary/history/201303/35a77ce9-e88a-41c4-9409-0960b70a0e72.shtml
油管上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8jVT7-pzF8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6 17:32:16
香椿树1

你转贴的录像很不错,蜜蜂会去转过来丰富文章内容。

刘少奇邓小平在大跃进和大饥荒期间的言论和文章不见,确实说明一些问题。

他们为何在虚报浮夸中那么积极表演,是非常可疑的。结合文革初期的行为,基本上可以看见一个轮廓:

毛泽东要提倡的事,他们都有办法把事推动到荒谬地步,制造出恶劣后果,造成破烂局面,然后再出来让毛泽东自己收场,自己结束,自己检讨。

嘿嘿!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6 17:21:04
lone-shepherd

你确实很骄傲你的逻辑,嘿嘿!蜜蜂不敢恭维!

每个人都靠自己的逻辑生活。跟别人没多大关系。

蜜蜂没有任务也不能改变任何人,跟大家一样,只是自己让自己陶醉而已。

比如造谣传谣信谣的网右们,坚持己见,谁也管不着。

哈哈!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6 17:12:35
勵施浙甯

你对谣言有特殊爱好,蜜蜂已经见惯不惊。哈哈!

所谓毛主席语录“删节”还不如说是你们自己伪造!

周末愉快!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6-03-06 11:27:23
“土地集体化,特别是高级社和人民公社化以后,广大农民生产的积极性大为降低。粮食生产下降也是造成饥荒的主要原因。而一旦农民从集体化这个人为禁锢的圈子里解放出来,满足了农民自私自利的思想,农业生产力和产量就马上上去了。 ”
这个说法根本就不靠普, 是文人故意掩盖历史的结果。 就60年代来说, 集体化是当时的经济技术条件的要求,不是土共发明的, 因为缺少大牲畜,缺少农具, 缺少壮劳力, 分散土地导致春耕要不撂荒, 要不雇用牲畜劳力而秋季白忙活, 土地兼并的速度奇快。
安徽曾希圣检讨说的很清楚: 包产到户导致减产!
即便是80年代, 也不是包产到户提高了粮食产量, 而是良种化肥! 小岗村也许增产, 数量有限, 至今贫穷。
刘邓等官僚包产到户根本不是为了解决农业问题, 而是要修复官商学黑利益输送链条, 因为没有商人做中介, 官的“临时行政权力”没法转换成“永久的资本权利”, 刘邓的子女也就无法继承他们的权力。 刘邓都是聪明人, 破坏公有制是他们50年代既定的目标, 55年强烈反对合作化, 把高岗折腾自杀了。 到58年又3年超过英国, 跑步进入共产主义, 而到1960年刚接过国家主席的权位, 马上搞包产到户, 少奇小平绝不是傻瓜, 他们是投资革命的前朝权贵的代理人, 他们是有官僚支持的, 毛泽东建国以后一直是孤家寡人, 几个铁杆盟友高岗,彭德怀也都被官僚集团所不容, 林彪支持过毛泽东, 但是, 林彪的儿子老婆都不支持林彪, 道理简单, 毛泽东是阻挡他们“老子权换钱, 二字钱还钱” 权钱用生殖器分配的拦路虎!,
回复 | 1
作者: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6-03-06 11:00:05
饿死人的公开纪录是河南信阳, 时间是59年, 不是大跃进时期。 原因是反瞒产私分抢夺农民粮食。当时河南省也不缺粮食, 反瞒产的原因是干部浮夸之后为填补谎言而硬说农民瞒产。 谁浮夸? 小平的照片说明了一切--〉刘邓。
而毛对瞒产私分的态度见第二次郑州会议, 正式文件删掉了毛很多过激言论“宁可做右派, 也要支持瞒产私分”“不怕开除出党”“重上井冈山”, 最后逼迫少奇等官僚承认“共产风”“浮夸风” 时间是1959年初!! 少奇等阴奉阳为造成信阳饿死人, 不容怀疑。
真正的饥荒是60-61-62. 这三年粮食大面积减产是包产到户造成的, 因为地分了之后, 缺少农具无法播种土地撂荒, 单干无法抵御自然灾害(有曾希圣,吴芝葡文革期间的检讨为证据)。 后来改口说大跃进造成饥荒, 那是胡说霸道。 对了这三年刘少奇是国家主席, 邓小平主持日常工作。
非说大跃进与饥荒有关系, 那就是草草拆散人民公社的时候农具牲畜再次损失,人心混乱涣散了。
饿死人是刘邓故意杀人, 为复辟制造舆论, 是谋杀!! 所以, 我不参与争论死的多少人, 将来会清算刘邓谋杀罪的, 文人裁剪裱糊的历史被互联网戳破了。
回复 | 1
作者:勵施浙甯 留言时间:2016-03-05 13:38:03
花蜜蜂文中说:网右说“毛泽东故意为之”也不靠谱。本人认为大饥荒饿死这麽多人是“毛泽东故意为之”之说十分靠谱。妖魔猫(毛)是只没有道德底线不配称为人的妖魔,它之所谓支援世界革命就是为达其卑鄙之目的为做世界皇帝而不择手段。

1959年庐山会议批彭德怀。

毛泽东所有着作中删除的语录(最新完整版)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03日转载)
第五部分丶大跃进
13丶除了大办水利以外,还有各种各样的任务,钢铁丶铜丶铝丶煤碳丶运输丶加工工业丶化学工业,需要人很多,这样一来,我看搞起来,中国非死一半人不可,不死一半也要死三分之一或者十分之一,死五千万人。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6-03-05 11:24:42
“中共当局在这场大饥荒中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反人类罪行,在“毛主席万岁”的时代、毛应该负主要责任。至于谁应该负多大的责任,在当局解密档案、不加约束地允许公开研究之前,不可能知道全部真相,yes or no ”: Yes
如果你的答案是yes,就证明了蜜蜂兄写的越多、传谣越多,因为你自己并不知道真相、所以你写的也是猜测。不是吗,蜜蜂兄?
牧人让你学一点简单的归纳逻辑就是这个意思。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5 11:07:37
achedan。

你说得对,当时的人均寿命不到45岁,医疗条件非常差,青霉素都是稀缺药物,麻疹引发肺炎都会死亡。营养不良是普遍现象。所以,发生粮食短缺,一些年老体弱或本身有身体疾病的,会先死亡。

人口调查发生人口减少,不能全部认为是“饿死”,这恰恰是杨记者的人口记数中故意混淆篡改了的。

呵呵!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5 10:57:49
写这么多长篇大论、引用这么多“谣传”,除了搅混水还能起到什么作用?

~~~~~~~~~~~~~~~~~~~~

牧羊兄这个就问得奇怪了?你最注意逻辑,“无风不起浪”就是基本的逻辑。

想想看蜜蜂文章,不是因为有人在反复扩散引用“谣传”所引发的浪花吗?你也不是因为发现有“谣传”才关注水清还是混吗?

水是别人搅混了的,蜜蜂仅仅想让水清白一点,如果本来水清清,蜜蜂搅得混吗?

蜜蜂有罔顾事实拿别人的谣传当宝贝吗?

嘿嘿!
回复 | 0
作者:achedan 留言时间:2016-03-05 09:56:18
人口死亡率为(2.00 到2.05)%,显示出营养严重不良与死亡率增加之间存在相关性。1000万或3000万之说绝对是扯蛋,生产这些数字的国人无论是学术水准、职业道德和政治修养、个人品质都存在严重问题,缺乏坚实的基础统计数据支持。俺是不信这些个文人们胡编乱造啥数据的!
回复 | 0
作者:achedan 留言时间:2016-03-05 09:50:27
上世纪三年困难时期到底有没有饿死人的事情发生?具体有多少人饿死了?


俺从来没有看到官方的正式文件的解答,但俺的确听说过而且经历过粮食不够吃的岁月,所以俺可以合理地推测那时有些病人或身体不那么健康的人,他们在只有少量食物的情况下,因营养严重不良而加速了死亡。这种情况发生的原因应该是多重因素的叠加:自然条件连续恶化、工业化积累、偿还朝鲜战争军火债务、帝国主义封锁、各级政府官员欺上瞒下、共产风下的大食堂运动。但俺不认为那时有健康的人被饿死的情况,否则死亡的人会是大规模的,这种情况谁想封锁消息都无法被人们口口相传。但事实上,俺从来没听到民间类似的传言。

具体到多少人被间接饿死呢?这注定会是个糊涂账。拿历史上“长征”的例子来说,具体有多少军人是因为战斗牺牲还是因为饥饿和疾病在行军过程中死亡的?谁说的很清楚?鲁巴滴!只能有个概数,原因是变量太多但不是每个变量都能很好地统计,还有复杂的变量之间的关系。

俺的结论:1960-1963,在中国发生过粮食短缺导致的群体性营养不良事件,因此导致了局部区域人口死亡率增加的现象。在此年份之前和之后的3年期间,这些地区多年统计年度人口死亡率2%,这三年期间
回复 | 1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6-03-05 09:47:55
OK,所有四个yes no的答案都是yes,蜜蜂兄痛快!不过既然如此牧人就要问了:
If your answers to all 4 questions are yes, then what the heck are you doing ?
写这么多长篇大论、引用这么多“谣传”,除了搅混水还能起到什么作用?
============================================
1)从59年到62年大陆中国发生了全国范围内大规模饿死人的大饥荒,Yes or no?
2)如果(1)是yes,这场大饥荒不是战乱不是天灾而是人祸,Yes or no?
============================================
1)关于到底饿死了多少人范围极宽,从几百万到六千万;这些数字都是推算,在当局解密档案、不加约束地允许公开研究之前,不可能知道准确的数字,Yes or no?
2)中共当局在这场大饥荒中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反人类罪行,在“毛主席万岁”的时代、毛应该负主要责任。至于谁应该负多大的责任,在当局解密档案、不加约束地允许公开研究之前,不可能知道全部真相,Yes or no?
============================================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4 19:13:13
理工科教授,

学理工科的的朋友是在要退休之前,就要千方百计赚足够多的钱,在已经退休时日无多质变以后,不要再“澳门痛”,不要再“倒板账”,不要再担心钱够不够,用纸巾不要撕开路半,能活多久算多久,哪天死只有天晓得。钱再多有多大意义?

哈哈!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4 19:01:05
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学习了!哈哈!

人都死了几十年了,学文科的朋友是在政权已经发生了质变以后,还要“澳门痛”,还要“倒板账”,还要寻找饿死了谁?饿死了多少?为何饿死?谁的责任过错?是不是该立纪念碑?有多大意义?

嘿嘿!
回复 | 0
作者: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16-03-04 18:28:03
学文科的朋友是在已经发生了质变以后,还要“澳门痛”,还要“倒板账”,还要反过来再来研究量变,还要注重细节(精准),这就叫做“小B没见过大D”。"举例如下:

(1)南越政府垮台了。学文科的朋友是在已经发生了质变以后,还要“澳门痛”,还要“倒板账”,还要注重具体每次战斗死了多少人,吹了多大的牛比?

(2)日本人已经投降了。学文科的朋友是在已经发生了质变以后,还要“澳门痛”,还要“倒板账”,还要注重具体每次战斗死了多少人,吹了多大的牛比?

(3)林彪的飞机都到了蒙古。学文科的朋友是在已经发生了质变以后,还要“澳门痛”,还要“倒板账”,还要注重李文普为何不上飞机?他说了啥?伤口谁包扎的,有多大意义?

(4)在某女人的肚皮已经搞大了的情况下,学理工科的朋友马上就会想到,要不要送医院打胎?合法吗?打胎医药费来源?生下小孩后哪位负责带大?住房问题?一百万够不够?学文科的朋友是在已经发生了质变以后,还要“澳门痛”,还要“倒板账”,还要注重细节?谁搞大的?哪里搞大的?为啥搞大的?如何搞大的? 

文科思维和理工科思维两种不同思维方式的人群就象有两种不同宗教信仰的人群那样,是不可能有共同的语言的。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4 17:56:01
log_in。

你说的是个理!

抓住大饥荒和文革,主要还是以此辱毛。他们以为推到毛泽东,共产党就完蛋了。殊不知,来了六四。

挨了刀又哭不出,当跟屁虫也没戏。嘿嘿!
回复 | 1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4 17:49:28
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好像邓小平说过,当年到美国参加联合国会议还是建立外交关系谈判,全国银行找不出3000美元钞票,因此认为:国民经济到了崩溃边缘。

如果真是如此,共产党没垮台真是幸运。

嘿嘿!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4 17:48:56
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好像邓小平说过,当年到美国参加联合国会议还是建立外交关系谈判,全国银行找不出3000美元钞票,因此认为:国民经济到了崩溃边缘。

如果真是如此,共产党没垮台真是幸运。

嘿嘿!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4 17:40:01
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难怪杨记者敢有持无恐,千方百计鼓捣出这个数字。原来是早有统计!

哈哈!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4 17:35:16
ladybug,

差点错过了小瓢虫,呵呵!

蜜蜂现在所说的故事,那时你还在哪里不晓得,蜜蜂也才小学生。

紫鸟说话讲道理,蜜蜂喜欢她的坦荡沉着,不温不火。

哈哈!
回复 | 0
作者:log_in 留言时间:2016-03-04 17:15:01
历史上由于生产力低下,没有科学,没有组织,再加上战乱,饿死人是常态,老蒋时代也没少饿死人。看看晚清和民国的照片,国民基本都是面黄肌瘦,没有战争也都活像难民,那种经常挨饿并最终饿死是肯定的。其实共产党建政将近70年没有战乱,没有外敌敢于入侵,这本身就是对中华民族的巨大功绩,更别说全面工业化,全民预期寿命接近发达国家水平。右右们抓住一个大饥荒饿死3000万,64打死上万不放,其实是对强大的中共和PRC极端仇恨又无可奈何的心态使然。这种辩论属于鸡同鸭讲,毫无意义。
回复 | 1
作者: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16-03-04 11:14:40
七六年请王张江下来时,据说“国民经济”已经是“崩溃地边缘”。
如何定义是“国民经济崩溃地边缘”?你信吗?
回复 | 0
作者: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16-03-04 11:13:44
花蜜蜂,

你知道这三千万是哪里来的吗?
这是老刘要请老毛下来时的数据。
回复 | 1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4 10:44:59
教授,

2015年 中国死亡人口 1150万人
出生人口 1500万人
人口总量 13.58亿人


死亡人口其中有许多属于车祸、灾难、事故、自杀、谋杀等等,死亡应该属于“非正常死亡”。但是总体认定这个数字还是应该称为“正常死亡人口”。

所以,当年同样情况,“总共死亡人口”数需要区别“正常死亡人口”“非正常死亡人口”,

在“非正常死亡人口”中再减去车祸、灾难、事故自杀谋杀等,才能规结为“饿死人口”

孙经先指出:当年的全国总共死亡人口700---800万之间,杨记者可能把他们都算成了“饿死”再加“少出生的人口”饥荒年营养不良女人出生率降低。所以得出“饿死3600万”

其实,党中央的1000万非正常死亡,应该是除掉“正常死亡人口”之后的数字,是靠谱的。

嘿嘿!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4 10:14:07
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久不见问好!

蜜蜂觉得,从死亡原因判断而言,这个定义“饿死”的概念当然包括“长期营养不良病死----浮肿病而死”。就如同“长期吃太多肥胖病死----病死”定义“撑死”一样。

不一样在于“长期营养不良病死----浮肿病而死”,比较明确是“饿死”,在调查认定中应该被称为“非正常死亡”。

而“长期吃太多肥胖病死----病死”却包含许多种疾病。称为“撑死”不明确。而且,统计死亡原因,在调查中应该被称为“正常死亡”。

蜜蜂觉得定义死亡不是问题,所谓“饿死”也是比较明确的。问题在于事后死亡人口数字统计,不同统计方法造成不同结果。所以出现“大饥荒饿死人1000万--3600万---6000万”的争论。

孙经先并没有否认“饿死人”而是在分析杨记者的“饿死3600万”这个数字从哪里来?怎样统计的?结果他发现,杨的数字是直接采用“总共死亡人口”说成是“饿死人口”

那三年总共死亡人口毕竟包含许多正常死亡人口。比如蜜蜂家就有爷爷奶奶外婆三人死亡,有营养和医疗不足以保命的原因。但是根本不能说是饿死的。

“总共死亡人口”当然不能说都是“饿死人口”。简单说“撑死的绝对不能说成是饿死的”

呵呵!

不知道说清楚了没?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4 09:32:46
武陵人

你问得好,哈哈!蜜蜂是针对他们认为大饥荒饿死人“毛泽东应该负全部责任”的说法而言。毛泽东从来不是一个人革命。

恰恰你也认识到“不仅仅是毛泽东制造了人口增长成就”,也就跟蜜蜂的观点一致了。

蜜蜂开篇就说过:

“三年大饥荒饿死人”是一场“共产党取得政权之后,中央脱离自然规律,盲目冒进规划“大跃进”运动,地方官员盲目跟风,虚报浮夸,欺上瞒下,强制征购,造成粮食短缺。饿死人事件发生后,继续隐瞒灾情,文过饰非,拖延救助,造成大量农民饿死。

总体认识应该是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中央和地方各级官员严重执政失误。

谢谢关注!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4 09:24:44
杨继绳是怎样走向“饿死3600万”重大谬误的 ----孙经先

杨继绳先生在《谣言》一文中说:“就饿死人的数量问题,……据我所知,全国性的调查有一次。”关于这次调查的情况,他在《走向谬误》中说:“1961 年底,粮食部长陈国栋、国家统计局长贾启允、粮食部办公厅主任周伯萍三人受命,让各省填报一个粮食和人口变动的统计表。经汇总后,全国饿死人几千万!”

为了让读者相信这件事,杨先生在这段话的注解中特别注明,他2003年9月25日专门到周伯萍家,周先生当面向他确认了这件事。

杨先生的这一说法有着重要影响,是他确认“饿死3600万”的关键性依据之一。

那么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呢?

让我们看一下周伯萍先生的儿子周轩进先生是怎么说的。周轩进先生明确指出:“历史上从来就没有什么大饥荒时期的全国饿死人的统计数据。……有,也是局部的,不精确的。”

杨先生说他2003年9月25日专门到周伯萍家,周先生当面向他确认了“全国饿死人几千万”。周轩进先生明确指出:“爸爸绝无可能对任何采访者公布什么饿死人数。即使是确实采访过爸爸的杨继绳,公布的对爸爸的采访记录中,也借爸爸之口,掺杂了一些他自己的‘合理’推论。”

“爸爸恪守的这两个数据,就是两次‘缺粮人口’之间的差距。虽然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饿死人数’,但绝不等于饿死人数。”(周轩进:《先父周伯萍周年祭——<白金婚风雨情>续记三》,参见《中华魂》网站)周轩进先生的上述回忆,充分揭露了杨继绳先生借周伯萍先生之口所“确认”的所谓“全国饿死人几千万”,是对周伯萍先生原意的重大篡改和伪造。

《墓碑》一书具有极大的欺骗性,这种欺骗性表现在,

这部书是在“纪实”的名义下,引用了大量地方志、档案、对当事人的采访和各种形式的其他资料,来论证所谓“饿死3600万”的。因此为了揭露“饿死3600万”的荒谬性,我们就必须对《墓碑》提供的这些资料逐一进行查证。

我们是用了相当长的时间才完成了这一查证工作的。经过查证我们发现了以下基本事实:

第一,《墓碑》中许多地区的“饿死”人数是通过极为荒谬的“杨继绳公式”计算出来的,不是实际统计的结果;更有甚者,对不少地区,杨先生把自己计算的结果伪造为地方志的“记载”。

第二,《墓碑》在使用大量的地方志、档案、对当事人的采访和各种形式的其他资料的数据时,都把其中的“总死亡人数”篡改、伪造和解释为“饿死人数”。

第三,《墓碑》大量使用了虚假的、荒谬的数据,而对这些数据的来源和真实性根本没有进行查证和鉴别工作。

第四,《墓碑》把许多地区由于各种错综复杂原因造成的人口统计数据的减少全部或者绝大多数解释为是由大量人口“饿死”造成的。

在《墓碑》一书中,上述这些都不是个别的情况,而是普遍的、贯穿全书的现象和思维逻辑。

我们所给出的若干例子,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些典型实例而已。我们在即将完成的专著《还历史以真相》中要对此进行系统的、全面的分析和揭露。谣言终究是谣言,历史的真相必将大白于天下。

(作者孙经先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江苏师范大学特聘教授)
回复 | 1
作者:武陵人 留言时间:2016-03-04 08:30:37
大飢荒餓死人,就說是共產黨執政者很多人的共同責任。平均壽命提高,就說是毛澤東領導下的功勞。為什麼有兩種不同的標準呢?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4 07:26:05
gugeren

你和老贫农补充的关于“发生大饥荒饿死人的原因”都不错,结合蜜蜂指出的原因,就完整而且丰满了。蜜蜂准备把你们的评论内容加入进蜜蜂的文章,再纵合专家关于饿死人数字分析的结果,也许可以修改成一篇目前最完整的描述。立此存照。

需要给蜜蜂一点时间,现在每天必须送家里人上班,早晚花4个小时,自己的工作都影响了。呵呵!

但是,蜜蜂仍然会坚持上万维跟诸位交流,回复评论。有时候也许会百密一疏,错过回复希望谅解。

谢谢继续关注!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4 07:13:45
牧羊兄,

你没见蜜蜂文章中其实都回答了你的问题吗?呵呵!需要再回答一次?

Yes!

网右不断翻炒“大饥荒饿死人”这个议题,并不全部是关心人民生命,饿死多少没关系。而是借用这个话题来发挥。他们认为饿死多少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毛泽东的罪行。

历史很清楚,毛泽东是人不是神,他也有认知局限,他也会被欺骗,他也会傻到相信“亩产万斤”,所以,他也会犯错误。但是,毛泽东并没有文过饰非,他公开检讨了自己规划大跃进冒进的错误,停止了大跃进运动,交出了权力,主动退居二线。

网右们要他如何?要他率领共产党下台。嘿嘿!很可恨!那没有发生。

毛泽东去世40年了,翻炒“大饥荒饿死人”的意义,转换成要习近平率领共产党下台?嘿嘿!可恨也不会发生。

网右们拿共产党没办法,只有骂中国人是太监出出气。确实很值得同情。

呵呵!
回复 | 1
作者: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16-03-04 06:48:40
当你把“饿死”和“撑死”的定义基本上说清楚了以后,我们再来讨论“饿死”1000万?“饿死”3600万?“饿死”6000万!
回复 | 0
作者: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16-03-04 06:47:48
现在流行的肥胖症引起的疾病死亡的人算不算“撑死”?
回复 | 0
作者: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16-03-04 06:45:20
比如说在抗战后期,据说日本非生产性居民的粮食定量是每天0.375公斤。长期这样的定量会不会造成营养不良?营养不良而死的算不算“饿死”?六个月以内营养不良的算“饿死”?六个月以上营养不良的算“病死”?
回复 | 0
作者: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16-03-04 06:44:51
什么叫“饿死”?什么叫“撑死”?什么叫“病死”?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6-03-04 04:36:35
既然被点了名字,牧人就说几句吧。关于大饥荒,有几点大家可以表态:
1)从59年到62年大陆中国发生了全国范围内大规模饿死人的大饥荒,Yes or no?
2)如果(1)是yes,这场大饥荒不是战乱不是天灾而是人祸,Yes or no?

其实现在所有的讨论应该以这两点为前提,只有这两点大家都承认了,以下的讨论才有价值:
1)关于到底饿死了多少人范围极宽,从几百万到六千万;这些数字都是推算,在当局解密档案、不加约束地允许公开研究之前,不可能知道准确的数字,Yes or no?
2)中共当局在这场大饥荒中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反人类罪行,在“毛主席万岁”的时代、毛应该负主要责任。至于谁应该负多大的责任,在当局解密档案、不加约束地允许公开研究之前,不可能知道全部真相,Yes or no?

蜜蜂兄在质疑网右抹黑毛泽东之情,能不能先对这四个问题作出简短的回答(yes or no即可)?
就牧人对蜜蜂兄的了解,他一定会兜一大圈、或者像公孙明一样再贴一大片网络“谣言”,呵呵
回复 | 0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16-03-03 20:39:54
既然花蜜蜂也提到了“老贫农”博,那我就冒昧地老贫农那篇《亲历者祭奠大饥荒55周年》的连接连过来;特别是后面的留言非常精彩(包括《陈丕显回忆录》的摘录):

http://blog.creaders.net/u/8943/201503/213252.html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3 20:22:21
老贫农,

你有很多东西没理顺,主要还是被网右们洗脑了.

毛泽东如果没有失去权力,为何不能在北京发布文章而要到上海去发布?

几乎你所有的认识的需要重新升级.你不会第一次来蜜蜂博客吧?

嘿嘿!
回复 | 1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3 20:15:25
老贫农,

谢谢你的长评.你需要补很多课:

庐山会议要打到彭德怀的不是毛泽东,而是刘少奇林彪,会议许多人,毛泽东面对这种情况,不得不做出决定.刘少奇甚至提出"杀彭德怀";

统购统销是刘少奇推动的,反"瞒产私分"是赵紫阳的报告,虚报浮夸不是毛泽东搞的,亩产万斤是邓小平宣传的........

网络文章铺天盖地,仔细去读一下如何?

嘿嘿!
回复 | 1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3 20:06:50
关于杨继绳的<墓碑>

(四)杨继绳多次宣称:周伯萍等人1961年受周恩来之命进行了一次饿死人数的全国性调查,经汇总后全国饿死几千万人,周恩来下令销毁了这一大饥荒证据。我们以周伯萍先生本人的回忆和《周恩来传》、《周恩来年谱》的记载为依据,揭露了这是杨继绳蓄意制造的重大历史谎言。

----孙经先
回复 | 1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3 19:50:49
QWE,

你说得对,年老体弱者在营养不良情况下,可能死得早一些,如果食物医疗跟得上,也有可能活长久一些.

蜜蜂的外婆,爷爷奶奶都是那几年去世,不能算作饿死.

问题是网右只是简单地用59年人口数字减61年人口数字,就得出饿死人的数字.

杨记者还把未出生的数字都算在内,所以被指出"荒谬"

嘿嘿!
回复 | 1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3 19:41:57
guitarmanzw,

当年的共产党60%是文盲,还有大部分在部队才学认字.

所以蜜蜂认为他们可能没有什么统计,但是,如果公开说没有,人家会不相信,所以只好保持沉默.

蜜蜂确实了解过"饿死人"的事实.所以开篇就承认.

呵呵!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3 19:36:00
紫荆棘鸟,

这个问题问得好,李锐也是很奇怪才问他.

告诉你一个秘密:毛泽东数学不及格.一塌糊涂.从来不会算账.哈哈!

他应该没有亩产万斤的概念.要不然怎么会相信?

哈哈!
回复 | 1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3 19:31:02
还是按照我曾经在 bbs “倡导'的求几何平均值的办法,sqrt(1000万×6000万)= 2450万,呵呵

``````````````````````````````````
还是会左右都通不过,左派嫌多右派嫌少.

嘿嘿!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3 19:27:33
pia哥,

毛粉区别在三个方面,

一是认为毛泽东完全正确,没有错误,有错误也是一:九开;

二是承认"三:七"开,毛泽东也会犯错误,不过犯错误是有原因的,比如下面有人乱来;

三是认为毛泽东一无是处,这是把毛泽东神化过后的逆反.网右们都是这种,自动接受对毛泽东的抹黑内容.忘不了事事处处找毛泽东的模范来界定是非.比如看习近平的某些行动,就怕重新文革.实际上也是"毛粉".是被"毛泽东毁坏了的战废品"!

哈哈!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3 19:07:40
紫荆棘鸟,

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是要借题发挥,不过有时候也是废话.

呵呵!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3 19:04:28
紫荆棘鸟,

看了你在“党媒姓党万维姓万"博客的评论,你说得对.网右们喜欢牵强附会.万维当然该姓万,党媒就不可以姓党?

另外,自称什么"胆儿大的奴隶""别人都是"胆儿小的奴隶----永远的奴隶"感觉像受虐狂.

嘿嘿!
回复 | 0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16-03-03 18:55:42
对了,陈云在农村合作化以前搞的那个“粮食统购统销”,也是对农业生产的一大打击。
回复 | 1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3 18:53:32
紫荆棘鸟,

谢谢关注!其实,毛泽东已经检讨了自己的大跃进失误,还包揽了全部责任,交出权力,退居二线。还有怎么办?他毕竟不是故意,而且确实有许多人欺骗了他。大跃进的冒进,毛泽东在59年就开始反对,郑州会议杭州会议都是召集这批省委书记开会。反冒进。

蜜蜂认为:这个事中央没有公布报告,一方面是可能从来就没有实事求是的报告;一方面可能是公布报告会让他们自己罪责难逃。所以,永远不可能有什么“真相报告出现。

呵呵!
回复 | 1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16-03-03 18:47:08
“大饥荒”的原因,“老贫农”讲了几点,再补充一下:
1] 土地集体化,特别是高级社和人民公社化以后,广大农民生产的积极性大为降低。粮食生产下降也是造成饥荒的主要原因。因为即使在有皇帝时代,水旱灾害在中国这样广袤的土地上也不少见,但是集中在几年内大面积地死这么多人,似乎在中国历史上是唯一的一次。有兴趣的网友可以去找资料来反驳这一观点。
而一旦农民从集体化这个人为禁锢的圈子里解放出来,农业生产力就马上上去了。

2] 人民公社成立后的“公共食堂”和“吃饭不要钱”,造成了大量的粮食浪费。

3] 大炼钢铁和当时的许多政治运动,影响了农业生产。

根子上,毛泽东及其中央领导对那几年饿死人难辞其咎;即使不上官书,也会上私书。这不是,《墓碑》和依娃的3本书,以及其他几本书都已经出版了。这些书不管怎么禁,能禁得住吗?

那么多的共产党仅留下了中共这一枝独苗,是很宝贝,值得留在那里当作试验品,看看一个独裁的党怎么从弱小、成长、取得政权,最后走向灭亡的(就像前苏联老大哥的党那样)。想为它唱挽歌可以,但是想挽救一个垂死的生命,很难。到时候,应该没有一个“男儿”挺身出来救它,我敢担保。

呵呵,我本人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把一个那么大的党唱衰;如果可以,那我就成神仙了!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3 18:44:03
pia哥,

你说得对,揪住毛泽东的错误不放,文革和大饥荒,老生常谈。

他们的目的很明确,饿死人的问题只是“共产党不合法”的补充项。还是要否定共产党政权。

但是,没有作用,扩大饿死人数字,丧失了可信性,中国人自己都不相信。

时过境迁,翻这些老账对现实政权没有杀伤力。

嘿嘿!
回复 | 1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3 18:32:39
公孙哥,

毛泽东是吃了亏,他包揽了全部责任,也没有追究虚报浮夸的责任,同样,也让大饥荒救灾不力的人逃脱了审查。

同时,让刘少奇邓小平出来主持工作,自己退居二线。这个自我惩罚也是执行了的。网右们闭口不谈这个。必须说清楚。

呵呵!
回复 | 0
作者:老贫农 留言时间:2016-03-03 18:10:07
花蜜蜂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明“大饥荒大量饿死人”是客观存在的,这非常可贵,可是你纠缠在具体的人数上就没有意义了。现在没有人能够拿出准确的数字,这是由于政府掩盖真相造成的,在政府的绝密档案中肯定有当年的统计数字,根本用不着学者们费脑筋去推算。
你所说的造成大饥荒的几个原因说得都很虚,没有说到点子上。你说是因为四九年以后人口增长较快、农业生产力低下以及共产党的干部文化水平低等等,这些情况是在整个毛时代都有的,并不是在三年大饥荒时期特有的。
我在去年写的博文《大饥荒五十五周年祭》中也重点分析了造成大饥荒的主要原因。根本的原因是共产党的专制制度和毛泽东的专横作风。在毛泽东发动反右斗争和庐山会议打倒彭德怀之后,党外党内就没有人再敢对毛泽东提批评意见了,任由毛皇帝头脑发热、胡作非为。具体的原因主要有四条:1、浮夸风导致的高指标高征购把农民的大部分粮食都收走了。2、“反瞒产私分”运动把农民仅有的一点活命粮搜刮一空。3、人民公社大食堂把少量的返销粮集中到生产队干部手中,经过大、小队干部的克扣,能吃到农民嘴里的几乎没有了。4、罪恶的“拦外流”政策,把农民逃荒要饭的权利也剥夺了,只能在家等死。这四项恶政的总根子是毛泽东,都是由他的罪恶决定造成的,他对每一项恶政都有批示,并以中央文件下发,强令下面执行。下面的各级干部虽然都有责任,但主要责任在毛泽东。下面搞浮夸风,那是由于上面压下来高指标造成的,不浮夸就被戴上“右倾”的帽子遭到整肃。
三年大饥荒之后为什么没有再饿死人,那是因为中央发现大量饿死人之后取消了上面所说的四项恶政。但在以后的许多年里(一直到1980年分田到户),中国人,特别是农民,一直都是吃不饱饭,饿肚子,仅仅是勉强维持生命而已。这个历史事实蜜蜂也一定会承认吧?这就是毛泽东时代的伟大成绩。中国人在大饥荒以后又生了许多小孩,这怎么也成了共产党的功劳?那么印度人生了那么多小孩是那个党的功劳?中国人后来生的孩子再多,也不能抵消和掩盖毛泽东饿死上千万农民的滔天大罪。蜜蜂的这个认识逻辑也是非常错误的。
在1962年七千人大会之后,毛泽东名义上退居二线,但并没有交权,仍然是大权独揽,只是具体的锁事懒得管了。他被迫在口头上空洞地承担了责任,但并没有承认哪一项政策是错的,仍然坚持三面红旗是正确的,不容否定。他憋了一肚子气(这是江青说的),决心要找机会报复刘少奇、彭真等人。经过精心策划和充分准备,到1966年发动了文革,把在七千人大会上隐晦批评过他的人全都打倒了。实质上文革是对七千人大会的反攻倒算,他是为了避免党内有人在他死后追究他饿死数千万农民的罪责。什么反修防修,都是毛泽东编出来欺骗中国老百姓的谎言。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好象花蜜蜂的父亲是共产党的小干部,所以蜜蜂对党和毛泽东有深厚的感情,这能够理解。可是你明明知道毛泽东的暴政导致了至少1000万善良的农民被活活饿死,你心目中的神像还不应该倒塌吗?如果“大饥荒饿死人”是无中生有,那可以说是抹黑毛泽东,如果是事实,还能说是抹黑吗?
蜜蜂是一个承认基本事实的人,只是认识上有些糊涂,所以我还是愿意和你讨论的。如果是孙经先那样闭眼不看事实、睁眼说瞎话的人,我根本就不愿和他费什么口舌,只能鄙视他。
回复 | 0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16-03-03 17:06:06
花蜜蜂不相信周恩来要求销毁大饥荒中饿死人的人数数据,找到原始资料,就在杨继绳《墓碑》第22章:
http://hua-xinmin.hxwk.org/2013/11/20/%E5%85%B3%E4%BA%8E%E5%A4%A7%E9%A5%A5%E8%8D%92%E6%97%B6%E6%9C%9F%E4%BA%BA%E5%8F%A3%E5%8F%98%E5%8A%A8%E7%9A%84%E6%96%B0%E8%B5%84%E6%96%99/

一、周伯萍的亲笔回忆

杨继绳在他的《墓碑》一书的第二十二章,“大饥荒期间中国的人口损失”中说——

“当年担任粮食部副部长的周伯萍晚年对本书作者说:1961年,粮食部陈国栋、周伯萍和国家统计局贾启允三人受命,让各省填写了一个有关粮食和人口变动的统计表,经汇总以后,全国人口减少了几千万!这份材料只报周恩来和毛泽东两人。周恩来看到后通知周伯萍:立即销毁,不得外传。周伯萍等三人共同监督销毁了材料和印刷板。事后周恩来还打电话追问周伯萍:销毁了没有?周伯萍回答销毁了,周恩来才放心。在这以后,没有公布人口数字。”

关于这件事,杨继绳在接受《美国之音》访谈时有更为详细的叙述。《美国之音》2013年1月13日的网页载有他同访谈者李肃的以下对话——

杨继绳:“……61年底,有三个人搞个调查,当时粮食部长陈国栋、统计部长贾启允、还有粮食部办公厅的主任周伯萍。这三个人现在周伯萍还在。周伯萍是在80年代社科院人口所讲课作报告,讲了一个事情,说他们三个人让各省填一个表,到底饿死多少人,说是几千万。后来我为了写书,落实这个,不能听孤证啊,又亲自上周伯萍家里去,03年还是02年,去他家里去了,就问他这些事情。他承认说,的确是他们搞了一个调查,死了几千万,周恩来看了说赶紧销毁。过了一个礼拜周恩来问他们你们销毁了没有,他们说销毁了,我们三个人一起销毁的,连板都销毁了。到底几千万,周伯萍没有说。后来我去问他,他不吭气。正好巧合,我跟他谈话,看到墙上挂一个照片,是我的同学照片,我说那不是常西昌(音)吗?他说你怎么认识,我说是同学。老先生本来穿的西服革履接受我采访,后来回房,跟老伴说是常西昌的同学。我就再问他几千万,他说,咳,你管这干什么。他以一种长辈的身份来教训我,就没有谈成。”

李肃:那您没有追问他具体数字吗?

杨继绳:所以我很傻,我就不该说我是他女婿的同学啊。

杨继绳:他不但不说,你年轻人不要问这事,还说这话,就几千万。后来我就说了一句傻话,我说是不是两千万啊,他说就是这个数就是这个数。肯定不止两千万。

李肃:那您当时要是多问一点或者少问一点?

杨继绳:多问一点四千万,三千万也可能是的。所以他说是,反正是几千万,这是肯定确切的。

李肃:而且就是说他说是周恩来知道这个事情。

杨继绳:报到周恩来,周恩来让他赶紧销毁。销毁这个数字,一个礼拜以后周恩来又问销毁没有,他们就说销毁了,是他们三个人一起销毁的,连板都销毁了,当时不是制版印刷嘛。

李肃:据您所知,这个数字,他们销毁的这个数字,除了周恩来还有没有其它高层领导人知道?

杨继绳:估计毛知道。但是后来是不是透露出去很难说。因为陈一咨不是在外面讲四、五千万吗?是不是这个数字我就不好说。

以上引文说的是,1961年大饥荒严重的年代,关于农民大量“非正常死亡”(其实这是“饿死人”的委婉说法)的消息、传言、内参和告急从全国各地雪片般飞到中央。粮食部办公厅主任周伯萍提到的这份汇总全国各省上报的表格,或许是中国最高领导人获知的最系统性的全国定量统计报告。它显示,因饥饿死亡的人数达到千万数量级之巨。具体的数字,周伯萍不肯告诉杨继绳,据杨本人的推测,是因为他暴露了自己凑巧是周伯萍女婿的同学,让周觉得不能把真情告诉一个后生小辈。

同样很凑巧,周伯萍的另一位子女是笔者夫妇的大学同学。2008年我们回国参加同学聚会的时候,周老先生让这位同学将两本个人回忆录亲笔签了名郑重赠送给我们,其中一本《粮食部12年纪事》由他的儿子编辑,标明“蓝天印务商社”2008年出版,北京军区空军司令部印刷厂印刷,没有书号,没有定价,也没有印数,显然是只在亲友间流传的私人印刷品。全书52节,其中第46节“编制‘中央粮食调拨计划表’”即讲了这份被周恩来严令销毁的人口和粮食统计表。周伯萍老人已经于2012年仙逝,笔者觉得,他在这本书中留下的记录,对杨继绳先生的叙述有澄清、补充和印证的作用,特别是它给出了人口统计的具体数字。所以在此原文照录如下,以飨历史研究者和有兴趣的读者——

从1961年开始,由国务院安排调拨的粮食,除了增加进口粮食外,又增加了很多列入国务院开支的专项用粮,情况非常复杂。当时粮食部长沙千里同志已调拨不动粮食,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同志也无能为力。为此,周总理只得亲自与各有关省、区的一把手逐一商定解决。周总理因而设计了一张与历来的表格式样完全不同的“中央粮食调拨计划表”,每省一张。从这张表上能够一目了然地反映出省、区间粮食调拨和国务院粮食收支的情况。

“中央粮食调拨计划表”设计完成后,周总理嘱咐陈国栋同志立即组成一个三人小组,并决定由陈国栋同志任组长,国家统计局局长贾启允同志和我为小组成员,立即编制一份当年的“粮食调拨计划表”,由国栋同志三天内直接送交总理审定。

总理还决定,“三人小组”的办公地址设在过去供苏联专家办公、居住的“友谊宾馆”的一所住宅。这所住宅三个卧室兼办公室,一个客厅,条件很好。

总理还嘱咐国务院秘书长周荣鑫同志调拨了一台带排字、印刷设备的打字机供我们使用。

贾启允同志当时在国家统计局的任期已满,即将赴贵州省任省长,他本未参加“三人小组”的任何工作,只是由国家统计局的一名秘书送给我一份统计材料,就匆匆赴贵阳上任去了。后来听说,他在贵州任上政绩不凡,升任党、政、军第一把手。但在文革期间,被当地造反派打死了,令人痛惜。(注)

经国栋同志批准,我带了粮食部政策研究室最年轻、体格强健的干部张金声同志当助手,制表工作主要由他承办,我最后核定。我们连续工作了两天两夜,编出了一份“全国粮食调拨计划表”,印出四份,交国栋同志面交总理和李先念、李富春、薄一波等同志审阅。

总理审阅后,发现报表中的当年人口总数比正常时期约少3000万。他认为这张表如果泄露出去,可能使人产生错觉,误以为我国饿死了3000万人,那将在国内、外引起极大的震动,国内外的反动派都将对我国进行疯狂诬蔑;不明真相的人们也将敌视我们。总理当即决定,把这四份材料全部销毁,并嘱咐徐明同志立即执行。

总理随后又质问国栋同志这到底是何原因。国栋同志说,“据我的调查,人口减少的原因,是妇女由于食物中缺少蛋白质,导致子宫下垂,全身浮肿,暂时失掉了生育能力,而不是死亡人数增加。这段困难时期过去后,情况即将逐渐正常。”

总理说,“这样我就放心了。不过你们粮食部不能盲目乐观,粗心大意。如发现新情况,务必立即向我报告。”国栋同志表示,一定坚决照办。

这张“中央粮食调拨计划表”继续使用了一段时间。当时分管计划统计工作的副部长赵发生同志曾对我说,总理在这张表上用红蓝铅笔标记145处,调整和修改数字40处,在表格边进行计算6处,批注数字70处,批改文字7处,整个表格密密麻麻地留下了总理的手迹。可见总理对粮食购销调拨计划是多么关心!

国栋同志辞别总理后,立即带我去先念同志的办公室,向他报告了这件事情的经过情况。先念同志赞叹不已,说“总理日理万机,还挤出时间来亲自处理一张报表的问题,真太感人了!我们一定要竭力向总理学习,丝毫不能懈怠!”国栋同志和我都表示完全拥护他的意见。

以上文字出于周伯萍老人之手,属于亲历者的第一手资料。文中透露的最值得注意的信息就是,1961年初的时候,各省都发生粮食告急、拒绝调拨粮食出省的情况,到了粮食部长和副总理李先念都调不动的地步,只得周恩来亲自出马。周恩来下令编制的粮食调拨计划表显示,当年人口总数比正常时期约少了3000万。粗看起来,周伯萍在杨继绳追问下没有吐露的“天机”应该就是3000万这个数字。不过细看杨继绳同李肃的对话,杨当时追问的数字同周老后来透露的数字有所不同:首先,杨继绳说的是1961年底,而周老回忆的是“1961年开始”,因此,他说的数字应该是上一年度1960年的统计结果。其次,杨继绳打听的数字是当年饿死的人数,而周老的数字是比正常时期减少的人数,它包括比正常时期少出生的人数以及比正常时期多死掉的人数,只有后者才是饿死的人数。

我们无法知道当时他们以哪一年作为基准来推算比正常时期减少的人口,也无法知道推算的细节,不过我们可以用1983年国家正式公布的人口数字作一个大概的验算。杨继绳先生在其《墓碑》的第二十三章第一节用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已经作了这样的计算。据他计算,1958年的非正常死亡人数为98.6万人,1959年为274.4万人,1960年为997.9万人。而因饥荒而导致比正常时期少出生的人口为:1958年385.4万,1959年687.3万,1960年959.9万。假如当年以1957年为正常时期来推算,那么到1960年末为止的三年时间内,非正常死亡者共有1371万人,比正常时期少生的共有2023万人,合计比正常时期人口减少3394万人。一般认为“三年困难时期”是1959,60,61这三年,周老他们造表统计的时候,1961年刚刚开始,当年的数据还没有,假如他们认为1958年还不算非正常时期,那么以1959,60两年的数字计算,则得到非正常死亡人数为1272万,少出生的人口数为1637万,两年合计减少为2909万。周老他们得到的3000万人口减少介于上述两个数字之间。说明当时粮食部和国家统计局掌握的人口减少状况同二十多年后国家公布的数字大体上是一致的,或者毋宁说,1983年国家经中央批准正式公布的那几年的人口数字还是沿用二十多年前统计部门所收集到而一直没有公布的资料。当然我们今天知道各地上报的人口减少数字可能有相当大的折扣,经过了层层的掩盖和缩小,不过这些数字至少可以看作是当时的中央领导人了解到的全局性人口非正常减少值,虽然当时没有对公众公布。

以上的估算或许也可以解释,周伯萍当年为什么不愿意简单地把3000万这个数字告诉杨继绳,因为它不是饿死的人数,其中包括饿死的人数,也包括少出生的人数,而且是相对于某个“正常时期”的,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清楚的。如果贸然将此数字通过采访者之笔公之于众,引发各种误解和议论,将给他带来麻烦。不过他老先生在辞世前还是把这一段经历和具体的数字以更加严谨的方式记录在案留给后人,不失为是一种对历史的负责态度。

二、周轩进关于父亲周伯萍的回忆

周伯萍先生在那段时期的经历并没有到此为止,最近在网上见到一篇文章,对于他在当年的经历又有进一步的介绍。那是不久前,周老逝世一周年的时候,他的二公子周轩进在网上写的一篇题目为《先父周伯萍周年祭》的纪念文章,其中一节“和周总理恪守了半个世纪的秘密”说——

1961年初,爸爸在汇总完全国缺粮人口的统计表后,意外地发现:随着粮食供应日趋紧张,缺粮人口本应越来越多,却出现了反常的数量减少。缺粮人口减少的数额还很大。爸爸经反复核算后,直接将这一重要情况反映给了总理。经总理提示,爸爸很快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缺粮人口的减少,表明出现了大量“非正常减少人口”,意味着饿死了不少人!爸爸又经反复核对统计材料,确信无误后,连夜向陈国栋汇报。后又一起去中南海向总理正式汇报。爸爸表示,将不惜“以死相谏”,强烈要求毛主席立刻批准大量进口粮食,以救灾民。会后,总理又单独把爸爸留了下来,再次指示爸爸根据一些原则,重新计算。对于最后计算出的数字,总理指示爸爸:“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不允许再向任何人透露。”由总理单独去向毛主席汇报,解决问题。爸爸回去后,又根据总理的指示,销毁了全部原始报表。……

关于爸爸和总理最后统计出的数据,爸爸始终恪守对总理的承诺。绝不透露。总理去世后,我问到爸爸时,爸爸仍不肯透露。直到很久以后,有一次我单独和爸爸在一起聊天时,爸爸似是无意地说:“我当时按照总理的要求,最后统计出来的是两个数字,一个是1700多万,一个是2000多万。”我问爸爸,为什么两个数字之间的误差会有3、4百万这么大?爸爸说,“这不是计算误差,而是对新生儿口粮的不同计算引起的。”当我再想多问时,爸爸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不仅说自己记不清了,还警告我说,今天的话,不许对任何人去讲!此后,任何人再问起这个问题,爸爸的回答总是那句,“记不清了”。……

需要指出的是:一、历史上从来就没有什么大饥荒时期的全国饿死人的统计数据。那个时期如果有人斗胆出来统计什么饿死人数,就是反“三面红旗”,“反党反社会主义”,罪不容赦!有,也是局部的,不精确的。爸爸恪守的这两个数据,就是两次“缺粮人口”之间的差距。虽然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饿死人数”但绝不等于饿死人数。其中一个数据应该更接近“非正常减少人口”,比较接近“非正常死亡人口”。爸爸绝无可能对任何采访者公布什么饿死人数。即使是确实采访过爸爸的杨继绳,公布的对爸爸采访记录中,也借爸爸之口,参杂了一些他自己的“合理”推论。更不要说一些,从未与爸爸谋面,却假冒爸爸谈话的学者们了!当然“缺粮人口”之差和“非正常减少人口”“非正常死亡人口”乃至“饿死人数”之间虽然不能划等号,但确实是存在一定内在关系的。这正是需要学者们去研究的。

以上这段文字在周伯萍本人的回忆之外,又补充了一些新资料。其中提到周恩来在听完汇报后曾同周伯萍根据一些原则做过重新计算,得出了1700万和2000万这两个数字。周公子说:它们“就是两次‘缺粮人口’之间的差距。虽然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饿死人数’但绝不等于饿死人数。其中一个数据应该更接近‘非正常减少人口’,比较接近‘非正常死亡人口’。”老爷子在欲言又止的谈话中说的这些话,过于简略,又不甚连贯,不免让读者产生一些疑问。两次缺粮人口的时间间隔是什么?所谓缺粮人口的标准是什么?前面说过,“非正常减少人口”同“非正常死亡人口”是有差别的,“非正常减少人口”应当等于“非正常死亡人口”加上“非正常少生人口”。我们在前边引用的杨继绳的计算中可以看出,那些年“非正常死亡人口”约占“非正常减少人口”的百分之四十,其余的是“非正常少生人口”。一个数字怎么能同时既接近“非正常减少人口”,又接近“非正常死亡人口”呢?又如何理解一个数字既反映了“饿死人数”,又不等于“饿死人数”呢?

根据周伯萍的回忆,3000万就是“非正常减少人口”的数字。他们的表格已经同时“交李先念、李富春、薄一波等同志审阅”,虽然马上销毁,至少已有六七个人知道。重新计算得到的数字如果仍然接近“非正常减少人口”的值,那周恩来应该感到欣慰,因为它们都低于3000万这个数值,他甚至可能会向那几个知情者通报修正后的数字。然而周恩来却关照周伯萍“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不允许再向任何人透露。”从他口气的严厉程度来看,这两个数字背后的现实比3000万还要可怕,为什么会这样呢?

三、分析和解读

尽管有许多疑问,有一点看来是明白无误的,这就是二周(周恩来和周伯萍)计算了两次缺粮人口的差距,即(Q0–Q1),这里Q0和Q1分别是统计初始和统计结束时的缺粮人口数,由于对新生儿口粮的不同计算,得出了1700万和2000万两个数字:(Q0–Q1)=1700万到2000万。以下,笔者就周轩进转述的周伯萍谈话提供一些本人的分析和解读,并探讨周轩进提问的“缺粮人口之差”、“非正常减少人口”、“非正常死亡人口”以及“饿死人数”之间的相互关系,进而试图从中获得一些关于大饥荒时期人口变动的新信息。

首先要问:周恩来在听了陈国栋等人的汇报之后,为什么又要单独和周伯萍进行重新计算?上面所引周伯萍本人的回忆中说,周恩来在听取汇报时向陈国栋质问,人口大量减少到底是何原因,陈的回答是因为蛋白质缺乏,导致百姓“暂时失掉了生育能力,而不是死亡人数增加”。这样的问答让人觉得二人在打一场官场太极拳:周恩来出招曰“明知故问”,陈国栋应招曰“此地无银”。据周轩进的回忆,周伯萍和陈国栋向周恩来汇报前,其实即已经意识到大量“非正常减少人口”,意味着饿死了不少人!人们根据常识就可以知道,粮食匮乏如果只是轻度的,可能只会导致生育能力下降,而严重到一定程度必然会同时导致出生率下降和死亡率上升,周恩来何等智商?不会不懂这一点,但是谁也不愿意第一个说出“饿死人”这个敏感词,所以周恩来在众人面前也以一招“心照不宣”接受了陈国栋的解释,说“这样我就放心了”。不过周恩来作为一国总理,不管出于责任心,还是出于决策的需要,他那里放得下这个心?他一定想弄清楚到底饿死了多少人,但是,这个事是“国内外的反动派”才会有兴趣去做的,必须做得绝对隐秘,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他决定自己亲手来做这件事,只让信得过的、说话不必打官场太极拳的周伯萍帮他重新计算。

他们的计算从缺粮人口的变化入手。为什么要选择缺粮人口的变化来推算饿死人口数呢?笔者认为他们是基于如下原因:由于政绩上的考虑,各地上报的人口数字在那几年有许多水分,周恩来大概不会完全相信。粮政机构处理的是粮食这种实物的生产和消耗,政治干扰少一点,他们收集的数字相对要可靠些。就像今天的总理不相信各省上报的GDP数字,而根据电力消耗和物流量来判断经济形势一样,这大概是中国历届总理对付虚假报表的通用手段。

另一方面,他们这样做也有技术上的可行性:如上所说,粮食的轻度匮乏先是引起出生率非正常下降,不一定饿死人,也就是说,人口的非正常减少最初表现为出生人口的减少。随着饥馑的加重,就会开始出现非正常死亡(即饿死的)人口,如果饥馑再进一步加重,非正常死亡人口的数值在总的非正常人口减少值之中占愈来愈大的比重(下面用R来表示)。从杨继绳的《墓碑》一书中对各省人口在1958到1962五年间变化的计算来看,那些人所共知的饿死人最多的省份如四川、安徽、贵州,广西和甘肃,它们的R值都超过40%,而其余的省份这个值都在40%以下。(有少数例外,可能是由于统计数据的缺损和误差造成的。)可见这样的认识大体是符合实际的,相信在粮食部门也是人所共知的经验。把这种情况外推到极端缺粮的情况,就会出现出生率降到零从而无可再降,对人口减少不再有贡献的状态,也就是R=100%,这时总的人口减少数即等于饿死的人口数。因此,在这种统计学意义上的“理想状态”下计算的好处是,得到的非正常人口减少,即等同于非正常死亡的人数。

需要说明的是,当时整个中国实际上都处于缺粮状态,但是有的省较别的省自然条件好一些,或者主政者比较明智,各省又都有城钲居民,他们的粮食供应有不同程度的保证,这些地区的人口属于轻度缺粮,虽然浮肿病很普遍,甚至北京、上海都常见,(周轩进在他的另一篇回忆文章《爸爸妈妈的白金婚风雨情》中就提到,他妈妈作为粮食部领导的夫人,都“饿得两腿浮肿”。)但是饿死人则相对少见。这些地方的人口减少主要是由于出生率下降造成的,即R值较小。要计算饿死的人口数,可以把这种轻度缺粮的人口排除出去,余下的严重缺粮人口接近上述的“理想状态”,人口的非正常减少几乎就是饿死的人口了。笔者相信,二周的计算把中国人口分为“缺粮人口”和“非缺粮人口”,其实是指“严重缺粮人口”和“轻度缺粮人口”,他们以“缺粮人口”的变化来推算饿死的人数,是因为只要统计到这部分人口的减少值就行了,也就是说,饿死人数 E=(Q0–Q1)。如果这样的猜测不错的话,我们就能理解为什么周伯萍跟他儿子说“其中一个数据既接近‘非正常减少人口’,又接近‘非正常死亡人口’。”因为在严重缺粮人口中,这两者差不多是相等的。

为了说明从缺粮人口的变动入手来估算饿死人数的优越性,我们不妨估计一下饿死人数 E=(Q0–Q1)有什么样的误差。误差的来源有两项:一方面,实际的严重缺粮人口并不是上面假定那样的“理想状态”(即R值不等于100%),他们中出生率并不是零,还有下降的余地,这时,出生率的下降对人口减少也是有贡献的,那么在计算饿死人数的时候应该在人口减少数里将其扣除。但是另一方面,那些所谓非缺粮人口实际上也缺粮,只是程度较轻,他们中也有一定数量饿死的人数(即R值不等于0),应当将其计入总的饿死人数。于是我们得到修正后的饿死人数 E = (Q0–Q1) – b + a。这里b是严重缺粮人口中出生率下降导致的人口减少,a是轻度缺粮人口中的饿死人数。我们发现不仅 b 和 a 的数值相对于 Q0和 Q1 较小,而且两者符号相反,有互相抵消的的倾向,从而进一步减小了误差,所以 E=(Q0–Q1) 这种估算方法的精度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更高。

但是,以上计算是建立在严重缺粮人口是个封闭群体这样的假定之上的,也就是假定其人口的变化纯粹是由群体内部的出生和死亡造成的。实际的情况远不是这样。严重缺粮人口的变化除了内部的出生和死亡以外,还有同轻度缺粮人口之间的交流,即原来属于严重缺粮地区的人口由于供应改善而不再属于严重缺粮人口,或者反过来,原来不属于严重缺粮地区的人口由于供应恶化而成为严重缺粮人口。在我们讨论中的那几年时间里,显然是后者压倒前者,所以当陈国栋等人开始编制粮食调拨计划表的时候,他们预期缺粮人口会增多。假设轻度缺粮人口转化为严重缺粮人口的数目是D,没有非正常死亡的话,那么他们预期的严重缺粮人口应该增加为(Q0+D),然而,出乎人们意料的是,此时的缺粮人口却变成了比Q0还要小的Q1,表面上看缺粮人口减少了(Q0-Q1)= 1700万到2000万,实际上减少的人口却是(Q0+D-Q1)。换句话说,二周计算得到的1700万到2000万这个数,只是死亡人数过多,由轻度缺粮人口转移为严重缺粮人口的人数D填补不了饿死人数,表现出来的人口减少净额,它不等于饿死的人数,或者说它只是表观的饿死人数。真实的饿死人数应该大致等于(Q0-Q1+D),也就是1700万至2000万再加上D。按笔者理解,这就是为什么周老要强调,1700万至2000万不是饿死的人数,但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饿死人数——它实际上是饿死人数的下限。因而,它反映的现实比3000万非正常人口减少要严重得多。难怪周轩进在回忆文章《爸爸妈妈的白金婚风雨情》中提到周伯萍要向毛泽东冒死相谏:

父亲统计完数字后,请求周总理允许他向毛主席他老人家“冒死上书”,要求立即批准进口粮食。他痛苦地向总理陈诉:我们手中的粮食几乎调拨殆尽,连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也一用再用,难以为继了。事态已经严重到再迟进口一天粮食,都要多饿死多少万人那!周总理神态肃穆地对父亲说,“你相信我吗?如果相信,事情交给我来办”。据说父亲走后,周总理找毛主席彻夜长谈。第二天毛主席就批准了“出口大米,进口小麦”的决定。理由是国际市场大米贵,小麦便宜。当然数量由总理定。

另外,我们要记住,周老的谈话没有给出缺粮人口的减少是在哪两个时间点之间计算的。我们这里做一个保守的假定,认为这是从正常的1957年底开始到1960年底为止的非正常死亡人口估算值,1961年继续有可观的非正常死亡人数,杨继绳按官方1983年公布的数字和各省官方数据计算得出的结果约为300万。杨先生还根据蒋正华提供的三组数据计算了1961年的非正常死亡人数,三个结果相差甚大,其中最小者为298万,同300万是一致的。因而,总的非正常人口减少按保守估计是2000万至2300万加上D。

因而,为了估算饿死的人数,最重要的未知数是D。周伯萍作为粮食部的领导,对此也许是有一个估计数字的,我们今天已经无从知道。但是不难想象,当上千万的人从严重饥馑状态掉进鬼门关的时候,也会有相当数量的人从轻度饥馑状态跌落进严重饥馑的人群中。也就是说,在那个饥荒年代,发生着大量的人口转移,不是地理上的转移,而是大量严重缺粮人口转移为死亡人口,同时又有大量轻度缺粮人口转移为严重缺粮人口,两者的数额可能具有相同的数量级。如果这样的推想正确的话,那么2000万到2300万加上D得到的那些年总的饿死人数就会轻易地超过3000万,甚至达到4000万或更多,这就同国内外众多学者得到的结果比较一致了。当然,这是需要研究者进一步落实的。重要的是,二周的计算方法给人们提供了一条新的途径去估算那个年代人口数字的变化,研究者也许能够不依赖公安部门和统计部门残缺而不可靠的档案资料,从粮食部门的档案资料中找到关于D这个数值的蛛丝马迹,为大饥荒时代的人口减损数提供一种独立的验证。

通过以上对周伯萍父子回忆的分析,我们可以还原1961年初周恩来在决定调拨粮食之前发生的事情大体上是这样的:他命令粮食部的陈国栋、周伯萍和统计局的贾启允编制粮食调拨计划表,表编成后发现全国人口非正常减少3000万。周恩来得知此数字后,想知道究竟有多少人是饿死的,于是同周伯萍二人又计算得出了全国在1960年底前,缺粮人口的非正常减少数为1700万到2000万。周伯萍在晚年的个人回忆中记录了这一过程前半部分发生的事,而对后半部分发生的事和得到的数字,他恪守对周恩来的承诺,守口如瓶。不过他还是在两个场合无意透露了这个数字,其一是在同自己的儿子聊天时无意中说到的。另一次是在2002年或03年时杨继绳采访他的时候,杨继绳问他“是不是两千万啊,他说就是这个数就是这个数。”周伯萍老先生是个谨言慎行、一诺千金之士,“真话不全说,假话全不说”——当杨继绳问到两千万这个数字时,他就脱口承认了深藏心中的这个数字。

四、周恩来为什么要销毁自己的调查资料?

周伯萍父子的回忆除了提供了同那几年人口变动有关的数字之外,都提到了周恩来对于计算结果严格保密的要求。似乎3000万或者2000万这些数字真是一团火,说出来就是祸。周恩来为什么要这样惊恐呢?周伯萍的回忆中说,因为“他认为这张表如果泄露出去,可能使人产生错觉,误以为我国饿死了3000万人,那将在国内、外引起极大的震动,国内外的反动派都将对我国进行疯狂诬蔑;不明真相的人们也将敌视我们。”周轩进在这个原因之外,还指出了另一个原因,他说:“当时国际上正千方百计地探听我国缺粮情报。一旦获知我国严重缺粮,必将成大幅提高粮价。我国有限的外汇将无法换回救灾的足够口粮。一旦这一数据泄露,其直接结果将是导致更多的、成千上万人口因缺粮饥饿而死亡!”

当然,这些都是合乎中共领导人思路的理由,尽管现在看来,这样的顾虑未免有点“冷战思维”——即使在当时,各国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对世界各地的天灾人祸,除了政治经济上的考虑,还有人道的关怀,未必都是幸灾乐祸和落井下石。但是,除开上面的理由之外,应该还有一条重要的理由,否则就不能解释,周恩来为什么连那几个副总理得到的资料都要收回?又为什么关照周伯萍对于两人得到的结果要“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为什么连原始报表都要销毁?为什么不能让中央的其他领导人知道?至少,为了进口粮食,也应该让他们心中有数吧?难道他们都是里通外国的内奸?难道那些原始报表会落到外国人的手里?周恩来的做法似乎有点过分——他实际上不仅销毁了那些调查结果,而且要销毁暴露他曾经做过调查的所有痕迹,他究竟要防范什么呢?

对此,周轩进在上述纪念文章里多少有意无意地透露了一点线索,他说:“历史上从来就没有什么大饥荒时期的全国饿死人的统计数据。那个时期如果有人斗胆出来统计什么饿死人数,就是反‘三面红旗’,‘反党反社会主义’,罪不容赦!有,也是局部的,不精确的。”这句话说到了点子上。一来,它正确解释了为何大饥荒时期的全国饿死人的统计数据如此稀缺、破碎和混乱。二来,也解释了周恩来的在调查饿死人口数字的时候为何如此战战兢兢——他要防范有人给他扣上“反三面红旗”,“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罪名。谁会这么做呢?当然,这是不需要明说的——毛泽东在1958年发动大跃进运动的时候,发明了一顶政治帽子:“秋后算账派”,他放话说“要警惕党内的观潮派、算账派,秋后出来算账”。这顶帽子一出来,就彻底杜绝了党内任何人用实施的后果来检验他的路线政策的企图。即使出了像大量饿死人这样的事,毛泽东自己不做全国性的人口调查,也没有任何人敢做。最严重的时候,毛泽东只是派出身边的笔杆子或警卫员到一些地方做局部的调查。这样做的好处是:即使有任何不利的结果,他都可以用“一个指头同九个指头”的说辞来为自己辩护,从而使自己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应该说,毛泽东达到了他的目的,他的这顶帽子成功地罩住了包括周恩来在内的全国上下的干部,搅乱了那段时间内的人口统计工作,中断了人口统计结果的公布,给今天的历史虚无主义者否认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运动的恶果、为毛泽东的罪错翻案创造了可乘之机。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亚马蒂亚·森说:“饥荒从来没有发生在以下国家:独立,经常举行选举,有反对党提出批评,允许报界自由报导、并可对政府政策是否明智提出疑问而不受严密审查的国家。”而在1959年彭德怀等人被打成反党集团之后的中国,不要说报界对政府政策是否明智提出疑问,党内的高级干部都不敢对当时的政策是否明智提出疑问。而周恩来尤其如此,因为周恩来和陈云在1958年因为“反冒进”受到过毛泽东的严厉批评,称他们“和右派只差五十米了”。从此周恩来就再也不敢对毛泽东的政策措施表示异议了。到了1961年初,事实已经显示,毛泽东推动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运动造成了严重的饥荒,其失败已经昭然若揭,周恩来和陈云当初的“反冒进”被事实证明没有反错。周恩来知道,这个时候更要表现得低调,他甚至可能觉得,毛泽东关于党内“秋后算账派”的警告就是针对他的。他知道,毛泽东对于反对他而被证明反对错了的人,或许还有团结的雅量,因为这只会巩固他的领袖地位;而对于反对他而被证明反对对了的人,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因为这会威胁到他的领袖地位。所以他一旦知道陈国栋小组“算账”的结论是人口减少了3000万,立刻指示将其销毁。避免让国内外反动派知道固然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避免让毛泽东知道他在背后指使陈国栋等人“秋后算账”。至于进一步调查饿死人口的数目,那更加是“罪不容赦”了,所以他采取了比当年做地下工作还要隐秘的办法,只让计算结果烂在两个仅有的知情者的肚子里,而且事后销毁了全部原始报表。假如不是周轩进的披露,这一段历史将完全归于虚无。

至于周恩来事后是否如他所说,单独向毛泽东汇报他的调查所得,似乎没有官方历史记载显示发生过这样的事。笔者倾向于相信,周恩来没有向毛泽东说过,即使他为了说服毛泽东同意进口粮食,通过某种方式让毛泽东知道这些人口减损的数字,他也不会告诉毛是他自己计算出来的,因为这等于是让毛知道,自己在他的背后整他的“黑材料”,为自己的“反冒进”翻案,这是万万做不得的。周轩进在《爸爸妈妈的白金婚风雨情》中披露过一段往事,从反面说明如果向毛泽东说了真话,会有什么后果:

1961年(应为1962年——引者),史称“七千人大会”的中央工作会议后,爸爸和何畏、陈国栋、姚依林等四人,奉陈云同志的秘密派遣,分成两组,下去调查到了一些地方缺粮和农民为自救,自留地里的收成远好过大田作物等真实情况。陈云同志为避免可能伤及其他同志。告诉爸爸他们,这些情况,除向他本人汇报外,不得有任何外传,包括不能向粮食部党组会议汇报。北戴河中央会议前,陈云同志将爸爸他们调查的情况,单独向毛主席做了汇报。毛主席愤怒地批评指责了陈云同志“右倾”,“离右派只差半步”。据爸爸后来向我解释说,这个“半步”,就是因为他们严格遵守了陈云同志规定的纪律。使得陈云同志所说的情况,除向毛主席本人汇报外,没有做任何扩散。毛主席才没有在后来的北戴河会议上将陈云同志和邓子恢同志一样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爸爸也才又避免了一次被打成什么集团分子之类的劫难。后来,《陈云文选》出版时,爸爸曾指着其中一段文字:“我(陈云)有三、四个可以无话不谈,正真交心的朋友”,对我们说:“我就是这三、四个人中的一个!”

这段故事告诉我们,没有得到毛泽东的授权,背着他作任何调查研究,无论动机如何纯正无邪,在毛泽东的眼里都是别有用心,轻则受到斥责,重的就是“什么集团”,周恩来是不会像陈云这样冒失的。同陈云进言差不多相同的时间,刘少奇“冲冠一怒为苍生”,当着毛泽东的面说出了那句点燃毛泽东怒火的话:“饿死这么多人,历史要写上你我的,人相食,要上书的!”果然,这句话“说出来就是祸”,给自己招来了四年后的灭顶之灾。

注:“贾启允在文革期间被造反派打死”是误传。他在文革初期靠边站,1975年出任云南省委第一书记,1977年离任,后降职为河北省石家庄地区行署副专员,1983年4月任政协河北省第五届委员会副主席、党组副书记,2004年逝世。据笔者了解,贾启允的离任和降职原因是他在1976年初“反击右倾翻案风”中没有站稳立场,揭发了邓小平私下里对他说的一些话,为四人帮提供了批邓的炮弹。

2013年11月19日

主要参考资料:

杨继绳:《墓碑》,2007年出版。

周伯萍:《粮食部12年纪事》,2008年印刷
回复 | 0
作者:ladybug 留言时间:2016-03-03 16:03:58
蜜蜂开这么严肃的话题,我都插不上嘴。就是来冒个泡,问声好!

另外, 我跟紫鸟接触不多, 不知怎的, 越来越喜欢。也不一定我都同意她的观点。看来喜欢跟爱还是有些相似的地方,没什么道理可言。就这。
回复 | 0
作者:QWE 留言时间:2016-03-03 15:17:56
西方一个劲鼓噪宣传的东西,我都不信。估计当时有营养缺乏问题,大概某些病人老人虚弱者熬不过这个坎。从历史看,49年前上海街头每年死几万孩子在街头,政府从来都没过问过孩子营养问题。应该是中国政治结构松散,历史上就没有任何机构关心最贫穷的人的机构,60年刚刚建国10年,很多社会功能还不具备,不完善,出问题是可以理解的,但西方的宣传一概不信
回复 | 1
作者:紫荆棘鸟 留言时间:2016-03-03 15:04:51
这里还有两个林克:
http://bbs.creaders.net/life/bbsviewer.php?btrd_id=4031552&btrd_trd_id=1081376

http://bbs.creaders.net/life/bbsviewer.php?btrd_id=4098001&btrd_trd_id=1100227
回复 | 0
作者:紫荆棘鸟 留言时间:2016-03-03 14:59:32
安博好,我也说不清理由,只是感觉如此。在这种情况下,几何平均值比算术平均值(3500万 in this case)合理点。bbs 里这里有个灌水似的讨论:
http://bbs.creaders.net/life/bbsviewer.php?trd_id=1081416
回复 | 0
作者:安博 留言时间:2016-03-03 14:46:01
紫鸟博好,有兴趣知道为什么要用“几何平均值”?
回复 | 0
作者:guitarmanzw 留言时间:2016-03-03 14:20:10
中国如此高效, 为何没有实际统计能够统计的数据?

有好自正清白?

不過國內很多年轻人已经把自己家老人的照片, 讲述总结出来,。

中国国内的问题在于,: 民间很多人声称没有饿死过人, 而非是否餓死過人,.

这种开盘就称 确实饿死过人的文章会被骂的,.
回复 | 0
作者:紫荆棘鸟 留言时间:2016-03-03 14:18:33
还是按照我曾经在 bbs “倡导'的求几何平均值的办法,
sqrt(1000万×6000万)= 2450万,呵呵
回复 | 0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6-03-03 13:49:26
客观而言,饿死人也不能都记账在毛爷爷身上,这个过失的根源是体制选择错误,红色公有是祸害之源。毛爷爷若是在私有制下进行文革式权斗,饿死人的事应该是小概率。饿死人是因为经济出了大问题,红色公有就是个想当然的胡闹。

文革的最大贡献就是废除了红色公有。置文革的实例而不顾继续唱红的毛粉,那是脑子进水。
回复 | 0
作者:紫荆棘鸟 留言时间:2016-03-03 13:49:23
(尽管他开始并不完全相信,李锐问过他“为何相信亩产万斤?”毛泽东回答“科学家也说可能,我也就相信了!”)
----------------
非常不可思议。亏老毛还是韶山那种穷山沟走出来的农民。
湖南近些年流行单季稻(按气候而言,自然可以种两季,但种稻谷不怎么赚钱,而且年轻人都跑城里打工去了),就亩产而言,单季稻比两季稻平均亩产要高。但即使这样,再加上袁隆平的杂交水稻技术,现在的亩产也不足一千斤。毛爷爷年轻那会儿,亩产估计就三四百斤吧?你认为毛泽东会不会相信亩产能到一万斤?
回复 | 0
作者:紫荆棘鸟 留言时间:2016-03-03 13:37:19
一千万跟六千万没有根本区别。是“罪行”就够了。嘿嘿!
---------------
不带这么理解的。饿死1000万还是6000万,就考察GCD的罪恶而言,确实没什么多大的区别(你总不至于说前者的罪恶只有后者的1/6吧)。这并不是说饿死1000万草民和饿死6000万草民没区别。后者确实是前者的6倍。
回复 | 0
作者:紫荆棘鸟 留言时间:2016-03-03 13:27:36
蜜蜂,假设准确的数据是3000万(or whatever,只要低于6000万就成),将3000万夸大成6000万的,有两类人:
1)极右中比较愚蠢的;
2)极左中比较聪明点的。
回复 | 0
作者:紫荆棘鸟 留言时间:2016-03-03 13:22:57
蜜蜂认为“三年大饥荒饿死人”是一场“共产党取得政权之后,中央脱离自然规律,盲目冒进规划“大跃进”运动,地方官员盲目跟风,虚报浮夸,欺上瞒下,强制征购,造成粮食短缺。饿死人事件发生后,继续隐瞒灾情,文过饰非,拖延救助,造成大量农民饿死。总体认识应该是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中央和地方各级官员严重执政失误。
--------------
差不多是这样吧。说毛泽东故意饿死人,当然不值一驳。但毛应该负比别人更大的责任,也是明显的吧。如果这种宅难是全国性质的,那问题的根本在哪里?在最高层。如果只有贵州四川(say)有这样的问题,最高层估计能脱掉大部分责任。

6000万不太可信,说6000万的估计有两类人:
1)故意夸大数据,目的在于显示共产党毛泽东罪恶更大的;
2)故意夸大数据,目的在于让很多“中间人士”因为不信这样的数据进而怀疑3000万的---打个比方,假设64北京市群众学生共死亡500人,有人故意说成1万,因为1万这个数字明显不靠谱,所以进而怀疑500是不是也严重夸大了。

饿死(包括非正常死亡)1千万和6千万,就GCD所犯下的罪恶而言,并无什么区别。所以到底非正常死亡几千万,并不多么影响GCD罪恶的大小。我还是倾向于相信3000万。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3 12:50:21
谢谢诸位关注,今天已经严重影响工作了,欢迎继续评论,晚上再一一回复。哈哈!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3 12:48:25
gugeren

是你在蒙蔽别人,你并不关心农民的生命,只是关心共产党下台。哈哈!

用梦想作为思想,就会反复说1000万6000万人饿死没有根本区别。然后你说共产党该下台也太急了一点吧?

嘿嘿!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3 12:42:37
gugeren,

周恩来指挥销毁证据,你的信息从哪里来?不要告诉蜜蜂是高文谦?

他的谣言开篇就是。造谣者没信用。

哈哈!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3 12:39:24
gugeren,

国家计划建立在虚报浮夸亩产万斤上,不支持亚非拉也会发生灾祸!

支持亚非拉他们把中国抬进来联合国安理会,是值得的。

呵呵!
回复 | 0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6-03-03 12:37:57
民以食为天,是饿死一千万还是饿死六千万都是大错误。这种错误是要买单的:红色公有被废除,毛泽东思想与路线进了垃圾堆。红色公有变成了国家资本主义,这就是买单,这就是纠正错误。

谁都有犯错误的时候,有错改了就成。从饿死人的公有发展至中国经济奇迹,政府功劳很大。发展民生的角度,中国政府是全世界最用功最有成绩的政府。文革中,民生是短板;现在民生是优势。

希望以文革的老皇历推翻政府的,那是缺乏思维能力。这条路不通,是无用功。
回复 | 0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16-03-03 12:37:18
“周恩来后来知道情况后,事情已经过去了!他并非及时知道灾情”
现在几十年都过去了,中国人知道这件事的,要么死了。要么老了,要么年轻不了解。
但是,从哪里可以了解这件事呢?
现在的中央还是不知道?还是被下级蒙蔽了?还是被花蜜蜂蒙蔽了?呵呵,不知道。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3 12:35:16
白熊的博客,

你说得对,他们并不是热爱农民的生命,你看他们怎么说:一千万跟六千万没有根本区别。是“罪行”就够了。嘿嘿!

所以,他们在乎的不是农民。毛泽东时代人口倍数增长,他们从不引用。

蜜蜂知道他们的目的。

嘿嘿!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3 12:30:13
QWE,

中央知道情况后,李井泉仍然文过饰非,不接受救援。他们敢欺上瞒下,说明中央的权力对他们有限,管不了。

蜜蜂估计到现在都没有收集到真实情况汇报。

说李搞独立王国没有冤枉他。

嘿嘿!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3 12:25:36
Robert,

有人这样说,目的是证明:毛泽东故意饿死人。

其实,粮食出口是建立在“亩产万斤”的虚报浮夸上,当然是错误的。

人民日报最先造谣。邓小平是中央书记处书记,负责舆论宣传。

呵呵!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3 12:21:45
gugeren,

记打不记吃,你是第一位,哈哈!

如果1000万跟6000万没区别,就没有造谣生事的成语。

啊!
回复 | 0
作者:公孙明 留言时间:2016-03-03 12:21:09
仍然对毛泽东的过失夸大。

但不管如何,毛作为领导者,一肩扛下责任,了不起!但我们今天作回顾与检讨,就要实事求是地来做文章。
回复 | 0
作者:QWE 留言时间:2016-03-03 12:14:51
美国之音在网上有专门抹黑中共的大饥荒节目,美国之音这么说,大饥荒时政府继续从农村征粮,没有开仓赈灾。这虽然是抹黑文章,反而证明了当时中央并不知情下面的灾情,是地方官员掩盖了事实
回复 | 0
作者:QWE 留言时间:2016-03-03 11:59:26
大饥荒中央不知情,是指饥荒发生时没有立即的组织汇报,事情过去之后,有些官员感到有责任去调查,才发现真相。从中国人喜欢做假账报假功这点看,当时下层官员应该是隐瞒了真相。周恩来后来知道情况后,事情已经过去了!他并非及时知道灾情
回复 | 0
作者:Robert 留言时间:2016-03-03 11:54:16
gugeren:
我说的是事实, 同意你的评论.
QWE;
中央不知道大量饿死人, 水平比村官都不如.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