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花蜜蜂剧场  
既已化云聚天穹,何又成雨洒西东?落地入土润苍生,飞天志在搭彩虹!  
网络日志正文
牧羊兄请验证万维的“话清池” 2016-03-05 12:52:14

勵施浙甯博客转贴:

首曝白宫密档:六四屠杀死一万人 解放军内斗(20图慎入)

评论:勵施浙甯 留言时间:2016-02-28 17:04:28

············

大饑荒餓死四千多萬人,最新的中共官方數據
   “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没有三大权力的分立和制衡,却有三大人祸:1957年反右,打了三百多万右派;1958-1960年高举三面红旗打了三百多万右倾机会主义分子,饿死四千多万人1966-1976年文革整了1亿多人,其中死了两千多万人。”
   
   王沪宁:“文革”反思与政治体制改革
    http://city.mirrorbooks.com/news/?action-viewnews-itemid-51539
    作者王沪宁,为 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

···················

蜜蜂搜索得到结果:

404 - File or directory not found.

The resource you are looking for might have been removed, had its name changed, or is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证据不存在!

所以蜜蜂可以认为又是“谣传”!造谣者不会有底线,看起来你们还可以造谣说是习近平说的呢!

··················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5 12:34:29

中国人的命不值钱,任何人都可以信口开河。就像楼主的寿命不值钱一样:

勵施浙甯 ,116岁     注册日期: 2010-02-07

嘿嘿!无独有偶:

作者:勵施浙甯 留言时间:2016-03-05 13:38:03

·······

毛泽东所有着作中删除的语录(最新完整版)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03日转载) 
第五部分丶大跃进
13丶除了大办水利以外,还有各种各样的任务,钢铁丶铜丶铝丶煤碳丶运输丶加工工业丶化学工业,需要人很多,这样一来,我看搞起来,中国非死一半人不可,不死一半也要死三分之一或者十分之一,死五千万人。

蜜蜂的回复: 留言时间:2016-03-06 17:12:35 

勵施浙甯,

你对谣言有特殊爱好,蜜蜂已经见惯不惊。哈哈!所谓毛主席语录“删节”还不如说是你们自己伪造!

周末愉快!

嘿嘿!


浏览(762) (5) 评论(4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6-03-23 21:59:31
蜜蜂从哪里弄来的名单?第一次看见,收藏了。建议蜜蜂另起一帖,做一个完整版。
日本把原爆中死的人的名字都刻在石墙上了,有名字有住址。有一些死的外地人没有被统计进去,所以日本说死了約14万人(±1万人)。美国也认可这个数字。
日本也承认在南京发生了大屠杀,但一直不承认南京大屠杀中死了30万中国人,就是因为中国方面没有提供被屠杀者的名字,只有一个数字,日本人认为水分太大,是为政治造势。
历史必须得有可靠的根据才能成立。
我一直怀疑当年秦军坑杀40万赵国降卒的说法是一种夸张。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12 18:43:01
华山好!

蜜蜂已经说过:那是他自己的逻辑!哈哈!

问题是他从来不质疑造谣和传谣者。也从来深信不疑地相信谣言,引用谣言结果。

他们从来不解释回答蜜蜂的问题:“为何中国从那次大饥荒之后再无饥荒?”“为何毛泽东执政期间中国人口和人均寿命成倍数增长?”

他们根本不懂自然规律,根本不思考人口问题,根本不理解“大饥荒饿死人的”历史必然性。中国当时人口急速发展和农业落后食物短缺的矛盾,早晚会引发大饥荒的自然规律。

蜜蜂知道他们的思路,就是要借用抹黑否定毛泽东而彻底否定共产党执政合法性。

嘿嘿!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12 18:28:16
薄浣,

如果另外还有九千多人被杀死了,而家属亲人几十年不出来号一场,那他们就是傻逼!反过来,如果造谣说“六四杀了一万”,那就是在把人民当傻逼!

同样,非亲非故却相信(自己有亲戚朋友除外)在镇压中死亡一万人,那也是傻逼一个。

嘿嘿!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6-03-11 20:17:12
要与牧羊的谈逻辑,那是对牛谈琴。

它的逻辑是:由于都不知道真相(譬如六四,大饥荒死亡人数),那么某人就可以天马行空地乱说(六四死一万人算少了,说死十万人也不作奇),但别人不能责疑,理由很奇特,那就是你也不知道,你责疑给出自己的看法,那就也是“造谣”。

牧羊的,咱说美军侵略伊拉克时杀死30万平民,你敢也就此“造谣”吗?
回复 | 0
作者:薄浣 留言时间:2016-03-09 10:01:26
博主能说清王维林的下落吗?我们看得见的王维林下落不明,还有多少个与王维林一样的学生下落不明的?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8 07:30:47
120 尹敬 男 36 北京市 冶金部职员(最高人民检查院副检察长之婿) 89.6.3.晚,於木樨地沿街22楼8层家中,当尹进厨房开灯时被戒严部队的子弹击中头部死亡,葬於八宝山人民公墓2区17排12号。

·············

蜜蜂听说的可能就是这位!那里是中央部委的宿舍,住户都是政府要员。外地受命调京部队的军人并不知道,他们见灯光就射击!所以说,完全是疯狂的滥杀!看那些死亡原因,许多都是这样。

啊!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8 07:13:31
敬丘

蜜蜂也是怵目惊心!这一次屠杀也改变了蜜蜂。

本来蜜蜂在学院还不错,并没有打算离开中国移民美国。但是,六四后有朋友说,当时连外交部宿舍大楼都被射击,一名家属在房间窗口被击中死亡。有人出示照片,坦克车履带上血迹斑斑,令蜜蜂震撼。

这件事早晚必须有一个说法,现在网络上有人夸大杀人数字,会造成传播假象,用“谣言把事件引向荒谬”,用“荒谬”来使人对真相的怀疑。所以,蜜蜂不支持。

六四这件事离我们很近,不会很快淡化。现在中央其实不必要背负这个罪行的包袱。为何不可以实事求是地说清楚,给人们一个交代,给死者家属一个抚恤,给人民一个保证,今后不在制造这样的恶性政治局面。

但是这可能仅仅是一厢情愿。

啊!
回复 | 0
作者:敬丘 留言时间:2016-03-07 12:42:32
蜜蜂博:
这是六四以来我看到最全的死伤人数的统计,而且对每个死者的受难过程都有详细记录。谢谢蜜蜂!!!
对于政府开枪屠杀手无寸铁的贫民百姓,我深恶痛绝,我一直都在寻思用哪一种方法解决当时的危机,才能避免如此伤亡,但当时已经失控了,我们海南的学生一直都设法北上增援,从电视上看学生硬爬上过海的船,到了徐闻(广东的一个县)硬爬上汽车和火车,我现在到了一把年纪来看六四,我觉得六四的发生是学生们年轻气盛,政府不得已采取的手段,任何一个政府都不希望国家动乱。
蜜蜂所提供的资料,再加上宁宁的留言,让我对六四有新的认识。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7 08:51:38
甯宁寧

蜜蜂也非常痛心六四最后成为屠杀!

所幸我们学院没有人死亡。当时学生有人打出“打到共产党”标语,我们把它撕掉了。

呵呵!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7 08:19:23
紫荆棘鸟

大跃进时代,还没有建立完整实事求是的统计系统。加上地方政府文过饰非,有意瞒报漏报、误报、所以,估计拿不出真实具体的统计数字。如果有,一定会公布详细内容。因为他们已经成功将罪行推给毛泽东,所以不必隐瞒了。

没有公布具体数字,可能是根本没有。

嘿嘿!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7 08:07:38
lone-shepherd

蜜蜂说过自己掌握了有绝对的真实?哈哈!

你应该质疑的是公开罔顾事实的造谣者和传谣者。

但是你从来不,因为你相信谣言。当然你至少有认识到造谣传谣者也根本没有掌握真相。所以你不使用他们的谣言来跟蜜蜂讨论。

你对蜜蜂的“不要轻信谣言”特别不接受。

可能是担心许多人会因为蜜蜂为网友提供“不要轻信谣言”的思路和“避谣”的理由,影响他们怀疑谣言。谣言会失去存在的市场吧?
回复 | 0
作者:甯宁寧 留言时间:2016-03-07 02:01:10
我们学校在那场事件中有一人遇难。在上面的名单里,我找到了他的名字。谢谢蜜蜂博。
回复 | 0
作者:战斗在温哥华的岁月 留言时间:2016-03-06 11:43:26
多谢蜜蜂博的披露。六四开枪杀人是中国共产党的耻辱,不,是邓小平的罪恶----篡党荀私草菅人命。这笔帐铁定会清算。
回复 | 0
作者:紫荆棘鸟 留言时间:2016-03-06 11:09:01
蜜蜂有六四死难者名单?大跃进时期非正常死亡人数?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6-03-06 10:09:51
【那为何有人在“传谣”。蜜蜂就不可以“避谣”呢?】
simple, because you don't hold the truth.

算了,牧人不再跟帖,蜜蜂兄自己玩儿好。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6 09:59:13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5%AD%E5%9B%9B%E4%BA%8B%E4%BB%B6#.E9.80.B2.E9.A7.90.E5.A4.A9.E5.AE.89.E9.96.80维基百科资料。

(六四)死伤人数

担任天安门母亲运动共同创办人之一的丁子霖,长期以来试图寻找因为六四事件军事清场而亲人丧生的家庭,但也因此而多次遭到中国政府拘留或者软禁。

1989年6月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官员召开新闻发表会,发言人袁木表示“初步统计”包括部队士兵、大学学生、非法份子和误杀群众在内,有近300人死亡[254][255]。袁木还提到有5,000名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士官和士兵受伤,而包括违法暴徒和围观群众在内、有2,000名平民受伤[254][256]。

根据北京市警方的调查,在北京市遭到杀害的平民“包括大学教授、技术人员、政府官员、工厂工人、小型私营企业拥有人、退休工人、高中学生和小学学生等,其中最年轻的仅有9岁”[257]。

而自中国政府于6月6日召开新闻发表会后,六四事件的实际死亡人数和天安门广场伤亡问题便不断出现争论。原因在于中国政府展开军事镇压后,便不断控制任何资讯的发布;之后则严格禁止在中国境内研究相关主题,使得今日对于实际死亡和受伤人数仍然不清楚。各方来源提供的伤亡估计亦有很大的出入,声称人数从数百人丧生至数千人丧生的说法都有[2]。

6月21日,纪思道在《纽约时报》专栏提到因为缺乏实物证据,而很难确认伤亡的实际人数,但也提到“合理数字应该是大约有50名士兵或警察死亡,以及400名至800名平民丧生”[258]。

美国驻华大使李洁明则表示美国国务院外交官看见军队向未持有武器的群众开火,走访北京附近医院后认为至少有数百人遭到枪杀[259],而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员工也曾前往现场搜集部队杀害民众的证据[260]。

子女因为这次事件丧生的丁子霖、张先玲等人则共同成立天安门母亲运动后,在中国政府阻止下持续尝试调查死者家属,并记录死者相关资讯[1];

天安门母亲运动确认的死者清单从1999年提出的155人、2005年提出的187人、2010年提出的195人[1],在2011年8月共有202人获得确认[1]。

在天安门母亲运动所搜集的死者资料中,除了因事件而直接丧生的民众外,还包括4名自杀人士、以及6月4日后因抗议活动而遭杀害者[1][261]。

另一方面,根据吴仁华对于戒严执法行动的相关研究,只有15名军事人员经确认是因为遭到杀害而丧生[180]。

在已经确认死亡原因的15名军事人员中,有6名士兵是因为搭乘的卡车翻覆,车体随后燃烧而丧生[66];

一名隶属第39集团军宣传单位的摄影师因为没有穿著制服,在拍照过程中遭到枪杀;

以及在同年7月4日,一名第24集团军排长因为心脏麻痹逝世[180]。

剩下7名军事人员的死亡原因,吴仁华认为应该是排除天安门广场上的示威群众时,在任务过程中阵亡[180]。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6 08:27:29
战斗在温哥华的岁月

谢谢!蜜蜂实在看不下去的,会敲一下他们。太烂了!他们以为言论自由就可以信口开河。众口一词,传谣毫不脸红心跳,长期传谣信谣已经习惯了。

嘿嘿!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6 08:20:09
141 包修东 男 41 北京市 鼓楼东大街某印刷厂厂长 89.6.3.夜,在北京饭店旁欧美同学会路口中弹,送协和医院抢救,不治身亡。骨灰安葬於八宝山人民公墓。
142 赵德江 男 27 北京市 全国总工会司机,复员军人。 89.6.4.凌晨,在总工会大门口,有一老人遭枪击(后死亡),赵上前抢救,被戒严部队击中头部,送空军医院抢救,未至医院即死亡。

143 *** 男 不详 北京市 不详 89.6.4.凌晨,在总工会大门口,遭枪击死亡。赵德江上前抢救,同遭枪杀。(目击者多人提供)

144 曹** 男 21 北京市 北京测绘研究院设计所绘图员 89.6.3.晚离家,在西单附近中弹,送邮电医院,不治身亡。6日接通知去邮电医院领取尸体,遗体满是苍蝇,伤口已成肉泥,7日送八宝山火化,未留骨灰。

145 崔林峰 男 29 北京市 北京市三里河服装厂工人,西城分局联防队员 89.6.3.晚7点,由家去厂里上班,本应夜2点下班回家。但家人等了两天未归,后去厂里寻找,得知崔6.3晚去厂里后,共约三人一起骑自行车去了长安街方向,后一人往东,一人往南,崔一人往西,随后听到枪声,当天崔未归,其余两人均安全回家。事后家人找遍了很多医院,未见崔的下落。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146 王芳 男 50+ 北京市 北京煤矿机械厂职工 89.6.3.晚,於木樨地头部中弹,由王军等人抬上卡车,在送往海军医院途中死亡。

147 刘京生 男 40+ 北京市 铁路系统职工 89.6.4.於北京羊坊店附近遇难。

148 张佳梅 女 61 北京市 原化工部行政管理局人事处处长,刚离休不久 89.6.3.晚,在和平里自己家中,听到外面发生骚乱,从沿街走廊探出窗外观望,不幸中弹,子弹穿透心脏,当即死於家中。

149 *** 男 不详 江苏省无锡市 无锡市江南大学机电系学生 在89天安门运动期间,与几位同学一起去北京向天安门绝食学生送募集的捐款,始终没有回校,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由该校多位教员提供,该生的失踪在该校广为人知)

150 *** 男 20+ 不详 北京301医院正北门哨兵(武警士兵) 6.3.夜,11点左右,戒严部队向木樨地方向行进,人群向后退却,该门卫见情况危急,随即打开301医院大门,让人群进大院躲避,被戒严部队的子弹击中脑部和上胸部,当即死亡。(众多目击者提供)

151 *** 男 不详 不详 不详 6.4.白天,先是被一辆军车撞倒,随后被一辆装甲车碾成肉泥。从尸体仅可辨认此人穿花衬衫,剩下一只手的残余。尸体一直留到5日下午才被人用铁锹铲入塑料袋运走。(众多目击者提供)

152 *** 男 不详 北京市 人民大会堂炊事员 6.4.从前面门框胡同家里去人民大会堂途中遇难,死后赔1万元。

153 *** 女 老年 四川万县 四川万县进京保姆(在木樨地22楼某副部长家) 6.3.夜,於木樨地22楼14层阳台探身向下观望时,腹部中弹,当即死亡。同一时间,同楼八层居民尹进在室内开灯时头部中弹身亡(参见0120号)。(死者儿子在八宝山火葬场向遇难亲属苏冰娴提供)

154 李春 男 20 北京市 西单民族饭店厨师 6.3.夜,李下夜班后,推著自行车行走至工会大楼南面第二座楼前(木樨地附近)中弹,子弹横穿肋部,送广安门外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155 *** 女 31 北京市 北京某厂职工 6.5.白天,下夜班过马路时,在五棵松附近被高速行进的戒严部队装甲车撞死。死者为北京武警部队一班长的嫂子。死后经交涉,承认为误伤”,并给予少量抚恤。(由原北京武警部队战士、现银建公司汽车行15分公司出租车司机**提供)


备注:此155位死难者名单中,有16位尚不知姓名或有姓无名,这里有两种情况:一为亲属暂时不愿公布死者姓名;二为暂时尚未找到死者亲属的下落,属於这一类者,至少要有两位目击者证明。至於大量有所传闻而无可靠目击者证明之死者概不收集。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6 08:19:43
131 轧爱国 男 22 北京市 待业 89.6.3.22时,与同事去公主坟途中,被戒严部队的子弹击中头部,死於301医院。医院诊断为脑干贯通伤”。6月5日家属寻找到尸体,火化后葬於天津老家。

132 宋宝生 男 39 北京市 北京玻璃四厂职员,生前为北京市人民代表,市青年突击手,劳动模范 89.6.3.晚,在木樨地家中休息,听到枪声起来关窗户,被子弹击中胃部,造成胃穿孔,送医院抢救,因失血过多死亡。当时军队派人监视不准抢救,死亡证明不准开枪伤,只准注明失血过多。葬於八宝山。事后其父状告西城区公安局和中南海李鹏,中南海信访室收下信函后杳无音信。

133 陈森林 男 36 北京市 北京707厂工人 89.6.3.晚,陈骑车去西单,被戒严部队的子弹击中心口,死於北京市第二医院。出事后家属找遍了北京市各大医院,毫无结果;后通过市卫生局查找无名尸,一个月后才找到,尸体已腐烂,家属通过死者的衣服及死者生前胃切除后留下的伤疤才确认。火化后葬於江苏老家。

134 石海文 男 20 不详 沈阳药学院应届毕业研究生(在北京营养源研究所代培) 89.6.4.颈部中弹死亡,死於积水潭医院。

135 杨撼雷 男 19 北京市 北京流芳宾馆厨师班学员 89.6.3.晚,与同学一起去换月票,后一起去北京饭店。4日凌晨,在南池子南口脾部中弹,送协和医院,因失血过多死亡,3、4日后同行的同学通知了家属,从协和医院领回尸体火化,骨灰存放在家。

136 *** 男 不详 河北省 原开滦矿工报记者,89年借调至新华社当记者 89.6.4.遇难。

137 王耀和 男 40+ 不详 北京朝外某饭庄厨师 89.6.4.遇难。

138 彭军 男 30 北京市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驻京办事处工作人员 89.6.5.早上6点40分左右,彭从朝阳区东大桥的住址出门,准备去买早点,途中遇戒严部队扫射,身中两弹,一处在脚踝处,另一处从右后胸射入,左前胸爆出,经送朝阳医院抢救,无效身亡。

139 刘强 男 不详 河北省 河北省河北师范大学学生 89年来京参加学运,.6.4后一直未归,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140 苏欣 女 29 北京市 有色金属进出口总公司职员 89.6.3.晚,苏从阜外大街母亲家回自己家里,夜间不放心母亲一人在家,又返回阜外大街,路经南礼士路南口被阻,4日凌晨戒严部队用冲锋枪扫射路边人群,同时有五人中弹倒地,苏欣胸部中弹,送儿童医院,又转人民医院,不治身亡。苏为独生女,已婚,无子女。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6 08:19:17
121 杨子平 男 26 北京市 北京第一机床厂工人 89.6.6.晚,安基、杨子明、杨子平、杨月梅(杨氏三兄妹)、王争强、王争胜(王氏两兄弟)、张学梅,共七人去复兴门,至礼士路十字路口,遭埋伏在电缆沟里的戒严部队密集扫射的伏击。安基当场死亡,杨子平、王争胜送复兴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王争强、杨子明重伤。

122 赵龙 男 21 北京市 高中毕业生 89.6.4.凌晨1点多离家,在西单路口,左胸中三弹,当即死亡,群众把尸体送至第二人民医院,家人於6.7日找到尸体,骨灰置放家中。

123 雷广泰 男 33 北京怀柔县 北京怀柔县庙城乡西台上村农民、大队汽车队司机 89.6月,汽车队承担北京建国门海关大楼的运土方工程,3日晚10点多,雷与另二位司机去天安门观看民主女神像,约11点多,三人走到南池子旁,蹲在红墙下吸烟,正遇上戒严部队从东长安街一路扫射过来,三人刚站起身,雷即中弹倒下。当时中弹的人很多,雷中弹后随即由市民用三轮车拉走,其他二人被冲散,从此再也没有找到雷的下落。

124 钟俊军 男 22 北京市 北京农学院三年级学生 89.6.3.晚,与四位同学一起骑车去天安门,在途中右胸中弹,送急救中心不治身亡。

125 高原 男 24 北京市 北京市石景山医院中医科医生 89.6.3.夜11点多,在复兴门地铁站附近,前胸中两颗炸子,穿透后背,留下碗大伤口。当时被一老人用平板三轮车送往市儿童医院,入院时尚未死亡,因抢救不及时失血过多而身亡。6月9日尸体被转移到复兴医院,置於该院自行车棚尸体堆中,11日家人才找到遗体,已变形。后由石景山医院开具误伤证明,举行追悼会,并由该院购置八宝山墓地安葬。

126 倪世联 男 24 山东省 北京石油大学毕业生,石化总公司北京设计院工作人员 89.6.3.晚11时许,倪与其他6位青年骑车自地质医院出发,约11时至西单,倪胸腹部中弹,民众送宣武医院抢救,不治身亡。90年单位出具非正常死亡”的死亡证明书,并作如下政治结论:违反戒严令,后果自负”,一次性发给10个月的基本工资835元。当时与倪一起受伤者有曹长韧、王建伟两人。

127 邝敏 男 27 北京市 北京工业大学毕业生、北京叉车总厂工程师 89.6.3.夜,於木樨地中弹,子弹从右腰后部射入从右腹前穿出,送到医院后立即死亡。骨灰一直存放在家中

128 殷顺清 男 30 北京市 北京房修一公司工人 89.6.3.晚7点多,骑自行车离家,10点多有人看见他在电报大楼附近,夜间,有人在六部口看见他头部中弹,立即死亡,至今未找到尸体。

129 何世泰 男 31 北京市 北京第一机床厂铸工车间工人 89.6.3.夜,何下小夜班后原拟去蒲黄榆岳父家,6.4凌晨,何行至南河沿南口,遇军队射击,何太阳穴中弹,中弹后还扶著自行车,后被群众送往协和医院,但未至医院即已死亡,两天后家属从医院找回尸体,后一知情者送回死者自行车。

130 周玉珍 女 36 北京市 国家计委体改司(政研室)科级机要秘书(转业军人) 89.6.3.夜晚,在家中听到枪声,与丈夫、孩子到窗口观看,戒严部队向楼上扫射,丈夫拉著孩子卧倒较快,未受伤;周被子弹击中头部,当场死亡。孩子亲眼看到母亲中弹身亡,受到强烈刺激。周的尸体火化后葬於八宝山回民公墓(周非回民)。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6 08:18:46
111 黄培璞 男 不详 北京市 住北京市海淀区四季青公社东冉村黄庄 89.6.4遇难

112 郑春富 男 37 北京市 故宫古建工程队工人,班长 原住东城区演乐胡同78号,6.3夜11点多离家后失踪,至今杳无音讯,事后家属遍找城区所有医院太平间及火葬场,未见尸骨。

113 *** 男 16 北京市 北京市建筑工业学校88级学生 89.6.3.夜,身中两弹,送空军总医院抢救,不治身亡。

114 曹振平 男 29 北京市 北京农业机械工程学院计算站职工(复转军人) 89.6.3.晚,在西单抢救一名女记者时背部中弹,腹部又炸烂,当时送邮电医院,4日转人民医院,6日因失血过多去世

115 李振英 男 45 北京市 军事医学科学院仪器厂技工 89.6.3.晚,去301医院给孩子取药,约10点多,有人见到李站在301医院北门门卫旁边,此时戒严部队从西边扫射过来,忽然门卫向前倾倒(有人说中弹倒下),李正欲去扶,自己前胸中弹,子弹从右后胸穿出,伤及心脏,送301医院抢救无效,於一小时后死亡。

116 杨汝霆 男 41 北京市 北京第一机床电器厂行政科科长 89.6.3.晚11点多,从家里出去,想看看外面的情况,在复兴门立交桥附近两处中弹,一射入肺部,一射断胳膊;入肺部的子弹於背部出口处炸开,死於北京儿童医院。骨灰安葬於北京温泉公墓。

117 王庆增 男 34 北京市 北京天坛粮管所司机 6.3.晚11点,从家(珠市口附近)骑车去单位(永定门方向)检查车辆是否安全,行至橡胶八厂对面马路时,被从南边开来的戒严部队射中左胃部,送天坛医院,不久死亡,骨灰安葬於门头沟。

118 周德平 男 不详 湖北天门市 清华大学无线电电子学系(现电子工程系)硕士研究生 89.6.3.晚,周独自外出,遇戒严部队扫射,头部中弹,死於同仁医院,同年7月6日由校方确认,8日遗体送八宝山火化。

119 王文明 男 35 北京市 北京前进鞋厂模具钳工 89.6.3.晚,王听到外面有枪声,与一邻居一起去珠市口方向观察动向,约12点,戒严部队自南向北行进扫射,王左肋中弹,子弹从右肋穿出,送友谊医院抢救,因肠子打烂,只接上2米多,其余无法接上,手术后发高烧,於4日晚9点多死亡。单位按正常死亡处理。骨灰葬在文安老家。

120 尹敬 男 36 北京市 冶金部职员(最高人民检查院副检察长之婿) 89.6.3.晚,於木樨地沿街22楼8层家中,当尹进厨房开灯时被戒严部队的子弹击中头部死亡,葬於八宝山人民公墓2区17排12号。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6 08:18:11
101 李强 男 不详 不详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生 89.6.4.遇难。

102 罗维 男 30 北京市 北京半导体材料厂助理工程师 89.6.4.晚,於长安街西侧骑车时遇难。广安门医院诊断:腹部枪伤,当时未死,腹内取出两颗子弹,一颗为达姆弹,在腹腔内炸开,伤及肝、肾、胆、胃及消化道,医院曾作肝、胃修补术,不治,死於急性肾功能衰竭。

103 齐文 男 16 北京市 北京铁路三中学生 89.6.3.晚,在木樨地中弹,死於复兴医院。

104 刘占民 男 38 北京市 中国五金矿产进出口公司职员 89.6.4.凌晨约3、4点之间,刘从东四六条四十四号住处去东四六条南面岳母家,因他妻子刚分娩住在娘家。但他既没有去岳母家,也没有回自己家。3天后在协和医院找到刘的尸体,编号为21#。右颌骨中弹,子弹未穿出。(据家人回忆,当时协和医院共有40余具编了号的尸体照片)。

105 石岩 男 27 辽宁大连市 空政文工团演奏员 89.6.4.凌晨,头部中弹,红十字会救护车送至北京人民医院时还没有停止呼吸,后抢救无效死亡,於八宝山火化。

106 任建民 男 30+ 河北定州市 河北省定州陈庄子村农民 89天安门运动期间,任去内蒙看望刚分娩的妻子(任妻为内蒙人),於6月4日返回河北途经北京时遇戒严部队开枪,腹部中弹,肠子流出,被送往北京协和医院,医院判断已无法救治,移置於太平间。后发现任还活著,遂通知其家属,任家属因无钱留院治疗,由其姐夫带回河北家里。回家后仍无钱治疗,简单处理后在家养伤,后流出的肠子腐烂。任不堪痛苦於农历中秋节后第二天上吊自杀。

107 孙铁 男 26 北京市 中国银行总行职员,复员军人 89.6.3.晚,在军事博物馆前面遇戒严部队开枪,与朋友一起跑到附近有色金属设计院内躲避,戒严部队追入射击,胸部中弹,送铁路总医院,不治身亡。医院开具的死亡证明称:右胸部中弹伤及肺部静脉,重度失血休克,死亡时间89年6月3日23时45分”。孙死后单位以病故”处理。由孙生前同学募款安葬於八宝山公墓。

108 *** 男 不详 北京市 北京市190中学高中学生 其父为北京某派出所所长,6.3.***去该派出所找到父亲,6.4.其父派该所民警将其送回家去,途经南河沿一带被戒严部队射杀。

109 苏生机 男 43 北京市 北京亚运村《住宅建设》报记者 89.6.3.傍晚,苏在新街口松树街一朋友家谈工作,6点,见电视紧急通告,随即离开朋友家,11点,有人在劳动人民文化宫见到苏,以后再也没有人见到。家人至今没有找到尸体。

110 任文联 男 19 内蒙临河市 北京科技大学采矿系一年级学生 89.6.4遇难。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6 08:17:29
91 杨振江 男 21 北京市 北京淮阳春饭店服务员 89.6.4.凌晨,和几位同学途经木樨地,左腿根中弹,打断动脉,送海军医院抢救无效身亡,6月6日找到尸体,骨灰安放在万安公墓骨灰堂。

92 *** 女 不详 贵州省 四川成都电讯工程学院十四系八七级学生 89.6.4.上午,与男友一起去成都人民南路广场,遇警察与群众发生冲突,她在逃离广场时被警察抓住,警察以电棒猛击之,后由群众送往医院,终因伤势过重於当夜身亡。几天后其父母从贵州去成都参加追悼会。

93 寇霞 女 31 北京市 北京西四北幼儿园教师 89.6.3.夜,在军事博物馆对面人行道上腹部中弹,送铁路医院抢救,因伤及脾脏,於6月4日下午5时身亡。

94 韩秋 男 25 黑龙江佳木斯市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制钉厂销售科业务员 六四期间来北京出差,6.4.凌晨,后脑中弹,送天坛医院,不治身亡,该院开具了死亡通知”单,但没有写明死因,北京崇文区公安局开出死亡证明:枪击致死。

95 刘锦华 女 34 北京市 白石桥总政政治部干休三所职工 89.6.3.晚9点,与其夫(受伤,另有记录)从八里庄去永定门外姑姑家给孩子取药,至西单,遇戒严部队,返回;11点左右至木樨地燕京饭店处,遇戒严部队扫射,两人躲入木樨地21楼边的小胡同,士兵追入胡同射击,刘上额中弹,立即死亡。

96 王铁军 男 不详 北京市 北京铁路局木樨地客运处职员 89.6.3.晚,在单位值班(木樨地),於楼顶持望远镜观看戒严部队进城情况时中弹身亡。

97 黄涛 男 不详 江苏张家港市 北京某大学学生 89.6.4遇难。

98 陶志敢 男 24 浙江天坛县 北京某大学学生。 不详

99 许建平 男 19 不详 北京某大学学生。 89.6.4.脸部被击中,坦克又从他身上压过,致死。

100 何国 男 27 北京市 北京月坛街道粮店工人 89.6.3或6.4.晚上,在木樨地遇枪击,死於复兴医院。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6 08:16:49
81 刘俊河 男 56 北京市 个体户 刘在前门大街箭楼下摆西瓜摊,6.4.凌晨被戒严部队击中面颊主动脉,死於友谊医院。

82 梁宝兴 男 25 北京市 北京华丰缝纫机厂司机 89.6.3.夜,在天桥15路公共汽车总站附近,脸颊被打穿,送友谊医院抢救无效,於5日身亡。

83 栾沂伟 男 35 内蒙包头市 包头钢铁设计研究院工程师 89.6.4.凌晨,在南池子附近腰部中弹,於同仁医院抢救无效身亡。

84 苏金坚 男 25 北京市 职高电子专业毕业生,服装个体户 89.6.3.夜,脑部中弹,送往友谊医院,6.4凌晨2点,不治身亡,为友谊医院第1号尸体(该院第二号尸体为北京农业大学学生)。6.14.苏父於该院找到遗体,骨灰曾於八宝山骨灰堂存放3年,后存古田公墓骨灰堂。

85 张罗红 女 30 北京市 总政干休所(白石桥)工作人员 89.6.3.晚,遇难於木樨地。

86 王志英 男 35 北京市 北京第三通用机械厂重型汽车铸造厂传动桥厂车工,生前曾评为劳动模范 89.6.3.晚11点,与妻从岳母家(宣武门)回东珠市口家里,约12点多至珠市口十字路口,遇戒严部队向北行进,一路扫射,王夫妇躲在路口一辆面包车后面,一颗子弹射中王颈动脉,送前门医院,又转送同仁医院,因失血过多,抢救无效死亡,是同仁医院第一个遇难者。骨灰安葬於昌平佛山公墓。

87 王鸿启 男 21 北京市 海淀区皮革研究所职工,中专毕业生 89.6.3.值班回家途中遭枪击,子弹横穿胸部。6.4.家人接到市民报信,赶往海军医院,口袋里空无一物,薪金、公共汽车月票等全部遗失。

88 李淑珍 女 51 北京市 北京自来水公司某单位食堂工人 89.6.3.晚,与丈夫骑车外出,在军事博物馆附近,遇戒严部队射击,身中3弹,送邮电医院抢救无效,於6.4日死亡。

89 马承芬 女 55 北京市 49年参军,参加过抗美援朝,53年回国复员,属铁道兵 89.6.3.晚,与楼内邻居在院内(水利科学院对门)纳凉,遭行进中的军车射击,腹部中弹,送304医院抢救无效,於6.4凌晨身亡。马死后,其夫曾多次给军队系统写信反映,一直无回答,92年由其夫个人出资将骨灰葬於金山陵园。

90 郭** 男 22 北京市 不详 89.6.3.晚9点多,在复兴路、永定路口中弹身亡。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6 08:16:03
71 南化通 男 31 北京市 北京市住宅壁板厂司机 89.6.4.凌晨5点左右,离家去长安街,就此再没有回家。家属两天后在协和医院认出死者照片,找到遗体;子弹从左后肩胛骨下射入,胸腔被炸烂。

72 贺安彬 男 32 北京市 不详 89.6.4遇难,葬於太子峪公墓。

73 仲桂清 女 31 北京市 不详 89.6.4遇难,葬於太子峪公墓。

74 穆桂兰 男 48 北京市 北京国棉三厂整理车间工人 89.6.4.清晨6点半左右,穆出门买早点,路过朝阳门立交桥,遇坦克、军车自通县方向开来,一路射击,穆脑部中弹,当即死亡。路人曾照相为证,并寄给家人。

75 熊志明 男 20 江西金溪县 北京师范大学88级经济系本科生 89.6.3.晚,遇难,据有关人士讲,熊当时与班上一女同学躲进胡同口,女同学先遭枪杀,熊上前救援也遭枪杀,熊的遗体由其同学从熊所穿衣服辨认,由学校领回。

76 张卫华 男 24+ 不详 国家海洋局海洋预报台硕士生 89.6.4.凌晨,在礼士路,腹部中弹,6.5日在儿童医院找到尸体。

77 张** 男 19 河南省 北京商学院企业管理专业88级本科生 89.6.4.凌晨,自天安门广场撤离至六部口,额头曾被棒击,咽喉中弹,送北京市急救中心抢救无效身亡。

78 龚纪芳 女 19 内蒙包头市 北京商学院企业管理专业88级本科生 89.6.4.凌晨,自天安门撤至六部口,左胳膊中弹(炸子)倒地,因毒瓦斯造成昏迷,送北京市急救中心,抢救无效身亡。死亡证明书上载明:死因主要是由毒瓦斯造成肺部糜烂。

79 江** 男 26 不详 中国新闻学院硕士研究生 89.6.3.晚,於建国门外中弹身亡。

80 刘春永 男 24 北京市 北京天桥南通服务楼浴室工作人员 89.6.3.夜,在天桥附近15路公共汽车总站,遇从南边过来的空降部队扫射,头部中弹,经友谊医院抢救无效,於4日凌晨身亡,医院出具死亡证明为:头部枪伤引起心衰、呼衰。”遗体葬於通县某地。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6 08:15:04
61 刘凤根 男 40 北京市 地质部钻探工具厂工人 89.6.3.夜10点钟左右,离家去西单一带抢救伤员,身中三弹,背部,胳膊,有一弹从左臂处穿过心脏,由民众送二龙路医院,血流尽不治身亡。遗骨先存放在老山骨灰堂,现取回置放在家中

62 李萌 女 32 北京市 国家语言文字改革委员会助研 89.6.4.其夫中炸子受重伤,从尸体堆里找到,幸免於死。李精神受强刺激,导致失常,90年底走失,寻找多年杳无音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公安部门已签发死亡通告,吊销户口。

63 贲云海 男 22 北京市 北京市广安门内街道办事处职工 89.6.3.夜,离家未归,於6.4日在复兴医院找到尸体,腹部中炸子,经抢救无效身亡,骨灰葬於京郊金山陵园。

64 刘洪涛 男 18 湖北武汉市 北京理工大学工程光学系88级(40882班)本科生 89.6.4日凌晨一时许,在民族文化宫附近遇难,从北京邮电医院领

65 周欣明 男 16 北京市 中学生 89.6.4遇难,葬於金山陵园。

66 王钢 男 20 北京市 北京焦化厂技工 89.6.3.下午离家去厂里上夜班,6.4早7点下班后,到焦化厂大门口买早点,恰遇大队军车开过,速度很快,他无法过马路,就站在路边等待。这时有一辆军车向人群冲来,当场轧死3人,撞伤很多人,王钢是3名死者之一。军车轧死人后,士兵换乘别的车辆开走了。愤怒的民众把丢弃的那辆车烧了。王钢内脏撞伤,当场死亡,后送垂杨柳医院,不治。骨灰安葬於北京西郊金山陵园。

67 张琳 男 37 北京市 不详 89.6.4遇难,葬於金山陵

68 韩子泉 男 38 北京市 北京科技大学(原钢铁学院)电工 89.6.4.凌晨5点多,送亲戚上班,离家不到半小时,在农展馆附近颈部中弹身亡。

69 李德志 男 25 湖北武汉市 北京邮电学院应用物理系88级研究生 89.6.3(4).在复兴门遇难,尸体从复兴医院领回。

70 周永齐 男 32 北京市 北京弹簧厂汽车队队长 89.6.3.晚11点多,在工会大楼附近中弹,子弹从左侧胸部射入经右肺穿出,伤及心肺,送复兴医院,不治身亡。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6 08:14:15
51 邹冰 女 19+ 河北省 北京广播学院88级学生 邹因参加89民运受审查,过不了关,於89年9月中旬由学校塔楼13层跳楼自杀。死后校方诬邹有神经病,事实上邹并无神经病,死前几天曾给父母寄过遗书,说辜负了父母的养育之恩。死前10分钟还给宿舍打过几壶水。

52 朴长奎 男 47 北京市 中央民族歌舞团演奏员(朝鲜族) 89.6.3.夜,在西单至复兴门之间,左脑后中弹,子弹从右颈下穿出,死於邮电医院,埋在金山陵园,未立碑。

53 卞宗序 男 40 北京市 北京新街口机电产品供销公司经理 89.6.4.凌晨,在西单家俱店门前,子弹从头部斜穿过去,当即死亡。骨灰葬於太子峪公墓,墓碑上写著:全家亲人及亲友哀立。卞遇难时留下一对孪生子女。

54 田道民 男 22 湖北石首市 北京科技大学管理系85级学生 89.6.4.清晨,田做完毕业论文后去六部口,被坦克碾死。

55 何洁 男 23 黑龙江宝清县 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生 89.6.3.晚,何与同学一起去天安门,於南池子遇难,北京医院"死亡证明"为颅脑损伤”(脑部中弹),於6月4日3点40分去世。何15岁高中一年级时被清华大学录取为大学本科生,87年由清华推荐免试录取为中科院计算技术所硕士生,遇难时年仅23岁。骨灰由家人带回黑龙江老家,葬於完达山脉的小青山上南山陵地。

56 宋晓明 男 32 北京市 航天部二院283厂技术工人 89.6.3.夜,宋走在五棵松十字路口西南方向的人行道上,由南边来的军车向喊口号的民众射击,子弹穿透宋的大腿根部动脉,送301医院,持枪的军人命令大夫不准抢救,不准输血,终因流血过多於6.4凌晨死亡。宋的母亲在儿子遇难后不久因肾衰竭去世。宋的骨灰埋在太子峪,83号,无碑。

57 刘燕生 男 37 北京市 北京家用电气研究所工人 89.6.3.夜,在长安街民族宫路口中弹,穿透腹部,送邮电医院抢救,血流尽而亡。

58 温杰 男 26 北京市 北京大学88年中文系硕士研究生毕业,北京服装学院 六四”后被羁押,狱中患肠癌,保释出狱后不久病逝。

59 里慧泉 男 35+ 北京市 中国冶金报记者 89.6.4.凌晨,在六部口路南遇难。6月11日於邮电医院发现遗体,为无头尸

60 张汝宁 男 32 北京市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俄语部副主任 89.6.3.夜10时多,离家步行去电台途中,穿越马路,在木樨地桥头附近腹部中炸子,被送复兴医院抢救,无效,於6.4日凌晨身亡。遗骨葬於西郊福田公墓。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6 08:13:14
36 袁敏玉 男 35 北京市 北京地质仪器厂电焊工 89.6.3.夜,在三里河木樨地之间,心窝与喉部中弹,6月4日下午在儿童医院去世,6月5日由亲友钉棺木运回河北老家掩埋。

37 杜燕英 男 29 北京市 北京市劳改局下属某公司职工(原为北航82年毕业生) 89.6.4.凌晨2时,在前门大北照相馆附近,肝部中炸子,6月5日凌晨死於友谊医院。

38 路建国 男 40 北京市 北京市旅游局司机 89.6.3.夜11点,在二七剧场路三里河商场附近,左胸中炸子身亡,死於阜外医院。

39 王争胜 男 20+ 北京市 华北物资站职工 89.6.6.夜,与安基(见遇难者0025号)等人一起遇难,其兄王争强也在场,被射伤。

40 李长生 男 不详 北京市 北京联合大学自动化工程学院图书馆管理员 89.6.4.凌晨,离家去天安门广场,至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41 奚桂茹 女 24 北京市 北京市展览馆劳动服务公司职工 89.6.4.凌晨,於二七剧场路北口左肩中弹,死於人民医院。

42 戴伟 男 20 北京市 北京和平门烤鸭店厨师 89.6.3.晚,戴去前门烤鸭店上班,行至民族饭店前受阻,后背中弹,送邮电医院,因失血过多於6月4日凌晨死亡。

43 吴向东 男 21 北京市 北京东风电视机厂职工,夜大经管系三年级学生
89.6.3.夜11点多,於木樨地桥头附近,颈部中炸子。被群众送往复兴医院,因流血过多於4日凌晨5时左右去世,临死时头脑清楚,亲手在壹角毛票上写下自己所在单位地址,托一北航学生报信。4日晚家人认领遗体,7日於东郊火葬场火化。骨灰葬於八宝山人民公墓2区3排。

44 刘建国 男 35 北京市 北京长城风雨衣公司销售科科员 89.6.3.夜12点钟左右,在西单路口胸部中弹,送二龙路医院抢救,不治身亡,遗骨葬於太子峪公墓福南区第7排。

45 赖笔 男 21 广西邕宁县 北京医科大学87级学生(壮族人) 89.6.4.凌晨2时左右,於西长安街南长街口中弹身亡,子弹从前额射入,从后右脑穿出,口径约10厘米,送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抢救无效,於晨6时死亡,北医所出证明为误伤”,遗体运回医科大学,举行了告别仪式,赖的家人来京领回骨灰,存放於邕宁家中。

46 董琳 男 24 北京市 北京东城区人民法院职工 89.6.3.夜11点钟左右,在木樨地河东岸,右肋下中炸子,送复兴医院。与董同时中弹者有四人,一人大腿根动脉中弹,当时大出血死亡;另三人送复兴医院,其中一人系电视台工作人员,中弹部位、手术情况与董琳相似。两人因无血可输於4日晚死亡。

47 虢安民 男 23 湖南省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喷气发动机专业89届应届毕业生。生前已通过硕士研究生考试 89.6.4.凌晨,头部中弹,当即死亡,半边脸被炸飞,遗体於当日停放在政法大学主楼大厅,数日后由北航领回。

48 林仁富 男 30 福建莆田市 北京科技大学材料系应届毕业博士生 89.6.4.凌晨,与同学王宽宝一起从天安门广场撤出,行至六部口被坦克碾死。已婚,生前已联系好89.10月去日本。

49 孙彦昌 男 24 北京市 北京建筑筑炉公司司机 89.6.3.夜,孙离家去找弟弟,在东郊红庙110车站总站广场南面,被戒严部队枪弹击中颈椎第四节神经中枢,当时由朝阳医院救治,半年后医治无效身亡。

50 钱辉 男 21 福建省 北京广播学院新闻采编专业应届毕业生 89.6.5.凌晨,在广播学院校门外,由一辆坦克上射出的大型子弹击破膀胱,另一枪打断大腿动脉。当时未死,还向同伴说了一句:当心!军车还没有过去!”同伴把他抢救至校门内,血流一百米,死去。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6 08:12:01
21 袁力 男 27 北京市 电子工业部自动化研究所工程师 89.6.3.夜11点多,离家不久便在木樨地咽部中弹,家人找遍北京44家医院。袁为海军总医院第二号无名尸。6月19日家人认领后於6月24日火化,安葬於万安公墓。袁力於北方交大研究生毕业,曾访德,并已获赴美签证。

22 叶伟航 男 19 北京市 北京市57中高三学生,班长,学生会干部 89.6.3.凌晨2点左右,於木樨地中弹,亡於海军总医院,为该院第一号无名尸,身上三处中弹,一为左臂贯通伤,一为右胸封闭伤,一为右后脑封闭伤。家人於6月5日找到尸体,骨灰安放在家中。

23 吴国锋 男 22 四川新津县 中国人民大学工业经济系86级学生,89学运期间曾为校学生自治会筹委会成员 89.6.3.夜,携像机骑自行车离校,后脑中弹,肩、肋骨、手臂都有枪伤,倒地后,又被刺刀捅入腹部,有2寸长的刀口,双手手心留有明显刀痕。当时由一老人送邮电医院,吴向老人说完他所在的学校就死了。6.4晨,人大教授蒋培坤在寻找其子尸体时,於邮电医院发现吴的死亡名单,受医院委托将名单带回学校,尸体火化后骨灰由其父母领回,现存放家里。吴生前曾参加过天安门绝食行动,一连五个昼夜。

24 王超 男 30 北京市 北京中关村四通公司职员 89.6.3.夜遇难,为海军医院第三号无名尸,骨灰安放在香山附近的金山陵园。

25 安基 男 31 北京市 建设部中国建筑技术研究中心"村镇建设"杂志编辑 89.6.6.晚12时许,与六名友人(4男2女:王争强及其女友、王争胜及其女友、杨子明及其弟)在南礼士路路口,被戒严部队喝住,旋即扫射,王氏及杨氏兄弟四人中弹,送往复兴医院。两女青年跪地求饶幸免一死。安基一弹伤及腿部,一弹从后背斜穿胸部,6.7日凌晨4时死於儿童医院。遗体火化后存放在西郊福田公墓骨灰堂。

26 於地 男 32 北京市 北京太阳能研究所工程师,曾与同事发明电热膜,获过奖 89.6.4.凌晨2时,戒严部队在南池子至历史博物馆一带与市民对峙,曾四次扫射百姓,於第一批被击中,子弹从左下肋骨穿入右上肋穿出,伤及肝肾肺等八个脏器,擦伤脊柱,由协和医院先后作了四次大手术,摘去一肾,抢救20余天,高烧不退,6月30日死於协和医院。

27 严文 男 22 北京市 北京大学数学系二年级学生 89.6.4.凌晨一时许,在木樨地帮助摄象时被打中右大腿根部动脉,送海军医院抢救不治身亡。遗体火化后葬於太子峪公墓福南区第11排。

28 钱缙 男 21 北京市 北京外贸大学86级本科生 89.6.3.夜,10点左右,钱与一袁姓同学由北蜂窝路口骑车朝木樨地方向拐弯回家,正值戒严部队由西向东扫射,一梭子弹射中路边很多群众,钱与袁姓同学同时腹部中弹,被群众送到铁路总医院枪救。钱因动脉被炸断,於6月5日死於铁路总医院。骨灰安葬於苏州。

29 刘弘 男 24 不详 清华大学88级环保专业研究生,83级本科生毕业 89.6.4.凌晨,在前门附近,腹部中弹,肠子流出,被同学塞进,扣上一只小盆后送医院抢救,无效,死於同学怀中。

30 钟庆 男 21 不详 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86级6班本科生 89.6.3.夜,在木樨地被子弹击中头部,打掉半个脸。从遗体衣袋中钥匙辨明其身份,通知学校。

31 周得宝 男 20+ 湖南省 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应届毕业生,已决定分至南京大学 不详

32 不详 女 不详 北京市 101路售票员 89.6.4.凌晨5时许,陈尸於东郊红庙十字路口北。(由目击者多人提供)

33 Zhang
XX 男 53 北京市 东郊热电厂基建处科长 89.6.4.凌晨5时许,陈尸於东郊红庙十字路口北。(由目击者多人提供)

34 吕鹏 男 09 北京市 北京顺城根小学三年级学生 89.6.3.夜12时左右,在复兴门立交桥附近被戒严部队射中胸部,当场死亡。尸体曾被民众置於敞蓬车上游行示众。

35 庄捷生 男 27 北京市 北京五道口百货商场售货员 89.6.3.白天,离家后再未返回,6月11日家人在同仁医院从无名尸照片中找到庄的遗体,胸部及胳膊两处中弹,火化后在八宝山骨灰堂存放三年,后转存至东升骨灰堂。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6 08:10:39
11 张向红 女 20 北京市 中国人民大学国政系国际共运专业87级学生 89.6.3.夜11点多,与兄嫂多人从珠市口亲戚家出来归家的途中,在前门遇戒严部队受阻,并被冲散。张与嫂一起躲在前门西侧树丛后,被子弹击中左胸主动脉,穿透后背,送市急救中心,6月4日凌晨去世。骨灰葬於太子峪公墓。

12 程红兴 男 25 湖北省 中国人民大学苏联东欧研究所87级双学位生 89.6.4遇难。

13 王一飞 男 31 北京市 北京中关村大通公司职员 89.6.3夜,在三里河中科院院部门口,左胸肺部中弹。家人6月4日从复兴医院领回尸体

14 杨燕声 男 31 北京市 体育报社工作人员 89.6.4凌晨,在正义路口抢救伤员时腹部中炸子,被送往北京医院,不治身亡,骨灰安放在万安公墓骨灰堂。

15 张瑾 女 19 北京市 国贸中心外事服务专业学校毕业生,国贸中心培训班学员 89.6.3.夜12时多,与男友一起躲在民族宫附近的胡同里,遭戒严部队扫射,头部中弹,6月4日凌晨死於邮电医院。6月14日火化,骨灰安葬在太子峪公墓福南区第4排。
16 段昌隆 男 24 北京市 清华大学化工系应用化学专业84级应届毕业生,班长 89.6.3.夜,从家中骑车外出,在民族宫附近遇戒严部队与群众对峙,左胸中弹,为小口径手枪近距离射杀。6月4日凌晨死於邮电医院。骨灰安葬在北京西郊万安公墓。

17 王卫萍 女 25 北京市 北京人民医院妇产科实习大夫,北京医科大学应届毕业生 89.6.3.夜,在木樨地附近救治伤员时颈部中弹,送北大医院抢救无效身亡,其骨灰安葬在万安公墓。碑文上除姓名和身份外,还刻有生卒年月:1964.12.21生,1989.6.3遇难身亡”。

18 王建平 男 27 北京市 北京市煤气公司南郊车队司机 89.6.3.夜,在西单路口左胸中弹,伤及肺,4日凌晨死於北京市急救中心。骨灰先安葬在京郊一位农民的地里,后移至海淀区东升骨灰堂。王遇难时留下一对孪生女,才八个多月。

19 王培文 男 21 陕西咸阳市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青年工作系86级学生 89.6.4.凌晨,王走在从天安门广场撤出的学生队伍头排,在六部口被坦克轧死,尸体轧碎。

20 董晓军 男 19 江苏盐城市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青年工作系86级学生 89.6.4.晨,在六部口附近,董站在从天安门广场撤出的学生队伍尾部,被由后至前的坦克压死,尸体碾碎。遗体火化后葬於家乡。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6 08:09:11
6 郝致京 男 30 安徽马鞍山市 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研究所助研,88年曾访美 89.6.3.晚11点多,在木樨地左胸中弹,死於复兴医院。家人於7月4日才找到尸体,骨灰安葬在北京西郊万安公墓。

7 谢京锁 男 21 北京市 北京联合大学轻工业学院二年级学生 89.6.4.凌晨,在西单六部口,先被棍棒打伤,下身被打烂,后又左胸中弹,送市急救中心抢救无效死亡。遇难时身携照像机。

8 肖波 男 27 湖南龙山县 北京大学化学系讲师,肖16岁即考入北大技术物理系 89.6.3.夜,肖赴木樨地劝导学生返校,被子弹击中前胸,送复兴医院抢救无效身亡。火化后骨灰送湖南湘西龙山县家乡存放。6月3日是肖波的生日。肖遇难时留下一对孪生子,刚出生才70天,其中一子出生时即患有脑瘫。

9 孙辉 男 19 宁夏石咀山市 北京大学化学系88级4班学生 89.6.4.晨,骑车寻找被戒严部队冲散的同班同学,身穿北大背心,下穿牛仔裤,於西单被射杀,横尸街头。遗体火化后,在北京老山骨灰堂存放三年,后移置在宁夏家中。

10 陆春林 男 27 江苏吴江市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86级研究生 89.6.3.夜,在木樨地被戒严部队射杀,临终前将身上证件交行人送回学校,由校方认回尸体火化,骨灰安葬在江苏老家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6 08:09:09
6 郝致京 男 30 安徽马鞍山市 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研究所助研,88年曾访美 89.6.3.晚11点多,在木樨地左胸中弹,死於复兴医院。家人於7月4日才找到尸体,骨灰安葬在北京西郊万安公墓。

7 谢京锁 男 21 北京市 北京联合大学轻工业学院二年级学生 89.6.4.凌晨,在西单六部口,先被棍棒打伤,下身被打烂,后又左胸中弹,送市急救中心抢救无效死亡。遇难时身携照像机。

8 肖波 男 27 湖南龙山县 北京大学化学系讲师,肖16岁即考入北大技术物理系 89.6.3.夜,肖赴木樨地劝导学生返校,被子弹击中前胸,送复兴医院抢救无效身亡。火化后骨灰送湖南湘西龙山县家乡存放。6月3日是肖波的生日。肖遇难时留下一对孪生子,刚出生才70天,其中一子出生时即患有脑瘫。

9 孙辉 男 19 宁夏石咀山市 北京大学化学系88级4班学生 89.6.4.晨,骑车寻找被戒严部队冲散的同班同学,身穿北大背心,下穿牛仔裤,於西单被射杀,横尸街头。遗体火化后,在北京老山骨灰堂存放三年,后移置在宁夏家中。

10 陆春林 男 27 江苏吴江市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86级研究生 89.6.3.夜,在木樨地被戒严部队射杀,临终前将身上证件交行人送回学校,由校方认回尸体火化,骨灰安葬在江苏老家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6 08:08:05
请看:

六四死难者名单
(丁子霖教授收集)
[繁體版][难属证词]

编号 姓名 性别 年龄 家庭所在地 生前单位 职业 遇难情况

1 蒋捷连 男 17 北京市 中国人民大学附中高二四班学生 89.6.3.夜10:30左右离家,11点多戒严部队强行突进至木樨地,在复外大街29楼前长花坛后遭枪杀,子弹从后背左侧穿胸而过,伤及心脏,送市儿童医院抢救无效身亡。医院开具证明来院前已死亡”,为6.3夜木樨地地区第一批遇难者。6月7日於八宝山火化,骨灰一直放置在家中灵堂内。

2 王楠 男 19 北京市 北京市月坛中学高二学生 89.6.3.夜11时,携像机离家,6.4.凌晨在南长街南口头部中弹倒地,戒严部队禁止救护队抢救,两、三小时后身亡,当即与其他尸体被埋於天安门西侧北京市28中学校门前绿地内。6.7.尸体发出异味,经校方交涉,将尸体挖出,因穿著军服被疑为戒严部队士兵,送往护国寺医院,其家人6.14.才找到,於6.26.经市公安局出具"外出死亡"证明於八宝山火化,骨灰安放在万安公墓骨灰堂。

3 杨明湖 男 42 北京市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专利部法律处职员 89.6.4.凌晨在东长安街公安部前,遇戒严部队扫射,腹部中弹(炸子),被送往同仁医院抢救。膀胱、骨盆粉碎,手术后高烧不退,於6月6日身亡,火化后骨灰安放在万安公墓骨灰堂内。

4 肖杰 男 19 四川省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88级学生 89.6.5.肖已购得回四川成都的火车票,下午两点左右行至南池子南口,过马路时因逾红色警戒线,戒严部队令其站住未听从,子弹从后背穿过前胸,当即死亡。下午四时许公安部据从遗体发现的学生证通报学校领回尸体。肖曾参加过胡耀邦逝世后在人民大会堂前的抗议活动和后来的绝食活动。

5 陈来顺 男 23 北京市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新华社代培摄影班89级应届毕业生 89.6.3.晚,在人民大会堂西北侧的平房顶上照相时,头部中弹身亡。遇难后,同班学员集资在香山金山陵园购置墓地安置其骨灰,并立有墓碑。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6 08:07:15
lone-shepherd

“中共当局在这场大饥荒中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反人类罪行,在“毛主席万岁”的时代、毛应该负主要责任。至于谁应该负多大的责任,在当局解密档案、不加约束地允许公开研究之前,不可能知道全部真相,yes or no ”明明是蜜蜂在“找清水”,: 既然你的答案是yes,就证明了蜜蜂兄写的越多、传谣越多,因为你自己并不知道真相、所以你写的也是猜测。不是吗,蜜蜂兄?

··············

你这就逻辑混乱了,蜜蜂明明在指出某人传谣,你却指出蜜蜂在“传谣”明明是蜜蜂在“找清水”,你却说蜜蜂在“搅混水,”

既然你明白都在写“猜测”,既然都“自己并不知道真相”,那为何有人在“传谣”。蜜蜂就不可以“避谣”呢?

嘿嘿!

具体的勵施浙甯:首曝白宫密档:六四屠杀死一万人 解放军内斗。蜜蜂说:北京丁子霖有六四死难者名单。加上其他遗漏死亡者包括解放军死亡者,不超过300名。

你说谁在传谣?一个字。

如果你仍然认为蜜蜂在传谣。蜜蜂就无法再回复你任何评论了。我们都不可能互相改变,只能保留不同意见,互相尊重说话的权力,仅此而已。

呵呵!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6 08:06:46
lone-shepherd

“中共当局在这场大饥荒中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反人类罪行,在“毛主席万岁”的时代、毛应该负主要责任。至于谁应该负多大的责任,在当局解密档案、不加约束地允许公开研究之前,不可能知道全部真相,yes or no ”明明是蜜蜂在“找清水”,: 既然你的答案是yes,就证明了蜜蜂兄写的越多、传谣越多,因为你自己并不知道真相、所以你写的也是猜测。不是吗,蜜蜂兄?

··············

你这就逻辑混乱了,蜜蜂明明在指出某人传谣,你却指出蜜蜂在“传谣”明明是蜜蜂在“找清水”,你却说蜜蜂在“搅混水,”

既然你明白都在写“猜测”,既然都“自己并不知道真相”,那为何有人在“传谣”。蜜蜂就不可以“避谣”呢?

嘿嘿!

具体的勵施浙甯:首曝白宫密档:六四屠杀死一万人 解放军内斗。蜜蜂说:北京丁子霖有六四死难者名单。加上其他遗漏死亡者包括解放军死亡者,不超过300名。

你说谁在传谣?一个字。

如果你仍然认为蜜蜂在传谣。蜜蜂就无法再回复你任何评论了。我们都不可能互相改变,只能保留不同意见,互相尊重说话的权力,仅此而已。

呵呵!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6-03-06 05:10:59
蜜蜂兄,
牧人不是特意找你麻烦,只是告诉你你“打假”的同时又在“造假”,因为你写的东西不能证明是真正发生过的。
譬如你说某个当权者的回忆录,你能假设这个人的回忆都是真正发生过的吗?历史学家验证一个事实是需要交叉检验的、对大饥荒研究来说这个条件还不存在。
又譬如咱们都承认六四死人了,但是到底死了多少人、有没有“一万人”的可能?知道简单归纳逻辑的很可能会说 possible but unlikely 。这个possible是说就已知的零散信息的上限、而unlikely 是一个人的主观判断,换一个人可能会说possible and likely,另一个人可能会说impossible 。
周日好。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6-03-06 04:46:19
“中共当局在这场大饥荒中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反人类罪行,在“毛主席万岁”的时代、毛应该负主要责任。至于谁应该负多大的责任,在当局解密档案、不加约束地允许公开研究之前,不可能知道全部真相,yes or no ”:
既然你的答案是yes,就证明了蜜蜂兄写的越多、传谣越多,因为你自己并不知道真相、所以你写的也是猜测。
不是吗,蜜蜂兄?
回复 | 0
作者:战斗在温哥华的岁月 留言时间:2016-03-05 22:09:41
嘿嘿蜜蜂博,打假日还差几天,你就提前打了,看把人急得要跳墙了----你就不能守守规矩晚几天么?不过话说回来,你守规矩,他不守规矩,拎不清。晚拎不如早拎,早拎早稀里花拉,也是痛快。同乐!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5 20:50:32
阿妞不牛
王军涛有天安门六四的回忆,他们是经过跟解放军谈判安全撤离的。

蜜蜂同情六四死难者,但是这样荒谬造谣,又成“300人和10000人不都是杀人吗”“你承认六四杀人吗?”“那就对了么,”“杀人就有罪嘛”“多少有多大关系呢?”嘿嘿!

北京丁子霖有六四死难者名单。美国佬从哪里又搞到“六四屠杀死一万人”的秘密?想想看,中央常委敢这样公开造谣吗?这些如此荒谬的谣言,你还劝蜜蜂相信?好像你已经深信不疑?!

你让蜜蜂说你啥?

嘿嘿!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5 20:36:09
lone-shepherd

蜜蜂不是在冒犯你,你自称很有逻辑,但是你上面的评论是什么逻辑,相信你非常明白。如果那就是你的逻辑,蜜蜂觉得很失望。

毕竟都是有高学位的人。蜜蜂造过什么谣,是可以搜出来的。能不能这样说话?

蜜蜂指出“勵施浙甯”传谣,错了么?哈哈!

周末愉快!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5 20:24:21
网右们自己的转贴,自己都不亲自去验证,这种态度也能转出真实事物?

哈哈!让老夫不断认识你们的技俩,不断验证自己的清醒,不断骄傲自己的明白。

谢谢啦!

呵呵!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5 20:17:15
阿妞不牛

喜欢造谣、传谣、的人都这么说,所以很多人信。

如果找不到有信用的王沪宁的电视录像同声播放,蜜蜂都不相信。

就是说,你不要拿谁来说事。蜜蜂见得太多了!

嘿嘿!

周末愉快!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6-03-05 20:03:32
蜜蜂啊,难道大陆一屏蔽,就算没有证据了吗?斯大林把几万波兰军官都深埋了,就没有卡廷惨案了吗?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5 20:02:35
挡棍子的棍子

请至少转贴一部分,谢谢!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05 20:00:55
lone-shepherd

人人都看得见蜜蜂说的话。

这是你的专家逻辑吗?

哈哈!
回复 | 0
作者:挡棍子的棍子 留言时间:2016-03-05 17:54:07
牧人:
谢谢把我的评论作了翻译。
关于在2012年,王沪宁在《思想潮流》杂志发表:“文革”反思与政治体制改革,可以从很多网站找到。

天涯社区的:
http://bbs.tianya.cn/post-develop-1451884-1.shtml
还有很多其他网站,如科学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293-827704.html

凤凰网说:”本文摘自:本文于2012年两会召开前夕在《思想潮流》杂志发表,作者:王沪宁,原题:“文革”反思与政治体制改革“。 但是,那些数据没有了。
http://news.ifeng.com/history/shixueyuan/detail_2012_10/10/18139449_1.shtml

如果谁能够找到《思想潮流》杂志的原文,就可以分辨谁在造谣了。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6-03-05 14:58:56
Let me get it straight:
因为万维上有人造谣,所以蜜蜂兄也可以造谣,这是蜜蜂兄的逻辑吗?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