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幸福鬼
  坟前看奥运,做鬼也幸福。
我的名片
幸福鬼
 
注册日期: 2013-05-17
访问总量: 93,77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豆腐渣的中流砥柱:左权之死
· 张维为独辟中国历史三峡
· 转:"中国模式"必将引
· 转贴: 中國對美威脅:不只是爭
· 六四纪念日杂感
· 笑答阿妞贪官问
· 国内企业家批“反腐”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无类】
 · 豆腐渣的中流砥柱:左权之死
 · 张维为独辟中国历史三峡
 · 转:"中国模式"必将引领
 · 转贴: 中國對美威脅:不只是爭老
 · 六四纪念日杂感
 · 笑答阿妞贪官问
 · 国内企业家批“反腐”
 · 无端质疑是对何岸泉博的人格谋杀
 · ZT: 在逻辑的世界里存在着一个天敌
 · “依法治国”带你入梦中
存档目录
09/01/2015 - 09/30/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2/01/2015 - 02/28/2015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豆腐渣的中流砥柱:左权之死
   

读今日微信热文,忽顿悟,原来中流砥柱是早期的豆腐渣工程。

左权之死真相:一百鬼子追得数千八路军漫山逃窜



日本回忆文集通过参战日军的回忆和许多照片揭露不为人知的历史:1942年,百名日军装扮成八路军深入共军“根据地”,击溃八路军总部机关几千人的部队,击毙和俘虏了包括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在内的多名中共官员。此文揭开了左权之死的真相。此前,党媒发表文章也曾证明左权死于益子挺进队之手。而大陆作家揭露毛泽东卖国的文章则揭示了八路军战斗力如此低下的根本原因。

左权之死:一百个鬼子追得几千八路军漫山逃窜

日前,阿波罗论坛版主“雨夜”转发一篇名为《装扮成八路军的日本益子挺身队》的文章。此文翻译自前几年日本出版的回忆文集《山西侵攻》(原文网址:http://shanxi.nekoyamada.com/?p=126)。

文章说,1942年(昭和17年)5月,日本第一军将消灭盘踞在山西省东南部山中的中共八路军作为目标,发动了大规模的肃清作战(晋冀豫边区作战)。此前,即使日军着手攻击,八路军也能够巧妙地回避、隐藏物资、转移到安全地带,图谋再起,通过这样的周旋,八路军势力壮大起来了。日军认识到如果正面作战则收效甚微,于是要求各兵团在战法上加以动脑筋、找窍门,捕获敌人首脑机关,一鼓作气铲除其势力。为此,成为主力的第36师团(雪兵团),让完全化妆成八路军的日军特种部队潜入敌占区,拟定了便衣作战计划。

作战计划为:让组编的两个便衣中队,在主力开始作战之前,秘密深入敌后,期望以捕获敌首脑机关和扰乱指挥中枢为目的。隶属于第36师团的步兵第223联队和224联队,分别组成便衣中队。

(身着八路军军服的日军益子中队长等,右边的二人在两个月后的太行山南部作战中阵亡)

其中,第223联队的益子重雄中尉所率领的第3中队被选中,组成益子挺身队。其成员包括益子中队长在内的4名将校和102名下士官兵,另有雨宫宪兵曹长率领的18名中国人特工队,全队总人数为124人。全部人员身着八路军的军服和武装用具,配备了重机枪和无线电,装扮成八路军的益子挺身队,先于主力作战的前三天,即于5月21日混迹于夜色,离开了辽县。

从辽县出发的益子挺身队,早就确认了在辽县东南方10公里的地方,有敌人的最前线部队,他们在这里巧妙地迂回,成功地潜入了敌后方。第二天是22日,他们排除了少量的敌人,战领了能够将这一带一览无遗的、标高2100米的到地。此时,八路军已经察知了日军的作战意图,便频繁地变换驻地,为此,益子挺身队通过无线电逐次接受最新情报,实施作战。

为了寻求敌人,益子挺身队向北转进,23日到达了位于辽县东南25公里的“萨拉希”山,可是这一带约有2000多敌人,敌人包围了将少兵寡的益子挺身队,发起了攻击。白天的激烈战斗持续了一整天,不过,夜间益子挺身队乘着夜色强行突破敌人的一角。

其后,向东转进,向八路军可能转移的郭家峪前进,在这里遭遇到优势的敌人,这正是益子挺身队寻求的八路军首脑机关。

(在“萨拉希”山,日军遭到来自正面能够看到的、北侧高地的敌人的冲锋,这里是承受机枪猛射的地方)

(在“萨拉希”山,日军捕获的25、6名敌人俘虏,是在南野(冶)捕获的)

据中共方面的公布,这时处于郭家峪的有第18集团军司令部、野战政治部、后勤部、中共中央北方局、中央干部学校、新华日报社等主要机关,还有中共军副司令彭德怀、参谋长左权、政治部主任罗瑞卿、后勤部长杨立三等众多的干部。他们分成三部分企图突围,彭德怀和左权率领的第一纵队进行了由南向北突围的逃遁作战,可那里正是益子挺身队严阵以待的正面。

从24日早晨开始持续了一整天的战斗,彭德怀负伤、左权战死。在中共的正式战史里,说的是受到了伴有轰炸和炮击的猛烈攻击,可实际上攻击郭家峪的只不过是百余名益子挺身队而已。受到攻击的八路军连左权的遗体都来不及收容就溃逃了。

日本军方公布的左权遗体照片

在前些日子刚刚公开的防卫厅的史料“益子中尉战斗经过之概要”里,添加了被认作为左权将军遗体的照片。相片中的遗体已经变黑,看上去好像已经死去了好几天。事实上,按照中国方面的说法,据说益子挺身队转移之后,根据亲眼看到左权最后时刻的中央党校的三个学生的口述,左权的遗体曾一度被八路军收敛,入棺就地掩埋。可是,后来来到这里的日军,收到左权失踪的电报,从而挖掘出左权的遗体拍了照片,这张照片可能就是当时拍摄的。

郭家峪战斗之后,益子挺身队追击溃败的敌人,30日到达辽县东方20公里的天文村附近,在该地补充消灭了溃败的敌人。

在长达10天的作战中,益子挺身队取得了打死敌人293名,俘虏敌人165名的战果,应该让人惊讶的是,他们的损失仅仅有两人轻伤,全体人员平安无事地归还了。这表明了八路军的战斗力是土匪的水平,战斗意志明显低下。

(作战结束后益子挺进队的合影)

文章最后披露,益子重雄中具有前一年在中原会战的功绩,再加上本次作战的功绩,受到了日本第一军司令官的个人感谢状,受到了金鵄勋章的嘉奖。之后,随着所属兵团的南方转战,离开了山西省,作为师团的幕僚,在西部的新几内亚的萨卢米迎来了战争的结束。复员后,他在乡里担任了町议员、町长之职,现在还健康地生活着。

益子挺进队相关史料

上文在网络上公布后,曾经有网友收集了相关史料,在海外论坛发表:

关于这次日军对八路军肃清作战的起因,就是所谓“百团大战”:所谓的百团大战原本叫“正太战役”,仅仅是打算用1週左右时间破坏正太铁路和同蒲铁路北段的交通。为什麽彭德怀要发动“正太战役”?就是因为八路军一直不打鬼子,老百姓骂娘了,彭德怀作为职业军人脸上挂不住了,另外日军在华北实行“囚笼政策”,八路军被封锁在穷乡僻壤几乎无法生存了。但作战计划报到军委后毛未批准,也就是说彭德怀的确属违反毛命“擅自抗日”。“正太战役”原本安排的是20来个团参战,一个月后汇总战情时才意外发现有105个团参战,也就是说有85个团也属违反毛命“擅自抗日”。另国军也主动参加了百团大战,其中仅孙殿英就出动了7个团。……结果回到延安后在1945年2月至7月的“华北座谈会”上,彭德怀因百团大战“暴露了实力”被全体参会人员集中火力批判了几十天。1959年庐山会议彭德怀怒斥毛“在延安你操了我40天娘”,说的就是这次被批判。

1942年5月底,106个鬼子带18个中国当地人组成“益子挺进队”,孤军深入太行山袭击八路军总部,八路军总部机关、129师385旅、特务团以及中G中Y北方局机关共几千人不但不抵抗,而且立马就分兵四散逃窜,被1百多个鬼子狂追数日,最后,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八路军军工部政委孙开楚、北方局调研室主任张衡宇、新华社华北分社社长何云及政委朱三省等293人被打死;八路军秘书长兼北方局秘书长张友清、八路军后勤部政治部主任谢翰文夫妇等165人被俘,被押送太原后处死;彭德怀被打伤;毛指示八路军总部后撤几百公里,由晋东南撤至晋西北。而106个鬼子仅2人轻伤,全部安然撤退!……

另外,八路军部分死者是吓得跳崖死的;彭德怀、滕代远的妻子吓得躲在山洞里三天三夜,被找到时已奄奄一息;总部警卫连也四散而逃各顾自己,左权死时身边没有一个警卫,隔日被就地掩埋后,居然被日军返回来挖出尸体拍照登在报纸上;彭德怀逃出时身边仅一个警卫,并因为电台被砸而与外界失去联系。

上文提到的两个便衣中队,除了223联队组建的“益子挺进队”,还有一个224联队组织的150人的“大川挺进队”。“大川挺进队”比“益子挺进队”早几天深入太行山,负责袭击129师师部。该股日军提前被中国百姓识破后,刘伯承率129师师部不但不抵抗,而且立马逃窜。而“大川挺进队”成功进入129师师部驻地,得知刘伯承刚逃窜后,仍继续追击,直到把刘伯承追进山里!

“益子挺进队”并非一支专门训练的特种部队,而是日军第36师团临时抽调人员组成的,所以一回去就解散了。

“益子挺进队”回去、解散后大概半个多月,1942年6月20日日军第36师团、独立混成第4旅团进攻驻守在南部太行山(山西陵川)的国军27军,国军27军英勇反击,歼灭日军1000余人,其中“益子挺进队”成员85人参战,伤亡37人(亡2名指挥官、15名士兵)。次年,国军27军被八路军、日军赶出太行山。1949年国军27军被解放军全歼。

日本投降后,“益子挺进队”的队长益子重雄回到日本担任了会社社长、那须町议员和町长等职。在一次讲演后,有人问他:町长退职后想作何事情?他回答:战争使我失去了173名部下,我要去参拜他们的墓,现在已经参拜了86个人的墓了,参拜剩下的87个人的墓可以说象诸国漫游,也是我人生最后的大事,完成了此件事我就可以死去了。

据时任《新华日报》记者的李庄回忆:战斗结束后,他去找八路军总政治部主任罗瑞卿请示反“扫荡”新闻报道的口径,罗瑞卿指示:部分牺牲的同志可以报道,但报道时“要把牺牲的具体时间和地点模糊掉,不提总部曾一度被包围的事”,对被俘的同志则“在报道中概不涉及”。——所以,如果不是因为前几年日本出了本回忆文集《山西侵攻》,其中有一篇《八路に扮した益子挺身隊》引起了中国人好奇,估计这个事情永远不会为中国人所知。

中共多版本的“左权之死”

关于左权之死,中共自己的党媒就有多种版本。

中共党史的说法是,“左权将军死在3万日军的重重包围之下”。按中共党史的记载,1942年5月,日军又纠集3万余兵力,分5路向八路军总部进行报复性的“大扫荡”进攻。八路军总部、中央北方局机关和北方局党校的几千名干部都处在日军包围之中。当时担任守备任务的只有两个团的战斗部队(即警卫团和特务团,大约3000人),情况十分危急。总部决定由左权指挥阻击,掩护各机关分开突围。25日,部队转移到十字岭后,日军突然进行全面包抄袭击,飞机大炮漫山轰击。左权派人护送彭德怀、罗瑞卿转移后,一直守在阵地上坚持看到掩护最后一批人冲出敌人的包围圈。但不幸的是,就在这天下午2时,在十字岭的东山坡,一颗炮弹落在他的身边爆炸,弹片击中他的头部,左权当即牺牲,时年37岁。

而中共党媒的另一篇文章,则证明了左权确是死于益子挺进队之手。此文原载《北京青年报》,作者是原全国政协副主席、我国首任铁道部部长滕代远与林一的儿子滕久昕。

文章说,据其母亲林一“回忆”,1942年,日军在大规模扫荡的配合下,派出两支“挺进队”企图破坏八路军总部。其中包括被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冈村宁次命名为“益子队”(因其队长是步兵第223联队益子重雄中尉),是日军最精锐的部队,其任务是破坏八路军总部,刺杀彭德怀、左权等首长。八路军在成功组织突围的过程中,也蒙受了一些损失,其中就包括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在此次突围中牺牲。为了给左权将军报仇,当年年底,八路军选派精兵强将组成“暗杀队”,如神兵天降,只用匕首就全歼了这些日军挺进队。

文章还“回忆”了全歼“益子挺进队”的细节:当年腊月,八路军情报系统得知过年时“益子队”要在祁县县城召开“庆功会”,认为这是歼灭敌人的绝好机会。时任八路军前总情报处一科科长的林一亲自赶到祁县,与时任祁县抗日县长、29岁的共产党员刘秀峰共同谋划刺杀任务。

文章最后说,刺杀任务大获全胜。“我军指战员化装成日军的异地朋友,或是来洽谈生意的商人,或是饭庄跑堂的,大摇大摆地分布在日军挺进队的周围,以酒杯为信号,暗杀队员齐刷刷亮出匕首,同时动手。日军正喝得酩酊大醉,如何能想得到事情发生得如此之快,等他们清醒过来准备反抗时,整个饭庄已经一片狼藉。不到一袋烟的功夫,日军的益子队成员已经全部被我杀死,头颅皆被砍下装入面袋。次日,长治城、祁县城、太原城分别挂出了益子挺进队队员的人头。八路军在祁县暗杀益子队的行动,引起其他日本特务队的极度恐慌,为避免八路军的继续追杀,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冈村宁次下令解散这支精锐的益子挺进队。”

不过,有趣的是,山西日报2013年08月08日发表了一篇文章《没有收进纪念书里的故事》,作者正是上文提到的抗日县长刘秀峰的后人刘小云。作者全盘引述了滕久昕的文章,为自己的父亲歌功颂德。但是文章最后一段却说,“我父亲曾写过祁县战斗诗篇25首,记叙了各次战斗和对战友的怀念,但对这场战斗,他却从未提及。”

对此,论坛上有网友评论说:根据上述“回忆录”,日军的精锐挺进队——“益子队”明明早在1942年农历腊月被我军用匕首给“全歼”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益子队队员还活着啊?为什么益子重雄中尉居然到现在近百岁的高龄了还活着?这个老家伙是不是替身啊?日本人一向自吹自擂什么“一丝不苟、严谨认真、精益求精、究根寻底”的民族精神,为何在益子重雄身上就不能体现出来呢?建议日本的有关科学研究机构——赶紧对冒名顶替益子重雄的这个老家伙进行DNA检测,看看他是不是杀害我党抗战最高指挥官左权副总参谋长的那个刽子手。

八路军战斗力低下源于毛泽东的假抗日

几年前,中国作家铁流在回应毛左维护毛泽东言论时称:要说卖国,他们“伟大领袖”毛泽东才是货真价实的汉奸卖国贼。如若不信,请看事实。

铁流举例,一九三七年八月毛泽东在陕北洛川会议上的讲话为证:“要冷静,不要到前线去充当抗日英雄,要避开与日本的正面冲突,绕到日军后方去打游击,要想办法扩充八路军、建立抗日游击根据地,要千方百计地积蓄和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对政府方面催促的开赴前线的命令,要以各种藉口予以推拖,只有在日军大大杀伤国军之后,我们才能坐收抗日成果,去夺取国民党的政权。我们中国共产党人一定要趁着国民党与日本人拚命厮杀的天赐良机,一定要趁着日本占领中国的大好时机全力壮大,发展自己,一定要抗日胜利后,打败精疲力尽的国民党,拿下整个中国。”

铁流再举例,一九三七年八月毛泽东在陕北洛川会议上又一讲话说:“有的人认为我们应该多抗日,才爱国,但那爱的是蒋介石的国,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祖国是全世界共产党人共同的祖国即苏维埃(苏联)。我们共产党人的方针是,要让日本军队多占地,形成蒋、日、我,三国志,这样的形势对我们才有利,最糟糕的情况不过是日本人占领了全中国,到时候我也还可以藉助苏联的力量打回来嘛!”

铁流还揭露,毛泽东在一九三七年八月在陕北洛川会议上的讲话还说:“为了发展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在战后夺取全国政权。我们党必须严格遵循的方针是『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发展,十分宣传』。任何人,任何组织都不得违背这个总体方针。”

他还指出更为具体的事例,一九六四年七月十日,日本社会党委员长佐佐木更三偕委员黑田寿男去北京,与毛泽东有下面一段(摘自《毛泽东思想万岁》第五三三至五三四页)对话:

毛:我曾经跟日本朋友谈过。他们说,很对不起,日本皇军侵略了中国。我说:不!没有你们皇军侵略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就不能团结起来对付蒋介石,中国共产党就夺取不了政权。所以,日本皇军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好教员,也可以说是大恩人,大救星。

佐佐木回说:今天听了毛主席非常宽宏大量的说话。过去,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给你们带来了很大的损害,我们大家感到很抱歉。

毛:没有什么抱歉。日本军国主义给中国带来了很大的利益,使中国人民夺取了政权。没有你们的皇军,我们不可能夺取政权。这一点,我和你们有不同的意见,我们两个人有矛盾。(众笑,会场活跃)。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