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万维2020“庚子年”有奖征文  
万维读者网2020“庚子年”有奖征文大赛  
网络日志正文
寒烟部落阁:疫劫中的小窃喜(征文) 2021-03-30 11:57:48

  近代的庚子年从来就没什么好事,这不,2020又遇庚子,也没逃过这个魔咒,新冠疫灾席卷全球,猖獗之势至今未衰。


  困境 · 担忧 · 急中生智

  新冠病毒蔓延过来没多久,婷婷就开始在家工作,而她丈夫李旦可没那么幸运,每天都得去十来人共用的大办公室上班。更可怕的是,有些同事不习惯戴口罩,说话时,一着急就把口罩拉到下巴下面,仿佛那薄薄滤层是消音器似的,不拉下来,声音就传不出去;还有些人,口罩戴着戴着就滑到鼻子下面了,他们反倒管得住手的,也不复位往上拉一拉。

  没有正确的口罩防护,就像秦兵袒胸赤膊上战场,想来就够让人心惊胆战的了。每天李旦去上班,婷婷都提心吊胆的,因为她属于那种但凡有点风吹草动就会被撂倒的人,万一李旦染上新冠病毒,她肯定在劫难逃。

  为此,婷婷与李旦在家自我隔离,分餐分睡,就这样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般地过着日子;好容易熬到今年早春,可以接种疫苗了,可夫妻二人都属于最后才能轮到的那批人,怎么办?急中生智,婷婷想出一个办法—捡漏,顶替取消接种疫苗的预约,自己获了益,又节约疫苗资源。对,就这么着了!


  天赐 · 拒纳 · 温柔杀

  人有了危机感,求生欲就能战胜一切挫败感。几经碰壁之后,婷婷的第八个电话带来了好运,而且还是双倍的:当晚七点半有两针疫苗的接种预约被取消了,接种站虽在远郊,但那是两针哪!这分明是老天为婷婷和李旦准备的!

  天助自助者!婷婷正在为自己的机智、努力外加好运而窃窃自喜时,李旦下班回来了。按捺不住得意之情,婷婷炫耀地对他交代:“别换鞋了,赶紧喝点热水,打疫苗去!”

  “哪来的疫苗?” 当李旦听了婷婷的一番解释后,沉默了一下说:“我没事儿。咱把星星接上,给你俩打吧。”

  What?!婷婷万万没有料到,李旦反应如此淡定,胸怀有此大爱,要把疫苗让自己的侄女星星!要知道,眼下的疫苗正如哪些搞笑视频所秀的那样,可抵钻戒车房,关键是有、钱、买、不、到!!!再说了,平时打电话这类杂事原归李旦的,这次自己绞尽脑汁几经周折才找到如此珍贵的两针疫苗,李旦没有称赞也倒罢了,竟然没有露出应有的庆幸和欢喜!关键的关键是,星星在大学宿舍里上网课,婷婷在家远程工作,俩人完全跟外界隔离,只有他李旦风险最大,如果只有一针的话也该给他打,而不是自己或星星!

  时间不等人,婷婷顾不上声讨李旦的不近情理,她直接使出小龙女的金玲银索,捧着一杯热水,眼巴巴地望着李旦,软软糯糯地说;“我已经电话登记了咱俩的名字和年龄,这会儿再换人也来不及了呀。弄不好谁都打不上……” 而心里却在骂他:“人人求之不得的疫苗,我千辛万苦找了来,结果还得求你打,真他妈的逆天!”

  温柔杀真好使,从没见识过爱妻如此期待甚至祈求的眼神,李旦不忍心再推辞,喝了婷婷递过来的热水开车去了。


  接种 · 露怯 · 让权

  半小时后,一对璧人出现在接种站门口。袅袅婷婷美如水的是婷婷,魁梧健硕壮如山的是李旦。

  大约时间已晚,接种室里有两个护士在扎针,人也不太多。靠近门口桌旁,正在接种的是个大胖子,好家伙,胳膊粗得都快赶上婷婷的大腿了,针扎下去,眼睛眨都不眨,连一点反应也没有,就跟扎在别人肉里一样。

  接下来便该婷婷。刚坐定,她身后桌边的中年护士就叫李旦过去接种。

  婷婷这边的黑人小护士看她的细胳膊上没多少肉,动作不由地温柔了好多。就在婷婷眼看着细小的针头扎进自己的上臂时,只听身后的中年护士说:“放松放松,别紧张,不疼的......”

  嗯?针头这么细小,打进去跟蚂蚁夹了一下似的,李旦还会怕疼吗?婷婷很诧异。

  “喂,别撤呀,把胳膊放定了别动,放松肌肉,深呼吸,嗳,不要动喔……” 中年护士的温柔话语又从身后传来,婷婷此时已经放下袖子,忍不住回过头去,想看李旦那边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旦见婷婷看他,连忙把头转开,闭上眼睛,紧咬牙关想掩饰自己的惊恐,就在这一刹那,经验老道的护士终于把疫苗打进了李旦肌肉发达的上臂,而李旦还是难以自控地抽搐了一下,倒吸一口凉气,差点没大叫出声,满额头全是汗。他惊魂未定地瞪大了眼睛,又迅速低下头去收拾袖子,回避着婷婷的目光。

  婷婷几乎要笑出来:“打个疫苗至于这么紧张嘛,白白长成个大铁塔!都这份儿上了,还怕在老婆面前露怯。这人真是,呵呵!”

  俩人转入休息室等着预约第二针。婷婷看到李旦完全没了往日的满满神气,便问:“扎疼了吗?你不会现在就有反应吧?” 李旦摇摇头说:“没事儿,就是有点累,回家你开车行吗?”

  “小菜儿。” 婷婷爽快地答应了,疫苗一进胳膊,好像一颗定心丸咽进了肚子。李旦则迥然不同,哇哦,一针疫苗好像扎泄了他的元气,连老司机都专利都转让了。婷婷心里这么想着,却也不好调侃他,因为李旦看起来好丧好丧。


  病号餐 · 冷凝臂

  一到家,婷婷连忙取出头天晚上李旦腌好的牛排,打算去煎。李旦连忙把云丝干面拿过来说:“刚打过针,咱们来点好消化的,吃鸡汤青菜云丝面吧。”

  What?!有没有搞错?!鸡汤青菜云丝面原是李旦为婷婷病中定做的专款病号餐,他自己从来不屑于吃这种清汤寡水的玩意儿的;再说煎牛排不是他钦点的最爱嘛,难道一针疫苗,把他打出了毛病,破天荒地点起病号餐了?矫情劲儿的!婷婷待要发作,让他自己去做,可一看平时活力四射的李旦,一脸高度紧张之后的疲惫,自怜之中还夹杂着孩子般惶惶不安,一副无法掩饰的不知所措的样子,嘴里的责备就跟垂丧的李旦一样,软软地瘪塌下去。

  吃饭时,婷婷注意到,李旦没有像平时那样,把左胳膊搭在桌沿儿上,而是僵硬地贴着身体,左手还半握着,像得了半身不遂似的,样子特别滑稽。要搁平时,婷婷定会拿他开涮:“嗯,疫苗是制冷液吗?还把胳膊冻成冷凝管儿啦?” 但今晚她开了夜车有点儿累,加之下午搜索信息打电话,傍晚打完疫苗又做饭,折腾得没精力跟他打趣儿了。


  恋妻 · 纠结 · 恍然大悟

  睡前,李旦依依不舍地在婷婷的双人大床边磨蹭着,嘴唇颤颤巍巍地动了好几回,也没发出什么声音,似乎想等婷婷发话挽留他同床睡。这种欲言又止,目光犹疑的神情不同于往日想要亲热的暗示,倒更像一个想在妈妈身旁依偎的生病的孩子。

  真是夫妻之间有灵通,冰雪聪明的婷婷似乎感受到了角色转换,从过去的娇妻升职成被人期待的慈母,她一下子适应不过来。说实话,自从得知打疫苗到现在,李旦异乎寻常的表现让人始料未及,她看着都累,想好好休息,也需要时间和空间好好捋一捋思绪。于是她说:“咱俩的胳膊今晚可能会肿起来,睡在一起容易碰着,你明天还要上班,早点休息,好好养养精神吧。”

  胳膊怕碰这句话提醒了李旦,被拒绝同床的失望转瞬化做“我咋忘了这茬儿呢”的醒悟。不想离开又必须离开,李旦好纠结。最终他还是鼓起宇航员的勇气,迈出了婷婷的主卧。可他刚出去就折回来,郑重地嘱咐道:“千万不要关机喔,万一晚上有什么情况,手机联系,也好照应。” 可刚出去又折回来,再次郑重地嘱咐道:“记着turn off ‘Do Not Disturb’喔,不然打手机会听不到的哟!”

  婷婷心里嘀咕着:“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又不是赴刑场好不好!” 脸上却挤着笑,挥挥手说:“知道知道,放心好了。右侧卧,别压着胳膊啊!”

  Word天哪,总算离开了!婷婷一个葛优瘫把自己撂进大床里。从小病病歪歪的她见惯了针药,而这次的疫苗针又格外细小,痛点不高的婷婷真没感到怎么疼,却没成想把李旦扎得神经兮兮的,这由不得她在脑海里回放起李旦各种奇怪的表现。

  打针时李旦的躲闪不配合,那牙关紧咬、双眼紧闭跟挺铡刀似的表情,还有极力掩饰却又欲盖弥彰的惊恐……,难不成他有恐针症?“恐针症”三个字刚一冒出,李旦所有的不合常理的言行也就顺理成章地变得合情合理了。婷婷恍然大悟:李旦不合逻辑的高风亮节,非要把疫苗让给星星,还得求着他才肯去,原来是怕打针!难怪打完疫苗连车都开不了,那是因为他惊魂未定!恐针心理使他认定打了疫苗就是生了病,所以整个人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学着婷婷吃病号餐实际是在寻求身体或者精神上的缓冲复原!这一针扎破了李旦的胆,令他不敢单独去睡,想赖在婷婷身边,就像溺水之人挣扎着去抓救命稻草……

  想到这里,婷婷有点儿后悔把李旦生生地赶走,也不知道这会儿他缓过劲儿没有;她甚至想去看看他,如果还没睡着的话,再叫他过来一起睡。但转念一想,李旦在自己面前竭力掩盖恐针心理,这会儿莽莽撞撞地再喊他过来,不明摆着看穿了他的秘密嘛,这么晚了,别再生事了,说不准睡一觉他就没事了,明天早点儿起来给他做点培根煎蛋安慰一下吧……


  将计就计 · 诱供 · 床戏

  也许是昨晚累的吧,第二天早晨一睁眼,已经八点多了,看来让李旦上班前吃上自己做的早餐已经不可能了,婷婷便索性在被窝里查找恐针症的信息。

  “恐针症”一进Google搜索,婷婷戳出个视频来,只见一位大叔刚擦个酒精就“哎哟”地大叫一声跳起来,反倒把护士吓了一哆嗦,逗得婷婷差点没笑尿了床。

  “看什么呢这么乐?” 李旦悄没声地走进来问道。

  “咦,你还没走啊?” 婷婷以为李旦上班去了呢。

  “我今儿请了病假,刚打上疫苗,得休息一下。” 李旦说着来到了床边,往婷婷手机上瞟了瞟。

  吔,正好撞枪口上了!也罢,索性说开了,才好帮他化解,不然第二针怎么打?藏着掖着总不是个事儿。于是,婷婷没有找借口搪塞,而是将计就计,以此为切入点,把李旦的恐针问题通过这个搞笑视设法逗引出来。

  “这个视频巨好笑,上来咱们一起看看?” 她笑意盈盈地把枕头斜靠在床头,示意李旦上床。李旦钻进被窝,老老实实地远远地坐在婷婷的左侧。

  “离得八丈远,看得见吗?来,靠近点儿看,笑死我了!” 婷婷边说边往李旦身边挪,惊慌失措的李旦指着她的胳膊叫道:“疫苗!” 那样子就像在喊“炸弹”。

  婷婷还在刚才的笑境中:“呵呵,瞧你吓的,胳膊里埋的是小地雷咋的,一碰就能炸?” 然后关心地问:“是不你胳膊已经疼上了?” 看李旦摇头,就接着说:“不疼怕什么。不过,我倒开始有一点反应了。别惦着胳膊了,咱们还是先看视频吧,瞧这位大叔有多逗!”

  李旦很小心地躲着婷婷的左臂,把脖子伸得老长凑过去,当他看到护士拽着大叔胳膊去擦酒精,便赶紧又把脖子缩了回去,而婷婷还在边看边笑着问:“嗳,你怎么不看了呢?最精彩的镜头要错过了哟……”

  李旦斜了她一眼,嘟囔着:“我当什么搞笑的,打个针也值得那么笑吗?看把你乐的!”

  婷婷不失时机地接过话茬儿笑道:“怎么不好笑!你看那大叔恐针到什么程度咯,针还没见着呢,光擦个酒精就喊痛,反把护士给吓一跳!” 她咯咯笑着斜靠进李旦怀里,很自然地避开看他的表情,以防尴尬。“喂,你看都不要看,难道也有点儿恐针不成?” 她像是心不在焉地问了一句,同时很随意地把李旦的手拉放在自己脸颊边,玩弄着他的指头。

  “嗯哼,把针往肉里扎怎能不害怕呢?昨天给我扎那一下,弄得浑身哪儿哪儿都不得劲儿……,要不我今天干嘛请病假呢……” 李旦不住地摩挲着婷婷光滑的脸颊,有些含糊其辞地交代了害怕打针的感受。

  “哦,那打针的时候怎么没听你喊疼呢?” 婷婷漫不经心地问着,轻轻地用牙硌着他的食指,挖坑诱导李旦自己说出来。

  “我只是看着针过来就有些犯怵,好像有点儿轻微的恐针,不过也没那么严重……” 李旦食指感受着婷婷硬硬的牙迹和温湿的气息,其余的指头在她柔软的唇边不停地抚弄着,内心的警戒和不安悄悄地消磨在她温润的口唇里。“不过,现在想起来还稍稍会心有余悸呢……” 李旦想到第一针婷婷已经看到他的紧张了,第二针必定会更加关注,瞒是瞒不住的,与其露馅儿丢份儿还不如大大方方地承认。

  婷婷一听这话,兴奋地坐离李旦的胸怀,转过身来,向他嘻嘻笑道:“哈哈,新冠疫情中大发—恐针症!我有法宝啦!以后不听话,就拿李莫愁的冰魂银针伺候,看招!” 她右手装作拿针的样子,冲着李旦刺了过去。李旦原本怕碰着婷婷胳膊,坐得靠边,被婷婷突然袭击,猝不及防地往后一躲,差点掉下床去。婷婷被他狼狈不堪的样子逗得哈哈大笑,却不料李旦敏捷地撑回身体,就势把婷婷扑倒在自己魁梧的身躯下面:“我今儿非把你这根细麻花碾成牛舌酥不可,看你还敢出损招!”

  婷婷被他压得透不过气来,叫道:“疼疼疼,疫苗地雷爆炸啦!” 李旦一听疫苗,跟触电一般,蹭地翻到一旁,这回动作过快过猛了,一下子翻过床沿,出溜到地上了。

  本来婷婷想借着胡闹,消解一下李旦的垂丧,这下可好,心理上的恐惧还没治愈,身体怕是先摔伤了。她急忙爬在床边,把手伸向李旦,想要拉他一把。没料到李旦却以为婷婷又在出招,就地一滚,离床更远了。

  这回婷婷领略到什么叫惊弓之鸟了,她不敢再有任何举动,只是趴在床沿关心地笑问:“喂,怎么样,没摔伤吧?”

  李旦已经坐起来,边试着活动着右胳膊,边责怪婷婷:“都是你闹的!这下好了,左臂有疫苗,右肘又挫伤了,回头同事看到了,还以为我俩床戏飙疯了,掉下床光荣负伤的呢……”

  婷婷笑着羞他:“谁都跟你似的,啥事都能扯上床戏。哎,肚子饿了吧,咱们吃点什么呢?”

  李旦借机撒起娇来:“我现在俩胳膊都疼,得吃点儿好的补养补养。上次我给你包的黑芝麻汤圆还剩些,你去做枸杞红枣汤圆儿给我补补,记着打上蛋花喔。”

  婷婷跳下床跑去打拉开窗帘:“快看,快看,哇哦,What a surprise!”

  李旦听她呼唤便跟了过来,婷婷向他笑着:“嗳,你看,太阳怎么从西边出来啦!” 话音未落,李旦已经明白婷婷又在调侃他,二话不说,扛起婷婷扔在床上就抓痒痒:“求饶,说,还敢不敢啦?”

  “暂停暂停!” 婷婷笑得喘不过气来。李旦住了手,婷婷勾起他的脖子嘻嘻笑问:“你从来不吃枸杞的,嫌有中药味儿,今儿是怎么了?这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是什么呀?嗯,不过打个疫苗呗,还就真把自己当成病号啦,想吃女人的养生特餐啦?” 她戏虐的娇声加之刚刚笑罢的微喘,还有从被窝里带出的特有馨香,使得李旦顿觉热血充盈,情不自禁地轻轻啄了一下她的鼻头,然后慢慢往下去蹭她的嘴唇。就在这热情高涨的瞬间,他的肚子不争气地咕噜噜响起来,婷婷挣开他的怀抱,笑着翻身坐起:“哎哟𠰻 ,看来你上头比下头还着急,先填饱了肚子再说吧啊,省得它抗议你偏心,呵呵。” 婷婷才不要就这么饿着肚子让李旦草草了事,她更愿意等到晚上,两个人从从容容舒舒服服地享受欢爱。


  破处 · 窃喜· 阳光普照

  婷婷边说边起身往厨房去,李旦跟她一起过来,嘴里咕哝着:“咦,你说也不知是怎么的,一想到针扎进肉里,就跟破处似地疼……”

  婷婷噗嗤一声笑起来:“𠰻𠰻𠰻,你是胳膊疼还是屁屁疼?破处?你个钢铁直男,怎么会知道破处是什么滋味?这想象力也忒邪乎了吧!难道疫苗有奇效,把你这个理工男打得性别错位了,变成文艺女了,嘻嘻!”

  “你想想看,我好好的一个囫囵人儿,满满的元气就这么给针扎破了,这不就相当于破处嘛!嗳,你还别说,自从疫苗打进身体,我就觉得把病带了进来了,要不我为什么想吃病号餐呢?” 李旦认真地辩解着。

  “拉倒吧,亏你还是个学霸。疫苗是帮人抵御病毒的,不是导致发病的好不好!你没打过针,过度关注这件事儿,以致臆想出病来了。等吃完饭,咱俩一起查查相关资料,把你脑袋里的线圈重新整合一下就好了哈!” 婷婷说着,把汤圆溜着锅边滑进开水锅里。

  俩人在厨房里餐桌旁,边做边吃边聊边笑,好像从结婚以来都还没有过这么和悦温馨的气氛。

  阳光透过大窗户,将树影斜映在墙上,微风吹过时,树影便婆娑起来;窗外一只红衣凤冠鸟在紫荆树的老枝上,东张西望,尾巴不停地抖闪着,羽毛在阳光下红得愈发鲜艳。为了不辜负这早春的灿烂阳光,也为聆听鸟儿们欢悦的歌唱,饭后俩人便出门散步。

  在意识到李旦恐针之后,不知为什么,婷婷一下子就从被照顾被宠爱的惯性中跳了出来,开始设身处地地体察丈夫的感受和需求并想为他排忧解难。考虑到李旦向来以强健自傲,她便体贴地盘算着如何不着痕迹地帮丈夫度过恐针难关而又不伤他的颜面;李旦偶现的脆弱和依恋催发了她前所未有的母性,这完全不同于一般的小女人味儿,是一种关爱和保护意识。她暗自窃喜,没有这次机会,她不会知道自己对于李旦有那么重要,她也不会知道自己竟那么心疼丈夫,喜欢他呆萌的柔软,并乐意为他撑起晴雨伞。这种全新的母性意识的升华使她体验到了高尚和强大,让她愉悦到多巴胺咕嘟咕嘟地直往外冒……

  李旦呢,打心里喜欢这个聪明可爱的女人。婷婷的娇弱使他显得格外强大、重要,婷婷视他为屹立不倒的靠山,而他亦以此而自居、骄傲。从认识婷婷起,他就从没想过要得到她的照顾,只要婷婷愿意接受他的爱,这辈子他就心满意足。李旦压根没料到竟然有这么一天,他需要从婷婷那里寻求安慰和治愈。这次打疫苗的时候在爱妻面前露了怯,照着他的思路,人设崩塌是莫大的羞耻,然而他并没有感到多么难堪,也不知怎么就自然而然地把恐针说开了,顿觉如释重负。他没想到婷婷竟然比自己所了解的还要善解人意,更没想到他李旦竟然向婷婷撒上了娇,那向来都是身边这个小女人干的事儿啊。这种全新的被宠的滋味实在太爽啦!他登时明白了为什么婷婷爱撒娇,原来她只是在确证自己所得的是毫无理由的爱!李旦甚至心中窃喜,因为自己恐针的毛病,他有机会真真切切地体验到娇妻的关爱和维护,由此而生的踏实感,使他不惧的病老和岁月,只要与她相伴……

  俩人怀着各自的小窃喜,就这么想着,爱着,手拉手地沿街走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都在为怎样淡定地应付第二针接种而筹划着……

  虽是春寒料峭的时节,明媚的阳光照在背上暖洋洋的,好舒服。有爱人相伴真甜蜜,没灾没病真幸运!活着真好!然而,要想人人健康自由自在地享受生命,必须破除庚子疫灾魔咒的延续,全民接种才能全民免疫。希望婷婷和李旦故事里的爱,像这早春的阳光,温暖千千万恐针族的心房,熨贴他们接种时的忐忑。



浏览(466) (3)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