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坐看风云的博客  
去留无意,看天上云卷云舒。  
        http://blog.creaders.net/u/12007/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韩媒:潘基文选情亮起红灯 2017-01-12 22:14:26

    刚刚卸任联合国秘书长职务、计划于12日回到韩国的潘基文, 人还未到,却因“胞弟及侄子行贿案”成为韩国舆论的焦点。

  11日,据韩国及欧美多家主流媒体报道, 潘基文胞弟潘基祥和侄子潘周贤因涉嫌行贿罪遭美国纽约曼哈顿联邦法院起诉。这对于计划参加下届总统竞选的潘基文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韩媒认为, 作为下届韩国总统的热门人选,潘基文回国后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自证清白”。

  根据美国检方说法,潘基文的弟弟和侄子涉嫌参与一起行贿案,行贿金额为50万美元(约合346万元人民币)。潘基文发言人11日表示, 潘基文听闻这一消息感到“惊讶”,他对这起案件毫不知情。

  行贿遇上“大忽悠”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曼哈顿检察部门10日向纽约联邦法院提交了39页的起诉书,指控“潘基文之弟潘基尚与侄子潘周贤涉嫌透过一名美国商人行贿某中东国家官员,促使该官员安排该国主权基金购入越南河内的一个韩国建设项目,甚至试图在纽约联合国大会举行期间,与该国领导人当面商谈这笔交易。”

  潘基祥现年69岁,是潘基文的弟弟;潘周贤现年38岁,又名“丹尼斯”,是潘基祥之子,身份是房地产经纪人。

  潘基祥在韩国建筑公司京南企业担任高层管理人员,该企业在越南首都河内建有一座72层高的“京南地标大厦”,建筑成本超过10亿美元。

  起诉书表示,潘氏父子和美国中间商哈里斯被控涉嫌“洗钱”、“网络金融诈骗”、“盗用身份”以及“违反《海外腐败防治法》(FCPA)”等多项罪名。有分析称,如果潘氏父子最终被判有罪,将难逃重刑。按照美国法律,违反《海外腐败防治法》最高可判5年有期徒刑;洗钱罪量刑更重,最高可判20年。 

  哈里斯对外身份是时尚顾问和知名博主。他告诉潘周贤,自己可以帮忙牵线,说服中东某国王室成员动用国家基金购买这栋大厦。不过,起诉书中没有说明“中东某国”的具体国名。

  起诉书中同时写道,2014年4月,潘基祥和潘周贤同意向哈里斯支付50万美元“预付款”,并承诺事成后再支付200万美元。

  事实上,哈里斯并没有他所说的“关系”,而是把这50万美元挥霍一空。他购买了不少奢侈品,还在布鲁克林附近地区租下豪宅。哈里斯因涉嫌诈骗一同遭到起诉。

  潘基文“毫不知情”

  美国检方提起诉讼时,潘基文正准备启程从美国返回韩国。 对于亲戚卷入行贿案一事,潘基文通过发言人表示并不知情。

  潘基文的发言人11日对媒体记者说,针对弟弟和侄子被美国检方指控一事, 潘基文感到“惊讶”。对于这起案件的情况,潘基文毫不知情。

 

  不久前,潘基文本人也卷入一起贿赂传闻。韩国《时事周刊》去年12月以多名未公开身份的人为消息源报道称,潘基文在卢武铉政府任外交通商部长官时收受商人朴渊次大约20万美元贿赂。2007年初就任联合国秘书长后,他再次收受朴渊次送到联合国总部所在地美国纽约市的3万美元。

  潘基文曾多次对报道中提到的情节予以否认,并要求《时事周刊》道歉和撤稿。他还向韩国媒体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要求,指认韩国媒体有关他“受贿”的报道歪曲事实。

  潘基文尚未正式宣布参加韩国总统选举,不过外界普遍将他视为潜在总统候选人,他的民调也长期向好。韩国媒体本月早些时候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由潘基文“圈内人”组成的核心团队已初步形成,以应对可能投入的总统选战。



浏览(14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刺客豫让如何诠释 士为知己者死 2017-01-09 19:17:23

    这是一个发生的春秋战国的故事,尽管这个时代的刺客有很多,也是为了心中的侠义或者大义去刺杀某些人,但是除了荆轲之外,最欣赏还是大刺客豫让!他是一个怎样的刺客呢?

   

1.jpg


  根据西汉刘向《战国策·赵策》中的记载,豫让姓姬,是晋国侠客毕阳的孙子。他先为范氏做事,后又给中行氏做家臣,但都未受到重用。郁郁不得志之际,豫让遇到智伯,成为其家臣。智伯对豫让很尊重,豫让很感激智伯的知遇之恩。公元前455年,智伯成为晋国执政者。因卿大夫赵氏拒绝献出封地,智伯联合魏氏、韩氏两家共同对赵氏发动“晋阳之战”。公元前453年,当时还是晋国卿大夫之一的赵襄子派人向魏、韩陈说当时局势的利害关系,魏氏、韩氏临阵倒戈,联合赵氏反攻智氏,智伯被赵襄子擒杀,三家分割了他的属地。这就是春秋战国时期着名的“三家分晋”。赵襄子痛恨智伯到了极点,他把智伯的头盖骨拿来做饮器。

  豫让奉智伯为知己,却未能尽忠,空留满腔遗憾。“士为知己者死”,豫让暗下决心,一定要杀了赵襄子为智伯报仇。于是,豫让改行做了一名刺客,而他这个刺客的目标只有一个——赵襄子。

  豫让更名改姓,伪装成一个受过刑的人,干起了打扫厕所的活儿。凭借这身临时学来的“手艺”,豫让成功混入赵襄子的宫中修整厕所。他想借赵襄子上厕所的时候杀死他,但是很快就被赵襄子发现擒住了。在审问时,豫让毫不掩饰自己的动机:“欲为智伯报仇!”侍卫们都吆喝着杀掉豫让,而赵襄子无比感慨地说:“他是义士,我以后谨慎小心就是了。”在侍卫们的一片反对声中,赵襄子让豫让走了。

  豫让被逮个现行,却被宽厚仁慈的赵襄子放走,理应就此收手了,但是他心里始终揣着那句誓言:士为知己者死。于是,豫让干了一件耸人听闻的事。他全面改造了自己的外形:用漆涂满全身,使皮肤烂得像癞疮,剃光了胡须和眉毛,将自己彻底毁容,甚至为了改变声音,吞下熊熊燃烧的火炭,然后假扮乞丐乞讨。

  豫让提前摸清了赵襄子某天的出行时间和路线,在赵襄子必经之路上的一座桥下埋伏。值得一提的是,这座桥如今已成为名胜古迹,名曰“豫让桥”。这天,赵襄子的人马行至此处,没想到还没到桥上,马儿突然受惊。赵襄子立即猜到是有人行刺,很可能又是豫让,遂派手下去打探,果然是豫让。豫让再次被拿下。赵襄子万分气恼:“你曾经不也侍奉过范氏、中行氏吗?智伯把他们都消灭了,你为何不替他们报仇,反而托身为智伯的家臣?而智伯死了,你却对我非杀不可?”

  豫让说:“我侍奉范氏、中行氏,他们都把我当作一般人看待,所以我像一般人那样报答他们。而智伯把我当作国士看待,所以我就像国士那样报答他。”赵襄子很受感动,但又觉得不能再放走豫让,正犹豫怎么处置他时,豫让提了一个荒唐的请求——请赵襄子脱下一件衣服,让他象征性地刺杀一下,以完成最初的誓言。赵襄子感念他的忠诚,满足了他的要求。豫让达成心愿后拔剑自刎。

  豫让并不擅长行刺,但他被后世奉为“春秋战国四大刺客”之一,不是因为他武艺高强,而是因为他对自己誓言的坚守,对忠诚的执着。




浏览(18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机器人写小说,会吓倒谁? 2017-01-08 23:02:38

 

  网络图

  阿法狗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可谓热闹一时,也激起大家对人工智能的强烈兴趣。机器人下围棋已战胜了人类,如今还会写小说了。有媒体报道,日本“人工智能(AI)小说创作”的研究人员近日在东京举行报告会,他们带着机器人写的四篇小说,参加了第三届日经新闻社的“星新一奖”比赛,其中部分作品已通过初审。

  在这四篇小说中,有两篇先由人类事先设定好登场人物、内容大纲等相当于文章“零部件”的内容,人工智能再根据这些内容自动生成小说;另两篇先由人工智能之间玩推理“狼人游戏”,选出有意思的故事发展方向,再由人类改编成小说。有日本作家看到机器人写的小说,表示很震惊,作品可打及格分。

  文学创作是人类从事的精神活动,从写小说的原理来看,机器人的表现虽然让人惊讶,但也并非匪夷所思。机器人必定存有海量小说数据,不同的故事情节、人物描写,都会有大量备案。只要设计好故事套路、人物角色,机器人再从大数据库中进行筛选、组合,完全有可能自动生成一部新小说。特别是悬疑、推理等类型小说,大体骨架相似,只要衍生出血肉部分,就能写出新小说。

  有网友调侃,机器人会写小说,唐家三少、苍天白鹤肯定“压力山大”,毕竟他们作品的套路重复性比机器人写的还要厉害。另有网友戏言,人家自动生成了,唐家三少搞不好要失业啊。类似网友的调侃并非没有道理,唐家三少、苍天白鹤这类网络作家写小说,速度惊人,据说日产上万字,几乎是一台活生生的码字机器。这类网络小说,情节严重陷入套路化,机器人也有能力写出来。

  再说一件事吧。前不久,马化腾参加“两会”接受采访,豪称腾讯旗下公司拥有1000万部文学作品,可以开发成影视剧、电影甚至游戏。这个数字确实令人震惊,但也令人生疑。“看了马化腾的发言,说他拥有1000万部文学作品,我吓尿了,这个数字超过了中华五千年文学作品总和的N倍。”编剧汪海林如此嘲讽。

  1000万部网络文学作品,数量貌似极庞大,但实际上,只要看看这些网络小说的名字就能知道,故事情节大多雷同,穿越、盗墓、宫斗之类题材泛滥成灾。正如编剧高大庸调侃:“估算了一下,《霸道皇帝爱上我》300万部,《满朝文武爱上我》300万部,《花魁大长腿之贴身龟奴》300万部,《鬼吹牛、鬼吹蜡、鬼吹喇叭》100万部,合并同类项后总计4部。”

  这样的网络小说即便数量再多,也谈不上有多高的文学价值,更多是文字垃圾。现在,机器人也会写类型小说,看来网络写手们真有失业之虞。但是,真正的文学创作,机器人不可能替代人类写出来。那些最具艺术价值的小说,恰恰是反类型、反套路化的,比如源于骑士小说的名著《堂吉诃德》,恰恰是反骑士小说类型的。机器人缺乏真正的主观创造性,只会依靠大数据库和指示,按特定的套路来写作。

  更重要的是,人类的情感、思想,以及作家自身独特的生活经验,更是人工智能所不具备的。机器人写的小说,也许流畅可读,但不大可能写出有血有肉的人物,作品更不可能折射一个时代的风貌和气质。当然,也许有一天,机器人也有了自己的情感、思想,完全独立于人类,那或者另当别论了。在这一天到来之前,机器人写小说,只会吓倒那些疯狂灌水的网络写手们吧。



浏览(82)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