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万维2020“庚子年”有奖征文  
万维读者网2020“庚子年”有奖征文大赛  
网络日志正文
风之郡主:2020的似水流年 (征文) 2021-01-21 22:48:58

  离2021新年还有不到十天,和渔村小免说好等到了2021年再写回顾,我却忍不住提前动笔了,唯恐有些心情稍纵即逝,如星火闪烁却注定散去无踪。

  2020开始的两个月还在为孩子的各种数学竞赛东跑西颠,3月就突然封城了,如今回看我手机上2020年的日历,一个明显的分界线,1,2月上密密麻麻的schedule,3月之后空空荡荡。

  不管是开年的时候,为武汉热血沸腾地捐款,还是病毒攻入美国后,为医院警察局捐口罩,如今回想起来,都好像是这场和病毒的长期抗战中一朵不起眼的小浪花,流水飞花东去也。

  股市在病毒的威胁下,应声而断,飞流直下三千尺,还是一截一截断的,害得我在朋友圈高喊了很多次见证历史。然而,猜得到开始,猜不到结局,当我站在2020年的尾巴,看着屡屡破新高的股市,只能无奈地感慨一下,谁能借我一艘时间飞船?

  然后,我开始写《美国封城日记》,渔村勤勤恳恳地帮我在一起搞起来的公众号上定期推出。国内刚刚从围城解放出来,都很好奇国外的封城是怎么样实行的,所以开始几篇的阅读量还蛮高的。从三月开始,大概写到5月,就结束了,结束不是因为病毒消灭了,而是,美国的封城,并没有成功阻断病毒的蔓延,封城反而变成了日常。

  三月是春天的开始,加州最美的季节,大家却都回家上班的上班,上课的上课。每一天变成在电脑前和同事发消息,或者音频,或者视频。孩子也习惯了每天在电脑前上课做功课。大家都靠互联网生存着,维系着社交圈,至少我这个社恐症人似乎还挺习惯自在的。

  那时候,以为到夏天,就好了,毕竟中国那么惨烈的开局,封城了几个月也就彻底杜绝了。结果从炎炎夏天等到秋风舞落叶,又等到枝桠落尽的冬天,终于明白中国的封城模式不可复制。

  公司雷厉风行地进行了一轮大裁员,波及了很多同事,可叹居家令下,连个告别午餐都究竟不能够。虽然自己侥幸逃过一劫,却瑟瑟发抖,意识到这家公司前途堪忧,或者是我,在这家公司的前途堪忧。于是,终于下定决心把去年秋天开始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刷题革命工作郑重提到日程上来。每天啃哧啃哧地刷一道题,从此痛苦又坚韧地走上了刷题这条路,再没有回头。

  五月的时候,和远在国内的Olivia长谈了一次,Olivia和我平时交流并不多,但是无论什么事情,无需多废话,她总是能非常精准地捕捉到事情的本质。

  那样的谈话,于我,真的是犹如打开了一扇想推又不敢去推的窗户,飞扬的尘埃里,是灿烂的光明豁然洒落,心底刹那无比通透和轻灵, 那些压在心底的沉重,便轻落落地灰飞烟灭了,在我下定决心的那一刻!

  所以2020年,对于我,是一个不破不立的特殊的一年,有些人注定会成为我生命里的黑天使,注定是把我推向未知而涅槃重生的那股力量,推到孤独的极点,恐惧的极点,再默默挣扎努力,挣脱作茧自缚,舒展自由的翅膀。

  6月左右,忽然起了一个念头,几天就把故事大纲罗列出来,开始下笔。每天刷了一道题之后,我就开始写个1-2千字,一边写,一边构思后面的情节,两个星期就写了好几章出来,自己读了还蛮有意趣,大概8月的时候收尾,《神之助手》这篇小说统共写了3万多字。一个有点穿越有点情爱有点科幻都搭一点的故事,算是宅家的一个副产品,证明了自己窝在家里也蛮会自娱自乐的。故事发给为数不多的几个同学朋友阅读,大家都很捧场,给了我很多鼓励和反馈,心存感激。虽然很想写续集,心中也有了故事的初型,然而刷题的优先权最终夺去了我不多的闲暇时光,只得先放一边。

  我一向对政治不太感兴趣,无奈政治却上门找茬儿。夏天开始,附近的华人群里就开始为反对prop 16 议案组织各种抗议示威活动,因为事关华人下一代的求学利益,所以一呼百应,然而我害怕疫情,并没有参加车游,只在朋友圈发帖呼吁捐款,带着娃在附近小区发了一圈传单。最后prop 16 议案终于在11月中,被选民响亮地打了一个耳光,毙掉了!也算是2020这个不利流年之中一个不错的亮点。

  5月,马斯克的space X龙飞船成功把宇航员送入太空,8月,又将他们带回地球老家,溅落在太平洋。看着电视上那四幅巨大的降落伞飘啊飘,飞啊飞,缓慢优美地散落到暮霭沉沉的大海上,忽然就热泪盈眶,这个世界,一定不会被病毒消灭,人类,一定还会一直探索着前行,我真的,是如此坚信。

  当然,2020年的邪乎劲儿,自然还没完。

  8月,加州湾区突然来了一场电闪雷鸣,妖风阵阵,这可是从来不会在夏天下雨的湾区!大半夜的天空一片血色,轰隆作响,诡异得简直像是末日降临。

  接下来,果然山火四起,有被雷击引发的,也有人为引起的,整个8-9月,大家都在网上查看自己家附近的山火地形图,估摸着什么时候会接到撤离的命令。

  我也在屋里装模作样地转悠了一圈,把重要的文件都整理好,放在一个小纸板箱里,堆在客厅一角,家里值钱的东西,不过是几台电脑,想了想,又把我的大相机连背包一起放在纸板箱边上,想着万一要撤离,带上电脑,抗上纸板箱,背上我的相机包,也差不离了。

  最后,山火被英勇的消防人员灭在半山腰了,朋友在圈里贴了一张照片,是途经镇上的一辆洛杉矶的消防车,千里迢迢前来支援,非常感动。我们的平安,背后都是别人的努力和付出。

  我在农历七月,所谓的鬼节,还小小地遭了一次血光之灾。傍晚跑步的时候,不小心磕绊了一下,吧唧摔了个狗啃屎,胳膊和膝盖摔得血赤污拉的,火辣辣的疼,只好慢慢地走回去。公园里到处是孩子们在笑闹,我忍着疼痛慢慢走着,和周围任何一个普通人一样,毫无差别。我忽然想,忍耐的力量是多么神奇强大,有些伤痛,就是这样了,当你忍着痛,不管是心痛还是肉痛,脸上毫不为意,行为没有差池,大概就能骗到别人,或许也能骗到自己,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

  10月入秋,天气转凉,山火渐渐都灭了,消防人员回家了,山火就这样淡出我们的关注点了。当然也是因为11月大选终于到了。

  做为一个没有美国选举权的人,我对大选充其量不过是在微信群里闲聊,和在朋友圈发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帖子。

  11月16号,我拍了一张自己房间阳光洒落的照片发在朋友圈,并写了如下一段很文艺的话:

  “是一刹那倏忽而逝的感觉,光影交叠,似乎看到了不停流逝的时光的面容,恰恰好如胶片印落在我心底,惊鸿一瞥,似屋檐的钟声惊飞的白鸽飞扬,恍惚间只剩蓝天寂静”

  朋友看了都笑我文青,似乎都不能理解我想表达的,对于时光的特殊感应。

  还有一次是跑步当中,在红绿灯前等待,眼前车流飞逝,忽然感觉好像抽身在时光之外,在某一个很遥远的时间段,看着这个十字路口的车来车往,和自己在交通灯下无聊的等待,好像是多年后模糊的回忆片段,而这些片段,恰恰正发生在现在。

  我想说,关于时间,关于这一年,不管它多么真实而躁动,都会变成历史,变成回忆,变成以后我们想起来的某些泛黄的记忆碎片,无一例外,都会过去。

  12月,疫苗终于降临,人类被这个病毒蹂躏了这么长时间,快马加鞭,才打造出这么一个对打的武器,真的显得有些狼狈。同时英国传出有传播性更强的变种病毒体,果然在这场和病毒的PK中,占优势和主动权的,还是病毒?这么想真的很煞自己的威风,我到底是站在人类这边的,所以立场要坐坐稳!

  在这一年,我学到最实在的东西,应该是忍耐二字,不管是居家忍耐寂寞,还是忍耐工作的鸡飞狗跳,或者忍耐刷题的挫折,哪怕是忍耐流血的疼痛,都教会了我,忍耐是有代价也是有果报的。我一直是一个没有什么耐性的人,容易心浮气躁,人过中年,又历此一年,自觉于忍耐二字上,还是有点进步吧。

  居家令之后,我一直笑说发现自己特别宅,没有太多社交需求,似乎也相安无事。偶尔腻了,开车去山边海边走走,似乎就又兴致勃勃鸡血满满的了。闲了能美美地睡个午觉,也会感觉相当舒坦,除非梦到不开心的事。如此这般的一年,就要过去了,我当然并不眷恋,只希望2021 年各方面都顺风顺水,大家都不要太辛苦。


浏览(2148) (6)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