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毕汝谐的博客  
一个真正的右派分子!  
https://blog.creaders.net/u/8658/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莫言为啥甩不掉结发妻子?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2-01-06 16:08:45

莫言为啥甩不掉结发妻子?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这几天,大美人佟丽娅婚变再嫁中宣部副部长的消息,闹得满城风雨。
我和一个老哥们聊起这个事;我叹息道:大陆社会变化大,再不可能像毛泽东时代那样,娶妻嫁夫几十年不变了。鲁迅说,人一阔,脸就变。所以,男人阔了甩女人,女人阔了甩男人,都是很普通的事,不足为奇。

老哥们笑道:也不一定。甩得掉甩不掉,还要看男人女人的本事。莫言的结发妻子是个村姑,跟他在山东高密县结成夫妻,莫言成名后,想甩了村姑;哼哼,根本甩不掉!
我说:闲着也是闲着,讲讲吧。
老哥们说:莫言是山东高密县的苦孩子,从小挨饿,饭都吃不饱。能有个村姑嫁给他就不错了。
我说:村姑长的怎么样啊?
他说。一般人儿。普普通通,不好看,也不难看。老作家王愿坚,是莫言的伯乐。王愿坚发现莫言的文学天赋,就把他弄到解放军艺术学院学习。王愿坚当时是文学系主任。莫言出名了,置身北京这个花花世界,看到很多花花姑娘,就起了停妻再娶的念头。那时候,他住的平安里总参的筒子楼里,十几家人合用一个盥洗室。在北京,家属随军要达到团级才行。莫言的级别不够,村姑也就跟他一起住着,在北京瞎混,孩子搁在老家。筒子楼隔音是很差的,每天大家都能听得见莫言软硬兼施,威逼村姑离婚;村姑光是哭哭啼啼,一句话也不说。你别看人家没文化,可有心计呢。每天把公共使用的地方,打扫的干干净净。谁家有什么事儿,村姑都抢着帮着做,活雷锋!大大敞开房门,给莫言织毛裤,嘴里唠唠叨叨:他的膝盖不好,我得把这儿织的厚一些。这么一来,全体革命群众一面倒地站在了村姑一边,一致谴责莫言是陈世美,是霓虹灯下哨兵里那个扯断了线的陈喜。总参政治部主任冯征,是彭德怀的老人马,嫉恶如仇,他对莫言说:组织上无权干涉你的婚姻问题;但是,只要你敢打离婚报告,我就扒了你这身军装!莫言一听,就害怕了。村姑一手抓领导,一手抓群众,两手都很硬。莫言想甩老婆?姥姥!只好跟着村姑委屈着过日子,这么多年就一直过下来了。看看,土人也有土法子,多少知书达理的白领女人都被丈夫甩了,这位村姑却死死缠着莫言,白头到老。
我说:法国有句谚语:如果你能当元帅的话,千万不要在当军曹的时候就结婚。当然了,元帅的选择面比军曹要宽广得多了。同样,一个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选择机会比那个高密县的乡巴佬多多了。可是,问题在于:军曹在生理上压力山大,怎么可能为了虚无缥缈的元帅梦熬光棍呢。莫言当乡巴佬的时候,满脑袋高粱花子,怎么知道自己有诺贝尔文学奖的命呢?
老哥们说:打光棍是活受罪,熬不住。
我说:男性作家艺术家年轻时荷尔蒙过剩,求偶如渴,真的是猴急猴急啊。不解决便寝食难安,根本做不了任何事情!我在青春期赶上了拍婆子的文革年代,满大街乌泱乌泱的都是婆子,拍不胜拍!早年,薛蛮子问我:拍婆子怎样才能成功呢?我说:首先,要把你的三寸不烂之舌,变成一条巨蟒;你和对方一经交谈,巨蟒就一圈一圈地把对方缠得死死的, 休想走脱 !薛蛮子马上提出第二个问题:怎么把舌头变成巨蟒呢?我诲人不倦也可以说是毁人不倦地说:勤学苦练。没有人生下来就是演说家,也没有人生下来就是拍婆子大王。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要多多读书,博览群书,你的知识面就很宽,遇见任何类型的婆子,都接得上话茬。除了书本知识,社会生活知识也很重要,谁都不是桃花源中人。你知道庖丁解牛吧,拍婆子也要顺其自然。死缠烂打只会让人家看不起。青年莫言没赶上那个特定时代,限于自身条件,憋不住急茬儿就只能娶个村姑灭火了。一个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和一个没文化的村姑配鸳鸯,多么痛苦啊。人生就是一门遗憾的艺术。
是的,人生是一门遗憾的艺术。

浏览(6553) (28) 评论(3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梅华书香88 留言时间:2022-01-13 14:12:13

两家都是信基督教的哦,不会甩掉彼此的哦,好文!

回复 | 0
作者:Z26年 留言时间:2022-01-10 04:25:14

为 毕作家 说一句 - 洛基山人的日志 华人时空网 (oscclub.com)洛基山人: 为 毕作家 说一句

已有 14 次阅读2022-1-10 11:11 |系统分类:政经学术


我 又不是 人民币,哪能人见人爱 ” 毕作家,原名 毕磊,其实毕磊是他在 北京 时的 笔命。你说他是 良币,还是 劣币。但我说,他起码不 “装币 ‘


貼一首過去填的詞 ,卜算子 (堆雪人)


雪做素妍姿,魂靠冰肌護。

冷眼人間各自愁,默默聽君訴。

不是喜冬寒,卻在寒冬住。

带到春风化雨时,且看花丛露。



回复 | 1
作者:毕汝谐 回复 tonyjiang2000 留言时间:2022-01-09 07:15:06

谢谢您的理解。这位山里娃前言不搭后语,自相矛盾却不自知。有什么办法呢,谎话难圆呀。我已经亮出了自己的真实姓名真实照片,作为对等,他也应该亮出一下真实姓名真实照片,让我看看吧。但是,我相信他没有勇气这么做——他的底牌是不堪的。

您不知道吧,几年前,我就和这位山里娃吵过架。我告诉他,我20岁创作九级浪一举进入中国文学史;而这一成就是他终其一生也无法达到的。是的,无法达到。即便什么商会呀俱乐部啊都是真实的,也永远无法进入任何史册。因此我对他抱有强烈的优越感。

人贵有自知之明。我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我用以想事的方法与任何作家都不一样。仅此而已。



回复 | 2
作者:山里人 回复 tonyjiang2000 留言时间:2022-01-08 19:55:35

谢谢你的美意。

人无贵贱,但是德有高低,讨厌他是因为其德堪忧,好色,追逐权贵,找女朋友先找爹,一心想无劳而获,妄想一步登天,可笑!

至于你说他所蔑视的’逛逛俱乐部商会’,他是无法理解的,健身与交流,没有接触的是无法了解的。


回复 | 1
作者:tonyjiang2000 回复 山里人 留言时间:2022-01-08 18:05:38

其实吧,大家都六七十岁了,心气应该都平和一些。大家都关心社会关心现实,说明大家的志趣是一样的。不要再彼此之间斗气争执了

回复 | 2
作者:tonyjiang2000 回复 山里人 留言时间:2022-01-08 18:01:59

足下这样的逛逛俱乐部商会这样的小日子,毕先生这样的人是瞧不上的。毕先生这样的人我见过,要不一步登天,要不怀才不遇。你说他们眼高手低这完全正确,但他们就是这样选择的。若单单论文章,毕先生的文章肯定是得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但是我喜欢他的博客胜过莫言的大部头著作。为什么?因为毕先生的文章真实,说了一般人不敢说的事情。而足下的文章?更是要排在莫言的文章以后了。以后鄙人有时间再看吧

回复 | 1
作者:山里人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2-01-08 11:01:03

補充一句:

私人生活我是從來不入博客的,原因是怕只言片語的邊角之間帶出別人的私隱,讓別人與你的接觸喪失安全感。

-----這個道理,你雖年长10歲卻不明白,亦或,即是明白也不管不顧的,因為你需要名,要名,不要臉,虛长10年。

想想看,倒退40--50年,你認識的那些人是不是很後悔交友不慎啊!

實際上,在66---76年間,北京有兩類人,一類是聚群到處約架的,人緣差的都放單了,沒什麼書讀,自己編故事,街上拍婆子,找回些可憐的自尊。

我人認識有好幾人因打架到茶店勞教的人,在茶店,因拍婆子與小偷進去的人是地位最低的,任何人都可以朝他的臉上吐一口痰,家屬探望時帶來的東西一定是要拿出來供給大家享用的。

從你的經歷看,你完全有資格去茶店,算你幸運,改改你的品行吧。

順便說一句,高乾子弟,鮮有出息,更鮮有為,通常,他們有性格缺陷,眼高手低,缺乏實幹,天天耍嘴皮子,比爹,好吃懶做。

還有,你寫的東西我都看得懂,甚至有些情況比你知道的更多些,但是,反過來,我寫的東西,你一定有閱讀障礙----我們有別。

回复 | 3
作者:山里人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2-01-08 10:14:45

好啊,我很愿意实名,填写真实的个人资料,我在商会与俱乐部都是这样做的。

在那些场合,大家的基本情况都差不多,有自己的职场,有完整的家庭,太太不是街上骗回来的,爱好也都类似,通常在几个俱乐部里都会不期而遇,孩子也大多数就读世界前50名的大学、、、、

这样的生活你是理解不了的,也不会写在私人博客里。

实名很好,不过,需要大家的基本条件相似,地位对等;比如,我在院子里有狗,家里有猫,他们都有一个可爱的名字,但一定不是B女鞋,可是,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们我的名字,他们也没有资格与必要知道我的名字。

有机会,假如有的话,我们在俱乐部里互报姓名交换名片吧。

回复 | 1
作者:tonyjiang2000 回复 艺萌 留言时间:2022-01-07 16:30:56

这倒也是啊。。。。所以说还是西方的办法适合人性,结婚离婚都很方便。中国传统的那一套的确扼杀自由啊。但是,好多国人还是做不到像西方人那么放得开啊。主要是子女方面顾虑多啊

回复 | 0
作者:Z26年 留言时间:2022-01-07 15:15:12

“其实我也一样。只不过我是城里的人尖子,却死死盯住正部级副国级家庭的姑娘,最终也是失败了。 在中国大陆,脱胎换骨不容易。” 就凭这几句话,我看毕先生坦荡直率可敬可佩。

还有,“在中国大陆,脱胎换骨不容易。”难道在美国容易,也不容易。


我2019年倒是被美国某私立大学刚毕业实习的25岁左右几个“娃娃”由于他们的院长故意安排我给他们做了一次讲演后连续几天追我,我都好言拒绝了。其中一个围着我三天,一聊就是一个多小时。我最后告诉她我在美国有女朋友等着我26年半没有付薪水的事业落实就随我搬家。我可尝到了倒被拍“婆子”的滋味。


我拒绝她们的最主要理由其实是背后政治操作不想趟浑水。拒绝后另一位当着所有人面问我什么原因拒绝之前那位。我当然不说政治因素。我说(第二原因)年龄太小。 她说,“我二十三岁!” 啊!我笑着心想这娃娃不知世间情为何物。 但是口里只好说,“你长个娃娃脸挺多看起来15,16岁!” 我的意思是她那么小,怎么与我说这些话你犯得着吗? 我再次告诉这位,我结过婚有一个独子事业已经相当成功 (我去年才知道我儿子娶了个同年德裔女子,有2个孙子一个男另一个不知是男还是女。 因为我这次预定了航班后去他们那里还是因为我背后的势力不许我见到他们怕他们与我说话而知道太多而坏了某人的事。 而且我又有了女友,她们犯得着那么年轻急着嫁人给我一个老头子)?


当然毕先生知道我的有些事情;所以我就说出这个不怕您笑话!


回复 | 0
作者:毕汝谐 回复 艺萌 留言时间:2022-01-07 14:08:23

足下是艺术家,自知冷暖——雷诺阿说过:

年轻时,我有牙齿没有钱,吃不起牛排;现在我有钱但是没有牙齿,还是吃不了牛排。




回复 | 2
作者:毕汝谐 回复 山里人 留言时间:2022-01-07 14:03:31

我改主意了——老子留下你这个下流胚取乐!

在美国,每一代人走自己的路,无所谓骄傲遗憾。建议你亮出真名真姓真身份,老子跟你单挑!


回复 | 1
作者:山里人 留言时间:2022-01-07 13:40:33

顺便问一句:如果你有后,你的后人会为你感到骄傲吗?还是遗憾你为爹?

回复 | 1
作者:山里人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2-01-07 13:34:36

哦,哦,你吓死我了:“永久拉黑!”

别人的隐私你随口、随心,太不道德,很不想在这里遇到你,就那么点下流事,作为自己的谈资,无妻,无后,活在自己的记忆里。

麻烦你把我拉黑吧,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顺便问一下,小酱房胡同那所宅邸的舞会你去过吗?给你个提示词:X远,Z小绅,你,不入流!

你找个旮旯静静地养老,少出来扯淡,讲故事,哄孩子。

拜托,永久拉黑我!

回复 | 4
作者:艺萌 回复 tonyjiang2000 留言时间:2022-01-07 12:31:50

老哥们说:莫言是山东高密县的苦孩子,从小挨饿,饭都吃不饱。能有个村姑嫁给他就不错了。看看,明明当初就是门当户对啊!只能说,莫言是吃了早早结婚的亏,那怪谁。

回复 | 3
作者:毕汝谐 回复 tonyjiang2000 留言时间:2022-01-07 12:12:06

足下所言极是。而且,豪门勾心斗角,我很难支应。

回复 | 2
作者:tonyjiang2000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2-01-07 11:52:27

娶老婆还是要看自己喜欢。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多别扭啊,作为旁观者看着都难受

回复 | 2
作者:毕汝谐 回复 Z26年 留言时间:2022-01-07 06:58:01

谢谢。

回复 | 1
作者:毕汝谐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2-01-07 06:57:47

文革前,大陆社会贯彻经济路线雷厉风行。然而,文艺界科技界体育界需要有特殊才能,故共产党政策放宽。举例:与共产党有杀父之仇的白淑湘见了毛泽东,拒绝握手;说这是杀我父亲的人;却与刘少奇握手,说这个人长得有点儿像我父亲。这种情况也只能芭蕾界方能容忍。足下举的例子欧阳山,此人恰恰是延安作家、延安文艺座谈会的参加者,非泰斗作家也。这个问题很复杂,非常复杂。

回复 | 2
作者:Z26年 留言时间:2022-01-07 04:55:37

“非也。泰斗级作家解放后普遍写不出东西来了,被共产党用高薪养着。

老舍生前发表的最后一个作品是快板书陈各庄养猪多。这里的原因非常复杂。由于他们在40年代才情已然衰落,我甚至觉得

共产革命是他们写不出作品的挡箭牌了。又,贾平凹路遥莫言都不是党培养出来的,而是个人奋斗的标兵。

他们以文学为敲门砖,挤进吃商品粮的行列。

读路遥的小说,我甚至有一点儿心疼的感觉。

路遥连同他笔下的高加林孙少平都是农村里的人尖子;

他们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企图变身城里人,与城里姑娘联姻。

结果全都失败了。路遥病入膏肓。还被迫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其实我也一样。只不过我是城里的人尖子,

却死死盯住正部级副国级家庭的姑娘,最终也是失败了。

在中国大陆,脱胎换骨不容易。”


没仔细读,就读了您这一段评论。有意思!


回复 | 0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llyismyson 留言时间:2022-01-07 04:27:44

乱党反贼刁民无赖没文化,挤不进文化太监行列,心生醋意,只好在这里冒酸水儿,飙脏话,发牢骚。

回复 | 1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2-01-07 04:21:13

八十年代初,军艺办了一期作家培训班,管谟业,贾平娃,李存葆都是那期的, 他们自称“作家黄埔一期”。党培养的新作家还有干部子弟王安忆,毕淑敏,梁晓声。其实党从工农兵中培养作家从四十年代就开始了,高玉宝,王原坚,刘白羽,浩然等就是。三十年代的文坛泰斗经历了胡风舒芜被迫害后确实大都不敢写了,五十年代又把出身不好但文笔出众的青年作家邓有梅,王蒙,陆文夫,高晓生打成右派,更让出身不好的作家噤若寒蝉。黄钟毁弃之时,正是瓦釜雷鸣的大好时机,中国文坛的参天大树被砍伐,荆棘杂草才能在党的阳光下茁壮成长。

另外也不是老作家都不写了,我上大学内会儿风靡大学校园的《苦斗》就是刚出版的。我从东总布胡同22号借的那本就有作者欧阳山签名。


回复 | 1
作者:毕汝谐 回复 tonyjiang2000 留言时间:2022-01-07 02:14:22

谢谢。

回复 | 0
作者:毕汝谐 回复 山里人 留言时间:2022-01-07 02:13:58

你这个下流胚,你既不尊重自己的父母,也不尊重别人的父母。莫非你是你妈怀上的大有庄的野种,冒充南院货色?嗯,你懂得。

你肯定长得很难看,年过花甲,还怀有如此强烈的性嫉妒。

警告:如果你再撒野,就永久拉黑你!


回复 | 7
作者:tonyjiang2000 回复 山里人 留言时间:2022-01-06 22:44:25

您这张嘴才是该积德啊。。。。人家辛辛苦苦写了文章放在网上,又没有请你来看。人家自有自己的读者,犯不着你来说三道四。况且了,你读了文章,不管是消遣也罢,还是长知识了也罢,没有花一分钱,凭什么这样骂人家? 人要有感激之心啊

回复 | 7
作者:安博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2-01-06 20:19:38

很欣赏你这一段评论。 不愧是作家,语言直至人心。

回复 | 5
作者:llyismyson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2-01-06 20:00:32

土匪们阉割文化人,把他们改造成一水儿的文化太监,从延安那个土匪窝子就开始了吧,哪还等到文革。

回复 | 8
作者:山里人 留言时间:2022-01-06 19:58:15

你这张臭嘴能不能积点德?

如果时间倒退到1950年,我真希望你爹在机关的医务室里多领几个避孕套!

回复 | 5
作者:毕汝谐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2-01-06 17:20:21

非也。泰斗级作家解放后普遍写不出东西来了,被共产党用高薪养着。

老舍生前发表的最后一个作品是快板书陈各庄养猪多。这里的原因非常复杂。由于他们在40年代才情已然衰落,我甚至觉得

共产革命是他们写不出作品的挡箭牌了。又,贾平凹路遥莫言都不是党培养出来的,而是个人奋斗的标兵。

他们以文学为敲门砖,挤进吃商品粮的行列。

读路遥的小说,我甚至有一点儿心疼的感觉。

路遥连同他笔下的高加林孙少平都是农村里的人尖子;

他们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企图变身城里人,与城里姑娘联姻。

结果全都失败了。路遥病入膏肓。还被迫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其实我也一样。只不过我是城里的人尖子,

却死死盯住正部级副国级家庭的姑娘,最终也是失败了。

在中国大陆,脱胎换骨不容易。




回复 | 10
作者: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2-01-06 16:51:07

如果不是文革打倒中国文坛泰斗级作家,党在工农兵里培养作家,阻止出身不好的青年走文学创作道路,捧红了贾平娃,莫言,路遥等贫农作家,中国文坛绝对不会被这些人霸占。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