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毕汝谐的博客  
一个真正的右派分子!  
        https://blog.creaders.net/u/865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2020-10-23 18:46:47

按:2013/04/12 ,笔者在世界日报发表“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一文,而今,习近平加快了捣蛋的步伐;谨重新发表此文,供网众参考。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金三世正恩的种种倒行逆施,使我等痛切地悟到:“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只因这场战争消灭了毛岸英!
    假如毛岸英不死于“抗美援朝”,则毛泽东有足足四分之一世纪的时间,从容不迫地无微不至地培养、教育、造就这位毛二世,以毛岸英的跃进之志,结合毛泽东的托撑之力,外加周恩来、康生、柯庆施等毛系老臣吹喇叭、抬轿子,兼有继母江青(毛岸英的存在,使其政治上的重要性大大降低,但毕竟远胜于无)、异母妹李纳、李敏、胞弟毛岸青、堂弟毛远新等等毛氏家人推波助澜;毛岸英举左手召唤太子党,奋右臂集拢留苏派,组建自家班底,水到渠成;更可怕的是,毛岸英身体健康,生殖能力不俗(半疯半痴的毛岸青,尚且生了个毛新宇将军呢),不愁毛三世后继无人!再者 ,毛岸英具备四人帮之长(对毛忠诚、有文化),而无四人帮之短(名声不香、政治历史多疑点);那么,1976年毛泽东驾崩,新皇毛岸英登基,恰值五十出头的黄金年龄,党心、民心、党员之心统统归之,谁不臣服?毛泽东时代结束,没有毛泽东的毛泽东时代旋即揭幕!中华民族的苦难,不知伊于胡底!
    万幸,天佑华夏,假美军燃烧弹将毛岸英变为一截焦炭,呜呼哀哉;岸英死,中国生!用林彪的话来说,真可谓“损失最小最小最小,收获最大最大最大!”



    
    
    
















浏览(1132) (13) 评论(0)
发表评论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0-15 08:37:28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年按:

 

最近,龙应台的反战言论,在岛内受到围攻;其实,女人反战畏战怯战避战,是很正常的事情。 

          毕竟,贼大胆花木兰是千古一人。                

 

2012年按:
   钓鱼岛风云,举世瞩目。当代赵括、马谡——张召忠少将、罗援少将以兵凶战危的国事为儿戏,联袂发出疯狂而幼稚的战争叫嚣……
   我不禁想起1986年创作的短篇小说“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本文首发于1986年4期“中国之春”之中杂志,后收入短
   
   篇小说集“你好,自由”(1988年台湾版)。
   
   小说素材来自谭冠三(最高法院副院长)府上举办的家庭舞会。
    
   新中国成立后,隔三年、差五载即有战事。中国大陆的文学家艺术家紧紧跟随当局的指挥棒,调门唯恐不高,脚步唯恐不速!
   1950--1953年,抗美援朝期间;记者魏巍以散文“谁是最可爱的人”成名,此文收入语文课本,教育(误导)几代人。文学泰斗巴金赴朝体
   
   验生活,写出散文“我们见到了彭德怀司令员”、小说“团圆”(后被改编成电影“英雄儿女”),也算是老树开出新葩。陆翎(后被打成胡风
   
   分子)的小说“洼地上的战役”原属遵命文学,只因写了志愿军士兵和朝鲜妇女的感情纠葛,便被打入十八层地狱。
    1958年炮击金门;出现电影“海鹰”、儿童文学“海防少年”、相声“英雄小八路”等文艺作品。
   1962年中印边界战争,有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编纂的报告文学集“西线凯旋曲”((内容与官方的外交口径不合,仅于内部发行)。

   
   1969年,中国与苏联于黑龙江珍宝岛、新疆铁列克提相继发生武装冲突;因正处于文革乱局,文艺界全军覆灭,无文艺作品。
   抗美援越的情况更为特殊,当局秘密遣兵参战,不宜宣传,故于文艺创作方面形成空白。
    1974年,南海舰队与南越海军暂短交火;诗人张永枚奉命写出诗报告“西沙之战”。
   1979年教训越南;为了给复出的邓大人立威,涌现一大批水平参差的文艺作品;老作家徐怀中写出小说“西线轶事”,新秀李存葆的小
   
   说“高山下的花环”红极一时;伤残歌手徐良(后因风化斗殴命案入狱)以一曲“血染的风采”红遍大江南北,成为家喻户晓的抗越英雄!
   
   我大大不以为然,自外于大陆文艺界,孑然独立;我决心写出另一种“血染的风采”!出国后,立即发出第一声反战呐喊!
    
   家庭舞会 
            
    的士高……的士高…… 
   在这种无重音的、使歌词和旋律均降至次要地位的的士高乐声
   中,人们得乐且乐地奋力起舞,连站在舞圈之外的闲人也用手或脚
   打着节拍,还有人穿梭从厨房裹弄来酒、汽水、冰淇淋等饮
   料,供大家享用……
   我冷眼看着他们,脸上毫无表情,以示清高……但在内心深
    处,却渴盼着一次新的、销魂夺魄的婚外艳遇。我相信今夜绝对不
   会落空。
   这个三进的大院落是我叔父的家。自从他外放到某省去当第二
   把手以后,这里便成为北京干部子弟社交圈的一个高雅的沙龙,兼
   舞厅、酒吧、旅店的长处而有之:称心的舞伴、精美的饮食以及幽
   静的斗室……那些露水夫妻自可以来此尽情搞个通宵。依照目前
   的新经济政策和社会时尚,男士女士们在杯盘交错之中洽谈生意,
   
   在欢声笑语之中暗结鸳盟……
    青春不再,我已经三十八岁了。丈夫在新疆的一个军事基地担
   任保密工作,一年也难得回来一次。不过,我并不感到寂寞,我尽
   可以随心所欲地选择情人,及时行乐——既不像风头正健的
   妙龄少女那样目中无人,也不像残花败柳的半老徐娘那样自暴
   自弃,而是冷静地、不失时机地乐享人生。比方眼下,我婉却了一
   位年近半百的要人(隐其名)的“爱情”,却把自己的目光——哦,这
   两道目光犹如百发百中的双简猎枪——对准坐在角落里的那个年
    轻、英俊的军人。按照当今通行的价值观念,对丘八爷有兴趣的女
   人简直没有几个;我是被奶油小生们弄得倒了胃口,急于换换口味
   ;况且这位青年军人仪表堂堂、气质脱俗——以貌取人固然失于轻
   率,但是根据以往的生活经验,既然貌美者与貌丑者的心地同样不
   可取,那么相比之下,还是貌美者稍稍好一些。
   不错,我是一个遭到世俗非议的放荡女人。然而,假如你是一
   位解放军高级将领和人尽可夫的女演员的掌上明珠,假如你最可宝
    贵的初恋无声无息地蒙冤消失在异国战场上;假如你身边的长者和
   智者之中有半数以上都是伪君子,假如……那么你也会变得像我一
   样玩世不恭。
   我和他的目光交遇在一起……想必,他未曾见过像我这般年纪
   而又风情万斛的女人,目光里透出想从事一次爱情探险而又勇气不
   足的羞怯,这更加引起我的兴趣。
   我决心挑逗他——并非出于精神上或者生理上的需求,而是为
   
   了印证一下自己并未失去能使陌生男人折腰的魅力。尽管由于久历风
    尘,我的内心世界早已不倚任何人而独立存在,但这点虚荣心仍然
   常常作怪;奈何?
   我佯作抚理鬓发,指尖颤颤地向他送去暗示——请他移步到我
   身边……
   他马上起立,径直(如果是情场老手,一定会曲线前进)朝我
   走来……而且,他的步子也像仪仗队受阅时那样僵硬、死板!我差点
   没笑出声来……
   且看我怎样引这位无经验的新手上钩……
   “你好!年轻的战友……”开场白我有意起得平平,绝不像那些
   初出茅庐的女子那样嗲声嗲气。
    “战友?……”他不解地道。
   “你是当兵的,我呢,在陆军总医院混过两年,又是工农兵学
   员,怎么不是战友?……”顺便,我又自报家门——尽管如今“X X X
   的女儿”这一与生俱来的名衔已不復具有昔日那种令人肃然起敬的震
   懾力,却仍然远胜于无。“我天生不是读书的人。当时爸爸(故意漏
   掉‘我’字,以示亲近)托了总后的夏部长,他就把入学表格送到京西
   宾馆来了……”
   “夏部长?”他活跃起来,“小时候在黄寺大院,我们两家是邻
    居,他是总政的老人,文化革命才去了总后……”北京官场上的人事
   关系网纵横交错,局中人只消亮出一两个大员的名字,便不难套出
   知己。
   我亲亲热热地嗔他:“你糊涂。‘好男不当兵’,现在谁还往部队
   钻?怎么不找个轻松事情干干?……”
   他的脸色阴沉下来:“……我命好苦。大前年我妈死了,靠
   着组织的压力,我爸又娶了一个二十八岁的女会计。喔,她的心比
   门头沟的煤还黑!老是看我不顺眼,变着法子治我……有后娘就有
    后爹,老头子也不拿我当人待!高中没毕业,女会计勾结我爸的秘
   书,硬是走后门把我塞进了前线部队,明摆着,想借越南鬼子的手
   害死我,嘴上唱的可好听:‘送子上前线’、 ‘丹心保祖国’……”
   “小人,无耻!……”我代为不平地轻声诅咒。
   “谁说不是呢!”他越来越起劲,激愤的言词在的士高乐声中自
   成意趣;“……坐上开往广西 的军列,我整整哭了一路,想亲妈,
   骂后娘,恨自己没有早早离家出走 ……驻地离越南不远,人民日报夸
    我们这里是‘八十年代的上甘岭’,真苦!才几个月,我就落了一身病
   :关节炎、胃溃疡、高山综合症……更可怕的是那帮越南鬼子……”
   我瞟着那一对对舞兴正浓的男男女女,心里陡然打起一个苦涩
   
   的浪头……哦,又是越南,又是越南!那里的漫天战火,曾经吞噬
   了我初恋的情人……
   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郎才女貌,门当户对。他是篮球队
   长,我是舞蹈队长——都是全校瞩目的风云人物。文化大革命
   兴起,成全了我们“革命加恋爱”的浪漫生涯。“打倒一切”的狂飙雷
    电,非但没有影响两家老人的既得利益,恰恰相反,他们的政治地
   位随着“军队支左”而不断上升……我们时而造反,时而幽会,公私
   
   兼顾,欢乐无比!
   然而,蜜糖之后有黄连。在一个月明星稀之夜,我已经就寝,
   他突然闯进来,脸色惨白,浑身抖得像一片临风的树叶:“荧荧,我
   刚从太平间来,我爸妈自杀了!……”
   “什么?!……”我惊跳起来,贴胸抱着他。
   “中央揪出了杨、余、傅,他们就……”他痛苦欲绝,“北京是呆
    不下去了!我是来跟你告别的,我要走了!……”
   “去哪儿?!……”
   “越南……出国支左……打美国鬼子!……”这些不连贯的字句
   似乎有安神之妙,他沉着多了,平日的威风渐而得到恢复:“让我们
   一同学习最高指示:‘中美战场上,见娃娃们的红心。’……”
   我陷入神智癫狂的状态,“哇”地哭出来:“你去我也去!……你
   受伤我给你包扎……”
   “不行!那里不要女兵……”
   我五内俱裂:“我不放你走,
   我爱你……你是我的爱人!”
    他勃然变色,抓住我的肩胛摇晃着:“你不觉得可恥吗?……快
   跟我宣誓,时间不多了!”他的声音里充满了少年豪气!
   于是,我们并肩面对“宝像”——毛泽东遍体戎装,脸润身肥
   ;身边自有其“亲密战友”待立在侧……
   他舐着因内心狂热而干裂的嘴唇,大概觉得肃立仍不足以表达
   一腔愚忠,索性拉着我跪下来,敬拜如儀……
   “‘中美战场上,见娃娃们的红心’!……”他疾呼着。
   “‘中美战场……’……”我哽咽着顿住了。
    “红太阳毛主席啊……”他嘶声叫喊。
   “红太阳……”我早已成了泪人儿;头一低,一口胃液喷在他的身上!
   
   ……
   他走后常常来信。他认识驻越南大使馆的一位参赞,可以居中
   转信。于是,我们通过外交信使频频传书——他写来满篇豪言壮
   语,也不乏绵绵情话;我则把他称作自己的“星星”和“月亮”(遗憾的
   
   是“太阳”一词已被某人独享,未敢僣越),保证等他等到地老天荒
   ……然而,终于有一天,天塌了、地陷了,他不再来信了!
    过了很久,那位参赞回国休假,我才得知他“光荣牺牲”的噩耗
   :在一次美国飞机的地毯式轰炸之后,他所坚守的那个高射炮位不
   复存在,只留下一个布满血迹和碎骨的深坑……
   他的全部遗物只是一个粗糙至极的、内有黄环和红色五角星的
   圆形铝盘(我弄不清它是越南的国徽还是军徽),据说是用他亲手
  























































































































































浏览(1414)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北平模式今又至!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2020-10-14 07:39:13

北平模式今又至!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看到北京又鼓噪用北平模式拿下台湾,我哑然失笑。


1986年,毕汝谐发表小说“降将之死“,这是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晚年付作义的小说;

区区短篇,毕汝谐却酝酿了十几年。


文革期间,毕汝谐得知这样一件事:付作义之子因工作失误造成重大损失,为了求得宽大处理,主动揭发付作义在家中的“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此事报到中央,周恩来插手,保护付作义父子双双过关。    

    后来,毕汝谐的好友甘恢理(其父甘祠森是民革中央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兼副秘书长,正部级民主人士)向他透露许多高级统战对象外表堂皇、内里屈辱的事例;进一步激发毕汝谐写小说的创作欲望。   
       
    1974年二二八座谈会,付作义对台发言:你们骂我是降将,云云;从此,“降将”二字便烙在毕汝谐的心上。
    
    出国后,毕汝谐迫不及待地写了“降将之死”,先发表于“中国之声” 杂志,后收入台湾版小说集“你好,自由” 。















浏览(1248) (3) 评论(1)
发表评论
贞洁荡妇余秀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09-29 15:11:46


贞洁荡妇余秀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女诗人余秀华是当今中国诗坛的奇葩,6年前,她以一首情诗《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一鸣惊人。


余秀华不幸,她在湖北农村出生的时候,因为倒产和缺氧造成脑瘫,带来生理上的残疾;6岁才学会走路,由于脑瘫,她需用最大的力量保持身体平衡,用最大的努力让左手压住右手腕,才能弯弯曲曲地写字;就是这样一个女人,直白地胆大包天地把自己心中炽烈的欲望写成诗歌!


最早发现余秀华诗才的伯乐、《诗歌》主编刘年叹曰:“她的诗,放在中国女诗人的诗歌中,就像把杀人犯放在一群大家闺秀里一样醒目!“

最近,女诗人余秀华又惹人非议;她在微博上热情向歌手李健(一个没有什么内涵的小白脸)示好:哦,李健!赐我不会消失今生记忆的来生,第一个遇见的就是你。赐我美丽健康,赐我才华如初。赐我干净如玉,赐我没有哀伤。


有人对此不以为然:你这样是对别人的一种打扰,你想表达,别人未必想听。喜欢可以放在心里。


没想到,余秀华用夹带性器官的脏话怼了回去,活脱脱像个骂大街的泼妇;简直不堪入目:咋地,诗人不能日谁?……人没死,逼犹在,多巴胺告诉我:人间值得!

常言道:有剩男没剩女;19岁那年,母亲决定为她招一个上门女婿,标准很简单:健全人、不嫌弃余秀华。

最后找到一个大她12岁的农民;这段婚姻,使余秀华感到痛苦,两个人根本没有共同语言,丈夫看到她写诗就发脾气。


女农民余秀华晋级为女诗人余秀华之后,下定决心,潇洒地甩掉农民丈夫:你这个月回来离婚,我给你十五万,下个月回来,十万。农民丈夫乐颠颠地火速拿钱,办理离婚手续。女诗人余秀华重新定义世俗传统强加给女性的所谓贞洁——“贞洁就是只和自己爱的人睡,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我坚持这一点。”


遗憾的是,她爱歌手李健,而歌手李健并不爱她;不仅如此,世上各色各样的男人统统不爱她!


女诗人阳春白雪,难逢知音;更何况那些精神世界丰富的高雅男士,往往对女性美也有很高的要求,而天公不作美,外貌是她的致命短板!

有人说余秀华是世界上最丑的女诗人,不谬也。


就这样,女诗人余秀华犯了两性关系之大忌:还没有找到牢靠的新欢,就匆匆地甩了原任,吐故而未能纳新!


其实,农民丈夫虽然不懂诗和远方,还是有许多优点的:让她有幸成为母亲、作为顶梁柱使小偷强盗不敢临门(倒不必担心性罪犯)、能够干力气活等等;更为重要的是,农民丈夫可以提供披着法律外衣的房事,农民丈夫毕竟是个有血有肉的男人,聊胜于无,聊胜于黄瓜茄子!


当地政府把 余秀华的旧居建成旅游景点,给她盖了一个余秀华文学艺术馆;须知,这是连新诗泰斗郭沫若生前都不曾获得的殊荣!


然而,温饱思爱欲,俗世的嚣闹愈益反衬出床笫的空虚;女诗人余秀华之所以喋喋于性器官,恰恰是因为在日常生活里,这一器官备受冷落、乏人问津;“封我为荡妇吧,不然对不起这春风浩荡里的遇见。”----------一个才华横溢的女诗人 想当荡妇而不可得(那是要有男人配合才行,黄瓜茄子不算数!),甚而至于想上当受骗也不能,想堕落失足也没有机会; 长夜寂寥,孤枕难眠, 便只能发出如此绝望的悲鸣!


女诗人余秀华之所以公然自称荡妇,恰恰是因为她命中注定是一位旷妇!在诗歌里, 余秀华从不掩饰欲望,但是在现实中,余秀华却是极其贞洁的女人;诗歌里的肆无忌惮的性和生活里的宛若白璧的性,并存不悖。


她暴得名气,也收获了许多标签:脑瘫诗人、农民诗人,却失去了对于正值虎狼之年的女人并非可有可无的房事!


余秀华说:我是一个在意贞洁的女人.。直言之,女诗人余秀华 是中国最贞洁的荡妇!.

女诗人余秀华 毅然决然地割舍了农民丈夫(这原本是她与男性世界的绝无仅有的官能联系!),却无法割舍人本的欲望;她得到女性诗人所能得到的一切,同时却痛失村姑唾手可得的房事!


如此,女诗人余秀华把自己搁在了半山腰,上不去下不来,尴尬!

于是乎,女诗人余秀华时髦地表示自己想自杀,活着没意思;自然只是说说而已。进而,她真挚地祈告:我只想轮回转世,做一个好看的没有残疾的女人。


窃以为,来世渺茫;何如彻底挣脱精神枷锁,勇敢地爱,勇敢地恨,大胆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


笔者谨此建言女诗人余秀华:灵肉结合固然是两性关系的最高境界,如果不能两全其美,与其自怨自艾、骂骂咧咧 ,不妨分而取之;一方面与文人墨客进行形而上的精神交流,一方面及时谋取肉体之乐——倘若经济条件许可,索性公开或者秘密地丰俭随意地包养高下不等的面首;文革期间,笔者曾经前往香山脚下拜晤文学前辈杨沫,她有个识文断字的青年面首,对外则说是针灸师;女诗人余秀华甚至还可以悄然潜入武汉南京上海等大都市,一掷千金,租一个谈吐斯文、比李健更帅的鸭子,过把瘾就死!



附:《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
无非是 两具肉体碰撞的力
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
无非是这花朵虚拟出的春天
让我们误以为生命被重新打开!
大半个中国
什么都在发生:
火山在喷,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关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枪口的麋鹿和丹顶鹤
我是穿过枪林弹雨去睡你
我是把无数的黑夜摁进一个黎明去睡你
我是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去睡你
当然我也会被一些蝴蝶带入歧途
把一些赞美当成春天
把一个和横店类似的村庄当成故乡
而它们
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浏览(993) (5) 评论(6)
发表评论
作家之心,何其敏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09-19 04:19:49

按:2014/01/13 ,本文发表于世界日报。

作家之心,何其敏感!


   习总接下来如何走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上台一年有余,判决大枭薄熙来,网擒周永康团伙;励新风,近百姓;近平元年,堪称开门红!
   
   笔者却有一点杞忧:昔崇桢帝登基伊始,以霹雳手段诛灭魏忠贤、客氏等前朝余孽,励精图治,勤政忧民;然接下来却是错漏迭出,终因内外夹击而丧身亡国!
   

   那么,习总接下来如何走棋?









浏览(256) (1) 评论(2)
发表评论
总共有35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7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