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万维20周年征文的博客  
庆祝万维读者网创建20周年(1998年4月17日~2018年4月17日)  
        http://blog.creaders.net/u/13422/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含嫣:女主播在纽约 2018-04-23 11:14:30

万维读者网(Creadres.Net)20周年有奖征文稿件


  1.

  丽俐走出职业介绍所,站在街头踟蹰:去还是不去?Saks第五大促销,广告让她心痒痒,但是......

  犹豫间,一辆黄色出租车驶近,她连忙挥手拦下,拉开车门,又砰地一下关上:“对不起,我不坐了。”

  “你有病啊!” 司机斥了她一声,虎着脸将车开走了。

  丽俐甩了甩头发,跨上人行道往地铁站走,心里窝囊透了。今天在法拉盛,她不是被人挪揄就是被人呵斥,简直颜面扫地。在国内她不算大明星,好歹是个有点名气的电台主播呀。

  三月初的纽约,立春已过,气温还是这么低。天色凄清,风声冷寂,没有一丝大地回暖的迹象。来纽约已过半年,如今她进退两难,莫展一筹,竟和偷渡客混在一起找工,为了省几个小钱,连出租车都不坐了。

  刚才在职业介绍所,老板娘不听她解释,一味劝说她回会计楼上班,一张红唇翕动着,推心置腹似的说:“丽俐,给会计当秘书不错的呀。人家迁就你没经验,你就别挑精拣肥了。”

  “我没挑精拣肥。那个顾会计师,咳,我就不说了,还是另外找工吧。”

  “人家丽俐是跟大老总混的,哪能屈就小会计?”某人话音刚落,引起一阵哄笑。

  老板娘似笑非笑,目光掠过众人的脸,一本正经道:“大家都听着,不论你们从前有多风光,来这里都是打工者,找到工就好好干,纽约不相信唧唧歪歪。”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夸赞老板娘是大能人,有智慧。丽俐冷眼漠视,心想:有些人当面趋奉迎合,背后却说老板娘从前并不咋地,如今开了个介绍所,还真把自己当成官了,颐指气使的。她懒得搭理这些人,除了秋英,虽然少点文化,忠厚有义气。上午来了一个找保姆的女雇主,薪水出得高,要求应征者国语标准,能教孩子说中文。等工的女人听见薪水数字,一个个围着雇主自吹自擂,在老板娘跟前使乖弄巧。

  丽俐催秋英上前争取。秋英说阿芬来美国两个月,还没挣到一分钱,每天去救济站领午餐,被债主追得东藏西躲,她情愿阿芬先找到工。

  “阿芬一口闽南话,雇主要找国语说得好的人,数你最合适。快去!雇主找不到合适的就去别处找了。”

  秋英羞羞缩缩地走过去,还没出声,话头已被别人抢去。丽俐睨在眼里,掠了掠微卷的长发,施施然走到雇主面前推荐秋英。

  雇主打量丽俐一眼,笑道:“哦,她在你家干过?”

  丽俐支吾一声,夸赞秋英国语说得好,为人诚实勤劳。雇主问了秋英几句话,便与老板娘签下合约,当即带走了。众人又惊又奇,直叹秋英有傻福。

  丽俐说:“这就是缘分。人生情缘,各有分定。”

  老板娘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大家加油吧。”

  丽俐对老板娘说:“我也走了,有合适的工,劳驾给我电话。”

  老板娘拖着长音说:“好,忘不了你。”

  丽俐换乘了两辆地铁,回到曼哈顿公寓已是下午。她踢掉鞋子,光脚走进浴室,躺进按摩浴缸洗泡泡浴。洗澡能清洁身体,似乎还能清除晦气,她顿觉通体舒坦,肚子也饿了。她从冰箱里取出一罐可乐,又拿了些糕饼水果,坐在沙发上一边吃喝,一边看凤凰卫视美洲台,脑海里倒海翻江。

  这套康斗公寓是刘大海用现钞买的,每月仍需交付三千多元地税物业费。刘大海已经三个月没给她汇款,也不回她短信,她咬着牙用积蓄付了帐单。眼见荷包一天天缩水,不得不看招工广告、跑职业介绍所,谁知找个像样的工还真不容易。

  她去过华文报社,递上闪亮履历,老板差她走街串店拉广告,薪酬靠业绩。她跑得腿脚酸疼,茧皮磨出,没拉到几个广告。难怪那个杨澜拿到美国绿卡就回中国发展。

  凤凰卫视正在转播江苏卫视的相亲节目《非诚勿扰》,她每集都看,边看边给男女嘉宾打分,假设刘大海作为男嘉宾上场能获得多少女嘉宾青睐?又有多少女人为他留灯?她知道自己会留灯,撇开刘大海有财有势不谈,她真心爱他。但是,刘大海爱她有多深?还能维持多久?她心里越来越没底。

  吃完零食,天色已暗,晚饭就算吃过了。她经常拿零食当饭吃,懒得下厨。一个人菜做多了吃不完,做少了浪费时间和精力。有时候她在法拉盛买外卖,回到家已凉了,比剩菜好不了多少。她在国内习惯于交际应酬跑饭局,如今独自上餐馆,嘴里心里都不是滋味。

  去年此时,她和刘大海的情事被刘夫人发现,刘大海受多方牵制疏离了她。风波平息后,刘大海找她重续旧情。她心内五味杂陈,既为大海舍不下自己高兴,又为他不肯离婚难受。女人青春短,她当了他三年情妇,还能有几个青春貌美的三年?即便像刘晓庆那样整容化妆,容颜不老,她心中的寂苦又与谁说?又有谁能理解?

  刘大海为她办美国投资移民。她在电台刚有机会施展身手,升职在望,但是,如果不去美国,又将濒临难堪......

  她噘嘴说:“美国有什么好?好山好水好寂寞。”

  他搂住她说:“我在纽约买间公寓给你住,哈德逊河畔的风景像外滩。”

  丽俐听刘大海说过八十年代国门刚开,他怀攒一百美金到纽约留学,住地下室,打餐馆工。某年暑假,刘大海在哈德逊河畔的餐馆当侍应生,金融家高兴时出手就给一百元小费。刘大海拿着钱,下决心将来要在哈德逊河畔买一间公寓。

  她撇嘴说:“你是为完成自己心愿买房子,与我何干?”

  “小傻瓜,我的不就是你的?等儿子长大了就归儿子,我和你天涯海角养老去。”

  哪个女人不爱听甜言蜜语?她心里受用,娇滴滴道:“就你会说话,那你说,公司那么远,我怎么上班?”

  “公司的事不用你操心,我另外请人管理。对了,这人叫查理,有绿卡,占一个美国劳工名额。亲爱的,我为公司取名海丽,我的海,你的丽,你想我有多么爱你。你就安心当你的甩手掌柜吧。”

  刘大海是场面人物,人红事多,诱惑也多,能对她如此温柔周到,她还想怎样?

  2.

  天黑了,晚风穿窗而入,冷嗖嗖、湿嗒嗒,丽俐不禁想起了家乡。家乡的寒冬早春也冷得阴沉,老旧的工人新村外墙渗漏,寒流暗涌,她手背生出冻疮,又痛又痒。邻居小哥冲了热水袋让她暖手。待到春花烂漫时,小哥隔三岔五送她一朵栀子花,一共送了十五个春天。她把栀子花别在衣襟,走到哪里,哪里的空气就是香的。她说她要嫁给小哥。

  从阳台上望出去,哈德逊河流水微澜,河面倒映着天上的星月。她曾经在节目中谈论过一首唐诗:“微微风簇浪,散作满河星。”古人笔下的河光夜色,将微风、波浪、星月描绘得动静相宜,交相辉映。穿越千年,外滩与古河有异地同景之趣,而今穿越千山万山,哈德逊河与古河、外滩也遥相辉映。大自然鬼斧神工,造就一幅天长地久的良辰美景,天长地久永远是人心所向。

  刘大海听了她这档节目,找她当活动主持人,带她出入社交场,把她捧得小有名气。她一介寒门女子,得此光环堪比出国留洋。她上大学时向往出国留学,无奈经济拮据又拿不到奖学金,美梦没能成真。后来,她进电台当采访记者,整天抢新闻赶稿子,四处奔波,通宵达旦,眼睁睁地看着业绩不如她的同行成为明星红人。某年某女同事移民海外,她接手主持“伴你到天明”节目。这档节目谈古论今,读诗赏画,深夜播出,听众不多,刘大海对她有知遇之恩。

  夜色渐浓,星星隐没在云层里,一弯冷月孤零零地崁在灰蓝天空。丽俐孤零零地倚栏而立,莫名的惆怅在心中涌起,膨胀,不断膨胀,无法排遣,马上又要付地税物业费。

  夜风吹得衣袂飘飘,她打着寒噤返回屋内,墙角的壁灯闪着绿荧荧的幽光。她一鼓作气将所有的灯开亮,落地灯,天花板顶灯、床头柜台灯,她受不了黑暗中的孤独,宁可在灯火通明中入睡。此刻她没有一丝睡意,打开手机看微信。刘大海没有信息,朋友圈都关了。她思忖了半晌,举起手机自拍几张照片,又录下一段视频。刘大海爱听她的声音,喜欢她的样貌,这么久没有见面,她想让他看看她,听听她的声音,让他知道她想念他。

  三天过去了,刘大海没有回应,一个字都没有。她的照片和视频兀自杵在屏幕,孤独得像空气。空气还有人呼吸呢。刘大海经常看微信,为什么不回复呢?从前再忙他也会写几个字。难道他有了新欢?还是遇上麻烦?难道他出事了?为他开车的司机年纪太大,他就是不换新司机。

  夜深了,丽俐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此起彼伏的思绪搅得她心烦意冗,无法入眠。她起床从柜子里取出一瓶波尔多红酒,打开瓶塞直接往嘴里送。半瓶酒下肚,身体暖融融,睡眼朦胧,便又躺回床上。半醉半醒中,一个念头从她脑海闪过:既然常去法拉盛,何不找间房子住下,把曼哈顿公寓出租?按行情,这套公寓可收租金约五千,付了税金和物业费,剩余的钱用来支付法拉盛房租,够她吃喝了。丽俐这么一想,又兴奋得睡不着,决定明天找门卫约翰打听租售公寓的规则。

  公寓大楼24小时门卫,其中约翰为人热情,有事相求不厌其烦。约翰当过警察,五十岁退休不甘寂寞,通过考试当大楼门卫。约翰腰板挺直,仪表堂堂,虽是蓝领,穿上西装走在街上,看着就是高富帅。

  约翰问:“你要出租公寓?”

  “是的,我在法拉盛找到工作,想搬过去住。”

  “租售公寓需要经过大楼董事会批准。我给你一个地址,你去咨询一下。”

  “谢谢你,约翰。”

  “不用谢,很遗憾以后难得见到你了,但我还是要祝贺你找到工作。”

  “谢谢你,约翰!”

  “你搬走前我请你吃饭。我们曼哈顿也有唐人街,你去过吗?步行十分钟就到。我们小意大利区就在唐人街隔壁,意大利人和中国人合得来嚒,我们的饭菜都好吃。”

  “是呀,我喜欢意大利海鲜饭和奶酪焗面。”

  “我喜欢中国的炒饭炒面,还有左宗鸡。”

  约翰说炒饭炒面时带着广东腔,丽俐听得忍俊不禁,想必他常去曼哈顿唐人街,那里是早期广东移民的聚集地。中国掀起出国大潮后,涌入纽约的大陆移民多半聚在法拉盛。无论是语言还是生活方式,丽俐更习惯于法拉盛。

  “我会做炒饭炒面和左宗鸡,哪天做了请你吃。” 丽俐笑道,打算找个日子多做几个菜,把秋英和她男友皮特也请来。他们为了给她壮胆,多次抽时间陪她去地下钱庄取汇款,核查手续费。老实巴交的秋英,在那种场合倒比她沉得住气。

  丽俐换上一套香奈儿裙装,拎着香奈儿皮包,袅袅婷婷地走进大楼管理处。接待她的是史密斯女士,黝黑,微胖,爽利。丽俐吞吞吐吐地说明来意。

  史密斯女士淡淡地说:“请出示证件。”

  丽俐递上驾照,暗自庆幸终于通过难考的路试,拿到纽约市驾照。史密斯找出818室资料,先自看了一遍,说道:“租售公寓需要屋主填写申请表,然后由大楼董事会审核批准。你的名字在居住人员一栏,居住人员没有权利出租公寓。”

  丽俐愣住了,刘大海签约买房时让她办理购房委托书,凭此书可以把她加作户主。她定了定神说:“请你再查一下,有没有其它文件显示我是818室的共同户主?”

  史密斯女士的回答是没有,丽俐像被人当胸击了一拳。这是怎么回事?莫非刘大海签约时忘记加她?莫非他把委托书弄丢了?还是缺少其它文件?不,不会,刘大海不会犯这种错误。这套公寓一百万美金,对刘大海来说是一笔小钱。当年他学成回国,正赶上中国政府为海归人才提供优惠创业条件,迅速发家致富。刘大海用表面幌子打发她,哄得她如飞蛾扑火,却让她到水中去捞月亮。

  “我真是少一根筋。” 丽俐自怨自怜。闺蜜提醒过她女人最靠得住的是钱,一定要守住钱财房产,她还不以为然。她相信爱情,也想让嚼舌头的人相信她爱刘大海这个人而不是其它。看来她在自欺欺人。

  丽俐走出管理处,满腹沮丧,想想自己粗活干不了,又当不了白领,连个秘书工作都没搞定。如果回国,她能重起炉灶吗?国内新秀后浪推前浪,她引以自豪的资历已是过眼烟云了。

  3.

  邮箱有来信。一封移民局邮件让她触目惊心。移民局说,海丽公司第二期投资款尚未到位,为美国居民创造的工作职位没有达标。海丽公司必须在限定时间内履行合同,否则后果自负。

  丽俐的脑神经顿时根根绷紧。难道刘大海放弃了这项投资? 还是查理运作不当?她立刻打电话到海丽公司,接电话的小姐说查理出差在外,暂时不知道归期。

  出差?是搪塞还是谎言?她肠子都悔青了,早该去公司看看运作情况,认识一下查理,却听从刘大海啥都没干。

  电话被挂断,再打过去已无人接听,丽俐心里乱成一锅粥。她拿的是临时绿卡,如果投资项目半途而废,岂不成了非法移民?

  猛地电话铃响。史密斯女士说:“哈啰!我刚收到新文件,刘大海委托刘爱丽女士出售818室公寓。”

  “什么?” 丽俐惊呼一声,卖房子?这么大的事居然不告诉她一声,她还住在里面呢。难道刘大海破产了?大祸临头了?刘爱丽是谁?

  丽俐木偶似的倒在床上。也不知过了多久,冷冷的寂静中,大楼内线对讲机里传来约翰的声音:“丽俐,刘爱丽女士想上楼看房子。”

  简直逼人太甚,丽俐气得咻咻的,对约翰说:“让她改天预约。”

  打发了这次,打发不了下次,丽俐明白这个道理,不服气也得罢休。她跳下床,在房间里踱来踱去,来回转圈,忽然觉得这屋子像一个鸟笼,自己就是笼子里的鸟。她被闷坏了,闷傻了。她洗了洗脸,穿上球鞋出门去透气。

  约翰招呼她说:“外面凉,多带件衣服。”

  “没事,我走路就暖和了。”

  “还是带上吧。”约翰递上一件开衫毛衣。

  丽俐心头一热,这是她遗忘在健身房的衣服,约翰帮她收起来。她谢过约翰,接过毛衣扎在腰间打了个结,翩然而去。

  晚霞落在哈德逊河上,仿佛花瓣漂在水面。“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丽俐脑海里冒出这句诗,想到自己不久前还扮嫩呢,此刻竟是满腹沧桑。古河、外滩、哈德逊河的美景,美则美矣,如果不与心境相融,全都是浮花浪蕊。

  丽俐茫茫然沿着水滨大道往前走,不知不觉走进了哈德逊公园。公园里树木葱茏,空气清新,晚风送来食物的香气。她寻味望去,一些男人在左前方的野营地搭建帐篷,女人们在火炉上烧烤肉虾,野餐桌上摆着饮料蔬果,孩子们在浓荫草地追逐嬉戏。一个约莫三、四岁的小男孩跌了一跤,她奔过去扶他起来。小男孩冲她咧嘴一笑,响亮地说了声谢谢,又给了她一个拥抱。

  她看着小男孩的背影,心似乎化了,如果不出意外,她已当上母亲。当初刘大海为她办移民,买房子,是因为她怀上他的孩子。怀孕六个星期,刘大海拿来美国新发明的 “胎儿性别检测试纸”,亲自为她做测试,查出是男胎,喜得眉飞色舞。为避免节外生枝,刘大海把她送到美国,让她为他生一个美国儿子。

  父母将她拒之门外,任她兜兜转转,来来回回。临行前她回家道别,父母依然闭门不见,小哥送了她一个景泰蓝花瓶。她带走了花瓶,从未在瓶里插过花,偶尔看着它发愣,小哥的笑脸从眼前晃过。

  刘大海曾经问过她想不想去加州罗兰岗,被她一口拒绝。天下人都知道罗兰岗是二奶大本营,她不想归入其中。纽约二奶似乎不多,或许都像她一样隐居独处?然而,人是群居动物,她在国内厌倦人来人往,如今离群索居,则生出一种冷到骨髓的寂寞。

  她带着三个月身孕来到纽约,依然窈窕,依然自信,每天睡到自然醒,穿戴整齐去市中心逛商店、吃美食、看百老汇、听音乐会。九月份开学,她上城市学院修一门“媒体传播艺术课,”又很快辍学,肚里的胎儿日长夜大。

  刘大海叮嘱她多吃多喝,保证胎儿营养充足,发育完美。她听他的话把牛奶当开水喝,中午一块半生不熟牛肉,晚上龙虾海鲜,吃得腰圆膀阔。万万没想到,胎儿六个月心脏停止跳动,医生诊断她感染李斯特菌,为她做了引产手术。

  刘大海匆匆飞来纽约,进门撞见约翰在房内,丽俐半躺在床上,顿时满脸乌云。丽俐解释说她刚动完手术,体虚气弱,约翰帮她把外卖食物送上楼,就这么简单。刘大海似乎疑心未消,匆匆离开纽约。

  刘大海淡出了她的生活,不再回复她,不再寄钱给她,甚至要出售公寓。她明白刘大海想要儿子不是件难事,也许都已经有了,而她日子过得如此窝囊,还不愿意面对。

  “哈啰!我妈妈请你去吃烤肉。” 小男孩笑嘻嘻地站在她面前。

  她回过神,蹲下身子问他:“是吗?”

  “是呀。我们一起吃烤肉,然后吃甜点。牙蜜!”

  她不禁笑了,跟着小男孩走过去,原来是教会组织的野餐露营。她美美地吃了一顿烧烤大餐,同他们玩游戏,点燃篝火,一起开怀大笑,一起祷告唱赞美歌,跟同他们朗读:“义人的路像黎明的光,越来越亮;罪人的道像幽暗的火,随时熄灭。”

  丽俐搬进法拉盛的一间地下室,每天看招工广告,往介绍所跑,曾经不屑为伍的找工者如今成为她取暖的同胞。介绍所里人来人往,她高不就低不成。

  老板娘说:“文秘工作适合你,但工作机会少,那个胡会计师倒还在招人,要不你再去试试?”

  她即将山穷水尽,还能摆什么谱?于是谢过老板娘,说定第二天去胡会计师办公室上班。

  胡会计师还是不显正经,一双眼睛滴溜溜,举止轻浮不着调。好马不吃回头草,她是一棵回头草,他越发轻待她,说话时鼻尖碰上她脸颊,甜腻的古龙香水遮不住他的狐臭。

  丽俐强忍着委屈熬了半月,拿到的薪水是现钞,八张一百元美钞装在一只大信封里。胡老板说,干得好就给她加薪,还可以为她办绿卡。她努力绽出一个笑容。所谓一钱逼死英雄汉,何况她是一介匹妇,举目无亲。

  又干了半月,胡老板给她的信封里装着十张一百元美钞,一张黑黄的胖脸凑过来。她躲避不及,被胡老板一把抱住。她上半身动弹不了,抬腿踢了他一脚,又狠狠地踢了他两脚,趁他打趔趄,她拎起皮包飞跑出门。

  大街上人流如织,风吹得头发乱舞,丽俐掠了掠遮面的发丝,汇入熙攘人群中。

Creaders.net专稿,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

更多精彩有奖征文请点击:http://www.creaders.net/events/zhengwen2018/


浏览(5383) (36)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含嫣 回复 一支笔 留言时间:2018-04-24 14:58:52

谢谢

回复 | 0
作者:一支笔 留言时间:2018-04-24 11:33:04
好文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