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山里人的博客  
ńぇǎ  
网络日志正文
从文革谈起 2021-09-02 03:44:19

2021 9 1

把价值观视为生命的一种形式,她,同任何生命一样,有出生、童年、青年、、、成年及衰老,在其每一个阶段都需要有环境的支撑,与环境有能量的交换,In & Out,涉人与物、财,需要有物质支持,我们唯有解读到价值观的环境背景产能理解她与看清楚的的来龙去脉,一种价值观是否可以传承,有没有支撑她传承的物质环境,以怎样的方式传承,决定了她的未来。

我们的文革,欧洲的穆斯林及现在的塔利班的长消过程都是例子。

 

最近一直有一种说法,我们将重回‘文革’,会吗?我倒希望这是真的,我能重回梦开始的地方!

一路走来,遇见、听见太多,仿若梦里、云间,我就从文革讲起吧。

关于文革的文章有很多,但大多数是个人写的私人经历,事物性的,理论的研究几乎没有,它在中国的社会过程中几乎是一个空白,因为有人忌医,讳疾,生怕讲得太多。

回望上个世纪,中国一直是多灾多难,乐观派笑言‘多难兴邦’,我一笑了之:找到重心再说吧!

文革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话题,是理解中国的一把关键性的钥匙,不过,即便你拿到了钥匙,找不对锁眼也照样打不开门。

文革时我尚小,就我个人而言,但是对文革的感觉还是非常清晰的。

先是父亲以一种非常有趣的方式回家了,一个冬天的早上大约7点前后,我还在床上,父亲穿着厚厚大衣,带着皮帽,把脸捂得的严严的敲门进来了,大姐开的门,父亲直入房内,大姐惊恐地讲:“你是谁啊?你出去,别进来!”,对我们而言这是一个快乐的早上,父亲从伊春回来了,但,却是逃回来的,据我父亲讲,他被围困在办公室里,连去洗手间都有两个人跟着,不知他是如何逃上火车的,躲在慢车的车箱的角落里,慢慢地熬到了北京,父亲,以一种很滑稽的方式回到了家。

这是‘四清’的结束,文革也就开始了,后来,上班的汽车没有了,我家也买了第一辆自行车,永久31型,我却觉得很开心,学会了骑车,够不到坐位,掏裆骑;但也有不高兴的事情,哥哥、姐姐在家,到处乱转,我却还要去幼儿园!

文革就这样开始了,以一种很好玩的方式开始了。

后来,大串联,上山下乡,我们家也去了干校,以我母亲的话讲就是:“一个心分四瓣。”:哥哥在乌拉特前旗,姐姐在景洪,还有姐姐在京闲居,我随父母在干校。

这就是我感受到的文革。

而这是为什么?至今无解。

上个世纪,中国需要划定几个时间段:

1、  清朝灭亡,至国民党执政

2、  抗日,1945年止

3、  国共相争,1945—1949

---执政理想的争执

4、  共产党巩固政权,1949—1959

5、  共产党内斗,1958—1971913

6、  领导人过渡,1972—1976

---接班人问题

7、  领导权过渡,1976—1978

8、  经济改革,1980—1997,邓亡

9、  过渡与蜕变期,1997—2012

10、              权力回归,

11、              巩固权力

12、              如何过渡?

---再度体现接班人问题

 

这是一个纲要,答案就在其中了,只是没有那么显而易见:权力---稳固---传承,下面也将从这三个方面解读。

 

权力与稳固

上个世纪从清朝的灭亡到1949年,提纲中的1—3,是围绕中国政权的归属,如果,我们把它仅仅视为‘权力的争夺’那么我们就太小看它了,太肤浅了,这是社会基础理念的争夺,体现在社会管理权上。

首先是共和观念与封建王朝的争夺,其次,是共和理念与共产主义理想的争夺战。

 

共产党巩固政权,1949—1959

1949年,中国共产党在全球共产主义思潮下取得到了中国的领导权,接下来就面临的是如何巩固与维护政权了。

所以,在政治上我们看到了,三反、五反、反右;在经济上我们经历了公私合营、人民公社的建立。

至于1950的抗美援朝,这只一个插曲,全球共产主义思潮的插曲,是代理他人的战争,拿人钱财,代人消灾,帮你拿下政权,你该表示点什么吧?否则,太不够意思了!

不过,毛泽东也借韩战夹私货。

首先是出征北韩一战夺了两个帅权,次之借韩战消化来自国民党的旧部。

替苏联出征,让林彪托病离队,彭德怀指挥林彪的部队,两个元帅都离开了自己的部队,毛泽东没有了地位的威胁;在战场上消化来自国民党的旧部,净化了军队。

不过,这个小插曲对中国政治的走向起了深远的影响,在我看,也是以一种滑稽的方式影响了中国的政治走向。

 

传承,权力的传承

共产党内斗,1958—1971913

在这个阶段上,中国处于领导人之间的政治博弈,我们的生活因此而动荡,而此,仅是表象而已。

共产党的内斗,本质上是接班人问题。

毛泽东,有一个如意算盘,也许不是有意而为,只是下意识的行为:让毛岸英上战场。

试想一下,‘留学苏联’,实际上是当人质,参加过土改,领导过工业生产,北京机器总厂,1950年,再去一下韩战,那么,毛岸英的履历是多么的完美啊!

关于毛岸英参加土改,还有一段小故事刊载在《北京文史资料》上:

1946年的延安。一天,毛泽东派岸英去农村锻练,毛泽东给儿子准备了行装,包括一斗(30)小米。路上,毛岸英骑着马,马同时也驮着30斤米。毛岸英生怕马累坏,非要把米背在自己背上,再骑马。警卫员连忙向他解释:“马同时驮人和米是一样的”。他这才搞明白。

---一个辣么善良、聪明的娃儿啊!(作者注)

假如毛岸英不死,在毛泽东的把控下,按部就班地工作20--30年,刘少奇,周恩来等谁敢与之争峰?

如此完美的履历,在红二代身上绝无仅有,那么,接班就是一件非常平滑的事情,难有意外。

我们对比一下毛岸英与华国锋

毛岸英生于19221024日,华国锋生于1921216日,年岁相当,而毛岸英的履历华国锋却无法比及的,让毛岸英做接班人,有意外吗?

可惜,意外发生了,毛岸英死于炊烟。

自毛岸英死后,毛泽东就面临接班人问题了。

他先是与彭德怀产生意见分歧,接着是刘少奇,刘少奇死后是林彪、周恩来及下意识里的朱德,那时,邓小平还排不到他的名单里,邓小平也因此才有了未来。

如果,毛岸英活着回来,毛泽东与彭德怀的矛盾就会小很多,在毛的把控下,刘少奇、周恩来,辅佐着他,政治分歧的机会就会大为减小,没有了毛与刘的政治分歧,那么,‘四清’发生的机会就会小很多、很多,没有四清,文革大概率也不会发生,中国的领导也权将平滑地过渡到毛岸英手上。

然而,很不幸,毛岸英死了,毛后继无人,因此,接班人问题开始折磨毛泽东了,在第一线的领导人,都是不是儿子,都难以令他满意,担心百年之后有变,类似陈云所言“权力要移交给我们的孩子,不然我们以后会被挖祖坟的”。

所以,从刘少奇开始,接班人问题就一直困扰着毛泽东,反应在我们的社会生活中就政治运动不断,领导人走马灯:彭德怀、刘少奇、林彪、周恩来,华国锋及下意识中的朱德。

我猜想,假如,毛泽东寿命有加,华国锋也不一定坐得住。

毛泽东是从骨子里生彭德怀的气,但又不好明说,因此,庐山会议之后彭德怀就注定要死了。

与刘少奇、林彪相比,毛泽东没有健康的后代,其内心极为不安,尽管,刘少奇、林彪均小心翼翼,但是还是不能让毛放心,猜忌,他们Facebook了(非死不可)。

文革,是毛泽东绝望的疯狂,如一头疯牛闯入古玩店,犹如希特勒的末日心态:‘我没有未来,那么我打碎一切!’,惊诧了他的干部体制,令孤立、令他们不知所措,唯臣服在其脚下。

1971 9 13终止了他的神话,林彪的,确切地讲是林立果的反抗,有点像德国的施陶芬貝格上校刺殺希特勒,林彪的反抗开始让毛泽东感到错愕,呆呆地瘫坐在沙发里,从此其疯狂开始收敛,开始试图让行政体系重回轨道,有序地解放老干部,让他们重回行政体制。

陈云、邓小平都是这个时间点之后被重新启用的,不过,1975年,邓小平又重新被按到地上。

 

领导人过渡19721976---接班人问题

19719 13之后,接班人问题越加突出,王洪文出场了,剧烈的政治动荡有有缓和的趋向,开始‘解放’老干部,老干部们陆续回到了原来的位置,邓小平复出,我们干校的干部也开始陆续重回京,或分配到外省工作。

在此期间,也发生了几件令人回味的事件。

75年邓小平再次下台,76年,朱德(人大会堂空调低温)、周恩来(拖延治疗)被暗算,毛远新作为毛泽东的特别通讯员,华国锋接班只是一个无奈的临时选项,华国锋的权力也有可能作为过渡政权,在江青等人的监护下,后期过渡到毛远新手上。

然而,他们被镇压了,对毛泽东来讲,这是一个意外,不过,此刻他已经是木乃伊了,江青等四人被加以‘四人帮’之称,公平地讲,他们之间的关系很松散,远非成系统的帮派组织。

 

领导权过渡19761978

在华国锋处置了所谓的‘四人帮’之后,在政治上守旧,一两个‘凡是’为政治原则,经济上推行‘农业现代化’,并重新起用邓小平,但是却被邓小平所颠覆。

国务院下发《关于一九八〇年基本实现农业机械化的报告》,提出到1980年在全国基本实现农业机械化,使农林牧副渔的机械化水平达到70%左右。

----1977119日,华国锋。

这是一个不切实际的经济方案,4年时间,70%,做不到,因此,也很容易被潜在的对手攻击。

邓小平!借讨论‘真理’颠覆华国锋的政治守旧,推行全面的经济开放对应华国锋的农业现代化,仅此两点,邓小平便以不合法的方式迫使华国锋交出了权力,顺便提一下,其后,这样的手段在又用到了胡耀邦、赵紫阳身上。

从此,权力过渡到了邓小平的手里,邓小平的时代开始了,直至1997年去世,此后,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1997年之前)都是幕前的走卒。

同样的,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及胡锦涛也是因为邓小平解决不要接班人的问题的无奈之举。

可惜,邓小平没有一个对行政有兴趣的、健康的儿子,否则,邓小平有机会把政权传承到邓氏。

再回过头来看一下,假如毛岸英不死,我们将是另一条发展轨迹。

如前所说,假如毛岸英不死,毛泽东将毫无障碍地把政权传承到他的手里,文革也不会发生,刘少奇、林彪都不会死于非命,因此,很可能就不会有邓小平的经济改革;毛岸英会在1951—1965年之间生育,不排除会有健康男丁,假如他生于1952—1955年,年岁与习近平相当,那么,毛岸英之后,我们的就今天就很有可能是毛三。

毛三之后就很难讲了,人心不古,有如我们的现在,习近平可以找到令他放心的接班人吗?

习的终身制企图,一方面是对权力的迷恋,也可能是因找不到满意的继承人。

金三的行为,清算将军与大臣,甚至杀姑父,被外界视为‘精神错乱’,事实上也的确如此,面对多方的困局与压力,按下葫芦浮起瓢,手足无措,有病乱投医了。

我们好多了,至少没有杀‘姑父’,不过,是因为没有,而,手足无措却也是同病,是一种心理疾病:“失控狂躁症”,且无药可救,通常是病故,如:斯大林、毛泽东。

行为狂躁。

先是反腐,重新布局人马,巩固权力;接着,强取香港,乱了香港,丢了台湾;中国经济下滑,诸多行业受到了不可预期的冲击及点对点的打击;中国与世界各国关系趋于恶化,中美关系全面倒退。

古玩店来了客人----政局全面失控。

行为狂躁,这类病人最需要的是心里辅导,学会‘放下’,学会放弃权力,如蒋经国;他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已非封建社会,靠血脉传承政体已经做不到了。

我们可以环绕政局,里面有几个红三代?有谁可以上去?!

金三同志也是面临同样的困局,金三之后难以为继了。

陈云:“还是我们的孩子可靠,不会掘自己的祖坟”----扯蛋!‘不可动摇’是不可能的,甚至,拖的越久就越有可能‘一动即垮’,‘开枪打别人,自己却倒了’,也就越有可能被掘坟,末代政治,末代之君,如:苏联,共产党成为非法之党。

 

经济改革19801997

邓小平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否定了华国锋的守旧的政治体系,在经济上选择更全面的经济改革,而不仅是‘农业现代化’,取缔了华的领导权。

1980年至2000年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黄金二十年,不过,我们偷着笑就行了,人家的本意并不是为了我们‘吃饱、吃好’,而是基于非常自私的考虑:‘党的领导地位不可动摇!’。

邓的经济改革,伴生着贪腐,不是靠觉悟可以防范的,人性如此!

事实上,邓小平实用主义者,唯有政治利益,没有政治信仰,其本身就是一个贪官污吏,治下能好到哪里去?

我说邓小平是‘贪官污吏’,大约很多人会不高兴,邓小平的贪腐是难于察觉的,纵容子女贪赃枉法。

首先是高规格、超常规地安排邓朴方,纵容邓质方、邓榕,具体情节就无法多言了,牵扯太多的人与事;枉法沈图,停产运七大型货机,上宝钢、三峡、以及邓榕在粮食部推行转基因种子、、、在我看,经济改革在权力的扭曲下成为了对中国经济的瓜分,成了权贵私有化的改革,是在没有法律与法规前提下的经济分脏;而贻害最大的是用人失察,‘六、四’之后启用了汉奸的儿子,使之有机会成为了位高权重的内奸,而我们却无法制约他。

 

过渡与蜕变期19972012

邓去世后,才是江泽民的时代,经济惯性地发展,江泽民全面纵容贪腐,日益激化了社会矛盾,变得不可收拾,不得不扩充对内的武装力量,维稳支出逐年上升,并且,在多年前就已经超越了军费开支,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国的内部压力大于外部压力,民患大于外患。

江在任期内,未经人大授权,签订了多项中俄边境条约,我国的大片领土被割让,我们却毫不知情!

“嗨,那个孙子,这是我们祖上的产业!”,我们被内奸出卖了,他有何把柄在俄爹手上啊?

在抗日期间,江世俊,易名江冠千,担任汪精卫南京日伪政府宣传部副部长,胡兰成在日本出了本《历史的漩涡》,书中特意提及江世俊(江冠千)和他共事的历史。

无奈!

 

权力回归

江泽民、胡锦涛,只是一个过渡政府,政权需要回归的红色后代的手里,如陈云所言:“权力要移交给我们的孩子,不然我们以后会被挖祖坟的”;好在,共产党此时还尚有资本,红二代中,尚有多人在行政序列中,还有人可续,第一代的人都有后代在行政序列中,如:李铁映、刘源、陈元、薄熙来、习近平、曾庆红、、、,这得益于邓小平时期,曾制定了一个所谓的‘一家,一个’的原则,意思是,第一代领导人的后代,‘一家出一个从政’,曾庆红是操盘手,落实执行。

‘一家,一个’是对中国政权的政治瓜分。

顺便提一下,假如邓小平有一个健康的男丁愿意从政,那么,邓家得到现在的政权也是十分可能的,无奈,邓朴方是残疾,邓质方对钱比政治更感兴趣,邓家无人从政。

 

过渡与传承

习现在的地位,对红二代而言,是必然,对他本人而言,是偶然,上面所述之人均有机会与之竞争,威胁最大的可能当属薄熙来,所幸他有一个好太太,帮了习近平的大忙。

‘党的领导地位不可动摇!’,这恐怕是习最大的担心了,红三代在行政序列中少的可怜,不足以支撑一届政府,即便习愿意交班,权力交与何人?他自己非常清楚的是,权力一旦交到外人手上就再也拿不回来了,因为他没有办法再搞一个‘过渡政府’,过渡之后仍是后继无人,所以,只好一竿子到底,再度体现了接班人问题,无解的困局。

红二代交不了班,被尴尬地挂在那里了,骑虎难下,进退失据,所以,乱招频出,进难进,退难为,今朝不知明日。

也许,旁观一下金三可以受到些启发,会有金四吗?大概率地不会有,我们尚不如金三,红三都难产,不如趁早放下,学学台湾的政治经验。

相比之下,毛泽东这一代人还算是幸运,夺天下,有外人帮忙,巩固政权有愚民忍受,所困的仅是政权的传承问题,闭上眼睛问题也就解决了。

到了邓时代,他无政治野心,按序安排了政权的过渡,政权也算是平安地回到了红二手里;江泽民、胡锦涛是一个过渡政府,只有按自己的愿望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就行了,安排儿子吃好、吃饱,把孙子留在海外,以防不测。

到了习这里,接班人问题迫在眉睫,政治、经济困境并发,舆情也因网络变得难控,乱局之下出路难寻,几乎不存在任何形式的‘过渡政府’的可能,权力一旦过渡出去,就再也会不到想象中的红三代手里了,而人有寿,终身执政,也不是办法,唯:放下!

可惜,我不认为他学得会,他舍不得,也想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

在皇权时代,帝权靠血脉传承,所以皇帝要搞三宫六院,妻妾成群,世俗的眼里,皇帝好色、玩女人,而更深层的原因是为了江山社稷,因为皇帝需要广播种,优选继位。

从这个角度看,也许,我们对领导玩女人应该宽容以待:都是革命的需要(Joke)。

社会主义,是介于皇权与公民社会之间的过渡体系,当权者试图在体制内传承,以确保‘党的领导地位’,试图借助党的血脉传承,如‘自己的娃可靠’之说,遗憾的是,一个有效的领导人需要有30—40年的时间社会历练才有机会,而人的自然传承大约是20--30年上下,中间有一个时间差,因此,江、胡的过渡政权才会出现,但是,其前提是有红二的干部储。

与此相比,习就很难过了,即便他有能力安排‘过渡政府’,也没有足够的、有红色基因干部储备,都被邓的经济改革带歪了,具有红二及红三身份的人绝大多数不在现在的行政序列中,也就是说,习后继无人!

清朝,我们可曾听说过哪个成气候的八旗子弟吗?如果有,大清的江山也不会亡。

也许,他可以终身执政,但是,人寿有限,再喝点酒,就更有限了,最终他不得不放,红色江山,大权迟早会旁落的,他们也许难以接受,但是,这由不得他们,必然如此。

皇权政体的传承靠血脉,共和政体靠公民选举,社会主义政体夹在两者之间,很尴尬,所以权力的传承也就很拧巴,血脉中夹杂着‘选美’,权力的传承成了政体的难解的困境,有人无奈之下选择了终身执政,隐患也就在其中了,解决不了‘权力的传承’,这个体制能维系多久就很难讲了,每一天日出都是风险。

最好,他明智些,学会‘放下!’,否则,政权的传承问题会困扰至死,更可能被反噬。

习的政治、经济、文化综合症,除非放下,回归正常的政治轨道,否则将进入一个正反馈循环,直至其体系的极限:极权,脆断。

 

后记:

如果,习真的可以回到文革的话,我倒是乐见其成,也很愿意,那么,我又可以回到干校了,重度儿童时光。

干校,从社会历史看,那是一个弱度的集中营,听起来很可怕,我,及我的伙伴们却觉得很有趣,那里有农田、机坑、果园、菜园、养猪及养鸡厂。

假如回到文革,我们似乎可以重启人生,在几个关键点上重新设置参数,那会是多么的精彩,可惜,做不到,时光无法倒流,我们也没有能力反动。

识时务吧!


浏览(5822) (8) 评论(9)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检察官 回复 山里人 留言时间:2021-09-07 11:20:34

tree23456就只会抱着一坨猴屎把玩并时不时舔一舔,就不会换点狗屎牛屎尝尝。

回复 | 0
作者:山里人 回复 tree123456 留言时间:2021-09-03 17:47:30

恭喜您,字都认得!

不过,您可能、大概,也许,需要把他们的意思穿起来,看其逻辑。

回复 | 1
作者:gskhgd 留言时间:2021-09-03 13:03:31

共和结束于共产,共产结束于共管。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1-09-03 08:35:20

---接班人问题

...........

---再度体现接班人问题

=====================

知道为什么必须坚持如此吗?

因为,有些国家根本不需要考虑 "接班人问题", 只要考虑

"接班" 超级强大的军事力量,和一如既往 "接班" 军事手段即可,

没接班,能够呼吁全世界让路 "某国优先", "某国继续伟大" 吗?

谁接班根本无所谓,只要后面一个永远不变的影子政权即可.

只要保持 "世界警察" 永远不换,即可!

谁 "民主选举" "世界警察" ? 不充当"世界警察", 美国的 "民主制度"

能够繁荣富强吗? 能"继续伟大" 吗? 那你跟如今的独联体,印度,

菲律宾......甚至中南美洲, 东南西北非洲等等一样!


回复 | 0
作者:tree123456 回复 月光无言 留言时间:2021-09-03 08:01:53

我自以为,理论的提出需要抽象分析能力,理性逻辑思维,这都是中国人的弱项。

=================

谁告诉您 "理论的提出需要抽象分析能力" ?

"理性逻辑思维,这都是中国人的弱项" ?

告诉您一秘密: 人类文明第一理性逻辑思维的结果有二:

1) 好战必亡,忘战必危!

2) 无战必亡,忘战也亡!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离不开原始野人时代传承下来的丛林法则!)


回复 | 0
作者:tree123456 留言时间:2021-09-03 07:50:37

我们的文革,欧洲的穆斯林及现在的塔利班的长消过程都是例子。

================

怎么着, 何着这大个儿的, 更残酷的, 真正种族灭绝的, 您都漏掉啦?

欧洲的墨索里尼, 西特勒纳粹,两次世界大战发动者, 战争贩子, 您都给摘外面去拉??????

回复 | 0
作者:tree123456 留言时间:2021-09-03 07:41:28

您咋不从越战, 韩战,印支战争.或更早, 从殖民主义战争扩张. 从两次世界大战谈起, 从再近点的, 从叙利亚战争,阿富汗战争谈起呢? ??

回复 | 0
作者: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1-09-03 03:33:48

西华干校?1070信箱?这是中央党校呀。1969年,我曾经在此躲避上山下乡。

回复 | 0
作者:月光无言 留言时间:2021-09-02 13:13:03

文革缺乏理论研究,不仅仅是讳疾,不让多讲的问题。

我自以为,理论的提出需要抽象分析能力,理性逻辑思维,这都是中国人的弱项。另外,理论研究也要有一股寻根刨底深层次思考的精神,这也是中国人缺乏的。

对文革不论是官方还是个人的评价回忆,文字表述故事情节可能不同,但基本框架叙述方式关键词语差不多都一样。坏人与好人,冤枉构陷,平反昭雪。如果与中国古代政治历史故事比较,惊人地相似。按理,社会主义共产党都是些很现代的东西,孔孟之道早就被老毛打倒破四旧了,但真正塑造中国人精神面貌的文化精髓其实一直活在人们心中。从这个意义从字面上讲,文化大革命如果真是要革中华文化命的话,取得的成绩有限的很。

不过呢,中国人当然有自己的民族性格,倒是没必要过分负面化。人自己没意识到的东西是不存在的。不存在的东西自然不会影响人的生活。就算有人写出了文革理论,最多也就是总结出发生的根本原因,但因此就阻止再次出现吗?十有八九不会。呵呵。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