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两河口的博客  
Record something in life  
        http://blog.creaders.net/u/13264/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梦露猎鹿记之怪哉这虫 2017-10-27 10:32:31


       梦露county猎鹿记之怪哉这虫       ---- 宾铁

 

这次要去猎鹿的地方, 是在一个很大的湖区边上, M. T. Lake, 属于梦露县monroe county , Dept. of army engineering 开放给公众打猎的。在网上maps看过不知道多少遍,也去实地勘察过早选定了一些猎点。

 

半夜两点开车出发,Highway一路向北两个小时,再向西,弯来转去,又花了一个多小时,到达湖边猎区。我每隔半mile 依次drop下另外两个猎伴。每个人都早已选择了自己中意的猎点,也都知道自己怎么去到点位。有地图,GPS,也有对讲机和手机。我到最远的打猎点。

停车泊好,拿上装备,戴好橙色帽子等,我向半个 mile 外的预定猎点进发。

这一片算较平的地,我走在一条小径上。右手边是几十米到上百米深的林子, 再向右就是湖。 左手边是稀疏林,更远就延伸到小山。左手边前面有几块草地洼地,我称之为(相对于林子的)"空地 "。我就是要走到分隔开空地的小条林地。那是所谓的funnel , 即为鹿的走廊,常走的通道。

天还不是太亮,离太阳升起还有四十分钟。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猎人有鹿猎。前一周下过小雨。看来对这湖区还是有影响的。右手边时而能望见水面了。湖水有些上涨。记得以往不容易望得见那水面的。

远处能听见水鸟,鸭啊雁啊一阵阵的叫声。近处还是很安静。空气很凉,有一种细微的腐殖质和鱼腥味在里头。地上没霜。我不快不慢地走,尽量少制造噪音。不走太快,是不想走热了流汗。我为防寒穿了好多层,最外面的大棉衣和橙色马夹是敞开的。

左边已过了两块空地了。再经过二十米的林子,左前方是一块长的(250×100)空地。这是第三块空地了。前面还有一小块空地的。我准备去的猎伏点就是在联接第三四块空地的树林。

慢慢走,右看一下,左看一下。我看见了什么?! 前方150,空地上,鹿正在从右向左跑过去!不是一只,是一群,有十多只。鹿早发现了我。我把枪提起来,瞄着追踪它们。开不开枪?开不开枪?我不停地问自己。现在肯定已经到了可以合法开枪猎鹿的时间了。但这是运动靶。我所受的猎德教育是,不要打运动中的鹿,因为不能保证净杀clean kill .

它们并不是我以前见过的那种疯狂逃窜,而是比较匀速比较优雅地小跑。(现在回想起,都跟慢动作似的如梦幻般的) 以我的枪法,瞄准最前头的开始打,打中它两头三头完全没问题。

可我就生生地站立着,没有动手,放它们跑过了空地,跑到了对面的高草林子中去了。有几只在林子边缘停了几秒。不到一分钟,超过10头鹿就在我眼前出现,然后消失了。我检阅了一队白尾鹿,而仁慈地没带走一根鹿毛。它们远远地先发现了我,早于我发现它们,理该胜利脱逃。

  走到它们开跑的位置看了看,右边是致密灌木丛小树林,而且这片位置稍高。看来高半米一米都起作用的。这片应当是鹿晚上睡觉的地。还有一个原因,它们原来的睡觉地应该是更靠近湖那边的,但水位上涨把它们往这边赶了赶,也更集中了。 

1509130845873185.jpg

经过这一番惊扰,这第一号猎点是不行了。只能执行计划B了。

我退回半截路,拐个弯,向另一个猎点,去向小山,在山坡上停了下来。天也透亮了。我躲在两棵树中间,踢开地上树叶坐在小折叠椅上。

枯等三小时,没有鹿过来。等待过程中要尽量一动不动,现在腿都有点发麻了。疲了,我站起来,慢慢走到30米外,依着一棵树,向一个小山坳下面望去,希望能看见什么。长枪是背在身上的。我也尽量安静。若发现谷底有鹿睡觉或憘戏,我可以试一下长程精度射击。时不时,我也回头看看折叠椅方向,我的橙红马甲还在枝头上飘着呢。

谷底似乎有什么动静似的,我定神关注。  

" puff puff " , 小的声音在我身后炸响,我的心一紧,人几乎吓跳起来。是猛兽,还是坏人?我转头,身体跟不承认现实似地慢了半拍才转过来。都不是,是一头鹿,不小的一只doe , 它悄然路过我身后,它发现了我,噔着我,就十五米远。我转过去,它还用前腿在地上敲了一下,然后身子一沉,一溜烟地跑走。我的手发僵,等我费力地摘下枪,最终开始瞄向它,这鹿早已跑100米开外了,在密林中飞奔,我只好停手,不打它主意了。

我恍然大悟,鹿是会叫的呀, ''呦呦鹿鸣,食野之萍" ,不是白说的!它在那儿警告我,或者其他鹿们,然后跑了。想到战场上哨兵被“摸哨“的事,应该是真的会发生。以前认为,在战场,哨兵高度警惕,敌人怎么可能偷偷摸到身边,然后一刀要人命?这下我知道了,人再集中精力,几个小时下来,谁也会松懈,会走神,几分钟就可能出大事了。

这个鹿,号称林中精灵,它在铺满树叶的地上走也是悄无声息的,这是它生存的一个本领。本州森林里有coyote , mountain lion ,还有black bear的。我赶紧回到原来折叠椅的位置,开始耐心地等待。秋冬的山林,静谧安祥,有它自己独特的美。有时候你会产生"天地间只我一人"的感觉。又仿佛有只身坐在自家后院的从容。


一直守到中午十二点,没见再有鹿来。吃午饭,我小心地干掉了半个三明治。再啃一个苹果。嗯,那里是什么?赶紧两大口吃完,也看清楚了,一只鹿doe从山顶过去向下走。它左前腿有点跛,比较轻微,不是特瘸的那种。腿伤的鹿,这是难得一见的新事物。应该不是最近造成的吧。距离约60米。它不是直直地往下走,是斜向有点偏我这边的。它在树与灌木中穿行,它没有发现我。

坐姿的我打开枪保险,左手臂支在左腿上当支架,瞄准镜子里罩住它的头,枪跟随它走。这个鹿有点可怜,它是怎么生存的,有郊狼追杀过它吗,这种伤病员在自然界总是先遭淘汰的。我是放过它,还是放过它,还是该结束它呢?心里在慢慢想着,手指头还在扳机上越扣越紧。它更往下走,我再不开枪就没机会了。正在此时,“呯”,我的枪响了,真是一个标准的"有意瞄准无意击发”!

鹿往坡下冲去。我继续坐着不紧不慢地退弹壳,推上另一颗子弹,准备等待一会。哇!!离我十五米的灌木丛处高速冲来一只鹿,直直地奔我而来! ?没打中,它往下跑了一段又昏头昏脑地斜向上跑过来了,正对着我! 我来不及举枪瞄准击发,僵直地只能把枪摆了个拼刺刀的架式,想着是对它捅,还是当棒子打过去。这鹿就在离我二米处硬一个急刹车,它这才发现了我!它斜窜出去,连蹦带跳,一溜烟地逃没影了。

我这才觉得有点冷汗。那鹿直撞过来,真不知道后果如何,我会不会受伤,我是该与它搏斗,还是在地上连打几个滚更好?一切发生得如此突然,我当时人都还没有完全从椅子上站直起来。

重中之重是,我竟然missed ! 怪哉! 我轻轻摇了摇头。我竟然也有失手的时候,看来是谁最终都免不了这一点。在这之前的猎鹿,我都是“一带一路”(一弹一鹿),吹嘘自己是神枪手的, 从此之后我的“偶像包袱”就没有了(事后与猎友笑语妄言)。分析了一下原因,一是面对跛鹿,心绪不够平静,有道德压力,心中摇摆,自然失误概率就大。二是鹿往下走,不在平地,瞄准点应该下调一些才是(技术干货)。那一枪肯定是从鹿头上飞过打到地上,吓得鹿狂奔,向下跑了一段又慌不择路向上跑,致使吓我一大跳。

 

二个小时后,基本上是原路径,一只鹿doe 出现,停停走走,我又是"先敌发现",有刚刚的经验教训,故而轻松地如教科书似地,一枪击中其胸肺部,原地倒。3006口径165gr 的子弹,威力不是盖的,我的来福枪又立功了。

值得一提的是,仅仅二十分钟后,我还在休息,正小声打电话吹牛, 原路另一只鹿doe又出现了,但我己经不准备再打了。只看见它鬼鬼祟祟走到了前一只鹿倒毙的位置,对着死鹿左闻闻右看看,停在那,毫不受惊吓。然后它就走了,跟没事人似的。我用枪一直瞄着它,它是从右向左过去的,离我最近的时候,我几乎能用枪捅着它了(实际上是5米左右)。 我的隐蔽措施还是不错的对不对?

它离开我30多米之后,我收枪,准备去包里拿点喝的,这厮发现了我,它停下来,树起白尾巴,弓起身,开始打响鼻,晃脑袋,还敲地,动静挺大,试图让森林里的所有其他动物都知道我在这要警惕似的。我挥一挥手,地跑了。“小样, 你发现了我?! 是我放了你一条生路, 好不好!?

......

 

回去的时候比较顺利,到达所在城市时已晚上十点,天早黑定了。

看着万家灯火,又从荒野回到熟悉的喧闹的城市,总是让人感慨。几个小时的距离,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我年轻的时候曾经有那么两年,经常坐吉普车出去跑野外到海滩到山区去工作每次完工回去总是很晚半夜二三点是常事。在城乡间穿行,  我总是被那温暖的灯光打动那时常常想,哪一盏灯是为我而留,哪一扇门将为我而开...... 而今多少年已过去。

 

  (以上图片若未署名均来自互联网谨致谢意




浏览(877) (5) 评论(0)
发表评论
飞雪连天射白鹿之一击必杀 2017-10-19 13:21:38


"飞雪连天射白鹿"之一击必杀            ---- 宾铁

 

周六, 1114 ,是本州枪猎季的第一天,我在一片公共猎场埋伏了一整天,一只鹿也没有见着。松鼠到见到了五六只,老鹰见了一只。其他猎人呢,或远或近,在我二百米射程之内的,竟见到了三人次。

我啦个天!公共猎场,就是人多,比乌央乌央的动物园的人都多似的。这其实是有危险的。我通常会选择背靠山脊的较高处,俯视较大的一片空阔地,坐在两颗较近的大树中间,它们既可帮我挡流弹,( 吓人吧,理论上可能。实际也许没那么凶险。) 也容易把我的身形混入,让鹿看不太清。加上我的猎帐hunting blind ,隐蔽效果还是不错的。我把此法称为大隐隐于双榆树” ( 其实并不是榆树,这边多为oak, elm, sycamore之类 ) 

人比鹿多,怎么办呢?没办法啊,没有私人的土地,就得去到公共地界的最远最偏最难走的区域。我计划要往更远更偏方向挪一挪。 

这些个猎人, 尤其城市猎人们(city hunters),他们中午通常要出去吃午饭喝咖啡的,在林中搞的动静忒大。他们还好个走猎,坐等不了两三小时就忍不住了,穿着橙红大袍,抱着枪,沿着各条,到处走,武装巡游。

1508939622261402.jpg

这块公共猎地保护区其实是有不少鹿的。有不少的白橡树,有野苹果树,柿子树,有水塘有小溪,有不落叶的灌木密林,有吃有喝还能躲猫猫,适合鹿的生存隐蔽。第一天这枪响人跑的,很多鹿估计会躲到周边邻近的私人林地去了。那边压力会小一点。但晚上,它们会窜来钻去的。两天之后它们就会变精了难打了。所以,周日还有相对较好的机会的。 

我查了查天气预报,周日早晨7点开始下雪,至整个下午,后天还有半天小雪。通常雪天猎人会稍少一些。猎帐也不扛回去了,又沉又远的,我决定把它埋在一棵大树下边的一堆树叶里。等到天黑稍久一些,周围的猎人大概都归去了,我才离开。

 

周日,3am,车在黑沉沉的高速路上跑,两条前灯光柱像尖刀似地刺破黑幕,一辆辆车,老虎扑食似地争先恐后往前奔。 

清冷的空气,落霜的地面,在合法开枪时间前四十分钟,我就早早地到了那棵大树下,检视一下,树叶堆上的霜是全白的,没人动过。我取出猎帐,又走了二百米,埋伏在一个昨天计划的猎点。然后就是守株待鹿了。 

6:30am, 没有风,天色半明半暗,东边稍微发亮。沉浸在清裂甘甜的空气里,人的全身感官如同洗礼了般开放苏醒,极为灵敏。远处的牛哞叫声,近处高草间树丛中的㗭嗦之声,清晰可闻。时间像雾一样流淌。这感觉,是少年时代的早起才体会到的。

7am, 听到了两声遥远处的枪响,但我这周围没什么动静。继续等。狩猎是一个等待的游戏。嗯,是一个时间很长的"木头人游戏。 

7:30am, 开始有了点小北风, 然后就真的下小雪了。一个小时后,地上就全白了。 要是一直下,我该不该回去,该什么时候回去,会不会路上雪大到封路,或有车祸危险,一直在想着这些问题。有时候也把手机拿出来看看新闻消息, 尽管这块猎区信号不太好, 时而不时也还能接受到点信号。

t3.png

打猎通常有三、四种方式∶一是蹲守伏击blind/ stand hunting,打埋伏,使用猎帐或树挂,甚至直接往树下草丛一蹲,猎物来了,就给它一枪。这方法适合大多数地儿, 最为普遍。二是走猎still hunting /stalking,是偷袭,慢慢慢地走动,走两步停三分钟,试图发现鹿隐藏在何处。在它发现你之前发现它, 先给它一枪。三是巡猎glassing,一般是在中西部大平原,阿拉斯加大荒地,用望远镜作大面积搜寻,发现了远处的猎物,开车追过去,潜行靠近,然后偷偷地一枪。还有一种方式叫围猎group driving,即一帮人有组织地把猎物哄赶到埋伏的枪手附近边上,由枪手击杀之。这一种方式在有的州是被禁止的。 

现在我正在进行的就是第一种blind hunting。下雪之后, 其实也可以走猎Still hunting的。若熟悉鹿的活动区域, 把它们惊动, 让它们跑起来动起来, 身上的雪也落掉了, 很容易沿着蹄印追踪, 就可能有收获的。 

9am,很冷, 越来越冷。虽然我全副武装,为御寒作了准备的,但气温下降太厉害了,猎帐里又不能真正活动手脚,还是感到更冷了。尽管脚像蚂蚁在啃,"我的心,在等待,永远在等待......" 我还能在心里哼唱。(旁白:同学们,这是哪个年代的歌了!) 

10:15am, 雪下得更大了。是不是该早点收兵回营算了, 这念头总是像游戏中被锤击的鼹鼠似的冒出来。正想着。远处白茫茫里,有什么动了?我轻轻地把枪拉过来, 准备从猎帐窗口伸出去。我睁圆了眼, 竖起耳朵, , 是个活物, 往我这坡上来的,越走越高,但太高了, 是个人, 是个猎人。他大概要搞“走猎”了。果然, 他缓走几步, 停下, 过一会, 走几步, 又停下来, 他在朝我这边了张望。我盯着他的枪。150 yards。他显然是发现我了。我悬挂在身边二米高树枝上的橙色背心应该还是很明显。通常猎人看见其他猎人在某处, 会转身而走, 回避拥挤到一堆。这个人停顿了一会,又继续向我这走来。 

近了, 原来是一位四十多岁的白人红脖猎手。他友好地跟我打招呼, 说看到我了, 想知道我收获如何, 见到什么没有。我开始是半蹲着打开纱窗跟他说话,然后又站起来,头从窗子伸出去,把猎帐弄歪了,像一个甲壳一样套着。觉得可笑,不太礼貌,我又钻出猎帐跟他聊了会。他说他太冷了想走猎一段,看能不能有好运,若什么都没有,就准备直接收工回家去了。我们互致good luck,他就施施然,走了。 

回想一下,今天早晨停车的时候,车大约只有昨天的一半。这片保护区有多处停车场parking lots。虽然猎人是比昨天少了,但还是有如我这样的死忠分子,加起来其实也还不能说太少。问题是众人坚持到什么时候, 陆续离开能造成多大动静, 能不能把鹿赶动, 或者, 有没有鹿太冷太饿想出来走动找点东西吃, 或找女朋友.......。慢慢在那想着,把时间熬过去。 

12:30pm 万簌俱寂。抬眼四望,白茫茫个大地真干净,还是得用这句形容最贴切。雪, 是松散有空隙的, 它有吸音的作用, 这是寂静的原因。 电影院的墙和屋顶会装有很多小孔的吸音板,防止回声。看我多无聊, 竟然能想到这事上来。我的猎帐篷是可折叠的。它展开了, 有一米六高,还应该更高一些才好;顶上能积雪, 而且它四周帐裙是迷彩的, 平时能起隐形作用,今天在这白雪背景下, 反到是显眼了。希望鹿不要注意到这,还是把猎帐当作一片模糊的树林为好。又想到, 苏芬战争时, 在雪地里,狙击手们都是白衣服白披风的。也不知道他们在雪地里等待时间太长会不会打盹而睡过去、、、、我打盹了吗?且不管它、、、、、、 

漫长的等待。 

3:20pm那是什么? 我隔着猎帐的纱窗看见前方,北边,有东西在动,在走。鹿, 你终于出现了! 有点小, 估计是一头一岁半的doe 50yards。要不要打呢?心里有点扑通扑通跳。正思量,眼角瞥见平行离它30yards 外也出现一头鹿,有角,公鹿,它分明是为追这头母鹿而来。这时候正是鹿的发情季节, 它该追的还是追, 该来的还得来。就是它了!


t4.jpg

说时迟那时快, 弹上膛, 枪怼肩, 瞄准,公鹿似乎配合似地摆了个侧面停下, 简直完美。轻扣扳机,"的一声爆响, 150gr的子弹飞扑而出, 我都能看见鹿的心肺部位溅出了红的花 (是真的吗?!我也不能确定了!)。公鹿全身一抖,猛地往前一冲, 跑了! 只见那鹿顺着坡向下奔去,中间跌撞树木两次, 然后消失在白堆似的灌木丛后面。我却一点也不担心。(老猎人了,现在想打的基本都能拿下,“无它,唯手熟尔”。唉,吹牛就象空气一样自然

从发现到开火其实不到20,耳边稍有耳鸣,鼻子下似乎还有火药烟气的一种香味在。等了一刻钟, 抱着枪, 我慢慢地走过去, 顺着地上的印迹, 血红雪白, 轻松就找到已经安息的大公鹿。感谢大自然的馈赠,辛劳的人们会有收获。鹿大约两岁半, 有一百一十磅左右。子弹对穿了心肺部, 入口小, 出口大。流的血把它身下的雪都化了一小块。 

知道点打猎的人会晓得,真正的辛苦这才开始。如何拾掇它, 把这头鹿解剖field dressing, 然后弄回2 miles 以外的停车场, 在这山地雪天, 才是真难题。(此处略去三百字)

5:10PM, 快望到停车场时才发现, 只有我一辆车停在坡上了。其他车早就已经全部没影了撩撅子撒Y子了都离开了。 

全部扣子早解开了,厚厚的猎服半拖着,背包垮着,枪在左手,头上蒸笼般地冒热气,伏尔加河上的纤夫一般倾倒着,我迤逦地拖拉着运鹿的雪撬板,上了坡。回望了一下, 身后雪地的那条长长的印槽, 我转身大踏步迈向我忠诚的老SUV.      

 

(以上图片若未署名均来自互联网谨致谢意



浏览(74) (8)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的第一次 2017-10-19 06:43:16

我的第一次         ---- 宾铁

 

这是记录我的一个朋友的第一次,大家别想多了,猎鹿获鹿的故事。(标题党!:))

  

家住郊区的人很多都碰到野生动物光顾自家后院的情况,有的发现花园的花被什么吃了,菜园的菜被什么给啃了,甚至还有树被蹭破皮蹭断枝了,这些大都是鹿干的。 

开车的人很少没见过鹿被车撞倒毙路边的事,尤其是秋冬季节。我所在的州每年约有4,000起车鹿相撞事故, 其中会有数位驾车人不幸身亡, 光讲造成的财产破坏, 保险公司的损失理赔就不是一个小数字。鹿是看起来很可爱,但在人类的保护下过度繁殖,太多了也不太好。


1508521567891097.jpg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鹿被猎杀到了很少的时候,人们开始制定法律保护它。经过几十年,尤其是现在,环保观念深入人心,鹿口大大地增加了。打猎的人减少了。结果路上车鹿相撞的机率大增,已成公害了。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所以现在环保部门鼓励每年合法的白尾鹿的狩猎。有些城市和郊区还雇用赏金猎人,高价去除一些区域过多的鹿。去除一头鹿的成本从六百美元到二千美元不止。 

在圣经中,上帝把一些动物特许作为人的食物,其中就有鹿。 综合起来, 猎鹿,是一件有益社会的有趣的体育休闲运动。我所在的州每年猎鹿季, 都会有百万人次这个级别的橙衣大军 (法律规定须穿橙色的衣帽,以避免狩猎时的误伤),即猎人,徜徉在山岗平原间,孜孜以求,目标是争取收获一头白尾鹿。未关注到这事的人, 就好像这事不存在一样。 事实上这是最受欢迎的运动之一, 这是一种文化传统。

  

第一个枪猎季的第一天,十一月十六日,周六,早晨4:30, 我已到达猎场。日出是6:40am,日落是5:10pm. 日出前半小时,至日落后半小时,是合法狩猎合法开枪的时间。 

小停车处已经有其他三辆车了。壮实的猎人们戴着头灯穿着迷彩背着装备, 各自安静地去往自己的猎位方向。 

我也深一脚浅一脚地向我选定的一个位置走去。冻得很结实的土地, 清凉的空气。四周黑沉沉的,天幕无边无际,就是"黎明前的黑暗" 那个阶段。 

这个地方,我两周前来勘察过,走了很多里地,就只在这一片见到较新鲜的鹿粪,那是被包围的一小片麦地,50米宽30米。 

这种conservation area,有的会被环保部门种上几块地的sunflower, wheat, clover ,目地就是给野生动物吃的。麦地的东边是树林, 南边也有点树, 稀疏延伸至西南。其他部位都是很多高草,我给起名为“假芦苇”,它跟江南老家的芦苇还不一样。也不是茅草。矮的只半米一米,高的有一人高, 人在里头穿行非常困难, 隐藏几头鹿什么的不成问题。 

种冬小麦的人在其西草丛中开出了一米半宽的一条小径trail ,20米左右,好让机械能开进去。我就准备在这trail 通到麦地的一个角落设伏,然后俯视监控麦地,看是否有鹿从林中出来吃麦苗。我在麦地边缘见到鹿粪及其脚印了嘛。 

我在离小径与麦地都为二米多的点位,踩倒高草,放一个泡沫厚垫,安静地坐在其上。还用手折断一些草, 以利观察。 

枪横放腿上,背包就丢身旁,狩猎就开始了。就等鹿们到麦地来开饭了。

 

1508442416664189.png

6:10AM合法开枪时间到了, 很快就有枪声从多个方向传来,让人一阵激动。这就是真正的猎鹿了,有人肯定已经打到鹿了,甚至还听到远处一次隐约的长啸欢呼声。 

狩猎中通常是听不到人声的。否则的话就意味着猎手们相互离得太近, 会有危险的。每年都有流弹伤人伤车伤到住宅的事件发生,尽管很少。有自己开枪打中自己脚的, 有从高高的树挂摔下来的。受重伤的有,死亡的也可能有。这项运动是有一定的风险的, 但哪项运没有呢。注意安全,注意安全,注意安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8am左右,林中200米以外突然白光一闪,我慢慢站起来一看,是两只doe在活动。刚想举枪, 又寻思这距离太远了点,不一定打得中。狩猎品德上这种情况应该放过它们,犹豫之间两只鹿一下子消失到灌木中不见了。 

,看来这儿还是有鹿的,我选的这个点位还成。狩猎是要守的,它是等待时机的一个过程,而不仅仅是击发的那一秒。 

好吧,继续等。 

等啊等,我已经在这个点等了超过9个小时了。2pm。是不是该换个地方了。鹿今天不到这麦地,我不就白等了吗。太累了,boring ,我站起来,转身往左边2米的trail 走。哗!我几乎撞到一个什么东西。电光火石之间, 一头公鹿直往前方斜窜,过了对面草角边,继续向前跳到麦地里,撩撅子地蹦跳着,一蹦三尺高,往对面树林奔过去。

射还是不射,我两手端着枪,真想举枪打啊,几秒钟,它已跑走消失。 

太突然了!这只鹿原来诸葛高卧陇中,就在高草丛中,它在我后面沿着trail 走向麦地,正巧我同时由草丛向trail 跨过去,吓着了鹿也吓着了我。它离我就一米远。鹿往回头跑已来不及,所以它向左前侧斜跑去,冲过草丛,冲到麦地。它在空旷的麦地中又跳又跑,它知道空地的危险,这时我不开枪是合理的,因为击中要害的机率较小,除非是打双向飞碟世界冠军张山那种神枪手。但鹿冲进林中有个缓步,它以为安全了,白尾巴也放下了,这个时候我可以开枪的,是有机会的。这些都是我事后分析的。新手的第一次猎鹿,没有这方面经验。以后再遇到了,就可以应付了。 

有点可惜。这是一头3叉×3叉的公鹿,大约二岁半。它真躲在草丛中是我没想到的。另一点是,鹿从trail走过来,毫无声息。其实地上是有一些枯草和干树叶的。可我发誓真的一点也没听到它的脚步声。寄希望听到地面动静而发现鹿,是不太容易的。 

鹿当时似乎是被吓得叫了一声,我大概是没叫唤。 

第一次与鹿的深情邂逅,一个狩猎良机就是如此地失之交臂了。若我当时不走到小径去, 鹿会一直走到麦地的,那时候我再发现它,它就没得跑了。

  

时间如白驹过涧。第二年枪猎季来到。这次我选定了新的猎点,准备大干一场。

1508442574452542.png

可那天早晨在黑暗中入林的时候,竟然没找对正确的入口,反复了几次才找到,进去时已快6点钟。天泛鱼肚白, 离开火的时间已不远了。 

兴致并未受到影响。我背着包, 端着枪, 子弹已上膛。我慢慢地往里走,且走且停, 尽量不让身体发热,以不流汗为标准。我甚至想起前几天听到的, "大王叫我来寻山,我把人间转一转,。。。这个与现在很合拍嘛。再往前走一百米就到我的预设阵地了。我稍停一分钟, 歇一下。 

什么! 前面有动静。两只鹿, 二十米, 不知道从哪钻出来, 就拥挤着站在前方,我一个战术动作,单膝跪地半蹲,枪抵肩,同时打开保险,瞄准,一下子套住了一只鹿的要害部位。我的背包都没放下。 

瞄准镜里并不是百分之百清晰,但已经足够了。它们错开位, 想逃? 轻挤扳机, ”,一声巨响, 3006口径的子弹已经狂奔而出,在烟尘中我就看见那只鹿往前一冲栽倒。我似乎听到了子弹着肉的特别的声音。中了,有了,肯定没问题了。另一只已同时惊逃而去, 我没理它。带热气的弹壳翻掉到地上,我推上了另一颗子弹。 

我没有按大家所说的常规等待一段时间, 而是径直上前去检查。鹿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心脏部位有较小但明显的弹入点, 它在一瞬间, 没有什么痛苦地就过去了。鹿是身体修长优美的动物,腿也修长。看着它倒在地上, 我静静地, 心里面某一处似乎已悄然改变。......

天啦,我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是不是有点发抖, 定定神。一切发生得如此迅速, 第一头鹿获就到手了。得来全不负功夫!感谢deer ! 感恩mother nature !从此我就是一名真正的正牌猎鹿人了。 

以前看过一部越战电影,得过奥斯卡奖的" 猎鹿人"the deer hunter, 见过他们在森林里猎鹿的情形,现在咱也试了一把了。而且收获得如此之早, 枪猎季的第一天的第一分钟 (又吹!当然,实际上不是真的第一分钟啦,是十分钟左右),我都还没走到自己真正选定的狩猎点位。 

  一起"逐鹿密北" 的猎伴们接获消息,兴高彩烈地过来帮忙, "打起我的鼓,敲起我,生活充满......"嗯,生活充满喜和乐,我们把猎物往外拖......在高昂激越的歌曲声中, 众人凯旋,......本次猎鹿活动圆满成功并胜利结束。

 

(以上图片若未署名均来自互联谨致谢意





浏览(953) (9)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