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秋梦醉乡:广角镜  
人生如梦,淡留痕迹;岁月如沙,满园记忆。医学,健康,音乐,生后  
        http://blog.creaders.net/u/2092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如果能许一个愿 2019-11-23 00:02:12

如果能许一个愿,我只希望可以留下一张你的照片。当我想起你的时候,我可以再看看你慈祥的笑脸。也许我就是那么傻,也许在我心目中,你就是永远。60岁,70岁,80岁,90岁,我从小学都到了高中,从大学再到工作,时光似乎在你身上停留,会一直陪伴着我。每次回家,急急忙忙赶去看你,总可以期盼看到你熟悉的身影和笑容。一如既往,黑色的粗布衣服收拾的干干净净,屋子里一i且依旧有条不紊,那一对黑色的雕花椅子一尘不染。在我的记忆里,无论发生什么,也不管日子多么平淡,你从不会不在意,总是把最美好的自己带给这个世界。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也没有问过为什么。每次回到家,放下行李,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姥姥。在我的意识里,这是自然的,不需要问也不需要想。这次回去,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去,也没有问任何人。父母也没有说。他们似乎觉得我应该知道,而我好像也知道,姥姥走了。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可是我感觉到了。也许,一切并不意外。很久以前,我听见妈妈在跟姥姥聊天。妈妈呢问姥姥,如果到了你老了的那一天,你要不要他赶回来?我知道妈妈说的她是谁,虽然我没有问过。我能感觉到,在所有的孙子外孙中,对于姥姥,我总是特殊的一个。姥姥笑了笑说,不要了。我在的时候,他多来看看我。我走了,就不要来了。他在外面做事,要忠于人忠于事,哪能随便为了家里的事就走开?姥姥顿了一下,又笑着对妈妈说,我走了你们不要哭我,也不要费心思给我办丧事。你把准备给我办丧事的钱,现在都给我买了好吃的。

有时候,我偶尔会想起一句半句的儿歌,就像是从地里突然跑出来的。我不觉得我有学过,也不记得有人教过我。不过,在我的脑海深处,总有一个画面。昏暗的油灯下,姥姥在纺棉花,我躺在她身旁。姥姥一边摇着纺车,一边哼着儿歌。我就这么么看着她,直到慢慢入睡。姥姥喜欢看戏。妈妈给她的零花钱,姥姥舍不得吃舍不得花,但是戏一定要看。遇到演戏的时候,姥姥总是一边挎着那只软绳编制的椅子,一手拉着我,早早来到戏台下。姥姥最喜欢的位置是靠近乐队右后方的地方,早一点来可以占到好位置。那个年代,没有扩音器,也没有假唱,一切都是真功夫。最后一次陪姥姥看戏,姥姥已经八十多岁了,无法走那么远了。我和表哥两个人用推车把姥姥送到了台下。

姥姥不识字,在家谱上也只有一个姓氏。她是那种典型的传统中的华夏女性,坚强,勤劳,智慧,奉信仁义道德。她常常说,一个家要兴旺,关键不是外面那个男人,而是家里那个女人。老爷身体不好,很早过世,姥姥一个人承担了所有的一切责任。那时候,村里打土豪分田地,所有分到她名下的物品,姥姥都偷偷做了记号。然后,晚上让舅舅挨家挨户给人送回去。她不懂主义,也不会讲好听的大道理。不过,她相信,天地间自有神明,人不可昧着良心做事。自己穷,是上辈子没有积德,怎么可以把别人家的东西拿回自己家。她坚持每个孩子都要读书,读书才能懂得做人的道理。

姥姥常说,我这一辈子值了。我坐在家里,可以吃到你带回来的天南海北的东西,听你讲外面世界的故事,我没有要抱怨的。我知道,对姥姥来说,我就是她的心愿,她的梦想。我也没有遗憾,没有伤悲。只是想到姥姥还会一个人流泪。很多年了,我一直有一个梦,我梦到自己开车去看姥姥。我把车停在门前的老槐树下,推开木制的大门。我大声喊着,姥姥我回来了。我开车来了,我带你去赶集。姥姥看着我,在笑。梦中醒来,很久很久无法平静。这一切如此真实,又如此遥远。回味过来,才知道这又是一个梦,而泪水已经湿了双眼。也许,我可以给自己许这么一个愿?



浏览(65) (3) 评论(0)
发表评论
人生如棋,落子无悔 2019-11-20 00:46:31


命运对于人生意味着什么?回望人生来路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当初做出了不同选择,从此就可能走上了不同的路?遗憾的是,人生没有如果,只有结果和后果。当我离开那片熟悉的故土走向外面的世界时,我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说,我会回来的,这里是我的家,有我的父老乡亲和儿时游伴。我觉得,无论身在何处何地,只要我愿意,我可以随时回来。父母健在,小时候长大的老院还在,我可以回来。有一天突然意识到,人生是单行道,走过了就永远无法回头,无论当初有多少不舍和留恋。

那年高考,收到录取通知,没有喜悦,只有懊悔:是谁改了我的报考志愿?我就喜欢物理啊无线电专业,怎么会去了生物系?想象着一辈子要在在显微镜下看着这只虫子有几条腿,那只蛤蟆有没有毒腺,我觉得心里这个凉。我打定主意,报到第一天我就去要求换专业。到了学校,我就跟接待的代理系主任说,我要求换专业,哪个系都可以,就是不要学生物。看来我不是第一个提出这个要求的学生,系主任首先告诉我,我们研究“细胞”,研究“分子”,不要你去数虫子腿。然会说,如果愿意,可以跨系选课,随便选。最后说,如果没有诸如色盲之类的身体原因,学校一般不批准跳系。人家说的也有道理啊,早知道有这么一个规定,我是不是应该提前托关系开个假证明什么的。然后,系主任帮我把行李搬到宿舍。都这样了自己也不好意思再去麻烦人家。从此,就上了贼船。

这人,一旦上了贼船就完了。你只有两个选择:等着被宰,或者跳下去被淹死。可惜,我不会游泳,胆子也不够大,几次想跳下去都没有成功。第一次是工作后,在北京,遇上了一个叫做柳传志的大忽悠。这家伙很能说,说是要成立一个销售门市部,要我们两口子去。我被说的有点心动了。结果,全部家长长辈听说我放弃“专业”,去搞“投机倒把”,都急了,我想想也是啊。第二次,出国以后,我打定主意稳定下来就换专业。我查了一下成绩单,我有电脑专业要求的所有基础课。于是,开始选课,学习编程。我没觉得这东西有什么难的。但是,一年以后,由于个人原因不得不放弃。第三次,前些年,还是想完成这个心愿,又开始业余学IT,一口气拿了六个证书。中间,一家公司要我去面试。遗憾的是,最后一轮就剩两个人了,没有成功。后来,慢慢没有了那种锐气,原来的专业做了这么多年,要从头开始一个全新的领域也未必可行。

我想,这就是命中注定如此,怎么挣扎也摆不脱命运的束缚。说到当初改了我报考志愿的人,我也不知道是恨还是感激。当年被老杨几个宣传忽悠,觉得什么粒子啊射线什么的好可爱。其实,也许那又是一个陷阱。如果真的学了现代物理,会不会遇上卢刚?说到那个“家伙”,后来倒是主动坦白认罪了。胡X海,我老爹不知道那年打过的一个小学生,当时是教育厅副厅长,后来给我老爹写了一封信。解释说,他看到了我的档案,公报私仇,改了我的志愿。我想老爹这种事没有少干。我就记得,当时一路办手续,包括最后在火车站托运行李,都有人过来打招呼,而且台词都是事先统一过的:老师,你还记得我吗?不记得了?你当年打过我的。

记得有一次,有一位朋友,面临人生重大选择,争取我的意见,两个人发生了争执。我觉得朋友的选择不明智。我说,其实你并不需要说服我,这是你的决定。你现在跟我争执,其实是你在试图说服你自己。你心里明白自己的决定是错误的。但是,我了解朋友的性格,别人越是反对,自己就更坚决。最后,朋友做出了决定,向我告别。我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自己决定去做的事情就去做。大不了,哪天我去捞人。朋友说,我以为你会从此跟我断绝联系了呢。我说,人这一生,时间过得很快。你会发现,你这一生想做的事情,大部分都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去尝试。到最后,对错好坏,爱恨情仇,都会变淡,留下的只是一个记忆。你最大的遗憾,不是做错了什么,而是那些当初你想做但是没有去做的事情。所以,你想做的事情,就去做,不要问对错。

人生的选择充满了偶然。比如说,你每天出门,在一个路口,你可以选择左转,可以选择右转。有时候,这一个简单的选择也许就会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你无法预测,因为这个选择,你会遇到什么人什么事,然后可能就有了一段缘分。这些看似偶然的选择,是不是就真的是无意的,随机发生的?毕竟,作出选择的是我们自己。是我们选择了自己的人生,选择了我们走过的路。我们只有一次选择的机会。无论我们选择了哪条路,都是自己今生的唯一。所以,好好走下去,就走自己的路好了。






浏览(830) (8)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