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万维20周年征文的博客  
庆祝万维读者网创建20周年(1998年4月17日~2018年4月17日)  
        http://blog.creaders.net/u/13422/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飞哥:路边的圣母与耶稣 2018-03-14 21:49:00

 万维读者网(Creadres.Net)20周年有奖征文稿件 

 又是一年,就快逝去了。这个感恩节,对于迈克,却没有一丝的橙色。有的,只是那荒芜而无边的灰暗。

  节后的第一周,整个城市似乎还未从那份宁静中醒来。上班高峰期的车流比往日稀疏了许多,没有了往常的喧嚣,只是麻木地、静静地流动着。天空中,那厚重的云层使得这个早晨显得格外阴冷。空旷的人行道上,只有迈克一人形单影孤的匆匆脚步。尽管没有阳光,可是迈克却依旧戴着宽大的遮阳帽,帽檐压得不能再低了。他也许不想让人认出,而只是低着头专心走路。空气里,寒夜的残迹阵阵袭来,迈克不时地裹紧身上那老旧而过时的黑色外套。鼓鼓的书包、电脑和午餐包重重地压在他瘦弱的背上,似乎让他显得有些不堪重负。

  就像他那匆匆的脚步,迈克的脸上同样是惶恐不安和心事重重。他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毕竟,一年了,他不停地拼命找工作。然而一次次的期待,换来的不是石沉大海就是貌似热情的婉拒。渐渐地,迈克已经开始绝望,他甚至怀疑他也许并不属于这个世界。十几年的高等教育,难道换来的就是永远绝望的等待吗?希望,在一次次的电子邮件的回复中,显得越来越渺茫。 每次看到 “Thank you for your interest” 的回复,都让他心头一颤,好像让他离绝境又近了一步。可是,久而久之, 看多了,也就麻木了。一丝苦笑后,随手将拒信从电子邮件中删去。

  可是,他还是不能放弃。为了节约开销,他不得不去图书馆上网,继续着漫无边际的搜索。一次次地修改简历与cover letter是他最痛恨的事情。他不想把生命都浪费在这毫无意义的工作上。可是,面对接踵而来的账单、保险,他完全没有了安全感。一想到这些,迈克就开始焦虑不安,强迫自己在看得烂熟的招聘广告中,寻找一丝新的希望。可是,他深知在这漫长的冬日里,找到工作的机会太渺茫了。

  迈克多么想像其他人一样,尽情地休假、和家人聚在那一片橙色的餐桌旁,过上一个无比温暖的感恩节。可是,曾经的家人已经是过去了。感恩之夜,孓然一身的他,在别人的阵阵喧嚣下,随便抓了几片面包,果腹了事。然后,再用早早的睡眠去打发时间和麻木自己。

  这条街道,迈克再熟悉不过了。二十年前,他孤身一人,拖着两口皮箱,兴奋而又惶恐地走在这个陌生小城的同一条街道上,开始了他人生新的旅程。就是在这个路边,他撕下一份租房的电话条,找到了来美之后的第一个住所。可是,命运似乎在捉弄着他。二十年了,他的人生轨迹只是一个圆,一切都回到了原点。而他收获的,只有那额头和鬓角的白发和那些不堪回首的伤痛。

  尽管节后的图书馆照常开门,可是迈克依旧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路上。他咬牙给自己定下目标:今天至少要投出二十份简历,并决定将自己的杨姓,拼成英文的Young,而且绝对不能再透露自己的种族背景。这样,也许还能有面试的机会吧。

  想到这,迈克稍微抬起头,望了望不远处的路口。他多么期盼绿灯的出现,那也许意味着今天可能会有些好运。他知道这只是他变得有些神经质的结果。然而,让他失望的是,随即出现的却是一只大大的、禁止通行的红色手掌。可是,他并没有太大的触动。因为,那司空见惯的事与愿违,让他早已麻木了。

  在那耀眼的红色灯光下,那个熟悉的路口,却在这个早晨多了些什么:在路边的电线杆旁,一对白人老夫妇正坐在那里。尽管迈克没有仔细打量他们,可是他可以看出,这对老夫妇衣衫有些褴褛。他们仿佛是来自上上个世纪,他们的穿着甚至和这个世界有些格格不入。那个老妇人身上披着老旧的、毛线编织的披肩,长长的连体裙快要拖到地上,花白的头发用一个布条扎在脑后,几缕散乱的头发垂于前额。那位老者,也是一身褪了色的长袍,胸前的胡须衬托出一张异常红润的脸。

  迈克看到他们,也无心在意。过节了,街角、路边的乞讨者也多了起来。想到这,迈克不由得一阵心酸:这么大年龄了,还要靠乞讨度日!看到他们,也许就看到了自己的将来。尽管有些同病相怜,可是,迈克却真的拿不出一点零钱来安慰一下这对老者。他不忍再向他们的方向看去,而决定低下头尽快从他们面前走过。

  当她们注意到有人走来时,老妇人于是悄然站了起来,从身旁的小桌上拿起了什么,擎在手中。当迈克匆匆经过时,老妇人微微向前挪了一下脚步,一副期盼的神情开口说道:

  “Good morning, sir! Would you like to have a copy of the Holy book?”

  迈克一听,才明白原来老夫妇并非乞讨者,而是传教的。尽管他不信教,可是老妇人那柔和而安详的声音让迈克不忍心去让她失望,只好停下脚步应付几句:

  “Morning. I'm so sorry that I'm not a Christian.”

  “It's alright, son. You never know when it is time. He may call your name someday.”

  老妇人的声音中非但没有迁怒,反而更加和蔼、温婉,似乎充满了关切。尤其听到老妇人叫自己son, 迈克只觉心头一暖。这轻轻的一叫,让迈克想起了他久未通话的母亲。于是,迈克抬起头看了一眼老妇人:那老妇人有着一张与她的年龄完全不相符的脸,淡淡的双眉,一双安静甚至有些忧伤的眼睛,最让迈克吃惊的是,她的脸上居然看不到一丝岁月的痕迹,光滑圆润、竟然一丝皱纹都没有。

  看着迈克有些吃惊的样子,老妇人淡淡的一笑,将手中的一本小巧的圣经递了过来。麦克才回过神,下意识地把圣经接了过来。

  老夫人接着关切地问道:“Do you have any kids?”

  迈克将盯着老夫人的目光移开,回答道:”Yes, I do. One daughter.”

  随即低头看了看:这小巧的书制作真是精美。

  “How old is she?” 老妇人继续关切地问道。

  “She is 15.”

  “Do you want to take a copy for her too?”

  迈克犹豫了一下,可是还是不想回绝老人,于是赶紧答道:“Sure!”

  迈克低下头看了看小桌上剩余的几本圣经。发现有另外一种带花纹图案的,一边指着带图案的圣经,一边望了望那位坐着老者说道:“Can I have this one with the flower pattern?”

  老妇人高兴地答道:”Of course. That's my favorite, actually!”

  再看那位老者,留着半长的胡须,那长长的、褐色与白色相间的头发蓬松地扎在脑后。他面色凝重,高挺而笔直的鼻梁,让他的眼窝显得很深。在那双浓眉下的阴影里,却隐藏着两只深蓝的眼睛,就像谜一样,看久了,甚至会被融化进去。老者始终没有开口,从小桌上为数不多的几本圣经中,拿起了一本封面上印有白色鲜花图案的,递给了迈克。

  迈克见到如此精美的圣经,情不自禁地感叹道:“So pretty! Sherry will love it.”

  于是伸手接过老人递过来的圣经。就在这不经意的交接瞬间,老人的食指轻轻地触碰到了迈克的右手食指。不知道为什么,就在这一刹那,一种迈克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幸福感在他的身体里传遍开来,他似乎立刻忘记了自己在哪里,他的周围似乎开满了白色的鲜花、一种宁静的芬芳向他迎面扑来,他顿时感觉自己不再渺小、这种幸福感让他产生去拥抱这个世界的冲动。

  “是这白色花纹带来的幻觉吗?”迈克依旧陶醉在这所谓的幻觉中。当他还未来得及弄明白是什么给他带来如此魔力的时候,老妇人好奇地问道:

  “Sherry is your daughter's name?”

  迈克回过神,赶紧点头。

  “What a lovely name!”

  “Thank you. This, this is so pretty. Sherry loves the flower pattern. I'll put it in the gift package that I'll mail to her before Christmas!”

  “Oh! your daughter is not living with you?” 老妇人的语气中露出一丝惊讶。

  “No, Sherry is living with her mom in a city at another state.”

  老妇人一听,脸上似乎显出极度同情:“I'm so sorry. What happened?”

  迈克低下头,有些难过地说道:“I don't know. Maybe it was my fault ……”

  老妇人伸出圆润的手,在迈克的肩头轻轻地拍了拍,一双关切的眼神凝望着迈克的眼睛:“My son, it's alright. Let love heal the pain and faith will make you survive!”

  “But where are they? They never exist to me!” 迈克显得极度委屈,似乎有一肚子的苦水,却一时无法道出。

  此时,路口行人通过的指示灯由红变绿了。迈克多么想再和他们多聊几句、向他们诉说自己的苦楚、寻求更多一些的安慰。可是,他们又能做什么呢?看样子,他们连自己的温饱可能都无法保障。大家也仅是同病相怜而互相安慰而已。

  想到这,迈克便匆匆和他们道别:“Thank both of you, and the gift.” 迈克一手拿着那两本精致的圣经,一手轻轻地抚摸着封面:“They are the best gift for my entire year. Unfortunately, I didn't get any until today.” 迈克的脸上闪现出一丝苦笑,然后开始道别:“Have to go now. Bless you and, merry Christmas!” 不等老夫妇回答,迈克重新低下头,在行人通过的计时器还剩数秒的时候,踏上了斑马线,头也不回地又开启了他匆匆的脚步。

  穿过人行道,眼前的路是高速公路下面的过街桥洞。当迈克一踏上桥洞的入口,阵阵冷风夹杂着发霉的气息扑面而来,险些将迈克的遮阳帽吹落。那深长的路径,在这阴暗的早晨里,似乎看不到任何光亮。此时此刻,它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即将把身形憔悴的迈克无情地吞噬掉。桥上那偶尔经过的疾驰的车流,发出低沉的嘶吼,顿时将这巨大的黑洞变成了一个张着血盆大口而要吃人的野兽。迈克的种种坎坷早已把他变得有些迷信。他的心里开始有种莫名的不祥之兆。他不愿抬头看周围的景物,因为他知道,那桥洞巨大的墙面上布满了面目狰狞的涂鸦与光怪陆离的壁画。想到这,迈克的后背不禁有些发凉。他赶紧加快了脚步,好尽快逃出这个地狱之门!

  终于,迈克的眼前似乎有了一丝光亮,他的心才刚刚有些镇定。突然,他衣袋中的手机响起了铃声,这突如其来的响声让他不由得一惊。在这寂静而悠长的黑洞中,这铃声却异常地响亮,仿佛是那尖叫的警铃,一声声的催促,更让迈克心头一次次地颤抖。这个压抑的早晨、奇怪的老夫妇、和这巨大的黑洞,是在暗示着什么吗?

  迈克犹豫地取出手机,拿在手里,那铃声似乎还在催促。“还能有什么更糟的要发生吗?是祸也躲不过吧。” 迈克下了下决心,终于接起了电话:

  “Hi, Michael speaking!”

  “Good morning. Mr. Yang. This is HR manager from Infomatics Corperation. I'm calling to let you know…” 电话里传来的是一位标准的美国职业女性的声音。

  可是,没等对方说完,迈克就打断了她:“Yes, I already got the email before the holiday, said I was not selected for the job. So, I don't think this call is needed to tell me that again!” 。迈克的语气中略带着愠怒。

  “I'm so sorry and I have to apologize for what happened, Mr. Yang. The company that we hired to do the background check for our job applicants messed up your file with another candidate's. They found that out this morning and just re-sent the correct file to me. As I expected, your background is perfect. So the good news is, after talking to the department manager, we decide to give you this job offer. Congratulations!”

  “What? ” 这突如其来的祝贺让迈克的眼前一亮,他的脸上顿时闪现出久违的一份惊喜。但是,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Congratulations 似乎在迈克的词典里是一个遥不可及而又陌生的词汇。于是,他迫不及待地想向对方确认:“Oh my Goodness, no kidding?”

  “You hear me right. We have decided to give you this job offer!” 对方特意将 “give you”念得很重。

  迈克对这从天而降的惊喜毫无准备,他顿时觉得两腿发软,似乎无法再支撑下去。这么多年了,他听得最多的是“I'm so sorry.” 一句 “Congratulations” 似乎将他即将熄灭的生命之火重新点燃了起来。此时,迈克下意识地想起了那对老夫妇和那老妇人的话,他想向她们挥手致意,把这个惊喜传达给她们。于是,迈克一边举着电话,一边转过头,向刚才走过的路口望去。

  然而,他那不经意的回头一望却让他惊呆了:那个他刚刚走过的路口、那个老夫妇分发圣经的路口,已经是空空荡荡,连个人影也没有。那对老夫妇、连同桌椅,都已不知了去向!

  迈克惊得张着嘴、瞪着大大的眼睛、眨了又眨,生怕自己看错了,又向周围搜寻着她们可能留下的一丝踪迹。可是,除了那麻木的车流,那个路口和周围的街道,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How soon can you be available? ......Mr. Yang, are you listening?”

  听到电话里传来对方急切的声音,迈克转回头。从那份不可思义中惊醒过来:“Yes... yes, of course. Sorry, I was so thrilled by the news.”

  迈克举着电话。可是,他仍不甘心,他再次回过头,望着那个空旷的十字路口,耳边回响着老妇人临别前的话。他的眼睛开始湿润了、视线已经模糊了。他难以相信,这个天天走过的路口,就像他当年在此撕下找到住所的电话条一样,再次成了他人生中的一个转折。这一次,却是一个让他找回世界的路口!

  迈克轻轻地拭去眼角的泪水,不再耽搁地回答道:“ When can I start?“ 他迟疑了一下,似乎想了想,然后不再犹豫了:“Immediately,  I mean, today. It's...it's time, and ...yes, it's time!”

  这么多年了,他的眼泪都是在心里默默地流着。然而,就在今天,他却第一次感知到泪水的苦涩。可是他知道,这泪水是幸福的、是甜的。他摘掉了那顶让他感到重压的帽子,仰起头,不再让那两眼的泪水流出。他紧走几步,冲出了那压抑的黑暗,他要让自己尽情地呼吸、自由地呼吸。

  当他收起电话时,却无意中触摸到了衣袋内的那两本圣经,他下意识地将它们紧紧地握在手中。他的脚步不再匆匆,而是沉稳而坚定地继续向着图书馆的方向走去......

  此刻的天空中,那厚重的云层突然开裂,乍泄出一缕阳光,静静地、毫无察觉地照在迈克那削瘦但却挺直了的后背上。

(Creaders.net专稿,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

更多精彩有奖征文请点击:http://www.creaders.net/events/zhengwen2018/


浏览(3832) (27) 评论(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飞哥 留言时间:2018-03-28 13:32:50

回复“Ted”: 谢谢三个评论。不是二十年,是一年,在第三段。

回复 | 0
作者:Ted 留言时间:2018-03-28 10:26:34

等待二十年才找到一个工作, 似乎太难以令人相信。

回复 | 0
作者:Ted 留言时间:2018-03-28 10:26:33

等待二十年才找到一个工作, 似乎太难以令人相信。

回复 | 1
作者:Ted 留言时间:2018-03-28 10:26:13

等待二十年才找到一个工作, 似乎太难以令人相信。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