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五福的博客  
福,福,福,福,福  
        https://blog.creaders.net/u/7167/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4千万大军失业, 股市狂涨40%的原因 2020-06-08 12:01:00

股市跟着经济走,大家都知道这个道理,但有没有人问过这背后的原因?新冠把美国经济拖入危机,而股市3/23触底后和经济背道而驰,在4千万大军失业同时狂涨40%,这又是什么原因?其实这背后是同一个答案:钱!!!经济好时企业效益高,大家有钱了,投进股市,涨是必然的。而今天尽管经济大幅下滑,FED却推出3trillions(3万亿)救市,其中很大一部分给了银行。银行没有用这些钱作信贷,却直接投资股市。这样作的好处是不会引起通货膨胀,却能稳住股市,进而稳住经济。这等于国家队直接入场托盘,此时经济好坏已经无关紧要,FED绕过经济,通过直接发钞票稳住了市场。这就是为什么美国股市最近一直上扬的根本原因,所以近期不应该用经济前景来判断股市走向。等将来经济回暖,FED脱手,把持有股份转给散户接盘,回收发放的救市基金,把股市交还给经济,全身二退,真正完成救市的一个cycle。

在股市下跌到22000点时我开始分批逐步回入股市,直到18000最低点当天我也还在投入股市(BTW,我可能找到了一个股市探底的指标,等以后有空时再研究一些历史数据写出来)。熊市的平均跌幅是24%,达到24%就是我开始回入股市的信号,尽管当时疫情如乌云笼罩。我把部分黄金GLD转成航空股,把部分退休基金转进index fund,同时手里依然保留现金。当道琼斯回升到24000点,我把退休基金兑现,但依然保留航空股,原因自然是对美国经济反弹持怀疑态度,对疫情控制感到无望,但同时觉得航空股仍处于最低点,值得持有。我做了些调整,把一部分UAL换成更加保险的DAL和JETS。而后股市依然继续大幅上扬,我也变得困惑.....,直到我忽然明白了这背后的道理。

“股市跟着经济走”改成“股市更跟着钱走”更准确!这是个资本重新划分时代,贫富悬殊会因新冠拉开,建议大家胆子大一些,投入股市。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

今天道琼斯27300点,我持有JETS,UAL,DAL,LUV和GLD.我对黄金GLD依然看好,新冠和经济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黄金是当仁不让的保守投资。





浏览(2390) (3) 评论(6)
发表评论
昨天FED的0.5% cut给出了严重警告 2020-03-04 10:00:19

昨天FED的0.5%突然cut给出了明确信号,美国经济已经转向开始下滑。历史上这种突然cut很少出现,是只有在经济突然遇到严重问题时FED才会使出的非常规手段。更何况是0.5%的cut,力度非常大,说明FED已经看到了经济下滑的确凿证据。但FED的cut能消灭Corona病毒吗?现在股市的反弹还处于过去十年的牛市惯性,人们的greedy在作怪,出股市还为时不晚。如果大家采纳了我上一篇文章的建议,在2019年初购进黄金和债券,现在应该收入不菲。Come on board and join the party,黄金的大牛市已经到来。最后嘱咐大家一句,把Cash投在GLD or Bonds上收益会大处很多倍。今天黄金市价每盎斯$1643,GLD是$154.60


还是那句话,跟着FED走!




浏览(128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股市连续十年牛市,是丰收的季节了 2019-02-08 09:31:23

2014年给大家介绍了跟着FED赚钱的方法,希望大家都赚得满满。


华尔街牛市已经十年,FED已经进入加息尾声,是该丰收的季节了。risk和reward的天枰正在换向倾斜。我上周已经跳出股市,转向保守的黄金(GLD)和债券(Bonds)。


美国经济指数依然强劲,特别是持续低失业率,但我觉得这才是可怕之处。It's shooting for the perfect picture。各家摊子铺得太大,一但经济有点风吹草动,大家马上开源节流和裁员,经济迅速进入恶性循环,届时股市的反应会更加迅速凶猛。这个earning季度的企业营业额再创新高,但利润却在下降,再加上和中国贸易战,英国脱欧,美国政局内斗等等不稳定因素,现在take the profit是不错时机。我不指望sell at the highest,但拿到手的才是你的,至少可以睡个安稳觉。


还是那句话,跟着FED走!




浏览(4262) (5) 评论(2)
发表评论
回顾一下三年前对股市的预言........ 2017-06-20 17:19:23

2014年春天我曾经连续发表两篇文章谈论如何预测股市走势,并预言2,3年内道琼斯会到20000 -25000点之间。事实证明了我的预测。接下来几年继续跟着FED走,在升息时牛市会延续,等到FED开始降息全部抛出。祝大家好运。By the way, 我依然看好银行股。

浏览(2828) (3) 评论(0)
发表评论
登勃朗峰(Mont Blanc) 2016-08-03 15:14:00

西欧最高峰勃朗峰(Mont Blanc) 位于法国境内,海拔4809米,终年冰雪覆盖,需要专业登山设备才能登顶6月份太太去意大利出差,我俩决定利用这个机会去攀登勃朗峰。七八月是登顶旺季,因为临时决定,几经周折总算找到一个专业向导。

在罗马和出差的太太会和后转机日内瓦,再转乘汽车前往一百公里外的法国小城霞木尼 Chamonix。汽车由平原逐渐进入山区,若隐若现此伏彼起的阿尔卑斯山脉变得清晰起来。眼前是无尽的原始森林,远处是皑皑雪山,令人心旷神怡!高速公路时而沿着山崖盘旋,时而在隧道中穿行,两旁无数小瀑布湍流而下,大自然鬼斧神工,美不胜收。

傍晚7点到达霞木尼,汽车直接把我们送到住处。十分钟后向导沃夫冈Wolfgang 敲门进来。沃夫冈高高瘦瘦,奥地利人,专业登山家。与其说是登山家,不如说是攀岩者更准确,美国优山美地国家公园的Half Dome和El Captain都留下了他的身影。他在世界各地徒手攀岩,做登山和滑雪向导也有十几年了。自己开了一家登山向导公司,手下十来个助手。他很健谈,仔细检查了我们带来的衣服,把明天需要的一一挑出来,一个劲儿表扬我们准备得很好,东西齐全。临走前还特意介绍了小镇里的餐馆。小镇中央是湍流不息的阿维河(river arve)。后面雪山高耸,夕阳映托着霞木尼的小木屋群,一幅绝美的油画。我们走出公寓,沿着沃夫冈给我们手画的地图,找到了一家法国餐馆饱餐一顿。

第二天目标: Petite Aiguille Verte, 海拔3600米。

早上醒得很早。我们把东西收拾好,背着行囊到楼下的小店吃了点心,喝了咖啡,买了法式三明治作为午饭。。八点半沃夫冈开着车准时来接我们。他先带着我们去租登山专用鞋,其它登山设备如冰爪,冰镐,背带,绳子等他都已经提前准备好了。然后开车二十分钟到达位于Grands Montets 的缆车站。缆车分两段,第一段到达2000米高度,第二段到达海拔3200米高度。出了缆车沿着楼梯直接走上冰山。七月份盛夏居然看见有人在陡峭冰川上滑雪也是觉得怪怪的。

在冰川里走路。穿着冰爪不能像正常一样迈步,否则很容易被自己绊倒,两只脚要外八字走路,一步一个脚印,像大象那样脚踏实地地走路,不能心急。我们行走在冰川中,开始一段不算太陡,可以直立行走,但是在海拔三千多米的高原上身背行囊还爬坡,感觉还是挺吃力的。走了没多久,前面的雪山变成了几乎直上直下的冰川,沃夫冈用绳子把我们三个人连在一起,他在最上面,太太在中间,我押后。靠着冰爪鞋的尖刺和冰镐帮助,我们手脚并用直线向上爬。以前以为只会偶尔用一下冰镐,哪想到接下来的每一步,我们都将生命交到了这小小镐头上。再往高处已经根本没有了路,笔直的巨石和冰墙树立在面前。沃夫冈在前面手脚并用攀爬,时常将保险绳索锁挂钩嵌入石缝里固定以防我们滑落,惊险场面一个接一个。我们注意力100%高度集中,不敢回头看。有一段路是不到五寸宽的悬崖边走,我看到自己俯在万年绝壁上,偶尔一瞥身后是万丈深渊,顿觉毛骨悚然。我停下脚步,深呼吸,只向上看,才算镇定下来。就这样我们一步步登上了3600米的顶峰。说顶峰真是顶峰,上面只有几块尖尖的巨石,根本无立足之地。跟随我们后面上来的是几个意大利高山警察,他们在练习高山救援。我们倾斜地倚靠在岩石上休息吃午饭,接着按原路下去。上山不易,下山更难。刚才就不知怎么上来的,现在看着笔直的悬崖顿感头皮发紧。经验丰富的沃夫冈用绳子拴住我们,教我们如何在空中顺着绳子下滑。我一马当先,双脚顶着悬崖,身体完全悬在崖外,垂直一步步下滑。太太问向导她也要这样下去吗?他笑着说,of course! 自古华山一条路,她只能硬着头皮上阵。下滑过程中,她两脚脱落峭壁,整个人悬在空中,绝对是命悬一线。下降30米后,我们的落脚点只是一个半米见方的石头,下面是光滑无比的冰川。就这样步步惊心,几个小时后我们成功回到起点,沃夫冈和我们握手庆祝。是他一路鞭策鼓励,还有他特有的幽默和人生感悟,让我们成功度过第一天,体验到真正爬冰川和攀岩的滋味儿。傍晚时分我们回到小镇,依然一篇祥和的景象。

第三天目标Point Lachenal,海拔3600米,晚上要在山上过夜(Cosmiques hut

约好9点在缆车站集合,一大早雷雨交加,缆车停行了。一直等到12点依然是不开。沃夫冈让我们回去拿护照,他十分钟后开车来接我们,去意大利那边爬。正在我们去取护照之际,沃夫冈又来电话,说缆车站决定只开一班,送登山者上去,他已经买好票,我俩一路小跑赶到车站,搭上今天唯一一班缆车。多亏向导有经验,他说法国人经常这样,变来变去,意大利那边几乎重来不关闭缆车。

缆车依然是两站,第一站到达2100米,第二站几乎直上直下奔向海拔3842米的山峰。从缆车里出来,穿好登山装备,外面是白雪皑皑的世界,我问沃夫冈雪有多深,他说起码一百多米深,他曾经从这里可以直接滑雪到达霞木尼,全长22公里。

今天的路线是先下后上,再下再上。我们穿着冰爪一步步走下一段非常陡的冰川,今天走路技术比昨天大有长进,但今天的雪特别松软,走起来相当吃力,稍不留神,就会陷下去大腿深,再加上高海拔,走得气喘吁吁。一望无际的冰川雪原看不到什么人,就这样我们三个人攥在一条绳子上,沃夫冈在前领路爬陡坡,深一脚浅一脚,最后那段陡坡爬得都上不来气儿了,心脏也怦怦地跳到了嗓子眼儿。沃夫冈不让我们停下,就是再慢,也要往上爬,否则这样的速度很难去登顶。就在累得几乎崩溃的时候,我们到达了山顶,沃夫冈和我们握手祝贺。山顶上也是几块尖石头,无法站立,我们坐下来,吃点东西,聊聊天,接着下一程。下陡坡依然很有挑战性,积雪又松又厚,每一脚下去都陷得很深,有一次我的整条腿都陷到了雪里,然后无论如何都拔不出来了,沃夫冈说我必须自己想办法出来,我拿着冰镐,一点点把雪刨开,花了大约十分钟,才算把腿拔了出来。高原缺氧,这么一折腾,力气似乎已经用尽。就这样我们以缓慢的速度,最后爬上陡坡,到达Cosmiques木屋客栈,这里海拔3600米。客栈里是大通铺,分三层,干净简洁,休息等待吃晚饭的时候,沃夫冈告诉我们,除了天气因素不确定,根据我们的表现和体能状况,后天登顶有难度,他建议我们考虑一座相对容易的4000米以上的高峰。我俩听后有些非常失望。我问了无数问题,跟着沃夫冈在地图上研究了N个去登顶勃朗峰的方案,根据我们的有限时间,似乎都不可行。最后我说,来到这里目标是勃朗峰,他说无论如何还是应该按着勃朗峰方向努力,如果不行就中途返回,试过了,上不去也不后悔,沃夫冈最后同意了这个方案。他告诉我们住在这里海拔最高的木屋也是为了适应高原环境,增加血氧量。明天接着练习雪地登山技巧,特别是使用冰爪技巧,掌握真正要领后,会省好多力气。

晚饭我们和另外三个人一桌,是一个意大利向导带着住在日内瓦一个挪威人一个意大利人爬山。晚饭是西红柿汤,青菜炖火鸡腿和米饭,最后是布丁甜点,很可口。

第四天目标: Cosmiques ridge,海拔3700米。

一夜住在高原小屋里,睡得非常不踏实,高海拔对睡眠还是有很大影响。我们断断续续睡了有三个小时,早上450被沃夫冈的闹表吵醒。我们收拾好东西,背着包直接去吃早饭,早饭很简单,几片面包加上咖啡或巧克力牛奶,五点半我们准时上路。沃夫冈说我俩今天动作快,很认真。感觉状态不错。在无人走过的雪地上,我们一步一个脚印,充分相信冰爪的力量,沃夫冈同时跟我们巩固技巧,似乎今天自如多了。走过一段雪地之后,到达Cosmiques ridge 半山腰,开始了真正的攀岩。开始一段要往下爬,陡峭程度几乎直角,沃夫冈把绳索固定好,我俩同时要一上一下顺着绳子,两脚垂直踩在绝壁上,身体悬空往下倒。这次太太表现好多了,敢把整个重量坐在背带里,两脚一步步往下挪,落差大概有50米。然后就是沿着峭壁和夹缝往顶峰爬,沃夫冈在上面固定绳索,我在后面把固定装置再解开,惊险程度难以描绘,其中有几个地方的岩石根本没有落脚的地方,有些小小的突出点对我来说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但对太太有些难度,但她即使两腿发抖,到最后也是拼死爬了上去。爬到第一座峰时,我们坐在峰顶,没有四壁,没有房顶,看着四周壮阔无比的群山,一朵朵白云在我们身下漂浮,腾云驾雾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吧!

后面的一段路大部分都是这样绝壁攀岩,有几段山脊间连接点就是一条一尺宽细细的雪道,两边都是刀削般风化的岩石绝壁,有几百米深,一失足肯定是千古恨。第一次走这样的路我们是战战兢兢,恨不得爬过去,沃夫冈告诉我们 walk with confidence,再后来过这样的细路时,如同从猿进化成人,可以直立行走了。最后一段是要爬到3848米缆车终点站,到达终点站下方,依然是一条小细路连着一块一米见方的石头,沃夫冈让我们走上去,拍下了今天结束前的壮观一幕。然后我们沿着空中悬梯,爬上了缆车站的平台。缆车站有不少观光游客,一直在看我们从悬崖边攀岩而上,还有不少长镜头始终跟随着我们。我们有幸遇见到一位从美国New Jersey来的华人摄影家,他很惊讶上来的决然是中国人,答应把有我们攀岩的相片传给我们。攀岩太具有挑战了,We made it!

下山回到住处还不到中午,我们休息一会儿,去沃夫冈推荐的一家叫Moo的法国餐馆吃午饭,非常棒。法国人做饭讲究,午饭都做得象艺术品一样。这家餐厅午餐只有两样选择,但每天菜谱都不一样。晚饭时我想吃中国饭了,霞木尼小镇里还真有两家中餐馆,我们看网评选了分数高的那家,餐馆位于阿维河边,位置非常好,装修也很讲究。我们进去只有一桌人在吃饭。我们点了铁板烧大虾,四川土鸡片,还有红酒,菜量很少,味道一般,价钱很贵,但是满足了我想吃酱油味儿的中国胃,也算达到了目的。

第五天目标:冲顶勃朗峰, 海拔4809米。

早晨轻松放假半天,下午两点钟到缆车站和沃夫冈会面。我们乘缆车到3848米的终点站,然后穿着冰爪再次来到Cosmiques 木屋。离晚饭时间还有两个小时,我们就在餐厅和旁边的人聊天。边上另一队是英国人和苏格兰人,由斯洛伐克的向导带队来登山,大家聊得很热闹。居然英国人和苏格兰人都在香港工作20多年了,对中国非常熟悉,连中国高考都很清楚,俩人还会说一些中文。我们六个人来自五个国家,大家聊得非常开心。

晚饭后,把东西准备好不到八点就上床了,沃夫冈告诉我们凌晨240起床,3点吃早饭。 这一夜我大概只睡了一个多小时,太太睡得不错,大概有5个小时。我们今早动作很快,315就出发进军勃朗峰了!

我们从海拔3600的高山木屋出发,披星戴月,头顶银河,脚踩冰川,信心满满。沃夫冈事先告诉我们,登顶首先需要翻过两座4千多米的山峰,最后才是勃朗峰,单程预计7个多小时,共计1800米上升,第一座山峰 Mont Blanc du Tacul, 要爬800多米高度,预计2小时,第二座 Mont Maudit再升高500米,预计1小时多,最后到主峰勃朗峰再3个小时。这些都是4000米以上的雪峰。

前一段平坦的冰川我们走得比较轻松。然后就是暴爬极其陡峭的第一座雪山,黑夜中远远几个头灯在闪,那是凌晨一点多第一批出发去爬勃朗峰的勇士,大概十几个人。陡峭的雪山似乎无穷无尽,我们爬得很辛苦很累,日出时我们被高山上壮丽的色彩震撼了。沃夫冈在前面一直嘱咐我们千万要稳不能摔跤,近60度角的冰坡基本就是自由落体,虽然我们仨拴在一条绳子上,但以他一个人的体重很难抵挡意外下滑。这一大段800米的直线上升,没有任何缓冲地带,中间有两条无底的堑沟,难度之大超乎想象,再加上高原缺氧,爬到最后我恨不得心跳两百,浑身汗水湿透,觉得背后的背包重似千斤。拼劲全力我俩用2个半小时到达第一峰脚下,这里是4200米,寒风凛冽,全副武装的我们只要停下来就瑟瑟发抖,几乎被冻僵。沃夫冈很有经验,他说第一段路程多用了半小时,后面距离就会越拉越大,如果我们接着爬,到第二峰脚下也必须得折回来,因为速度会越来越慢,肯定没时间也没力气登顶了。既然我们已经到了第一座峰脚下,不如去登顶4280米的雪峰。我一开始有些不情愿,但太太说她有些坚持不住了,想要吐。既然如此我们就采纳了导游的意见。我们又花了半个小时登顶 Mont Blanc du Tacul Mt Blanc的侧峰。决定做了,有些遗憾,但心情一下子就放松了。到了峰顶,环看四周,朝霞里的霞木尼小城在山脚下安宁恬恬,青黑色的云彩映衬着高山冰川,背后的勃朗峰浑圆坐立在那里,离我们如此之近,却又遥不可及。欧洲之巅, 有机会亲眼见到你的倩影我已无遗憾!再见了,我心中的女神!

 

浏览(33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9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