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幸福鬼
  坟前看奥运,做鬼也幸福。
我的名片
幸福鬼
 
注册日期: 2013-05-17
访问总量: 93,78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豆腐渣的中流砥柱:左权之死
· 张维为独辟中国历史三峡
· 转:"中国模式"必将引
· 转贴: 中國對美威脅:不只是爭
· 六四纪念日杂感
· 笑答阿妞贪官问
· 国内企业家批“反腐”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无类】
 · 豆腐渣的中流砥柱:左权之死
 · 张维为独辟中国历史三峡
 · 转:"中国模式"必将引领
 · 转贴: 中國對美威脅:不只是爭老
 · 六四纪念日杂感
 · 笑答阿妞贪官问
 · 国内企业家批“反腐”
 · 无端质疑是对何岸泉博的人格谋杀
 · ZT: 在逻辑的世界里存在着一个天敌
 · “依法治国”带你入梦中
存档目录
09/01/2015 - 09/30/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2/01/2015 - 02/28/2015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转贴: 中國對美威脅:不只是爭老大
   

(世界日报今日刊载的何频评论文章,算是对于“中国模式”的一个认真思考。我将其转贴于此,供万维各位才子才女参与讨论。什么是中国模式?中国模式是成功还是失败?中国模式是中国的唯一选择吗?中国模式会给世界带来什么?)。

----------------------------------------------------------------------------------------------------- 

(作者:何频;来源:《世界日报》, 6/9/2015)


中國領導人在國際社會為什麼越來越受歡迎?強大只是為了與美國爭奪世界老大嗎?中國與亞洲國家,尤其與菲律賓、日本、美國會有戰爭嗎?世界會重新回到冷戰時代嗎?

這些問題都不是新問題。美國專家已提供一些答案,有學者說,中共體制內存在一個戰略忽悠局,成功地欺騙世界,使中國贏得幾十年發展時間;有人說中共統治已接近尾聲,中國開始崩潰;也有人說,中美關係到了惡化臨界點,美國應給中共一些甜頭,讓中美關係回到正常軌道…

我的看法卻與這些戰略專家不同。首先,我認為中國已崛起,確實是和平崛起。中國經濟總量現在位居世界第二,中國投資遍布世界各地,幾乎所有世界上重要的旅遊景點都可見到中國人……你沒法蒙上眼睛不承認中國崛起,它沒有完成的只是還沒當上老大。

中國崛起的過程中並沒有發生戰爭。雖然解放軍近幾年在南海、東海有些像青春期躁動,但我不認為中共領導人在亞洲挑起戰爭有周密準備,他們沒有承受戰爭萬一失敗的心理準備。最狂妄、大膽的解放軍將軍,頂多只會擺出擦槍走火姿態,或敲打一下軍力相對弱勢的菲律賓。除了用於威懾的戰略導彈,解放軍全球投射能力遠未成形,即使在太平洋,解放軍的海軍、空軍也難以與美、日軍事力量持續戰鬥。

中共在可看見的未來,幾乎不可能在太平洋發動大規模戰爭,更罔論像德國納粹黨敢於發動世界大戰。他們沒有能力,沒有膽量,也沒有這個想法。中共領導人中沒有希特勒。更重要的是,沒這個需要。

其次,中共也沒有計畫與西方世界,包括與美國冷戰。中國的體制不具有制度性定義,它不是社會主義,也不是資本主義,更不是傳統上的帝國,它是各種制度的混合變異性。鄧小平鼓勵他的臣民成為不顧一切捕捉老鼠的貓,於是,只要能達目的,既可不顧手段,也可不顧後果,這是中國經濟增長高速的原因之一,同時使其制度也變成電腦遊戲中的多面怪獸,中國傳說中的九命貓:有多重適應性,生命力特別頑強。

所以,不可理喻的事總發生在中國,中共卻總能不可想像地生存下去,即使明明是眾所周知的謊言,它也總有勇氣不斷重複。例如,中共內部文件在推動反對西方價值,中共的宣傳機器扭曲民主國家,但這樣做目的是阻止公民自由價值的生長,威脅公民不可像民主國家的公民一樣擁有選擇領導人、批評政府、用司法保護自己的權利。

事實上,中共早就實際拋棄社會主義理論,其領導人多是西方民主社會的粉絲,所以將子女送到西方就讀,支持親屬移民西方,即使他們本人,也以能出訪西方為榮。我與眾多中國官員交談過,幾乎沒有人是真正反對西方者,相反,幾乎都認同民主制度相對公平,是國家社會能夠持續穩定的保障。

中共領導人並沒有想重建柏林牆,並沒有計畫真實地與西方進行冷戰,沒有進行制度性競爭的願景,中共領導人弄不清楚中國現在是什麼制度。中共領導人中沒有斯大林,也不是斯大林的信徒。雖然習近平讚揚普亭,但普亭只是他個人需要的一個方面:個人強勢,即使他與普亭並肩在紅場閱兵,也不意味著中俄能建立互信的與西方冷戰的同盟關係。中國,無論是官方還是民間,對俄羅斯的不信任很難消除。

第三,中國與西方的衝突不是文明、意識形態衝突。中國主流宗教即便是中共統戰的工具,或就是中共體制的部分,也是一隻溫順的小貓,而沒有發動宗教戰爭的能量,想都不敢想。民族主義在中國也只是口水或肥皂電視劇,因為政治正確而容易出現在中國媒體上,中共領導人也只是借用這種錯亂的口水,來掩飾體空洞、虛假的意識形態,沒有領導人敢真正放縱民族主義狂熱化,否則民族主義狂熱也會燒烤中共的功利主義。

留意中國「病毒」對世界人類破壞力

既然如此,我們還擔心什麼?其實我想表述的不只是擔心,而是一個警報。這不是中國與美國爭奪老大地位的問題,而是中國變局決定了世界未來:如果中國能融入尊重人民選擇權利的政治文明世界,那麼全世界的秩序都會因此而升級,人類可能真正以全球共同的命咦鳛樗伎肌Q策的起點;如果中共這種政治低人權、經濟高增長的發展模式繼續下去,不但對中國人而言是一場災難,對世界也可能是毀滅性:它不是一場一場戰爭的熱戰,也不是兩個社會陣營的冷戰,甚至不是文化、價值觀的衝突,但它的多面性、功利性會使其適用性越來越強,能量越來越大,它可能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對世界的生態環境具有破壞力,且是蔓延性的破壞力,一如流行病毒,開始是悄悄讓一部人感染,然後是蔓延到每一個角落,最後是全球性爆發,足以摧毀人類自由價值的基石。

我要強調的是,這並不是中共30年前的戰略設想,甚至也不是今天中共領導人的政治目標。而是人性弱點,西方政客短視,資本家唯利是圖,中國扭曲的政治和社會結構……等等因素,一起合力製造出這種病毒,至少讓這種病毒有了蔓延的空間。

1989年「六四」鎮壓後不到兩個月,當時美國總統布希的秘密特使給了鄧小平最及時的支持。蘇聯東歐崩潰,反而使西方政客喪失警覺,紛紛接納了內心恐慌、卑微的中共領導人。而鄧小平及其權力繼承者後來回報的經濟改革開放政策,並沒有帶來西方所預期的政治進步,反而是利用港台和西方的投資和技術、WTO全球貿易平衡、不顧公平和後果的經濟政策等因素,獲得經濟增長,強化了中共的獨裁政權,繼而瓦解了西方對中國的人權壓力。

現在,中共領導人幾乎毫不在乎西方輿論壓力。因為他手中巨大的訂單、投資、市場,讓各國政客和商人垂涎。可以毫不誇張地說,今天中國領導人是全球多數國家最受歡迎的貴賓,中國是世界上很多精英渴望前往的淘金之地。

北京更嚴厲控制新聞自由,可以將谷歌、雅虎變相驅離,拒絕發給《紐約時報》記者簽證,拒絕臉書、推特登陸,自己卻可在美國辦任何媒體,用免費旅遊的方式將中國以外的中文媒體領導人召到中國「受訓」,甚至動用秘密的黑客攻擊自由的網站。

好萊塢是美國自由文化的標誌,可以不用膽量就可以調侃、嘲笑、批評美國政府官員,包括議員、法官和總統。然而,為了不失去中國票房,好萊塢的電影已經自覺自擇不批評。即使如此,好萊塢電影在中國仍然受到限制,甚至裁剪。

這種情況下,中國領導人需要冒著滅頂之災發起戰爭嗎?需要重新關起門來與西方冷戰對峙嗎?他們可以得到他們需要的一切,可以拒絕他們不想要的一切。

問題在於,西方社會近功近利,無視中國人權惡化,而爭先恐後與中國做生意,等於鼓勵中國這種新的政治模式生長,等於打擊中國官員原本的學習之心。同時,中共手中的支票已是世界上最好的通行證,使得西方自由價值的堅守變得越來越脆弱、軟弱,越來越容易被病毒侵蝕。

中國威脅原本是不存在的,是西方世界使中共覺得西方是可以威脅的。最後結果是什麼呢?沒有人可想像出來,是因為沒有人意識到,從某種程度上,我們都被感染了,否則我們不會這麼茫然、這麼無力。所以,高瑜、劉曉波、伊力哈木、王炳章、許志永、浦志強們,只能孤獨地在監獄裡煎熬;26年前死在天安門廣場的市民,還是被拋棄在野地裡的孤魂。黑夜並沒有露出曙光,如果我們繼續渾渾沌沌,我們也會被黑暗吞噬。

我依然相信,只要美國從對中國的茫然中醒過來,一切都可能改變。美國不是一個狹隘的民族主義帝國,她是全世界追求自由之夢的人共同建立的一種價值,這種價值注定美國對全世界同樣追求自由的人負有責任。我不是呼籲美國與中國一戰,我並不希望美國與中國對抗,我不希望需要一場珍珠港戰爭來喚醒美國人民,我希望美國成為中國民主化的推動力,至少不是鼓勵、幫助惡政在中國繼續成長,這不僅僅決定了中國人的尊嚴,不僅決定中美這兩個偉大國家的長遠友好,也決定了全世界的自由基石是否能牢固。(作者何頻系明鏡集團董事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