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山里人的博客  
ńぇǎ  
我的名片
山里人
 
注册日期: 2014-04-24
访问总量: 409,42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水滴筹”,真愁!
· 给你讲过故事吧
· 熵 与 价 值
· 成本的哲学视角
· 致林郑月娥的公开信
· Hello!----旧文重发,以纪念6.4三
· 自信与无知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山里人之见】
 · “水滴筹”,真愁!
 · 给你讲过故事吧
 · 熵 与 价 值
 · 成本的哲学视角
 · 致林郑月娥的公开信
 · Hello!----旧文重发,以纪念6.4三十
 · 自信与无知
 · 历史的逻辑
 · 研究法西斯
 · 事实与推理
存档目录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历史的逻辑
   

2019 4 2

‘人民创造历史’这是一句奉承话,别当真,历史中有‘人民’的作用,如:法国大革命,但是,客观地讲,历史是没有其成员偏好的,历史是由事件推动的,这个事件,可能是人民,也可能是是孤立的少数人,甚至是孤立的个人;纵观历史,它是由一连串的事件构成的,彼此之间并非孤立,总会看到一些逻辑上的关联,唯物者与唯心者,如同两个摸象的瞎子,虽然都摸到了,却离真象(像)有距离。

我在这里借用费雪(Lrving Fisher)的一句名言“收入是一连串事件”,来表达我的历史观:现实只是一连串的事件的结果,未来则是第N+2个事件。

历史是客观的,但是,‘心’却是它的起点。

我们简短地回顾一下历史事件。

4世纪一直到15世纪统治商业结点一直被掌控在威尼斯人手中,节点直接的商业往来有两条途径,陆路与沿印度海的海上驿站:

 image.png

十五世纪以前的贸易路线

威尼斯商人只是在各口岸上收售货物,当时的货物以需以干、小、高价值为特征,运输的风险都需要贩卖者自行承担。

从公元前直到15世纪,商业的往来一直是以自发、个体(包括小群体)为特征的,直到15世纪下半叶葡萄牙人的介入,航海,成为了国家行为,贸易的主角发生了变化,1487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迪亚士受葡萄牙国王若昂二世委托出发寻找非洲大陆的最南端,从此,葡萄牙人绕过了好望角开始进入印度洋了,贸易往来也开始变得血腥了。

葡萄牙人的海上探索源自若昂一世和他的儿子“航海者亨利”,1415年,若昂一世和亨利王子亲自率领一支由19000名陆军、1700名海军和200艘战舰组成的庞大军队,攻占了非洲西北角的重要城市休达(今塞卜拉泰),此事件被认为是葡萄牙海上扩张政策的正式起点。在若昂一世的支持和鼓励下,亨利王子创办了航海学校,网罗了欧洲各国的航海人才(以意大利最多),为葡萄牙培养了大批熟练的航海者,并修建海港,改进海船,将航海探险事业坚决进行下去。

1420年,葡萄牙人发现(对欧洲人而言,是“发现”)了马德拉群岛,1431年,发现了亚速尔群岛,成为大西洋航行的重要补给基地。到1433年若昂去世之时,葡萄牙航海事业正在步入繁荣期,已见到了海权时代的曙光。他的后继者继续努力,于是有了1488年迪亚士到达好望角,1498年达·迦马到达印度等一系列壮举。

若昂一世对海洋的渴望源自于葡萄牙对资源的需求,此时,全部的贸易节点都控制在威尼斯商人的手中,因为没有保鲜的方法,所有的食物需要腌制,腌制需要香料,香料来自印度,而印度对葡萄牙而言还只是一个遥远的传说,陆路运输因为跨度大,规模小,成本高,变得难为,因此,葡萄牙人希望找到通往印度财富的海上通道:更高效与更安全。

14世纪40年流行欧洲的“黑死病”,一方面,减少了香料的货源,另一方面加剧了欧洲对香料的需求,因为,很多医生用香料治疗黑死病,这就更刺激了葡萄牙人对香料的渴望。

葡萄牙人的海上探险使得起子公元前的,自发的民间贸易行为转为政府行为,所以,贸易的规模与成员构成上到了一个新的水平之上。

葡萄牙贸易优势仅维持不长的时间,到大约到1525年,在印度洋上,有两个新的,国家级的对手出现了:荷兰及英国,最终,英国以海上的军事优势把葡萄牙及荷兰的商业力量驱除出了印度洋,并在印度建立了东印度公司,东印度公司它被英王被授予了近乎于国家的行政全权力,有权利组建军队与警察,印度也从此走上了通往殖民地轨道,最终,成了英国的殖民地。

从这个角度看来,印度香料而成为殖民地,其道理就如同女性因其功能而被强奸一样的清楚。

从上面的过程看,葡萄牙国王若昂一世是大航海时代的发源端;一连串的事件:香料、国王、航海、火炮,使印度成为了英国的殖民地。

 

我们再来解读一下一战。

从现在的资料看,一战起自普林西普一只小手枪的几粒子弹,勃朗宁M1910型自动手枪的七粒子弹:

     image.png

1914628日塞尔维亚族学生普林西普在波斯尼亚首府萨拉热窝,开枪打死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大公。普林西普是青年波斯尼亚成员,这个组织目标是南斯拉夫的统一和从奥匈帝国统治下独立出来。萨拉热窝暗杀事件引起一系列强烈反应,最终演变成全面战争。奥匈帝国发出通牒,要求塞尔维亚采取行动惩罚肇事者,当奥匈帝国认为塞尔维亚没有做到时,就进而对塞尔维亚宣战。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AC%AC%E4%B8%80%E6%AC%A1%E4%B8%96%E7%95%8C%E5%A4%A7%E6%88%98#%E6%A5%B5%E7%AB%AF%E6%B0%91%E6%97%8F%E4%B8%BB%E7%BE%A9

一战,德国成为战败国,1918年的巴黎和会,把战败后的德国逼入了绝境,于是我们看到了希特勒,读到了《我的奋斗》,二战中德国的,几乎所有的,政治决策的基础想法我们几乎都可以在这本书中找到,可惜,当时的西方政治家没有几个人拿这本书当回事。

于是,我们见到了二战,二战之后,我们看到了东西方世界的分裂,《北大西洋公约》与华沙条约组织的对立。

这一切都源自于德国的解放路径,苏军解放的地区,均建立了亲苏的政权,西方解放的地区建立了以西方体系为基础的政权,不用说,他们一定是亲西方的政权。

而这条‘解放的路径’却是在二战结束前,194524日至211日雅尔塔会议决定的。

二战结束之后,由于宗主国势弱,各殖民地也纷纷开始了独立运动,在1947年印度独立才成为现实,还有法国、荷兰等国的多个殖民地。

普林西晋----一战----巴黎和会---希特勒----二战----雅尔塔会议----冷战-----社会主义阵营的诞生及殖民地独立。

中国共产党能成功地取得政权也是在这个大背景下完成的,前苏联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我们甚至可以断言,假如没有约瑟夫的扶持,中共是难以执政的,也因此,为日后的中苏关系紧张埋下了种子。

中共,他的几任最高领导人都是苏联指定的,向中发、王明、陈独秀、毛泽东,所以,苏联视其为玩偶,傀儡政权,1953年赫鲁晓夫到访中国,毛泽东高兴地对他讲:“那你们就到各地去走走看看,随你们的便,愿意去哪都可以,就像在你们自己家里一样。”,哪里有一点主人的样子,一副奴才的面孔。

1958731日,赫鲁晓夫又一次来到北京希望在中国沿海建立长波电台和两国建立共同核潜艇舰队。毛泽东很恼火,严辞拒绝,而苏联视中国为其政治走狗,对中共任何忤逆都难以下咽,这次,赫鲁晓夫的到访成了灾难的开端。

于是,苏联撤出其在中国的专家,中苏关系全面恶化,我国的经济也因此,及集体化、大炼钢铁的多方作用下呈现出败迹,以致出现了全国范围的饥馑状态,1958年之后,全国普遍的谎言,经济状况不明,经济问题,也必将引发争端,特别是在高层干部中的争端,因此,1963年毛泽东组织了全面的四清运动,初是“清工分,清账目,清财物,清仓库”,这本是极为正常的逻辑结果,但是,被毛泽东政治化了,扩大为“大四清”,即“清政治,清经济,清组织,清思想”。

因为,毛泽东感觉大全旁落,经济问题丛生,再持续下去的话,他的下台就是早晚的事了,我猜,1962年夏,毛泽东与刘少奇在中南海游泳池边的对话让毛产生了危机感:

“你急什么?压不住阵脚了?为什么不顶住?”,“三面红旗也否了,地也分了,你顶不住?我死了以后怎么办!”;

刘少奇说:“饿死这么多人,历史要写上你我的,人相食,要上书的!”,

毛泽东从此开始变得担心了,他没有了安全感,因为他的副手试图向他问罪了,经济问题开始演变成了政治问题,再追究下去,是需要有人承担责任的,所以,毛泽东在1963年开始了他的四清。

四清分化了最高领导层,很快就演变成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所有的当权派都被打倒,要知道,这些所谓的‘当权派’都是49年取得政权之后的行政队伍,是直接接受刘少奇、周恩来指示的干部队伍,绝大多数都是任命书都是周恩来签发的,局以上干部都是的国务院任命的,而文革,被打倒的恰是这帮人马,文革中任命的干部都是毛泽东的人,从中央文革领导小组,军管会,到王洪文之流,各单位的行政权已经全部被军管会接手了,留下来的旧的行政官员,只能配合军管会的管理,既有的行政体制完全被敲碎了,我记得,当时,在京的计委、经委,只剩下百余人,国家统计局仅剩26人,名称也改为计划组、经济组及统计组,全国,从生产单位到行政管理,最牛逼的是军代表,一臂号令天下,而命令却出自毛泽东:毛泽东----林彪----上尉连长。

为什么如此?更多的人只是看到了乱象,却乱象无解,即便有解也多是肤浅不堪,事详而理缺。

所有的症结在于起子1950625日开始的朝鲜战争,这一天,北韩的军队跨越了联合国安理会确定的北纬38°和平线。

按照常理,1949年后,我国的内战刚刚结束,理应休养生息,把工作重点转为疗愈创伤,恢复经济,但是,在苏联的背后唆使下,毛泽东以志愿军的身份参战,‘志愿军’,这简直是胡说八道!中国,没有自由意志何来的志愿军?任由他说吧!

苏联有苏联的打算,毛泽东有毛泽东的算盘,理解韩战,必须理解毛泽东,毛泽东熟读历史,精通帝王驭术。

毛泽东以四野的班底为基础组建‘志愿军’,却受命于彭德怀指挥,彭德怀因此离开了其所帅一野部队,此举,林彪也被剥夺了四野的指挥权,西北王离了属地;而四野,又有很多的国民党的旧军人,他们来源于俘虏或者起义部队,被称之为‘解放战士’,朝鲜战场,这部人肉搅碎机,正好可以将他们粉碎,所以,国际社会看到的是‘毛泽东不怕死的战士’,可是,国际社会不知道的是,他们的背后有一只督战队。

毛泽东的算盘打的很精,一场战争可以解除掉两个元帅的兵权,还制造了他们之间彼此的,潜在的矛盾,顺便消化一些原国民党旧部。

林彪的本钱,彭德怀用,林彪会看得顺眼吗?林彪在行政上势弱,与彭德怀的明争暗斗只能求助于毛泽东了,所以,林彪顺理成章地成了毛泽东的暗器。

毛泽东的算盘打得精,却也有失算,一个不起眼的失算,让毛岸英上战场镀金,毛岸英死于战场: 

C6N6J9TU6R2E0001.jpg

这位倚车而立的是联合国军的飞行员,波兰裔,南非籍的空军中校,名叫:G.B. Lipawsky,他在19501125日星期六早晨九时许 驾驶编号 312 P-51型轰炸机于朝鲜大榆洞投下两枚凝固汽油弹,当时,战果不清,对他而言,只是一次例行的执行任务。

这两颗汽油弹,断了毛泽东家天下的梦想,否则,历史就是另外一副面孔了。

我们看一下毛岸英的简历:

留学苏联,参加过中国土改,帮驴抗过米,附件1,管理过大型工厂:一机床,上过朝鲜战场,毛泽东的大儿子,多么具有优势的政治履历啊!

假如,他从战场回来的话,在基层稍顿,转入部委,不消几年,作为毛泽东的助手参与国家的管理是非常顺理成章的,林彪事件也许就没有发生的机会,毛泽东也可以多存活几年。

毛岸英,生于19221024日,假如,在80年前后接班的话,年方58岁,对一个国家领导人而言,这是一个合理的年龄(华国锋,1921216日),恰如蒋经国。

再假设,毛岸英55前后生子,那么,历练之后,现在的年龄应与习近平相仿,习近平生于1953年。

我们,很可能就是今天的北韩。

但是,假如毛岸英荣归的话,在某种程度上参与政府的行政工作,毛泽东也许就会以相对平稳的手段处理他的政治对手,刘少奇的故事也许会有很大的不同。

然而,毛泽东无后,毛在文化大革命的做法完全是一派政治流氓的气势:“老子什么都豁得出来!”,为什么?因为他无后,没有血统的继承人,也正是因此,在文革后期,毛远新才成了毛泽东的联络员,成了东北王。

文革中期,1971年。毛遠新(左)30歲就當上瀋陽軍區政委。司令員陳錫聯(右)視他如太上皇:

      image.png

言归正传,假如,毛岸英没有死,毛泽东后继有人可依的话,刘少奇的命运也许会好些,文革也不一定会发生,并且如此的惨烈,林彪事件也就没有条件发生。

可惜,毛岸英死于G.B. Lipawsky中校扔下的燃烧弹,也有传言,是他无畏美国空袭,在品尝早餐的煎鸡蛋,不过,后一种观点被定义为‘历史虚无主义’,我只是在这里客观地陈述一下,让大家对‘历史虚无主义’有一个浅显的认知,无论如何,毛岸英的去世改变了中国的政治历程。

 

我国与美国的建交源于中苏的紧张关系:“远交近攻”。

1960年中苏两党关系破裂后,边境形势随之紧张,冲突时有发生,双方都指责对方挑衅,但基本都是属于打架范畴的非武装冲突。直至196932日发生在珍宝岛的战斗,这是一次有预谋的伏击,中国边境的守军先打响了第一枪,击毙了名为伊万斯特列尔尼科夫的“瘸子上尉”,附件2

随后,事情变得失控了,苏联集结重兵,超过50个师,配备了最先进的武器,其中包括核导弹和战术核弹头。苏联还制定了对中国进行“外科手术式核打击”的计划,目标是中国的重要军事基地──酒泉、西昌导弹发射基地,罗布泊核试验基地,以及北京、长春、鞍山等重要工业城市。索尔兹伯里后来在《中苏战争》写道:“苏军的作战设想,是通过核攻击使敌人陷于瘫痪,然后通过装甲部队的闪电式攻击,使中国在几天之内完全丧失战斗力。”,

、、、

毛知道情况不妙,拥有了核武器并不能保证不遭受核打击,相反可能成为对方首先进行核打击的借口。于是让林彪发出一号命令,紧急疏散。1015日,毛泽东离京抵达武汉;17日林彪以“紧急战备”名义疏散到苏州;随后周恩来带领中央政治局和军委办事组成员从北京市区撤往西山。----附件。

《全军紧急战备:林彪“一号命令”的真相》

http://news.ifeng.com/history/1/200801/0117_335_368165_14.shtml

1969年10月19日那一天,是新中国建国以来前所未有的最紧张的一天。远在苏州的林彪让秘书张云生不间断地与总参作战部电话联系。平时,林彪午睡时从来没超过12点,但那天他却坚持等到苏联谈判代表团从飞机上下来,否则不睡觉。

、、、

、、、

     一个谈判代表团的到访,需要如此的紧张吗?而实际上,当时的西郊机场周边部队合围,机场内也设了伏兵,处于临战状态,林彪担心的是从飞机上冲下来的是全副武装的军人,是来占领机场的,然后,把西郊机场作为苏军进攻的入口,以完成设想中的突然打击。

在这样的背景下,通过两年的秘密接触,才有了1971年的尼克松到访中国并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

在毛泽东去世后,我国的经济濒临崩溃的境地,公有制体系难以维系,不得已,倒逼出来了经济改革,经济改革,说起来朗朗上口,实际上其动机却是很不负责任的,你不是口口声声地讲‘要领导一切的’吗?怎么不管了?实际上的潜台词是:“我养不起了,你们自谋生路吧。”

所以,我们知道了小岗村,吃到了傻子瓜子,经济改革,并非是因‘党领导的好’,而却是‘党不领导的’更好!

小岗村与傻子瓜子只是邓小平开了放行条而已,无为而治,无为而致。

经济变得有起色了,共产党的干部也尝到了经济改革的甜头,把民间的自发的经济活动扩展到更为广阔的领域,开放市场,引进外资,技术合作,双轨制的政策设计,由此引发了‘官倒’,康华一手遮天,直接引发了民怨,是8964的主要导火索。

8964后经济重现萧条,92年邓小平南巡重启经济进程,并从此开放了民营企业的注册,民营企业才有了合法的身份,而地位,仍旧是下九流。

‘党是领导一切的’,所以,有了钱的民营老板无师自通地都学会了行贿、堕落与腐败,且越演越烈,起初,腐败的官员我还能数得出来,现在,多如牛毛,以致任何一位坐在主席台上讲话的官员我都很难相信他是一个好人。

前不久,我的一个朋友,有求于人,一周内连续两次请了同一位司局级的官员,在京城一个并不起眼的私人餐厅,4人,每次都是3万余。

我逗他:“你的面子真大,人家冒死赴宴!”,他认真地告诉我:“实际上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没什么!”

我算了一下,一年52周,假如每周如此的话,一年光请客就要花去312万,这是一群蝗(皇)虫啊,怎么养的起!

而事实上,我们的确就是养了一大群这样的皇虫,他们胃口好得来‘吃麻,麻香’,只是好事不足。

未来如何?回首历史,我似乎知道了答案:多行不义必自毙,一个只有正反馈的过程的体系,其终点是它结构的极限,通常是脆断,如苏联与诸多阿拉伯国家。

中国49年之后的逻辑链:

苏联扶持中共取得政权----大跃进----在冷战背景下要求建立联合舰队----中苏破裂----经济问题引发的政治分歧----文革----珍宝岛事件-----中美建交-----毛去世-----改革-----康华的腐败----8964-----经济重启-----腐败-----??

可惜,在这个逻辑链上有重要的一环我无法表达:毛泽东失算:无后。

我们从历史中学到了什么?历史是由一连串事件的构成的,现实,只是一个这一连串事件交织演化结果;而,(社会)历史主角是人,人性是历史进化的动力,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当权者都更取向于隐秘与独裁,而大众更喜欢开放与民主;因为人性,历史因此而有方向(参阅《人类简史》P169),进化后的社会是什么样子我不知到,但我知道,进化后的社会一定是比以前的社会具有更多的人性,更开放与更民主,我们因开放而民主,所以,我们看到,但凡独裁一定是取向限制与封闭,开放与封闭,封闭会是进化的主流吗?不会!所以,独裁者是逆历史发展方向的,是反动的,逆历史潮流而动者能持续多久呢?也许,也很可能,会长过我们个人的寿命,但是,请相信,逆流而上,也许,有些诗意,但是,持续不了太久的,苏联就是例子。

前不久,我在网上读到一则报道:

20180927, 09:27 PM

「再撐一天超蘇聯」 網民給中共數日子微博遭秒刪

中共政權內憂外患,風雨飄搖。週三(926日),有大陸網友發微博稱,中共建政已25197天,恰好是蘇聯政權存在的時長,並評論稱「再撐一天就超過蘇聯了」。博文引起關注熱議,但很快被舉報刪除。

中共政权寿命  |  苏联  |  25197

我却很不以为然,实际上,中共已经死了,在29年前就死了,死于1989年的64日,他现在之所以还立在那里,只是因为惯性而立在那里,其结构已经是千疮百孔的了,早已不堪其重,经不起任何冲撞,所以,我们才会有一大笔开支,名曰:‘维稳支出’;任何一个小型的群体事件都有可能把他拖倒,一场火灾,一次大雨,一罐孩子喝的奶粉,甚至,一个小女孩的一瓶墨汁,都会令独裁者在铁幕下发抖,他的身后是打好包的行李,机场上有一架远洋飞机在怠速。


我以一句《吕世春秋·首时》中的一句话结束此文:事之难易,不在大小,务在知时。



附件1:毛岸英骑驴-----其善意可嘉,唯,心智不足!山里人。

延安时期,毛岸英到农村锻炼,毛岸英骑着驴,驴同时也驮着一包米。毛岸英觉得驴很可怜,于是毛岸英骑坐在驴上,把米抗在肩上,试图减轻驴的负担、、、

参《北京文史资料》第47辑曾担任毛泽东警卫的惠金贤写《一个老警卫战士的回忆》

 

 

附件2:珍宝岛事件的前因与后果

原标题《毛泽东的冒险几乎使中国遭受苏联核打击》

——1969年中苏边界真相

https:///2018/0528/1120812.html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