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万维2020“庚子年”有奖征文  
万维读者网2020“庚子年”有奖征文大赛  
网络日志正文
青兰:殒落在庚子年的福星(征文)谨以此篇纪念亡父和天下所有心性纯良的苦命人 2021-03-31 12:39:34

 

  2020年,传说是擅长观测并记录的华夏先辈们,所判断的六十甲子历年法中,最多灾多难的庚子年。关于多灾多难的事例,我就不一一赘述,勾摆即知。总之,这个每60年一轮回的庚子年,总是事件频出、天灾伴着人祸,四处播撒死亡、收割生命。

  一直以来,关于庚子的传说,从没真正引起过自己的注意和思考,但没想到,在刚辞去旧岁,才入庚子年初,自己就首当其冲地遭受到其所带来的凶猛打击,从而成为了这些说辞中所描述的最大受主,继尔严重扰乱自己的心神意识,甚至因此改写和重塑了自己对世界和人类的三观认知。

  请注意:下面文章近乎荒诞,但所述之事全系真实发生,而且里面观点恐引人不适,但为了不再让类似悲剧重演,也为人类的进化献一份微薄之力,故冒天下大不韪以述之,不适者请慎入。此篇文章完稿后,因被苔苓友警告:“虽属真性真情,但不能立言着说,否则便会言语道断,如再被谗奸之人借此生事,而反酿错憾......”。故做了删改,如有不妥之处,见谅。本文只讲述个人在亲历丧亲亡父之后的心、识、意、性(神)呈现和强烈的感受觉知,以及相关华夏古代对生死灵魂的认知和其所产生的神识智慧源缘;本文不宣扬迷信、也不想去涉及相关宗教、文化、政治、刑侦等争议类话题,希望大家能以科学和辩证的现代人性进化观和进化论来阅览和思考此文,并谢绝一切引用和由此所衍生出的任何立论和结论,谢谢理解,阿弥陀佛、阿门。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一个类似五进院落的旧民居里,一位稚幼的小女孩,站在天井一角,她用手指着不远处一位挑着二桶水,正从一面残破的书有“德配天地”的幕墙(因幕墙早已残败不堪,墙上书法也斑驳剥落得难以辨认,只能从院落的建筑式样,和墙上留下的字形残迹而推导出四字)旁穿过的男人,怯怯地问比她略高点的女孩:“姐姐,他是谁呀,为什么和我们住在这里不走?”小女孩的问话遂引起一旁众孩童的嗤声嘻笑。被叫做姐姐的女孩,朝众孩童狠狠翻一白眼,笑声方止,然后牵过小女孩手轻声道:“他是爸爸,刚从铁路上来探亲看我们,过几天就走了”。

  这就是我的父亲,一位勤劳善良、长年离乡背井、远离家人,曾筑建过上世纪“天路”、铸就中国铁路建设史上神话的成昆铁路,并坚韧执着地工作在铁路第一线的一位劳动者。人间“神话般的天路”,父亲可以用智慧和汗水铸建出来;但人间的“神魔”,却要血饲。

  父亲因为工作性质,故同我们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自有父亲记忆,尤其是从少年到成人的这段时间,每年也都只有在过春节时的十多二十来天里才能见到父亲。但就是同父亲相处这并不多的时间里,父亲的言行举止和对正处蒙鸿开启的我,其影响足以震憾心灵,也铸造下自己那坚实的三观基底。

  一年春节父亲回来探亲,带我去城镇的商贸区采购年货,路过一街区时,碰上二个面露凶气的青壮男子,正同一位相貌娇好的女青年争执,只见女青年嘴里不断地述说着什么,但却被那二青年施暴力制止,女青年一时被打的满嘴满脸是血而坐倒在地,当时周围有十多人围观看热闹,但无一人敢站出来制止。路过此地的父亲竟然站了出来,好言劝阻施暴男子,那时还年幼的我,拉着父亲衣角,紧张地大气都不敢出。二男子也许被父亲一口流利且标准地普通话,还有被父亲那义正言辞的样貌和气势(父亲年少时容貌,帅气不逊当今明星)所震摄住,加上又看到我同父亲衣着不凡(此城镇系五线以下古城,那年代城里平时很难见到有普通话口音的,加上我又穿着父亲从外地给我买来的靓丽衣饰),便愣住不在发难,最后嘴里嘟囔着离去。随后哭泣的女青年在众人劝告:“姑娘你碰上好人解围了,还不赶快跑,还等他俩回来吗?”的声音中,慌忙站起身匆匆离去。记的当天回家聊说时,我就向父亲表示当时自己很害怕和担心,但父亲却说:“如只顾自己,见善不夸,见恶不责,等同作孽。”

  又是一年春节,我和休探亲假的父亲上街购物,路过一街口,看到十多人围观着一对衣衫满是补丁的年轻夫妻,坐在一个空的两轮架子车旁,伤心哭泣。经了解得知,两人来自偏远乡村,天没亮就拉一车干草赶三小时路到城镇,一天没进米水地卖完一车干草得三元钱,好给全家老少过个好年,却不想被小偷连同装钱的布袋一起偷走,故着急难过而哭。父亲得知后,二话没说先买来两馒头送他们吃,然后又掏出三元钱来给他们,并叮嘱装好乘天没黑快赶路回家。记的当时把两人激动地都说不出话来,只听旁人对他俩道:“你俩运气好,你俩碰上福星了”。

  其实那时家中并不富余,在回家的路上,我就很不解地问父亲:“即已送了馒头,为何还要送钱?”父亲却说:“庄稼人很辛苦,天没亮就劳作,好不容易卖草得点钱又被偷,家中又上有老下有小,这大过年的,帮人帮到底嘛。”我又问:“对方连谢谢都不会说,且都是素不相识的路人,谁又会知你的好?”父亲却道:“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凭心做事,自有天知。”

  父亲就是这样一位凭心做事,和别人口中所称的“好人和福星”。在父亲的世界观里,单纯地只想把事和物做好、只想让环境好、让人好,除此再无讲究,也不求任何回报。父亲不但善良,而且多才多艺,极具创造力;早年还曾给七二一大学讲过课,在单位上任专职电工技术员,也先后创造和改良过不少惠及单位和筑建方面的用电发明;父亲不但专业技术精良,而且还写一手好钢笔字(至今我所认识人中,少出其右者)、闲暇时也会识玩棋谱乐器,记忆中父亲能用口琴吹出象广播里播的音乐、下象棋也难遇对手、一些小手工打造更是不在话下,且做的有模有样不逊专职。父亲不但对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解危助困,对单位同事、邻居朋友、包括家族家人,更是一片赤诚,纯良恭敬,磊落坦荡不藏私心,而且也从不阴诡算计,更不擅长钻营谋划,对此类行径也非常抵触,从不花时间在这上面,故在处处都存在阴私算计的生活中,自然无法得到应有的回报。

  那时所住院落陈旧,排水不畅,每有下雨,有院落就积水难行达数月之久,给全院居民造成很大通行困扰(前后五进院的院落居民加起来,将达百号人)。为此父亲就慷慨拿出家中准备做家俱的长木板和八仙书凳,捆搭成简易桥供人们通行,直到院中积水慢慢晒沥干,方拆收家中;连续几年如此,直到后来,因书凳和木板长久泡水使用,造成殘损无人管修(因父亲早已结束探亲假期回归单位了),后在院中尚有少量积水时,就被人提前拆走再无归还。记的来年再有积水难行时,竟还有人上我家责问搭桥之事。

  还有一次,也是院中积水。因雨太大,积水就漫上院内四周的房前石阶,眼看水又将漫上各家门槛淹进屋内时,父亲竟挖开我家门槛石砖,把水排进自家屋内木地板下的虚空处,后被地板相联的隔壁阿婆厉声责问道:“你这样把水放进来,到时泡塌你家地板,联塌到我家,还怎住人?”说完一边嗔骂父亲是个“沙桩木头人”(本地一种谚语,即沙地上的木头桩子;其大意指:有才能的好人在恶劣虚浮的环境中,还实诚努力地做着无用且无益的事),一边强令父亲重新填堵上已被他挖开的我家门槛石砖。

  总之,父亲就是这样一位处处只想着别人、在危急时刻能用实际行动,做出牺牲自家,放水进屋以救全院的“沙桩木头人”。

  自从“沙桩木头人”被邻居阿婆叫出口后,时隔十多年,这句谚语又从另一位邻居口中冒了出来。那时父亲正逢家庭婚姻多变之时(父亲不乏追求者,且软硬兼施,软追的会借酒醉睡在我家不走,逼的父亲只能无奈睡旅馆;而硬追的则以命相挟。总之,那时涉及人事物太多太杂,太多变故及渊源,上能牵到京城高官名人,下能扯到乡镇市井泼皮,在这因篇幅所限,不能尽详,希望以后能有机会撰写出来),必须要在一边是历经艰辛才寻回乡的前妻(我生母),和一边是丧失病夫带着一双幼儿女的孤寡中,做出选择。但父亲终因不忍心让后者所发出的“要让人脑袋搬家”之语,去造成实果而祸及二个幼小孩童,而最终选择了后者。也因此才被热心邻居再次发出了:“你爸可真是个沙桩木头人,那样的人还顾惜她孩子,养大祸害他吗?你们惨了,将来你爸定终难闭眼!”记的邻居当时讲的非常肯定,就象已经看到了我家悲惨的未来一样。

  那时,做为刚成人的自己,对邻居所讲疑惑万分,因受父亲影响,信奉书上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兼爱非攻”和诸如“好人有好报,坏人有坏报”的儒墨式真理,何况那时候的自已,也正处在别人口中所讲的“要才有才,要貌有貌”的高光时期,自然把邻居所言,视为市井调侃而置若罔闻;也相信自己只要是个好人,真心待他们,又怎么会惨?父亲又怎会终难闭眼?

  总之,这之后,只要自己有了好东西,都尽量拿给他们,把他们当家人当亲人一样对待,父亲为了培养二个孩子成才,也更是呕心呖血,倾尽所有资源,即使最后年老退休,都还要再出门打工和做临时工,来攒钱供养他们,直到走到生命尽头。而自己也为了能减轻父亲负担,在自己尚还处漂泊不定时,也会时常寄钱给他们,见面时的贵重礼物更是不会少。

  孰不知世间最贪婪莫过于人性,最凉薄也莫过于人心。而这些人性人心所爆发出来的险恶,有时连有血缘关系的至亲都无法阻挡和避免,更何况我们这种无任何血缘的重组家庭。而这些常识和道理,在正规书本上,是根本看不到的。

  文章到这里已无玄念,不外乎就是二孩子长大伙同其母,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烂熟桥段,也正如邻居在前面所讲的那些话,几乎全部应验。只不过手法做的更阴诡、狡诈;为了达到毁灭对方的目的,算计之精准、手段之恶毒,真是令人咋舌。做为身临其境(听)并全程领教和感受到这些手段打击和冲击的我,在悲极之际、痛定思痛,不免对现在的人性和人心及其相关渊源,引起一些困惑和反思,并想去一探究竟。

  从小我就发现,在一些书里,会看到这样一句“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也有写成“士风日下,人心不古”的短语。其意是慨叹社会上读书人气质变坏,有失淳朴善良而流于谲诈虚伪、心地不再像古人那么淳朴。

  曾想当然地认为,那只是因为当时年代,人类劳动和生活资源极度匮乏所致,认为是人们为了解决最基本的生存问题,有时不得不做的一些恶劣行径罢了。但后来随着年岁的增长和阅览量的增多,就好奇地发现,无论是哪个年代的故事,有远到周商唐宋,近到明清民国,这句短语都时有出现,尤其在人类生活资源已极度丰富和便利的现今社会,这句短语的出现率就越发高频,不由的就产生出一个疑问:“难道在人类历史上,人心一直都是不古的?世风也一直都是日下的 ?难道越读书心越恶?越文明人越坏? ”。在当时,这个疑问还仅仅只是一种思绪在天马行空过程中,偶尔闪现出的一个短暂且模糊的想法而矣。但在这次经历了丧父之痛后,这个想法和疑问就慢慢地清晰了起来,并基本得到了不敢说是肯定吧,但也应该是有些眉目了。

  要知道被父亲呕心沥血培养出来的二个孩子(继妹继弟),现在个个都系学富五车并身家不菲的博士硕士,其中一位(继弟)现在是在北京负责卫星火箭发射的国之重要战略处干部,每有火箭上天,单位发的补助和奖金就以万计,更不要说平时的工资待遇有多高了;所娶太太还有京官背景,常听继母在我面前显摆说:他太太家仅是在北京所拥有的房产就达n多套,家中仅是茅台酒,都是以车载屋装的;可想而知,相信其拥有资产和财富,用千万计都应该属保守的。而另一位(继妹),现在也是二线城市某著名学院的大学老师,工资待遇自然不低,而且每有假期,领学生的补课费,有时也会高达上万,名下房产也是多套。

  总之,目前这二位无论走到哪,相信没人敢说他们不是文明的读书人,而且也相信无论在何时何地何种状况(天灾人祸)之下,他们也都属不用担心自己生活会发生困难的高收入精英阶层。

  但就是这样拥有着如此丰厚物质资源的二位精英,仍然不会放过那位辛苦培育他们长大成为精英的继父,晚年生病时,身上那一点仅要用来治病的保命钱,而终致这位老人(我父亲),受尽凌辱和折磨,最后凄惨离世,并死不瞑目。

  看来,人间“神话般的天路”,父亲可以用智慧和汗水铸建出来;但人间的“博(硕)士”,却要父亲血饲。

  前阵时间,我曾旁听过几个作协的zoom云端会议,记的在其中一个会上,有人发言说:现在有相当多的作家,对人性(心)都是抱着悲观态度的,而且也都谈到,现在人性(心)真是越来越恶,越来越坏。

  看看现在的杀人犯,年龄越来越小,杀人手段也越来越残忍;还有人们仅只为好玩就用极刑虐杀宠物和动物,还有用电焊枪一点一点地烧烫死活着的小牛。此刻我仅仅只是打这几个字,都心发悚手发抖、后背发冷颤;现在人心的恶毒和凶残程度,真是震颤心魂,能让环宇发抖呀。

  按说在这么美丽的地球上,美善应该是万物的进化标准和规律,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在进化道路上,也应该是越来越美和越来越善才符合规律。但现在这些恶毒凶残违反进化规律的人类,又都是怎么产生出来的呢?人类在进化的道路上,究竟又是哪里出了问题?“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读书人,又究竟是怎样造成的?

  “世之显学,儒墨也”,韩非子(战国法家、思想家)的这句话,曾一度让我产生过一种错觉,也可说是启发:那就是儒墨之学,是只能在这个世界上,去说出来、显出来、仅仅只是去表演给人看的一种“显学”,但在现实生活中,却不能去做、不能去实际照做,如果照做了就会给自己带来厄运、会造成自己灭亡。譬如倡导不辩血缘关系的“兼爱、非攻,摩顶放踵以利天下”的墨家,在世间也仅仅只存在了三百多年即灭绝的无影无踪了。

  总之,感觉儒墨就象是镜中花、水中月式的一种“显学”,虽然美好,但只能显秀给人看,而不能去照做。至于做的,却又是另外一套。为了能有所区别,在这我姑且称它为“隐学”吧,而这套“隐学”里的理论,有些同儒墨的理论,还刚好相反,但却不能说、不能显秀出来、更不能去让人知道,只能偷偷地去做。

  讲到这里,不知大家有何感觉。总之,连我自己都觉的不好意思了,感觉自己这讲的都是些什么混帐话呀。但请相信,这些全是我的真心话,是真心讲给你听,并真心想让你好的话。感觉这话又说的怪怪的,前面自己刚讲了诸如什么只能说,不能做,做了就会有厄运等话语;这还没隔几行,就又在这讲让你听,如你听了(照做)就会好的话;总感觉很矛盾,不知哪里又有不对的地方;唉!搞的我自己现在都有点糊涂了,不知该怎么来说清楚(汗)。

  这种即矛盾又说不清,并有混帐感觉的情况,就是这套真理所具有的主要特征(在这我要强调一点:这儿说的真理可不单指显学或隐学,因构成这个真理必须要这二种同时存在,是不能分开,缺一不可的)、也是这套真理最真实的感觉和与人事物互动的现象或错觉,当然也是目前的人类世界,所遵循的一种标准和模式。

  如果你能越早认知和掌握到这套真理,并能在显学和隐学之间,去做到熟练灵活转换、并运用到你现实生活的方方面面中去,那么不敢说你一定将会成为成功人士吧,但最起码能保证你,不会被这个世界早早就淘汰掉。

  但这套真理,且先不说熟练掌握和运用,单是去认知和了解里面那些包含着相互矛盾的逻辑式渊源,都要煞费心思和心神才能理清;更不用说再把那些给人混帐感觉的话语,去灵活运用并付诸到自己的日常生活行为中去,相信也将会为难住一部分人,最起码对心性纯良之人,这是一大挑战,并很难跨越。

  因篇幅有限,无法在这里准确而系统地去表述它们,上面我只是用白话方式很简单地描述了下,根本无法尽展其全貌。如果让我用词来对这套真理,做个象征式归纳的话,我想到了“诡谲”“狡诈”,这些词感觉还是有点欠准确,但“坦荡”“磊落”这些词,一定不会成为这套真理的标签,但却是这套真理中显学的规范和典训。

  这套真理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就是里面所含的隐学,因为它具有不能言说和人前显秀的特性,因此会蒙蔽住一部分人,但往往又是被蒙蔽的这一部分人,因遵循这套真理中的显学,从而反会被这套真理,去最先淘汰掉,而且让人悲哀的是,这部分人,又属极具创造力的人类;每每想到这一点,最是令人绝望。

  通过上面这些阐述,现在可以推导出:如果你心性坦荡,做事磊落,那你自然玩不转这套真理,相对成功机率就不会高,那么你无论是工作学习还是生活,即使你具有很好的创造力,也将处处受阻。相反那些心性诡谲,做事狡诈,自然会对这套真理驾轻就熟,相对成功机率就会非常高,那么无论工作学习生活,就更有优势和机会,甚至成为社会精英和骨干,也更有机会繁衍自己的基因,并一代一代传承和发展下去。

  以前曾看到过这样一首歌谣:

  守法朝朝忧闷,强梁夜夜欢歌;

  损人利己骑马骡,公平正直挨饿;

  杀人放火儿女多,修桥补路无人没(埋)。

  记的当时很不理解、更不认同;但经过这次丧父之痛后,才让我理解了这首歌谣。

  那么如果这个社会,尤其是社会上的各个运转机制,如果都充满了这种现象和情况,并循环往复下去,自然也就会造成一代更比一代“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了。那么人类,自然就一代比一代更恶更坏了。

  而所谓的庚子灾年,不外乎就是这样一代比一代更诡谲更狡诈的精英骨干们,在走向各个职场和社会生活后、在同社会各种运作机制进行对接中,因同万物运作规律是矛盾不相合的,但在强性对结和融合下,就会产生一种排斥现象。当一代又一代,经年累月的这种强性融合而产生的排斥现象多了,就会造成一次大的阵痛。说白了,所谓的庚子灾年,其实就是人类自己的一种人性危机的总爆发、是这个美丽星球同这套有违进化规律的人类真理,在激烈碰撞和交战后的周期性阵痛。当然,在这种阵痛中,心性纯良者又将是最先被牺牲和毁灭的对象。

  最后,我用父亲在谈到未来时,曾说过的一段话来做结尾吧。父亲说:“ 如果相信做为人类的自己都是个好人,那么在人类里面,也就一定存在着象自己一样的人,那么这个世界就一定会美好起来”。虽然,父亲的遭遇和我现在这种无儿无女的窘迫生活状况,让父亲这段话的结论,显得非常苍白和无力;但在这里,我只希望人们能知道,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处处充满尔虞我诈、险恶冷酷的这个世界上,曾有过一个纯真美好的灵魂,来徜徉驻居过;他曾为这个日趋消残和正在颓败的星球,带来过人类赤子般的光和热。

  (谢谢阅览,阿弥陀佛!阿门 !!)

浏览(2251) (1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