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童童的博客  
此生三爱:美文、美食、美景  
我的网络日志
童童的厨房--我家的年夜饭 2019-02-15 19:59:19

报菜名:炸带鱼,炸胡萝卜素丸子,炸芹菜素丸子,炸豆面杂菜丸子,炸茄盒,炸嘎吱盒,炸小油条,炸豆腐泡--这些是这些日子陆续做的, 以下是除夕和初一时吃的: 猪肉韭菜饺子,皮的颜色是把甜菜打碎榨汁,薄饼,颜色是紫甘蓝打碎榨汁,井冈山豆皮(没放辣),糖醋排骨,溜肥肠,芫爆肚丝,四喜丸子,木耳炒腐竹,双菇(香菇草菇)蚝油白菜心,--喜欢哪个红腰带吗?凉拌瘦肉丝,鸡蛋皮丝和紫甘蓝丝,水晶肘子,酱猪头肉(我家这边有个肉食店卖猪头)





浏览(90) (2) 评论(0)
发表评论
童童作品: 游台湾佛光山 2018-09-02 06:46:45

游台湾佛光山
 

                


 

去台湾旅游,是几年前的事了,旅途中,感慨颇多,回家后总想写点什么,可是一提笔,因头绪太多,总感到心中激情澎湃,难以平静,思路总在台湾的版图上游移,不知该在哪里驻足,不知从何写起。
 

写阿里山吗?阿里山,隽秀奇美。日出,光芒万丈。云海,波浪起伏。晚霞,绚丽如血。花海,如火如荼。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阿里山的小伙壮如山,阿里山的老兵茶经由大陆去台的老兵亲手种植,清香中带着苦涩,苦涩中又饱含着无尽的思念。写写阿里山的林海吧,阿里山的林海的确撼人心魄,这里树木参天,遮阳蔽日,举世闻名的神木巍然屹立,诉说着千百年来的沧海桑田和战争年代的烽火狼烟。
 

写日月潭里荡漾的碧波吗?日月潭的碧波舒美安宁,如翡翠水晶,若玛瑙宝玉,在阳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和四周的山景合在一起,水中有山,山中有湖,山水合一,倒影如画,宛如人间仙境。
 

写垦丁公园温暖的海风高耸的灯塔,还是野柳公园里因风化海蚀而成的千奇百怪栩栩如生的石雕石刻?写花莲深海里活泼的海豚,还是夜市上美味的担仔面?要不就写台北故宫?富丽堂皇的陈列室,惊世骇俗的奇珍异宝,翡翠白菜是如何玲珑剔透,东坡肉如何逼真得令人垂涎欲滴?
 

还有蒋介石宋美龄的官邸-士林官邸,写一写官邸里的花园小径,那寓意深长的面向大陆而开的大门,写一写碉堡掩体,奇花异草?写一写暮年垂老的蒋介石,挽着宋美龄的手臂,身影婆娑,如何渡过了他们生命中那一段难以名状的岁月。
 

写写太鲁阁吧。太鲁阁横跨花莲、南投及台中,中横公路以这里为起点。这里原本是原住民泰雅族的聚集地,太鲁,在他们的语言中为“桶”之意,可想而知,这里地势是何等险峻,宛若铁桶。是什么样的山崩地裂造山运动可以成就这样的杰作?悬崖,陡壁,石笋茁壮,石柱擎天,层峦叠嶂,壁立千仞,刀劈斧砍,鬼斧神工。百万年来,星移斗转,烈焰和寒流,铸就刚毅的身躯。一层层的岩石,昭示着不屈挠的骨骼。石缝里尽是树木,郁郁葱葱,苍翠挺拔,山风过处,犹如海涛呜咽。
 

还是写写那些和你我他一样的普通人?在台北街头,我遇到了一位老爷爷,他是大陆老兵,已是90多岁的高龄,口齿清楚,思路清晰。谈话中,居然得知他是我的北京老乡,家就住在北京城的牛街,是抗战时参军入伍的。得知我们来自北京时,老人高兴地说:那是我们所有中国人的首都!听了这话,我突然鼻子一酸。
 

要写的东西实在太多,真是熊掌鱼翅,不可兼得,又难以舍取,这样的心情让我百转纠结,以至于不得不放下笔,想让我的心绪沉淀一下,静一静,梳理这繁杂的头绪。
 

这一静,就过了好几年。
 

事情就是这么奇怪。我以为我淡忘了,可是,却偏偏没有。当我再次想起台湾时,情感中那些外在的,曾经肆意张扬的成分,固然也是真挚的,正在逐渐褪去;那些曾如飓风下的大海掀起的巨浪般的思潮,正趋于平和。剩下的是什么呢?
 

人的情感有时就像一抔水。对于水的净化,有一个最简易的方法,就是“静置”,将水静置,杂质沉淀,净水显现。
 

在关于台湾的记忆深处,有一朵莲花在绽放。天高云淡,大地苍茫,惊涛拍岸,海鸟飞翔。一朵莲花,于天地间光华四射,它智慧的光芒照耀着人间。这就是台湾的佛教圣地,佛光山。
 

佛光山给我印象之深,令我终生难忘。
 

二 
 

佛说: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佛还说:一切有为法尽是因缘合和,缘起时起,缘尽还无,不外如是。
 

世间的一切都是无常的,都是变幻的。我们所遇到的一切因缘,皆是过去之因,未来之果。当以顺应万缘、随缘的心去看待万物,以顺应规律的方式,去和万物相处,和众人相处。
 

佛教告诉世人,天地间一切万物都是由因与缘的和合而成。这是佛教的根本思想,佛教以这种观点解释世界的存在。“因缘”的结合即产生了世界存在的本质现象:和合性。佛教认为,形成诸法之因缘,能够彼此和合,在世间有为诸法生起的时候,必须由众多之因缘和合之特性。
 

我虽然没有皈依佛门,但是我对佛充满敬畏。佛教中的很多观点,和我在课堂上所学的哲学辩证法中的很多理论竟是非常的一致。佛说:世间的一切都是无常的,一切都是泡影虚幻,如早上树叶草叶上的露水,太阳一出来就踪迹皆无。电闪雷鸣虽然气势夺人,但是闪电过后也了无痕迹,不可把握。而辩证法中说:世间的事物都是运动的,变化的。运动和变化是绝对的,静止和不变是相对的,静止和不变只是运动和变化的一种特殊形式,是速度为零的运动和变化。
 

佛讲随缘,万物皆有因果,是因缘而生,因缘和合。而哲学辩证法中说,为人处事要符合客观规律,万事万物皆有规律,规律隐藏在事物的表面现象背后,要透过现象看本质,规律不容易被人发现,而聪明智慧的人则善于发现规律,掌握规律,从而顺应规律,和外界的事物和谐相处,把规律为己所用,达成目标,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可是,如果违反了客观规律,就必然受到惩罚,中华民族的历史上以及全人类历史上,因为违反客观规律而遭受巨大惩罚的惨痛教训比比皆是,我们后人要吸取这些经验教训,不要重蹈覆辙。而这所谓的“符合客观规律”,就是一种和谐,人活天地间,要与天和谐,与地和谐,与其他人和谐,与世上的万物和谐,老子在他的《道德经》中,也表达了这样的思想境界,他主张顺应规律,天人合一。
 

忘记是因为什么样的机缘巧合,我偶然间开始阅读一些佛教的书籍,也拜访过很多寺院,北京的广济寺,雍和宫,西山卧佛寺,道教的白云观,洛阳的白马寺,嵩山少林寺,苏州城外的寒山寺,后来到美国后又拜访过纽约的庄严寺。在寻寻觅觅的过程中,我得知,在海峡另一边的宝岛台湾,有一位星云大师。
 

星云大师现在有八十多岁的高龄,照片上的星云大师面庞圆润,眉目慈祥,一看就是一位睿智善良的老人。他老人家不光在台湾和大陆,就是在全世界的佛教界,都享有极高的声誉,经常到世界各地宣讲佛法。星云大师十二岁在南京栖霞寺剃度出家,1949年来到台湾,弘扬佛教,著书立说,培养后人。60年代,在高雄买下一块山地,建起“佛光山”。星云大师身体力行,和众人一道,一砖一瓦,亲手劳动,建起了台湾最大的佛教道场,佛光山寺。
 

我去台湾时,有幸拜访了佛光山和佛光山寺。
 

佛光山经过长期修葺,寺院建筑规模宏伟,大雄宝殿、大悲殿、大智殿及大愿殿是四幢主要建筑,疏落有致地坐落在园区内。殿内的大佛高二丈余,崇伟肃穆;佛光山最突出的标志是金身接引大佛,接引佛左手下垂作迎迓状,右手举至肩,掌心向前,手指向上,表示“接引上天”。佛像全身贴金,每与朝阳暮霞相映,金光万丈,耀眼夺目。大佛脚下台基上排列着一圈与其相貌姿态相同的佛陀,从山下放生池到大佛前的两侧,皆镀金身,气派宏伟庄严,到此有如投身佛国。
 

漫步在寺院内的甬道上,身处在安静肃穆的氛围中,耳畔是袅袅如天籁般的梵音,眼前是巍峨的大殿和郁郁葱葱的树木,感到自己是在远离了万丈红尘的瑶池仙境,心中充满敬仰之情。站在佛光山顶的制高点,举目观望,近处是成莲花瓣状的五座小山,山坡上或树木参天,或草长莺飞,殿宇的琉璃瓦屋顶金光闪烁,恰似极乐净土。远处碧蓝的大海浩瀚澄清,波浪翻滚,涌向天地交界之处,令人心旷神怡,面对此情此景,我一下想到了“佛法无边”这句偈语,感受到佛教的博大精深。
 

我曾读过星云大师的一些书籍,比如《舍得》,《厚道》和《宽心》等,受益匪浅,对于星云大师的一些语录,我已能朗朗上口。他说:“不吃过头的饭,不讲过头的话,不走过头的路,不做过头的事。本份,照顾当下,过头,失去未来。”多么质朴的语言,不见丝毫的矫揉造作,不见一点点华丽的词藻,却道出了一个真理:凡事要遵守客观规律,所谓“过头”,就是违反客观规律。他说:“由高而下,故宜因势利导,以为疏通之则;人之性,在有所获得,故当喜拾布施,以为结缘之方。”这同样是在告诫人们,为人处事要遵循客观规律,要与万事万物和谐统一。

星云大师近年来多次到大陆访问,为了给两岸交流营造和谐的气氛,星云大师把佛教智慧用到了创建和谐社会的实践中。他多次在不同的场合表示,要解决世界问题,佛教中的“缘起性空”会有用,因为宇宙、人间没有单独存在,国家必定要和其他国家团结友好,只有一个团体也无法生存;即使是个人,也必须仰赖周围各种不同职业的人为其服务。世界,日月星辰,还有我们人类,都是由很多因缘组成,因此要感谢因缘,感谢别人的帮助。尽管世界上,有些人好斗,不过斗到最后并没有好处,得利的一定是和平、善良的人。
 

星云大师说过:由“无常”,可悟缘起缘灭,必能精进;由“无我”,可知性真性实,必得自在。我能有幸来台湾,来佛光山拜访,多少也是和星云大师有缘吧?事物时刻在变化,人,为了寻找机会要迁徙移动,文化,要有交融更新才能焕发出长久的生命力。当代社会,信息爆炸,科技发达,瞬息万变,作为“我”的个人的能力越来越有限,我们不能拘泥于个人,而应当顺应社会的发展,追赶时代的潮流,不断完善自己,充实自己,去符合“社会高速发展”这个客观规律,让自己融入不断变化的社会,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这就是星云大师给我的启示,而佛学智慧和现实生活中指导我们行为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真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虽然已经过去好几年,可是,佛光山的雄奇,佛光山寺的壮伟,那天然的静谧,海水的吟唱,云海的飘摇……永远留在我的记忆深处。每当回想起松青青,海蓝蓝,远天的氤氲,眼前烛光的缥缈,我都仿佛置身于佛光山,端坐在一块临海巨石之上,静静地听风听浪,观云观海,感受星云大师的佛教智慧之光……

(此文在某征文大赛中获奖)








 













































浏览(166) (1) 评论(4)
发表评论
童童作品: 记忆中的京杭大运河 2016-09-10 14:59:44

《记忆中的京杭大运河》

 

                                    

每个生于斯长于斯的北京人,生活中或多或少若有若无地都会和京杭大运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京杭大运河,连接着北京和杭州,蜿蜒万里,历史悠久,某些河段修建开凿的年代最早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其作为世界最长的内陆人工河,已被世界教科文组织定为世界文化遗产,在历代的经济文化发展与交流中承当着重要的角色,起着巨大作用。京杭大运河在北京的起点位于北京城里的什刹海,由此浩浩荡荡,波涛滚滚,一路南下,直达苏杭。

什刹海是北京城里一片开阔的水域,是北京人眼中的一块风水宝地。忽必烈建元大都时即以此处为依托,是元、明、清三代城市规划和水系的核心。经年累月,这里逐渐发展成为北京著名的经济文化和民俗活动中心之一,周边王府古刹林立,文物遗迹甚多。什刹海包括前海、后海和西海(又称积水潭)三个水域及临近地区,水面周围种着高大的树木。因风光秀丽,名人辈出,被誉为北方的水。每到夏季,荷花盛开,莲叶碧绿。如同《燕京岁时记》中所记:绿柳低垂,红衣粉腻,花光人面。真不知人之为人,花之为花。 清朝的李静山曾作诗云:柳塘莲蒲路迢迢,小憩浑然溽暑消。十里藕花香不断,晚风吹过步粮桥。李香君所居的江南秦淮也不过如此吧?

据史料记载,什刹海作为京杭大运河漕运船只停靠的码头,曾不分昼夜停满南来北往的船只,满载着各地的特产货物,船上各色旗帜迎风飞舞,纤夫的号子声此起彼伏;岸上人声鼎沸,商铺酒肆林立,热闹非凡。在经历了几十年的萧条后,时至今日,这里又发展成北京城里一个令人向往的去处。一到夜晚,环水四周霓虹闪烁,杯光筹措,乐声悠扬,游客川流不息。

我和京杭大运河的渊源便始于什刹海。

我出生在文革中,父母在外地工作,我一出生就被寄养在外公外婆家。外公外婆在什刹海边的一条胡同里拥有一座幽静独处的院落,在那座已经模糊在记忆深处的院落里,我渡过了蹒跚学步咿呀学语的岁月。

那个时节,什刹海没有昔日的船帆招展,也没有后来的灯红酒绿,有的只是空旷和寂寥,每天围绕着什刹海岸边散步是我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内容。无论是在暖融融的春光里,在如镜的水面反射的耀眼的光线下,还是夏日听着尖锐的蝉鸣和游泳的人们在水里的嬉闹声,抑或在秋日的暮色中,还有偶尔冬日里阳光灿烂的午后,外公外婆都会把我放在小竹车里推着我围绕什刹海走上好几圈。

庆龄寓所的朱漆大门,王府门前的大石狮子和高台阶,银锭桥的倒影,曾住过文绣,张之洞等名人的狭长的胡同,还有烟袋斜街,汇通祠,火神庙……都永远留在我幼小记忆中。

一位路上遛弯儿的普通老人就有可能是位开国元勋,一个寻常百姓家住的房子也许就曾是某个王爷贝勒的豪宅大院,某个院子门口当台阶用的青石或许就是一块价值连城有百年历史名人题字的石碑,孩子们玩捉迷藏的一处废墟可能就是一座千年古刹的遗址,路边卖冰棍的老大娘可能就是姓“叶赫那拉”或“爱新觉罗”的曾经的皇室格格……这就是什刹海。

什刹海以及周边地区能如此繁荣,是得益于京杭大运河,京杭大运河使全国各地的精华特色到这里集中,并互相取长补短,得以萃取升华。难以想象,如果什刹海就是一潭死水,那会是一副什么景象?

外公外婆在什刹海边住了一辈子,知道很多逸事传说,在他们如数家珍般的讲解中,在小竹车和路面有节奏的颠簸中,小小的我常会昏昏睡去。文学大师老舍先生在他的散文《想北平》中这样写到:面向着积水滩,背后是城墙,坐在石上看水中的小蝌蚪或苇叶上的嫩蜻蜓,我可以快乐的坐一天,心中完全安适,无所求也无可怕,像小儿安睡在摇篮里。文中的积水滩,就是积水潭,也就是什刹海中的西海。带给老舍先生摇篮一般感受的什刹海,对于我而言,何尝不也是一个摇篮呢?

记得还去过恭王府。古人修建宅园很注重风水,传说北京有两条龙脉,一是土龙,即紫禁城中轴线龙脉;二是水龙,指后海和北海一线,恭亲王府正处在后海和北海间连接线的龙脉上,因此风水极佳。史书上对恭亲王府的描述亦是月牙河绕宅如龙蟠,西山远望如虎踞这种描述与民间传说不谋而合。那时的恭王府还没有被发掘修缮对外开放,不像现在这样名贯中外,只是一个有些破败荒芜的大杂院,更没有门票一说,作为什刹海边的老邻居,我们可以随意进出。长大以后才知道,我儿时不经意去过的地方,原来曾是和坤,恭亲王奕欣等皇亲贵胄生活过的府邸,更闻听恭王府是曹雪芹笔下《红楼梦》里大观园的原型。甚至还有人说,恭王府最早本就是曹家的房产。恭王府的北边有大翔凤胡同。胡同内有一叫水井坊的院落,院内有一口水井,传为曹家用过,这里也是曹家的房屋。曹雪芹的父亲曹颙、祖父曹寅,都曾经做过江宁织造一职,为皇宫生产绸绢。江宁就是现在的南京。江宁织造当时除了管南京,还管理大运河畔另一处全国性的丝绸织造中心苏州。曹氏家族正是沿着京杭大运河南北往来,生平际遇也与大运河有着密切的关系。曹家被抄败落以后,十来岁的曹雪芹随家从南京迁至北京,不知他们是否也是经大运河而来呢?据很多红学家考证,曹雪芹一家还真是从水路到通州,入北京城,那是雍正六年的夏天。

高中时我曾满怀着好奇,重回恭王府一探究竟, 兴致勃勃拿着《红楼梦》中的有关章节和恭王府院落里的建筑做比对。

这里像潇湘馆。”

 这里呢?这个院子是哪儿?

目睹破落的房屋,干枯的树木,我想像着昔日里皇亲国戚的雍容华贵,想像着几百年前乾隆宠臣和坤是如何在这里穷奢极欲,人称鬼子六的恭亲王奕欣为了内忧外患风雨飘摇的大清江山是如何在这里殚精竭虑寝食难安,曹雪芹在这里流连逡巡时又不知是何等的感概。岁月无情。该去的,谁也无法挽留,该来的,没人能够阻挡。

历史好像总是要轮回,千变万化,终回起点,重复从前。几年前我回国探亲,外公外婆早已故去,本属于他们的独门户的小院在文革中几经辗转,早已不知花落谁家。当我走进那条小胡同,来到记忆中的院门前,那红砖绿瓦的平房和葡萄架、金鱼缸早已不见踪影,赫然映入我视线的,竟然是一栋二层小楼,大门上方高挂着一块木牌,上边写着背包客旅社。充满异国情调的装潢让我难以想象我此刻身处北京的什刹海边。沿着我儿时散步走过的小路,只见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销声匿迹几十年的荷花市场又重回新开张。或是泛舟水上,或是坐在播放着震耳欲聋的摇滚乐的酒吧里,或是在胡同里徘徊,听着那些外地口音的三轮车夫为外国游人讲解北京的历史典故风土人情,我仿佛穿越时空,又回到历史上其最繁华辉煌的时期,看到千百年前的什刹海,作为京杭大运河的起点,千樯万艘,辐辏云集,旅馆、酒楼、饭馆、茶肆四处遍布,穿着唐装汉服的人们熙熙攘攘,接踵摩肩。

大运河为后世经济发展起到了巨大的促进作用,在大运河修筑成功和此后发挥作用的五百余年时间之内,成为沿线重要的政治、经济、文化纽带,自古以来扮演着汇集南北,东西交融的角色,过去是,现在是,将来还是。

京杭大运河由人工河道和部分自然河流、湖泊共同组成,全程可分为七段,在京津一带有两段:通惠河段和北运河段。京杭大运河自什刹海开始,经通惠河段至通州,出通州后至天津的这一段,称为北运河段。而北运河段实就是潮白河的下游。我的爷爷奶奶家就在潮白河边。

在外公外婆家平静岁月的没有持续多久,父母又把我送到了爷爷奶奶家。我和京杭大运河又在这里邂逅。

潮白河,发源于河北境内,上游有两支,分称潮河和白河。潮河因其时作响如潮而称潮河,白河因其河多沙,沙洁白,故名白河。两河先注入北京境内的密云水库,出库后汇合,被称为潮白河。北运河的河道就是利用潮白河下游河道挖建而成。

时的运河,水量充足,周围土壤肥沃,种植着大面积的水稻,真是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运河水不仅滋养着这里的土壤,更滋养出刘绍棠这样的运河乡土作家,他的《运河的桨声》,《蒲柳人家》等作品脍炙人口。在爷爷奶奶家的我,像极了《蒲柳人家》里的何满子,整天在河滩上乱跑,还时常挽起裤腿下河摸鱼捞虾,身上被毒辣的日头晒脱了皮。运河边的岁月,是快乐的,更是色彩斑斓的,斑斓的一如刘绍棠先生在他《运河的桨声》中所描绘的那样:“看!金色的运河滩,谷子在秋风里摇摆着凤尾似的穗儿,扑籁籁响着的鲜红的高粱,感到疼痛似地甩掉了爬上尖端的小螃蟹;像孪生兄弟似的大玉米棒子,长在一棵秆子上,饱满得鼓着肚的豆荚儿,躲在毛茸茸的豆叶下。那黑绿黑绿的花生叶子,紧紧地掩藏着地底下的累累的果实;爬得满满的芝麻荚儿,裂开了嘴儿;黄金色的向日葵,发散着浓郁的香气。”

说起运河,不能不说和运河有关的一种美食---嘎吱盒。

嘎吱盒之所以得此名,是因为它是被炸熟的,通体酥脆,每咬一口,就嘎吱一声,又好吃又有趣,是我童年时格外钟爱的零食之一。

按照那里的风俗习惯,每到逢年过节,家家户户都要做很多嘎吱盒。奶奶做嘎吱盒的方法是,先用肉馅、胡萝卜丝、白菜和一点点面糊调成馅料,再用豆面和成面团,把面团擀成几张大薄饼,在一张饼上铺上馅料,上面再盖层薄饼,轻按几下,再把这两张面饼中间夹馅的半成品切成2厘米宽左右的长条,再把长条横断切成3厘米长左右的小长方形方块,把小方块下油锅炸熟。

据相传,这种美食是运河上的货船从山东带过来的。

东人喜欢吃一种薄薄的大煎饼,他们出门时都要带上很多山东大煎饼做口粮。天气热时,煎饼容易变质,有人就想出了这种把两张大煎饼之间加上馅料,再切成小方块炸熟,以便能长时间保存的做法。久而久之,嘎吱盒就在当地流行开来,从山东人中间流传到北京当地人中间,发展至今,成为一道众人喜闻乐见,有着悠久历史的美食。

运河不但带来美食,还带来人口的迁徙,爷爷奶奶家的村子里有很多乡亲,他们的祖先就是跟随货船,从外地进京的。好奇之余,我到网上查阅了一下,我家的姓氏在古代居然主要集中分布在山东江浙一带,那我家的祖先是不是也是沿大运河乘货船来北京的呢?

几年前,我回北京买了房子,我的房子就在通惠河畔,满世界转了一大圈,我竟然又回到京杭大运河边。通惠河是元代挖建的漕运河道,由我国古代著名的天文学家,数学家,水利专家郭守敬主持修建,行船漕运可以沿通惠河到达积水潭。

为有了通惠河,才会有积水潭什刹海的百船聚泊,千帆竟泊,热闹繁华。元世祖忽必烈当年在万宁桥上看到商船百船聚泊,千帆竟起的场景,非常高兴,史上记载:世祖过积水潭,见舻舳蔽水,大悦亲自命名从万宁桥到通州的这段河道为通惠河。万宁桥坐落在地安门大街上,什刹海前海的东侧,就是北京老百姓俗称的“后门桥”。现在的后门桥好似不起眼,可是在元代,那无数的船只就是依次从这座桥的桥孔下驶入什刹海,停泊在各个码头上。

通惠河因战乱以及淤泥阻塞等原因,早已失去了航运功能,一度成为废河脏河,近几年经开发清理,已被开辟成一个游览景点。通惠河南岸新建的庆丰公园花团锦簇,铁轨上不时有列车飞驰而过。想起小时候去爷爷奶奶家,无论是坐绿漆皮木板条椅子的蒸汽机火车,还是坐前边带个大鼻子的老式汽车,在这里都有一站:东郊。昔日只有农田和野地的郊区,现在已经成了京城里的黄金地段。河北岸是车水马龙的惠通河北路,再往北,就是高楼林立的CBD贸地区,北京最繁华的商业中心。

入夜,我临窗眺望,只见通惠河边一片灯火辉煌,灯光映在水面上,灯影烁烁,光夺目。河岸上的酒吧饭店人头攒动,街上的摩登男女,要么为了生活匆匆奔忙,要么悠闲散步,卿卿我我。

我忽然有些神情恍惚。此刻我身在何方,又在哪个时代?

大运河上曾经的渔火从千百年前穿越时空,照耀到今天,化作此刻通惠河上的一片璀璨。那些随风而来的脂粉香气,是来自现实中街上的美女,还是随着那唐汉之风飘忽而至?粼粼河水,承载的岂止是货船货物?它承载的是悠悠的岁月,在河床间流淌的,哪里只是滔滔的河水,流淌的是无尽的时光。

大运河,是一条河,带着杭州寒山寺的钟声,带着扬州清曲的婉转,带着山东唢呐的粗犷,带着洛阳牡丹的华贵,带着沧州武术的刚劲,甚至还有天津狗不理包子的浓香,从千里迢迢之外来到北京。大运河,带着秦皇汉武的文采,带着唐宗宋祖的风骚,带着成吉思汗一代天骄的英雄豪情,带着华夏千百年的韵味和妩媚,从遥远的过去流到现在,更会脚步不停地流到未来。多少兴旺交替,多少浮华轮回,多少痴怨悲欢,都

浏览(2030) (5) 评论(0)
发表评论
童童作品:参观鲁迅博物馆和鲁迅故居 2015-09-25 12:17:52
 
鲁迅博物馆大门,小时候上下学每天都路过,那时没这么气派
 
 
俺小时候住过的胡同,就在博物馆大门边
 
 
 
 
 
 
 
 
 
 
 
 
 
 
 
 
在 某刊物上发表的文章, 其中有关于“鲁迅故居”的描写
 
 
 
 
浏览(153) (1) 评论(0)
发表评论
童童作品:记忆北京 2015-04-16 12:40:47









浏览(37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5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