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山里人的博客  
ńぇǎ  
我的网络日志
从薛定谔猫谈起 2021-03-22 15:03:37

2021 3 22

历史上有很多名猫,但我猜,具有永恒之名的猫唯数薛定谔之猫了,不再会被超越: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96%9B%E5%AE%9A%E8%B0%94%E7%8C%AB

数薛定谔之猫,具体的内容我就不再啰嗦了,有很多相关的介绍,薛定谔猫有名之处在于他颠覆了我们的认知,概率状态下的不确定性,ab两种状态并存。

其实,薛定谔猫的问题不难解决,他用的是铁盒子,换成玻璃盒即可(Joke)。

用逻辑的语言描述就是:

猫的状态应该是|cat>=(a |dead>+b |alive>)在薛定谔的猫佯谬的设定下,ab均为1/Sqrt.这个叠加态和“50%概率死,50%概率活”的意义是截然不同的!这意味着猫既不是死的也不是活的!----https://www.zhihu.com/question/19998543

在逻辑上,薛定谔的猫同时存在在两种状态下,两种可能的状态,生或者死并存,这样的观点颠覆了我们传统的认知,我们可以理解‘生’,也可以理解‘死’,却理解不了既生亦死,我们缺少一条通往‘生+死’的逻辑路径。

也许,诗人们已经理解了:有些人,活着,却已经死了;有些人,死了,却永远活着、、、,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在理解薛定谔之猫的问题上有一个盲区:空间的开放与有限,空间的转换有一个开关,决定了薛定谔的猫的状态。

猫的状态,|cat>=(a |dead>+b |alive>),从系统的角度看,这是一个开放系统,当,打开盒子的那一瞬间,系统从完成了系统从开放到有限的转换,即系统完成了从开放到有限的坍缩,坍缩之后,猫的状态也从可能性转变为确定性了。

在生活中我们也有真实的过程对应,只是被我们忽略了:商品的生产与销售。

商品有两种状态:未卖出的是商品,只有成本,没有利润;卖出的是用品,成本被冲抵,实现利润。

未卖出的是商品定义为:;卖出的是商品定义为:1

因此未卖出的商品存在两个状态:1,卖出的商品是:1,卖不出的商品则是:,而从转换为1的那个瞬间是交易完成的瞬间,它把商品空间从开放转换成为有限的、确定性的空间,并且实现利润。

从系统角度看,商品W,集合为:{Wi}

{Wi}→S→Wk, i=1,2,3、、、N,k为某个具体的商品,当{Wi}→Wk,时,交易完成:S,商品Wk,的空间坍缩,从开放转为有限,此后,商品不再是商品,而是具有某种特性的用品。

交易过程,S,即是空间坍缩的开关,在S之后,商品变为用品,并且实现利润Pk实际上S之后产生了多个空间,利润空间及效用空间:

           wi.jpg

在开放系统下,Pk {Wi}的给养,即负熵的输入,因为Pk 的持续输入,系统{Wi}才得以存在,{Wi}密度恒定的情况下,{Wi}的状态与Pk 的输入成正比状态

  当Σ(Pk)>{Wi}需求时,{Wi}趋于成长,总体上体现为扩张;

  当Σ(Pk)={Wi}需求时,{Wi}维持现存的状态;

当Σ(Pk)<{Wi}需求时,{Wi}趋于收缩,体现为个体体量于种群体积的收缩,当Σ(Pk)低于{Wi}最低需求,达到某个阈值时系统死亡,常体现为瞬间的的崩溃,以某个事件为起点,引起连锁反应,并发症,导致系统瞬间坍塌,如那个曾经令人恐惧的帝国,苏联,毁于一旦,在它灭亡之前,没有任何一个政治家,或者,哲学家可以预测到它的灭亡。

至于经济过程就更容易理解了。

在技术恒定的情况下,体现为{Wi}的密度恒定,Σ(Pk)就是我们在交易(S)过程中的利润总和,当Σ(Pk)>{Wi}需求时系统扩张,否则不变或者收缩。

有趣的是,这里有一个盲区:利润的来源。

传统的观点认为,利润来自劳动,也许不错,但是,它忽略了‘可实现利润’的条件,似乎,只要是劳动就可以创造利润,而生活的经验告诉我们,尚有很多的劳动是无法实现利润的,看看那些烂在地里的西瓜,就会明白,在{Wi}→S→Wk,的过程中,缺失S是无法实现利润的,系统,{Wi},也将趋于收缩,从系统论的角度看,如果没有空间的坍塌,就无法产生Pk及Wk,无法兑现利润,Pk,及效用Wk,因此,我可以明确地讲,商品的利润与效用来自与商品空间的坍塌,即:交换,商品空间,{Wi},坍塌之后产生了更多的存在空间,Pk及Wk,Pk及Wk,Pk构成了{Wi}系统的负熵,{Wk}则构成了进入了新的系统,并构成其负熵的输入。

无论{Wi},S,Pk及Wk都是在开放的系统下,系统的转换是通过开放系统的坍塌来完成的,坍塌为局部的子系统。

同样的道理,薛定谔猫在不同的系统空间下体现为不同的性质,用专业的语言描述就是量子纠缠,两种状态,甚至是彼此对立的状态纠缠在一起,无法分辨,只有对空间做确定性的划分之后,量子的状态才能确定,如:打开盒子。

量子纠缠,在经济过程中也是真实存在的,商品既是!

商品,在没有售出以前,就是量子纠缠状态,只是我们未曾意识到,此时,商品同时具有两种属性:利润与效用,我们无法确定此刻的商品到底是利润还是效用。

从生产商角度看,此刻的商品是可能的利润,而从消费者角度看,此刻的商品是潜在的效用,至于最终是否可以实现则取决于交易的实现,否则,商品处在量子纠缠状态无法辨别。

商品的实现,利润与效用,是开放系统下不同的子系统,姑且称之为供给系统与消费系统,它们的实现需要有一个不可缺失的环节:交易,S,在此过程之前,Σ(Pk=Σ(Wk)=0

从这个角度看,内循环经济的GDP为零!

有点颠覆认知!

我们可以构造一个有甲乙丙三方构造的系统,甲,食品供应商,乙,服装供应商,丙,建筑商。

在甲乙丙构造的系统中,它们一定可以达成需求的均衡,但是,在此之后,Σ(Pk=0,也即GDP为零,因为此进彼出,总供给未变;也许,大家可以通过涨价实现利润的增长,但是,通货膨胀(i)却上升了,GDP-i=0

所以,我猜测,内循环条件下的经济增长一定伴随着与GDP几乎相等的通货膨胀;任何的经济增长一定伴随着空间的转换,或者说空间的坍塌,唯空间的坍塌才可以实现利润与效用。

同时,我也相信,经济内循环的条件下,我们也一定可以取得令人满意的GDP增长,我们只需掩盖、甚至,忽略通货膨胀,不过,去市场买一次菜,你就可以享受到美丽的GDP。

一般而言,事物的性质取决于其所处的环境,因此,事物性质的多样化的体现也是因其环境多样化所致,我想,这样的结论无需更多的解释,因此,我猜测,所谓的量子纠缠实际上是量子属性的纠缠,在大系统下体现为;量子纠缠,而在子系统下,量子的状态是确定的。

因此,我猜测,量子的纠缠可以是更多状态的,不止是两种状态,如:我们的人性,本身就是需求的纠缠,在不同的环境下体现出不同的需求特征;‘人之初性本善’,‘人性恶’都是在大系统中的结论,唯有到子系统,大系统坍塌之后,人在该子系统下的需求特征才可显现出来,本质上,这是一个约束条件(环境)下的反射过程,环境条件使事物凸显其特性。

但是,为什么我们一直在宏观世界中没有找到关于量子纠缠问题令人满意的解释呢?我猜,可能是思考的路径依赖所致。

薛定谔猫,1935年,作为假设提示时,系统的思想仍未出现,贝塔郎费,一般系统论,《生命问题》,1948年出版,而开放系统、负熵及耗散结构的概念则要到1969年了,由普里戈金提出。

而在有了系统,熵及耗散结构概念之后却也未见有谁结合量子概念上去理解宏观与微观世界,耗散结构与量子。

也许,这篇稿件本身就是一种纠缠,物理学、经济与哲学,只是,逻辑上觉得流畅,目前解释得通,未见Bug


浏览(3009) (7) 评论(12)
发表评论
被误读的《色戒》 2021-03-17 17:09:07

2021 3 17

《色戒》,我只看过电影没有看过小说,只记得,它通过一个故事把爱情、性、间谍、战争与刺杀都穿到一起了,几乎电影的所有的刺激元素都有了,所以这部电影很少叫坐,后来它的演员有些花边故事,女主角因刚烈选择了自毁前程,我也因此而记住了这部片子,说实话,与电影本身相比我印象更深的是汤唯的刚烈选择。

但是,《色戒》是被我们误读的片子。

《色,戒》(英语:Lust, Caution)是一部于2007年上映的谍战情色惊悚悬疑电影,由李安执导,两岸三地和美国合作制片,编剧王蕙玲和詹姆斯·夏慕斯改编自张爱玲创作于1950年、发表于1978年的同名短篇小说。影片以中国抗日战争为时代背景,时空环境分为1938年广州被日军占领后的英属香港和1942年日本占领下由其扶持的汪精卫政权统治的上海两部分。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89%B2%EF%BC%8C%E6%88%92_(%E9%9B%BB%E5%BD%B1)

也许,张爱玲想表达的只是:戒色!

张爱玲生于1920930日、、、1944年,张爱玲结识汪精卫政权宣传部次长、作家胡兰成,并与之交往。-----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C%B5%E6%84%9B%E7%8E%B2,维基。

胡兰成,汉奸,风流成性,张爱玲饱受其苦。

《色戒》中所描述的暗杀是对汪精卫政府高官丁默邨去的,具体时间不详,但应在1942—1944年间,行动之后,参与者悉数被处决,成了悲剧。

我猜,张爱玲有机会得到完整的事件调查,产生了一股难以描述的情感,在她的内心里挥之不去,故落笔成文。

她只是客观地描述所见所闻,并没有想褒贬谁。

我想,她也许更想劝戒的是她的花夫,此人风流成性,连保姆都睡,也许,张爱玲更担心保姆是刺客。

张爱玲,在1944年曾写下:

下大雨,有人打着伞,有人没带伞。没伞的挨着有伞的,钻到伞底下去躲雨,多少有点掩蔽,可是伞的边缘滔滔流下水来,反而比外面的雨更来得凶。挤在伞沿下的人,头上游得稀湿。----《流言》,194412月中国科学公司初版。

这倒更像是一个寓言,淋雨最多的是‘钻到伞底下去躲雨’的那个人。

人已故,情不在,理不变,环顾现实,伞下有两个人,一主,一从,风雨来临时,倒霉的总是那个伞边人。


浏览(3362) (15) 评论(2)
发表评论
成本、收益与空间 2021-03-10 20:23:54

2021 3 10

    早上朋友在微信发给我一条消息,尽管开放生育限制,但东北生育率仍在下降,而且回升绝望。

我们是唱着“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长大的,经常会被要求填写表格,在家庭出身一栏里写下‘革干’,尽管不甚明白其意;偶尔淘气,一次,被老师拉在讲台上训话,大约是她太生气了吧,对我训道:“你以后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你这样做,对不起历史,对不起你父母,对不起老师,我很失望,你以后怎么做革命的接班人?、、、”,这次训话,我印象很深,后来也常因此被同学调侃,接班人?I get noting!共产主义何在?你都没有的东西,却说让我接下来,这不是很扯吗?

回到早上的微信,我对我的朋友回复到:都是被共产党搞坏的,能走的出国了,走不了的选择拒绝生育。

中国,开始走向末路,但这是命中注定的,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的事情,“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可是谁又能保证‘新的’一定就是‘好的’呢?我想,我们更想得到的是一个‘好中国’,而‘好中国’却被‘新中国’给偷换了!

这次真的是轮到我们说‘我很失望’了!

从道理上讲,我们今天的现实就是我们历史上选择的结果,1949年,我们选择了共产党,有了新中国,我们今天的现实就是历史的承诺,我们无法拒绝的现实。

是我们选择共产党之后的收益,多数人对此不满意,《来生不做中国人》,负收益,却也是收益。

事实上,我们无法选择来生,有很多的的偶然在里面,万一投胎北韩或者是古巴乌干达之类的地方也不会令人满意的吧?

尽管我们无法选择来生,但是我们却可以选择不生,就如东北的年轻人!

1949年至今不过72年,对个人而言,也许不短,但对一个国家,而言却很短,对人类而言更是短暂,我们可以把这72年视为一个社会实验的过程。

72年前,我们在实验开始,在一个叫做‘新中国’的容器投入了共产党,它在里面自由地发酵,72年之后,我们看到了实验的结果,就是现在的中国现实,很显然,实验的结果很不令人满意,我想很多人可能会重新考虑实验的初始条件。

72年之后,新中国这个反应皿里的全部就是我们的收益,最初的投入,共产党,就是成本,而令人可怕的是它像癌细胞一样,它自我增强,毫无怜悯与廉耻地吞噬着它所需要的一切,胁迫他人接受他的喜怒哀乐,恰如戈尔巴乔夫所言:“无耻地说别人的坏话,不要脸地说自己的好话,睁着眼睛说瞎话,还要禁止别人说实话。”,其无耻恰如索尔仁尼琴所言:“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也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但是,他们依然在说谎。”,老大哥如此不堪,他们的表兄会好些吗?

我不知道!

那么,假如在72年前,我们在反应皿中投入国民党呢?

可惜,只有设想,没有结果。

中国今天的现实是投入共产党之后的收益,广义收益,如果在72年前,投入国民党,仅是设想,其可能的结果就是我们今天潜在的收益,经济学上称之为沉默成本。

这样的想法很多人都有,可惜,历史中没有‘假如’二字的地位,实际上我们在两个空间中描述了历史与潜在的历史,有时被戏称为‘那些未曾发生的历史’。

这就是说,我们在投入共产党的时候同时也拒绝了潜在的历史,我们的产出的现状,就是因为我们曾经没有选择国民党,或者说国民党是我们的负投入。

从根本上讲,我们的世界是三维的二元世界,两元之间存在一个中性的界面,零。

我们现在构想一个三维空间,XYZ

 xyz.jpg在两元世界中,有八个象限,黑盒子可以在八个象限中任何一个里面出现,Z为时间轴,不可逆,表示历史的进程,在时间轴上展现的实在的空间(±x, ±y),也许x-xy-y可以理解,表示着现实生活中的逆向的选择,我选择的是x,同时,也会有人选择-x-x也是我们的可选项,同理y,恰如诗人Robert Frost所写的诗歌《The Road Not Taken》,但是-z如何理解它呢?

-Z,就是那些未曾发生的历史!历史的虚拟空间:(±x, ±y,-z),历史的虚数i;也许,现实生活中,我们的梦境就是隶属于我们个人在虚拟空间中的存在,如:庄子梦蝶。

对我们而言,

 

2.jpg

因此,现实空间(±x, ±y, z)与虚拟空间i,(±x, ±y,-z)的因果是互逆的,即:现实空间中的投入是虚拟空间中的产出,产出同理。

如,在1949年,我们选择了共产党的同时我们也拒绝了某种可能的历史,如:今日的台湾,对今天的我们而言,台湾的现存状态,就是我们大陆的潜历史,未曾发生的历史。

同理,对台湾而言,我们就是她的潜历史,如果,她被共产党解放,那么,我们的今天就很可能同样发生在台湾,或者成为今天的香港,‘今天的香港’也只是在这个方向上的另一个空间而已。

成本与收益在虚拟空间是互换的,因果倒置,《The Road Not Taken》。


浏览(3712) (8) 评论(0)
发表评论
经济是如何增长的? 2021-02-26 08:05:00

2020 2 26

我们人类对于‘短缺’的记忆是写在基因里的,因此我们下意识地寻求更多的资源与金钱,我们努力地工作,追求经济的增长,而经济的增长,古老的观点认为‘发现需求,满足它’,这是很朴素、直观的道理,也许,支撑一个企业,建立一个百年基业不会有问题,但是,规模可能非常有限。

从现实上看,任何一项产品都是有密度的,经济学中常用‘市场饱和’来描述,此‘市场饱和’的制约是人口与其需求。

任何一项产品,我们对其需求都是有限度的,在一座城市中,有有限的人口数量,那么,他们对某项产品的需求就已经被限定了,其上限非常清楚,不清楚的只是你而已。

在我住的城市里有一个有很不错的餐厅,Beach House,近百年的历史,家族企业,且,别无分号,我很喜欢那里,去过几次,但是,它因无分号,经济规模也就如此了。

费孝通的《江村经济》作为经济学与社会学的经典,陆续地读过几次,每次都会有新的思考,最早,‘密度’的概念也是从这部书开始的,可惜一直也无法清楚地描述出来对它的感受。

江村,小农经济,内向型的经济模式,封闭循环,是敛态的,成员彼此互为供需,因此其经济规模一定有限,密度接近饱和状态,我想如果定量地刻画的话,应该是‘某种产品/人’的描述:收入=产品密度 X 人口数量。

如果,在产品密度相对恒定的前提下,江村想提高收入的话,江村能采用的措施只有扩大‘人口数量’,结论是让产品走出江村,经济转变为外向型经济,发散态。

我住的这座城市,也有一个口碑很好的巧克力店,产品相对单一,店面也不大,如何增加收入?结论很清楚,开分店,在不同的城市,增加人口数量。

所以,在产品密度相对恒定的前提下,收入的增长取决于受众人口的数量,其经济模式也必然是外向型的经济。

经济增长有两个前提条件:一是,结构发散;二是,顺差;收敛或者相对稳定的经济结构对应的是经济的规模的稳定。

外向型的经济,会带来更多的经济收入,输出者乐见,是收入,而对受众者而言则是消费,体现为输出者对消费者的‘贸易逆差’,假如,受众者要求‘贸易逆差’平衡的话,输出者将挣不到利润,因为利润被消费,交易等同于以物易物。

所以,外向型的经济的经济收入是以贸易顺差方式实现的,尽管,在封闭的贸易区内,贸易逆差的总和为零,但是局部上仍将出现,造成经济上的非均衡状态。

所以,从局部角度看,要想取得经济的增长,必须是开放的经济模式,在贸易上必需取得的逆差,否则进行实物经济好了,实物经济的贸易逆差为零,实物经济的危机也会有更小的概率。

旧年,中国被围困,政府提出了内循环经济,其效率如何?

扯蛋,糊弄人的!

现在我简略地回顾49年以后的经济政策。

1949年至1978年,经济上处于迷茫状态,政策多变,找不到根基,飘忽不定,只会玩枪,不会用脑子,只知道‘战天,斗地’,‘与人斗其乐无穷’,戏民如猴。

也许,毛氏可以效仿一下费孝通先生,写一本《赤县经济》,赚点稿费。

直到1978年,中国经济改革的元年,才开始找到了正确可行的方向;但是,直至1987年中共才清楚地制定了近乎完美的策略:两头在外,大进,大出。

可惜,人性伴随着一党专政毁了我们的经济前景,伴随而来的经济贪腐与政策投机,集中体现在康华公司的身上,直接诱发了8964,改革毁于贪腐与共产党的固执。

康华,坑华!

此后的经济政策就再无可点之地,黄鼠狼下崽子,一代不如一代。

更昏、更混的是‘一路,一带’。

‘一路,一带’,是一个发散结构,但是它没有顺向的收入差,因此,此结构体越大,我们的流失就越多,‘一路,一带’流出的都是我们的血!

败家子!

顺便提一下,《环球抱屎》有一个胡编,总编,忽悠一帮年轻听众:“我们玩着抖音,上着淘宝,能把美国逼回农业国去!”

https://www.163.com/dy/article/FSNQL2UP0521MBQC.html

可悲的是下面的人还在痴笑着鼓掌。

我看,被逼进农业社会的不是美国。


浏览(3175) (5) 评论(2)
发表评论
出生率与政治 2021-02-04 20:45:34

2021 2 4

有一篇题为《中国生育率断崖式下降,主要原因是什么?》,引起我的忧思,仁政不再,前途叵测。

这篇文章我草草看过,同意他的观点却也意犹未尽。

文章指出,我们有三次人口出生的高峰,分别是195319631977,见下图及附件,他们分别对应着中共取得政权,三年饥荒结束与经济改革的开始,相较而言,1977年的生育高峰仅是一个小的峰值。

为什么?答案很简单,人们对未来的正向期望。

19531963,及1977,加上30岁及60岁,这是劳动力的高峰区间,分别对应:

19531983—2013

19631993—2023

19772007—2037

取最大及最小值为1983—2037,保守些,这个区间应为1983—2023,因此,从劳动力供给看,1983—2023是相对充足的年代,此后将每况愈下,直到2037年,中国经济将彻底步入衰退。

 

‘堵车幽灵’的故事有很多人都听说过,在运筹学中也有更为详细的题解。

实际上,无需太多的数学方程,我们就可以在逻辑层面很好并且有效地解读它。

假设速度为:V,刹车距离为:L,反应时间为:S,则,L=FVS),司机为了保证自己的行车安全,前车的动态间离必须大于L

只有不小于L,司机才有安全感,否则司机将减速。

这就是堵车幽灵的逻辑模型,公路上的车队,头车一旦因某种原因减速,与次车的动态间距小于L时,幽灵便产生并且蔓延。

起因是司机们的下意识的安全感,这是一个条件反射过程,反射的目标是动态车距不小于L

生育,也是同样的道理,是反应的是人们对未来的预期。

2007年,香港政治评论员锺祖康写了一本名为《来生不做中国人》的书,这个题目很刺眼,没有任何想看的愿望,但是,我还是记住了他的名字。

年轻的夫妇无法承受生活的重压,住房、医疗、教育及养老,随便哪一个词挑出来对他们而言都是一个沉重的负担,更别说生活是其组合了。

为什么我们承受如此不堪的生活重压?因为我们做错了,且错的很离谱,所以出现了富人移民,穷人暗叹‘来生不做中国人’,错了,我们错了,在政策的层面上错的干净且彻底。

在房屋政策上,我们有很多海外的经验与教训可以学习与借鉴,可惜,该学的没有学会,学会了市场竞价,土地财政就如同行政白粉,各级政府越抽越上瘾,最终,把政府财政紧紧地捆绑了土地出让金,最终导致房价火箭式地攀升。

土地财政方面的问题逻辑、事实繁杂,就不多费笔墨了,总之,土地财政直接导致了房产价格失控,最后的结果就是:老百姓买不起房,买不起房,居无定所何谈安居乐业、生儿育女?

假如养育儿女的话,教育开支将是一个无底洞。

医疗问题也会困扰我们的生活,医患频发,医院、医生以钱为目的,以知识为手段欺诈患者,一个小小的感冒,在医院里都可以被榨取千余

有教无类,救死扶伤,那些传统的训诫都被一个‘钱’字取代了。

错在教育与医疗的产业化,教育与医疗是社会生活的保障体系,当他们被产业化之后就意味着穷人会被甩出这个体系。

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者,阿比吉特·班纳吉 Abhijit V.Banerjee 法国经济学家埃斯特·迪弗洛 Esther Duflo)曾合著的一本名为《贫穷的本质》的著作,其观点是贫穷的根源是缺失教育与健康。

在我们教育与医疗的产业化之后,政府辞谢了他义不容辞责任,老师、医生开始变得面目狰狞,贫穷的人被社会边缘化,难已回归正轨,可是,很少有人意识到老师、医生背后的那支黑手:教育与医疗的产业化政策。

而事实上,有史以来,我们个体面临的问题一直是如何生存及如何更好地生存;个体之‘如何生存’问题构成了一个社会的基本需求,具体体为全社会的制度化的在住房、教育、医疗、与养老方面的保障体系,而‘如何更好地生存’问题则是个性化的个人选择,这部分需求的满足可以通过市场化途径来满足。

所以,对应的解决途径就应该是,政府保障社会公民的基本需求,而通过市场手段来满足个性化的‘如何更好地生存’问题,因此,把住房、教育、医疗与养老全部产业化、市场化,一定会有能力不足的群体被排斥在外。

从道理上讲,住房、教育、医疗与养老,市场化部分可以占全部需求的20%,高过这个比例社会就会变得危险了。

现在,中国政府又推卸了养老的职责,推行养老产业化,不用有更多的思考,我可以坚决地告诉你:‘这又是昏、损之策’!老人们将被榨干一生之财,而且,还会很不舒服,陷入各种眼花缭乱的商业陷阱。

不过,问题似乎并不是如此不堪,我很开心地观察到,9100万党员们有很高的比例,很好并且有效地解决了‘如何更好地生存’问题,9100万,大约占中国人口的6%--7%的比例,尽管不令人满意,至少,‘如何更好地生存’问题已经开始得到了解决,共产党员们代表者更为优越的生活状态。

顺便表达一下,一直以来,自1957年,以储安平为代表的一些人,一贯不变地指责我党‘党天下’,近年来更是甚嚣尘上,指责我党搞小圈子,腐败。

他们太不懂事了!党的先进性正是如此,正如邓所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后后富’,让党员带头先富,做榜样,这样广大的人民穷众才会接受党的领导,跟党走,JJ要求入党,才会让我党永葆青春!

我们也可以做另一种设想,一个叫花子对你说:“请相信我,跟我走,带你致富!”---这不是一件TMD滑稽事吗?!


言归正传。

一般而言,住房、教育、医疗与养老,如此这般地不堪,你闭上眼睛,安静地想一想,你是否愿意把这样的生活再让你的孩子过一次?

“生孩子?算了吧!”----这就是我的回答。

‘春江水暖鸭先知’,谁又能否定‘春江水寒也是鸭先知’呀!人口下降,其经济影响是一系列的。

在住房、教育、医疗与养老看不到解决之前,中国不再会有生育高峰了,还有一点,不知道他们可否透彻地理解:趋势一旦开始,就会持续一段时间,对生育而言,可能是两代人的时间,30年!

《来生不做中国人》这本书我没敢看,但我也等不及,无需待来生。

顺便提一下,在中国,活着不容易,死了也好不到那里去,每一处墓地都是收费的,而且是有限期的,通常在15年上下,这就意味着我们也死不起,死无葬身之地!

我们做错了什么?答案你知道吗?所托非人!我们被偷去了那张本来属于我们的选票。

 

 

《中国生育率断崖式下降,主要原因是什么?》

https://www.163.com/dy/article/FV0T0F3T0545CS7X.html



浏览(1249) (4)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31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64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