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曾华的博客  
成都人,华西医科大学78级医学专业,一个喜欢文学写作并关注生活方式医学和功能医学的人。  
网络日志正文
(五)甲状腺,你的生命腺 2024-02-14 12:44:59

(五)甲状腺,你的生命腺 

曾华 写于二零二三年三月一日

对我来说,甲状腺真的是我的生命腺,我在《保健品究竟该不该吃》一文中讲述了我从小就体弱多病的情形,尤其是甲状腺功能低下的症状,从小就比一般人怕冷,手腿总是冷冰冰的,尤其是冬天,总是比别人多穿衣服,经常长冻疮。皮肤苍白,没有什么血色,头发稀少,干燥易断。吃东西很挑剔,胃口不好,经常胃痛反酸,服用胃舒平中和胃酸,用普鲁苯辛解痉止痛,肚子痛,拉肚子,免疫力也差,很容易感冒发烧生病,当然那个时候也不知道什么甲状腺问题。

后来研究生毕业留校任教并做皮肤科医生的时候,经常不想吃早饭,主要是没胃口,也不重视营养的问题,丈着年轻以为可以撑住。特别是生了大儿子以后,身体状况更差,人瘦弱无力,精力差,易疲倦劳累,便秘,饮食不好,每年都会因感冒继发支气管炎接受肌肉注射青霉素,拉肚子常用庆大霉素。

记得那个时候有考虑过甲状腺功能低下的问题,甚至还想到了肾上腺皮质功能的问题,保健科的医生给我开了血液检验单,具体检测项目我记不清了,印象中的结果是轻度贫血,白细胞偏低,甲状腺激素和肾上腺皮质激素水平都在正常范围内的低线上,所以不够诊断为甲低和肾上腺功能低下,当然就不会谈到治疗的问题。

记得也有医生老师和朋友提出来,如果我愿意的话可以考虑口服一段时间小剂量的肾上腺皮质激素,以缓解一下精力体力不足的问题,但我一想到服用激素心里就害怕了,对激素的副作用有戒心,自然就拒绝了这个提议,选择自己杠下去。

出国后,由于工作原因接触许多放射性物质和化学制剂,加上生活工作压力大,又患上严重的失眠症,焦虑症,没办法只好服用安眠药和抗焦虑的药,经常偏头痛又服非类固醇激素类抗炎药,后来把肝功能损害了,两个主要的转氨酶升高。仍然一如既往地怕冷,尽管我一直怀疑我有甲低,记得我又有要求医生检查甲状腺功能,血液报告同样是甲状腺激素水平在正常的低线,属于正常范围,没有医生同意给予我激素补充治疗。

最要命的是我在四十岁左右患上了严重的肠易激综合症(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 缩写为IBS),经常是无任何预兆地突然肚子绞痛,面色苍白一身冷汗,需要立即平躺在地,意识几乎丧失,几分钟后疼痛缓解,意识恢复正常,随后伴有严重腹泻,有时有恶心呕吐的症状。

加上以前的经常胃痛食道烧𤆥感,医生又让我长期服用抗酸药物。常常消化不良,多吃一点就胃疼胃胀不适,那个时候也没什么肠漏,肠道菌群失调的概念。只知道自己脾胃虚弱,胃肠功能不好,越不消化越不敢吃东西,越拉肚子越东猜疑西猜疑,这不敢吃那不敢吃,“疑神疑鬼“的,吃东西就越挑食偏食。

这样一来,药越吃越多,营养食物越来越少,更谈不上匀衡了,身体素质越来越差,仿佛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后来加上更年期综合症,雌激素黄体酮水平紊乱不堪,可想而知多受罪。

为了睡上一觉,长期服安眠药,早上醒来头昏脑胀,又靠咖啡提神。为了避免吃生冷食物拉肚子,只有吃炖汤炒菜和油炸食品,自认为比较安全,因为食量小,常喝含糖饮料补充能量,越喝肚子越胀气,怪是胃酸过多惹的祸,又长期服抗胃酸的药。

这一切直到撞到南墙才回过头来想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自己不再这样继续受罪受苦呢。不管是什么原因,天生的也好,后天的也好,父母都是搞医的,自己是学医的,周围的朋友同事大多是搞医的,怎么会搞成这副样子呢?

我在许多文章中都谈到了功能医学对我的改变,可以用起死回生来形容。其实并不是说功能医学有多么的强大,多么的神奇,而是它的行医理念更加符合我们人体的自然规律。

功能医学强调的是尊循人体的自身修复,再生,自愈能力,尽量为机体提供丰富均衡的营养成分,让机体自己去改善。避免过度的化学物质尤其是化学药物的干予,在生活方式和饮食习惯上下功夫,而不是在治疗上用力太猛,把机体的器官组织免疫力等损伤了。

思考问题的方式变了,我也变了。回看自己这么多年的问题,我第一次用营养学的角度去看自己,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我自己,我父母和家人(其实他们一直都很坦护我,关照我),还有我从小到大看过的医生们都没有科学地去把我的身体健康的问题搞清楚。不是他们不认真,也不是他们不努力,而是我们这个医疗体系有问题,我们的视野被挡住了,我们的思维方式被限制了,我们看不到医院医疗机构和教科书以外的东西。

说到这里,我想你也应该看到了我以前的许多健康问题与这篇文章前几章讲述的各种与甲状腺功能减退的原因和结果的相似。

其中主要是由生活方式和饮食习惯不良造成的,当然有些是主观因素,比如我自己挑食偏食,性格敏感,容易情绪波动,抗压能力不强,加上我以前从来不相信什么保健品保健食品,只相信西医西药。也有客观因素如多年来各个不同的医生,无论国内还是国外,都是以开药治病为主,不从源头上解决问题。

这也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最常遇到的问题,过去现在将来都会有,大部分老百姓和医疗卫生工作人员都还是以生病就开药治疗。

很显然,我在身体健康最糟糕的时候,才愿意去寻找新的方向,因为现实生活和现有的医疗手段让我失望,我也是走头无路的时候才想起来是否还有其他途径可寻。

幸运的是,我有机会接触到美国功能医学,在这些勇于创新勇于探索的医生同行的帮助下,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问题,说穿了就是一个慢性营养不良不均衡引起的全身各器官组织功能减退的问题,当然首当其冲是主管代谢功能的重要器官甲状腺。

如果不从营养角度去看待我的健康问题,而反反复复把注意力集中在临床症状上,一种症状用一种药,甚至两种三种药,现在看起来这不是很可笑吗?关键是这些药只是对症,临时缓解一下症状,事实也证明了这么多年我的健康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而药物的各种副作用让我很无奈,活得难受,但又没有其他办法,因为这些都是主流医学常规的专业治疗方法,我能说什么呢?除了叹气还是叹气,直到用功能医学的角度去看问题,许多事情迎刃而解。

正是因为长期营养不良不均衡,机体没办法去修复维护自身的正常运行,没办法去帮你对抗各种外界环境污染及化学物质药物的损伤,又没补充保健品,巧媳妇不会煮无米之炊。

回忆起来,我的健康问题应该是始于五岁多的时候,因为家庭发生了重大变故,父亲突然患上克山病,一种地方性由于水土中某些矿物质微量元素缺乏造成的心肌广泛坏死,严重的可以丧失生命,关于这个事情我在《我的童年》系列自传式文章里有详细讲述。

生性敏感加上父亲的重病,按现在的说法我是患上了PTSD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中文叫创伤后应激障碍,它是一种精神健康疾病。它会因为情绪变化而影响一个人的生活方式及健康状况。估计是因为我那个时候还小,也没有什么精神方面的问题可担忧,却主要反映在饮食习惯上。

从过去的照片来看,那个事故以前我都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儿,除了二岁之前比较瘦,三岁到五岁都是胖都都的样子。“精神打击”让我开始胃口大减,挑食偏食,营养不良不均衡让我走上了一条泥泞的健康之路,正因为小小年纪就这么多问题,被大人们封了一个“天生体弱“的头衔,我自己也稀里糊涂地接受了这个观念。

直到五十多岁的时候,才被功能医学揭下这个头衔。全面按照功能医学的理念去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和饮食习惯,我会更加注重每天每餐的营养成分组成,而不是以口味口感为主。

同时开始接受适合自己身体需要一些保健品,我当时血中维生素D水平很低,且骨扫描证实有早期骨质疏松症,我正规服用的第一个保健品是维生素D 3。又因为这之前血脂血压血糖均有升高(典型的代谢性疾病表现,甲状腺主管我们的代谢,如果甲状腺功能低下,我们的各种代谢能力也随之减弱)。但我服用他汀类降脂药副作用太大而停止使用,我接受维生素B 3(Niacin 缓释剂,每天五百毫克)一种扩张机体微循环帮助降低血脂,同时谷胱苷肽外擦(经皮吸收技术Aura GSH)促进保肝排毒(我的肝脏功能指标很快恢复正常),然后一步一步地添加复合维生素片,富含欧米伽3脂肪酸的胶囊,虾青素,姜黄素,CDG Estro DIM, CM Core帮助机体增加强免疫功能和抗氧化抗炎, 纠正雌激素优势和胰岛素抵抗,见我的系列文章《浅谈间歇性断食疗法》。

我也非常接受关于胃酸分泌过多是一个错误的谬论的说法,停止使用抗酸药物,而反过来使用多酶片帮助胃肠消化吸收,甚至还服用甜菜碱盐酸盐加胃蛋白酶的保健品(Betaine & Pepsin, 由Ortho Molecular Products 生产),在我需要的时候帮助增加胃里的酸,使蛋白类食物充分得到分解。详见我的文章《消化酶,老年人的福音》及《真的是胃酸过多惹的祸吗》。

自然也少不了益生菌和益生元的补充,纠正肠道菌群失调导致的SIBO 和SIFO,尽管没有去做相关的实验室检测,凭我的临床表现,我应该是两种情况都有。

氧化镁睡觉前服用帮助睡眠,安神缓解焦虑,更主要是为了消除长期便秘的问题,这一直是我的“心病”。服过一段时间的L-谷氨酰胺 (L-Glutamine),也有增加喝骨头汤,帮助修复肠道粘膜,防止肠漏。

思路都是按照功能医学的方法去一步一步地走,随着身体各个方面的良好的进展,许多临床表现也就逐渐减轻或消失了,长年服用的多种西药也在医生指导下慢慢停用了,其中最让我欣慰的是再也不用服安眠药和抗焦虑症的药了。

回到这篇文章的主题甲状腺,功能医学(Functional Medicine)专家学者们除了很重视生活方式和饮食习惯的改变之外(又有人称之为生活方式医学Lifestyle Medicine),与传统医学最大的区别是功能医学对人体多种激素分泌和相互关联作用及其对健康的影响的高度重视。

甲状腺功能,肾上腺功能,男性和女性的性腺激素的状况都是与我们机体的健康与否密切相关,有关方面的知识可以参看我的系列文章《你对激素知多少》。

我当然十分好奇我的各种激素水平怎么样呢?我当时的功能医学医生给我作了全面检查。其中关于甲状腺查了TSH, fT4, fT3, rT3, 另外也查了TG-Ab, TPO-Ab,和机体炎性指标如高敏性C反应蛋白Hs-CRP, 同型半胱氨酸 Homocysteine, 不同时间点的压力激素可的松Cortisol, 空腹胰岛素fasting Insulin, 载铁蛋白ferritin等等。

就甲状腺功能来说,我的TSH,偏高(甲低时的负反馈机制引起的),fT4, fT3 都在正常低水平(与过去许多年的情况相似)。r T3有点偏高,与fT3的比例也偏高,这是一个不好的表现。幸运的是我的Tg-Ab 和TPO-Ab 都正常,这让我大大地松了口气,说明我没有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疾病。

那么问题来了,像我这种情况,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生活方式和饮食习惯的调整,加上停止使用所有化学药物,适量服用一些保健品,全身总体健康得到了有效改善,是否还需要甲状腺激素补充治疗呢?

如果放在一般的医生面前,答案绝对是说不,因为没有达到能够诊断甲状腺疾病的诊断标准。即使临床表现上,我的确有许多甲低的症状,最多就是一个亚临床性甲减而已,绝对是不轻易用激素的情况,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没有必要给予任何治疗,无非就是受点苦,顺其自然吧。

我不甘心,同时也是因为我很好奇,反复与我的功能医学医生讨论,在平衡利弊后,我们又一起征求了其他几位经验丰富的功能医学专家的意见和建议,最后达成一致的共识,就是试着给我进行小剂量的生物一致性甲状腺激素的补充。

为什么要选择生物一致性的方法呢?一是我不同意服用T4替代品Synthroid,因为它是化学合成的药物,二是干燥甲状腺激素在当时不是那么普遍使用,有时候会因不同𠂆家或同一𠂆家不同批号出现剂量不准确的问题,给患者和医生带来麻烦。

生物一致性激素由住家附近的配方药房根据医生处方定量配制,我从最小剂量0.25 Grain (甲状腺激素的一种剂量单位,每一个剂量以0.25逐渐升高或降低)开始,根据临床症状改善的情况和实验室结果来综合监测效果。

如果剂量过大可能出现甲亢的症状如心慌,心率过快,腹泻,易出汗,怕热等,这种情况就适当减量。这个药物需要在早上空腹服用,半小时内不要吃任何食物。

鉴于五十年的甲状腺功能偏低,对我来说只是一个补充疗法,有点锦上添花的感觉,不补也能过日子,只是比正常人艰难一点。而不是正规意义上的替代疗法,替代疗法主要是指那些因甲亢,或甲癌做了碘131 治疗或手术切除后的患者,他们的甲状腺本身完全没有功能,不分泌任何的甲状腺激素,如果不给予替代治疗,他们完全不能生活。

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有机会向不同的配方药房药剂师学习,其实除了医生以外,有经验的药剂师也是很不错的学习对象,在医生与药剂师的共同努力下,我的甲状腺激素由0.25,慢慢升到1.5,最高用过1.75 Grain,有些心跳加速的感觉,降回到1.5 ,后来我又改用RLC 的 Nature Thyroid, 最后固定在RLC 的 WP Thyroid (制剂比较纯一点,副反应小),中间也有想慢慢减至1 Grain ,结果又开始出现怕冷的情况。

除了自己试着减加剂量的时候症状有波动外,至少对我来说药物本身基本上没有什么副反应。

总的来说效果非常满意,自我感觉持续稳定,定期血液检测结果显示正常,所以我决定终身服用这个产品。有时候我与家人和朋友开玩笑说,受了这么多年的苦,现在终于让我过上了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尤其是不再怕冷了,平时不用穿许多衣服,手脚随时都很暖和,脸色红润,全身皮肤也不干燥了,精力体力都比以前好很多。

头发也比以前好很多,长得快有光泽,又不怎么掉头发,每根头发都比以前粗一些,长很长都不分叉,这些都是我意识想不到的收获。

指甲也长得快多了,以前我从来没有概念什么时候需要剪指甲,好像都不记得。现在才发现原来指甲一个多星期必须要剪了。

说到这儿我想起一个事儿,这些年由于对功能医学很感兴趣,无意中处处会与他人交流分享,特别是有些同事朋友或他们的家人患有甲状腺疾病的情况,我都会不自觉地多问几句。

印象中大多数患者都是在服用Synthroid ,而且效果都不尽人意,我在前面讲到过大致的原因。而且很少有人知道干燥甲状腺激素和生物一致性甲状腺激素的存在,说明功能医学在临床上的应用还非常不普遍,需要大家一起努力推广宣传,让更多的医生了解到功能医学的重要性,这样才能让更多的病人得到帮助,必竟绝大多数的病人都依靠医生的指导和推荐。

其中一位校友,在聊到他的桥本氏病和用Synthroid治疗的时候,我问他治疗效果怎么样?他的回答是“指甲都不长,还会怎么样!“,我又问他用的是多少剂量,他说“已经是最大剂量了。“,这让我想起了单纯补充T4的弊病,如果肝肾功能不好,T4转换为T3怎么会好呢?最大剂量又怎么样?

同时让我第一次想到指甲的事情,这之后我才开始注意到自己的指甲怎么长这么快。

当然凡是遇到任何一个有甲状腺疾病的人,我都会讲到我的親身体会,或许这就是同病相怜吧,希望他们多了解一些功能医学的知识,鼓励他们去与自己的家庭医生沟通交流一下功能医学上对甲状腺疾病的治疗方法,因为如果你的医生不愿意去了解,作为病人还是很难的,毕竟这是一个严肃认真的医生学问题。

这就是我的故事,永远讲不完的故事,当然全方位的生活方式和饮食习惯改变是重中之重的事情,在这个基础上做适量的保健品和激素补充才能行之有效,否则事倍功半。


浏览(45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的名片
曾华
注册日期: 2023-09-05
访问总量: 3,358,86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最新发布
· ​(二)甲状腺,你的生命
· 尽头
· (一)甲状腺,你的生命腺
· 《孤独的狼》 曾华 作词 Suno Ai
· 《孤独的狼》歌词
· 《沙漠中》 曾华 作词 Suno Ai
· 沙漠中
分类目录
【文学及健康】
· ​(二)甲状腺,你的生命
· 尽头
· (一)甲状腺,你的生命腺
· 《孤独的狼》 曾华 作词 Suno Ai
· 《孤独的狼》歌词
· 《沙漠中》 曾华 作词 Suno Ai
· 沙漠中
· 孤独的狼
· 谈谈保健品及其背后的药物公司
· 失望
存档目录
2024-04-01 - 2024-04-20
2024-03-01 - 2024-03-31
2024-02-01 - 2024-02-29
2024-01-01 - 2024-01-31
2023-12-01 - 2023-12-31
2023-11-01 - 2023-11-30
2023-10-01 - 2023-10-31
2023-09-05 - 2023-09-3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