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中国脑控时代
  中国现在出现了大量的脑控受害者,脑控原理逐渐清晰,脑控犯罪分子终将接受历史和人民的审判。
网络日志正文
揭秘中共的人体科学研究 2021-03-14 16:58:56

198753日,中国国家科委批准成立中国人体科学学会中国的人体科学研究正式开始,但是,中国人体科学研究的真正开始时间最晚也应该是197811月,因为就在197811月的一天,当时家住四川大足县团结公社建立大队的唐雨发现自己竟然能用耳朵认字,唐雨耳朵认字的“怪事”还被刊登在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上,文章的题目《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认字的儿童——省有关科研部门已采取措施,对这一现象进行科学研究》文中提到唐雨最初发现自己能用耳朵认字的具体情况是那天他和小朋友陈小明一起走在路上,他的耳朵无意间碰到小明的上衣口袋,小明口袋中装的香烟的牌子“飞雁”二字就出现在唐雨的脑海中了。有人可能以为唐雨有特异功能,其实不然,那是有人在拿科学仪器(脑控武器)用唐雨做人体科学研究或者称特异功能研究,再说确切一点就是脑控研究。

唐雨耳朵认字的情况与姜堪政的心理信息感应实验类似,姜堪政的心理信息感应实验也是参与实验的一方的脑海中出现了另一方的视觉信息,这里的视觉信息包括另一方看到的图形或想象的图形或场景。另外,目前的脑控武器也可以直接向被控者的大脑视觉皮层施加图片等信息,从而使被脑控者的脑海中出现脑控者发送的图片或视频,说的准确一点应该是脑控者通过发射电磁波的方式使得图片和视频等信息出现在被控者的视网膜上。结合唐雨耳朵认字,那就可能是有人将某人看写有“飞雁”二字的媒介时的脑电波接收后发射给了唐雨,也可以是有人将自己看写有“飞雁”二字的媒介时的脑电波接收后发射给了唐雨,直接发射可以,将接收的脑电波调谐到唐雨的大脑视觉皮层的共振频率后发射也可以,调谐到唐雨丘脑的共振频率后发射也可以;或者是有人将自己或其他人想象“飞雁”二字时的脑电波接收后发射给了唐雨,也就是说,这里的“飞雁”二字实际上是“想象图”;或者是脑控者将写有“飞雁”二字的图片直接施加到唐雨的大脑视觉皮层,从而使唐雨“看到”脑海中的字。

了解了唐雨耳朵认字的本质和真相,下面再来看北京大学陈守良、贺慕严等人的相关实验。在《关于人体一种特殊感应机能的调查报告(一)——特殊感应机能的真实性问题》(出自:自然杂志|197911|作者为北京大学陈守良、贺慕严)一文中所涉及的实验证实了人体特殊感应机能的真实性,而《特殊感应机能的普遍性间题——关于人体一种特殊感应机能的调查报告(二)》(出自:自然杂志|198005|作者为北京大学陈守良、贺慕严、王楚、郑乐民、邵绍源、张祖启、刘兆乾、吴葆刚 )一文则证实了在少年儿童中,这种特殊感应机能带有一定程度的普遍性。两篇文章所提到的特殊感应机能都指的是用腋下、耳朵等辨认文字和图形的机能。两篇文章所涉及的实验结果与唐雨的情况类似,肯定也都是用脑控武器人为造成的,北京大学这是演的哪一出?

与北京大学类似的还有严新在清华大学进行的气功外气实验,严新和清华大学的气功外气实验包括气功外气2000公里对鱼精DNA的作用影响、气功外气2000公里对AgBr材料的作用影响、气功外气2000公里对荧光素染料作用影响等,详见《气功外气2000公里超距对物质分子作用影响的实验研究》(出自:自然杂志|198810|作者为清华大学李升平、孟桂荣、孙孟寅、崔元浩、晏思贤,重庆中医研究所严新)一文。其实,只要稍加思索,李升平和严新等的实验结果只要结合定位技术用特定仪器向实验样品发射电磁波即可取得,与气功外气其实没有半点关系。就跟《“炁”能使动物起死回生吗》一文(注:出自《严新气功科学实验纪实》一书)中提到的吉林大学苗铁军、陈霞等学者与长春市旋玑科学研究所肖虹工程师等合作研究动物起死回生的情况一样,文中称是特异功能人在距离动物离体心脏一米外向濒临死亡的心脏发功,从而使濒临死亡的心脏搏动渐渐有力,特异功能人甚至能使死亡的离体心脏、已经无搏动的心脏再度搏动,其实实验的结果完全是由其他人通过仪器向离体心脏发射微波导致的,因为早在上世纪60年代,弗雷就报告了微波能使离体的青蛙心脏的跳动加快、减慢或停止,具体情况见The Body Electric:Electromagnetism And The Foundation Of Life一书中(注:作者是Robert O.Becker, MD.,and Gary Selden)的如下内容:

In the 1960s Frey also reported that he could speed up,slow down,or stop isolated frog hearts by synchronizing the pulse rate of a microwave beam with the beat of the heart itself.Similar results have been obtained using live frogs,indicating that its technically feasible to produce heart attacks with a ray designed to penetrate the human chest.

所以,李升平和严新包括陆祖荫以清华大学名义发表文章并未得到清欢大学的认可,甚至遭到清华大学的否认就一点也不奇怪了,清华大学是不是也知道实验弄虚作假,将来水落石出之时,清华大学也不好收场?!

在《中国伪科学史》一书中有如下内:

张洪林在写理论文章批驳“外气”论的同时,还对严新在清华大学进行气功外气实验一事进行了调查,1988123日,张洪林约同《健康报》陈浩、王国辰二记者去清华大学采访,清华大学科研处等部门声称陆祖荫、李升平和严新所做的实验未经清华大学科研处审查批准,他们以清华大学名义发表文章的作法 是错误的,他们的行为不代表清华大学。1989128日,《健康报》刊登上有上述采访内容的报道……对此,张洪林继续深入采访了清华大学,311日,《健康报》发出张洪林写的揭露严新的所谓外气实验内幕的文章,413日,《健康报》发出消息称:“清华大学科研处最近郑重声明,这些研究与清华大学无关,也根本谈不上是一项成果。”“我校并未成立所谓7个系和部门组成的气功科研协作组,也从未批准成立过‘气功研究所’,而我校工会组织的气功协会只负责开展群众性气功健身活动,不是科研组织。”

《健康报》的报道虽然传达了对严新实验的否定性观点,但是由于清华大学并未对严新实验进行严格的科研审查和鉴定,这就使严新、李升平和陆祖荫等人有办法为自己的行为作辩护。他们组织了一个《清华大学气功科研组(分部)与严新医生协作进行气功科研是属实的》的材料,并称:“自1985年起,经上级有关领导批准,我校气功科研正式列为学校科研项目,并拨款进行实验,其中,在校科研处立项编号为I04584030448714,共拨款肆万元;另获校物理学院科研经费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及国家个体科学基金计贰万伍仟元。为综合研究气功,气功科研课题组曾有生物系、物理系、化学系、无线电系、热能系、哲学教研组、校医院等多个部门的有关科研人员。……”

对于《中国伪科学史》中提到的李升平、严新等的气功科研在清华大学校科研处立项编号为I04584030448714,共拨款肆万元这些内容在《参与者谈:严新在清华大学的气功实验》(出自:中国气功科学杂志|1996年第8期 总第33|李升平(清华大学))一文中有所涉及,基本上证实了李升平等人的说法属实,相应的清华大学校方的说法并不属实。现将文中相关内容摘录如下:

早在1985年,清华大学当时主管科研的副校长滕藤教授就亲自批准将“气功科研”列为清华大学的基础科研项目,我们经向校有关部门申请,又经主管部门的列项、审批等手续,在清华大学科研处正式编号上册,我们的“气功科研”课题编号为I0458403,清华大学拨给科研经费人民币二万元整。科研组的每位教师规定的从事气功科研的时间为总工作量的1/6,即每周有一天从事气功科研活动。1985年至1986年气功科研组挂靠在清华大学生物系。

气功科研组1987年以后挂靠在清华大学化学系,该项目也在1987年以后继续获得了清华大学校方的支持,1987年至1989年的科研经费仍然为二万元人民币,该项目1987年以后在清华大学科研处的编号为0448714。每年气功科研小组都向有关上级主管部门汇报一年的工作进展。

可见,李升平、严新等人的实验的确是经过了清华大学校方批准,并且,清华大学科研处也是知情的,清华大学为什么又不承认呢?清华大学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如果说严新和李升平等人的气功外气2000公里超距对物质分子作用影响的实验是纯属胡扯,那么,中科院高能物理所的陆祖荫和严新所做的外气超远程实验就更加荒唐了,这次是严新从美国向中国北京的实验室发功,而且199166日和67日两天的实验居然“成功”了,实验时间均是北京时间8时至11时,两次实验的样品均采用镅——241放射源,并且,两次实验结果均证明了严新的外气显著改变了放射源半衰期。实验的详细内容收录在《严新气功科学实验纪实》一书中,文章的题目为《外气与洲际导弹比翼而飞》,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其实,这种超远程实验的结果与上文提到的气功外气2000公里超距对物质分子作用影响的实验一样,肯定都是通过结合定位技术人为使用一定的物理手段实现的,尽管我不知道具体的手段,个人认为应该也是通过发射一定频率或一定波长的电磁波或粒子实现的,并且,电磁波的可能性大,至于电磁波或粒子是什么人从什么地方用仪器发出的就不得而知了。气功就是气功,除了强身健体之外,根本不能远距离对物质分子产生作用,也不能改变放射源的半衰期!

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就是这样神奇,就连北大、清华这样的中国最顶尖学府以及中科院做实验都弄虚作假,北大还是直接拿脑控武器用儿童做实验,做完实验还能写出论文来欺骗世人,简直是荒谬至极!从1979年到1999年是中国研究特异功能的20年,也可以认为是研究人体科学的20年,这20年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成了中共实验的马路大和小白鼠自己还不知晓,不知道有多少人被中共用“科学仪器”或“脑控武器”整的出现了精神病态,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被用作“小白鼠”并且还被夺去了生命,中共的这些账早晚要中共来偿还,中共想将这些罪恶一直隐瞒下去,那是白日做梦。中共的最终结局用一句话总结就是:机关算尽太聪明,聪明反被聪明误!

 

 

附:标志着中国上世纪特异功能20年暨人体科学研究开端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认字的儿童——省有关科研部门已采取措施,对这一现象进行科学研究》全文

捕获.PNG

1捕获.PNG



浏览(2177)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