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梦中客的博客  
庄生梦蝶,到底人是真还是蝶是真?  
        https://blog.creaders.net/u/7817/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运动后量量血压---结果也许会让你吃惊 2014-11-15 13:33:55

    首先声明本人不是医生,写这篇文字绝对无意被用作健康指南。这是自己和高血压折腾较劲的一段亲身经历,敬劝诸君权当茶余饭后胡侃闲谈而已。

 

    四五年前有一天在办公室开完会忽然感到天旋地转, 赶紧请同事开车送到医院,结果被诊断为高血压,读数大约在95-160水平。大夫说你不抽烟喝酒,不肥胖,而且有规律锻炼,这高血压看来是遗传的了, 除了吃药大概没有别的办法。我问大夫要吃多久,大夫说恐怕这辈子要一直吃下去了,问题只是药的剂量是否需要增加而已。这个回答让我忿忿不平,那时候才四十有五,想着这么早就要成为一个药罐子,实在有些不甘心。但又实在无可奈何,于是开始服药, 每日25mgHydrochlorothiazid CVS买了个Omron血压计,每天定期检查血压。

 

    大家都知道量血压讲究要在身体相对平静的时候,并且对坐姿还有手臂的位置都有一定的要求, 否则量出来的结果可能没有多少代表性。剧烈运动之后马上量血压是一般医嘱里所禁忌的做法。吃了一两年药,血压基本控制在80-120正常水平,锻炼可是一点不敢懈怠, 每周至少跑步三次, 外加一两次游泳。 慢慢地开始忘记吃药,有时甚至一两个星期都没有服药。

 

    有一天在地下室跑步机上流汗三十分钟后,忽然突发奇想,干嘛不量一下血压看看读数是多少? 当时纯属好奇,但读数一出来很让我惊异, 69-107。我可从来没有量过这么“好”的血压!虽然惊异,但也没有完全当回事。 隔了一天后跑步下来,又想着能不能再复制一下奇迹, 结果一量,66-110 这下我心里可真有些奇怪了:为什么我这个长期服药的高血压“病人”会出现这么低的血压?

 

    我不得不认真对待运动后血压这个奇思异想了。仗着咱早年也在科学院有过一些实验的根底, 自己设计了一个简单的方案开始做运动前后血压对照。在2013年一月对照了将近一个月,虽然跑步前的血压和常态血压老是在变,但跑步后的血压却非常稳定(脉搏大概在80左后,没有记具体数据)。下面表格选了几天的典型读数跟大伙儿分享(还有很多天的结果很类似,这里就不啰嗦了,毕竟这不是科研论文)

 

日期

时间(跑步前)

DIA/SYS

时间(跑步后)

DIA/SYS

时间(常态)

DIA/SYS

1/2

7:13am  94/149

7:45am 69/107

9:32pm 84/137

1/7

6:35am  83/135

7:32am 61/106

7:05pm 84/137

1/8

7:35am  77/134

9:53am 66/103

n/a

1/10

7:41am 89/138

8:06am 66/115

7:51pm 82/127

 

 

    拿着这些数据, 我开始琢磨用什么假说来解释这些结果。第一个可能的假说是 运动后的血压和一个人的正常血压没有相关关系。如果这个假说是真的,那么我即使量出再多的“好”血压也只能让自己空欢喜一场。

 

    第二种假说是运动后的血压和正常血压有一定相关关系, 也就是说运动后的血压和正常血压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差值”,这个差值的正负或者大小因人而异。 如果这个假说是真的,那我的恒定的运动后血压大概代表某种意义。 但因为它和正常血压的差值没法确定,所以这种意义究竟是什么却没法下结论。打个比方, 如果“我”的差值是30-40 那我的正常血压还是95-150高血压范围。

 

      我开始到处请教,大夫,护士,医疗仪器专家,一有机会就从正面或侧面问人家运动后的血压是怎么回事。大多数人都说运动过程中收缩压(SYS)肯定会随心跳加快而升高,然后运动停止后逐渐恢复到正常水平。舒张压(DIA)在运动前后会相对不变。 可惜这种解释和我的结果恰恰相反。

 

    另有一种解释说运动后血压会比常态血压稍微低一些, 然后回到正常水平。英文文献用的是“slight”这个词。按照这种理论, 我的“正常”血压应该是66/110的水平上稍微高一些出来,要这样我也许并不是高血压,经常量出的高读数也许并不代表我的实际正常血压? 于是自己便总结出第三种可能假说:一个人运动后血压和正常血压有关联,在多数情况下运动后血压高于正常血压,在少数情况下会稍低于正常血压,但稍低的时候差值不会太多。

 

    受这些数据的影响, 我忘记吃药的频率越来越多了,经常一晃几个星期才想起来怎么一直忘了吃药?运动后的血压比最早服药时逐渐高了一些,但还是在70/115左右。

 

    一年多前我们镇的健身中心安装了一个免费血压计,于是我每次锻炼完就去量血压,不管是游泳后还是跑步后,运动后的读数一直低于80/120。这可是个伟大发现:太太打趣说你现在锻炼怎么这么来劲? 我的回答是想看看锻炼完的血压---锻炼完本来就感觉舒畅,每次一看到血压计里 70/110的读数,心里那个美呀真是无法形容。

 

    有个大夫朋友说我是假高血压,一见白大褂血压就升高。我不知道是真是假。我也不知道我的哪个假说是真正正确的。但我从今年起彻底把药停了。尽管常态血压还是时高时低,高的时候会到95/150 但每次锻炼后从更衣室洗换出来,我总能看到80/120以下的血压读数。

 

我太太说也许我应该从事体力劳动,当个搬运工什么的,那样可能任何时候血压都不会高也许她是对的。

 



浏览(13734) (0) 评论(11)
发表评论
黄生法则— 美国最高法院案例中的华人 2014-11-02 21:16:57

    移民美国的华人大多不愿介入官司, 这好像是个不争的事实。所以最高法院有名的判例涉及华人的可谓凤毛麟角。不过五十年代末旧金山唐人街的一个刑事案却独领风骚。几名被告都是唐人街的华人,主要的联邦警探也是华裔,连最高法院克拉克法官都开玩笑说这个案子是个华人游戏。 故事主人公之一Wong Sun 我们姑且称他为黄生,不但赢得了这场官司,而且他的名字也和最高法院依此创立的“黄生法则”永久联系起来。

    故事发生在一九五九年六月四日凌晨。旧金山联邦缉毒警官逮捕了一个华人涉嫌毒贩何威(音译), 发现他身上藏有一盎司海洛因。 (一盎司等于28克,也就是半两多些)。何威供认他是在前一晚从一个江湖道号叫“黑托”的人手里买的。他不知道黑托的真名实姓,只知道此人在列文沃斯街开着一家洗衣店。

    早上六点, 六七个缉毒警官在列文沃斯街找到了一家洗衣店。店铺的招牌写着“奥伊洗衣”, 店主的名字叫杰姆斯-托。 警官们并没有证据显示“黑托”就是杰姆斯, 他们也没有搜查证或逮捕证。 其他警官疏散开来,一位华裔警官黄安东上去按门铃。店主杰姆斯睡眼惺忪地开开门, 黄安东说我有衣服要洗,杰姆斯说你没看见我们八点后营业?您还是到点再来吧,说着就要把门关上。黄安东这时掏出警徽,说我是缉毒警探,杰姆斯立马把门关上,一溜烟跑向店里他老婆和孩子睡觉的卧室。黄安东和其他警官撬门而入, 径直冲到杰姆斯家人睡觉的房间。杰姆斯伸手似乎要从床头柜取什么东西,黄警官立刻掏枪,把杰姆斯从床上拽起并铐上手铐。警官们将洗衣店搜了个遍,但是没有发现任何毒品。

    五九年的时候还没有“莫然达”条例,警察审讯被拘押嫌犯前并不需要像现在电影里一样宣读嫌犯有权保持沉默等等权力。一个警官问杰姆斯,“何威说从你这里买过毒品,有没有这回事?”杰姆斯回答说,“没有!我从来没卖过任何毒品。不过,我知道谁在贩毒。” 警官追问毒贩是谁,杰姆斯回答说他只知道此人名叫姜尼, 和他家人一起住在十一街一个房子里。杰姆斯还说昨晚他和姜尼曾在那里吸过毒,姜尼的卧室里存有至少一包海洛因。

    得此信息,警探们马上赶到十一街杰姆斯所描述的房子,在卧室里找到了姜尼。几句审讯之后,姜尼老实巴脚地从床头柜抽屉里拿出几管海洛因交给警官。这时还不到七点,联邦警官将杰姆斯和姜尼都拘捕起来,一起关进缉毒警局。姜尼供认说这些毒品是杰姆斯和另一个华裔四五天前给他的。他不知那个人的名字, 只知道他的外号叫“海狗”。警官提审杰姆斯问谁是海狗,杰姆斯说海狗姓黄, 住富兰克林街。警探们马不停蹄,让杰姆斯带路找到黄生所住的公寓, 这时已是上午十点多。

    这是个多家合住的公寓,黄安东警官按了门铃,黄生的嫂子用遥控开了门。黄生的太太走到楼梯口。警官说他们找黄生,她说黄生在里屋睡觉。六个警官一起冲进黄生的公寓,找到黄生,给他戴上手铐。 警官们将公寓搜了个遍,但没发现任何毒品。


    杰姆斯,姜尼,黄生均以藏匿和贩运毒品罪被起诉,三人均凭保获释。在六月五日和九日,三人被一一审讯, 虽然三人均被告知他们有权不做对自己不利的证词,并有权请自己的律师,三人都没有做这些选择。尤其黄生是在六月九号自愿到警局做交代的。那个年代录音并不是容易的事,视频就甭提了。根据审讯记录,联邦警探给每个人整理了各自书面供认书。 杰姆斯英语要好些,他把自己的供认书能读下来,只有一个词不会念。黄生说念不了英语,一个叫黄威廉的警官用英语念给他,并用中文翻译解释给他。当联邦警探让他们在供认书上签字时,杰姆斯有些迟疑了,说他可以签,但除非其他被查的人都签才行。黄生的回答也类似,结果这两个人都没有在供认书上签字。

    虽然有四个华人涉嫌,但只有杰姆斯和黄生被正式立案起诉。 美国的法庭全在于证据。不管一个嫌疑犯有多大犯罪的可能,如果没有充足的可以采纳的证据,检察官会选择不予起诉。杰姆斯和黄生也没有选择陪审团,所以只有法官庭审。 最早告发杰姆斯的何威并没有出庭作证。不是检察官不让, 证人销声匿迹了。有些人可能会问,何威不是在前文书里被拘捕了嘛,怎么会销声匿迹?这是美国刑事体系的特点。一个人如果没有被正式立案指控, 警局是不允许无期限扣押你的。姜尼也拒绝作证,他没被起诉,这时才懂得引用第五修正案来保护自己。非但如此,姜尼还对自己之前的证词全盘翻供。可以想象负责这个案子的检察官有多尴尬了。

    没了证人,检察官能提供的证据就只有1)杰姆斯在自己卧室的供词; 2)姜尼自动缴出的海洛因; 3)杰姆斯在警署未签字的供认书; 4)黄生在警署未签字的供认书。 虽然证据不多,杰姆斯和黄生仍被初级法院法官确定有罪,两人不服并上诉。 巡回法院同意联邦警官对两人的拘捕缺乏法律依据, 但认为两人的供词还有姜尼交出的毒品并非违法树的果子, 所以维持原判。两人又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 1963年,最高法院作出了有名的黄生裁决。

    对于四项证据, 高级法院认为联邦警官没有合理的依据或可能犯罪的缘由在六月四日清晨闯入杰姆斯的住宅对他实行拘捕。高院尤其对华裔警官假冒洗衣店顾客的行为甚为不齿。 如果没有这个非法的拘捕,杰姆斯在自己家里的供词和姜尼自缴的毒品就不会存在, 因此这些证据属于非法毒树的果实而应当被排除。对于杰姆斯的供认书,高院没有明确说供认书应被排除, 但对杰姆斯来讲这无关紧要。美国联邦刑事法中有两个原则,一个是嫌疑犯的招供必须有外界的或独立的支持才具效力。另一个原则是同案犯的招供不能用作支持彼此的招供。这两个原则对华人来讲可能有些天方夜谈,但这确实是美国的法律。所以对杰姆斯来讲证据34虽未被排除,但都不具法律效力。因此, 高院撤销了对杰姆斯的定罪。


    我们主人公黄生的命运比起杰姆斯有些更多周折。 虽然他的拘捕也同样没有法律支持, 但姜尼自缴的毒品却发生在他的拘捕之前, 而且并没侵犯黄生任何权益。虽然针对杰姆斯这项证据得自不合法的拘捕所以不能被采用,但对于黄生结果就不同了。杰姆斯在自己卧室的证词没有涉及黄生,杰姆斯未签字的供认书根据上文是不能用来支持黄生的证词的。所以剩下的证据就只有黄生自己的供认书和姜尼上缴的海洛因了。黄生的律师辩论黄生的供认书也是非法拘捕的后果。最高法院没有同意,因为他的拘捕和供认中间隔了好几天,而且黄生是自己自愿到警局供认的。这些迟滞基本消除了最初非法拘捕之毒。

    姜尼上缴的毒品不能直接证明对黄生指控。所以唯一能将黄生定罪就只有他的供认这项证据了。上文说过美国刑事法不允许单凭招供来定罪,招供必须有外界的独立的支持才有效力。姜尼的海洛因能不能起到独立支持黄生招供书的作用? 最高法院没有足够记录,因此黄生的案子被驳回到处级法院重审。我没找到重审结果,但根据黄生不大懂英语, 他的供认书会打很多折扣。另外姜尼不会作证,所以他所上缴的海洛因能否被联系到黄生会有很大难度。我估计十有八九黄生是逃过此劫了。

    不管黄生实际命运怎样,他的名字和美国司法历史中的一个里程碑是永远联系起来了。



浏览(160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梦的随想 2014-10-13 14:06:00

      有才之士说起爱好, 自然当属琴棋书画。可惜这四样技能鄙人一概不会。说起来有些难于启齿,但生平第一爱好确实是懒觉。

      不是因为好吃懒做, 这点几十年的发妻可以作证。比较而言,我可以称得上个勤快人。万米跑和半马拉松也曾经完成过好几个,诸君如果不信,家里有奖牌可以验证。

      不是因为夜夜笙歌。生活在北美静谧小镇,晚上没什么热闹的地方可去。虽然娇妻恬美如画, 但这种美因为岁月的磨洗渐渐变得近乎圣洁。自己那点七情六欲一遇到这种圣洁,便被洗涤得烟消云散。 于是虽有佳人相拥而眠,却也总是像柳下惠一样能坐怀不乱。

       爱睡懒觉的真正原因, 是因为难以割舍每日清晨美轮美奂的梦境。 故此给自己冠名梦中客。

       人为什么会做梦? 梦境究竟是不是在折射未来? 从“周公解梦”到“梦的解析”,人类对梦的拴释似乎并没有多大进步。如果梦只是因为部分脑细胞在睡眠的时候还在活动,和人白天的幻想实际一样,只是发生在无知觉状态,那么对梦的解释也就很简单了。日有所思, 夜有所梦,梦只是一个人自己日常各种感知的回放。

      可历史和大多数人的亲身体验似乎在告诉我们另外的答案。李白梦里看见笔头生花,于是才思横溢,留下千古传诵的诗篇。南朝的江淹诗文冠名于世。可惜梦里见到一个叫郭璞的人,说我的五色笔借你已经多年,现在你该还给我了。江淹从怀里取出五色笔还给郭璞, 从此作诗几乎不能成句。

       庄子梦里见到自己变成一只蝴蝶,无与伦比的美丽自不必说,而且了无羁绊, 自在飞翔。于是庄子提了个大问题,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只蝴蝶而梦游人世,还是一介凡夫肉体在梦里成为蝴蝶。庄周没有给出答案,千年之后也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也有人因为做梦而成为笑柄。卢生进京赶考的路上, 梦见自己娶了美妻,中了进士,官至丞相, 享尽荣华富贵。 梦醒后才发现入睡前小店老板开始做的黄粱米饭还没熟呢。南柯一梦的故事更怪异些,淳于棼在大槐树下梦见自己到了槐安国, 成了驸马, 被封南柯太守。醒来才发现槐安国不过是大槐树下的蚂蚁洞。

       西方文化中也有许多著名的梦。圣经旧约中约瑟也是个梦中客。他梦见和兄弟们在地里捆麦子,他的麦捆忽然直立起来,而他十一个兄弟的麦捆都围着他的在下跪。约瑟在他的兄弟中排行倒数第二,这个梦当然引起其他兄长的嫉恨。他的另一个梦更离谱,梦里太阳,月亮,还有十一个星星都在给他下拜, 连他的老爸雅戈(以色列)听了这个梦都不高兴。约瑟不但要统治他的兄弟,连他的父母也得臣服于他。于是才有众兄长把约瑟投到井里,然后卖到埃及的故事。

 

      我的梦常常从入睡就开始,一直到清晨醒来。 中间虽有起夜, 但很多时候却并未打断或终止梦境。重新上床后经常又回到同样的梦里。 我在梦里常常见到现实中无法见到的人,例如过世的父亲,甚至很多政界要人。我在梦里常常在做奇异的事,比如飞翔,比如攀登比华山更陡峭的山崖。我在梦里常常潇洒倜傥,交着很多日间高攀不上的朋友。我在梦里可以不受时空的钳制, 一个时辰的梦里我会经历数年时光, 在几个大洲间穿梭。跟庄周一样,我时时也在问自己到底夜间梦里是我的真实,还是日间尘嚣是我的真实。庄周不知道该选哪一个世界,如果给我选择的机会, 答案肯定会是梦里。

      梦是不是会折射未来? 就像约瑟的梦果然应验?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所知道的是我的梦境给我另一个更加绚丽的世界。这个世界是我日间世界的延续和延伸。我睡懒觉不是在损耗大好光阴, 而是在另一个世界经历更多的绚烂。

浏览(456) (0) 评论(1)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