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勵施浙甯  
思索雜談  
        http://blog.creaders.net/u/3432/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文革批周会场面凶猛,邓颖超销毁全部原始档案 2017-04-23 18:53:14

文革批周会场面凶猛,邓颖超销毁全部原始档案                             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77878

 作者:徐景贤                                    

1973年,在毛泽东推动下,中共政治局开会批判周恩来。“政治局批周会,批得可凶了。”后因江青等人的“迫不及待”,毛泽东发话保下了周恩来。批周会结束以后,毛泽东还发话要把材料烧掉,但是一直没有烧。直到文革结束以后,在邓颖超办公室,由邓颖超秘书赵炜和叶剑英秘书王守江“当着邓大姐的面,把原始记录全部烧毁。”本文节选自《最后的回忆》,有少量文字改动,作者徐景贤。

zhouenlai

1973年,中国共产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举行,周恩来发言

在一些研究周恩来的书中,都写到了一九七三年末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批判周恩来的扩大会议。一本书中写道:“顺便一提的是,有关这次会议的原始记录,已经全部销毁。”另一书写道:“由于中央档案部门没有保存这次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的记录,尘封了整整三十多年的这桩历史公案,只能从某些当事人的回忆文章中窥见。”

我看了以后感到很纳闷:如此重要的会议的原始记录,怎么会“没有保存”呢?如此珍贵的中央档案,怎么会“全部销毁”呢?某书中引用了一九八九年四月五日邓颖超同周恩来传记组的谈话,倒是透露了一些销毁的过程。据邓颖超说:周恩来临终前,曾向邓颖超谈了对身后最不放心的两件事,一件是伍豪启事,另一件就是一九七三年批他的政治局扩大会议,讲了这次会议给他加的种种罪名,要她留心。文革结束后,邓颖超和叶剑英联名向中央写信,要求给这件事平反,经由华国锋批准,胡耀邦出面查找到原始记录后全部销毁。

看了这些文字,并没有解开我心中的疑团,我一直想要证实和探究这件烧毁档案的重大事件,而觉得不能“顺便一提”,轻轻放过。因为在任何国家、任何朝代,烧毁重要档案、特别是中央的核心机密档案,都是不能允许的。

批周会档案已被证实全部烧毁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上午,周恩来和邓颖超的原秘书赵炜,在耿飚的女儿耿弘的陪同下,来到上海天平路我的家里,看望我和我的老伴葛蕴芳。老朋友相隔三十多年未曾见面,见了面自然有说不尽的话题。赵炜已经有七十多岁高龄了,但她双鬓微白、精神矍烁,至今仍在各地讲述周恩来和邓颖超的生平事迹。

在交谈中,我向赵炜证实烧毁批周会档案的事。赵炜告诉我:一九七三年十一月至十二月初,经毛泽东亲自决定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批判周恩来的原始记录,确实已经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邓颖超的直接监督下,由赵炜等人动手烧毁了!

赵炜对我说:政治局批周会,批得可凶了。批周会结束以后,毛主席说过要把材料烧掉,但是一直没有烧。直到文革结束以后,邓小平复出了,华国锋主持中央工作。邓大姐找叶帅商量,由两个人联名写信给中央,要求平反,并说毛主席指示过要把政治局批周会的材料烧掉,要求照办。经过华国锋的批准,由胡耀邦从中央办公厅秘书局取出政治局批周会的材料,全部拿到邓大姐的办公室。由我和叶帅的秘书王守江当着邓大姐的面,把原始记录全部烧毁。

政治局批周会的档案,终于证实已被全部烧掉了。关于政治局扩大会批判周恩来的情况,过去一直是严格保密的,只有中央极小范围内的少数人知道。我当时作为中共中央委员和上海市委书记,在文革期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会议。张春桥、姚文元和王洪文等人,也从未向上海市的领导透露过任何有关信息。直到文革结束以后,在批判江青等人的过程中,才逐步地把批周会的内幕揭开。

时至今日,在海内的权威出版物中,总算有了关于这次会议的介绍。例如在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的《周恩来年谱》中写道:“(一九七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一十二月初根据毛泽东的意见,中共中央政治局连续开会批评周恩来和叶剑英的所谓‘错误’。会上,江青等人对周恩来和叶剑英进行围攻,斥责此次中美会谈是‘丧权辱国’、‘投降主义’。周恩来违心地作了检查。江青、姚文元还提出这是‘第十一次路线斗争’,诬蔑周恩来是‘错误路线的头子’,是‘迫不及待’地要代替毛泽东。之后,江青将要求增补她本人和姚文元为政治局常委的意见,报告毛泽东。十二月九日,毛泽东先后同周恩来、王洪文等谈话,提出:这次会开得很好,就是有人讲错了两句话,一个是讲‘十一次路线斗争’,不应该那么讲,实际上也不是;一个是讲总理‘迫不及待’。总理不是‘迫不及待’,江青自己才是‘迫不及待’。对江青所提增补常委的意见,毛泽东表示:‘增补常委,不要。’”

从上述文字来看,政治局批周会就是江青、姚文元等人对周恩来的“围攻”和“诬蔑”,而且江青等另有野心,想当“常委”;毛泽东虽然提议召开此次会议,但及时发现了江青等人讲的“十一次路线斗争”和“迫不及待”等错话,“保护”了周恩来,并制止了“增补常委”的阴谋。既然如此,政治局批周会的原始记录岂不正是揭露“四人帮”反对周总理、阴谋夺权的绝佳材料,妥善保存和大量引用还来不及,却为什么要在江青等人被捕、判刑之后急于烧毁呢?邓颖超、叶剑英要求为批周会平反,这是合理的,中央据此作出平反决定就可以了,为什么偏偏要把中央的重要档案全部烧毁?此中究竟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并找了相关的人员作了了解,终于对这宗疑案有了初步的结论。

批周会是按照毛泽东的指示召开的

批周会的起因全在毛泽东。

林彪事件以后,从一九七二年起,周恩来就着手在各个领域包括外交领域纠正林彪的极左影响。可是毛泽东担心反对极左反下去会否定文化大革命,一九七二年十二月十七日,毛泽东找周恩来、张春桥、姚文元等谈话,提出:极左思潮少批一点吧。林彪路线的实质是“极右”。周恩来的批极左就再也批不下去了。

一九七三年六月,周恩来要外交部对美苏峰会进行研究,外交部当即出了一期《新情况》,认为美、苏签订防止核战争协定后,对世界的“欺骗性更大”,“美苏主宰世界的气氛更浓”。周恩来对这期《新情况》加以称赞,毛泽东却认为不符合他对国际形势的一贯分析。七月四日,毛泽东不找周恩来,偏偏找正在筹备中共“十大”的张春桥、王洪文谈话,对周恩来主管的外交部提出批评:“我常吹大动荡、大分化、大改组,而外交部忽然来一个什么大欺骗、大主宰。”名为批评外交部,实际点了周恩来的名:“凡是这类屁文件,我就照例不看。总理讲话也在内,因为不胜其看。”毛泽东“劝告”张春桥和王洪文:“你们年纪还不大,最好学点外文,免得上那些老爷们的当,受他们的骗,以至于上他们的贼船。”“结论是四句话:大事不讨论,小事天天送。此调不改正,势必出修正。将来搞修正主义,莫说我事先没讲。”

毛泽东在这里把话说得够重了:什么“屁文件”,“上那些老爷们的当”,“受他们的骗”,“上他们的贼船”,“搞修正主义”等等,完全把问题的性质上纲上线到“路线斗争”的高度。当天晚上,张春桥向政治局和周恩来传达了毛泽东的批评。周恩来当然觉出了这个批评的份量,一边撤回外交部《新情况》,一边向毛泽东写检讨。七月五日,毛泽东在周恩来的信上批道:“此类顽症,各处都有,非个别人所独有,宜研究改正方法。”

但是,事情并没有了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九七三年十一月,美国国务卿基辛格访华,和周恩来作了四次正式会谈,三次单独会谈。在会谈时,周恩来都是严格按照毛泽东确定的口径谈话的。十一月十二日,基辛格在周恩来陪同下会见了毛泽东,基辛格说苏联要摧毁中国的核能力,而美国“已经决定不允许中国的安全遭到破坏”。基辛格想让美国替中国提供核保护伞,这使一向强调国家独立和民族尊严的毛泽东感到极大的不快,他当场向基辛格表示了自己的不同意见:苏联“它那个野心跟它的能力是矛盾的。”毛不愿意接受任何人的“保护”。

十一月十四日凌晨,周恩来和叶剑英同基辛格作了最后一次正式会谈,商定了“公报”的措词。“公报”全文送毛泽东审定。会谈本已结束,基辛格也将在十五日上午离开中国。但是,就在启程回国前几小时,基辛格又突然提出,要单独拜会周恩来,希望就中美军事合作问题进一步交换意见。周恩来马上用电话请示毛泽东,回答是主席已经服了安眠药入睡了。周恩来知道毛泽东的健康状况不佳,不忍心叫醒他,但对基辛格又觉得不见不好,就在译员唐闻生的陪同下与基辛格作了单独会谈。

会谈时周恩来对于基辛格提出的问题,由于未及请示毛泽东,所以没有作出任何承诺,只是答复:此事需要进一步考虑,等以后再说;中美军事合作的问题,双方今后可各指定一个人继续交换意见。在基辛格后来写的《基辛格秘录》一书中,在“会谈备忘录”里也记下了周恩来对这一问题的回答:

“周总理:而且因为这是一个十分具体和十分复杂的问题,因此在同你方协商之前,我们需要作进一步的研究。”

作为一国总理,这样回答并未丧失原则,要说有缺点的话,就是没有按照毛泽东的精神,当场顶回去,同时在事后又没有把最后一轮单独会谈的情况补报毛泽东。

谁知,情况传到了毛泽东那里,就成了周恩来的重大罪错。以毛泽东在民族独立问题上的气魄和敏感,他认为周恩来在这次会谈中闯了乱子,被苏联的原子弹吓破了胆,不向他请示就向美国承担了搞军事合作的任务,接受了美国的核保护伞。毛泽东对此批评说:“对美国要注意,搞斗争的时候容易‘左’,搞联合的时候容易右。”他提议中央政治局开会,讨论他的意见。十一月十七日,毛泽东亲自召见周恩来和外交部的有关人员,批评这次中美会谈公报并不怎么样,还说:有人要借我们一把伞,我们就是不要这把伞,这是一把核保护伞。毛泽东严厉地说:“当着你们的面讲,政治局开会,你们可以来,在后面摆一排椅子,谁要搞修正主义,那就要批呢!你们要有勇气,无非是取消你们的职务。”这样,就决定由周恩来自己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批周。

开了两天小会,江青批判周恩来是“右倾投降主义”,接受美国“核保护”。周恩来对毛的批评作了初步检查,也做了一些辩解。江青当场斥责他:“你这个人就是罗嗦!要谈实质性问题!”周恩来的态度激起了毛泽东更大的不满。毛泽东嫌政治局小范围批周还不够,要进一步扩大范围、肃清影响,决定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

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在京的政治局委员除了年老多病的,20来人都要参加批周,连当时还不是政治局委员的邓小平,也被指定列席会议。会场从钓鱼台改到人民大会堂,扩大的名单由毛泽东亲自拟定,计有:外交部的部长、副部长姬鹏飞、乔冠华、黄镇、仲曦东,中联部部长耿飚,再加外交部的四个“小字辈”王海容、唐闻生,罗旭、章含之。批周会改由王洪文主持,并经毛泽东批准,成立了由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汪东兴、华国锋六人组成的“帮助小组”。毛泽东还指定王海容、唐闻生做他的联络员,随时传达他的指示。

毛泽东为批周会定调

批周会开始时,为了让与会者了解毛泽东的意图,先由唐闻生原原本本地传达毛泽东对周恩来和对外交工作的批评,前后整整讲了八个小时。毛泽东指责外交部是周恩来的“独立王国”,针插不进,水泼不进,不执行他所制订的外交方针。毛泽东还耸人听闻地指出:周恩来对苏联怕得不得了,如果他们打进来了,他要当苏联人的儿皇帝!这就为周恩来的“投降卖国”的罪名定了调子。

在传达时,王海容、唐闻生又对七月份毛泽东关于“上他们的贼船”这句话作了说明:毛的原话是这样说的,“不要上乔老爷(乔冠华)、姬老爷(姬鹏飞)的贼船”。在谈话记录送审时,毛泽东把乔、姬两人的名字删掉了,这里指的就是周恩来,因为乔、姬两人当时连中央委员都不是,根本没有资格当贼船的老板,能够当得上贼船老板的只有林彪那号人物。毛泽东大笔一删,便把周恩来和林彪相提并论,这又为“路线斗争的头子”的头衔定下了基调。

与会的人听了毛泽东指示的传达,都感到震惊。就像乔冠华后来所说的,听了联络员传达毛主席的话,简直“毛骨悚然”。

毛泽东一声号令,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炮火连天,与会者纷纷指责周恩来“严重右倾”,“修正主义”,“屈膝投降”,“丧权辱国”,“目无中央”,“蒙骗主席”。

与会的章含之后来在她的回忆录《我与乔冠华》里写了一段话,说出了当时的心理状态:“尽管在那个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没有一个被卷入的人能够蔑视权威,主张公道,但毕竟作为自我良心的剖析,我为了自身的生存和‘前程’,随着那汹涌而至的浊浪而说了违心的话,做了违心的事,伤害过好人。尤其在周总理蒙受屈辱时,我们并未能为他做一点事减轻他的压力。”虽然说得躲躲闪闪,但却道出了几分真实,并且说明与会者“没有一个”不对批周


浏览(465) (2) 评论(1)
发表评论
珍贵老照片 揭秘真实的中美合作所 2017-04-22 18:48:01

珍贵老照片 揭秘真实的中美合作所

长期以来,中美合作所被宣传为白公馆和渣滓洞,被宣传成了魔窟。但真相是:中美合作所与白公馆和渣滓洞完全无关。中美合作所为中国的抗日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仅1944年6月-1945年6月,中美合作所指挥的部队击毙2.3万名日军、击伤9000名,俘虏300名,摧毁209座桥梁、84辆机车、141艘船舰、97个日军军需库。本组高清照片,即系中美合作所军官培训班学习训练的实录。

阿波罗新闻网 2017-04-22 讯】

☕打印版 ◪圖片版 ◫PDF

http://www.aboluowang.com/2017/0422/917447.html

长期以来,中美合作所被宣传为白公馆和渣滓洞,被宣传成了魔窟。但真相是:中美合作所与白公馆和渣滓洞完全无关。中美合作所为中国的抗日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仅1944年6月-1945年6月,中美合作所指挥的部队击毙2.3万名日军、击伤9000名,俘虏300名,摧毁209座桥梁、84辆机车、141艘船舰、97个日军军需库。本组高清照片,即系中美合作所军官培训班学习训练的实录。

学员们在学习

学员们参观新武器

学员们在听课

学员们在观摩

学员们在吃饭,注意,饭菜非常简陋

学员们在学习使用新武器

学员们在尝试使用新型火炮

学员们在尝试使用新型火炮

学员们在尝试使用新武器

学员们在听讲

视察学员学习情况

学员在听讲

学员们在听讲

学员在听美国民教育官讲解新式战争

学员们在听讲

学员们在学习使用新武器

学员们在听讲

中美两国赠送纪念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360doc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2017/0422/917447.html




浏览(209) (3) 评论(0)
发表评论
十月革命背后的真相 2017-04-21 19:54:53

十月革命背后的真相

阿波罗新闻网 2017-04-22 讯】

http://www.aboluowang.com/2017/0422/917231.html

2007年底,德国《明镜周刊》第50期以列宁和德皇威廉二世、德文密档和十月革命旗帜为刊头图,以11页文字和照片的篇幅刊登了该期的标题文章《德皇陛下的革命家》(RevolutionaerseinerMajestaet),封面副题则是《被收买的革命》,并附赠有关的录像光盘。

《明镜周刊》组织了六位专业作者撰写这篇文章,披露了历史的真相,俄国布尔什维克领导人列宁与德皇陛下的密使联系,获得皇家政府暗中大量资助,成功地制造了十月革命。文章说,列宁想要颠覆沙皇,而威廉二世皇帝则要取得在东线的胜利。解密的档案证实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这种合作的规模。德意志帝国接连数年以千万计的马克和后勤援助支持了俄国布尔什维克党人。没有德国的支持,列宁的布尔什维克党就无法维持执政最关键的第一年(1917至1918),很可能也就没有苏联的出现,没有共产主义的崛起。柏林用马克、武器弹药支持了俄国的布尔什维克,夺取了政权。德国外交部直到1917年年底至少给了列宁2600万德国马克,相当于今天7500万欧元。

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给中国人民送来了马列主义。今天我们才知道了十月革命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场革命。根据俄国学者的证实,进攻冬宫的浩大场面,都是后来的艺术化编造;实际是一支不到两千人的赤卫队占领了彼得格勒全市的战略据点,部分武装人员采取了逼宫行动,阿芙乐尔巡洋舰当时并没有实弹炮击,而是发射了一发礼花炮弹。政府武装十分微弱,主张民主自由的临时政府没有任何抗拒就被赤卫队逮捕了。十月革命不是人民的自发革命,而是是布尔什维克武装队伍向二月革命建立的合法临时政府“夺权”。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凤凰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2017/0422/917231.html



浏览(153) (1) 评论(1)
发表评论
导演杨洁自述:亲历灵魂离体《西游记》剧组遭遇过两起灵异 2017-04-19 17:53:55

导演杨洁自述:亲历灵魂离体《西游记》剧组遭遇过两起灵异事件

以前我就一直希望知道:究竟有没有灵魂?这次体验是我的财富,我得到了答案!我确信:灵魂是有的。死亡并不可怕,因为我已经经历过一次了。

本文节选自杨洁着《敢问路在和方——我的30年西游路》

阿波罗新闻网 2017-04-20 讯】

http://www.aboluowang.com/2017/0420/916031.html

因此,我觉得那个影子和那个女的就是亡者的灵魂,他们存在着,并在生前待过的地方徘徊,是可能的!

1987年10月2日,我们在清西陵拍摄唐王迎接唐僧四众归来的戏,也就是《西游记》最后的场面。上次拍唐王为唐僧送行,也是在这里。

这两次住的都是清西陵附近一处招待所。它一进大门就对着一座类似宫殿的大房子,这宫殿的大门紧锁。后面有几排后来盖的平房,用于客人居住。上次,我们几个主创人员住在第一排平房里,其他人则住在这些房屋旁边一个园门内的招待所里。这次,我们和大家一起住在圆门内的招待所中。

刚到西陵,天已经不早。放下行李,大家就到食堂去吃饭。吃完饭后,我和杨斌、迟重瑞先出了饭厅。

饭厅和招待所中间,便是我们上次住过的那几排房子。这排房子和前面的房子之间,长起了许多竹子,使得光线很暗。上次来拍摄送别唐僧的戏时,迟重瑞还没有到剧组来。所以我就指点给他看,告诉他当初我们住过的那排房子,以前是什么样子。

正说着,杨斌忽然指着那竹林尽头:“你们看,对面来了个人!”

我和小迟都看到了:是有个人影,瘦高个,看不清面目,正缓缓地向我们走来。

我问他们:“是谁?看清是谁了吗?”

他们说:“看不清脸!不知是谁。”

我说:“走!我们迎着他走,看看是谁!”

我们就迎着那个人走去。我并没有注意那个人影,还在给小迟讲:“这里从前没有竹子,我们还在门口吃西瓜,没想到几年就长得这么茂密。”

杨斌忽然又说:“你们看!他退回去了!”

我这才注意:那个人影似乎在躲避我们,他真的退走了,还是用那种缓缓的梦游似的步伐。

我以为是剧组里的哪个人:“咱们快点走,赶上他!”

我们加快了脚步,但那人影却比我们还快,马上就消失在这排房屋的尽头。

我们追到那排房子的尽头,右边有一条路,通向另一个圆门。杨斌指着圆门说:“他在那里!还伸着头看我们哪!”

我回头看去,却没看见什么:“没有哇!”

他们两个人都说:“真的!他这样歪着身子看我们!”杨斌还模仿着他的姿势。

我说:“过去看看?”

不知为什么,他们两个却都不动。

我说:“我去看!”

我就大步流星地赶到那个圆门处,只见对面有一个挺大的广场,远处有一条小路,路上空无一人。左边是一大片空地,远处有一个茅厕一样的破屋,右边则一望无际,什么人影也没有!

我回来对他们两个说:“什么也没有哇?你们看花眼了吧?”

杨斌坚持说:“不!刚才他就在圆门那儿,侧着身子看我们呢!”

小迟说:“我也看见了!”

两个人都看见了?可是那里的确是什么也没有哇!我说:“你们看花眼了吧?”

他们两个没有回答。我不知道他们此刻正被吓得心惊胆战,自己若无其事地回到了屋里。

第二天,大家到西陵去拍戏。我在西陵博物馆看见了这样一幅介绍:西陵附近的行宫,是光绪皇帝停灵三年,等待灵宫建好的地方。以后,珍妃的灵柩也在行宫停了半年等待入土。

我对这“行宫”发生了兴趣,就向同行的制片主任李鸿昌介绍,还问李鸿昌:“不知道行宫在哪儿?咱们有空去看看?”

李鸿昌说:“嗨!咱们住的那里不就是行宫吗?”

我大吃一惊:“什么,我们就住在行宫?光绪的灵柩就停在那儿?”

他说:“是呀!咱们前面的一排房子就是!”

我这才想起昨晚的那一幕,惊出了一身冷汗!难道那行走的人影就是光绪的幽灵?他不安于寂寞,夜晚出来和心爱的珍妃幽会,却被我们打扰了?

这时,就在我们拍戏的地方,又出现了一件怪异的事:当群众演员都化好妆等待上场的时候,管道具的甄志才口渴了,他看见一个抱着孩子、穿着花衣服的女人推开博物馆的一个房间的门进了屋,就拿着杯子跟了进去,想要点水喝。没想到一进去,屋里没有那个女人!他四面找寻,也没有找到第二个出口!她到哪儿去了?

他吓坏了,逃也似的跑出了这个房间。

这一幕,被坐在博物馆旁边一棵大树下休息的我的女儿丫丫看到了。她也看见了那个走进屋去的女人。那个女人梳着辫子,穿着花衣服,抱着孩子,进了屋。老甄拿着杯子追进屋又很快地出来了,可是没有看见那个女的出来。

这两件事,让我感到十分惊异。真是无法解释!我们在吃饭时,谈起了这两件事。大家都感到奇怪。

下午,我们又到西陵去拍最后一个空镜头,作为师徒四人飞升的背景。

在路上,我忽然上嘴唇发痒,坐在我身旁的荀浩发现了:“导演!你的嘴怎么肿起来了?”

我一摸,果然!上嘴唇肿得快像猪八戒了,而且还在不断的增大。车开到了地方,先去的王崇秋看见了,吓了一跳:“赶快回去!找大夫!”

于是我们立即驱车回到招待所,跟随剧组的曹大夫一看,很紧张,他赶紧给我吃了药,然后立即让我回京。

我和王崇秋先回来了,没想到这嘴上的浮肿一路走,一路消,到家了,肿也全消了。真是奇怪!难道那个幽灵责备我把他的事说得太多?

回想这段事,真是莫名其妙!我们到底看见的是什么?是人?是鬼?谁也说不清楚。但后来,副摄像师唐继全告诉我:行宫看门的老头跟他聊天时告诉他:“不只是光绪和珍妃在这里停灵,那个广场上还死过不少人。抗日时期、‘文化大革命’时期,都有不少冤魂。晚上经常听到哭喊等怪声!”唐继全曾经想到那个广场去看看,但一直没敢去。

我不禁联想起了一件事:这件事深藏心底,从没有对人说过,因为怕人说我散布迷信。但这时,不由我不产生联想:

1963年新年过后的一天。中午吃完饭,我在上班前,照例要休息一会儿。那天,保姆没有把蜂窝煤炉端出去。我就睡了。

也许是多年养成的习惯,我的脑子里似乎有个生物钟,一到时间,就自动醒来,从不会因为睡觉误事。这次也是一样。我睡了十分钟,起来拿着提包就出门。可是刚到下楼的扶梯那里,我就失去了知觉。

我感觉从未有过的舒服,觉得自己变得轻飘飘的,失去了重量感,向上飞呀,飞呀,向着前面一片白光飘去。

这时,耳边听到有人在叫:“杨阿姨!杨阿姨!快拿醋来!快掐人中。”

我奇怪地向下面看去:“谁在叫我?”

这时我发现自己飘浮在我家楼梯间的上方。在我身下约两层楼高的地方,邻居白大妈和她的儿子们正围着一个躺在地上的人体呼叫着,忙碌着,我仔细一看:原来那个人是我!我正在惊奇:我明明在这里,他们叫什么?

忽然一阵难受,我变成了躺在地下的那个人!白大妈一家人的脸孔都在我的上方:“醒了!好了!活过来啦!”一切正常的感觉又回来了,但它远没有刚才舒服!

这一场煤气中毒,使我有了一次灵魂脱体的体验。以前我就一直希望知道:究竟有没有灵魂?这次体验是我的财富,我得到了答案!我确信:灵魂是有的。死亡并不可怕,因为我已经经历过一次了。

因此,我觉得那个影子和那个女的就是亡者的灵魂,他们存在着,并在生前待过的地方徘徊,是可能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郑浩中 来源:本文节选自杨洁着《敢问路在和方——我的30年西游路》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2017/0420/916031.html



浏览(13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外媒:船员吓呆了!看见比船大5倍的UFO从海面升起并消失 2017-04-17 20:04:27

外媒:船员吓呆了!看见比船大5倍的UFO从海面升起并消失

阿波罗新闻网 2017-04-17 讯】


赞新闻编译

外媒UFO1.jpg

一项令人惊讶地声称,有5名离岸补给船(offshore supply ship,OSV)的船员看到一架怪兽般的不明飞行物(UFO)从海洋升起。

一些阴谋论者声称不明飞行物从海底基地离开海洋。

在向专门机构提出惊人报告后,不明飞行物调查人员现在呼吁更多的目击者挺身而出。

不明飞行物的目击事件据说是在上星期二发生在美国纽奥良(New Orleans)东南部约80英哩处的墨西哥湾,并且在两天后报导。

这是一份对美国的国家不明飞行物报告中心(US-based NationalUFOReporting Center,NUFORC)所进行的报告,该中心持有不明飞行物目击事件和调查案例的资料库。

一名未透露姓名、是OSV总工程师的船员表示,不明飞行物比他们所在的240英尺钻油台补给船大5倍。

外媒UFO2.jpg

报导说:“在接近3月21日晚上7时,就在黄昏之前,我和船上的4名船员看到一架飞行物似乎是我们240尺长的船只的5倍。”

“我的视线距离大约从我们的船只算起1/4英哩。”

“在飞行物背后大约半英里处有一座钻塔。”

“我用这座钻塔来协助估计这架飞行物的大小。”

他表示它出现的时间大约是40秒。

他补充:“这架飞行物离开水面大约40英尺,但没有水从这架飞行物滴下来。”

“在一瞬间,这架飞行物以30度的角度消失在天空中。”

他估计它的行进速度比进入空间的光速还快,然后在瞬间离开消失。

外媒UFO3.jpg

不明飞行物据说是从水中升起,然后消失。

他补充:“我可以肯定地说,这架飞行物是暗色的椭圆形,没有制造出任何声音。”

他表示在这个地区有这么多钻台,一定还有其他目击者。

有关“重大目击事件”,NUFORC正在呼吁其他人来联系。

NUFORC调查人员透过电话与目击者交谈,并发现他的说词是“合理的”。

NUFORC发言人说:“我们透过电话与这名目击者交谈,他对我们来说似乎是异常镇定。”

“我们意识到他是一个非常有能力、而且非常可靠的目击者。他估计在附近的船只上,可能有超过50人也目击到这个事件。”

“我们会呼吁其他目击者提交他们的目击报告。”

许多阴谋论者声称外星人真的有访问地球,并为它们的飞碟提供秘密的海底基地。

目前这个事件还没有明确的证据挺身而出。

美国海军公开8张真实的UFO照片

來源:Express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赞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2017/0417/914700.html




浏览(18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50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0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