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北美江湖的博客  
 
网络日志正文
魂归落基山-第二十一章 2021-05-03 23:57:47

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要我说啊,有人住的地儿就有鬼故事。不信您打开谷歌地图,随便找个有名字的点儿,再用谷歌搜一下关键词儿“闹鬼传说”,十有八九能搜出一堆发生在这个地方的各类灵异传闻。越大的城市,这种传闻就越多。特别是旅游景点儿,要是没俩鬼故事,导游都不好意思往那儿带您。可您要是扒拉手指头数一下,就会发现这些故事大多千篇一律,不是晃荡在走廊里的红衣服白衣服娘们儿,就是家具摆设莫名其妙地移位,最最离谱的也不过是半夜醒过来发现床前站个模糊的人影。好像人类赖以创造千奇百怪五彩缤纷世界的想象力到了鬼这儿突然没了灵感,干瘪得就像七、八十岁的老女人的乳房。为什么?高于生活的艺术必须来源于生活,这生活里压根儿就没有的玩意儿,您让他怎么编?要是真有那么一位敢说他跟鬼一起吃过饭聊过天儿的,指定是出门前忘吃药了,要么就是刚从精神病院里溜出来的主。

我带团那会儿就没少编鬼故事忽悠那些有猎奇心理的游客,可编来编去就是那么几套词儿。别看我自己觉得枯燥无味儿,总是有人听得入了迷,特别是小姑娘,她们胆儿特小,可听起鬼故事的瘾头儿一点儿都不比别人差。

这班芙温泉酒店是我带的旅游团住过N多次的地儿了,当然也有鬼故事,最著名的就是一对新婚夫妇在这儿办婚礼的时候,新娘一个不留神脚底拌蒜踩了个空,从台阶儿顶上一气儿滚下来之后直接去阴曹地府过单人蜜月了。从那儿以后,就时不时地有人在酒店的各个角落里看到穿婚纱的新娘的魅影。

除了这个经典故事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传闻。酒店的873号房间里曾经发生过一起灭门惨案,一家四口一夜之间全没了。女人和俩孩儿死在床上,全都是被利刃割断了喉咙。这家的男人却是吊死在卫生间里,而且经过法医鉴定是自杀。后来警方足足调查了仨月才勉强给出一个结论,杀人的就是那个老公,然后他自己又畏罪自杀。但是,用来杀死女人孩子的凶器始终没有找到,至于杀人动机更是说不清道不明。死者家属对这个调查结果相当地不满意,堵在警察局门口儿跳着脚地骂大街,可再怎么骂也没啥用,最后还是不了了之啦。

这个传闻是我听一位旅游业的老前辈讲的,但是他并没有借题发挥给我讲873号房间从那以后鬼影迭出的故事。估计知道我是同道中人,给我讲鬼故事纯属在关二爷面前耍大刀,真要讲的话,没准儿哥们儿讲得能比他讲得还要邪乎。

不过,比鬼故事更可信的是,酒店再也不会把873号房间出租给游客,就算在旅游旺季也宁肯空着,找不着住处的游客也没几个有那么宽的心愿意住这种房间。大概是心理作用,和鬼怪比起来,死亡更令人恐惧吧?

只是不知道这回他们怎么愿意把873号房间给我们住,可能原本就不愿意接待我们,想用873号房间来吓退我?管他呢,我早就睏得恨不得是个地儿就能躺下睡一觉了,就算是死也要先睡够了再说,哪儿还管什么鬼怪冤魂洪水滔天了。莫菲就更不用说了,在电梯里那么会儿工夫,她已经睡得差一点儿就把口水糊到我肩上了,根本不需要征求她的意见。

我扶着莫菲,用一只手掏出门卡打开了873号房间的大门,一股难闻的味道扑面而来,不是霉味儿,是那种长久没有人气儿的老宅子里的古旧味道。房间里漆黑一片,厚厚的窗帘儿把清晨的阳光完全挡在了外面。我摸索着按下门旁的一个开关,床头灯亮了起来。房间里只有一张双人床,我拦腰抱起莫菲紧走两步把她扔到床上,她打了个滚儿在床上摊成了一个“大”字。

就在我站在床边犹豫着是不是也睡床上的时候,莫菲突然睁开眼睛看着我说:你睡沙发。

说实话,这要换在平时,孤男寡女的同处一室,又是面对这么一个要身材有身材要颜值有颜值的美女,我保不齐还真就不想当柳下惠了。但是老话儿说的好,饱暖才思淫欲呢,就算是种驴也得吃饱喝足睡够觉才有心思泡妞儿不是?反正我是没有任何精神头儿去寻思除了睡觉以外的事儿了,她对我的提防纯属多余。

我二话不说,转身瞅准沙发一头扎了上去,还没等脑袋沾到沙发垫儿,人就睡死过去。

这一觉也不知道睡了有多久,我是被一阵流水声给吵醒的。醒来时正闻到一股炸薯条的香味儿,转头一看,沙发旁的小桌上摆着一份麦当劳套餐,套餐旁是我那件T恤,叠放得整整齐齐。我伸了个懒腰坐起身,这才发现身上还盖着一条被单儿。不用问,这一切肯定都是莫菲弄的,没想到这妞儿还挺会照顾人的,家教不错。

我拿起汉堡狼吞虎咽起来,从昨晚到现在水米没进,这一份套餐眨眼儿就进了我肚子。刚吃完,莫菲一边用毛巾揉搓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身上穿着一件新买的T恤,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脸。

莫菲注意到我的眼神,问道:看什么?

我傻笑着说:看风景。

她白了我一眼,坐到床上继续擦着头发。

都说漂亮的女人是风景,其实这话只说对了一半儿。那些大街上的美女绝大多数都是经过两、三个小时化妆之后的冒牌儿风景,没有涂脂抹粉描眉画眼的话,打死她们也不敢出门儿的。甭管看上去多美,只要一卸妆,准保能站门口辟邪躺床上驱鬼,外加万圣节之夜清场。所以说,只有洗过澡后的美女才是风景。莫菲就是这种纯天然的真材实料儿,洗完澡后的她和之前没有半点儿差别,甚至还透出一股更加清新的味道。

我呆呆地看了半天儿,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知道这么棵好白菜,将来会被哪头猪给拱了?

莫菲擦完头发,看了我一眼,说道:还不去冲个澡把衣服换掉?一身的臭味儿,我可不会再坐你的车了。

我指着麦当劳套餐的纸袋问道:你买的?

她撇着嘴说道:你说呢?

我说:谢谢昂!回头把钱给你。

她说:行,别忘了还有赔我车的钱。

我愣了一下,问道:什么赔你车的钱?

她把头发用皮筋扎起来,说道: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你不是把我的车给刮了吗?不用赔的?

我寻思了半天才回过味儿来,说道:你的车不是掉沟里了吗?早就摔报废了,你的保险公司肯定会赔你辆新车的,怎么还要我赔刮车的钱啊?

她认真地说:这是两回事儿,你自己的责任该负还是要负。怎么,想赖账吗?

我终于明白了,女人和男人果然是从俩星球上来的,永远不可能在同一个频道上。你既不能和女人讲道理也不能谈逻辑,最明智的选择就是闭嘴或者顺着她的意思来,否则甭想有好日子过,最轻也会被她质问一句“你还是个男人吗?”

这话我已经听过一次了,不想再被怼,被美女瞧不起的滋味儿和被人骂“太监”也差不了多少啦,更不用说还是两回。

我赶紧低头认错说:对,对,多亏您提醒,我一回去就把这事儿办了。

她得意地一笑,说道:孺子可教!

得,这么会儿工夫我这辈分又掉了一级。

我不敢再和她掰扯,用最快的速度洗了个澡,换上她给我洗干净的T恤,把那件警服团吧团吧塞进了垃圾桶里。

我俩从房间里出来后,在走廊里正碰上一家三口白人也在等电梯。他们家的孩子是个男孩儿,大约能有78岁,一看到我俩就指着我嚷道:(英语)中国病毒!

一听这话,我这气就不打一处来,一个屁大点儿的毛孩子懂什么,还不是家长教的?我不会和小孩子一般见识,但这事儿可不能就这么过去。

我看了一眼那小崽子,抬头盯着他爹,被狗吠了一声不能着急打狗,得先找狗主子理论。

这又是一个壮汉,和那警察的身材差不多,长得虎背熊腰,胳膊上纹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刺青,看不出任何美感,品味不能说下三滥吧,也和低级差不离儿了。

他见我看他,一脸满不在乎地说道:(英语)怎么了?

这可真行,要么说上梁不正下梁歪,老子反动儿混蛋,眼前儿就碰上了这么一孙子。

我强忍着怒气问道:(英语)是你教他的吗?

他挑衅地说道:(英语)是又怎么样?


浏览(108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