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万维2020“庚子年”有奖征文  
万维读者网2020“庚子年”有奖征文大赛  
我的名片
万维2020年征文
 
注册日期: 2020-10-05
访问总量: 285,91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生命之轻:庚子年,历史又一次在
· 徐宿淮:民主的大旗还能打多久?
· 若敏:2020庚子年,笔墨乾坤(征
· 千江月:我生命中唯一的一个庚子
· 阿尔梅达:2020,迟到一个甲子的
· 幸福剧团:瘟疫下海外华人回国难
· 解滨:现代文明的终结,或始于这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征文列表】
 · 生命之轻:庚子年,历史又一次在此
 · 徐宿淮:民主的大旗还能打多久?(
 · 若敏:2020庚子年,笔墨乾坤(征文
 · 千江月:我生命中唯一的一个庚子年
 · 阿尔梅达:2020,迟到一个甲子的心
 · 幸福剧团:瘟疫下海外华人回国难的
 · 解滨:现代文明的终结,或始于这个
 · 北极湖:放过人类平静的生活(征文
 · 青兰:殒落在庚子年的福星(征文)
 · 原志:庚子年带给我的挑战(征文)
【征文公告】
 · 万维读者网2020“庚子年”有奖征文
存档目录
04/01/2021 - 04/30/2021
03/01/2021 - 03/31/2021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幸福剧团:瘟疫下海外华人回国难的亲情困境(征文)
   

  2020年,时间是一个神。

  中国人最忌讳的庚子年随着新冠病毒一起降临到世界,搞得大家措手不及。易经中的“大悲痛”年,进入了死宫,灾难重重。

  这一年,对于移居海外的华人来讲,回国成了一件难事。瘟疫把华人与大陆亲人间的亲情给阻断了,尤其是家中有突发事件的时候,比如与亲人之间的生死别离,无法见最后的一面,留下无法弥补的遗憾,给华人造成了精神上难以愈合的伤口。

  娜缇雅是我表姐小红的朋友,她早年在爱尔兰留学,后来定居英国南部的一个海滨城市。她一直在大陆和英国之间频繁往来做生意,这些年因为父母年老体弱,她在国内陪伴父母的时间安排就相对多了点。

  2020年初,娜姐在广东惠州亲自送走了她的母亲,那个时候国内疫情开始蔓延,局势神秘又不透明,她决定留下来再陪陪孤单的父亲。

  娜姐有一个儿子在深圳搞设计,一月二十日深圳已经发现了一例感染者,娜姐心里还放心不下儿子。于是娜姐更加坚定地留在了国内,当时全国各省都在封城,而且WHO已经宣布瘟疫为全世界的公共卫生事件。

  后来瘟疫疯狂地肆虐欧洲,英国一直是重灾区,每天感染和死亡人数高居不下,这时在国内的娜姐又担心生活在英国的丈夫,在第二次延期签证结束之前不得不匆匆返回英国。

  当她回到英国的时候,2020年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大半年。

  但是国内的事情还没有完。临行前,娜姐的妹妹又检查出胰腺癌,这是一种恶性层度很高并在诊断和治疗中都具有难度的一类恶性肿瘤。娜姐感觉泰山压顶,庚子年的日子太煎熬了。

  不过,娜姐真高兴了一次!她儿子告诉她快要结婚了。

  人生就是活着苦着,没有风雨躲得过,没有坎坷不必走。

  这就是娜姐悲喜交加的庚子年!

  在娜姐身上,总有中国妇女坚强,忍耐和温良的美德影子,这正是我在出国以后发现身边最缺乏的东西。在这里,往往手足情超越不了普通的友情,孝敬的内容也不过是两周能去养老院探望一次年迈的双亲。这次瑞典养老院就是因为管理和认知上的缺失,导致老人牺牲了一大批。生命之轻与生命之重,都是人生注定的宿命。

  血浓于水,这个问题放到中西方都是一样的,说起都是泪!

  人生无常,相聚短暂,分别却是实实在在的长久,有的时候甚至是永远。

  秋天的时候,在英格兰的表姐小红突然打电话给我,她说在国内的妹妹小平快要不行了,说着说着嗓子就哽咽,泣不成声。

  小平跟我同岁,她的病症是肝硬化晚期。早年,她当围棋高段手的丈夫就患癌去世了,自己拉扯大儿子,当然家里也给了她不少帮助。

  表姐小红在事发前一天还跟妹妹通过电话,妹妹小平在电话里面伤感地说:“姐啊,我好想你,我怕再见不到你了!你给陈叔叔打一个电话让我住院吧。”

  白天小平忍着肝痛自己去了一家医院看病,她要求住院,医生根本不理睬她,开了一堆的药就打发她走掉。

  小红接到电话以后,一夜无眠。

  这个陈叔叔是她的姨爹,在国内西南地区一个著名的医学院里当专家,是一个天才型的外科医生,一双灵巧的手,做了一辈子的手术。

  医学院的一张床位价格,在黄牛手中是七千八百元,且一床难求。即使入院,还得跟医生扯上关系。所以小红怕麻烦姨爹多了以后,真正等到小平需要治疗的关键时刻,到时候人际关系不灵了,又该咋个办呢?

  小红担心妹妹的病,心急如焚,她打算第二天给陈叔叔的女儿去一个电话,“曲线救国”。

  不料,第二天的消息非常糟糕,妹妹小平在家中躺在床上已经昏迷不醒。

  很快,小平被救护车送到医院,得到了医学院的一张床位,再也没有醒来,直到停止了呼吸。

  小平的一生短暂,而且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

  可是,这阻挡不了我们爱她啊。我喜欢她嘴角斜起的笑容,那种笑里面有点俏皮,又有点坏笑的样子,这是她对世界唯一的叛逆。小平小时候曾经在北京跟她奶奶住过一段时间,回来以后满口的京腔,令我羡慕。

  表姐小红一再叮嘱我,一定不要把消息传递给其他老朋友,特别是怕噩耗转达到她88岁的老妈那里。她哭着说: “我现在就是怕啊,要是让我妈知道以后,她要是也一个跟斗栽下去,就跟小平一样,再也苏醒不过来的话,那我咋个活啊!我总不能在同一年里失去两个亲人吧?!

  关键英国现在封城,我是什么事都做不了,英国封城也是,反复几次了,都快把我弄疯掉了!”

  妹妹过世过后,表姐小红突然暴瘦了八公斤,她身边的朋友察觉出她没有对头,怕她患上忧郁症,于是鼓捣她在隔离期间自己再装修一次房子,还帮忙为她大采购,送她大礼物。东西放在门口,让她和她老公在室内自己忙碌。

  小红终于度过难关,她承认她真的是一度丧失了对生活的兴趣,亲人的离去和瘟疫下的封城让她生活无法把控,她很受伤又很绝望。

  2020年,发生了太多的死亡,我还有一个发小的姐姐,她的儿子在工作上很拼,刚被提拔,在公司上班的时候,他说他太累了,想在办公室沙发上躺一会儿。

  结果不幸死在梦里,庚子年间才38岁。

  哀哉。

  庚子年,贯穿着一个哲学命题:

  我们应该如何存在?

  在病毒的恐怖笼罩下,世人在庚子年开始预言探索。

  有的追寻古人刘伯温碑记,或葡萄牙法蒂玛三大预言,或偌查丹马斯预言。其实世界末日的预言早已经存在2000年了。人们重温这些,不外乎是内心的恐惧和虚无感在增加。还有印度少年的地球三星连珠说,闹得沸沸扬扬。

  最终能顶个啥用?

  剧团认为了解预言的真相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最多也只能起到抱团取暖的作用。因为人类无法预知未来。

  正因为无法预知,人类才会产生恐惧。

  这一年,还有一个英雄马斯克出来了。

  马斯克计划2040年开始把少数人类移居到火星上去,到了本世纪末,地球人就能够大批移民去到那里了。

  这可是大有“初闻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的科幻感觉,

  谁知道未来有什么惊喜呢?

  You never know.

  而对于宇宙科幻和人类以外生命的探索,在病毒横行的庚子年,大家坐在家中,那想象的翅膀却是巨大地煽动起来,有观点认为:人类始终是匍匐着在地面前行,正如我们平日开车行驶在公路上是一个道理,因为维度不高,就看不见(更远一点的前面),也就是存在于时间空间的未来,所以没法确定未来规划,由于无知,就会产生恐惧,而且开车不可能一直开倒车,所以过去只残存在记忆里,是再也看不见的。而当下正在眼前掠过的风景,也很快变成为记忆。

  也就是说人类生来就懵懵懂懂,费了好大的劲,依然虚度了光阴,虚度了年华。

  燃鹅,在人类之上呢,悬挂在空中的外星人,他们比人类先进,他们看得见我们,而我们则看不见他们。他们的视觉是立体的,连时间都具有物质性,他们既能看得见过去,同时又看得到现在,还看得见未来。牛大了是不是?

  那么,既然能看得见未来,是不是就可以利用未来的技能和预知,来解决人类当下的困境呢?

  目前看来也是一个神话,或者说是预言吧。

  其实,英国的政治家丘吉尔,这位曾经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兼画家,早在1939就撰写了一篇科普文章来探讨地球以外存在生物的可能性。

  丘吉尔写道:“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人类可以前往球甚至金星,火星旅行”。"我不会因为人类文明取得过的巨大成就而相信地球是茫茫宇宙中的唯一居住地,更不会认为人类就是最高级的生物。"

  丘吉尔比科学界早50多年定义了适合生物居住的区域。

  可见,太阳底下无新鲜的事。

  所以啊,2020庚子年:

  Running on Empty 的一年(无可奈何,疲于奔命的一年)。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这是一个愚蠢的年代;

  这是一个信任的时期,这是一个怀疑的时期。

  这是一个光明的季节,这是一个黑暗的季节;

  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

  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

  人们正踏上天堂之路,人们正走向地狱之门。”

  …....。

  附图片两张:

  

IMG_8136.JPG_副本.jpg

1: 见年前,娜姐开车带我和表姐小红去英格兰的小镇参观,春天玉兰花开,古镇街道那个城堡是丘吉尔二战前夕在那里住过的地方,他经过深思熟虑,决定英国抗击德国纳粹,让张伯伦的绥靖政策退位。

thumbnail_kusiner-1_副本_副本-01_副本_副本_副本_副本.jpg

  2:图是表姐小红和小霞1970年代末期的青春岁月照片, 幸福剧团根据2020病毒流行的现实,在旧照片基础上作了“艺术”再创造,版权属于剧团了,放心这个问题。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