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一苇的博客  
三十未封侯,癫狂遍九州,生平莫邪剑,不报小人仇  
我的网络日志
救命恩人刘权光 2012-09-27 21:28:08

 

救命恩人刘权光

一苇  http://blog.creaders.net/yiwei3927/

 

 

      今天凌晨醒来就再没有睡着,不知怎么地就想起了刘权光,我已经很久没有想起他了。可能是由于我在写《老刘复仇记》?不过刘鲁剑的生活原型,没有半点是源于刘权光。

 

      刘权光比我大四岁,我在念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他念五年级。那时候,高年级的学生是要轮流早一点回学校守大门的——也就是带着红袖章站在大门那里,看着学生一个个进学校。我到现在都没有搞明白,他们这样站着的作用是什么,可能是防止阶级敌人?但是一个五年级的小孩,如何能识别阶级敌人呢?就算是发现了,又怎能把他们逮捕归案呢?

 

      我当时倒是一点都不会往这方面想,我玩得正开心呢。我在滑梯顶部被谁推了一下,头朝下就顺着滑梯滑下来,滑梯的底部是石造的弧形,先陷下去再突起来,就是让孩子滑到底时屁股能舒服地停在那里。我的头看来就要碰到弧形的突出的部分了,说时迟,那时快,刘权光在他站岗的位置看见,就冲了过来,他两只手左后抓着梯滑的低端,结果我就冲到他的怀里。

 

      我当时傻愣愣的,只说了句“我差点就没命了”,就又从后面的楼梯爬上去滑下一轮了,也不会向他道谢。

 

      几十年了,我到现在已经记不得刘权光的长相了,我只记他双手戴着线织的白手套,就是那种工厂最常用的工作手套。

 

      说他是救命恩人,可能有点过如果他没有救我,我最可能是磕破头;不过也难说,如果脑门刚好碰到石头上的话,可能就小命呜呼了。

 

      虽然已经过了半辈子了,我希望这句话不会太迟:刘权光,谢谢你。

 

**我的博客**

http://blog.creaders.net/yiwei3927/

 

 


浏览(53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地沟油 -- 人类末日的征兆 2012-09-06 04:09:55
地沟油 --人类末日的征兆

一苇  http://blog.creaders.net/yiwei3927/

      马尔萨斯人口论是马尔萨斯于1798年所创立的关于人口增加与食物增加速度相对比的一种人口理论,其主要论点和结论为:认为生活资料按算术级数增加,而人口是按几何级数增长的,因此生活资料的增加赶不上人口的增长是自然的、永恒的规律,只能通过饥荒、瘟疫和战争的方式来除掉社会的底层人口,才能削弱这个规律的作用。

      地沟油的出现似乎证实了他的理论。 地沟油现象,归根到底是地球资源相对人口来说缺乏的一种表现,是“饥荒” 和“瘟疫” 的组合拳。吃地沟油对于特定个体来说,不一定就马上饿死或病死;但对于人群来说,健康程度会整体性地微小下降,生病的几率会整体性地微小上升,而且越是贫困的人,越容易吃上地沟油,因而这种作用就越明显。

      地沟油是马尔萨斯人口论的一个不显眼的表现,人类已经听到了从远处而来的末日的钟声。

 

地沟油的生产过程?呵呵

 

     ***我的博客***

      http://blog.creaders.net/yiwei3927/











浏览(1646) (0) 评论(3)
发表评论
万万千千说不尽 2012-08-03 21:15:46

    中国人对事物的思维方式是从上而下的,很多时候能表现出一种先天的智慧。推背图的最后一象是:


    茫茫天数此中求

    世道兴衰不自由

    万万千千说不尽

    不如推背去归休

 

    本文不谈推背图,只是想借用该诗的这句话,并加以引申:为什么“万万千千说不尽”?一苇思考过这个问题,兹把浅薄之见与万维的诸公分享。

 

    一苇觉得人类语言的能力是有限的,由于语言的不精确性产生了认识的问题。比如有人叫“张三”,由于叫这个名字的人太多了,所以要加定语去收窄范围:“北京海淀区的张三”。但在北京海淀区可能不止一个张三,于是再收窄:“北京海淀区二零零零年一月一日出生的张三”。这样很可能只剩下一人了,但是你还是不敢确定,最后的办法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号G123456789的张三”。这种做法有一个时髦的名字,叫ID,翻译出来就是“身份的认定”。

 

    人还好办些,物就更难了。我有一本四角号码字典,怎么称呼呢?“一九八八年上海书局出版第二版,购于一九九零年四月七日淮海路书店的四角号码字典”,好像还不行,那天那个书店可能出售了不止一本四角号码字典。你会说,弄那么麻烦干什么?叫“一苇的四角号码字典”不就行了吗?你说得不错,但只适用于一苇周遭的人,因为世间可能有不止一个一苇,他们可能都有四角号码字典。但既然这些一苇们彼此不认识,通常不会发生问题。但这就引进了一个概念:语言的描述对象是不确定的。“一苇的四角号码字典”只是在特定的人群范围内是具体的。撇开特定的人群(一苇周遭的人),“一苇的四角号码字典”不能指向具体的物件。因为我们下文要用到这本字典,所以我们暂且再收窄:“万维‘一苇的博客’博主的四角号码字典”,大概不会有重复的了。


    名词是如此,动词也一样。比如“用”字,在动词方面有三个意思:使用,食用,和需要(通常作否定,如“不用了”)。为了精确起见,我们姑且在它后面加一个号码,造出三个新的没有歧义的动词:用(一),就是使用的“用”,用(二),就是食用的“用”,用(三),就是需要。


    好了,某一天,张三来我家查了一下我的字典。大家知道,“张三用一苇的字典”这句话很不精确,对吧?根据刚才的讨论结果,应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号G123456789的张三用(一)万维‘一苇的博客’博主的四角号码字典”。一苇真的要恭喜您,您现在的语言精确多了。


    您会接受我的恭喜吗?您会谦虚地说“同喜,同喜”吗?应该不会。因为,“张三用一苇的字典”只需要三秒钟就讲完,但那句所谓“精确句子”却需要十几二十秒钟,这样一来,单位时间内传递的信息就大大减少了。而且,我们必须记住大量各种各样的词汇,以保证每一个词都没有歧义。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语言的精确性是需要耗费资源来实现的。时间是一种资源,我们的记忆容量是另一种资源。我们必须牺牲精确性来维持日常的沟通,“张三用一苇的字典”通常是可靠的,但如果在特殊情形下出现问题,我们也认了。


    “语言的精确性与资源的可得性互为矛盾”,这是一苇思考的结果。它有点类似于量子物理的“海森堡测不准原理”。为了阐述清楚,我们用数码的方式来描述:


    你只能用五个字来描述你的钱,前四字是数字,后一字是单元(元、十、百、千、万)。

      1234元:1234

      45000 元:4500 (或是45千,最多五个字,不等于不能少于五个字)

      28880000  2888


    但如果是178858元呢?你就没办法了,你只能四舍五入,“1789百”。因为你的资源只有五字,不能达到178858所需的精确度。

 

    说了这么多,到底要得出什么结论呢?


    由于资源的有限性,人类不可能对宇宙有全面的认识。虽然知识可以积累,但由于传递知识需要用到语言,而语言的能力是有限的,因为人的有限。


    很沮丧,是吧?大可不必!有办法的,我们的祖先早就另辟蹊径。老子早就发现了这点,他说“道可道,非常道”。第一字和第六字的“道 ”比较费解,姑且说成是“真理奥秘”吧。第三个字“道”字,就是“论述”的意思。他说:真理奥秘如果能说清楚,那就不是什么奥秘了。言外之意,就是真理奥秘是可以不通过语言论述来得到,就是“悟”。


    易经是一本奇书,它试图通过六对阴阳的组合来描述万物。一阴一阳,加起来是二,二重叠六次(二的六次方)是六十四,在当时,是认为宇宙的数字了。我们来留意最后两卦:第六十三卦“既济”,第六十四卦“未济”。“既济”就是“已经过了河”的意思,“未济”就是“还没有过了河”的意思。为什么这样放呢?把“未济”放在六十三,“既济”放在六十四,不就有“大结局”的效果吗?非也。作者把阴阳翻倍翻了六次了,写了六十四卦了。当时没有纸,字是用刀刻在竹片上的。六十四卦呀!削竹子都削到起老茧了。“到此为止吧”,他说。这真是“师傅带进门,修行靠个人”啊。六十三,看来好像完了,六十四,还没完!意犹未尽是吧?你自个儿去续吧,六十五,六十六……


    一定,一定有些奥秘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一定的。我们需要去悟,这是个很严肃的人生课题。你也许会问一苇:怎么悟呢?


    一苇用很诚恳、但又很悲伤的眼神看着你:我对不起您了,能够用语言描述的部分,我已经尽力描述完了,对于不能用语言描述的部分……起码在这里是说不清的。一苇能做的,只是赠您这两句了:


    万万千千说不尽

    不如推背去归休

 

 

 

 

 

 

 















浏览(117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红楼梦,由来同一梦 2012-07-29 20:58:50

    年轻时看过一次红楼梦,当时只追求情节,不太会欣赏,更谈不上感受。以后不时有读到评论红楼梦的文章,才知道要去欣赏这一朵文学奇芭。由于终日为口奔驰,也没有完整地看,直到去年才一咬牙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毕竟是到了不惑之年了,读起来颇有感受。冒昧写出来,已准备好被拍砖头,反正我从来没想当红学家。


    大家都知道曹雪芹只写完前八十回,后四十回是写的。大家争相批评鹗,说他不能很好地“圆”曹雪芹的梦。金陵第n钗,明明曹雪芹在第五回中埋下了x的伏笔,但在后四十回中没有交代,只是草草地给出个y的结果,云云。反正站着说话不腰疼,随意就拿西红柿和鸡蛋往鹗身上扔。


    一苇的看法是,就算曹雪芹有足够的时间,也写不出大家想象的完美结局。一苇无意去贬低曹氏的文彩,只是从事物的共性去探讨:完美的东西是不存在的。实际上,天不贾年于曹氏,没让他把红楼梦写完,在某种程度上是对曹氏的偏爱。没有完成的东西,期望在那里,想象在那里。你爱期望多高,它就有多高;你爱想象它有多完美,它就有多完美。断臂维纳斯就是一个例子,有多少人尝试过给她接上断臂,但是到最后都是因为觉得不完美而不被接纳。


    其实,鹗能把红楼梦的后四十回写成这样,已经很难能可贵了,一般的读者根本就感觉不出来,可以说达到乱真的地步。想想看,前八十回千头万绪、伏笔四起,那么容易被理顺吗?在第五回当中的判词,正册十二人,副册一人,又副册两人,只有秦可卿和晴雯有了结局,其他还有十三位美眉没有交代呢。而且,秦可卿的判词“情既相逢必主淫”,在第十三回,秦可卿就死了,也没有见她如何“主淫”,严格说来,还拉着一条尾巴呢。这后四十回可不容易写呀,如果容易,老曹早就完工了,也轮不到老高。


    其实,做人的心态很重要,追求完美是一种有害的心理。世上的事情,没有一件事完美的。既然不完美是常态,刻意去追求完美,就是跟自己过不去。如果我们退一步,愉快地接受不完美的事物,日子就会好过很多。诚然,我们欣赏完美,也尽量把事情做好,让残缺的部分少一些。但是当我们已经尽了力,就要接受现实:我们只能做到这样了。老子说的“知其白,守其黑”,就是这个意思。果能如此,我们会变得更加理解和宽容,对别人,更是对自己。  


    我倒愿意红楼梦是现在这个样子,前八十回没有写完,让人们去猜呀,去想呀,越猜就越深奥,越想就越有味,还造就了很多学者;我也愿意欣赏鹗的后四十回,看看这位建筑师怎样把富丽堂皇但没有完工的“烂尾楼”盖好,成为一栋完整的“红楼”。当我读完一百二十回时,我读了不是一个、而是两个人,这两个人都有相似的坎坷人生,也同样地充满了智慧,我不带着惋惜的心态,我不认为是狗尾续貂。我承认有些头绪是没有被理顺,但我认为鹗已经做到最好了,如今就算对他最挑剔的红学家,也不能完全忽视他的后四十回。我们要知足,不是为了曹雪芹,也不是为了鹗,是为了我们自己。

    最后我们来看红楼梦  的起首和结尾的诗,分别出自两人之手:


    曹诗,第一回: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高诗,第一百二十回:

    说到辛酸处,荒唐愈可悲。

    由来同一梦,休笑世人痴。

 

    两位作者都提到“荒唐”和“辛酸”,这是人生的常态;两位作者都提到“痴”,就是顽梗、迷惘。作者想告诉我们,世事无常,人生凄苦,提醒我们不要执迷于一事一物,要有超脱的心态。红楼梦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的断层,正好体现出这种无常和无奈。从这一点说,红楼梦的不完美,正是其完美之处。

    由来同一梦,梦醒时分,希望你提醒自己,你有完美的人生。











浏览(1104) (0) 评论(2)
发表评论
明伟的孔雀鱼 2012-07-22 21:45:03

    我的同学明伟现在会是怎么样呢?真想见到他。想见他的原因只有一个,我想跟他当面道歉,因为在他面前,我是愧疚的。


    在读初中的时候,有一天明伟向我要一小瓶酒精,他知道我家有一大瓶。那是文革后期,物质依然匮乏,酒精也不是很容易搞到的。作为对我的补偿,他主动提出给我四条刚出生的孔雀鱼。那天下午,他准时到我家来,手里拿着一个小瓶,里面装着小鱼。按理说,我应该给他一小瓶酒精了,他说他要用酒精稀释油漆,用来涂抹某件东西。


    在倒酒精的时候,我忽然起了疑心:那四条真的是孔雀鱼吗?还是在湖里捞来的野鱼?不到一厘米的小鱼,还真看不出是哪种。于是我做了件很不光彩的事,我给他的那一小瓶酒精,是掺水的,大概三分之二是水。为了掩饰,我还故意让他闻了闻,说“闻到了吧?是纯酒精”。他点点头,拿着就回去了。


    一个多月以后,小鱼长大了,三公一母是正宗的孔雀鱼。那三条公的,长出漂亮的蛇皮纹,是孔雀鱼中上好的品种,但是我已经不能把他的酒精浓缩回去了。我不敢问他油漆的效果如何,他也再没有提起。


    到了高中,我们去了不同的学校,我就再没有见过他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加深,这件事成了我的一个小小的心病:他的孔雀鱼是货真价实的,而我的酒精却充满了水分。我想见到明伟,向他坦白我的过犯。但是当我开始会这样想时,我们已经失去连络很久很久了。


    记得有谁说过:“有些事情,我们年轻的时候不懂得,而懂得的时候又不年轻。”


    明伟,原谅我吧。








浏览(85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