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万维2020“庚子年”有奖征文  
万维读者网2020“庚子年”有奖征文大赛  
我的名片
万维2020年征文
 
注册日期: 2020-10-05
访问总量: 286,00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生命之轻:庚子年,历史又一次在
· 徐宿淮:民主的大旗还能打多久?
· 若敏:2020庚子年,笔墨乾坤(征
· 千江月:我生命中唯一的一个庚子
· 阿尔梅达:2020,迟到一个甲子的
· 幸福剧团:瘟疫下海外华人回国难
· 解滨:现代文明的终结,或始于这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征文列表】
 · 生命之轻:庚子年,历史又一次在此
 · 徐宿淮:民主的大旗还能打多久?(
 · 若敏:2020庚子年,笔墨乾坤(征文
 · 千江月:我生命中唯一的一个庚子年
 · 阿尔梅达:2020,迟到一个甲子的心
 · 幸福剧团:瘟疫下海外华人回国难的
 · 解滨:现代文明的终结,或始于这个
 · 北极湖:放过人类平静的生活(征文
 · 青兰:殒落在庚子年的福星(征文)
 · 原志:庚子年带给我的挑战(征文)
【征文公告】
 · 万维读者网2020“庚子年”有奖征文
存档目录
04/01/2021 - 04/30/2021
03/01/2021 - 03/31/2021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平平:始于新冠,止于新冠(征文)
   


 1


  2020,注定是要与“新冠”这个词捆绑在一起的。

  其实在年初,2020并没有显示出任何的异样,全世界各个角落的人们还是如常的迎接新年,按照时区顺序,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地区先后进入了新的一年,那些迎新辞旧的套话,展望与回顾,总结与反思,有的踌躇满志,有的温情脉脉。有朋友提醒说,如果写落款日期,2020必得写全,即两个20一个也不能落下,不然的话,任何人都可以在你的日期后加上任何数字,譬如从2000到2019的任何年份,那样可能会给你带来麻烦。

  我在忙着搬家,从住了20年的北卡渔港小镇莫尔德黑城(Morehead City NC)搬到弗吉尼亚的马纳萨斯公园(Manassas Park VA),为的是离家人近一点。弗吉尼亚的马纳萨斯属于大华盛顿地区,我在微信朋友圈里戏谑的说,我以后也算是首都居民了!同时我心里还窃喜从此回国不用转飞机,要上上下下倒腾5个机场,我以后可以直接从华盛顿飞北京,再从北京飞回武汉,光是想想就觉得轻松。

  2019年的最后一天,房子彻底搬空了,钥匙交给新房主,我们暂住在一家旅馆里,准备新年的第二天启程去弗吉尼亚的新居,这个辞旧迎新真的是彻彻底底!

  除夕之夜,在旅馆房间里看电视:纽约时代广场上的人们进入了新年倒计时,等待大苹果落下,10…9…8…7…6…5…4…3…2...1…然后大家欢呼“2020 ,2020,Happy New Year”!时代广场上认得的不认得的人们纷纷拥抱接吻。我给自己斟了一杯酒,“弹指挥手,又是一年!”心里涌上新年之夜通常会有的一些感慨和感叹。

  这时武汉一个朋友圈里有人发了一个书面通知:武汉市卫健委关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发现不明原因肺炎,当时还有朋友议论了一番,说是非典又来了大家要小心云云。接着大家又互祝新年快乐,都没把这通知太当回事。谁也没有想到,就是这篇通知上短短的一段文字,在2020这一年里,改变了整个世界以及世界上每一个人的生活!

Capture.PNG


  老大郭志坚在新西兰,准备元月中旬回武汉,老二郭小宁一家准备去广州惠州过年,我因为搬家不能回武汉,于是我家老妈发话说“今年过年一切从简,各在各家,各守各妈”,那些拜年守岁七七八八的老规矩,能省的就都省了。

  那时谁也没想到,2020年的春节,武汉人民是根本出不了门的。

  现在回看当时的微信朋友圈,一片歌舞升平,包括我在内,都是喜气洋洋:办年货,吃腊八粥,过小年送灶王爷上天,大红灯笼高高挂。

Capture.PNG

  1月2号,在朋友圈里我发图说:On the Way,新年远征,平平战略转移去远方……

  

Capture.PNG

Capture.PNG

1月7号,搬来弗吉尼亚的第一个星期,一切都搞定了,老天开始下雪,我喜滋滋的在朋友圈发图说:补过一个白色的圣诞!

Capture.PNG

  接下来是布置新居,快乐的忙着。元月10号,我在朋友圈里说:把父亲的画都挂起来,才感觉这里是家了!

  在武汉的家人也一片祥和,哥哥郭小宁的儿子郭庆说:“在1月18日之前,大家都沉浸在新年的喜悦氛围中,大家互相祝贺元旦快乐,美国的表姐高歌全家好开心,新西兰表弟志志过生日,美国小姑妈平平远征搬家和整理新家,新西兰的大姑妈姑爹回武汉,下了飞机就上了馆子。1月18日小年武汉全家出去餐馆吃年饭,一片喜气洋洋。”

  我所在的一个时政群有思想敏锐的朋友警告说:平平,武汉要出大事了!

  记得朋友是这样说的:平平呀,总是说你们武汉人懵懂,哪晓得会懵懂到这样的地步?

  我自然是要为武汉人说话的,武汉就是再不堪,那里也是生我养我,我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武汉虽然不是我最喜欢的城市,但那里却是我最牵挂的地方。

  我回复朋友说:天下都是懵懂滴,武汉不过是敢为天下先而已!国人整个一大懵懂,哪有几个清醒滴?只是懵懂程度不同而已,老兄你不能五十步笑一百步呀!

  话虽然是这样说,我却在第一时间警告了我在武汉的家人,元月18号,我发出了第一次警告:

Capture.PNG

  在之后的几天里,我持续不断的发出警告,1月22号的家庭群聊天记录是这样的:

  

Capture.PNG

  我一再强调:“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话说那天离武汉封城只有一天之遥了!

  后来我被哥哥的儿子郭庆称为“平平是我们家的吹哨人”!

  郭庆说:“咱们一家人,第一个讨论疫情的,还是美国的平平小姑妈,18号小年武汉家庭年饭吃完,晚上平平就转发了一条美国机场对中国旅客开始安检的信息,让大家小心,后来在20号,又发了一条中国也开始实施出境安检管控的文章,算是我们家的‘吹哨人’了。”

  1月23日,武汉封城!

  回看那段时间的心情记录,百感交集!

  我在《百年封城》一文中这样写道:

  “第一时间得知了封城的消息,我马上就想到了远在武汉的家人:妈妈今年94岁,3个月前摔了一跤股骨断裂,这些日子刚刚好起来能够缓慢行动;姐姐和姐夫元月11号从新西兰回到武汉,姐姐已经是7旬老人,姐夫腰椎间盘突出严重,行动非常不便;家中请的护工前几日请假去了东北,现在不能进入武汉了;哥哥郭小宁一家人年前开车去广东惠州过年,才去了几天武汉即宣布封城...

  微信朋友圈彻夜不眠,武汉封城就像一颗定时炸弹,城里的城外的人都被炸得魂飞魄散。

  前几日大家热烈讨论的哈梅内伊,川普弹劾,中美贸易战,协议签订等等等等,各种是是非非孰对孰错突然之间都自动停止了,每个人的键盘上流出的都是:武汉肺炎!武汉肺炎!武汉肺炎!”

  那时还不晓得那些专业的名词,什么COVID 19,什么“新冠肺炎”都还没有被使用,所有人众口一词都是“武汉肺炎”,武汉于是一夜间名声大噪。

  网上有一则冷笑话:武汉市政府确实很愚蠢,武汉在肺炎爆发之初就应该取一个和武汉无关的名字,一直拖,掩盖,现在找不到名字,全世界直接叫武汉肺炎,这个名称估计将定格成历史,武汉城市形象彻底毁灭,百年内难被洗刷!当年广州比较聪明,SARS在广州爆发,但现在和广州完全撇清关系!

  大年初一,朋友圈里仍然是拜年声声,不绝于耳,我在朋友圈里写道:

  “国难当头,此生第一次,大年初一不拜年!岁月静好的同学们请暂时休息一段时日,且等熬过这最艰难的日子再静好不迟!祈求武汉的亲人朋友平安!”

  2020年的元月,在欢乐祥和中开始,在沉重恐慌中结束。

  

Capture.PNG


  2


  进入2月,情绪依然恐慌,心理依然脆弱,封在城里的人想要知道疫情真相,而从官方媒体基本不能得到任何有关疫情的真实报道,这时候,方方日记横空出世了。

  方方一直是我喜欢的作家,我喜欢她的作品。其实武汉并不缺作家,如雷贯耳的作家名字可以信手拈来,一抓一大把,但这个非常时刻,只有方方一个人在发声。

  追赶“方方日记”成为了每天要做的功课,我读完之后一定要转发:不但转发到朋友圈,还要转发到所有的群,有的人不高兴,我还是照转不误,如果有哪个说方方写得不好,我就跟哪个争论。那些日子里,方方日记是我唯一可以相信的有关武汉疫情的信息来源。

  现在再看这些日记的标题,仍然是万千感慨,感慨万千!

  《我们所有人,都在为这场人祸买单》

  《比病毒更让人无奈的是不让人说话,但是我的记录还得继续》

  《今天这篇还会被删吗?我们的敌人是病毒》

  《生活那么艰难,但办法还是有的》

  《感谢长江日报,给人提供了一次畅快叫骂的机会》

  《拐点仍未到,谁已在高歌?》

  《你的人道精神有没有让你去为他们着想?》

  《今夜我不关心脑残,我只关心你》

  《你看不懂的东西,不要随便喷》

  《知识分子从未像现在这样堕落》

  《民在疫中泣,相煎何太急》

  《如果因染疫而死,那无异于他杀,我是于心不甘的》

  《我的遗体捐国家,我老婆呢?》

  《死亡还在这里演奏它的进行曲,此曲终了,我们再寻解药》

  《我们的脑袋要长在自己的肩上》

  《集体的沉默,这是最可怕的》

  《让后人知道,武汉经历过什么》

  《谁想到次生灾害会落到汉语上?》

  《一旦走到这一步,你还删得过来吗?》

  《下一个吹哨人,该轮到谁?》

  《开辟一个空间,让我们同哭一场》

  《所有的疑问,都无人回应》

  《我就是一个字一个字写,也要把他们写上历史的耻辱柱》

  读了所有的方方日记,我不由得感叹,自古说“惟楚有才”,可是武汉封城期间,始终只有方方一个湖北知名作家在奋力发声,其他那些人或者作壁上观,或者落井下石,知识分子群体堕落至此,真是让封在城里的百姓心冷齿寒!

  给妈妈打电话也经常讨论方方日记,我跟妈妈说:你老人家也写一篇吧,你不是也封在城里吗?

  妈妈果然写了,而且被《新三届》公众号采用,94岁的妈妈当了一回公众人物。

  

Capture.PNG

Capture.PNG

Capture.PNG

  

  朋友圈里都在说,不指望烟花三月下扬州,但愿烟花三月能下楼,武汉疫情依然严重,武汉的家人朋友依然封在家里不能出门,与此同时,美国的疫情也开始了。

  朋友间戏谑,有人说,中国的上半场还未结束,美国的下半场已然开打!而且不仅是美国,整个欧洲都如火如荼,疫情已经演变成了世界杯!


  3


  3月初的时候,担心武汉的家人和朋友,三月中开始担心美国的家人和朋友,武汉肺炎也有了正式的名字,叫新冠肺炎,英文是COVID-19,全世界的人现在都晓得武汉了。

  

Capture.PNG

  (2020的标准照,相信每个人都有一张)


  一切都安定下来了,我就去找工作,在弗吉尼亚的“巨人”(Giant Food)大型连锁超市求职非常顺利。正式面谈的那天,老板在电脑上给我登记个人资料,当他问我出生地的时候,我说我出生于中国武汉,老板的眼睛顿时睁大,惊讶明显写在他的脸上。老板问:就是那个武汉?我回答说:就是那个武汉!老板:WOW!

  有天接待一位顾客,他问我,你是中国人吗?(戴着口罩他居然能看出我是中国人!)我说是的我是中国人,他接着问,是中国哪里呢?我说中国武汉?他的表情顿时显得非常凝重并意味深长的说:武汉呀?我说就是武汉呀,是地球人都晓得的那个武汉!

  有次和在加拿大的朋友聊天,他也是武汉的。他说过去跟老外说到武汉,要解释很久,比如说:“武汉在中国的中部,武汉在长江边上,武汉有将近1000万人口,武汉是中国的特大城市之一,等等等等”。就是这么详细的介绍,那些外国朋友仍然一头雾水。现在根本不需要任何解释,直截了当告诉他们:我是武汉的,对,就是那个武汉,你懂的!

  我开始上班的时候,也正是新冠肺炎开始在美国蔓延的时候,在疫情的非常时期,超市里人员流动大,人群情况复杂,全封闭不通风,被普遍认为是高风险环境,其危险程度仅次于医院。这使得我有了一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大无畏精神。我当时动了念头想找工作,只是觉得天天呆在家里太无聊,没想到正好碰上了疫情,无意之中我成了“疫情中战斗在一线的工作人员”,武汉话就是“磕到了点子上”。

  “吹哨人”李文亮医生之后,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发哨人”艾芬医生也站了出来,她的一段采访记录在《人物》杂志上刊登后在网上疯传,删了又发,发了又删,后来被各路高手翻译成了100多种语言甚至甲骨文,“老子到处说”成了名言,百姓的愤怒用各种方式淋漓尽致的表达出来,嬉笑怒骂皆成文章!

Capture.PNG

  

Capture.PNG

  

  我用地道的武汉话录了一段“老子到处说”平平语音版,被朋友称为“武汉狠女仔”。

  武汉的《方方日记》还在每日更新中,现在又有了美国日记,“疫情中的纽约人”,“美国东北部的疫情日记”,“美国第五大灾区密西根州之抗疫记事”,大家的心情每天都随着疫情波动。

  

Capture.PNG

  美国人的防疫意识似乎慢一拍,我上班的超市几乎没有人戴口罩,员工也好顾客也好,大家都赤诚相见,笑脸盈盈。可能大家没有口罩也是重要原因之一,因为各个药房的口罩早在年初就被在美华人抢购一空寄回中国了。

  美国人开始囤货了,至今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我们超市(全美国的超市基本如此)的各种纸制品被扫荡一空:厕纸,纸巾,纸毛巾都开始缺货,其它的食品诸如肉类蛋类牛奶水果菜蔬一直货源充足,即使偶尔会短缺,第二天也会及时补上,但各种纸制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都缺货。为什么美国人觉得禁足令下达之后,各种纸制品会是生活中最重要的物资呢?朋友圈里各种解释都不尽人意,我觉得最合理的解释就是纸制品经得起储存,不管放多长时间都不会变质,食品有保质期,纸制品却没有,而且每个人每天都是要如厕的(大笑)。

  

Capture.PNG

  (纸制品货架空空如也)

  

Capture.PNG

  (限购通知:我们在努力保证货源充足,与此同时,请您仅购买目前急需的物品,谢谢您的配合)

  

Capture.PNG

  (纸毛巾每位顾客限购两卷)

  

Capture.PNG

  (货到通知,下手要快,手慢无!)

  酒精和消毒液被抢购一空是非常能理解的,各种民间配方开始大显神通,病急乱投医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我就在家里自制“平平牌消毒液”。

Capture.PNG

  

Capture.PNG

  

  疫情期间,每天都有暖心的事情发生,人性中善的一面在灾难时刻尤为珍贵。全美的超市都推出了老人特供时间,清早开门的头两个小时(早上7点至9点)是货源最充足的时候,这个时间段超市只对老年人开放,我们超市也执行了。

  

Capture.PNG

  有天正在上班,一位顾客送我一朵玫瑰花,她说:感谢你们的坚持!4月12号复活节这天下班,我走出超市,那一声声的鸣笛令人感动。在警车的率领下,各路车辆齐聚超市门口,车笛长鸣,向在疫情和节日期间仍然坚守工作岗位的普通劳动者致敬!

  

Capture.PNG

Capture.PNG

  

  4


  进入4月之后,美国人终于勉强接受口罩了,也开始在公共场所保持6英尺的社交距离,我工作的超市所有通道都标识了“单向行走”的箭头,学生开始上网课,能在家里工作的都在家里工作,有一段时间,我住的县还实行了宵禁,夜里10点以后任何车辆都不能通行或者需要出示通行证。

 

Capture.PNG

  (请保持6英尺社交距离)

  

Capture.PNG

  (超市里的单行线)


  4月28日中午12点,美国空军的12架F-18战斗机,飞抵纽约上空,向医疗最前线的医护人员和生活必须行业工作人员致敬,飞行路线从新泽西到纽约州北部,我所居住的大华盛顿地区也看到战斗机群从蓝天超低空呼啸而过。

  美国和欧洲各国纷纷进入了疫情危险期,全球陷入恐慌。武汉在封城76天之后解封了,哥哥郭小宁一家终于得以从广东惠州回到武汉,这次他漫长的春节“被度假”几乎长达3个月,也算是破了他的个人记录!

  在广东惠州被迫停留的3个月期间,郭小宁翻阅了大量关于武汉封城以及疫情前后的资料信息和数据(均为官方媒体),并写了一篇类似调查报告的文章,题目是:《尘埃即将落定,水落能否石出?》这篇文章被我转发到微信朋友圈,又被《新三届》公众号老编看中,觉得这是当前大家关注的热点,于是在4月3号作为头条隆重推出,标题改为了《问责:武汉开城在即,真相能否大白天下?》由此引起了轩然大波!

  

Capture.PNG

  文章发表的当天,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点击率达到1.6万,惊动了武汉市有关当局,他们要彻查作者的写作动机,并且还要追查是否有境外势力的操纵!我不得不紧急通知《新三届》的老编(当时老编远在澳大利亚),必须十万火急撤下郭小宁的文章!我为此付出的代价是:被迫删除了我在《新三届》公众号发表的所有文章,并且删除了我在海外网站发表的所有文字。

  后来有知情的朋友跟我说:你哥哥的文章实事求是,有理有据,文章中所引用的数据均来自官方媒体的报道,丝毫没有渲染,也没有为了吸人眼球而哗众取宠,但是标题中的“问责”二字触到了痛点,“哪壶不开提哪壶”,当局最怕的就是问责!

  美国和欧洲的疫情一天天严重,当美国的疫情感染人数达到8万的时候,国内的不少人兴高采烈地欢呼,“美国反超中国”,“希望美国拔得头筹”等等诸如此类的话充斥了网络,想到就在几个月前,美国华人还在揪心揪肺地为武汉人民难过,还在巴心巴肝往国内寄口罩,朋友圈里有人说,我们当初是不是在瞎浪费感情?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是思来想去而百思也不得其解,我的故乡武汉,竟然在全世界掀起了如此的惊涛骇浪,而起因究竟是什么,至今都没有一个说法!所有人的生活都被彻底改变了,也许再也回不去了,仅仅只是因为一个病毒?

  我认识的不少朋友和家人被迫取消了旅行,他们中有的是准备去西班牙,有的是去法国意大利,还有去非洲去南美去新西兰澳大利亚的,机票酒店民居都预订好了,现在只能一一取消。那些朋友都是旅行爱好者甚至是背包客,现在不能行万里路,只能困在家里,他们的愤懑和沮丧可想而知。

  回想起去年的5月份,哥哥郭小宁的武汉二中同学来美国西部自驾游,翻看当时的旅游照片,真是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Capture.PNG

  

Capture.PNG


  2020年5月20号,我在《美西三剑客》一文中写道:

  “美西游已经一年了,去年的今天,我们登上了中途号航空母舰。

  一年以来,我一直想写美西自驾游人物素描,每一个同学的脸都栩栩如生在我眼前,他们笑着向我走来。

  可是我只写了一篇《戏说小荻》就没有再动笔,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揪心,敲击键盘竟然成为一件十分奢侈的事情,美西游同学们的笑脸被一件件一桩桩重大事件淹没,偶尔想起,恍若隔世,有时竟然怀疑,这样美好的事情真的发生过吗?”

  这样美好的事情真的发生过吗?翻看过去的那些旅游照片,不由得会产生读童话故事的感觉,童话故事通常都是这样开头的:很久很久以前…

  下面这组图片,记录了过去童话般的美好时光…


  组图:2016年在夏威夷

  

Capture.PNG

Capture.PNG

Capture.PNG

Capture.PNG

  

  组图:2018年在德国汉堡

  

Capture.PNG

Capture.PNG

Capture.PNG

  

  组图:2018年在挪威

  

Capture.PNG

  

Capture.PNG

  

Capture.PNG

Capture.PNG

  

组图:2018年在新西兰

  

Capture.PNG

Capture.PNG

Capture.PNG

Capture.PNG

Capture.PNG

  

  5


  五月底六月初是美国的毕业季,毕业典礼在美国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我曾经在《美国的毕业季》一文中写过参加中国女孩Michelle毕业典礼的一段故事:

  “毕业典礼在美国是非常重大的事情,高中毕业生还会举办Prom(毕业舞会)告别高中时代,大学毕业生则要游行,表示自己从此走向社会,开始了新的人生。家里有毕业生的,不仅全家人会隆重参加,亲朋好友也会参加。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七大姑八大姨都要到场,甚至家人会从美东飞到美西(五个小时飞行时间),或者自己驱车十几二十个小时,就为了参加那两个小时的毕业典礼。

  我曾经认识一个中国女孩名字叫Michelle,她父母在本镇有一家小型中国餐馆。她毕业的那年,父母说周末生意最忙,因此不可能去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而且女孩的姐姐和弟弟也需要在餐馆帮忙,所以家里人都不会出席毕业典礼。女孩的老师找到我,希望我能参加Michelle 的毕业典礼。她说Michelle是个非常优秀的学生,来美国不到两年,不仅英语过了关,而且还拿到了学校年度的两项大奖,在毕业典礼上会给她颁奖,如果没有任何亲友在场祝贺,她作为老师都会觉得难过。我一口答应一定去参加Michelle的毕业典礼,Michelle 非常高兴,马上给我发来请柬。我去参加了Michelle的毕业典礼,在念她的名字并为她颁奖的时候,我使劲地用中文喊“Michelle 加油”。

  不由得想起了某年的6月中国国家主席携夫人来美与奥巴马私人会晤,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因为要参加女儿的高中毕业典礼,不能去加州与国家主席与夫人会晤,引发国人颇多微词,甚至有人恶语相向。要是国人知道毕业典礼在美国是多么隆重的大事情,也许就会多一些理解了。毕竟高中毕业典礼人的一生中只会有一次,而第一夫人之间的交流有很多机会。”

  

Capture.PNG

  (我和Michelle)


  今年由于疫情,全美取消了高中生和大学生的毕业典礼,那些家里有毕业生的,会在房前挂一个横幅,再放上几个气球,横幅上写着:咱家今年有娃毕业!然后写上毕业生的姓名,气球上则是“祝贺恭喜”之类的喜庆话。

  学校也别出心裁组织车队去毕业生的住处鸣笛祝贺,车队十几辆或者几十辆浩浩荡荡从该毕业生的家门前缓缓驶过,车笛此起彼伏热闹非凡,那家的毕业学生站在自家门口向鸣笛车辆挥手致意。

  后来这样的方式也用在生日祝贺上了。纽约疫情最严重的时候,纽约某医院的一个护士过生日,竟然有数百辆车(包括警车)从这位护士的门前经过并鸣笛致意,车轮滚滚,鸣笛声声,延续了一个多小时,那位过生日的女孩站在家门口向车队招手致意,最后她抹起了眼泪。当我看到这段感人的视频时,我也抹眼泪了。

  五月底是美国的阵亡将士纪念日,正式进入了夏季,美国人民似乎放松了警惕,也许是对病毒已经麻木了,虽然新闻报道说疫情仍然非常严峻,每天还是有许多人死于新冠肺炎,但大多数的美国人其实是不太在乎的。“不自由毋宁死”,美国人民追求自由不愿意受到任何约束的性格在这次疫情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张文宏医生有一段话说得非常形象,他说:“中国防疫情靠的就是两条,第一是老百姓真听话,第二是真怕死。欧美疫情泛滥也是两条,第一是老百姓真不听话,第二是真不怕死”,我深以为然。

  7月4日是美国独立日,小区门前来了一群孩子向小区居民祝贺节日,他们骑着自行车,戴着头盔,手中挥舞着美国国旗,高声喊着:Happy 4th of July!  

Capture.PNG

Capture.PNG

  疫情在继续,生活也还得继续,我每天仍然上班,养花种菜,在朋友圈里每天汇报养花种菜的成果,除了每天出门要戴口罩,生活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一切都改变了,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的生活了!每当想到这一点,我都会有一种痛彻心扉的感觉。

  打电话给家人,他们总是会问:你几时可以回武汉?还以为你搬家到佛吉尼亚离华盛顿近,回武汉更方便了咧!我就会回答:就是说撒,哪里晓得根本就回不克了咧!简直就是遥遥无期,真是开国际玩笑呀!

  美国从3月份疫情开始爆发,第一个重大的节日是复活节,接着是母亲节,然后是阵亡将士纪念日,再然后是美国独立日,漫长的夏天之后,美国有一个装神弄鬼的万圣节作为铺垫,然后进入节日旺季:感恩节圣诞节和元旦三大节日接踵而至。由于我在超市工作,对于节日更为敏感,因为节日就是忙碌!

  虽然有疫情相伴,美国人过节的热情不减,开爬梯的大有人在,尤其是在感恩节期间,超市从早到晚的忙碌,人们大车小车的购物,除了人人都戴着口罩,保持着社交距离之外,似乎大家都在过着正常的生活。有时我确实很疑惑:美国的疫情真像媒体报道得那样严重吗?至少在我生活的社区,我身边的朋友同事,没有听说有人得病的。在疫情期间,我们还去过几次医院,除了进门要测查体温之外,其它都如常。甚至感觉医院比往常人更少,显得空荡荡的。


  6


  2020在疫情的阴影笼罩下,伴随着各种大事件:中国27省洪水泛滥,美国爆发黑命贵运动,美国总统大选充满了怪异诡秘的气氛,至今还没有结果,美国人民在不知道下一任总统是谁的情况下迎来了新的一年。

  2020年我的小学同学死于新冠,妈妈的挚友死于新冠,姐姐的同学因为疫情期间求医无门,间接死于新冠,我敬重的韩晓秋老师癌症复发,也是因为疫情无法赴京求医,死神随时都会将她带走,我的姐夫2020年8月病危即将离开人世,远在新西兰的儿子却因为疫情不能回国见父亲最后一面...

  2020最好的消息是,美国终于研制出疫苗,新冠病毒的丧钟已经敲响,美国第一批接种疫苗的是一线医护工作者和老人院的年长者,按照这个顺序依次排列,到2021年4月份,全体美国人民都能免费接种疫苗。

  有朋友将疫苗接种的第一天称为“属于我们这一代人的D-Day”,疫苗的研究人员被称为“时代的英雄”,全美第一个接种疫苗的医护工作者的照片在网上流传,感动了无数人。

Capture.PNG

  (研制疫苗的科研人员,他们是时代的英雄)

  

Capture.PNG

  (全美第一个接种疫苗的医护人员,这个瞬间将被载入史册 )

  

Capture.PNG

  (我在北卡Carteret县医院工作的朋友第一批接种了疫苗)


  当我决定要写这篇类似年终总结的文字时,我心里充满了各种抵触情绪,2020是不堪回首的一年,2020是我切齿痛恨的一年,我实在不愿意再去回顾。但我还是写下了这些纯属个人对2020的感受,因为这一年,实在是太离奇太狗血太操蛋太匪夷所思太变幻莫测,连科幻小说家都无法写出这样的作品,因为这一切都是现实而不是科幻!

  2020始于新冠,止于新冠,当我打下这最后的几行字时,离新年还有6个小时,疫情仍然在全世界肆虐,每天仍然有无数人死于新冠!

  尽管如此,新的一年还是在大家的祝福声中到来了,此时此刻,我在新西兰的侄儿志志已经率先进入了2021,我武汉的家人和朋友也抵达了2021,我在美国的家中张灯结彩,准备跨进2021,再过几个小时,纽约时代广场的大苹果会按时落下,我们终于可以说:狗日的2020,再也不见!

Capture.PNG

  

  平平

  2020年12月31日

  美国弗吉尼亚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