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起轩博客  
谈古论今  
网络日志正文
新天域;温家宝家族的千亿帝国 2012-10-29 13:45:16

新天域:大贪官温家宝的公子打造千亿帝国 干的全都是大买卖

在没有外媒披露新天域之前,很多人对这个横空出世的私募基金的超常运作,抱着不解的态度。《中国企业家》 2008年15期就以《“平民”PE新天域》进行了报道,并感嘆:“如果说VC(风险投资)比拼的是眼光,那么PE(私募基金)拼的一个关键要素就是背景资源,或者说靠山。”“一家没有大公司背景的草根PE如何赢得众多行业主流公司的投资机会? 

  就连新天域资本的对手也为其短期内所取得的成就所折服。它的一位竞争者对《中国企业家》记者说,“他们(指新天域)的团队似乎有拨云探雾的本事,特别是在认知中国本土企业方面。”报道说,从投资四川美丰(000731.SZ)与中联重科(000157.SZ)两家中国A股上市公司的案例中,我们可以进一步瞭解新天域资本与众不同之处。事实上,早在中国股权分置改革启动前的几年,新天域资本的核心管理团队就系统地研究了这种可能的变革,以及由此带来的投资中国上市企业并促进中国企业发展的巨大机会。

  股权分置改革事关中国金融稳定的大计,典型的国家秘密,“股权分置改革启动前的几年”,新天域就未卜先知了,果真厉害。谁能够未卜先知,想必大家很明白了。

  看看新天域的大手笔吧。

  ★四环药业

  《苹果日报》2010年10月15日 以《温家宝儿子浑水摸鱼 港交所不卖账》报道的新天域入股四环药业事件,再次将温云松和新天域推向公众视野。该报道称,新天域在新上市公司四环医药递交上市申请时,才以优惠条件低价入股成为上市前投资者,香港上市委员会不卖账,企硬叫停,四环大股东更因此要向温云松的基金,回水兼赔偿近10亿元,温云松叁个月获利 3.7亿元。

  报道引起轩然大波,新天域17日通过国内媒体发出声明,首度公开承认温云松的确是新天域的创始人,称“基金共同创始人、温云松(Winston Wen)去年已不在该基金担任任何职务,并自去年以来任职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的相关下属单位”。其购买新股四环医药的行为,亦完全符合相关法律,严守法律及港交所规定。

  10月20日的《苹果日报》又引述《金融时报》的相关报道,称接近温云松的消息人士透露,“虽然温云松公开地切断跟新天域的关係,但他的资金仍然留在基金,将会在背后发功。由此可见,温云松只是名义上离开新天域。”

  ★华锐风电

  四环医药事件尚未煺出公众视线,2010年10月27日财新网又报道,证监会发审委10月26日公告称,决定取消10月27日对华锐风电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A股IPO申请的审核。新天域正是华锐风电重要股东之一。新天域持有华锐风电13.33%的股份。

  以市场份额计算,华锐风电是目前全球第叁、中国最大风电设备製造商。依照华锐风电披露的22家法人股东的股本构成和56.4元的发行价测算,西藏新盟上市前持有11.67%(1.05亿股),价值50.34亿元。比西藏新盟比例更大的新天域,上市后其股份价值也至少超过50亿。

  笔者在百度上搜索了一下国内新闻报道中的新天域其他投资情况,但神秘的是,百度中搜索到的相关条目,其内容绝大多数都已经被相关网站删除,根据百度快照,还能够查到的不完全投资记录如下:

  ★金丝猴

  《21世纪经济报道》2009年11月16日报道,“新天域资本、中银国际等2.4亿註资金丝猴”。该报记者独家获悉,新天域资本、中银国际、北京科桥叁家私募股权基金共获得金丝猴20%的股份。这是金丝猴上市前第一轮也是最后一轮融资。报道特别强调:“本报从该交易相关人士处证实了该交易。”

  ★梅花味精

  同一篇报道还提到,在2008年年初,新天域曾与鼎晖投资约2亿美元入股梅花味精,后来该项目通过借壳A股上市公司五洲明珠而上市。另据报道,其中鼎晖出资1亿美元获得15%的股份,新天域出资9500万美元获得14.5%股份。

  ★华致酒行

  投资界11月10日消息,2010年9月28日,新天域资本宣佈投资2.5亿元人民币入股国内最大的品牌酒类连锁企业--华致酒行。其中新天域资本美元基金投资主体Pullock Investment Limited(普洛投资有限公司)投资1.6亿元人民币,新天域资本旗下人民币基金-新远景成长(天津)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投资9000万元人民币。

  ★西凤酒

  同一篇报道还提到,半年前新天域资本人民币基金--新远景成长基金,投资中国名酒企业知名品牌。

  ★Exceed

  《清科投资资讯》2009年7月29日报道,新天域资本斥资3000万美元,入手396万股Exceed的股份。报道称,新天域资本是通过其第一和第叁支PE基金设立的全资子公司完成的此次投资。

  ★Windrace

  报道还披露,此前,新天域资本曾投资运动及休闲服公司Windrace,助其获得2020 ChinaCap Acquiro公司价值250万美元的认股权证。Windrace在一份声明中提到,此次收购完成后,新天域资本将通过行使这些认股期权向其追加1310 万美元的投资。

  Windrace成立于2002年,是喜得龙旗下的一家鞋服产品生产及销售商。

  ★冀东水泥

  融资中国 2010年8月31日报道,冀东水泥非公开发行A股获得河北省国资委批准,发行对象就是业内知名的投资机构新天域旗下的菱石投资有限公司。根据预案,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佔本次非公开发行完成后冀东水泥发行在外股份总数的10%,发行价格为14.21元/股。另据报道,业内人士称,冀东水泥引入新天域的目的,主要是为了能在产能过剩的水泥行业确立“战略地位”,“新天域是战略投资者,而不是产业投资者”。这是否意味着冀东水泥要借助新天域背后的强大行政资源,以争得行业内的优势,只好请读者自己判断。

  ★长兴服装

  腾讯财经2010年10月22日报道,早前欲作四环之上市前投资者的新天域资本今次再度出击长兴并成功过关。新天域先在5月底以每股1.56元购入集团约2,500万股股份,约佔上市后股本2.64%,而该价格较是次招股上限折让66%。集团又向新天域发行可换股债券,兑换价为每股1.77元,较招股上限折让61.5%。若悉数兑换,连同已入股的股份,新天域于上市后将佔集团14.26%股权。

  另据报道,新天域对长的投资更掐算精準,于2010年4月29日订立投资协议,较长兴预计上市日期11月4日,相距190天(含首尾两日),刚超过港交所的180天指引.

  以长兴招股价下限3.8元计,新天域的持股最少值5.13亿元,而计及可换股债券兑换价及此前已投入的金额,成本约4.3亿元,即半年最少可赚8400万元,未计可换股债券利息收入.

  除股份投资的进帐外,新天域的协议更设有多项条款,若长兴未经新天域同意宣派或派付超过纯利20%的股息,或者2010年纯利低于9000万元人民币等情况下,长兴可能涉违约,须以可换股债面值以年利息10厘復息计算的溢价,赎回上述可赎回可换股债券.

  也就是说,新天域将保赚不陪。

  ★誉衡药业

  《理财一週》2010年7月6日报道 ,6月29日,在上证综指毫无徵兆暴跌4.27%的情况下,新上市的誉衡药业(002437)却在尾盘奋力拉回,最终仅微跌0.03%收盘。如此明显的异动,是因为新天域资本突击入股誉衡药业,并赚7亿浮盈。

  ★天骏传媒

  投资界网站报道,2008年2月5日,高盛、新天域资本、红杉中国、Farallon Capital等投资天骏传媒集团8300万美元。天骏传媒以户外媒体投资和经营为主整合全国一、二线城市的机场媒体、地铁媒体、铁路媒体及城市户外媒体等优势资源,是中国发展速度最快、最具交通网络规模的『泛公共交通』户外媒体资源平臺.

  ★重庆新世纪百货

  投资潮 2009年5月1日报道,重庆商社新世纪百货公司日前宣佈,新天域资本3亿元增资资金现已到位,新世纪百货再次出让了14%股权给新天域资本。目前,新天域资本持有的新世纪百货股份已达39%。新天域资本两次两次投资新世纪百货,均是通过旗下SPV(Special Purpose Vehicle,即“特殊目的公司”)——新天域湖景投资公司(New Horizon Lake View Investment Limited)完成。

  新天域的投资案例,多到局外人无法统计的地步,除了上述企业,综合各类报道,包括新天域主要负责人对外介绍的情况,新天域投资的企业,还有四川美丰、中联重科、凯赛生物、金风科技、金山软件、双匯集团、中国乾细胞、中国印染、天威英利、延申生物、天赫钛业、熔盛重工、SUNAC、久游网、协鑫硅业、喜得龙等等,这些企业在所属行业都名头甚响。《投资与合作》2008年1月2日的文章《新天之域》不仅感嘆,这些企业大多数颇具“明星气质”,无论是在业绩、行业领导力、管理水平乃至发展潜能方面,都已成为中国本土优秀企业的代表。在私募股权投资(PE)行业,即使是华尔街那些被称为“门口的野蛮人”的老道PE,要想在两年时间取得如此成就都并非易事,更何况是在一切充满不确定性的中国市场。

  细数这些投资,行业比较分散,範围涉及高科技、网络、新传媒、地产、能源、食品、运动服装等各个行业。记者感嘆,每笔投资收益都令人咋舌。

  举例来看,新天域资本对新世纪百货6亿多元的投资,按照重庆百货1月25日收盘价每股37.38元计算,浮盈已达19.4亿元。

  新天域资本董事欧阳延军还对《投资与合作》记者说,“从去年(2007年)12月进入到2008年10月,我们的投资收益超过8倍。”
浏览(4554) (3)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起*轩 留言时间:2013-02-25 19:18:06
跋山涉水 寻找大饥荒幸存者
作者:依娃

忘记与自己有亲密关系的人的不幸是伦理的背叛,忘记与自己并没有多少关系的人类的非正常死亡是道德感的丧失。

_______伦理哲学家马格利特


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知道1957年的反右运动,将五十五万知识分子被打成右派分子,遭到残酷迫害。知道1966年到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导致许多国家领导人、著名文艺界人士上百万人被残害至死。但对于1958年到1962年因为毛所推行的三面红旗最后导致4000万到5000万农民在没有战争、没有灾荒的和平年代被活活饿死,这样一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悲剧,今天仍然鲜为人知,特别是年轻的一代。有些人问:“既然饿死了这么多人,为什么没有南京大屠杀那样的万人坑?”“为什么我没有看到过饿死人?”甚至有人说:“这是对毛主席和共产党的污蔑。”“是海外反华敌对势力凭空捏造出来的,是造谣。”

漫漫半个世纪过去了,大饥荒饿亡者的冤魂仍然没有得到慰藉,幸存者的心灵仍然没有得到安宜。没有人承认、没有人认罪。没有纪念碑,没有纪念馆......那四、五年中国的农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广大的农民到底是怎么被饿死的?幸存下来的人是怎么活下来的?他们今天的生活怎么样?能忘记过去的苦难吗?带着无数疑问,笔者用两年时间走访了当年饥荒最严重的省份之一,饿死了有一百三十万人口的甘肃省,寻找大饥荒幸存者,采访调研,目的在于记录下亲历人的口述见证。


酒泉夹边沟____右派死亡集中营

夹边沟地处甘肃省酒泉地区的沙漠荒滩之中,1957年反右运动中,将甘肃省的三千多名右派分子,他们多是大学教授、报社编辑、中学教师、作家画家等等,遣送到夹边沟农场劳动教养。他们住着地窝子,喝着糊糊饭,在寒冷、劳累、绝望和饥饿之中,有两千多名右派饿死在戈壁滩上。其中包括中共高干傅作义的弟弟,从美国归国的水利专家傅作恭先生。

在天水市,笔者有幸采访到三位夹边沟幸存者,其中之一是九十高龄的李景沆先生,他是天水一中的老师,并是一位虔城的基督徒,终身侍奉上帝。他是天水一中六位去夹边沟的老师中,唯一一个活着回来的人。写有<<蒙恩历程>>一书。

“鸣放的时候,我没有说一句话,人家说我对党怀恨在心,被打成右派...... 1960年冬天,在酒泉的夹边沟已经饿死了一千多名右派,但是上级还下达指示,让我们转去高台明水河农场大搞春播大战。什么叫春播大战?一无土地,二无水源,三无工具,四无籽种,五无住处,这不是让这些知识分子白白去送死吗?不是集体的屠杀吗?”
两千多名右派到了明水河,一天只有四粮的糊糊汤可喝,他们找草籽找蜥蜴,吃一切能吃不能吃的东西,最后连大小便都走不动到外面解决,只能在自己冷冻的床铺上解决。
三千名右派,最后饿死的只剩下四百多名。因为有时一天就是四、五十个,来不级埋葬,只有拖出去扔在戈壁滩上,让狼吃掉啃掉。有一个邓立之医生的身体被饥饿的右派刮去了屁股上的肉而食。

七十七岁的蒲一叶,当年是天水市团委“黄蜂反党集团”的骨干分子,因为年轻气盛,给市委领导贴了一张大字报,被打成右派送到夹边沟。他回忆到:“睡在我旁边的姓何,我叫他小何。上海人,大家叫他小上海,他饿的成天呻吟着:‘妈妈__!妈妈___!’我劝说:“你不要叫了,你的妈妈在哪里呀?’他就哭开了,可怜得很,才二十出头嘛。可是到了第二天,我推他,他已经死硬了。被子一裹抬出去就埋掉了。我另外一边是一个兰大的法律教授,他就说了一句:‘把我们的法律健全一下。’就被打成右派,也饿死了。家里还留下四、五个娃娃。我们一个地窝子,刚开始四十多个人,最后饿死的只留下不到十个。我算幸存的,因为妈妈给送吃的,算是活下来了。我害怕人家偷我的馒头干,晚上就放在头下睡。”

现年八十二岁的赵铁民是五十年代北京大学的数力系高才生,他在报栏上看到:“支援大西北,西北要人才。”就积极报名来到大西北当中学数学老师。五七年,因为他所在的天水铁中右派名额完不成,他就被补充进去,送夹边沟“劳动锻炼”。“我想去个半年就回来了,谁想到那里没有吃没有喝,比劳改还厉害。我吃过青蛙,吃过蛤蟆,找点柴火,用棍子一戳烧一烧,熟了没有,不知道。我不想死,我就想回来看看我的老伴,我的孩子啊。”说到这里,八十二岁的老人泪水纵流,泣不成声。他从夹边沟回来后,没有工作,拉板车给人送货十多年。昔日有骆驼祥子,今天有北大祥子。

仅仅天水地区,去了238名右派,仅仅回来22个,其它都命丧夹边沟,他们每个人得到2000元的抚恤金。由作家杨显惠的小说<<夹边沟记事>>改编,王兵导演的电影<<夹边沟>>,曾参加多伦多电影节,目前还不能在国内公映。

最先饿死地主、富农、四类分子

“打土豪,分天地。”解放初期的土改,全国枪毙了七十多万地主,几百万家庭被戴上了地主、富农的帽子,他们的儿女,以至孙子都继承了这个成分。五八年陆续开始饿死时,首先饿死的是一些成分不好的家庭,越是大地主成分,活下来的可能性越小。富农家庭也不能幸免,因为他们被驱逐出家,成为批斗整治的对象,因为他们被剥夺了一切财产,因为他们比饥饿的农民得到的粮食分配更少,甚至没有一颗粮食......

甘肃省秦安县魏店乡的张忠信老人出生于一个地主家庭,他亲眼目睹了一个姓赵的干部领着四十多个人闯进他家,用绳子捆绑吊打他的父亲、大哥,抢劫去了家里的家具、牲口、被褥、农具,最后只剩下一个破木桶。“当大饥荒来临的时候,我们这一个家庭就饿死了六口子人。”张忠信的大哥张忠平不到四十岁就饿死了,临死前对他说:“我不行了,以后麻烦你照看我俩个没有长大的孩子。”她三十多岁的二嫂,因为两个孩子在家饿得受不了,出门逃荒没有音信,而天天哭泣,哭的瞎了眼睛,最后还是饿死。同时饿死了一个几岁的小姑娘。

因为是地主家庭,偷庄稼被干部抓住处罚更严厉。张忠信的五叔父因为偷了一碗豌豆,叔母被逼迫跳崖身亡,叔父被迫上吊自杀,最后一个没有人管的三岁侄子,一头绑在腰上,一头绑在窗框子上,被活活饿死。说到“一碗黄豆,三条人命”的家史,张忠信老人留下悲伤的泪水。“这些事情我到死都不得忘,总是像电影一样从我眼前放过。”

现年六十二岁的农民牛富贵,出生于一个富农家庭,家里饿死了爷爷牛福成、父亲牛志恒、姐姐牛佛黛、弟弟牛祥娃、和一个尚未取名的小妹妹。“都是我亲眼看见的,大人还挖个坑一埋,小孩就抱出去一扔。我经常三、四天没有一口吃的,就唆点冰柱子。都不知道,怎么活过来的。饿的滋味,不好受。”因为饥饿,牛富贵的个子只有十来岁的孩子高。

饿死八万人的“通渭问题”

大饥荒期间,甘肃省通渭县发生了与河南的“信阳事件”同样惨烈的事件。虽然通渭饿死人数比信阳少,但通渭饿死人数占总人口的比例接近三分之一,远远高于信阳八分之一的比例。事情曝露以后,中共中央和中共甘肃省委将这个事件称之为“通渭问题”

1965年通渭县的报告《通渭的历史经验教训》中写到:“全县人口死亡60210人,死绝了2168户,1221个孩子失去了亲人成了孤儿......。”这个数字是缩小了的,实际是饿死了三分之一。当时,70%以上的家庭有死人,有的全家都死绝了,大量尸体没有人掩埋。出现多期人吃人案件。

笔者来到通渭县鸡川镇采访,他们中有九旬老人,也有六十出头的幸存者。听老人们说这个村子当年一到晚上,队长就带人给家家户户上锁、贴封条,不允许已经饿的奄奄一息的村人掐谷扭穗偷吃活命。大兵团到各家各户搜粮,翻箱倒柜、挖地三尺,砸炕撅灶,把没有粮食的男女老少拉到大队的劳改队劳改,打骂拷打,好多人不是被打死在劳改队,就是饿死在劳改队。那时,公社、大队都有自己的劳改队,可以任意对社员打、吊、泼、跪、扣饭等等刑罚惩处。

笔者采访到七十四岁的苟应福老人,他说:“我们一家子饿死完了,就活下我一个。”当细问饿死的人是谁?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时,老人一一回忆起来。笔者做了详细记录。
苟振德,男,48岁,苟应福的三爸爸,饿亡。
王菊莲,女,40多岁,苟振德之妻,饿亡。
苟根来,男,14岁,苟振德的长子,饿亡。
苟XX,男,12岁,苟振德的二子,饿亡
苟XX,女,年纪不详,苟振德的大女儿,饿亡。
苟XX,女,年纪不详,苟振德的二女儿,饿亡。
苟XX,女,二、三岁,苟振德的三女儿,饿 亡。

苟振武,男,50岁,苟应福的二爸爸,饿亡。
刘X娥,女,50岁,苟振武的老婆,饿亡。
苟XX,男,7、8岁,苟振武之子,饿亡。
苟XX,男,5、6岁,苟振武之子,饿亡。

苟振兴,男,55岁,苟应福的父亲,饿亡。
牛中娥,女,55岁,苟应福的母亲,饿亡。
苟应斗,男,34岁,苟应福的大哥,饿亡。
苟xx,女,4、5岁,苟应斗的大女儿,饿亡。
苟xx,女,2、3岁,苟应斗的小女儿,饿亡。

苟应富老人一家就饿死了十六个亲人,令人发指。他自己没有被饿死,是因为他当时去“共产主义的宏伟工程,英雄人民的伟大创举”的洮河工程上当民工,逃过一劫。“有没有人来调查过你们家饿死多少人?”“没有。”“有没有人来记录过。”“没有,从来没有人管,死了就死了。

同村七十四岁的苟祥子说:“我的弟弟、妹子都是饿死的。娃娃一死,我抱出去就扔了。我看见村边水沟里都是死娃娃,扔满了。那时间,一家子饿死一半人是正常的。”因为母亲吃不到饭,没有奶水,许多婴儿被活活饿死。

同村八十九岁的老奶奶王彩林饿死了两个女儿,自己靠偷吃猪食活了下来。五十年过去了,这位老人吃完饭,还是习惯性的把碗舔得干干净净。这个饥荒年间留下的动作让笔者看着触目惊心,心痛不已。真是:“吃饭舔碗,通渭特产。”


从没有记录过的人吃人事件

“人相食,你、我是要上书的。”
国家主席刘少奇在大饥荒过后这么对毛泽东说,令龙颜大怒,被后来的文化大革命迫害致死。都到了国家主席承认、惊慌、不安的程度,可见大饥荒中的人相相食到了何种程度?仅仅安徽省公安厅有文件记载的人吃人案件就有上前期之多。由于当时严控的政治环境,更多的人相食事件并没有报案、记录。笔者所调查、记录的大部分是吃饿死的人,也有杀了活人吃肉的案件。有几例是吃人者被政府发现,逮捕枪毙,还发了布告。但是他们吃人的唯一原因:因为没有粮食吃,饥饿难耐。

甘肃省秦安县王家村,那家有一个老汉,五十多岁,孙子也就是个四、五岁的样子。儿子、媳妇能跑动的都出门要饭逃活命去了,一老一少走不动的留在家里,没有吃的,没有办法。娃娃饿的成天哭,要吃的,爷爷也给不上。老汉饿慌了,躺在炕上不得动弹了,就打这孙子的注意,屋里再没有啥吃的。爷爷硬起来,抱了些柴,烧了些水。甘肃有些地方锅头都是在炕边上,爷爷就问孙子:“娃,水煎(开)了没有?给爷看看。”孙子饿得皮包骨头的,还乖得很,鼓劲翻起来看了看锅,就给他爷爷说:“爷,煎了,我看着煎了。”爷爷又说:“没煎,你哄爷哩,你再给咱看清楚。”娃子往锅边边子爬近了些,给他爷说:“煎了,真的煎了,我不哄你。”他爷又说:“没有,你凑近些,再看看。”孙子一凑近,爷爷把孙子一把就掀进锅里去了。煮熟了,这个爷爷就把自己的孙子吃了。人饥饿到爷爷吃孙子的程度。

还有静宁县的宋宏仁老人回忆:“我的堂兄宋东川和堂兄宋勤珍从工地上回来,眼看有个人拿着镰刀来撵他们,宋勤珍跑得快跑了,宋东川没有力气跑,被那个人一把按住,杀掉刮着吃肉了,人饿得跑不动。”当笔者问:“是在白天,还是晚上?”宋宏仁说:“白天。”笔者又问:“有没有报案?有没有人来调查?”宋宏仁说:“那阵人都饿得走不动路,谁报案去?没有人管,连尸骨都没有拉回来。”

人吃人现象在甘肃省的重灾县通渭、秦安、静宁并不是个别现象。笔者的采访中,很多老人都亲眼目睹了有人在大路上、田间刮割死人肉,拿回家充饥解饿。有两 位老人更是回忆到,因为当时吃死人肉太多,干部们把死人肉端到会场上,教育社员们不要再吃死人肉了。八十二岁的通渭县农民染月花说:“有人把人肉腌了几缸,准备度荒,都成黑色的了。”

陇西县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把母亲的尸体藏在地窖里慢慢吃,被发现后逮捕枪毙。在天水市发现有一个老妇人贩卖人肉包子,里面有小孩指甲。被逮捕枪毙。受访者曾经去枪毙人的现场观看。

和中国历史上所记载的“人相食”不同,这是在没有战乱、没有天灾、没有异帮侵略的和平年代发生的大规模的人吃人现象。加州大饥荒史学家宋永毅先生说:“人相食”已经极其残忍,可说是人类文化的最高禁忌。但是在人类所经历的这一最大的苦难中,最大的苦难又莫过于被迫吃掉自己的亲人。但是大跃进─大饥荒时期的政策,就制造了这样的家庭成员之间互想吞噬的人间惨剧出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一不伦的自虐自残行为,使人性倒退到兽性,从而也彻底地摧毁了农村社会的基本道德体系。”

因此,每一个有良知、有责任感的历史学家、学者,都应实地走访、揭露和记载这一悲惨的历史真相,以告慰被食者的冤魂。

十万妇女 从甘肃逃荒到陕西

今天,有“陕甘一家亲”、“陕西人救了甘肃人”这些民间说法。
1958年到1962年几年之内,从甘肃省的甘谷、武山、清水、秦安、陇西等地县有八万到十万的妇女逃荒要饭到陕西的宝鸡、武功、兴平等地,和当地的男人同居。她们当中,有些是丈夫在家饿死了,没有办法生活,带着年幼的孩子出门找活路。有些是已经嫁人,但是在粮食紧缺的情况下,“保男不保女,让儿子吃,饿死媳妇去。”女人被饿得跑出来。也有年纪只有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子,父母没有办法,对她们说:“娃娃,快跑,看能不能逃出来一条活命。在家就饿死了。”于是,很多妇女在人贩子的带领下、或者成群结队的扒火车、扒煤车、扒油罐车来到当时条件相对比较好一点的陕西省,她们唯一的出路,嫁给当地男人生存下来。

现年七十七岁,落户在户县的王秀英老人说:“我那时候已经嫁人了,但是娘家不给吃的,把一个儿子饿死了。我要走,我的另外一个娃娃拉住我的衣襟也要跟,我编了个谎:‘放开手,妈妈给你要馍去。’就抱上一个刚生下四十天的娃娃,扔下一个二岁的娃娃往陕西跑。’”

但是,在当时严控的政策下,这些因为饥饿不得不逃荒乞讨的妇女被定为“盲流”,被在火车上赶下来,被强制收容,有些人就饿死在收容站里。王秀英看见:“前一天还好好的,第二天就有两个、三个人死了,被抬出去。我被收容了五次,跑了五次。我是没有办法,回去还是饿死了。”被收容后的王秀英,被派去干活,不然,连一碗热汤也喝不上。可是等她回来,她放在草地上的女儿已经饿死了。她祈求看门老汉给扔掉,老汉不愿意帮忙,说是一条人命。最后没有办法,王秀英自己把女儿扔到麦地里。

来到陕西户县,媒人一连给王秀英介绍了三个瞎子,王秀英气的大骂:“你们陕西男人都是瞎子吗?”最后她嫁给一个比自己年长二十多岁的男人,在陕西生活下来,生育了四个儿女。

户县七十多岁的张海花说:“把我就换了两斗玉米。我不爱这个地方,想老家,但回不去了。”兴平县七十一岁的李淑芳老人说:“一下火车,就有这里的男人等着。两个人见面,男人说;‘跟我走,我家里有吃的。’女人就跟上去了。我就是这样来的。” 十六、七岁就被人贩子领来的王秀英说:“人家人贩子把钱一拿,就再也没有回来。我就天天哭,天天哭,什么办法都没有。”

一九六二年,甘肃和陕西双方在陕西西安开会,制定出《陕甘两省关于处理甘肃外流妇女与陕西群众非法同居问题的座谈纪要>>,把一些留陕妇女遣送回原籍甘肃,有两万多妇女被送回老家。返回的妇女和留在陕西的妇女,很多人都有孩子留在甘肃或者陕西,母子骨肉分离,天各一方,是她们心中永远的痛。

王秀英老人说:我的儿子来找过我,但是在陕西留不下,我这里的儿媳妇不愿意。他就回去了,有时给我打个电话问候一下。”

陕甘一家亲是用血、泪、生命凝集在一起的。当时陕西男人的善良、厚道,的确是收留了数万甘肃逃荒妇女和他们的孩子,扶养他们长大成人。是大饥荒中令人感动的人性光辉。

我们永远记念你们

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知道这场仍然被掩盖、被掩埋的大饥荒。

饿死3600万人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这个数字相当于1945年8月9日投向长崎的原子弹杀死人数的450倍,这个数字相当于1976年7月28日唐山大地震死亡人数的150倍。1958-1962年饿死人数是中国历史上最严重的灾荒死人数的好几倍。
这是一场人类历史上空前的悲剧。在气候正常的年景,没有战争,没有瘟疫,却有几千万人死于饥饿,却有大范围的“人相食”,这是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异数。著名学者杨继绳在他的百万言<<墓碑>>中这样写到。

他们死了,我们活着。他们不是和我们没有关系的人,他们是我们的同胞,我们的手足。我们应该永远纪念他们、悼念他们。笔者的大饥荒亲历者访谈实录正在出版之中,意在让人们更加了解、关注这场饥荒,记住这场人类的最大悲剧!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