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花蜜蜂剧场  
既已化云聚天穹,何又成雨洒西东?落地入土润苍生,飞天志在搭彩虹!  
网络日志正文
六四,学生的妄想毁了赵紫阳 2018-06-04 18:44:27

六四其实是一场老小右派的误解误会。

参加运动的学生,是一群无组织无纪律无计划有目标的“爱国者”,运动是一场自发的激情洋溢的请愿,请求共产党“反官倒、反贪腐、反任人唯亲”,学生们还强调“拥护共产党”。采用的是马丁·路德金非暴力抗争模式,游行示威。

可惜,由于各种各样不切实际的企图和妄想不断地加入其中,中共高层赵紫阳为首的务实派不断努力,未能阻止垂帘听政的邓小平及李鹏为首的强硬派的镇压计划。学生的步步紧逼和请愿行动的几次步步加码、升级换代,学生把自己最初的要求逐渐拔高,把与政府多次谈判解决问题的努力纠缠成死结。

面对一伙久经战场政坛腥风血雨的老牌政客,学生领导显出极其稚嫩,随波逐流无计可施,在运动中后期任人摆布,不可避免地被镇压失败。

网友提出一个问题:如果在新华门前面的军人围墙换成美国警察,这种对峙会如何发展呢?

dcp5x843_533frbpz4px_b.jpg


蜜蜂回答说:美国警察叔叔早就把他们驱逐或者抓起来了,这种长久对峙的状态根本就不会发生。

20140503093320427.jpg

也正因为学生知道,即使是中南海的卫兵也不带枪,所以才敢于在新华门去请愿。当年,中国所有的警察,从来没有佩戴枪支武装值勤的条例,正因为中国警察在当时运动中的仁慈和克制,客观上放纵了学生民众后来多次发生的肆无忌惮的烧杀军车军人暴行。

在整个运动中期,赵紫阳曾经努力过也成功地使局势得以缓和。

4月30日,赵紫阳从朝鲜访问回来,主张继续与学生展开对话;而以国务院总理李鹏为首的强硬派,则主张应该强硬地反对学生运动。

在赵紫阳强力推行下,政府决定展开进一步的对话。随后,开放新闻媒体积极报导学生活动的发展,并在5月3日4日发表了两次同情示威学生和民众的演讲。赵紫阳说,学生关切政府官员贪腐的问题是正当的,同时认为这次学生运动应该被视为一种爱国表现。

5月4日当天,谁组织了不清楚,估计是各大学校方组织了有十万名学生参加的“纪念五四运动”游行。赵紫阳当天的发言,基本上否定了4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的社论内容。这让很多学生都对政府所做的让步感到满意。游行结束后,除了北京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学生之外,所有北京市的大学皆宣布罢课行动结束。

这个时候,实际上已经达到了学生运动的初衷,如果当时见好就收,运动会是一场完美的胜利,赵紫阳会达到更加巩固的地位,说不定很快就成为更早的戈尔巴乔夫!

不过,历史的发展,每当曙光初现就有黑云飞来,天下又回到黑暗,这已经是规律。

北大和北师大的学生正在准备选出代表团跟政府进一步对话,几位有较大影响力的学生领袖却提出运动升级的理由,开始动员学生占领天安门广场展开绝食抗议,以引发全国范围更大的人道同情,把运动发展到更大的声势。以迫使政府明确改变《4·26社论》的“动乱”定性,并保证不搞“秋后算账”。

而天安门广场,政府正要准备欢迎苏联共产党总书记戈尔巴乔夫的国事访问仪式,这是一场中共和苏共分离敌对30年的再接触。邓小平焦急地提出,一定要清除广场上绝食抗议的学生和不断前来支持的民众,

赵紫阳仍然坚持努力,想通过谈判让学生撤离,而学生领袖们却想借此机会闹大事件扩大国际影响,加强要挟政府妥协的筹码!

5月13日,中共统战部长阎明复召开紧急会议,并且邀请到重要的学生领袖以及包括刘晓波、陈子明以及王军涛等体制内外的知识分子。阎明复表示,政府已经准备与学生代表展开直接对话,但对话的前提是:学生必须先撤离天安门广场以举办戈尔巴乔夫访问中国的欢迎仪式。

5月1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胡启立的许可之下,戴晴为首的一批公共知识分子,通过政府审查的《光明日报》提出呼吁,要学生尽快离开天安门广场。

当天晚上,以阎明复为首的中国政府代表团与担任学生代表的沈彤和项小吉展开正式谈判。阎明复肯定了学生运动的爱国性质,并且恳求学生从天安门广场上撤出。

虽然阎明复的诚意成功地促使一些学生愿意达成妥协,但是学生内部意见不一致行动不协调,单方面宣布谈判终止。阎明复后来直接到广场跟学生对话,尝试劝离学生。甚至提出自己愿意被学生挟持作为人质跟政府谈判,以换取学生撤离。但是学生们认为他官儿不够大,对他的苦口婆心置之不理。后来他回见李鹏。请求李鹏收回《4·26社论》,李鹏大骂他一场,把他搞得里外不是人!

19890516_yanMingfuAtSquare.jpg


最后,学生仍然继续坚持占领广场。中国政府的戈尔巴乔夫国事访问欢迎仪式不得不在机场举行。在与戈的会谈中,赵紫阳突然莫名其妙地告诉戈尔巴乔夫:邓小平仍然是中共最终决策者。邓小平认为赵紫阳是故意把不能控制的学生运动的责任推到自己头上。赵紫阳的所有谈判解决问题的努力彻底失败,跟邓小平彻底决裂。

5月19日晚,赵紫阳最后一次亲自到天安门广场学生中间,劝告学生撤离自保。过后,他自己已经不能自保,处于被软禁状态。

a89mm.jpg

中国政府处理运动的边界线,是总理李鹏5月20日宣布“北京戒严令”开始。在之前的学生静坐绝食,谈判和拒绝执行戒严令,都还算是在边界线上徘徊;后来全国范围内的支持声援,港支联的加入(当时的香港还是英国殖民地),台湾民众的加入,为“境外势力的加入”提供了依据,可能也涉及到会影响香港回归的谈判,学生运动等于冲破了最后的边界线。政府武力镇压就不可避免了。

现在回头看,在戒严令之前的任何时候,学生都有机会可以全身而退,再等待东山再起。不过,学生们没有把握这些机会。失不再来,赵紫阳提前为学生陪葬,毁了自己。

学生本来要求政府改变《4·26社论》关于“动乱”的定性,运动最终的升级换代,学生跟政府的一切谈判努力相对抗,民众在阻挡军人军车的时候,又不能阻止烧杀军车军人的暴行,因此自己证明自己确实在搞“动乱”。

其实,改变中国改变中共,不得不需要中共党内高层进行。苏联的彻底改变,就是高层自己推动,民众毫无表现。邓小平、赵紫阳,当时其实已经成为那样的中共党内高层,他们早晚就是中共的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假以时日,改变定会发生。

只不过,学生们幼稚无知,邓小平毁了学生,学生们毁了赵紫阳。

哎!


浏览(3435) (13) 评论(7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花蜜蜂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6-08 06:16:21

本来也是。

学潮跟毛泽东风马牛不相干,邓小平说是文革来了。倒还有几分相似,但是,学生们会坚决不答应的!到现在为止,有哪一位承认自己是学习毛泽东搞文革?

六四运动中有许多含混不清和自相矛盾的做法,归根结底还是证明“学生集体无意识”。

当然新博认为赵紫阳企图利用学生,也是可以理解的。

反正是一锅混汤,浑水摸鱼大有人在。

嘿嘿!

回复 | 1
作者:花蜜蜂 回复 tripod 留言时间:2018-06-08 06:09:34

也不排除许多参与者有自己的动机和目的。就像文革一样,释放出所有对共产党的仇恨,比如有人往毛泽东画像扔油漆,结果却被学生扭送公安局。

搞得那几位扔油漆的哭笑不得!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tripod 留言时间:2018-06-08 06:04:09

所以说六四学潮整个是一场误解误会。早说白了,齐心协力就不会有无辜死难者!

回复 | 0
作者:tripod 留言时间:2018-06-07 20:31:16

我刚刚弄明白了,好比一个工程,美国是招标的,邓,赵,学运三家是中标的,那就要看谁家势力雄厚,赵与学运势力不及邓,当然让邓中标,事实上邓中标后比谁都做得要好,让山姆尝够了甜头,说白了就是这三家看谁叛变叛得牛皮,当然是油灯被择优录取,现在婑邓与运运都是山姆的干儿子,运运明知油灯是杀父仇人也只能忍着,只能把怨气撒到共产党头上。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06-07 18:51:25

其实许多人早就明白,赵紫阳就是中共的戈尔巴乔夫,只不过生不逢时,是学潮学生们拔苗助长,把他搞死了。哈哈哈!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06-07 17:15:50

我在1988年看过各地反映赵紫阳的【价格闯关】问题的内参(不是大参考),有些问题当时提的就很尖锐了。例如:听信传统基金会的振荡疗法问题。这些内参是发到省军级的,政治局一级的会更详细、更直言不讳。中央最后只好派物价巡视员到各省市监督物价和当地负责物价的副省、市长一起监督物价。邓小平不可能对赵紫阳没有意见。后来一些人想把此事推到邓小平身上,邓不过是同意赵紫阳这样搞而已,出主意的是赵紫阳本人。是他听信了自己小班子的人话,向中央提的建议,他当然要付主要责任。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老张 留言时间:2018-06-07 08:27:50

这倒是事实,邓小平要让李鹏当替罪羊,这在历史记录中确实后留下污名,所以,他不得不转过弯到香港出书,把事情说清楚,当然,也要千方百计推脱自己的责任,逃脱历史审判。

李鹏是围绕邓小平错误认定学潮“动乱”定性,搜罗证据证明的一伙屁弹虫之一。最后也是支持邓小平镇压学潮之一。

李鹏难逃历史罪责。嘿嘿!

回复 | 0
作者:老张 留言时间:2018-06-07 08:17:26

六四前邓小平不说话,赵紫阳说不十分清楚的话,只有李鹏说实话。以前听李鹏颠三倒四讲话气就不打一处来,但回头看李鹏说“共产党人不隐瞒自己的观点,今天我不会说,实际上差不已经说了”表态很清楚就差说出邓小平三个字了。网上报出的李鹏日记片段,也反映出李鹏有啥说啥的人,李鹏六四前的强硬态度也能理解了。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石头河 留言时间:2018-06-07 05:39:40

其实中共的这种权力斗争一直存在,中国的历史也是这样,谁都知道邓小平退休不职仍然管着事。赵紫阳当时为何这样讲,可能有他自己的意识,既然这样讲了,也就必须负责。所谓“求仁得仁”,怪不了谁。

回复 | 0
作者:石头河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6-06 20:52:55

我也是因为这个对赵紫阳彻底怀疑了。这不是政治立场的问题,而是人品的问题。你和邓小平有矛盾可以理解,孰是孰非可以讨论(当然很多事情是没有对错的),但当着超级大国的领导讲这番话?!戈尔巴乔夫听的一脸茫然。我当时是个初中生都听的震惊。这是把自己高层的矛盾公开暴露,真是丢人丢到国际了,严重动摇中国的国家和国际信用。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06-06 19:28:58

建议你还是去看看王军涛的反思文章。哈哈!

绝大多数参与六四学潮的人都是爱国善良的无意识,现在来找谁是有意识的,好像只有赵紫阳可以算一个。哈哈哈!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6-06 17:57:25

【学潮10天之后的突然转变,是学生领袖想转变而不是赵紫阳运作造成的转变,这个转变对赵紫阳是不利的。】

再次指出,你不知道【是学生领袖想转变而不是赵紫阳运作造成的转变】。这只是你的猜测。事实就是赵紫阳讲话9天以后,学生不是【很大的缓和】,而是铤而走险,绝食对抗。

【绝对不是赵紫阳想要的。看起来是你想要的。哈哈!】

还是你自己的假设。你不知道赵紫阳想要什么。你也不知道我想要什么,我想要什么不重要。蜜蜂极端起来也蜇人哈。。。呵呵呵呵

【赵紫阳的被动和下台}早在1988年他的【价格闯关】惨败之后,就开始了。89年,他不过是想扳回一局,没想到输的没了裤子。。。

我没有说【“学生运动”是赵紫阳运动的】,我是说赵紫阳想利用学生运动,这一点和华山的看法一致。而且从赵紫阳五月份访朝归来之后有支持426社论到发出奇怪的声音,可以得到佐证。如你所说,学生一开始是对着赵紫阳的赵N军来的,因为他是官倒。

我和李鹏、赵紫阳既无冤仇,也无受过恩惠,没有理由偏向一方。只是按事实推理而已。

本人六四时游过行、捐过款、去过天安门。。。平心而论,当时我不知道赵紫阳的人马和学生接触如此之多,是当我到了美国之后,听这些【民主人士】讲,才知道原来是这样。如果我当时知道这里面有这样的背景,我绝不会掺和。我想大多数人也是一样。我当时的想法就是:反官倒、反腐败、反赵紫阳搞得【改革】。。。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6-06 17:43:25

关键是,赵紫阳根本用不着搞政变,没有必要也没有能力搞政变。他已经是法定的接班人,邓小平已经没几年好活了。

所以,说赵紫阳想利用学潮搞政变的理由不靠谱。

回复 | 2
作者:花蜜蜂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06-06 17:38:49

学潮10天之后的突然转变,是学生领袖想转变而不是赵紫阳运作造成的转变,这个转变对赵紫阳是不利的。

绝对不是赵紫阳想要的。看起来是你想要的。哈哈!

后来的结果证明,这个转变确实造成了赵紫阳的被动和下台。

我不明白你为何反复要证明“学生运动”是赵紫阳运动的。这个说法,甚至连邓小平都没有提出来。也没有看见任何参与者提出来。

只有李鹏。而且是在海外出版炮制传播出来的。你你采信吗?

再说,李鹏当然有百分百的理由把历史罪责推到赵紫阳头上。

哈哈哈!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6-06 16:04:44

不能说李鹏的话全是真的,同样说【李鹏的回忆录企图逃避历史责任】要有根据,不能是你凭空一说,或者是抄抄别人的说法就算数的。

【只是证明了我的评论是对的。哈哈!】

不能说明你是对的。说明有人要求赵紫阳取消或推迟访朝,但是赵紫阳拒绝了。这样客观上把一个热土豆推给了其他人。426社论他是知道的,也是同意的。然后5月份来了一个180度大转弯,只能把情况搞得更糟糕。

【赵紫阳确实回来亲自处理事件,很快造成事态很大的缓和】

这和事实不符。在赵紫阳五月三日、四日讲话之后,事态并没有缓和。相反,10天以后,五月十三日学生开始绝食施压,这是激化,不是【很大缓和】。因为学生知道赵紫阳和他自己同意的426社论有了区别,加之和赵紫阳小班子接近的一些人和学生的互动,串联,才使学生认为施加更大的压力,可能使中央屈服。从始至终赵是采用一种他自己获得最大利益的态度对待此事的。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06-06 15:28:56

赵紫阳可以认为,推迟访问可能不利于重要的访问议程,必须按时出行。

再说,李鹏的回忆录企图逃避历史责任。

李鹏完全可以说自己没有能力或者资格处理这件事,而留下等待赵紫阳回来处理。而且,赵紫阳确实回来亲自处理事件,很快造成事态很大的缓和。蜜蜂的文章已经找到了证据。

最终的事态发展,证明赵紫阳根本无法控制,学生根本就不照他说的办。这才是整个事件逆转的原因。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06-06 15:20:59

你的这个理由也没有证明赵紫阳到朝鲜访问是故意躲避责任。只是证明了我的评论是对的。哈哈!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06-06 13:28:49

李锡铭同志也来电话,他说他刚给赵紫阳打电话,说李鹏很难应付当前的混乱局面。在全国这样紧急的状态下,作为党的第一把手,应推迟出国访问,但也遭到赵紫阳的拒绝。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6-06 13:27:18

【赵紫阳到朝鲜访问,应该是早几个月就制定的计划,不可能临时起意要躲起来】

李鹏日记记载:11时,铁映来电话,说北京各学校学生情绪激动。酝酿明天罢课。他希望紫阳主持听汇报。锡铭也给紫阳打电话,要他推迟访问。紫阳告铁映,已委托李鹏主持常委工作,你们向他汇报吧。。。

由此可见,赵紫阳是故意把一个热土豆推给李鹏。。。李鹏不大可能在这样的事情上撒谎。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6-06 12:40:36

王军涛的反思中,谈到了几种反思认识六四:

1,.8964是中国人民要求民主自由的民主运动,被小平和共产党政府惨无人道地镇压了。是魔鬼镇压了天使。

部分民主自由人士的看法。

2,89年是少数别有用心者在境外势力支持下利用人民某些的不满,蓄意制造的,中国政府所有措施解然都失败后,运动精英一再挑起新事端,逼迫政府不得以采取果措施一举平息暴乱。而使中国避免陷于天下大乱和中断现代化事业和发展。89年是天使镇压魔鬼。

中国政府和多数左派爱国者的看法。

3,89政治风波的双方都是魔鬼。在政府一方面是侩子手残酷屠杀人民。在学生方面是学生领袖的文革心理作怪。双方都应该被批评。政府的侩子手应该依法审判。不负责任的学生领袖应该被押上道德法庭。

芦笛先生的看法。

4,——89年政潮的双方虽然能說都是天使﹐但也沒有魔鬼。这种观点不同于前二种,但是跟第三种观点结论一致:即朝野都应当理性善意地合法而非暴力地对待对方。

王军涛本人比较赞同的看法。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8-06-06 12:23:47

赵紫阳在跟戈谈话的时候,确实莫名其妙地谈到邓小平的决策权,我们当时都在看电视,所有同学老师都觉得,赵紫阳在说什么?!想干什么?

后来他自己讲,那是鲍彤的讲话稿里面有的内容,但是,起码他是认为有必要才讲出来的。

这句话最终就是邓小平跟他彻底翻脸的“最后一根稻草”。

最终没有让他进秦城,估计是确实没有他搞政变的证据。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06-06 12:17:24

赵紫阳到朝鲜访问,应该是早几个月就制定的计划,不可能临时起意要躲起来。呵呵!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石头河 留言时间:2018-06-06 12:16:04

你说得对!学生自己制造了不遵守戒严令,绝食要挟政府,占据广场影响国家事务.......。违法乱纪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全世界任何一个政府都不可能容忍。

嘿嘿!

回复 | 1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8-06-06 09:54:32

蜜蜂,说赵紫阳操纵六四,他还没那么大的能耐,但说他利用六四谋私,倒是一点没冤枉他。他是六四初期学生对准的矛头之一,也是四二六社论的参与者(他虽人在朝鲜,四二六社论草稿发给他,他是同意的)与责任人。可是其后在与戈尔巴乔夫的谈话中尽量撇清自己,就是非常投机的表现。

咱已经说过,赵家人掌握不了军权,政权国务院也已经旁落。但在戒严发布前的一个月,确实是他的人马掌控了舆论大权。堂堂央视,公开站在六四广场占据者一边,宣传对学生动乱的同情与支持。就是想利用学生势力倒逼最高的决策阶层让权与他。直至在党内阴谋失败,还用最后的机会去广场“交待后事”,继续挑动学生,指望靠暴乱成功再谋机遇。

这就是赵紫阳在六四中的拙劣表演。幸亏他是老邓的门徒,老邓对他手下留情,仅仅是软禁。摆在习王时代,那是要进秦城,一个分裂党的罪名就足以判无期了。

回复 | 2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6-06 09:41:35

【赵紫阳是在如何处理六四学潮的时候,方式上跟邓小平李鹏产生分歧而失败。】

我不这样看。我认为绝不仅仅是因为六四这一件事。另外,426社论赵紫阳事先不可能不知道,即使他在朝鲜。他躲到朝鲜,就是要看李鹏的笑话,就像1988年李鹏看了他的【价格闯关】、【长痛不如短痛】的笑话一样。。。中央的政治斗争是一个事实,我清楚地记得赵紫阳在打下胡耀邦,当了总书记兼总理的时候,脸上笑成一朵花的得意洋洋,和他趾高气扬、盛气凌人地回答记者提问的样子。

回复 | 0
作者:石头河 回复 log_in 留言时间:2018-06-06 09:41:11

严重同意,一方面群众深受文革之害,四人帮倒台拍手称快,可真社会秩序了,手又开始痒痒了。遇到机会,又可以无法无天太爽了。至于学生领袖的垃圾和狂妄简直是匪夷所思。在人民大会堂和总理会谈,一个个东倒西歪,出言不逊,动辄就“政府要负全部责任”,令人喷饭。北京不少市民的地痞流氓本性也是令人作呕。64现在在中国越来越没同情是有原因,这么多64录像,无论怎么试图歌颂学生和运动群众,总要放那些乱哄哄的街头/冲击新华门/坦克人。可这些影像给85后90后00后的看,造成的印象只能是“政府最大容忍,解放军最大克制". 共产党都不需要给自己洗白,"大家自己看吧"。 年轻人再多挖掘些,看到人民大会堂的会谈,只能心中大骂“学生领袖什么玩意”.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共产党在64后的30年做的不错,国力和老百姓生活的确翻天覆地提高。

回复 | 4
作者:花蜜蜂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06-06 09:25:50

六四学潮不是一场中共党内的政变和反政变斗争。赵紫阳是在如何处理六四学潮的时候,方式上跟邓小平李鹏产生分歧而失败。

邓小平赵紫阳都是他们自己人一伙老右派。呵呵!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6-06 09:21:36

【赵紫阳在警告学生,武力镇压来临!自己已经不行了,要学生保重自己生命】

如果以后广场上真有学生死亡,还凑合说得过去,事实是:即使最严重的估计,广场也没死一个人。。。你把赵紫阳想的太好了,看来赵家人的宣传还是很有效的。。。呵呵呵

回复 | 2
作者:花蜜蜂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06-06 09:20:24

这也是一种反思的认识吧,不过,说赵紫阳想利用学潮搞政变的理由和证据都不充分。邓小平都没有这样讲。呵呵!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6-06 09:15:34

4,

——89年政潮的雙方雖然不能說都是天使﹐但也沒有魔鬼。這種觀點的政治結論不同意前兩種觀點而與第三種觀點的結論一樣﹐

即朝野都應理性善意合法非暴力地對待對方。

回复 | 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