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万维20周年征文的博客  
庆祝万维读者网创建20周年(1998年4月17日~2018年4月17日)  
        http://blog.creaders.net/u/13422/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杨泉:初到美国的那些事 2018-04-06 09:46:15


万维读者网(Creadres.Net)20周年有奖征文稿件


(本文故事都是虚构,如有巧合,纯属偶然)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谭晓泉来美国已经有二十年了。但是回想起初到美国的那些事,却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一)

  飞机载着谭晓泉离开了炎热的上海,中间在阿拉斯加的首府安克雷奇中转了一下,然后飞往目的地纽约。到机场来接谭晓泉的是他的初中同学邵志刚。他和邵志刚有十几年没见了,依稀记得当年的邵志刚是坐在班里的前排,而他则坐在后排,两人

  的交往并不多。这次出国前与邵志刚联系上多亏了另一个初中同学秦东明,他和大多数初中同学都保持着联系。谭晓泉从秦东明那里知道邵志刚就在纽约,并很快与他联系上了。

  虽然有近20年没见,但谭晓泉在机场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邵志刚。邵志刚大学毕业就到美国留学,比谭晓泉早来了十年,现在纽约自己开了一家公司,已经是资本家了。在去邵志刚家的路上,两个老同学一边回想着初中时的趣闻轶事,一边感慨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青春年少的同学都过了而立之年了。邵志刚的太太是他的大学同学,两人到美国后靠着勤劳肯干能吃苦,现在已经过上了富裕的小康生活,并且有了一对可爱的儿女。谭晓泉很是羡慕老同学的幸福生活,心想自己还不知道要经过多少年的打拼才能过上这样的生活呢。

  在邵志刚家住了一晚,第二天早上起来后,谭晓泉就忙着要去宾汉姆顿(Binghamton),因为他已经联系好了宾汉姆顿大学中国学生会的同学,打算今天过去,正好有另一个中国学生今天也将到达宾汉姆顿,可以一起找房子租。邵志刚看他没有心思留住,也就不便勉强,将谭晓泉送到汽车站,给他买了张去宾汉姆顿的长途汽车票。一路上谭晓泉也无心欣赏窗外的风景,加上刚到美国时差还没倒过来,他竟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醒来时汽车已经快到宾汉姆顿了,谭晓泉开始把随身带的东西整理一下准备下车。这时他忽然注意到有一个人在看着自己,这人就坐在自己的后面一排,也是靠走廊。看此人的穿着打扮应该也是中国留学生,谭晓泉想莫非他也是到宾汉姆顿的。看到谭晓泉也在注视着自己,那个人不免显得有些局促。谭晓泉将手伸过去,低低地问:“Are you from China?”那人连忙握住他的手:“是是,我叫马汉祥,从上海来,到宾汉姆顿大学读博士”。“我从南京来,也是到宾汉姆顿大学读博士” 谭晓泉回答。“那太好了。你房子找好了吗?” 马汉祥迫不及待地问。“还没有呢” 谭晓泉答道。“那我们可以做roommate一起找” 马汉祥兴奋地说。“好啊” 谭晓泉昨天还在为找房子和室友烦心呢,现在问题已经解决了一半,心里也很高兴。

  异国遇见同胞,谭晓泉和马汉祥聊得很开心,车到宾汉姆顿时,两人已然像老朋友一般。下车后,马汉祥用车站上的付费电话给宾汉姆顿大学中国学生会现任主席张立军打了个电话,张立军说过一会就来接他们。果然过不了多久,一辆黑色的丰田皇冠车开进了宾汉姆顿长途汽车站,从车上下来了一个壮实的亚裔男子。该男子个头不高,但给人感觉很有气势。因为长途汽车站本来只有谭晓泉和马汉祥两个亚裔人,所以张立军一下子就认出了他们俩。张立军是一个热情而开朗的人,大家相互寒暄几句后,就帮他们将行李放到了车上。张立军告诉他们,他今天刚好看到有一个两室一浴的公寓要出租,正好带他们去看看,如果合适的话,两个人可以合租下来。

  路上张立军告诉他们,随着近年来国际学生的增多,宾汉姆顿的房屋出租越来越多,已经成为本地不少居民增加收入的手段之一。他们将要去看的出租公寓是一个二层楼住宅的一部分,房主自己在城市的另一区域还有住宅用来自住,这儿的住宅就改建为四个独立单元用来出租。张立军的车最后停在一个典型的美国二层楼住宅面前。

  下车后,张立军先领着他们在房子的周围看了一下,房子前面有一片不大的草地,后面有个小院子,环境还不错。张立军说,现在房子有一个单元已经租给了两个中国留学生,一个是去年来的在机械系读博士,另一个是国内来的访问学者。“那太好了,我也是到机械系读博士” 谭晓泉兴奋地说。

  “How are you?” 谭晓泉他们寻声望去,只见一个棕色头发的白人年轻女子正从房内款款走出来,该女子身材不错,胸部丰满,让人担心她的奶子随时会从她那开得很低的V领衫里蹦出来。这让谭晓泉不由想起了早年看过的一些欧美影片中的女演员,特别是“巴黎圣母院”中那个扮演女主角的意大利女星吉娜高耸的胸脯。

  及至走到近前,该女子的美貌不免打了些折扣。虽然化了妆,但脖子和胳膊上细细的汗毛却清晰可见,这让谭晓泉他们这些习惯了东方美丽概念的中国男人们不免有些扫兴,不过那雪白丰满的胸部还是很诱惑人。该女子介绍说自己叫辛迪(Cindy),是房屋租赁公司的职员,她和张立军约好了今天来给他们展示房子,说完热情地与谭晓泉和马汉祥握了握手。张立军告诉辛迪他们都是新来的宾汉姆顿大学的研究生,想找一个便宜又安全的住处。

  “You have got the right place”,辛迪大声说道:“This 2 bed-room unit is perfect for you. It only cost $400 per month, and it includes all”。辛迪边说边给他们打开大门,将张立军他们三人让进房子。要出租的单元在二楼,张立军说的那两个中国留学生就住在这个出租单元的楼下。谭晓泉他们跟着辛迪看了看两个卧室和浴室,感觉比他们想象的要好,浴室里还有一个浴缸。谭晓泉和马汉祥就准备定下来了,他们把张立军拉到一边,问可不可以还价,张立军说应该可以,于是他们商定把月租还到$360。

  没想到辛迪竟然爽快地答应了,这让谭晓泉和马汉祥多少有点懊恼,心想应该可以要价更低一点的,可是既然辛迪答应了,他们也不好意思反悔。在张立军的帮助下,两人与辛迪签了租约。辛迪收了他们第一个月的租金和押金后,将钥匙给了谭晓泉和马汉祥,又将租约里的一些注意事项强调了一下就走了。这边谭晓泉和马汉祥将行李从张立军的车上拿到自己的房间里,然后张立军又用车将他们带到商店买了一些生活用品,他们在宾汉姆顿的第一天就这样在忙碌中度过了。

  (二)

  第二天早上谭晓泉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了。他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望着窗外院子里的树发愣,树的叶子很像他小时候跟奶奶住的房子院子里的无花果树叶。他不由得想起了奶奶常说的那句话:“人是个仙”。是啊,几天前他还在中国,现在已经飞跃万里来到了大洋彼岸的美国。可是现在奶奶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他也已经是过了而立之年的人了,现在还要在美国从头开始:读书,工作,拿身份...一想到还有这么多事排在前面,谭晓泉就躺不下去了。这时门外也有了动静,应该是马汉祥起来了。谭晓泉连忙起来,将昨晚没来得及整理的东西收拾了一下,洗簌完毕吃过早饭后与马汉祥一起出了门。

  宾汉姆顿是一个美丽,安静,祥和的小城,位于美国东北部的纽约州。纽约州立大学宾汉姆顿分校(The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at Binghamton,简称SUNY-Binghamton),又称宾汉姆顿大学(Binghamton University),就坐落在宾汉姆顿市。宾汉姆顿大学始建于1946年,是纽约州立大学系统下四大中心分校之一,号称世界一流的公立研究型大学。谭晓泉当初选择宾汉姆顿大学还是做过一些研究的,一来该校给的奖学金比较优厚,光是生活费每年就有近两万美元,二来宾汉姆顿的生活费用比较低,学校给的奖学金足够一家三口的生活了。

  谭晓泉和马汉祥租住的房子在宾汉姆顿城区,而宾汉姆顿大学则是在维斯塔尔(Vestal)。他们到学校要坐公共汽车或学校的校车,这些车对宾汉姆顿大学的学生都是免费的,在他们的住处附近就有一个校车停靠站。两人一边走一边欣赏着周围的异国情调,小镇上的人看上去都很淳朴,早上见面都会热情地打声招呼:How are you?。此外让他们印象特别深的是,这里开车的人主动让走路的人,驾车人看到你要过街,会远远地停下来,向你招手示意你过街。谭晓泉和马汉祥在国内都是住在大城市,像这种开车人让行路人的场面很少见过。

  两人坐着公共汽车来到宾汉姆顿大学的校园,下车后先到校园里的银行里开账户,这是张立军昨天交代他们的,因为随身带很多现金既不安全,又不方便。在开账户时,银行里的女职员忽然对谭晓泉说:Happy Birthday!谭晓泉这才想起来今天是他的生日,马汉祥在旁忙说,晚上回去要多炒几个菜庆贺庆贺。

  开完账户两人各自到系里去找自己的导师。宾汉姆顿大学的工程与应用科学学院是以IBM的创办人托马斯·J·沃森先生命名的,叫托马斯·J·沃森工程与应用科学学院(Thomas J. Watson School of Engineering and Applied Science),是为了纪念托马斯·J·沃森先生在当初建校过程中的诸多贡献,宾汉姆顿曾经是IBM的发源地,后来IBM发展壮大了,它的总部才搬离了宾汉姆顿。

  宾汉姆顿大学的工程与应用科学学院基本上集中在一个五层大楼里,大楼的外表面没有任何装饰,就像美国小镇上的人一样朴实无华。谭晓泉将要就读的机械系教工办公室位于大楼的第三层,谭晓泉的导师叫Bruce Cotts,大家都称他为Professor Cotts (卡兹教授)。谭晓泉在国内大学工作时,因为有一个项目与卡兹教授的研究方向相近,读过卡兹教授发表的文章,对他的研究比较感兴趣。后来在联系出国时,谭晓泉就直接给卡兹教授发了电子邮件,表达了想到他的研究小组深造的愿望。卡兹教授正好拿了一笔研究经费,觉得谭晓泉的背景不错,就欣然答应了。

  很快到了机械系教工办公室,系里的秘书说卡兹教授还没来,让他在教授的办公室门外等一会儿。谭晓泉忐忑不安地坐在门外的沙发上,一边心中默想着见了教授怎么说。虽然自恃英文不错,但毕竟是第一次正式地和老外谈话,而且是自己的上司和衣食父母,谭晓泉不免有点紧张。正想着,一位瘦高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谭晓泉认出他就是卡兹教授,因为他在系里的网页上见过卡兹教授的照片。

  “You must be Xiaoquan Tan, right?” 卡兹教授笑容满面地伸出手。“Yes, Professor Cotts,I am Xiaoquan Tan. Glad to see you” 谭晓泉一面回答,一面和卡兹教授握手。卡兹教授打开办公室的门,热情地说“Come on in”虽然刚见面,但卡兹教授的几句话让谭晓泉感觉很亲切,先前的紧张消去了大半。落座后,卡兹教授问了些生活方面的事,谭晓泉都一一作答,并询问什么时间开始工作,因为谭晓泉拿的奖学金有一部分是来自卡兹教授的研究经费。卡兹教授劝他不必着急,先放松一下,熟悉熟悉周围环境。而且第一学期要学的课程较多,可能也没有太多的时间来做研究工作,卡兹教授的话让谭晓泉感觉轻松了许多。临走时,谭晓泉拿出了二件礼物送给卡兹教授,一件是刺绣,另一件是一个纪念币,这是出国前他和太太刘敏精心挑选的。卡兹教授看上去很高兴,还详细询问了中国的刺绣是如何制作的。

  晚上在回去的路上,谭晓泉和马汉祥到住处附近的超市买了些菜和啤酒。回到住处,他们各自炒了些菜,用张立军送给他们的一个刚毕业的中国留学生留下的电饭煲煮了饭,借给谭晓泉过生日大吃了一顿。酒足饭饱之后,两个人聊起了天。谭晓泉说:“这次来宾汉姆顿张立军帮了大忙,我们得请他吃个饭,你觉得怎样?”“是啊,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 马汉祥附和着说。“你知道吗?我们的这个张主席挺有故事的。” 马汉祥神秘兮兮地说,“听说他原来的老婆叫赵靓颖,到宾汉姆顿不久就被一个老美抢走了。据说他们两个结婚多年,一直没有小孩”。“是吗?” 谭晓泉有点半信半疑。“我是听我们系的几个前几年来的留学生议论的。”马汉祥补充道。谭晓泉本来对背后议论别人是比较反感的,可现在却丝毫没有此意,也许是异国他乡的寂寞让两个大老爷们很快学会了家庭妇女的家长里短。马汉祥开玩笑地对谭晓泉说:“老谭啊,我们都得注意点,别过阵子我们老婆过来后也被人抢了”。谭晓泉回应道“我应该没问题,已经老夫老妻了。倒是你要小心点,刚结婚不久,别让老外把新媳妇拐跑了”。

  (三)

  再过几天就要开学了,谭晓泉和马汉祥这几天也没什么事,二人商量着如果张立军有空,就在这个周六请他吃饭。打电话过去,张立军爽快地答应了。周六二人照例多买了些菜,准备了一些啤酒和一瓶红酒。马汉祥虽然比谭晓泉年轻,但烧菜技艺却要好很多,所以马汉祥负责炒菜,谭晓泉帮着打下手,忙了一下午,算是准备了一桌比较像样的菜。晚上6点左右张立军来了,还带了一瓶红酒和一盘凉菜。三人落座,相互客气一番便开始喝酒吃饭。

  吃饭间,张立军告诉他们,宾汉姆顿治安很好,生活费用低,是个读书的好地方。如果在学校有奖学金,生活还是蛮舒服的。谭晓泉和马汉祥都庆幸自己来对了地方,盘算着过不久将家属接过来。看着谭晓泉和马汉祥憧憬着未来团圆的幸福光景,张立军不由得叹了口气,谭晓泉和马汉祥知道触到了张立军心里的痛处,连忙转换话题。张立军倒并不在乎,借着酒劲,索性向他们吐露了自己在宾汉姆顿的遭遇,其实大概情形谭晓泉和马汉祥都已经知道,不过有些细节倒还是第一次听说。

  张立军说其实他和前妻在国内时虽然没有孩子,但感情还不错。矛盾主要发生在来美国之后,张立军刚来时是没有奖学金的,所以手头比较拮据,太太来了之后经济上就更感觉紧张,小两口因此经常发生口角。这时一个老美小白脸趁虚而入,老婆就变成前妻了。张立军说到此处情绪有点激动,有点带调侃似的恨恨地说哪天他也去破坏一下老美的家庭,抢个金发碧眼的白人小妞来做老婆,三个人哈哈大笑。

  送走了张立军,夜也深了。谭晓泉和马汉祥懒得收拾那一桌子的残留,各自回房间休息了。谭晓泉躺在床上想,张立军他们从大连来,赵靓颖一定是个大连美女,要不然老美小白脸也不会看上她,据说这个老美还没有结过婚呢。谭晓泉忽然觉得自己有点猥琐,不该这么想张立军和他的前妻。可一想到自己前面的一大堆事情,他就觉得心烦,没一会儿就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开学以后,生活并没有像谭晓泉想象的那么紧张。卡兹教授没有给他太多的研究任务,只是交给他几篇文章让他读,如果有问题可以找他讨论。马汉祥的导师是个中国裔的女教授,要求比较严,第一学期除了上课外,还要做实验。所以经常很晚才回来。谭晓泉有时觉得无聊,渐渐习惯了用上网来打发时间。由于没有刘敏在身边,谭晓泉的生理需求得不到满足,常常会被一些色情网站上的内容所吸引。

  很快一个月就过去了,又到了要交房租的日子了。谭晓泉因为下午没有课,就与辛迪约好下午3点辛迪过来拿房租。马汉祥因为忙,就把支票写好了交给谭晓泉,让他帮忙代交。谭晓泉上午课结束后就回到了住处,中午随便弄了点吃的,吃过后在客厅沙发上迷了一会儿,起来2点还没到。谭晓泉想着在网上随便看看放松放松,这一随便,手不由自主地就点到了色情网站上。在美国看色情网站很方便,只要点击一个按钮,表明自己是年满21岁就行了,不像在国内管得那么严。谭晓泉记得在国内时他的几个中学好友因为聚在一起看色情录像还受到了工作单位的处分。

  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门铃突然想起,门外传来了辛迪的声音“Anybody home?”谭晓泉赶紧将色情网页关闭,起身去开门。辛迪今天穿了一件红色连衣裙,领口照例开得很低,雪白丰满的胸部在红色衣服的衬托下显得更加迷人。谭晓泉将辛迪让进屋里,就到计算机前来取支票。这一取不要紧,他发现计算机屏幕上竟然出现了几个裸女不堪入目的画面。他赶紧用鼠标关闭这些页面,可关了一个又弹出许多。他一回头,发现辛迪正看着自己和计算机屏幕,脸顿时变得通红。

  “You like to see nude girls?”辛迪带着诡异的微笑问谭晓泉,看谭晓泉涨红了脸支支吾吾地不知如何说是好,辛迪倒挺坦然地劝他:“Don't be shy,we are all adults. If you want to have fun with me, feel free to call me. I am a single mom, and I am hungry too”说完掏出自己的名片,放在谭晓泉的计算机前,拿起支票,咯咯地笑着走了。谭晓泉在那儿呆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赶紧关了计算机,收起了辛迪的名片。

  对比东方(尤其是中国人)对性生活的羞羞答答,谭晓泉觉得西方人对性生活的坦诚倒是更接近于人性些。就像孔老夫子所说的,食色,性也。每个人都有七情六欲,而中国的传统文化对这些过于压制,久而久之就造就了一批性格扭曲的人,他们表面上道貌岸然,可内心里的七情六欲却比一般的人更强,因为他们平常总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欲望。

  (四)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学期已经过了一半,各门课的期中考试也都考过了。除了一门台湾人教授开的力学课外,其它课程谭晓泉觉得都挺轻松。忙完了期中考试,谭晓泉觉得自己可以放松放松了。中国有一句形容女人的俗话: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可是作为一个大老爷们,谭晓泉这段时间却也深深地体会到了心里不时泛起的这种虎狼的感觉。他觉得马汉祥比他有福气,遇上一个要求严格的老板,忙得没有功夫尝虎狼的滋味。

  这几天谭晓泉实在有点忍耐不住了,他想起了辛迪给他留的名片。他乘马汉祥不在,拨通了辛迪的电话。电话那头响起了辛迪的声音“This is Cindy, may I know who is calling?”“I am Xiaoquan Tan,do you remember me?”谭晓泉支支吾吾地说。“Oh, of course I remember you. How are you?”电话那头传来热情的回应,可谭晓泉却不知如何说是好。 “You want to have some fun?”辛迪挑逗地打破了尴尬。“Do you have time?” 谭晓泉轻声地问。“How about Thursday afternoon at 2? We can meet at the recreation park.”辛迪在电话那头显得很随意,似乎她经常有这样的约会。正好谭晓泉星期四下午没课,他就欣然答应了。

  放下电话,谭晓泉有点惴惴不安,干这种事对他来说还是第一次,心里面老是有一种负罪感。离星期四还有二天,他得做些准备工作。首先他去商店买了一些避孕套,干这种事安全是第一位的。此外他还去银行取了三百美元现金,以备到时之需。这三百美元可是他一个月的菜金啊,谭晓泉此时深深体会到孔老夫子“食色,性也”的重要性。

  星期四上午课结束后,谭晓泉在学校随便吃了点午饭就坐上了校车。辛迪在电话里提到的那个公园他和马汉祥曾经去过,离他们住的地方不远,而且在公园边上就有一个校车停靠站。他有时就在这个停靠站下车,走回自己的住处。这也是当辛迪提出在这儿会面时,他爽快地答应的原因之一。他上了校车后,悄悄观察了一下,没有发现认识的中国同学,心里不禁舒了口气。开校车的都是宾汉姆顿大学勤工俭学的学生,利用业余时间挣点钱。

  校车行驶在宾汉姆顿的街道上,秋天的宾汉姆顿真是美极了,漫山遍野都是彩色的树林,让人觉得心旷神怡。谭晓泉一边欣赏着窗外的美景,一边感慨英国人掠夺的本领,抢到了美国这一大块美丽的土地。其实不光是美国,还有加拿大,澳大利亚 。而中国人不善掠夺,固守自己的土地,却屡屡遭受别人的侵略和掠夺。正感慨着,车已经到了公园,谭晓泉连忙起身下车。

  下车以后,谭晓泉看时间还早,他并不急着往约会地点去,而是绕公园边上走了一会儿。一边走,一边留意周围有没有熟人。还好,这时候的公园里没什么人。谭晓泉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搞得像电影里的地下工作者似的。他慢慢地靠近了约会地点,远远地看见有一辆车停在那儿。走近一看,果然是辛迪坐在车里面。这时辛迪也看到了他,摇下车窗向他招手。谭晓泉怕被别人看见,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车旁,打开车门,像做贼似的跳进了车里。

  今天辛迪穿了一个黑色的V领羊毛衫,雪白的肌肤配上黑色的衣服显得特别性感和撩人,谭晓泉不由自主地想象着她脱光衣服的样子。“Where you want to go?”辛迪的问话打断了谭晓泉的遐想,他自己还真不知道到那儿去好。他不愿意去他们租的房子,怕被别人看见。去旅馆又怕太贵。看他犹豫不决的样子,辛迪主动提出到她家,说她的儿子今天放学后学校里有个活动,可以晚些去接。

  辛迪开车来到了宾汉姆顿市中心区的一个公寓楼前停下,该公寓楼看上去有点破旧,而且周围环境感觉比较差。谭晓泉突然觉得有点后悔,不该为了满足自己一时的欲望而轻易随辛迪来这儿。他联想到网上报道的一些发生在美国一些差的区域的案件,心里愈发不安。不过既然来了,现在也不能变卦了,只好硬着头皮跟着辛迪进了公寓。公寓的走廊里比较昏暗,空气让人感觉也不新鲜。辛迪带着谭晓泉来到二楼的一个房门前,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二人进了房间。

  这是一个两卧室的公寓,里面乱糟糟的,谭晓泉很难想象外表穿着光鲜的辛迪居然住在这么脏乱的环境里。辛迪从里面反锁了门,走到冰箱前打开冰箱门,问谭晓泉要喝点什么。谭晓泉早已没了吃东西的胃口,连和辛迪上床的兴致都大减。随后他们来到辛迪的卧室,辛迪一边脱羊毛衫,一边淫荡地笑着说:“We have to hurry, I have to pick my son in a hour”。这让谭晓泉的兴致又减了不少,觉得他们俩是在做一笔赤裸裸的交易。

  辛迪很快将自己脱得精光,当她一堆白花花的肉展示在谭晓泉面前时,终于激起了他的性欲。谭晓泉三下五除二地脱掉了衣服和裤子,一把将辛迪推到床上,扑到了她的身上,那样子好像一个受了饥荒的人突然拿到了一碗肉。没过多久,二人就“厮杀”在了一起。到了此时,谭晓泉才发觉不是辛迪的对手。他发现他的下体就像棍子捣到了棉花团里似的,找不到感觉,比与太太刘敏做爱时那富有弹性的紧绷绷的感觉差远了。谭晓泉想这肯定是辛迪做爱太多,纵欲过度造成的。好在这几个月被压抑住的性欲帮了谭晓泉一把,让他不至于给中国人丢脸。

  两人气喘吁吁地忙活完之后,都不急于穿衣起床。谭晓泉把玩着辛迪两只雪白的冒着热气的大奶子,辛迪也很享受地躺在那儿任由他玩弄。“I can see you have not done this for a long time” 辛迪一边狡黠地笑着,一边从床头拿起一盒烟,抽出一支问谭晓泉要不要。看谭晓泉示意不要,便放进自己嘴里,点着了吸起来。“You know, it is not easy for a single mom”辛迪边抽烟,边向谭晓泉倒着苦水。“Three days from now is the due date for my rent, and I do not even know where the money is”见谭晓泉没有反应,辛迪直截了当地说“Can I borrow 400 dollars from you ?”

  听了这话,谭晓泉像吃了个苍蝇。他知道干这事是要付钱的,可没想到辛迪要价这么高。他顿时失去了和辛迪亲热的兴致,起床穿好了衣服。他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300美元现金全部交给了辛迪,“That is all I have now” 谭晓泉双手一摊,表现出很无奈的样子。“Oh, poor guy, looks like you are no better than me. Don't worry, I will pay you back once I get my pay check”辛迪一边说,一边接过了那300美元现金。

  辛迪开车将谭晓泉送回了公园,这是谭晓泉要求的,因为他不想被别人看见。在走回住处的路上,他在想辛迪应该是经常干这个营生的,否则不会这么熟练而自然。

  (五)

  谭晓泉后来没有再跟辛迪联系,辛迪也没来找他,当然更谈不上还钱了。随着学期末的临近,谭晓泉也变得紧张起来,一方面是各门课的考试和测验多了起来,另一方面是卡兹教授这边的课题组有了新要求。原来卡兹教授的科研经费并不是一个人申请的,而是三个教授一起申请的。除了卡兹教授,另一个是本系的费罗(Fillo)教授,还有一个是物理系的莫里(Murray)教授。其中,费罗教授以对学生要求严著称,在他手底下读博士至少要六年以上才能毕业。

  也许是费罗教授看到卡兹教授和莫里教授手下的研究生们比较闲,感觉对他的研究生们不公平。他跑去找了卡兹教授和莫里教授,认为研究生既然拿了助研金,就必须参加课题组的研究活动。他建议课题组的老师和学生们一个星期开一次会议,汇报一下研究进展,也讨论一下下一步的研究工作。费罗教授的提议很有道理,卡兹教授和莫里教授都表示同意。

  课题组的每星期例会顿时让谭晓泉忙了起来,他也初步领教了费罗教授的厉害。费罗教授是流体力学出身,对解偏微分方程情有独钟。每次星期例会结束后,他都要给新来的研究生们布置几道刁钻的偏微分方程。谭晓泉出国前在国内已经工作了10年,早已把偏微分方程忘得一干二净。好在他是卡兹教授目前唯一的一个研究生,卡兹教授不时地会给他一个人开点“小灶”,谭晓泉总算马马虎虎地应付了过来。

  另一个让谭晓泉感到头疼的是那门台湾人教授开的力学课。台湾教授名叫叶大卫(David Yeh),60年代初留学美国,在普林斯顿大学拿的博士学位,毕业后在通用汽车工作了十多年。后来刚成立不久的宾汉姆顿大学机械系招聘教授,叶大卫申请并被录用。因为他是机械系成立之初就来的元老,现在已经是正教授了。叶教授给人感觉和蔼可亲,可是测验考试的出题却特别难。在期中考试过后的一次测验,谭晓泉居然只得了58分。不及格的分数在谭晓泉的考试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得过,这确实吓了他一跳。可是问了问周围的人后,他发现他的得分还不算差。有一个从国内通用电气过来读研究生的,号称浙大高材生,并且是浙大校长弟子的同学居然只得了32分。该同学拿到分数后一言不发,整个下午都把自己锁在了图书馆的单间里。

  也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在谭晓泉得了58分的当天晚上,他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在飞机场转悠,那场景像是在中国,又像是在美国。他第二天将这个梦讲给马汉祥听,马汉祥笑着说这是他精神太紧张造成的,放松放松就没事了。可谭晓泉却放松不下来,他们的奖学金都是一年一续的,如果功课成绩不理想,很可能明年就没了奖学金。刚刚把太太刘敏和和孩子的签证材料办好寄出去了,不能让他们刚过来就断了炊。谭晓泉暗自加大了学习力度,再加上到底是上海交大毕业,学术功底还不错,在随后的考试和测验中居然越考越好,有一次还拿了个全班第一。

  很快又到了要交房租的日子。上个月因为谭晓泉忙,是马汉祥帮忙代交的,这个月谭晓泉在犹豫着要不要再让马汉祥帮忙代交一下。太太刘敏和孩子的签证都办好了,这学期结束后寒假期间就要过来了,因此他想尽量避免和辛迪见面。上次和辛迪约会的事后来想想他觉得有诸多不妥,不知道辛迪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如果她是个难缠的娘们,将来在太太刘敏面前挑拨一把,他谭晓泉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已经开始物色合适的房子,准备等刘敏和孩子过来后就搬走。

  不巧的是,马汉祥有一门课的考试正好在交房租的那天,看来只得谭晓泉来交了。他硬着头皮给辛迪的办公室打电话约时间,可是这次电话那头却不是辛迪,而是一个自称米歇尔的女人。谭晓泉想也许辛迪出去度假了。到了收房租的那一天,米歇尔如期而至。她是一个体态较胖的中年妇女,说话中气比较足。交完了房租,谭晓泉忍不住问了一句:“How is Cindy ?”这一问不打紧,米歇尔顿时激动起来。“She is a liar, she stole company's money. We fired her, and will sue her”看着米歇尔因激动而涨红的脸,谭晓泉不知说些什么好,心里却长长地舒了口气,心想可以避免辛迪每次来取房租时的尴尬了。不过暗自里也偷偷为辛迪惋惜,一个容貌姣好的年轻女子竟然沦落到偷公司的钱,让人唏嘘不已。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来美国的第一学期就过去了。虽然有点跌跌爬爬,谭晓泉总算是应付过去了。再过几天,谭晓泉和马汉祥两人各自的太太就要过来了。马汉祥已经在外面找好了房子,明天就要搬出去了。谭晓泉觉得现在的两居室一家三口住着还不错,决定太太和孩子来了就在这儿暂时住一段时间再说。晚上,他们两个照例买了些菜和酒,在一起吃了个“分手”饭。吃饭间,不知是因为初到美国的不易,还是家人即将过来的激动,两个大老爷们竟然眼眶都有点发红。

  夜深了,谭晓泉躺在床上却久久不能入睡,憧憬着太太和孩子过来后的幸福生活...

Creaders.net专稿,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

更多精彩有奖征文请点击:http://www.creaders.net/events/zhengwen2018/


浏览(14640) (1010) 评论(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novellover 回复 YangQuan 留言时间:2018-05-02 15:33:49

给你点个大赞

回复 | 1
作者:YangQuan 留言时间:2018-05-02 13:29:28

我是“初到美国的那些事”的作者杨泉,本来看到吴江民工的发帖就要回复的,只是因为之前没有在万维论坛注册,而注册后要等40小时才能发帖,所以直到今天才能发帖回复。

首先感谢各位读者的评论和回复,特别是novellover!

吴江民工你好,如果你知道这篇文章的点赞和点击是由什么程序搞的请指出,否则不要无端指责。至于将文章转发到微信群里,万维网并没有说不可以,我想大多数作者也都会这么做。再说如果你文章写得不好,人家看了以后也未必给你点赞。

关于文章本身,谢谢你的评语。作为一个业余文学爱好者,许多年来一直有一个愿望,就是将自己所经历的人和事写成小说,以后有机会还请多多指教。不过有一点,小说毕竟是小说,不是现实,主人公也不见得是我。就像我在征文标题下特别注明的:本文故事都是虚构,如有巧合,纯属偶然。

作者:杨泉

回复 | 18
作者:novellover 留言时间:2018-04-30 14:27:18

吴江民工,你说人家的点赞是由什么程序搞的请给出事实根据,不要瞎猜,我想作者不至于为了篇文章还专门编个程序来造假吧。至于到微信里求点赞,现在再正常不过了,我经常会收到这样的信息,写得不好看都懒得看,更不要说点赞了。

其实你也觉得这篇文章不错,只是我觉得纽约民工在美国找饭票那篇和这篇文章相比差太远了。

回复 | 3
作者:吴江民工 留言时间:2018-04-30 10:52:01

这篇文章的点赞和点击都是由程序以及两,三个微信群在事后(两,三个星期后)搞的,中国的那一套已经顽强地扩充到了海外!

当然,这篇文章本身不错,和纽约民工在美国找饭票那一篇一样,题材相当新颖,是可以得奖的。不过,单纯从写作的角度上看,似乎应该突出后半部分,既然写了和美国女人上床,就要把时间,地点,九浅一深的把人物的心理活动写深写透。而前半部分机场,长途汽车,专业等等都是老生常谈,炒冷饭了。

回复 | 1
作者:照破山河万朵 留言时间:2018-04-27 10:59:16

文笔流畅,娓娓道来,又不失真实、可读,不错!再接再厉!

回复 | 51
作者:novellover 留言时间:2018-04-26 18:44:43

前一段时间工作忙,很久没来看出国大潮20年征文的博客了。今天一看吓了我一跳,我对此文的评论居然得到超过五百人的点赞,看来英雄所见略同啊!

我大概浏览了一下所有的征文,此文无疑是目前为止写得最好,最精彩的文章了。事实说话,此文得到的点赞数最多,比第二名“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要多很多。虽然此文的点击率并不是最高,这可能与作者知名度不高有关,至少我没看过作者的其他文章,也没看过作者的博客。不过相比很多装腔作势,大而空洞的文章来说,此文对人物,故事,和情节的描写确实精彩。如果我是导演,一定和作者商量将此文拍成电影。

回复 | 125
作者:guitarmanzw 留言时间:2018-04-09 19:45:19

真实

回复 | 86
作者:novellover 留言时间:2018-04-08 10:16:18

人物,故事,情节都写得不错。难得的好文!

回复 | 52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