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空文的博客
  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佞幸覆乾坤。
网络日志正文
《禁思录》第6章 蜕变 2021-09-14 06:52:36

 

  邵凡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早上,当惊讶得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才猛然意识到怎么回事。

  他抬起仍阵阵酸痛的右臂,一看之下简直又要昏过去。一夜过后他的右臂已经变成了青灰色,皮肤上紧绷着一条条细细的血丝,实在让人不忍卒看。

  他心中一阵惊惧,赶忙跑到卧室的镜子前,生怕自己脸上也变成那副模样。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他的脸虽然有些苍白却还依旧如初,脱去衣服身上的其它地方也没什么明显异状,只是浑身的肌肉看上去结实了很多,喘息之间肚子上的八块腹肌清晰可见。

  望着镜子里样子骇人的右臂,邵凡脸上半是慌乱半是焦急,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固然令人欣慰,可胳膊成了这样让他如何出门见人!他明白去医院是眼下的当务之急,但同时又感到一阵心虚——医生要是问起原因他该如何回答,如果盒子里装的那两瓶东西是很重要的国家物资,而且东西已经毁在了他手里,那实话实说无疑是一种愚蠢的行径,思来想去只能编个理由敷衍过去。

  于是他匆匆从衣柜里翻了件长袖衬衫穿上,右手套上手套,没顾得吃饭便骑上脚踏车向医院赶去。

——————

  从一家私立的小医院出来,邵凡的右手和胳膊缠上了厚厚的绷带,脸上写满了心灰意冷的失望之情。

  医生对他的“病情”似乎也无可奈何,又是紧紧皱眉又是轻轻摇头,问了邵凡原委得到一个敷衍了事的回答后,最后只是给他开了些消肿止痛的药、抹了些舒血化瘀的药膏以待观察。

  此时已是上午9点多,邵凡犹豫着是现在还是下午再去学校,他的心情本就糟糕至极,想起学校里弥漫的那种压抑以及当着全班同学走进教室的尴尬就浑身不自在,既然自己事出有因有“伤”在身,就算下午再去上课班主任也应该不会追究什么。

  于是他骑上车子折返回家,经过菜市场那道街时,一个带着几分熟悉的身影迎面闯入他的视线。

那人两手插着兜只顾往前走,头发还是那么蓬乱、身形还是那么消瘦,邵凡一眼便认出正是他高二时的同桌好友韩旭飞。

  “哎……邵凡!”韩旭飞也一眼认出了邵凡,略有沉闷的表情顿时喜笑颜开。

  “几年不见,你还是老样子啊。”邵凡下了车,和韩旭飞在路边侃侃而谈。

  “你还不是一样。”韩旭飞笑着说,“怎么……现在在哪忙呢?”

  “我…还在上学。”

  “上大学吗?”

  邵凡脸上有些窘迫,“……还在二高复读。”

  韩旭飞有些惊讶,“你可真有毅力,我高三那年没考上大学就不上了,现在跟着亲戚做点小生意。”

  “什么生意?”

  “在我堂哥手底下帮人家看个场子什么的。”韩旭飞挠了挠乱蓬蓬的头发道,“对了,今天是周一吧——你怎么没去上课?”

  邵凡摘去手套,抬起缠着绷带的手,“手碰伤了,刚从医院回来。”

  “要不要紧?”韩旭飞不无关切的问,“我说大热天你怎么戴着个手套,手缠成这样你还怎么写字啊?”

  “伤得倒不重,医生说过几天就能好。”邵凡随口搪塞道。

  “那你上午还回不回学校?”

  “反正也迟到了,下午再去吧。”

  韩旭飞欣然一笑,“咱哥俩今儿个好不容易碰上了,不如一起去老地方happy怎样?”

  一提到“老地方”,邵凡瞬间明白了过来,那是以前他们一起去过的那家隐蔽在闹市夹道里的游戏厅,也称街机厅。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发展,如今很多地方网吧早已取代了街机厅,稍微大一点的城市,曾经的街机厅早已销声匿迹,

但在山北这样的小县城里,由于地处偏僻、经济欠发达,仍存有一两座这种复古的娱乐场所。

  以前和韩旭飞同桌时,邵凡就知道他爱玩街机,不仅课余时间玩,甚至还早退、旷课玩。摊上这么一个爱玩的同桌,邵凡自然也免不了受些影响,玩心未泯的跟着他去过那儿一段时间,但后来因为遇到一次熟人,担心其向外婆告发便再没敢去过。

  听韩旭飞提出去游戏厅玩,邵凡本想推辞,但念在昔日的同桌情分,又不好意思干脆拒绝。

  “你看我手都成了这样,想玩也玩不了呀。”邵凡无奈道。

  “玩不了格斗玩赛车也行啊,一只手就能玩的,走吧,我请客……”

  邵凡见推辞不过,只好却之不恭了。

  两人一路上谈天说地,聊得最多的还是曾经的青葱时光,谈到了校门口常去光顾的小吃摊、谈到了国文课上被老师没收的漫画书、谈到了班里的班花还有为她争风吃醋的两个男生……嘻嘻哈哈好不欢快。

  到了游戏厅,韩旭飞买了一摞游戏币分了一半给邵凡,然后直奔自己最喜欢的格斗机而去。

  邵凡看他玩了一会儿,自己也在墙角处的机子投了个币玩起了闯关游戏,但怎奈缠着绷带的手按起按钮来实在别扭,还没打到第一关的boss就丢了一条命,而最后一条命的血也快见底了。

  这时来了位个子瘦高的年轻男子,嘴里叼着烟看上去流里流气的样子。这人见邵凡“带伤上阵”苦苦坚持,不由一笑投了个币同邵凡并肩作战起来。

  “喂,你残血了跟在我后面,等会儿有补血了吃一下。”那人喷云吐雾的说。

  “哦……谢了。”邵凡对他笑了笑。

  此人的技术一看便知是位高玩,一套套连招如行云流水,接上绝招更是潇洒飘逸。邵凡几乎不用动手,只需要跟在他身后清几个小兵便轻而易举的拿下了第一关的boss,顺便吃了个大回血几乎恢复到满血的状态。

  “合作愉快。”那人不无得意的朝邵凡一笑,露出一排由于经常抽烟而略微泛黄的牙齿。

  这时那边的韩旭飞扭脸望了邵凡一眼,“我说邵凡,你手受伤了不是玩不了那个吗?怎么不去那边玩赛车啊?”

  “这位老兄带着我呢。”邵凡回头道。

  韩旭飞这才留意到邵凡身边的年轻男子,一看之下顿时不再说话了,好像有什么忌惮似的匆匆收回了视线。

  邵凡和那人继续在游戏中并肩作战,一路杀到了第二关的boss那。这时忽然从大门外涌进来一群人,本就人声嘈杂的游戏厅变得更加喧嚷起来。

  “把门给我关上!”一个粗犷的声音说,“找不到白鹏一个人也不准出去。”

  众人纷纷扭头望去,只见一个身材魁梧脸上一道刀疤的男子领着十来个人堵在门口那,一副气势汹汹、来者不善的样子。

  看这阵势邵凡便明白今天摊上事了,这伙人摆明了是来打群架的,一个个手里掂着用报纸裹着的家伙,好像看谁不顺就会上去教训一番似的。

  遇到这种情况邵凡唯有装作没事一样继续玩自己的游戏,反正门都关上了想走也走不了,纵然心惊胆战也只能强作镇定。

  “邵凡……”那边韩旭飞压低的声音传来耳畔。

  邵凡扭脸望去,发现韩旭飞眼神怪怪的朝他示意着什么,似乎想让他赶紧离开这边。没等邵凡细想,身旁那位年轻男子已然令人费解的站起身来。

  只见他从容不迫的又点上一支烟,望着堵在门口的众人说道:“你们要找我是吧?”

  “哼哼……”刀疤脸带着几分得意的冷冷笑道:“姓白的,今天总算让我逮到你了!”

  “看把你高兴的。”那位叫白鹏的年轻男子语气淡然道,“怎么?今天真打算把我给办了?”

  “我等这天已经很久了,姓白的,你我之间的恩怨今天就来个彻底了断,进了这个屋你和我必定得有一个躺着出去。”

  “罗浩老弟,为了你我的私人恩怨就这么大动干戈,恐怕你们老大知道了不会高兴吧——你们西街和我们东关明争暗斗了这么久,弄得两败俱伤、都不好受,上个月才立下约定从此互不相犯,可今天你就带这么多人冲着我来,坏了规矩不说,传出去也会让你们老大颜面无存吧——以后道上的朋友谁还会信你们西街太保的话。”

  “呵呵,想用大哥来压我。”罗浩似乎有恃无恐道,“大哥是跟你们老爷子讲和了,但咱俩的事还没完呢!”

  “讲和时两边都已经说好,过去的恩怨一笔勾销,当时你的态度也挺支持,没想到这么快就翻脸了。”

  “如果不先让两边讲和,你怎么可能放松警惕被我逮着。”

  白鹏笑了笑,“原来如此,你这一手把你们老大都给玩了。”

  “少他妈挑拨是非,大哥对我恩重如山,但我跟你实在不共戴天。今天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就算背上私自毁约的罪名也认了,等把你办了我就回去听凭大哥发落,即使废条胳膊给你们东关一个交代老子也值了!”

  “一条胳膊?”白鹏轻轻摇了摇头,“你是你们老大的得力干将,他怎么会舍得废你条胳膊,我看废你个手下当替罪羊代你受过还差不多,以前他不也这么干过?”

  此言一出,罗浩的手下们一时面面相觑,一个个满脸的凶相瞬间变成了一副窘相。

  “别听他胡说!”罗浩冲手下嚷嚷着,“三哥我是那种人吗?”

  “当然不是了。”白鹏接着罗浩的话说,“但你们老大会不会这么护你可真不好说。”

  “给老子闭嘴!”罗浩彻底怒了,吩咐手下道:“上去把他办了,别听他继续废话!”

  “谁第一个冲上来把今天这事挑了,那代你们三哥受过的人准没跑了!”白鹏毫无惧意的面向众人道。

罗浩的手下们听罢纷纷面露迟疑,谁也不敢第一个冲上前去。

  “他妈的,你们真给我长脸!”罗浩怒火中烧的夺过身旁一个手下的武器道,“老子第一个上!”

  说罢他撕去缠在武器外的报纸,亮出闪着寒光的砍刀向白鹏冲去,手下的小弟们见状也纷纷亮出手中的砍刀和钢管冲上前来。

  邵凡看这架势整个人都惊呆了,转身想要跑开却被旁边的凳子绊了一脚,失去重心之下竟歪向白鹏一边,好不容易扶住墙壁没有跌倒,但他此时的姿势却好似拦在白鹏身前“见义勇为”的样子。

  “原来还带个小弟,妈的一起砍了!”罗浩说着向前挥刀而下。

  “慢着!他不是……”身后的白鹏想把邵凡推开,然而已经太迟了,躲闪不及的邵凡只得本能的抬起右臂护住脑袋。

只听“当”的一声,罗浩手中的钢刀应声而断,邵凡右臂感到一阵震颤,但除此之外竟没有任何痛感。

  他慌忙放下胳膊一看,衣服上的刀口清晰可见,而里面的皮肉却完好如初,丝毫没有渗出一丝血迹,让邵凡心中困惑不已。

  “原来袖子里藏的有家伙!”罗浩气急败坏的扔掉手中断刀,身后的手下随即一拥而上。

  刀光掠影之中,没有退路的邵凡只得和白鹏一起对抗着人群的左右围攻。白鹏的身手果然不凡,趁躲闪之机空手夺去一人手中的钢管,转眼之间便将对方两人撂倒在地。可邵凡这边就有些捉急了,手里没有武器只能拿凳子挡在身前,一味的左躲右闪毫无反击之力。

  “小心!”白鹏提醒他的声音刚落,邵凡的脑袋就挨了对方一记闷棍——沉重的钢管砸在他头上,让他脑袋一蒙顿时快要晕厥。

  踉跄中邵凡后退了一步,又有人趁机朝他左肩挥下一刀。这一刀结结实实的砍在他肩上,他分明感到了一阵血肉撕裂的痛楚。

  左肩的血染红了衣服,也彻底点燃了邵凡的求生怒火,他大吼一声冲着站在最前面的家伙狠狠一拳,那人顿时被击飞了老远,身后的人也跟着被撂倒一片。剩下的人见状一时愣在了那儿,连正在围攻白鹏的罗浩也惊讶得扭过脸来……正在怒头上的邵凡手起手落间将余下的两个喽啰掀翻在地,然后直奔罗浩而去。已经惊呆的罗浩毫无反抗之力,被邵凡卡住脖子仅用一只手便轻而易举的提起。

  “都给我住手——你们三哥在我手里!”邵凡大声喊道。

  罗浩的手下只得统统放下武器,一直被围攻的白鹏也终于得到了喘息。

  “你……你到底是什么来头……要我的命也要让我死个明白!”被扼住喉咙的罗浩吃力说道,悬空的双脚已然放弃了挣扎。

  “他根本就不是东关的人,是你不分青红皂白连外人都不放过。”白鹏开口说。

  “原……原来是误会……真是得罪……”罗浩的脸已经涨得通红,说话的气息也变得十分微弱。

  白鹏上前拍了拍邵凡的胳膊,“放他下来吧,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

  罗浩这才从邵凡手中解脱,刚咳嗽着缓过气来,白鹏的刀便架在了他脖子上。

  “你刚才说今天咱俩必须得有一个躺着出去,这话现在还算数吗?”

  罗浩冷冷回应:“今天我认栽了,你想怎么处置看着办!”

  “要是我放你一马,那咱俩之间的帐又该怎么算?”

  罗浩紧咬着牙,迟迟没有回答。

  这时电玩城的大门被猛然撞开,一位手持武士刀的少女带着身后一群人从外面涌了进来。

  “二哥!”领头的女孩带着身后众人冲上前来,“你没受伤吧?我听到消息说有人过来找你麻烦!”

  “不必动手,已经没事了。”白鹏笑了笑,又望着罗浩道:“只是不知道这位以后是不是还想找麻烦。”

  “跟这种人有什么好说的?直接废了看他以后还怎么找事!”

  白鹏摇了摇头,“解决他一个人容易,难的是重新维持东关和西街的关系,今天的事是他私自做主,并不是他老大的授意,老爷子是真心不想再和西街的人纠缠,如果这位真能回心转意,我也不想多生事端。”

  “白鹏!”罗浩终于开口道,“落在你手里我认了,今天的事你若不计较,以前的恩怨咱们就一笔勾销。”

  “那我就再信你一回。”白鹏放下了手中的刀,“带着你的人走吧。”

  罗浩带着手下悻悻离开了,白鹏把目光转向邵凡道:“今天的事连累了兄弟,真是过意不去。要不是你出手相助,恐怕我是真栽在这儿了。”

  “什么连累不连累的。”邵凡不好意思的说,“我也是图个自保,谈不上什么出手相助。”

  “你肩膀受伤了,要不要紧?”白鹏关切的问。

  邵凡这才想起刚才肩上挨了一刀,但侧脸去看时,除了衣服上的破损和血迹之外竟没发现任何创伤,仿佛伤口自动愈合了一般。

  “奇怪了,我刚才明明记得很痛的。

  白鹏也有些不解,想了想问道:“那你的胳膊呢?罗浩砍你胳膊上那刀可是把刀都给震断了,他说你袖子里藏的有东西,难道……”

  “我袖子里除了绷带什么都没有啊。”邵凡如实说道。

  “这……”白鹏惊讶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邵凡嘴上虽这样说,心里却已然明白了什么——发生在身上的这些咄咄怪事肯定和昨天的事脱不了关系。

——————

  和韩旭飞一起从电玩城出来,邵凡不悦的把他甩在身后只顾自己往前走。

  “喂,邵凡。”韩旭飞小跑着跟上前满脸堆笑的说,“真没看出来啊,想不到你那么厉害,一个人把那么多人摆平了。”

  “当时我都快没命了,你还在一边没事一样看着,真不愧是好兄弟好同桌!”邵凡冷嘲热讽道。

  韩旭飞一脸无奈的说:“我不是给你使眼色让你赶紧闪了吗?那两位的身份你知道不?一个是东关教场的二堂主,一个是西街太保的三头目,当时那阵势我上去也明摆着是多搭上一条命啊。”

  关于东关教场,邵凡之前也略知一二,据说是东关教场街一带的混混帮派,而西街太保则是头一回听说。

  “你怎么会认得他们?”邵凡问韩旭飞。

  “给你说过了,我在我堂哥手下替人家看个场子,其实也就是在道上混口饭吃,道上的人和事多少也略知一二。”

  “那你堂哥是哪边的?”

  “哪边都不是,小打小闹的杂牌军和正规军怎么能比。”

  邵凡听罢表情沮丧道:“今天的事我真不想掺合,就算捡了条命回来,可也把西街太保的人给得罪了。”

  “怕什么!你今天帮了白鹏,以后他肯定会罩着你,白鹏这人挺讲义气的。”

  “其实我真不想和他们有太多瓜葛。”邵凡掏出白鹏留给他写有电话的纸条,仍记得临走前白鹏对他说过——以后遇到什么事只管去找他。

  “我倒是想让白鹏也留张纸条给我,可人家压根就不鸟我。”韩旭飞悻悻的说。

  “唉……但愿以后不会用到这个吧。”邵凡叹了口气,把纸条重新放回了兜里。

浏览(14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