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Vito的博客  
Easy Life  
网络日志正文
明星们 我们付钱不是来听课的(ZT) 2016-11-21 13:15:52

来源:观察者网

英媒声援彭斯:明星们 我们付钱不是来听课的(组图)

美国候任副总统彭斯11月18日晚间到百老汇剧院观赏《汉密尔顿》音乐剧演出,剧终谢幕之际,主要演员狄克森向彭斯宣读一封公开信,称美国人对特朗普新政府恐将不会保护美国多元文化而感到担忧焦虑。

11月20日,英国著名媒体人,专栏作家,电视真人秀评委凯蒂·霍普金斯(Katie Hopkins)对美国副总统当选人彭斯在看剧时“被上课”一事在《每日邮报》上发表了自己的观点。霍普金斯在文章中说道表示,请明星们记住,我们付钱让你们娱乐我们,而不是给我们讲课。

全文翻译(注:该文较为感性,其中有不雅词句,请读者理性阅读):

如果你听到观众的嘘声,你可能以为副总统当选人彭斯正举着电枪和《圣经》,追逐舞台上《汉密尔顿》剧组的同性恋演员。

有些玻璃心在我的推特下面留言道:“你试试变成一个同性恋,而一个曾经威胁要电击改变你性取向的人居然胆子大到来看你演出。”

这很搞笑,一个共和党大佬来看一场讲述美国建国者生平的音乐剧居然被认为很大胆。

这场音乐剧被视为是对多元化,多种族,性别平等,种族平等的致敬。而有一些观众认为彭斯没有资格来和他们一起对此表示致敬。彭斯来看戏是对他们安全范围的一种入侵。

很多人说,当这位坚定保守的基督徒(彭斯)出现在剧场时候,演出被嘘声打断了。

还有人居然跑到剧场外面去抗议,举着抗议的标语。就好像他们没有工作要做,没有家要回一样。

得知彭斯来看戏,抗议者来到戏院外抗议

彭斯只是一个在激烈的选战之后试图恢复状态的男人,结果他却在此遭到了巨大的敌意。而且这还不够。在演出结束落幕后,其中一个演员居然还跑出来自己奖励了自己一个返场,在一群奉承他的演员前,对着彭斯发表了一份独白:

“我们欢迎麦克·彭斯来到这里。我们是一群形形色色的美国人,我们对新政府将不会保护我们和我们的孩子、父母、也不会捍卫我们不可剥夺的权力而感到担心焦虑,我们希望这个剧能激励您支持以我们为代表的多元的美国价值,并为之付出努力。”

给我个呕吐袋吧。

你能想象有什么比这个更恶心的事情吗?观众们为这出火爆的剧目付了上千美元的门票,结果进门就发现戏被嘘声打断,然后又被迫被一个靠背别人写的台词维生的人当面演讲。

一个演员,在台上装扮成另外一个人,也许是一名国父,拼命想让自己的戏长一点,甚至摆起了国父的架子给观众上政治课。

《汉密尔顿》剧组,拜托了,你们并不是真的华盛顿精英。你们没有被选举成为国家领导人。人们给你们付钱去娱乐他们,就好像妓女或者餐馆服务员一样。

你可能会说这是言论自由,是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给你的权利。但是如果你的观众已经付钱了,那么你的言论就不是自由的,特别是当他们来听音乐剧而不是听演讲的时候。

凭什么他们认为他们比别人的投票权更重要,凭什么他们认为他们就可以得到比一般选民更大的舞台去发表观点,他们就觉得场下的人都比他们懂得少吗?

先是罗伯特·德尼罗拍了个视频告诉大家他想要朝着特朗普来一拳,再是莉娜·杜汉姆称特朗普把大家带回了女人就应该漂漂亮亮不说话的时代。很遗憾,我觉得后者没有前者的天赋,她就该带个口罩。

当演员们不去讨论争执的时候,他们就会开始给你灌输那些他们信仰的人道主义灾难。比如我们英国人如果不接收叙利亚难民,就得忍受我国(观察者网注:作者是英国人)的戏子头领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在表演《哈姆雷特》时向观众灌输他的观点。他先是读了一首难民写的毫无文采的诗歌,然后突然端出来一个红色捐款箱让在场的观众捐款。捐款箱上面还写着“X政治家”

不管你的政治观点是什么,我认为剧场和电影院、SPA都和教堂一样神圣。在这里,不管是政治还是你的丈母娘都不能来烦你。在这里,人们可以躲避世俗的烦恼,躲避日常生活中的忧虑,进入到一个幻想的世界中。

如果我花了钱,结果被迫听你发表政治演说,我会很愤怒的。

这无关政治或者人道主义,不是吗?

演员们就是忍不住来演讲,不管是环境,种族,性别议题。如果他们赢了个奖,那你就乖乖等着被灌输目前的珊瑚状态,或者为什么妇女应该在印度得到更多的进入卫生间的权利。让莱昂纳多告诉你全球变暖的问题,或者让威尔·史密斯告诉你要抵制白人太多的奥斯卡奖。

事实上,2016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就是一场政治秀,从气候变化谈到了银行改革,从种族平等谈到了性别歧视。

为什么演员就不能够理解,我们希望他们做的只是演戏?

凯蒂·霍普金斯

我还不理解,像《汉密尔顿》剧组演员一样为了所谓“宽容”疾呼的人,为什么那么不宽容?他们用一出戏来赞美多元化、性别自由和种族平等。但是他们却不能够接受一个白发男子(观察者网注:彭斯是白发)成为他们的观众。

他们宣传多元,但是他们自己却不能够接受多元。只有一种观点能够被他们接受,那就是他们自己的观点。

是不是希拉里的可爱粉丝反而还不如特朗普的一群可悲者(观察者网注:希拉里团队称特朗普的支持者是可悲的人)?一群要求宽容的人甚至不能够听别人说一点和他们不同的意见。

《汉密尔顿》剧组的人真是丢人。他们没有任何资格对着副总统当选人发表演说,也没有资格质疑他观看演出的权利。在我看来,那些宣传宽容的人确实最不宽容的一群人。

我受够了希拉里的整个竞选都在讨论空翻的种族,性别,肤色等分裂社会的议题。这些演员希望保护这些差异,但是他们不希望彭斯成为他们的一员,他们不希望彭斯成为多元化的一个部分。

他们最大的恐惧就是接受,因为一旦接受,他们就不再显得特别了。


浏览(312) (8)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