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起轩博客  
谈古论今  
网络日志正文
亲眼看到大山里那些生孩子卖的女人ZT 2012-07-07 18:05:35

据新华社7月6日报道: 7月2日,公安部统一指挥四川等14省区公安机关同步开展集中抓捕、解救行动,摧毁了两个拐卖儿童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802名,解救被拐卖儿童181名。贩卖儿童一百余名被公安部A级通缉令通缉的主犯邵中元落网。在四川警方的行动中,168名犯罪嫌疑人悉数落网,其中有16人曾赴外地生产贩婴。

  所谓生产贩婴,就是把自己生的小孩拿去卖,这让我想起十年前亲身参与报道过的一件事情:


  2002年7月4日,山东寿光市公安局破获一起特大的婴儿贩卖案件,11名来自四川的人贩子被抓获,他们手中的货——11个刚出生的2—4个月的婴儿被挡获。由于天气太热,这些刚来到人世的小生命在被解救的时候有的患了皮炎,有的患了脐炎,一个个都奄奄一息。
  经过抢救,婴儿们脱离危险,寿光方面经多方努力查知这11名婴儿主要来自四川凉山某县并与当地联络,尽管当地政府和民政部门感到很为难,还是积极地想办法将孩子接回四川。
  笔者作为特派记者亲眼目击了这群婴儿回乡的全过程。
  经过三天二夜的火车颠簸,又经过十多个小时汽车旅行,11个婴儿被送回他们的出生地。为了方便辨认,医护人员在他们额头上写着阿拉伯数字,这些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自己名字的小生命似乎很懂事,在四川48年来最高温度的这几天里作难耐的长途旅行居然很少发出哭声,或许他们已感觉到家一点点在向他们靠近。
  车到了孩子们的家乡,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县城比别的地方的一个乡大不了多少,我们原先预想的那些失去了孩子的母亲们抱着失而复得的小宝宝狂哭疯吻的镜头一个也没有出现,街面上异常的平静,这使得我和摄影记者商量好的拍摄方案全部落空。
  孩子们被安排到当地烈士陵园里的两间空房里,为了能拍到我们所渴望的母子团聚的镜头,我们埋伏在窗外,等着时间像菜青虫那样令人难受地爬过。
  就这样,我们等待了十几个小时,成群的蚊蝇在我们身边飞舞着,像是我们烦乱的心理写照。直至第二天下午,当地民政部门贴出让人们去收养小孩的告示,我们终于还是没等来一位来认孩子的母亲。
  一位当地人告诉我们,你们这样是等不来的,他们的妈妈不可能再要他们了,因为这是他们卖出来的货,你看见过哪家商店卖了货收了钱老板还会乐意退的。
  他的话让我们很愕然。后来,经过调查我们发现,这些婴儿的确像当地人告诉我们那样,是当地人生来卖的,这种情况在当地很普遍,这次主要是因为数量太大而引起了外界的重视。
  据当地人介绍,在当地,一个初生婴儿的价格在1000元至2000元左右,经过长途贩运到山东、福建、广州等地,一个娃娃可以卖到8000元到10000元,这种说法得到了人贩子的证实,在警方审问他们的时候他们说:这生意风险不大,如果路上孩子死了,扔出车窗就行了,卖两个能成一个都能保证只赚不赔。
  出于职业毛病,我们异常想见到并采访到这些卖掉自己亲生骨肉的母亲们,经过多方努力,在当地人的大力协助之下,我们找到一位曾经有卖过小孩经历的母亲。
  我们坐了4个小时的汽车,并转乘拖拉机抖了2个小时,后又坐了近2个小时的机动三轮,我们来到离城很远的一座寨子里,下车时,我们感觉屁股已不是自己的了。
  山寨连电都没有通。各种石屋子犬牙交错地咬合在一起,从内而外给人一贫如洗的感觉。山寨很静,劳作的人们和闲坐的人们似乎都没什么言语,只有屋角边自由吃食拉屎的猪和鸡偶尔发出点声音。
  我们很费力地找到我们想要找的人家。还好,天可怜咱,居然很顺利地找到那个女人,那女人正蹲在门口剁猪草,草汁将她的手染成了绿色。
  向导告诉我们,这个女人二年前曾经卖过一个孩子。
  我们于是开始小心翼翼地提问,深怕某一个字眼不对,引起女人的伤心或反感,那样我们的采访便泡汤了,这一百多里山路也就算白跑了。
  女人出乎我们预料的平静,她说:你看看,咱这个家里,除了娃娃,还有啥子可以值1000元钱?
  循着她手指的方向,我们看见黑漆漆的屋子里只放着一张摇摇欲坠的床,火糖边吊着一口早已烧变形的锅,下面有几只口儿上生着锯齿的碗,更深的屋角,一头半大的猪很恐惧地在打量我们。
  粗略估算一下,她的整个家业,把那间残破不全的算在内,其价值超不过1000元。
  女人摇了摇头说:我们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可以一次就挣1000元钱,那可是两季的收成。
  那孩子的生死呢?你不管吗?
  命里注定三颗米,走遍天下不满升,这就是命,都有命管着呢。
  女人的声音突然让我们感觉很苍老。她抬起头向远方眺望,像是对我们,又像是自语地说:兴许,兴许他会找到一个好人家呢。
  这时,我看见她眼里且种说不出是喜悦还是悲伤的异样光彩。
  在回来的路上,山东来的记者许先生摇头叹息说:他们穷得只剩下生育能力了。
  我们大家都沉默了。想着地些在烈士陵园里等着人们收养的孩子,我们甚至有了一个恶毒的想法:要是人贩子没被抓住的话,他们……他们兴许真能找到一个好人家……


  一晃十年就过去了,不知道那里的情景,是否有一些好转。但愿今天媒体报道的这些贩婴案中,犯案的人们,不是出于这样的原因?我是举双手赞成打击贩婴的犯罪分子的 ,但在打击的同时,对产生这些罪恶的贫穷土壤也一样重视,那就更好的,这才是治本的事情。

 

浏览(321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