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张帆的博客  
以最简洁的语言,诉说最丰厚的故事。 以最倾情的创作,回报最真诚的读者。  
网络日志正文
依风烟雨48-A 2022-05-20 19:40:10

可直接进入:风烟雨(整版首发)第一章


第四十八章A


 “输了酒是小,失了德是大。 凡钢一大早就坐在武平办公室的沙发上,抽着烟。

可这牛不吃草强按头的事儿,我心里不舒服。 武平满脸地不情愿。

舒不舒服也得放一边。 咱俩可是拍着胸脯一口答应了,反悔不得。 我们大小也算是个厅级干部,这要传到厅里,以后还怎么为人。

我知道不能推,也推不了,可我就是顺不过这劲儿来。 你说这骆远山派这么两位来,什么意思呀?他不会小气到因为上次老马、老牛把他灌多了,回来摆咱们一下子吧。

那倒不至于。 可这人、你没见过,我们猜也没用。 还是想想今天怎么把这关过了吧。 这价,要是由着人家开,我们还真得有个说法。

凡书记话音刚落,武厅长就开口说道:拿政策挡, 她说不出什么。 北京方面拿的是国家调拨价,我们没这个权利。

这理由虽有些搪塞,可也说得过去。 但他们是用美金和我们结算,这对我们未来开展中苏贸易可是难得的上手牌。

“与苏联方面展开大规模的正面贸易,却实需要美金。可也得有可供长期发展的具体项目呀。这一时之间,也想不出具体方案。。。”

武平的话还没说完,秘书就敲门进来,递了封信给。 武平拿过来一看,马上说道:看,找来了吧。

是他俩?”凡书记问道。

你看看吧。 武平把信顺手递给了凡钢。

凡钢打开信,读道:

武厅长、凡书记,见字如面:

江帆孟浪,难当大任,多有得罪,承蒙海涵。

我与项先生已订了回程机票,现去机场。 因事发突然,不再辞行讨扰。 仅此一别,不知何时再见。 天南海北,相约无期。 若它日有缘再聚,定是人生一大快事。 届时晚辈定为二位备下美酒,再叙北国之情,以报书记、厅长知遇之恩!

                     小友:江帆

喝顿酒儿,就走人啦?凡钢读完信,一皱眉头。

我怎么有点儿糊涂呀?这么大的事儿她不办,说走就走啦?他们可是为这事儿来了两趟啦。 武平也百思不得其解。

咱俩这是被人堵到家门口,消了一闷棍。 现在要是还不敢出头,不成了缩头乌龟啦?凡钢看着武平,恍然大悟。

的确得去送送!

武平话音未落,凡钢已经站起了身。。。

~

你确定这行李要上飞机吗?这上去可就下不来啦!项坤站在北江机场的登机办理处,煽惑着眼皮,不解地看着身边的江帆。

你的意思是,我们上机,把行李留这儿?江帆瞪着项坤,皱着眉头。

你是真糊涂呀,还是假糊涂?项坤被江帆弄得哭笑不得。

快点吧,后面的人都等着呢。 江帆催促着。

项坤无奈地办完了登机手续,转身跟着江帆,进了商务中心。

江帆把一份合同往桌上一放,说道:复印,一式两份。 说完一回身,差点儿撞项坤怀里。

跟这么紧干什么呀?江帆撇了项坤一眼。

那我上哪儿去呀?项坤有些晕头转向,无所适从。

去大门口等那二位呀,然后带他们去楼上咖啡厅。 我得去洗手间。

什么?项坤皱着眉头。

算了。 他们来了!江帆远远地望着大厅的入口处。。。

项坤回头一看,见武平和凡钢已经进了机场大厅,正急匆匆地四下张望着。 他赶紧出了商务中心,迎上前去。

江帆整理好了复印的文件,去了趟洗手间。 然后,溜溜达达地买了包话梅,边吃边在角落里等着登机通知。

项坤陪着武平和凡钢坐在咖啡厅里,急得心神不宁。 过了好一阵子,也不见江帆人影。

这上洗手间的时间怎么比吃顿饭的时间还长呀?项坤心里嘀咕着,起身刚要去找,就听广播里传来了登机通知。

三人迅速地向门口张望着。。。

只见江帆嘴里边吃着东西,边悠哉悠哉地走了进来。

项坤赶紧起身招手。。。

江帆一楞,急忙吐出嘴里的东西,热情地过来与武平和凡钢握手打招呼:临别时又能见上一面,真是想不到。

江小姐怎么说走就走啦?武平微笑着,略带着责备的语气。

项先生打了我的小报告。 昨晚骆总给我电话,把我训斥了一通,怪我坏了他的大事儿。 说北江的事儿全被我搞砸了。 江帆边说,边伸手示意,让三位座下。

项坤听罢一憋嘴,心想:这小人我算是当定了!

这话怎么说?凡钢不解地皱着眉头。

怪我,光顾着喝酒,连骆总和李总的本意我都没传达到,就喝晕了。 江帆看上去有些内疚。

江小姐把话说清楚。 凡刚马上认真起来。

凡书记昨天吃饭时说,南方企业的发展势如破竹,实际不完全。 确切地说,应该是如履薄冰,举步维艰。 南方建设现在需要大批量建材,可我们国家的钢材成本高,还要计划调拨,根本跟不上南方企业的发展。 而苏联,成本低,质量好,让南方企业垂涎三尺。 可二位老总说:要是没有北方老大哥在地方上的鼎力支持,我们就是有外汇,也鞭长莫及。 他们让我来,是想通过我们的粮油饲料等贸易项目,把南方的外汇资源引到北江,共同开展对苏贸易,增大现货和易货流量,增加产品花样。 可我把自己给灌晕了,正事儿全都给忘了。

这时,机场的广播里传来:香港的项坤先生和云海的江帆小姐,听到广播后,请你们马上持登机牌登机。。。

武平一听,心里咯噔一下,他急切地看着凡钢。

凡钢心领神会,马上开口说道:我看这样,江小姐、项老板,你们再多留两天,饲料出口的事儿,我们一定把它议成!

行李都上机啦!项坤瞪着江帆,追悔莫及。

江帆马上从背兜里拿出刚刚复印好的合同,递给武平和凡纲:标准合同,就报价没填。

武平接过合同,凡钢从上衣兜里掏出花镜,二人飞速地翻阅着。。。

江小姐,这不行呀,按你这条款,合同一签,你们就要预付给我们10%的定金。

武平话音未落,江帆便把一张汇票摆在了他面前,说道:您在合同上填价,这是定金多退少补。

项坤直勾勾地看着江帆,感觉眼前的世界有些模糊。。。

广播里再次催促登机。。。

武平和凡钢相互看了一眼。。。

凡钢终于拔出了佩戴在胸前的那只金色钢笔,拧下了笔帽。。。

进入续篇:依风烟雨48-B 





浏览(1818) (2)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