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山里人的博客  
ńぇǎ  
我的网络日志
经济是如何增长的? 2021-02-26 08:05:00

2020 2 26

我们人类对于‘短缺’的记忆是写在基因里的,因此我们下意识地寻求更多的资源与金钱,我们努力地工作,追求经济的增长,而经济的增长,古老的观点认为‘发现需求,满足它’,这是很朴素、直观的道理,也许,支撑一个企业,建立一个百年基业不会有问题,但是,规模可能非常有限。

从现实上看,任何一项产品都是有密度的,经济学中常用‘市场饱和’来描述,此‘市场饱和’的制约是人口与其需求。

任何一项产品,我们对其需求都是有限度的,在一座城市中,有有限的人口数量,那么,他们对某项产品的需求就已经被限定了,其上限非常清楚,不清楚的只是你而已。

在我住的城市里有一个有很不错的餐厅,Beach House,近百年的历史,家族企业,且,别无分号,我很喜欢那里,去过几次,但是,它因无分号,经济规模也就如此了。

费孝通的《江村经济》作为经济学与社会学的经典,陆续地读过几次,每次都会有新的思考,最早,‘密度’的概念也是从这部书开始的,可惜一直也无法清楚地描述出来对它的感受。

江村,小农经济,内向型的经济模式,封闭循环,是敛态的,成员彼此互为供需,因此其经济规模一定有限,密度接近饱和状态,我想如果定量地刻画的话,应该是‘某种产品/人’的描述:收入=产品密度 X 人口数量。

如果,在产品密度相对恒定的前提下,江村想提高收入的话,江村能采用的措施只有扩大‘人口数量’,结论是让产品走出江村,经济转变为外向型经济,发散态。

我住的这座城市,也有一个口碑很好的巧克力店,产品相对单一,店面也不大,如何增加收入?结论很清楚,开分店,在不同的城市,增加人口数量。

所以,在产品密度相对恒定的前提下,收入的增长取决于受众人口的数量,其经济模式也必然是外向型的经济。

经济增长有两个前提条件:一是,结构发散;二是,顺差;收敛或者相对稳定的经济结构对应的是经济的规模的稳定。

外向型的经济,会带来更多的经济收入,输出者乐见,是收入,而对受众者而言则是消费,体现为输出者对消费者的‘贸易逆差’,假如,受众者要求‘贸易逆差’平衡的话,输出者将挣不到利润,因为利润被消费,交易等同于以物易物。

所以,外向型的经济的经济收入是以贸易顺差方式实现的,尽管,在封闭的贸易区内,贸易逆差的总和为零,但是局部上仍将出现,造成经济上的非均衡状态。

所以,从局部角度看,要想取得经济的增长,必须是开放的经济模式,在贸易上必需取得的逆差,否则进行实物经济好了,实物经济的贸易逆差为零,实物经济的危机也会有更小的概率。

旧年,中国被围困,政府提出了内循环经济,其效率如何?

扯蛋,糊弄人的!

现在我简略地回顾49年以后的经济政策。

1949年至1978年,经济上处于迷茫状态,政策多变,找不到根基,飘忽不定,只会玩枪,不会用脑子,只知道‘战天,斗地’,‘与人斗其乐无穷’,戏民如猴。

也许,毛氏可以效仿一下费孝通先生,写一本《赤县经济》,赚点稿费。

直到1978年,中国经济改革的元年,才开始找到了正确可行的方向;但是,直至1987年中共才清楚地制定了近乎完美的策略:两头在外,大进,大出。

可惜,人性伴随着一党专政毁了我们的经济前景,伴随而来的经济贪腐与政策投机,集中体现在康华公司的身上,直接诱发了8964,改革毁于贪腐与共产党的固执。

康华,坑华!

此后的经济政策就再无可点之地,黄鼠狼下崽子,一代不如一代。

更昏、更混的是‘一路,一带’。

‘一路,一带’,是一个发散结构,但是它没有顺向的收入差,因此,此结构体越大,我们的流失就越多,‘一路,一带’流出的都是我们的血!

败家子!

顺便提一下,《环球抱屎》有一个胡编,总编,忽悠一帮年轻听众:“我们玩着抖音,上着淘宝,能把美国逼回农业国去!”

https://www.163.com/dy/article/FSNQL2UP0521MBQC.html

可悲的是下面的人还在痴笑着鼓掌。

我看,被逼进农业社会的不是美国。


浏览(2472) (5) 评论(2)
发表评论
出生率与政治 2021-02-04 20:45:34

2021 2 4

有一篇题为《中国生育率断崖式下降,主要原因是什么?》,引起我的忧思,仁政不再,前途叵测。

这篇文章我草草看过,同意他的观点却也意犹未尽。

文章指出,我们有三次人口出生的高峰,分别是195319631977,见下图及附件,他们分别对应着中共取得政权,三年饥荒结束与经济改革的开始,相较而言,1977年的生育高峰仅是一个小的峰值。

为什么?答案很简单,人们对未来的正向期望。

19531963,及1977,加上30岁及60岁,这是劳动力的高峰区间,分别对应:

19531983—2013

19631993—2023

19772007—2037

取最大及最小值为1983—2037,保守些,这个区间应为1983—2023,因此,从劳动力供给看,1983—2023是相对充足的年代,此后将每况愈下,直到2037年,中国经济将彻底步入衰退。

 

‘堵车幽灵’的故事有很多人都听说过,在运筹学中也有更为详细的题解。

实际上,无需太多的数学方程,我们就可以在逻辑层面很好并且有效地解读它。

假设速度为:V,刹车距离为:L,反应时间为:S,则,L=FVS),司机为了保证自己的行车安全,前车的动态间离必须大于L

只有不小于L,司机才有安全感,否则司机将减速。

这就是堵车幽灵的逻辑模型,公路上的车队,头车一旦因某种原因减速,与次车的动态间距小于L时,幽灵便产生并且蔓延。

起因是司机们的下意识的安全感,这是一个条件反射过程,反射的目标是动态车距不小于L

生育,也是同样的道理,是反应的是人们对未来的预期。

2007年,香港政治评论员锺祖康写了一本名为《来生不做中国人》的书,这个题目很刺眼,没有任何想看的愿望,但是,我还是记住了他的名字。

年轻的夫妇无法承受生活的重压,住房、医疗、教育及养老,随便哪一个词挑出来对他们而言都是一个沉重的负担,更别说生活是其组合了。

为什么我们承受如此不堪的生活重压?因为我们做错了,且错的很离谱,所以出现了富人移民,穷人暗叹‘来生不做中国人’,错了,我们错了,在政策的层面上错的干净且彻底。

在房屋政策上,我们有很多海外的经验与教训可以学习与借鉴,可惜,该学的没有学会,学会了市场竞价,土地财政就如同行政白粉,各级政府越抽越上瘾,最终,把政府财政紧紧地捆绑了土地出让金,最终导致房价火箭式地攀升。

土地财政方面的问题逻辑、事实繁杂,就不多费笔墨了,总之,土地财政直接导致了房产价格失控,最后的结果就是:老百姓买不起房,买不起房,居无定所何谈安居乐业、生儿育女?

假如养育儿女的话,教育开支将是一个无底洞。

医疗问题也会困扰我们的生活,医患频发,医院、医生以钱为目的,以知识为手段欺诈患者,一个小小的感冒,在医院里都可以被榨取千余

有教无类,救死扶伤,那些传统的训诫都被一个‘钱’字取代了。

错在教育与医疗的产业化,教育与医疗是社会生活的保障体系,当他们被产业化之后就意味着穷人会被甩出这个体系。

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者,阿比吉特·班纳吉 Abhijit V.Banerjee 法国经济学家埃斯特·迪弗洛 Esther Duflo)曾合著的一本名为《贫穷的本质》的著作,其观点是贫穷的根源是缺失教育与健康。

在我们教育与医疗的产业化之后,政府辞谢了他义不容辞责任,老师、医生开始变得面目狰狞,贫穷的人被社会边缘化,难已回归正轨,可是,很少有人意识到老师、医生背后的那支黑手:教育与医疗的产业化政策。

而事实上,有史以来,我们个体面临的问题一直是如何生存及如何更好地生存;个体之‘如何生存’问题构成了一个社会的基本需求,具体体为全社会的制度化的在住房、教育、医疗、与养老方面的保障体系,而‘如何更好地生存’问题则是个性化的个人选择,这部分需求的满足可以通过市场化途径来满足。

所以,对应的解决途径就应该是,政府保障社会公民的基本需求,而通过市场手段来满足个性化的‘如何更好地生存’问题,因此,把住房、教育、医疗与养老全部产业化、市场化,一定会有能力不足的群体被排斥在外。

从道理上讲,住房、教育、医疗与养老,市场化部分可以占全部需求的20%,高过这个比例社会就会变得危险了。

现在,中国政府又推卸了养老的职责,推行养老产业化,不用有更多的思考,我可以坚决地告诉你:‘这又是昏、损之策’!老人们将被榨干一生之财,而且,还会很不舒服,陷入各种眼花缭乱的商业陷阱。

不过,问题似乎并不是如此不堪,我很开心地观察到,9100万党员们有很高的比例,很好并且有效地解决了‘如何更好地生存’问题,9100万,大约占中国人口的6%--7%的比例,尽管不令人满意,至少,‘如何更好地生存’问题已经开始得到了解决,共产党员们代表者更为优越的生活状态。

顺便表达一下,一直以来,自1957年,以储安平为代表的一些人,一贯不变地指责我党‘党天下’,近年来更是甚嚣尘上,指责我党搞小圈子,腐败。

他们太不懂事了!党的先进性正是如此,正如邓所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后后富’,让党员带头先富,做榜样,这样广大的人民穷众才会接受党的领导,跟党走,JJ要求入党,才会让我党永葆青春!

我们也可以做另一种设想,一个叫花子对你说:“请相信我,跟我走,带你致富!”---这不是一件TMD滑稽事吗?!


言归正传。

一般而言,住房、教育、医疗与养老,如此这般地不堪,你闭上眼睛,安静地想一想,你是否愿意把这样的生活再让你的孩子过一次?

“生孩子?算了吧!”----这就是我的回答。

‘春江水暖鸭先知’,谁又能否定‘春江水寒也是鸭先知’呀!人口下降,其经济影响是一系列的。

在住房、教育、医疗与养老看不到解决之前,中国不再会有生育高峰了,还有一点,不知道他们可否透彻地理解:趋势一旦开始,就会持续一段时间,对生育而言,可能是两代人的时间,30年!

《来生不做中国人》这本书我没敢看,但我也等不及,无需待来生。

顺便提一下,在中国,活着不容易,死了也好不到那里去,每一处墓地都是收费的,而且是有限期的,通常在15年上下,这就意味着我们也死不起,死无葬身之地!

我们做错了什么?答案你知道吗?所托非人!我们被偷去了那张本来属于我们的选票。

 

 

《中国生育率断崖式下降,主要原因是什么?》

https://www.163.com/dy/article/FV0T0F3T0545CS7X.html



浏览(1165) (4) 评论(0)
发表评论
谈谈边缘运算 2021-02-03 11:12:25


2021 2 3

边缘运算,一个看似高深的技术术语,不认真的思考一下似乎还不容易太理解它的的含义,实际上,边缘运算,我们每天都在做,没有什么太新奇的玩意。

从系统谈起。

在一组存在中,其构成的元素彼此之间的因其功能构成彼此的交换,对于这类交换可以从系统的中心通过指令的方式统一运算后再反馈回节点,如:早期的、彼此独立的计算机;原始社会的酋长,封建社会的君王及独裁的社会体系。

实际上,在专权体系中的分级管理也是一种边缘运算,只是这种运算的能力有限,更多的是督察处理,而这种督察通常是负面且高耗能的,暴力的行政体系,需要警察维系,警察的处理创生了更多的反抗,越需投入警力,这是一个正反馈结构,直到系统的极限,如:前苏联的行政体制与警察制度。

在系统内交换有限,中心运算能力尚可的情况下,这样的体系是可以维持的,而一旦,系统内的流量增加,超越了中心运算,在社会体系中可以视为中心的控制能力,这个系统就很难维持正常的运转,趋于衰落,坍塌,直到其中心的运算能力与系统内的交换相匹配为止。

如何解除此类危机?边缘运算。

边缘运算就是在中心运算能力不变的情况下,减少系统内的流量,在节点上完成部分运算,与中心运算只交换有限的、必要的信息。

从整体看,整个系统的投入增加了,系统运算能力提高了,但是却减少了系统内的信息流量,边缘运算处理了非必要的垃圾信息,系统内流通的仅仅是必需且有效的信息。

它对应的社会模板是民主制度,在这个体系中,公民在法律(规则)框架下处理自己的私人事物,而把公共事务、规则的设定与修改交付给民选官员来处理。

对比一下中西方的医疗体系也许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边缘运算的社会含义。

中国的医疗体系是‘中心运算’,病人有病上医院,病人就是这个体系中的流量,当病人增加,‘医疗运算’能力不足时就会出现医疗拥堵,医患频发,藏污纳垢的事情都发生在其中了。

对比西方的医疗体系,它的构成是家庭医生(社区诊所)---中心医院,病人生病后先在社区医院诊治,有需要时才会被转入中心医院出来,急诊除外,急诊直接送中心医院救治。

这个体系的好处是明显的,有大量的常规病例被家庭医生处理了,整个体系的医疗处理(运算)能力增强了。

西方的医疗体系在这次CCP-19中也被诟病,凸显其能力不足,而事实上,是因为大量的急诊病例把中心医疗的救治能力推到了极限的位置;这个问题,在中国的医疗体系中也是同样存在的,方仓医院就是中国医疗体系的应急反应措施。

边缘运算,还有一个有趣的应用体系。

我们人类对于‘短缺’的记忆是写在基因里面的,因此我们变得下意识地贪婪,努力地工作,经济上设法以更小的成本获得更高的利益,走偏了就是‘坑蒙拐骗’,追求经济的增长,而事实上,经济已经过度的增长了,看一看商店里的工业品,我只需要一、两个电视及,而商店里却摆满了货架!

经济的增长,意为着垃圾的产出,有史以来,人类的垃圾产出是不断增长的,它已经超越了我们处理能力,所以,我们看到的是垃圾对环境的污染与日俱增,目前,我还未见缓解。

我们的垃圾处理模式来自于传统,呈网络分布,离散地产出----集中处理。

如果,我们把垃圾‘产出—处理’体系视为一个网络分布的话,那么,它的处理结构就是在节点上产出垃圾,然后汇总到中心处理,垃圾需要从节点上交换到中心,当中心的处理能力不足时,我们的环境就毫无疑问的被污染了。

怎么办?答案也很清楚,通过边缘运算增加系统的投入,在节点上垃圾脱水,脱水垃圾资源化处理!

我相信,这方面的处理技术大家很快就可以见到了,这将是我们有史以来对垃圾问题第一次有效地改进。



浏览(1319) (1) 评论(0)
发表评论
独裁只是几张行政令而已 2021-02-01 07:50:31

2021 2 1

以前,一提起独裁我们首先想到的就是习特勒、斯大林、卡斯特罗、金三、、、,想到的是敲门的警察、军车和集中营,实际上这是因为你想多了,独裁通常是很温柔的,不过是几张行政令而已,假如,你顺从它,对你而言,什么不愉快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白等先生似乎没有白等,他坐进了白宫,在川普曾经坐过的椅子上签署着行政令,上任第一周就高效地破纪录了‘美国《纽约邮报》26日报道,美国总统约瑟夫·拜登就职一周签署37项行政命令,超过任何一名前任美国总统同期所签数量。’,参阅附件,《拜登就任一周签署行政令数量破纪录》。

而他的处女周内国会是处于休假状态之中的,这就是是说,这些行政令没有跟议员做过任何的协商,是单方面签署的,历史的经验表明,凡未经充分协商的行政令有很大的概率在执行中会受到不明的阻力。

同理,合法性欠缺的政权,在行政上也是阻力重重。

这些未经协商过程的行政令,你只需遵循它,将不会有何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但是,假如你不顺从,甚至反抗它,那么警察与军队都是白等政府可以动用的力量;也许,你认为美国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醒醒吧,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多猫腻偷票机静悄悄地偷取了白宫,在此之前你想到了吗?

还有,看看地球上的中国模板。

在那里,没有一个人民代表是通过社会直选产生的,都是各级党的的领导指定的,但是,在那里却神话般地诞生了一部全票通过的宪法,及诸多授权法案!

非法的人民代表产生了合法的宪法,“这岂止是神话,简直就TMD是神话!---武举人。

有了授权法案,行政令就无需经人大审议了,各级行政领导想想措辞,签字盖章,下发执行即可,当然,那些可以签字的人都是党员了。

你接受这些行政令,大家彼此相安无事,不接受的话,警察就会在你的家门口等着你,跟你‘讲讲道理!’,再不顺从,法律手段即至。

所以,独裁者的暴力手段都是因为我们不顺从。

这次美国大选,我学到了民主的基本原则,非民选官员不可签发行政令,未经国会商议的行政令就是独裁。

从民主到独裁,中间只是一部偷票机的距离。

所以,通过多猫腻产生的总统将举步维艰,白等,德不承重,早晚翻车的主。

72小时的救援原则。

在紧急救援上,有一个黄金法则:72小时!它的意思是讲发生灾难之后我们大概率地只有72个小时的紧急救助时间,因为在无助的情况下,72小时接近了人体的极限,更何况灾难之后,需要救援的人士很可能有外伤。

社会问题也是同样大道理,当我们发现不对的时候必须迅速、果断地采取应急措施,不可姑息,姑息养奸,受害的最终是我们自己,而且,是一个更为大的灾害,如:英法在纳粹兴起时采用的绥靖政策;西方世界对习特勒的包容。

眼前,美国人民如果不对白等政府的独裁行为做出强烈的应急反应的话,那么,美国人民就将被迫忍受、接受一个比眼前更为独裁专制的政权。



 

 

拜登就任一周签署行政令数量破纪录

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21-01/29/c_1211001214.htm



浏览(811) (11) 评论(0)
发表评论
那遥远的地方 2021-01-25 16:41:43

2009-8-5

    作者声明:本文依梦境而就,‘I Have a Dream’,also,内容荒诞不经,如有雷同,请勿认真,否则自取其辱,后果自负。

 

引言:

“在那遥远的地方 有位好姑娘

人们走过了她的身旁 都要回头留恋的张望

、、、   

我愿做一只小羊 跟在她身旁

我愿她那只细细的皮鞭 不断每天打在我身上”

                                         -----王洛宾

温柔、浪漫,王洛宾,来自远方的歌声,我的题目与之所差不多,比之更简练:‘那遥远的地方’;

 

马丁路德金,也有个著名的梦,很浪漫却也有几分苦涩:

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将会奋起,实现其立国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这些真理不言而喻:人人生而平等。”

我梦想有一天,在佐治亚州的红色山岗上,昔日奴隶的儿子能够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同席而坐,亲如手足。

我梦想有一天,甚至连密西西比州——一个非正义和压迫的热浪逼人的荒漠之州,也会改造成为自由和公正的青青绿洲。

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小女儿将生活在一个不是以皮肤的颜色,而是以品格的优劣作为评判标准的国家里。

、、、携手同唱那首古老的黑人灵歌:“终于自由了!终于自由了!感谢全能的上帝,我们终于自由了!”

---http://news.xinhuanet.com/ziliao/2005-04/05/content_2787080_1.htm

 

我把‘在那遥远的地方’,去掉了一个字,就生出许多变故来,一字之差就变得苦不堪言。

  

异国他乡的事我知道的不多,还是从我的梦乡讲起吧。

我的族人一直都很贫穷,穷怕了,所以信了那些充满诱惑的话,比王洛宾的美丽姑娘更诱人:“有一个美丽的地方,要什么,有什么,想什么,来什么,‘王洛宾的姑娘’就更不在话下了,但却很遥远。”

我们被诱惑着、裹胁着,用大刀、长矛,小米、步枪,制造各种速行载体,多是师法洋人,原创的不多:独轮车、牛车、马车、汽车乃至火车,以便我们可以乘之远方。我见过的领班不少,也换过了不少,甲乙丙丁,CSJM,我一直只跟班,身份不曾变过。

牛车、马车、汽车、火车种类的更迭就不用多讲了,血流山河;每个类别里面,方案也被换过不少次,每次更换,都是要死人的,新的领班,新的大刀,明晃晃地泛着青光,砌哩咔啦,就把旧的人马砍了个稀里哗啦,很是威风,旧的班底,垂头丧气,新的人马,耀武扬威,煞是好看,乐翻了旁观者,养活了一大群点头哈腰的笔墨文人,老大哥却高兴地称之为:“这是一个人才辈出的伟大时代;‘思想家弹出,学问家凸显’”,老大哥在演讲的时候,我不经意的露出了一丝低蔑,被身边的一个文人看出来了,低声的告诉我:“你们这些人哪里懂!那些思想家只有两条出路,一条:吃一颗子弹;另一条:屁股被踢一脚,弹出车厢。”,他接着说,“老大哥的思想宏大而精巧,涵盖了全部的真理,终极真理,老大哥讲过之后,就不再会有真理被发现了!”,他接着说:“老大哥会越来越伟大的,所有的真理都是老大哥发现的!所有的好事也都是老大哥做的,惭愧得很,我们这些人只能在老大哥的领导下有限地做些好事,还总是给他老人家帮倒忙,老大哥,他没有错误,没有丝毫的错误!”,“你看,小到一个字都令人叫绝,‘淡’与‘弹’用得妙极了,我已找不出词汇形容老大哥的伟大了,你理解就行了。”,他又向我强调:‘我今天心情好,饶你一次。’,我知道,如果他把我揭发了,那我可就‘黑’大了,不死也得扒层皮,‘蔑视老大哥’,是少有的重罪,最轻的刑罚也是思想手术!

我知道他所言非虚,我的好几个朋友就是因为不小心看到老大哥的臭事,就‘被安排’了,有时,事情很小,小到微不足道。我的一个发小,从小就喜欢攀权富贵,老大哥电视台演讲时站在老大哥身后,听得老大哥屁响,闻得一股浊气,皱了一下眉头,‘老大哥’,‘电视台’,‘放屁’,‘浊气’,这四个词无论如何组合都是不能令人接受的,尽管它们都是真实的:‘老大哥放屁’,‘电视台很臭’,‘老大哥在电视台放屁’,‘老大哥搞的电视台很臭’、、、等等,因此,他也就被拉到了真理墙的后面,再也没有回来。

真理墙,那是一座不锈钢做的大墙,上面刻满了老大哥发现的真理,高不见顶,宽不见边,每天都能见到真宣部的人爬在上面刻刻画画的,站在下面,我总是分不清他们到底是在写新的,还是改就旧的,反正,每天都忙忙碌碌的,下面看的人,没有一个不叫好的,可也没有一个人可以复述看到了些什么。

真宣部,真理宣传部的简称,这帮人总是祉高气昂的,威风极了,这个部门也是烈士最多的部门,几乎每天都在开追悼会,成了习惯,熟能生巧,后来,人们索性只是把姓名和照片换换就行了,追悼会,成了行政制度的一部分;至于死因,永远都是‘国家机密’,亲朋好友想问一下,只是被告知‘因公牺牲’,再问下去就被告知‘这是国家机密’,再问下去,就会被警告‘没有人可以知道机密而活着的’。据知情者讲,绝大多数死者都是修改局的人。

我仔细地看了看他,看清了他的名牌:‘郭诺诺’,哦,名人!这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一个大文人,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救的人,却救了我!我讨好地笑了笑,不再敢抬眼看他,生怕他再看出来点什么来,改了主意,看不见他的面孔,只见到一个肉坨,佝偻驼背,白白胖胖的,想喝彩的时候手都拍不到一起,只能趴地上拼命地跺脚拍打着地面,头也有节奏地往地上磕,我暗想:“一只活脱脱的蛆”。


很多人搞不明白,但凡文人,都生得白白胖胖的,佝偻驼背,用我朋友的话讲就是,“都在大口喝酒和吃肉,不知道该吃些长骨头的东西”,我没敢声张,很怕再招惹官非:他们只能‘吃肉,不长骨头’,长了骨头的都被砍了头,‘弹出了’。

 

刀枪剑戟,不管如何,车,我们总算造好了,老大哥却拿出一份乘客协议:‘非签者,勿乘!’,苦恼了我们这群小跟班,勿乘,白干了活不讲,不计较,但,何以远行,何以到达‘那遥远的地方’、‘想什么,来什么’,想都别想!

别的条款我不记得,有两条,当初我看到了,言辞拐别,难解其详,反正要乘车,也就没太计较了,不敢计较。

条款注明:‘凡异,不可为驾,驾必师徒子’, ‘文明乘车,遵纪守法’,在左下很不显眼的位置,附有一行很小的注解:解释权在老大哥,我看了后,也觉得情理之中,没多想,就签了,还有好大的一群人都被诱惑着、裹胁着签了,无论如何,我们至少有了新装,中山装,很温暖,人们彼此用新话交谈,很有趣。我们也因此离那‘遥远的地方’近了些,至少,感觉上如此。

新话,是一种简明的语言,第一步是把老字简化,第二步是限制字符的数量,分几个阶段执行,800050002000,最后目标是可令弱智者通过一个月的学习后变可阅读老大哥的选集,或任何的通告,稍有些智力的人,两天便可学会。

过了很久,一个爱喝胜利牌杜松子酒的家伙,奥威尔,明白得事太多,一个注定是短命的家伙,在昏暗的角落里告诉我了关于新话的全部秘密。

    1984年,“第十一版是最后定稿本,8000字”,他说,新话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让傻瓜看书,而是要让比傻瓜强的人,缩小思想的范围,你难道不知道新话是世界上唯一的词汇量逐年减少的语言?

    最后我们要使得大家在实际上不可能犯任何思想罪,因为将来没有词汇可以表达。凡是有必要使用的概念,都只有一个词来表达,意义受到严格限制,一切附带含意都被消除忘掉。在十一版中,我们距离这一目标已经不远了。词汇逐年减少,意识的范围也就越来越小。最迟到2050年,将没有一个活着的人能听懂我们现在的这样谈话。

    新话的妙处在于,使用新话的人无法与车外的人交流,即便进站,香湾、台港,小小地消遣一下,也什么都听不懂,看不明白;更无法读懂历史,视世界如今生,因此也就根除了思想病的根源。

随后,他向我做了个调皮的小动作后说:“老兄,你知道为什么哺乳动物要比卵生动物聪明吗?”,他停顿一下,接着说:“哺乳动物可以把经验直接传给下一代!”,他眨了眨眼,“经验,以文字描述的‘经验’就是历史。”,我费力地理解着他的话,吃惊地想:‘这个家伙聪明过头了,跟他在一起要小心点!’,‘站在他的旁边容易吃子弹!’,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跟他谈天,这家伙太有魅力了,我说:“是的,老大哥一直设法用生产线的方式来生产小动物,共妻局专司此事,并为此组建了一个生产--哺乳部,我朋友的父亲就是那里的副总管。”,奥威尔看了我一眼,“父亲,一个奇怪的名词,以后,没有父亲、母亲、兄弟、姐妹、及一切衍生的关系名词,小动物们根本就不知道谁是他们的父亲、母亲、兄弟、姐妹等等,他们只有一个终身不变的,唯一的编号,没有名字,编号就是名字,小动物们只有一个共同的父亲,即:老大哥,小动物们学会的第一个词就是‘老____哥哥’;第一句话就是‘老大哥哥万万岁!’。”

“我们这一代,为切断血缘关系要做些艰苦的努力,比如:让儿牵着爹的鼻子游街;让儿女宣布断绝父子关系;让夫妻互相揭发;让儿子控告母亲强奸;让女儿揭发父亲,控告性侵犯之类的。”,老大哥曾英明地指出:“‘你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哪’,环境比人格更能决定人的行为。”,“这是伟大的革命,空前绝后的革命!”,我顺从地说:“哦,我们应努力地把自己变成卵生动物才行!”,“我看,应当在生产--哺乳部下成立一个生产方式研究院”,奥威尔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傻逼!”。

奥威尔接着说,“事实上,将来不会再有像我们今天所了解的那种思想。正统的意思是不想——不需要想。正统即没有意识。全部的思考,如果可以称之为思考的话,都是老大哥的思想,没有丝毫的杂质,很纯净。”

我们把语言削减到只剩下骨架。最大的浪费在于动词和形容词,但是也有好几百个名词也可以不要,比如,那些亲属关系名词,不仅是同义词,也包括反义词。说真的,如果一个词不过是另一个词的反面,那有什么理由存在呢?以‘好’为例。如果你有一个‘好’宇,为什么还需要‘坏’字?‘不好’就行了——而且还更好,因为这正好是‘好’的反面,而另外一字却不是。再比如,如果你要一个比‘好’更强一些的词儿,为什么要一连串象‘精采’、‘出色’等等含混不清、毫无用处的词儿呢?

    ‘加好’就包含这一切意义了,如果还要强一些,就用‘双加好’‘倍加好’。当然,这些形式,我们现在已经在采用了,但是在新话的最后版本中,就没有别的了。最后,整个好和坏的概念就只用六个词儿来概括——实际上,只用一个词儿。兄弟,你是不是觉得这很妙?当然,这原来是老大哥的主意,他事后补充说。

    随后,他向我朗诵了一首以新话写的短诗:‘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好,加好,双加好,倍加好,、、、’,我听了心烦,借口想吐,就走开了。

事实上,我真的觉得有些恶心,但我知道,他说的是对的。我也很焦虑,有些人要改一改爹妈赐的名字了,比如,在8000字里,没有‘镕’字,不管它,那是他的事;不过,以后还要名字干嘛?有编号就行了。条形码!条形码可以纹到脑门上,修剪到头发里,一目了然。

‘为了大家的健康,防止被污染’,老大哥把车窗全都封死了,屏蔽了所有的车窗,虽不见了西洋景,也不会有噪音,从此,没了参照物,虽少了乐趣却可安眠,此举,被眼明的人指为‘禁锢的比罐头还严’;但,无论如何,大家都健康,唯有日光与月光从车顶泄入,也算是顺其自然,日与夜,春夏秋冬什么都没少。

偶尔,有一两声叫骂,老大哥熟能生巧,看都不看,回手就是一枪,很是潇洒,尸首顺着垃圾道就滑落下去了,很顺畅;灭了叫骂者,到也有理:‘为何不守规矩?’,恼人的是,老大哥抓到什么,用什么:5764AK47、散弹枪,甚至还有坦克,伤及无辜,而没有一次抓到过橡皮子弹,此惑,不经意地被一个弱智的混混揭了谜底:“操!我们哪有橡皮子弹啊!橡胶是紧缺物资,都用于制造小雨衣了,否则,车厢还不给挤爆了!”,而最为糁人的是醉驾开枪,通常是‘一骂数响’,随后则是哀嚎不断,旷日持久,吵的我食之甘味,夜不能寐,衣虽光鲜,却也不寒而栗。

乘车经年,虽无所事事,却也摸到不少的内情,发现了当老大哥的好处:关上驾驶舱,里面吃喝淫游拿,打抓坑骗驱什么都不少,那可真是‘要什么,有什么,想怎么,就怎么’的地方,外面还无从知晓,据知情者讲,甚至有年高望重的老大哥每天只有两个小时在驾驶,剩下的22个小时含饴弄孙,悠然自得,天天如此;老大哥及稍有些地位的徒子们的亲朋好友都被拉进了驾驶舱,悄眼望去,甚至连波斯猫,哈巴狗,丁金条(一种新的哈巴狗)都带了进去;有些被顺便就被选为了替补;有些,游离于驾驶舱内外,一副装神弄鬼、耀武

浏览(2204)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31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6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