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万维2020“庚子年”有奖征文  
万维读者网2020“庚子年”有奖征文大赛  
网络日志正文
南来人:中国社会制度改革的悖论(征文) 2021-02-23 22:18:50


  美国政治学者亨廷顿说:“不完全的真理,即只有一半符合真实情况的说法,比完全的假话更有误导性。因为它确实有些根据,容易被当成完全的真理。"我很喜欢这句话,以此作为前言。

  (一)

  说起看人看事(身边的事),有一定阅历的人都知道不能非白即黑。可是话题一转到社会制度改革,很多人立刻失去理智。

  中国地大物博,怎么来的呢?是封建帝王用刀枪杀出来的,是赤裸裸的征服和被征服。

  地大物博是中国在当今世界得以生存的基础。当年小日本侵略中国,就是在中国纵深的西部跟前止步的。今天的形势依然如此,没有广西云南贵州青海西藏新彊内蒙宁夏甘肃,中国的安全系数就要小得多,中国的资源就会少得多。保卫中国的统一和安全是全国各民族的共同利益,不可有丝毫动摇。

  问题是,用专制的屠刀夺来的国土,可以用民主的选票来守卫吗?这是一个两难的悖论。

  显然,答案是否定的。这是历史留给我们的特殊国情。各民族的利益必须服从国家的整体利益。只有国家的整体利益得到保证,才能为各民族的发展创造更好的条件。而这种服从离不开武力的维持。这就需要一个中央集权的国家机器。

  也许有人会问,美国怎么能在民主之下统一?別忘了,美国是在印第安人几乎灭族的基础上建国的,各个州都控制在有相同文化背景的白人手中,他们都受到欧洲民主思想的影响,从而建立了社会民主的联邦共和国。今天的美国由于黑人和西班牙裔人口快速增加,白人逐渐要失去多数的优势。由此而产生的政治危机越演越烈,己经开始威胁到美国的政治制度。

  也许将来中国各民族的文明程度能高度一致,大家可以用选票维持国家的统一。但是在今天的中国絕对不可能实现这一点。

  征服和被征服,民族的同化过程是漫长的。中国现在富强起来了,各民族同化的过程己经在进行,但要达到完全融合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另外,资本主义经济对政治制度的要求本身也有两面性。

  一方面它要求竞争公平公正,要求摆脱权贵对市场的控制。因此,社会民主制远胜于中央集权制。而且,在防止制度性腐败方面,社会民主制具有巨大的优势。

  另一方面,资本主义经济又要求国内统一的大市场,要求全国法律、政策、金融等统一,要求道路、电力和能源供应、劳动力供应、商品交流等畅通。在中国尚无高水平的统一的社会民主制的情况下,只能由中央集权制下的大一统来承担了这一功能。还有,中央集权制在集全国之力办大事,救灾,防疫等方面的优势也是很明显的。其行政执行力,甚至组织战争的能力也具有优势。

  最近美国突然拉拢盟国对中国进行高强度的打压,给中国政治制度的改革带来极为不利的影响。在这样的形势下,中国除了依靠甚至加强专制来对抗美国及其盟友之外,好象也没有別的选择。

  在人类社会发展的现阶段,大国搏弈的重点是国家利益,它高于意识形态的分歧,高于国内各阶级利益的矛盾冲突,也高于国内民众的人权要求。

  美国和它的盟友最关心的是自己国家的利益。別国的民主自由人权等是次要的,是用来做宣传的口号和制造事端的借口。中国在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民主制度之前,只能继续依靠中央集权制保卫国家的利益。中国只有首先捍卫住自己国家的利益,然后才有可能侈谈民主改革。很多人看不清这一点,以为美国会无私地帮助中国建立民主制度,太天真了。

  美国及其盟友最希望看到的是中国分裂成若干个弱小的国家,失去与他们竞争的能力,仰仗他们的高科技而生存,从而可以最大限度地掠夺中国的资源,鯨吞中国的财富。最近这些年来太多的事实说明,在实施自己的阴谋时,他们往往不顾老百姓的死活。

  (二)

  是人权高于主权,还是主权高于人权?这应该是又一个悖论吧。

  很显然,我上面的言论好象是赞成主权高于人权。这很可能引来很多人反对。这些人自觉或者不自觉地认为,可以牺牲主权来保卫人权。他们最有力的证据就是当年柬埔赛波尔波特政权草菅人命的历史。

  当一个政权令利智昏到,或者腐败到置国民生死于不顾时,它确实沒有理由再存在下去,也没有资格代表主权。

  主权和政权其实是两回事。在没有政权的情况下,国民可以自己起来捍卫主权。也就是说,主权是一个国家的国民共同的权力,是他们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权力。在这个意义上,主权就是高于个人的人权。因为一个国家的国民失去了在自己国土上生活的权力时,其中每一个国民的人权也就不复存在了。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对中国侵略的恶果就是血的教训。

  主权之所以重要,是因当今世界还是丛林法则支配着的弱肉强食的世界。

  在正常情况下,国民是通过自己国家的政权来维护主权。如果政权失去了维护主权的能力,虽然国民可以建立新的政权取而代之,但为此付出的代价一定是惨重的。

  主张人权高于主权的人们请注意,政权不等于主权。主权是高于个人权力的全体国民的共同权力。

  也许又有人会说,你那种集体主义的烂调不值得一驳,只有个人的权力有保障时,才会有集体的权力。沒有个人就沒有集体。是吗?当深夜大家都要睡觉时,你说你有敲锣打鼓的权力,可是你有吗?可见片面地强调人权高于一切是何等的幼稚。

  这里有两个似是而非的理论很容易迷惑人。其一说,当每个人的权力都得到保障时,集体的权力也就得到保障。事实是,现代民主国家并非是每个人的个人权力都得到保障。只是大多数人的大部分个人权力得到保障。这就是法律法官和监獄存在的原因。

  世界上根本不存在毫无限制的个人权力。目前中国公民实际享有的权力和西方民主国家的公民相比确实是少了许多,但是不能说中国公民不享有任何个人权力。如何改善中国人权的状况是一个很大的题目,以后再说。

  其二说,中国的统治者打着主权的旗号剥夺公民的个人权力。其实,归根结底统治者并不能随便找借口剥夺公民的权力。一个国家中公民能够享有多少权力,是由社会的阶级结构和各阶级之间的利益平衡所决定的。统治者违背各阶级之间的利益平衡任意侵犯公民的权力一定会碰壁并要承担后果的。

  关于人权,专制和民主的区别在于,专制制度下,由一人或少数人决定民众可以享有多少人权,同时以这一人或少数人的意志决定集体的权力。而在民主制度下,由多数人共同享有的人权形成集体的权力,少数服从多数。

  (三)

  革命,还是改良?这是个一直争论不休的问题,应该是另一个悖论吧。

  以史为鉴,何为革命?我们就以辛亥革命为例说说在中国闹革命是怎么回事。

  1,革命只会在旧政权非常虚弱时发生。在一个政权的上升期,统治力量强大和社会稳定的情况下,革命是很难成功的。

  2,革命必须有强大的社会力量支持才有可能成功。

  3,中国的革命只有在武装力量的支持下方能成功。辛亥革命就是革命党渗透并控制了相当一部分新军之后发动的。辛亥革命的成果后来被袁世凱篡夺,其主要原因也在于袁世凱控制的北洋新军的势力大于革命军的势力。

  4,革命后很可能出现军阀割据的局面。随后要经过长期艰难的内战才能形成新的大一统。这中间国家和人民付出的代价太大。

  5,革命的结果并没有出现孙中山等先驱所期待的社会民主。这其中自然有深刻的原因。

  今天,鼓吹推翻中共政权的人们根本无视中国的现状,不计后果,空谈革命。人们也许会说,时代不同了,民众受教育的程度和对自己权益的认知度比当年高多了,革命的可能性大多了。事实如何呢?国外民运人士慷慨激昂,丝毫不影响国内民众沉默的状态。中国经历了几千年的专制统治,今天依然如此。人们崇拜权力,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意识根深蒂固,造就了从最基层到最高层的权力金字塔。中国缺少民主的土壤,民众逆来顺受。不到无法生存时不会轻易造反。而且经过1989民运以及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倒台,中共当局丝毫不敢放松维稳的力度。必要时会毫不犹豫地重演六四悲剧。所以革命这条路好象不通。

  进一步分析,即使侥幸发生了革命。比如通过政变推翻了中共中央的领导,其结果也一定是天下大乱和军阀混战。因为失去了党指挥枪的功能,目前的中国谁有能力控制住如此庞大的军队?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军队的大佬们达成某种共识,组成军政府。这还不是回到了革命之前的状态。

  深究起来,确有一种微小的可能,就是明智的军队大佬们不接管政府,而是组织国民大选形成新的政府。对此,我只能祈祷老天爷帮助实现这一愿望。

  下面说说改良,以戊戌变法为例。

  本人认为戊戌变法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光绪皇帝和追随者操之过急,认为慈嬉太后是改良的最大障碍,欲取而代之。这就犯了大忌,招来杀身之祸,以失败告终。

  其实障碍来自朝庭和社会的守旧势力,而当时能够压制住这股势力的人只有慈嬉太后。

  还有两例,一是蒋经国之所以能在台湾实行民主,主要之一是因为他己经手握最高权力并可以压制住国民党内的保守势力。

  另一例是,邓小平之所以能够改革开放,主要原因之一也是他手握实权,可以镇住中共内部的极左势力。

  由此可见实现改良的必要条件有以下一些。

  第一,只有在掌握实权的执政者的认可和支持下,改良才能够实现。

  第二,只有压制住保守势力的反对才可能实现改良。

  第三,改良是一场交易。只有保证统治阶级的某些基本利益时,改良才可能实现。

  还有其它一些显而易见的条件。比如要有足够的前期准备,象国家政治经济形势的恶化倒逼民众和政客走上改良之路,还有强有力的启蒙运动让人们认识到改良的必要和可行。

  从中国的现状来看,中共领导人似乎并不打算把改革深入推广到政治领域,也不打算开放党禁,让启蒙运动在中国展开。

  改良派虽然比革命派现实一点,但依然是一厢情愿。这是当今中国的悲剧。

  那么,希望在哪儿呢?

  (四)

  不少人认为中国民主改革的启蒙运动在国内搞不起来的原因之一是中共的洗脑运作。这些人还经常责怪那些被洗脑的人们。

  关于洗脑,我想说说很长时间以来我持有的一个看法,即关于群体犯罪。

  我做知青时曾目睹全村人出动,抢刧一家外乡人的财产,一扫而光。更典型的例子是二次大战时期德国和日本的国民疯狂地支持他们的政府对外扩张势力。类似的例子在当今世界也可以找到许多。这些说明一点,就是一个群体为了自身的利益,可以共同做出不可思议的事情,其中包括犯罪。

  群体犯罪的本质是群体利益,这是绝大多数洗脑运动的根源和基础,也是洗脑运动的目的所在。

  给別人洗脑的人一定带有目的。

  绝大多数被洗脑的人之所以相信洗脑者的说词,是因为说词在很大程度上符合自己的利益追求和愿望所在,他们是很愿意接受那些说词的。这是洗脑之所以往往成功的根本原因。中国的情况也是如此。当今世界,在维护国家利益这一点上,无论是美国中国还是别的国家,其军队和民众都很相信他们政府的说词。民族主义情绪很容易煽动起来,不实之词很容易漫延的。中国不乏极端的民族主义者,极端的爱国者,极端的红色革命者,还有成群结队的假理论家。他们不遗余力地煽风点火,具有极大的欺骗性和破坏性。

  中共有做思想工作的传统,有丰富的鼓动宣传的经验,有组织有专业队伍。在出现战争时,他们可以有效地激发士气,是克敌制胜的重要手段。在国内面对反对势力时,他们可以拉拢群众,成为维稳不可缺少的工具。

  中国的民主启蒙运动困难重重,除了中共高压维稳禁止言论自由之外,民众的自私和冷漠也是重要原因。只要自己的小日子过得下去,谁会多管闲事。目前中国民众的饭碗是端在中共手中,这使得中共的洗脑运动占尽了先机。

  但是,在学生中,在许多知识分子当中,在相当多的民众当中,存在着强烈的反抗情绪。人们己经厌倦了中共革命的说教,憎恨高压禁言的政治氛围。其中最勇敢的呐喊人,如崔永远,易中天,梁宏达,方方,张展等等,都是当代中国伟大的启蒙者。他们所做出的牺牲总有一天会唤醒中国的民众。

  向往自由是人的本性,民主运动代表着中国民众的长远利益。中共的洗脑和民主运动的反洗脑是一场争夺人心的长期较量。

  (五)

  民主制度好,还是专制制度好?现在依然争论不休,也算是一个悖论吧。

  中共之所以拒絕民主改革,原因之一是党内一些人相信一党专制体制优于西方的民主制。

  有人曾写文章说未来世界将是东方的集权制和西方的民主制之间的竞争。

  果然是这样吗?

  从世界史看,两千多年前雅典的民主制与斯巴达的专制之间的对抗确实是以雅典失败而告终。

  之后的一千多年,世界也是在王权的独裁统治下度过。

  中国就更不用说了,整个就是一部皇帝集权的历史。

  中共政权继承了中国皇权的传统,同时也继承了前苏联一党集权和"无产阶级专政"的传统。不能不说中央集权制渊源深厚,功能强大。

  但是,中国封建制度最后结局如何呢?前苏联的最后结局又如何呢?

  现在应该没有人怀疑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优越于其它历史上出现过的生产关系。

  而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存在的前提之一就是公平公正竞争的市场经济,以及产权有保障的资本企业。

  请问,在独裁专制下能够做到公平公正竞争,能够确保资本企业的权益吗?

  很明显,只有在社会民主制下才有公平公正竞争,才能保护好资本企业的权益。

  所以,象奴隶制己经成为过去一样,所谓的东方中央集权制很快也会成为过去。这是历史的必然。

  但是,由于以下一些原因,中共就是不愿也不敢接受上述事实,将自己锁在独裁专制的禁锢之中。

  原因一,作为在地球上存在了好几千年的专制体制,确实有其合理的地方。另外,如前面分析的,现实的中国有必要保留某些专制的功能。但是,这些只是部分真理。中共以这样的部分真理代替全部真理,不但欺人,而且自欺。

  原因二,权贵们的利益所在,必须抱着独裁专制不放。

  原因三,唯恐党的领导一旦放松就可能不复存在。目前的中国离开党的领导必定天下大乱。中国需要相当长的过程来建立取代中共领导的社会秩序。

  原因四,一党专制己成为中国有效的统治结构。该结构各部分环环相扣,牵一发而动全身。要想改,确实难,不如得过且过。

  原因五,目前中美关系恶化,外部压力急剧加大,中共要依靠现有体制对抗美国及其盟友。谁也不敢轻言民主改革。

  原因六,在长期专制统治下,中国的国情民情己适应专制体制。没有相当长时间的启蒙和亲身体验,很难改变。

  中国的统治者既想要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又不想放弃至高无上的权力。我想这也是一个悖论吧。

  (六)

  中共党内不是没有人看到民主改革的必要性,但谁也不敢冒天下大乱之危险实施民主改革。

  统治若大中国的需要,和维护统治阶级自身利益的需要,如两条巨大的铁链捆绑住党内民主改革的人士,令其动摊不得。改革开放走到今天几乎是一盘死棋了。

  骑虎难下这一成语应该很适合今天中共的领袖们。然而,不管多难,民主改革并非是不可为。

  想当初,在毛泽东时代,谁曾想过中国能搞资本主义经济?可是邓小平就把它变成了现实。

  中国目前还需要第二个邓小平来打破现在的僵局,实行民主改革。不过,邓二世比邓一世难当的多。

  邓一世搞改革有两大潮流可顺从。一是个人发财致富,这是人类的天性。邓小平对中国人说,我给你们发财的机会!响应者自然浩浩荡荡,无人可阻挡。二是权贵们发财的优先权。邓小平对他们说,我让你们先富起来!响应者自然充滿了中国的官僚体系,腐败之风无人能阻挡。这叫作顺潮流而动,邓一世聪明着呢。

  人们总说天时地利人和。邓小平的天时是,文革结束,极左路线走进死胡同,人心思变。邓处在改革的最好时机。

  邓的地利,是上面说的两个潮流。邓推波助澜,事半功倍。

  邓的人和,在于几十年革命的经历在党内建立的人脉。邓长袖善舞,能拉起自己的队伍,并携带全党同行。

  邓二世呢?

  应该说邓二世也具有他的天时,即改革开放四十年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确立,经济发达,新兴资产阶级己登上舞台。中国迫切需要政治制度改革,以适应经济改革的形势。

  邓二世也具有地利,也有两大潜在的潮流。其一,如果他能给民众自由,响应者一定如潮湧。其二,如果他能给包括权贵资本在内的资产阶级安全,那么一定能得到党内主要势力的拥护。

  邓二世的人和,则要看他能不能象邓一世那样处世圆滑了。

  不过,邓二世比邓一世难当。为什么呢?

  因为要给民众自由,则会触犯共产党的大忌。要给包括权贵资本在内的资产阶级安全,就必须让中共的权力退出经济领域。而目前中共的智慧还不能看透其中的奥妙。

  可以说中共建国以来经历了两个时代。前三十年是毛译东时代,后四十年是邓小平时代。邓二世需要超过邓一世的政治智慧去实行政治改革,才能开启自己的时代。

  邓二世出生了吗?

  这里应该是另一个悖论,即中国的民主改革需要英雄造时势吗?

  (七)

  说起阶级斗争,不少人会谈虎变色。唯恐大规模的政治迫害会重来,唯恐打土豪分浮财会再现。这完全是毛泽东式的阶级斗争留下的后遗症。

  其实,阶级和阶级斗争不过是一种客观存在,它每时每刻都在我们身边发生着。弄清楚中国社会的阶级和阶级斗争现状,是实现社会制度变革的基础。

  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社会的两极分化己经完成。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中国的权贵资产阶级己经控制了社会大部分财富,己经取得左右中国经济,控制百姓生活的能力。同时,中国的权贵们己经成为中国官僚体系的实际控制者。当今中国以权贵资产阶级为核心的新兴资产阶级己经形成。资产阶级的本能会使他们成为民主改革的推动者。

  而在另一端,是占人口絕大多数的劳动者,其中包括脑力劳动者。他们以各种形势被别人雇用。如果这些雇用劳动者真闹起事来,谁也吃不消。

  如果资本不受约束,它会毫不留情地榨干劳动者的血汗,必要时还会把亿万劳动者赶进失业的悲惨境地。

  这就是中国的现状。资产阶级和劳动阶级是决定中国政治格局的基本社会力量。中国的未来就取决于这两大社会力量如何发动和组织起来了。而中共则是中国目前唯一可以掌控这些社会力量的政党。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商人不与官府作对。今天的中国依然如此,中共的政府让商人活,则商人活。要商人死,则商人必倾家荡产。

  在另一方面,广大的劳动者如果没有中共的支持就是一盘散沙。谁想造反就把谁抓起来。中共一手拿大棒,另一手拿胡萝卜,对劳动者招之即来挥之则去,成为中共手中的另一个利器。

  (八)

  很多人觉得只要把中共赶下台,中国就可以实现民主了。

  那么,中共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政党?近期有可能被赶下台吗?

  我个人认为中共有以下几个重要特征。

  (1)中共内部是一个魚龙混杂的地方。有仁人义士,也有贼人骗子。在战争年代和毛泽东去世之前,有很多胸怀革命理想的人入党,还有大量的工农分子入党。在另一方面,中共取得政权之后,权力背后的好处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投机分子加入党内。由于中共建立过程中定下的革命宗旨,和中共长期党内斗争的锻炼,使中共内部到处都是满嘴革命词汇的伪君子。随着中共执政时间的延长,党内这种投机分子和伪君子会越来越多。

  改革开放之后党内更是分化为少数暴发户和大量不能或者不屑发财的党员和干部。党内的两极分化已经和社会上的两极分化互相呼应,息息相关了。

  中共是当今中国唯一管事的政党,社会各阶级都需要在党内寻找代理人,以维护本阶级的利益。可以想象社会上阶级矛盾有多激烈,党内斗争也就有多激烈。反过来,党内斗争的结果往往直接影响社会中亿万人的命运。

  (2)中共是一个金字塔式的严密组织,下级服从上级是一条铁的规则。这个组织是中共的硬件,它可以用来执行不同的政治路线。

  而且,中共金字塔式的组织与政府和军队中的金字塔式的组织是完全融合的。

  我们都熟悉一句名言,就是

  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

  中共把这句话推广到党内,成为

  党员的天职就服从。

  推广到政府中,成为

  干部的天职就是服从。

  更甚者,中共还把这句话推广到全国,成为

  公民的天职就是服从。

  试想一下,十四亿人按照统一的号令正步前行,若大的地球可能都要共震了。如今西方各国对中国感到恐惧的原因之一也在于此。

  这也是中共党内斗争的后果之严重的原因之一。不同的人在这斗争中获胜就会把中国带上不同的道路。或者是民主之路,顺应历史潮流,把中国引向光明。或者是腐败之路,使中国被少数盗国者榨干吸尽。或者是法西斯之路,以整个中华民族陪葬。

  这形成中共的一个奇怪的特征,即不确定性。就连中共的高级干部都经常为自己未来的命运担忧。

  由于中共政治结构的特点,以及党的成份的繁杂性,虽然权贵资产阶级己经暗中控制了官僚系统,但是类似文化大革命的运动还有可能发生,造成对权贵资产阶级的致命威胁。

  (3)当今中共内部有几个大的政治势力。这是由中共漫长的历史积累形成的。

  从中共成立到红色中国成立,以毛泽东为首的井冈山派己经把其他山头削平,但这些山头的遗留下来的人员,以及毛泽东旗下本来存在的小山头,构成中共建国后基本的政治势力划分。

  另外,建国后出现一个新的情况,就是伴随着政府机构的建全,中国出规了一个强大的官僚系统。这个系统的总管就是刘少奇,从而导致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打碎这个系统。然而事与愿违,毛泽东去世之后这个官僚系统的势力立即复辟。可以说当今中共内部的主要势力都是渊源于这个官僚系统。

  毛泽东虽然失败了,但毛泽东的影响却沒有消失。毛泽东的势力以各种形式存在着。

  邓小平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自然留下的自己的一股势力。之后江泽民,胡锦涛,和当前的习近平都各自拥有自己的势力。

  目前习近平靠着强势的作风以及反腐的手段压制住党内的其他势力。不过,他和毛泽东不一样,看起来不搞斩尽杀絕。这使中共内部暗流汹湧,各派势力都处于蓄势待发的状态。

  当今中共党内势力之争有一个很重要的特征,就是权贵资产阶级占主导地位。习近平靠自己的手段压制权贵资产阶级,大搞扶贫,生态建设等等,后果会怎样尚不知道。

  但是有一条,即广大的劳动群众的利益和他们的潜在的力量是任何权贵资本所惧怕的。逼急了,习近平如果把这些人发动起来,权贵们就要吃不消兜着走了。这就是阶级斗争的历害,看不到这一点,就不可能正确理解中国的政治形势。平日里民众是一盘散沙,任人摆弄。一旦有了靠山,动员和组织起来,则如洪水猛兽。中共是搞农民运动起家的,发动工农民众是他们的长项。

  不少人强调党内的左派的危险性。其实左派的存在是保持中国政治力量平衡的重要法码。使各个权贵资本势力很难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

  左派的存在还防止中国过度资本主义化,防止使众多的工农陷入绝境,从而维护了社会各阶级利益的平衡。

  但是,如果抱着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不放,中共传统的左派势力和社会上的左翼力量往往会成民主改革的最大障碍。目前,中共左派还在继续把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极为有限的政治进步一点一点地抹掉,在党内外引起强烈的不滿。

  在民主改革的路上,能不能化消极力量为积极力量,是一个十分困难但又必须解决的问题。

  党内派系林立使党内民主得以存在。中共也因此获得一定的自我纠错的能力。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邓小平对毛泽东路线的纠错。在文革刚结束时,中国的形势和前苏联垮台前的形势有些相似。如果没有出现邓小平的改革,中国也很可能象苏联那样垮掉。可以说,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挽救了中国,也挽救了中共。

  顺便说一下,中国之所以没有步前苏联的后尘,与中国的传统文化分不开。象毛泽东邓小平这样的政治家都熟知中国传统的治国之道。这既是中国的幸运,也是中国的不幸。

  (4) 中共是一个不可救药的腐败的党。

  (5) 中共在理论上还停留在摸着石头过河的水平,缺乏远见。

  (九)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对还是错?这也算是一个悖论,一个永远争论不休的问题。

  其实,马克思主义有错,但不是全错。

  一百多年共产主义运动的实践证明,以《共产党宣言》为核心的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是错误的。其中包括打倒资产阶级,消灭资本主义,实行国有化和计划经济,建立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专政,共产党的先锋队作用和领导地位。

  中共己经基本上放弃了《宣言》中所说的计划经济。他们以为冠上社会主义的名称,中国的市场经济就不是资本主义的了。完全是自欺欺人。然后宣称自己依然是马克思主义者,是遵循《宣言》的。这好象应该叫作修正主义吧。

  中共己经不再高喊打倒资产阶级,因为他们自身己经变为资产阶级。然后他们依然宣称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是遵循《宣言》的。

  中共在无产阶级专政这一点上好象做的比较遵循《宣言》。可惜他们的专政己经不再是针对资产阶级,而是针对人民群众了。谁要不按照他们的调子唱就专谁的政。

  中共在劳动人民求解放的问题依然以大救星的身分自居。殊不知真正维护劳动者的办法是在社会民主制下让劳动群众自己组织起来,通过立法保障自己的利益。

  中共凌驾于宪法和民众之上,大权独揽。其结果必然是腐败橫行,不可救药。

  即使如上所述,中共依然抱着《宣言》不放,主要就是为了证明一党专制的合法性。

  中共在理论上的保守反映了这个党固步自封的状态。

  然而马克思的徒子徒孙们所犯的错误并不能抹杀马克思理论正确的一面。马克思成为世界公认的改变人类历史的人物之一绝不是毫无道理的。

  本文在这里只列举马克思的一个最重要的思想,即资本主义雇用劳动者的解放将带来一个比资本主义社会更加优越的新社会制度。

  纵看世界历史,每一次社会制度的进步都伴随着当时被压迫阶级的解放。如果现代的劳动者能从资本雇用的状态,从劳动力商品的状态,变成企业的拥有者之一,分享企业的赢利,那么从劳动者身上释放出来的积极性和创新性将极大地推动生产力的发展。

  中共成立的初衷就是解放劳苦大众。中共取得政权以后的前三十年工农享有非常高的社会地位。这在中国社会中留下的深深的烙印。民众心中保留了那些相对平均的铁饭碗的记忆。中共也保留了丰富的发动群众的方法。

  虽然中共采用恩赐的方法对待劳动群众是错误的,但在激发劳动者的积极性方面还是相当有效的。在当今大国搏弈中,这将会是重要的一张牌。

  (十)

  根据上面对中共的分析,我们可以概括一下当今中共的统治模式。

  通过党内民主的形式(准确的说,是党内大佬们的民主),各主要政治势力协商产生党的领袖和领导班子(政治局及其常委)。这就是中共金字塔的塔尖。然后整个金字塔以塔尖为中心开始旋转。同时军队和政府机构这两座金字塔也同步旋转起来。然后整个中国也跟着动起来。

  如果党的领袖及其势力软弱,则无法带动中国巨大的政治机器,出现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状况。其后果,轻则出现九龙治水之势,重则出现诸候割据和混战。

  一党专制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袖和中央领导。党内各派虽然平时争斗的历害,但是在党的集体利益受到威胁时,他们又会联合起来维护党中央的权威,强化一党专制。

  中共很可能按上述模式统治中国很长的时间。

  前苏联由于僵死的计划经济和军事力量的奇形发展把国家拖入赤贫,并因此把苏共送进坟墓。中共则不同,由于找到改革开放的路子,使中国空前的繁荣富强。所以中共不会象苏共那样倒台。

  由于维稳和洗脑,还由于中共利用社会上阶级斗争的存在,搞群众运动,颜色革命也不可能在中国发生。

  由于中共的组织远远比过去的封建王朝强大和完善的多。而且一会儿左一会儿右,有一定的自我修复功能。所以暂时也不会象清王朝那样轰然倒塌。

  另外,在现阶段,通过战争打败中共也不大可能。

  早在1989年就有人预测中共的统治不会超过十年。如今三个十年己经过去了,中共依然稳稳地坐在台上。这难道是侥幸是偶然的吗?

  中共不但可能继续统治中国很长时间,而且可能利用自己的优势,在不久的将来把中国打造成世界第一强国。

  中国过去四十年所取得的成就絕不是一个幻影,而是亿万人脚踏实地的努力的结果。

  然而,这一切都不能说明中共现在的统治模式是最先进的。

  社会财富再分配会永远不停地发生,专制下的腐败也会永远不停地发生。如果不实行民主改革,中共将会进入从腐败到更腐败的恶性循环,最终衰弱下去,把中华民族再一次拖进慢性死亡。

  这是中国社会制度改革最大的障碍。

  未来能够引领人类社会进步的国家一定具备两个最基本的条件。第一是实现民主和自由,社会絕大多数人都能自由地生活,自由地思想。第二是劳动者得到解放,成为企业的主人之一,参加

  利润的分配。这两点都能帮助人类释放出极大的生产和创新的积极性。

  中国现在距离这两个目标都很远。中华民族能否真正崛起还是个未知数。

  (十一)

  上面罗列了中国社会制度改革的许多瓶颈,或者说死结。

  问题是,破解的方法在哪里?

  社会制度的改变絕对不会是一蹴而就的。新社会制度一定要经过漫长时间探索才会出现。当然,外来的侵略者有可能一夜间在表面上改变一个国家的制度。但是对于中国这样的大国好象不大适用。即使对于小国,外来的制度也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被逐渐接受。而且在接受的过程中往往还要做某些改变,以适应该国的国情。

  中国有数千年大一统的专制制度的历史,旧的传统极其顽固。这就决定了中国向新的社会制度的演变是一个艰苦和漫长的过程。

  这个演变过程的最终目标绝对不是中共的一党专制制度。因为这种制度不过是封建专制制度的延伸。

  演变的最终目标将会是资本主义的社会民主制。这种社会制度己经被最近几百年的世界史证明为现代社会最合理最科学的制度。

  由于中国经历过几十年〈旧社会主义〉的实践,使其在向资本主义社会民主制过渡的同时,还具有向〈新社会主义〉民主制过渡的可能性。不过,中国只有首先真正完成向资本主义社会民主制的过渡之后,才有可能向〈新社会主义〉过渡。

  清王朝的垮台标志着现代中国社会制度演变的开始。到现在为止,中国经历了军阀独裁割据,蒋介石的独裁统治,和中共一党专制的统治。中国至今还没有看到期望的社会民主制。这难道是偶然的吗?

  你觉得沮丧吗?觉得迷茫吗?大可不必,因为这是中国必须经历的劫数。不过,坚冰己经开裂,春天即将来临,中共已经为自己培养了掘墓人。

  以史为鉴,如果把当代中国的改革开放与晚清时期的洋务运动对比一下,我们可以得到一些启发。

  晚清洋务运动又想要西方新技术,又不想动封建王朝的国本。既想追赶列强,又要和朝庭的保守势力妥协。既要打通从朝庭到各级地方官府的关节,又要为自己的人谋些好处。可谓步步艰难,处处受困。

  今天的中国也是,既想超过西方民主国家,又不愿动一党专制的国本。既想实行市场经济,又管不住各级权贵欺行霸市。既想要知识分子和工农群众发挥出积极性创造性,又要禁止言论和思想的自由,等等。处处自相矛盾,时时困难重重。

  但是,洋务运动还是取得一个重要成果,即在中国出现了一个新的军种,新军。正因为有了新军,辛亥革命才推翻了清王朝。也是因为有了新军,才出现各个军阀称霸。并继而出现国军和共军。

  那么,今天的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了什么重要的变化呢?

  我看极为重要的变化就是中国出现了以权贵资产阶为核心的新兴资产阶级。

  今天的资产阶级不但懂经济,而且懂政治。他们在中共搭建的平台上长袖善舞。他们手中握有打开中国社会制度改革大门的钥匙。

  他们在中共内部有雄厚的基础和广泛的人脉。他们熟悉党内斗争的规律。如果他们能恰当地应对党内左派和广大劳动阶级的巨大压力,达成妥协,并找到利益的共同点,那么他们则有可能推动中共开启民主改革。

  所以,当前国内外民主运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宣传和发动中国的新兴资产阶级。

  解铃还需系铃人,中国民主改革的解铃人还是中共。

  中共党内目前还处于相对"民主"状态。表面上习核心领导一切,实际上各派势力互相制衡。这有利于推动民主改革。

  在和平时期,国家制度的改变只有在实际掌握权力的统治者参于之下才可能实现。中共能否启动民主改革取决于党内改革势力能否取得中央的领导权,能否掌握枪杆子和刀把子。如今,最有可能充当这一角色的就是党内某一个或者某一些权贵资产阶级势力。

  中共的左派势力思想僵化,固步自封,成为民主改革旗手的可能性很小。

  不过,由于中共党内斗争复杂多变,这场民主改革的大剧究竟会如何上演还是很难预测。

  不管怎样,根据本文所列举的事实,我们可以预见,如果中国发生民主改革,那么很可能会有以下特点。

  (1)将会保留部分专制制度的成分,以维持中国大一统的状态。中共将继续承担这一功能,主要通过对军队的控制来实现。

  (2)中共将放弃行政权,司法权,和部分立法权。把这些权力交给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政府官员,司法机构官员,和人大政协的代表。中共将与人大政协分享立法权。

  (3)各级民主政府之间不会是联邦制。各级政府主要是执行中央政府制定的计划和政策。处理本级政府的特殊事务为辅。

  (4)中央政府和人大政协以及中共一起制定政府工作计划。中共将通过这一途经,以及参于立法的途经保持对国家事务的影响力。中共将不再直接干涉行政和司法工作。

  (5)中共将在宪法和法律的框架下履行上叙功能。也就是说要把整个中共关进笼子里,这比当前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做法更为有效。这将是一个四权分立的社会结构。

  (6)这是一个中共由治国转变为监国的过程。

  (7)这种民主形式将是一种过渡形式,以给国家和民众一个实践和学习民主的过程。其最终目标是完全的社会民主。但是,这个过渡将会持续很长一个时期。

  (8)即使是这种不完全的过渡性质的民主,也要通过艰难的努力才可能实现。

  (9)这种四权分立的结构是很容易通过军事政变回到专制制度。想要防止这种事情发生,取决于中共和中国民众有多大的决心去实行民主。只有当民主在中国尉然成风时,这样的专制复辟才可能杜绝。

  如果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可以把中国变为世界第二强国,那么实现四权分立的民主制就一定能使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一定能真正实现中华民族的崛起。

  目前中共的统治尚处在上升期。如果出现民主改革,社会制度的改变则很可能以稳定的逐渐过渡的形式完成。如此,则为大幸。

  但是,还存在另一种可能。民主改革迟迟不能出现,不断恶化的腐败会导致国家的衰落,使革命成为可能。社会民主将通过动乱来实现。民众和国家都将付出极大的代价。这是我们不希望看到的。

  我以前说过,民运的目标不应是打倒中共,而是实现民主。因此完全可以和中共内部的民主力量携手努力。

  今天我还想说,实现民主也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因为实现民主的目的是让中国的民众生活的更自由和幸福,使中国更加富强。为此,我们应该采用适合中国国情的民主制度。

  民主的基本精神必须遵循,但民主的形式可以是灵活的。每个国家只能根据自己的国情建立适合自己的民主制度。

  注(引自维基百科): 塞缪尔·菲利普斯·亨廷顿(英语:Samuel Phillips Huntington,1927年4月18日-2008年12月24日[1]),当代颇有争议的美国保守派政治学家。他以《文明冲突论》闻名于世,认为21世纪国际政治的核心政治角力是在不同文明之间而非国家之间。[2]亨廷顿与莫里斯·詹诺维茨是20世纪晚期政军关系研究的先驱者。[3]。他个人的政治定位是民主党右翼[4]。近来,他对美国移民问题的看法亦广受关注。


浏览(5587) (11) 评论(5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太山 回复 特有理 留言时间:2021-03-11 15:22:18

目前的问题,是大多数人把基础性的谬误当成了信奉的理念。

========

还有, 不少人在某种政治煽动下, 将无条件的主观理念当成了有条件才可能具备的某种客观标准, 并用以无条件的,审判全世界!

或将某时空内, 某种由极其特殊条件,代价,手段实现和维持的某种极其特殊的客观存在,当成无条件的[普世价值],并用以审判全世界.

回复 | 0
作者:太山 回复 特有理 留言时间:2021-03-11 14:57:42

然而,解决问题不能依靠“最不坏”的思维,而是要寻找超越现有制度的新型政治及经济模式。

=====

特有理这一见解非常正确.

而且,在某个时空内的“最不坏”,在另一时空却完全可能属于“最坏”, “最好”或“最不好”。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1-03-10 07:44:27

不考虑客观条件, 牛顿定律能不成为 “悖论” 吗?

回复 | 0
作者:太山 回复 開明 留言时间:2021-03-10 07:39:36

虾子, 台湾就是别人圈养的一条狗! 狗咋定老大无关紧要,因为,定谁当老大, 这个老大都得看大老板眼色行事.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1-03-10 07:35:33

是人权高于主权,还是主权高于人权?这应该是又一个悖论吧

=========================

回避客观条件而孤立谈论任何论点,都可能是“悖论”!

因为,任何论点读必定伴随着相应的条件或状况。
充数着为财富资源,为势力范围而爆发着空前疯狂的军备竞赛,以强凌弱的战争和战争威胁,一个国家可以因力量足够强大而对另一个国家肆意实施单方面杀劫的丛林法则尚未消失的人类世界:

1)一个国家,如果没有主权,就一定没有人权!

2)只有当一个国家有了主权保障,才有可能谈及这个国家的人权。

3)任何权力都是建立在,也必须建立,也只有建立在特定经济基础之上的! 而在丛林世界,特定经济基础,对于某些国家, 又可以是建立在特定军事力量,以至战争手段基础之上的,

4)“好战必亡”文化的国家的社会稳定,必将依靠民众牺牲部分自由来实现民主集中.

“无战必亡”文化哲学的国家,必将依靠牺牲他国民众的经济利益和人权来满足自己国家人权的相对宽余!


回复 | 0
作者:太山 回复 開明 留言时间:2021-03-10 07:07:50

有本事你回答我的这几个具体问题:台湾总统是林郑月娥那样内定的?你打算给台湾也来个国安法?到处搅局。人渣!

===

虾子, 台湾就是别人圈养的一条狗! 狗咋定无关紧要,因为,定谁, 都得看大老板眼色.

回复 | 0
作者:taichidao 留言时间:2021-03-09 15:42:03

“民主制度好,还是专制制度好?现在依然争论不休,也算是一个悖论吧。”这样的思维层次,居然也敢长篇大论。笑话!

连共产党自己在一百年的宣传中都不敢公然否定民主的先进性,不敢肯定“专制制度”而是将自己归纳到“正确领导”。

本文,就是一条搅屎棍!

回复 | 1
作者:taichidao 留言时间:2021-03-09 15:28:49

"是人权高于主权,还是主权高于人权?这应该是又一个悖论吧。"

--这句话隐含了一个常识性错误。

“悖论”是指事实逻辑上的永远相悖,例如帝王专制下的“天下一家”就是个永远的悖论,因为帝王之家永远不可能成为天下百姓自己的家。

而当国家主权属于人民选定的时候“人权高于主权”就成为真实,这是一种条件句。

回复 | 0
作者:開明 回复 太山 留言时间:2021-03-08 19:12:47

有本事你回答我的这几个具体问题:台湾总统是林郑月娥那样内定的?你打算给台湾也来个国安法?到处搅局。人渣!

回复 | 0
作者:太山 回复 開明 留言时间:2021-03-07 04:46:26

虾子, 狗急跳墙也不至于搬出你们家老娘来说事儿吧!

回复 | 0
作者:開明 回复 太山 留言时间:2021-03-04 23:16:22

放你妈的狗屁。台湾总统是林郑月娥那样内定的?你打算给台湾也来个国安法?武统台湾,你统啊。人渣。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1-03-04 22:00:36

与经济大权不相干,不成其为{主} !

回复 | 0
作者:太山 回复 開明 留言时间:2021-03-04 21:55:17

3.台湾民主好像没有进入你的视野。

============

台湾“民主”是寄生在美国“民主”之上的.所以,对于同时代的人类世界, 没有普遍性意义。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1-03-04 21:48:30


人类世界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越来越严重的,各种形形色色的, [危机] ?

因为经济模式多决定的[等价交换],其实根本就不等价!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1-03-04 21:44:52

开车从马利兰到纽约,只存在一个固定目标, 不存在“基本精神” !

如果非要"基本精神“,那就是基本的 [交通潜规则]!

丛林世界,但凡涉及 [利益] 的事物, 只存在各利益群体,在各自力量对弈过程中, 建立起来的,动态平衡基础之上的, 各自可以接受,或被迫接受的某种结果。

国际体育竞赛, 为什么全人类都乐意接受,并共同遵守完全统一标准的竞技规则?

1) 因为竞技过程中,不涉及利益走向,财富资源走向!

2) 竞技选手会依据不同能力的群体分为,青少年组, 男女组,轻重量级组, 职业组,业余组, 残疾组,等等!

然而, 如今人类世界,与经济利益相关的,所谓 ”公平竞争“ 呢?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1-03-04 21:26:06

民主的基本精神必须遵循,但民主的形式可以是灵活的。每个国家只能根据自己的国情建立适合自己的民主制度。

=====================

[民主] 已经被人类智慧和人类历史的发展确认为人类文明努力的方向.只存在涉及接近民主这个终极目标的快慢速度,不应该存在“基本精神”。特别在丛林法则尚未消失的人类世界条件下.

“基本精神”会成为丛林世界, 独裁的借口,民主道路上的拌脚石!

如果丛林法则不在人类世界彻底消失,人类社会只可能存在不同形式,不同程度的[民参],而不可能存在真实意义上的[世界范围内]的, [广泛统一]的 [民主] 标准!

[注] 丛林法则不消失,局部范围内的相对“民主”完全可能是建立在更大范围内的“独裁”“霸权”基础之上的!

回复 | 0
作者:開明 留言时间:2021-03-04 18:00:14

文章太长,又没有分章、分部标题;匆匆扫描,又怕看漏了你的主要观点。你主要想阐述你的以下观点/定义吗?


“所谓资本主义,即以私有的个体企业为主体的市场经济,加政治上的社会民主制。

所谓社会主义ㄑ新〉,即以集体所有制企业为主体的市场经济,加上政治上的社会民主制以及集体所有企业内的民主制。

中国正在向完全的资本主义过渡,同时也有少数的可能向社会主义ㄑ新〉过渡。”


给你蔸头浇灌一桶冷水:


1. 感觉你没有在北美或西方国家生活过20年以上;或者,人在北美,却生活在大陆华人圈子。这是我胡猜。胡感觉。


2. 你对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的理解、定义,好像既没有新意,又极不准确。建议你去读一下哈耶克、张维迎的书。看看对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的认识,你对,还是他们对。


3.台湾民主好像没有进入你的视野。


总之,一头雾水:你在认认真真讨论问题,说的大多却似是而非。多有得罪!


或者,请你把你的文章概括一下看看?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1-03-04 14:22:57

中国正在向完全的资本主义过渡,同时也有少数的可能向社会主义ㄑ新〉过渡。

============

阁下仍然只能看到[形式],看不到[本质].

中国近代史实践过程明白了一个道理:

任何"主义"都必须始于世界或国际舞台,而不能始于国家.

这就为什么美国发起了全球化,然而,当中国一银沃吾,借水推舟, 美国才立马发现 “卖嘎德”! 原来这招使不得!

然而,事实上,当中国脑子清醒了,美国将会发现丫根儿就没招好使! 为什么, 因为中国近百年来, 一直在“窝里斗”导致“窝里变”即,一直在自己国内改革!而美国是一直在别国“改革”!而当今国际舞台上一个个儿都越来越大机灵儿了,一个个都盯着呢! 盯着什么? 盯着国际舞台变化,盯着各自的钱包了! 都不再那么关心“意识形态”,而越来越关心世界 [财富流向]是否真公平!??


回复 | 1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1-03-04 13:53:01

(2)中共将放弃行政权,司法权,和部分立法权。把这些权力交给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政府官员,司法机构官员,和人大政协的代表。中共将与人大政协分享立法权。

======================

作者的盲点荒谬在于, 莫名其妙地将如今人类或人类世界, 或世界各国,所面临的这个世界视为了一个完全理想的,不存在丛林法则的世界环境,并在此基础之上,孤立地裁判,评价,指手画脚地断定某个国家应该这样,应该那样.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1-03-04 11:07:05

即便如今的欧美,也绝非某种纯理论中所描述的那种资主义了!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1-03-04 10:57:54

....结果怎么样?一个世纪过去以后,一切又回到资本主义。...

=====

如果说,同样“一切又回到资本主义”,那么,如今与中国几乎同时又回到资本主义,同时又改革开放, 而且远比中国改革开放,学习西方“现代文明”, 彻底 的东欧各国,独联体各国,俄罗斯,等等(还没包括中南美洲,东南西北非洲, 印度.。。。。),能与如今中国想比吗?能象如今中国一样崛起吗?

既然要谈论中国,或中国的今天,就应该谈论并找出, 中国近代史,与众不同的特征和近代史所发生的,别的国家所没有发生过的事件!这才是正确的历史观审视历史,审视中国.

回复 | 0
作者:太山 回复 南来人 留言时间:2021-03-04 10:47:03

....结果怎么样?一个世纪过去以后,一切又回到资本主义。...

=========================

这种思维不对.

应该是:一个世纪过去了,中国以一个全新的,中国式资本主义,或中国式社会主义, 或中国式“综合主义”,或, 中国式中庸之道, 出现在世界面前。

黑格尔曰: “存在即合理”。

一个时代的任何[存在],包括意识形态,必有其合理性. 而人类智慧的标志之一,正是懂得如何实事求是地,科学地将这些独特的合理存在(即便是最坏的存在),按照特定时空内的群体所面临的具体情况,按照某种合理的, 动态的, 比例组合起来,使之对于这个特定时代的一个特定时空, 也合理。

(在一个不理想的人类世界,任何局部范围内的合理比例,对于同时代,更大时空,或其他时空, 不具备普遍性意义。)

这就是为什么同样采用了资本主义经济模式,可同时代的“欧美阵营”仍然将中国视为“社会主义”国家. 而且,绝大多数采用了欧美几个发达国家的制度 [配方] 的国家, 却离欧美几个发达国家的能力,越来越远!

回复 | 1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1-02-25 22:22:19

自己一边不择手段地,在地球上三步一哨,五步一岗, 三年两仗,武力控制,占有世界绝大部分财富资源, 一边敦促世界各国追求和享有与自己一样的自由民主改革!?

这还不“悖论”, 人间就没有“悖论”了.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1-02-25 22:15:14

根深蒂固的丛林法则下世界, 有某个世界超级军事, 经济, 金融,货币强国来推广民主,自由?

这本身就是个显然的 “悖论”。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1-02-25 22:10:40

今天的美国由于黑人和西班牙裔人口快速增加,白人逐渐要失去多数的优势。由此而产生的政治危机越演越烈,己经开始威胁到美国的政治制度。

===================

如果一种国家制度会因为这个国家的种族比例变化, 特别是“因为某种族数量所占人口比例减小” 就可以导致国家制度受到威胁!? 那么这种国家制度根本不适合这个国家. 也不符合人类文明的起码要求。即,已经落后于时代.

再直接点说白了就是: 本质上, 由白人专制开始接近尾声, 而逐渐改由比例较高的其他族裔专制了!

当然, 这本身也许就属于当代整个丛林法则尚未消失的人类世界所面临的一种普遍性问题和必然结果。

同时,此问题严重的程度, 直接取决于,一个国家,占支配地位的意识形态中,丛林意识程度。.

这样分析的结果显然说明:

如果 “中国社会制度改革(存在)的悖论” , 那么, 在当代人类世界, 应该属于远远比较 “悖” 得不那么严重的一个国家.

那些一直以来,基本上是依靠 "改革别国“ 来满足自己国家"几百年不改” 才是真正危险, 因为,当世界格局一旦发生变化,而无法使别国按照自己的意志来改革时, 就会发现自己国家已经落后千万里, 而可快速奔塌!

本人担心的是,有一天,整个美国都变成如今的底特律,宾州。


回复 | 1
作者:南来人 回复 特有理 留言时间:2021-02-25 14:05:02
很高兴看到你的回复。不论是自然科学和技术,比如你说的芯片的发展,还是社会科学,比如我们现在讨论的中国最可能出现的新制度,都是从旧的基础上变异成长起来。不会有无根之木和无源之水。对专制和民主制的批判分析并不等于把思维局限在现有的理念和制度窠臼中。由此及彼,循序渐进是探索研究的一个正常路子。而且,思想的飞跃往往在批判分析旧事物中出现。另外,社会的发展尤其不会以突变的形式出现。最典型的例子是《共产党宣言》对社会主义的定义。在当时,这是一个典型的超越现有制度的新型政治和经济模式。结果怎么样?一个世纪过去以后,一切又回到资本主义。人类社会还是接照自己的节奏慢慢的演变。你不要拘泥于本文所用的悖论一词,那不重要。本文的重点在于找出在各种条件限制下中国最可能出现的民主制度的形式。你如果看了本人以写的《中国之大势》和《中国的未来》,还可看到本人思想的重点在于全新的社会主义理论。借此机会给出我的两个定义。

所谓资本主义,即以私有的个体企业为主体的市场经济,加政治上的社会民主制。

所谓社会主义ㄑ新〉,即以集体所有制企业为主体的市场经济,加上政治上的社会民主制以及集体所有企业内的民主制。

中国正在向完全的资本主义过渡,同时也有少数的可能向社会主义ㄑ新〉过渡。
回复 | 0
作者:特有理 回复 南来人 留言时间:2021-02-25 10:45:44

涉及内容十分宽泛,但每个问题都相对表面化。其实不是悖论的问题,而是思想矛盾造成的。关键在于思维的基础仍然局限在现有的理念和制度窠臼中。比如说民主和专制,这都是已有的制度形态和认知形态。从历史的发展来看,现有的政治模式都显现出自身的弊端。然而,解决问题不能依靠“最不坏”的思维,而是要寻找超越现有制度的新型政治及经济模式。而这,就像芯片的开发,需要从思想及理论的深层基础开始构建。这种构建必须是非悖论形式的思想体系。之所以出现许多“悖论”,就是因为深层次的谬误和矛盾造成的。目前的问题,是大多数人把基础性的谬误当成了信奉的理念。

回复 | 1
作者:太山 回复 tree123456 留言时间:2021-02-25 08:13:50

主权之所以重要,是因当今世界还是丛林法则支配着的弱肉强食的世界。

==============

所见相同.


回复 | 0
作者:tree123456 留言时间:2021-02-25 08:13:23

主权之所以重要,是因当今世界还是丛林法则支配着的弱肉强食的世界。

==============

所见相同.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1-02-25 00:00:35

”几权分离“ 好听点是"相互制衡“, 不好听,就是"没有权力” ! 再难听点就是 "相互勾结“!

那么,权力哪去了呢?

转移了! 转移到哪去了呢?

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 科索沃.........去了.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