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子林的博客  
过好每一天,善待自己  
        http://blog.creaders.net/u/9517/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子林
 
注册日期: 2015-03-18
访问总量: 111,44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汉口三阳路背后的故事 (1)
· 从FF日记想到的
· 她的一句话,令人肃然起敬
· 那年,我参加了抗击非典 —
· 回老家:十二圩
· 给约旦酋长针灸,酋长让妻儿先扎
· 亲历1949年重庆解放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好好学习】
 · 汉口三阳路背后的故事 (1)
 · 从FF日记想到的
 · 她的一句话,令人肃然起敬
 · 那年,我参加了抗击非典 ——
 · 回老家:十二圩
 · 给约旦酋长针灸,酋长让妻儿先扎
 · 亲历1949年重庆解放
 · 那年,那船,与
 · 丈夫不育,42岁女博士人工受孕成功
 · 少年梦想:西崽
存档目录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3/01/2018 - 03/31/2018
11/01/2017 - 11/30/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2/01/2017 - 02/28/2017
12/01/2016 - 12/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网络日志正文
给约旦酋长针灸,酋长让妻儿先扎 2019-12-08 02:01:34

                           给约旦酋长针灸,酋长让妻儿先扎            

1.     

D是改革开后第一批大学生. 学的是中医。 90年代赶髦来到美国。在实验室干了几年后,考了个照, 摆摊了。

 

D从未想到因扎针而走近约旦人。约旦在哪里?约旦人长什么样,讲什么话,有什么宗教?这不是D 想的事。世界太大,时间太短,人太藐小,D算老几?

 

2014年10月20日星期二,一通电话录音,D认识了一位非常特的阿拉伯旦人。

 

电话是某大学教授,糖尿病学 Dr.G打来的。她,有一位VIP(原)病人,她建议针刺,特电针。希望D能坐飞机出。病人。最好本周末就去。

 

DDr.G 回电话里又10分钟,Dr.G 很健谈,噼里啪啦连珠炮式的。反正关健词已知道了:VIP,糖尿病眼病,西医方面,Dr.G已尽力了D高:不仅赚钱旅游。能邀你出的人,大都非富即。眼下是个富人呢是个人呢?希望又富又

 

半小后,D收到了Dr.G 教授助手 J的件。J要D的号以便把报销打到D的行里。嘿,钱还没花出去,就告诉你报销途径,让你无后顾之忧。嗯,一定是个众议员,或参议员。Baltimore,离白宫近啊。

 

第二天,D把机票搞定。900多刀。赶得上往返中国了。

 

D把行程用电子邮件发给J.   J给了D酒店的地址和电话。

 

为保证起见,D给酒店打电话。不料, 前台说找不到D的名字。

 

‘怎么可能没预定我的房间呢?’ D 在心里想。 Dr.G 能跟我开玩笑?J 也不会搞错,对吧,一定是酒店的错误。D慌了,但嘴上镇定地说:

“请找经理”。

 

酒店经理也确认找不到D的名。

D慌了.

保密?

 

2. 

Dr.G,50岁刚。PHD + MD, 中等个,没中部隆起的身材,令人羡慕,快言快肩的黑,随意而收始得体。她的口音不像粹地道的式。第一印象就是精明干。如减去20,很有点李宇春的经过几次交往D发现她从没穿裙子。也没穿牛仔。上下身着西衣西是她一以之的着装且没任何点的小巾之认识她是个机巧合。Dr.G团队发现能激机体干胞的生。以物特为显著。偶然,Dr.G希望在人体身上再 ‘挣扎一下’,扎一下。

 

D是第三个被Dr.G找到这项合作的前二位没用电针,所以没发现有效线索

 

那是2012年8月的一天,Dr .G 以‘耳鸣’为由走进D的针灸诊所。3次治疗后, Dr.G 告诉D她在扎完针后, 回实验室抽血查她感兴趣的‘生化指标’。

 

‘哦, 她在自己身上做针灸实验‘。

 

忽然想起一位史老人的:一个外国人,毫无自私自利的机。把中国人民的灸事当作她自己的事是什么精神?是国的精神,是共精神。每一个中国人都要学习这种精神。

 

扎完费时D注意到Dr.G用的是她私人支票。

“不是有科研经费吗?' D真地

'正在申。目前段'.  Dr.G 的答。

 就不用付了。”

 

经过一段时间摸索,Dr. G 初步制定了灸前后共6小抽血,每二小一次,共200毫升并同步MRI  1-2时动态观有什么'-针扎'反。近2小MRI动态监测,机器用就四百多美金,不算Dr. G, MRI技生理工程协调员及江湖郎中D人工成本,也不算干检测那一,受者全是100%志愿者。由于没有‘补尝’, 志愿者比较少:200毫升血呀。

 

插一小曲。一天,Dr. G 在她朋友家遇到位借住那里的来自科大副教授头衔的访问学者。要志愿者做针刺实验,MRI,便Dr. G她愿意参加

 

那是个三月。一早大家就开始忙乎时,一位30来岁年轻女士,身白色羊毛外套蹬着高跟鞋叮叮铛铛款款而来。先得抽血。她坐在那里被抽血,哎呀,那痛苦色令操作Amy  Amy会认为是她抽血技术不好。 

“疼吗?”

‘好-疼‘。

 

这是‘实验前对照空白基础血’。 接着, 进入MRI室,做一段空白MRI 检测后, 给电针刺激, 再继续监测MRI 1小时后,再抽针刺后的血样本。大概就是这样。

 

在送这位华科大副教授入MR 室前,反复告她身上不能有任何金属物件如耳卡等等, 用了中英文。她一一点表示懂了,称绝对没有金属物件。待推她MRI壳后,关上,打开开关,警器响了!

 

她身上一定有金属!

 

大家在MRI室外面面相, 摇摇头。 没办法,口气。电器工程师Robert上关上开关,一群人打开MRI室,把她从MRI里退出来。金女技从她蓬蓬勃勃头发里找出一缠绕金属线垫发器,递给了Amy.  这位副教授竟一点意也没有。

一折就是20来分

 

MRI完,再抽血,她

.......不.....不要抽血啦...

 

在美国,没人迫做反本人意愿的事。你自愿来参加的, 对吗? 你知道要抽血,不对吗?抽血不疼吗?当然疼。


大家再次面面相只好尊重她的意见。没完成全部程,次算是白

 

不久,课题组专门招了位北大算机博士后里分析相关MRI料。

 的美式刺科研

不幸的是,Dr. G的Grant是被NIH拒了。

一次又一次滴

 

3. 

弄清楚到外州出VIP是位糖尿病患者,男,60多。已做过肾移植,眼睛即将失明。Dr .G专门叮嘱D电针仪。(前二位之所以没做出那个‘干细胞’来,Dr . G认为是没用电针。后来从德国100%银针,才能行MRI 的电针实验, 否则, 金属针被‘核磁’吸出来。 曾在中国订购‘银针, 但针柄不是银的, 仅针体是银的)。

 第二天也就是星期三,好了10月24日周五下午Delta经亚大到BWI的机票。返程是二天后的周日下午。969刀。

 

Baltimore,D二十多年前来一次。那是到后的次年。在市会中心参加肾脏学会年会,在文摘要板下 D站了三天。又又傻的D哪儿也没去。

 

D十分惊所住的酒店居然与海湾隔街相望,在是有点喜出望外。只几步就站在了海湾尽头,好比左手握一条巾的吧,右手往前一抛,那湛的潺潺流水般自自然然温温顺顺弯弯曲曲地前行向方。湾修建的步行街,干。正面是海洋博物。一艘参加的潜水艇泊在街连趸船都不需要,船身很不太好自拍。

清早,四周静静的D环卫工人只好麻帮助拍

    '多照几吧' 他建议说

    “可以, 照完后,他指着Ipad上的D,道。

 

晚秋的Baltimore会很冷。没想到天气出奇的好。'滟滟随波千万步',慢慢地走啊走,一种从未有的心神怡从上沁到下,由内及外。洒大方而温煦的秋日,害羞绵缠而清凉的秋,如画的街心公园,如的男女老少。着步行街,D一幢大楼。隐隐约约高楼上有World Trade Center的字。不大厦不是在纽约吗? 道。。。?折回去,抬高些,后退几步,擦擦片,再定神定睛:'世大厦'上面有一行字:'巴尓的摩'。

 

早上10点。商店陆陆续续了。D划了一下。早中餐合在一起吧,12点前解决。然后回酒店好好收拾一番,越土就越怕土。怎么着潜意里D老着病人是国会众议员的VIP。不然的,Dr. G会那么上心州离DC那么近,不就盛产这些VIP

在国内吃阴阳五行,确不香不甜不饿。可儿就不一。富人喜欢锦上添花,外生。他会滋生很多服:什么有外割草,胖了,刺减肥;了,心理咨物比,等等等等。此不已。就说来看灸的,富人比人多。D治疗过在役奥运游泳,退役橄榄队球星。无病无恙却唠唠叨叨来顷诉的人也不少泄完了,舒服了,给钱走人。当然啦,也有巴吃黄连之,比如开张支票,比如吃了, 觉得太苦又来退。等等等等。

 

D吃了个快餐,回到房间。画了眉,涂了膏,扑了粉,描了唇。衣服又熨了熨,Ralph Lauren架淘来的白笔桶挺挺的,Ann Taylor 店甩的草绿衫,系上一条Banana Republic白色真的小脚上Burberry 平底婆婆式鞋。再照照子,N个米粒大老年斑被蔽的很好。 最后,戴上。

 

昨晚与Judy好今中午一点昨晚入住酒店时D才第一次与J通。通D感到Judy少,音低,速度慢。猜不出年

 

1点差10分,D踱着小步,乘电梯下到大空空荡荡的大堂里,楼梯在转,没见什么人,只有四处张望的D

 

奇了怪,D心里想,到目前止,都不曾与相关人士有任何面:原以在机内,或酒店前台,或早餐,或在午餐中。通通没有。

 

这是个什么鬼出诊?

 

1点10分。仍没静。D不安的在大走来走去。大堂内的扶手有条不紊地滚动者,D内心的焦不断升。金壁煌成了万物旋目。袋不住的咕:

'怎么邀方到不露面呢?某参议员的安排是不是临时变了?'

 

无聊地眼睛,看到大堂有个什么广告, 在二楼,D装模有上了扶手梯,二楼会室外正展玉石品。遛了一圈下来:消磨10分

 

于沉不住气地DJudy 打电话

'我在大'。

 '不用在大等。你回房。等我电话'

 '那什么候去看病人呢?有多哪?'

 D知道美国人一般很守

 '着急。病人就在顶层楼'

 议员怎会住在酒店呢?D异又烦恼:再二十小本人就打道回府了。

 后来才知道, 这是保密的一部分。

 

4. 

Judy来敲门时,已是下午2点。D发现她那么年 

左手拎着装有酒精棉球具等似赤脚医生出医箱,右手拎着电针仪D随着Judy梯。 

'你穿着挺正式的'。J说。

D笑了笑。打量了一下J26吧,短黑色眼睛,1米60左右,上衫,下装是运动裤,脚鞋。

'你是Dr.G的博士生?'

'已毕业了。在做博士后'。

 ,就稍胖一男士跟Judy点点。三人一起走到一房间门口。

 

的是一名眉清目秀男生,不到20子。D定他是议员儿子。高富!他 D和J引到窗沙上。再看身后的胖男士人影

房里有一Queen size床。一张桌上堆了些袋装面包等看上去大众食品。

 Judy开始跟小着什么。很奇怪,不是英文, D一句也听不懂。

 二人。不一会,小帅男了里面一房。

 D坐在沙上。两人一言不

 

了几分,里屋出来一位人。圆圆胖胖富富态态的身材被裹在裙衫里。目,怎么也在200 磅以上。看上去50多头发被裹在土黄色巾里。月亮般弯弯的眉毛,减去三十再把体重除以二,就是柳堡故事主角陶玉玲。一双慈祥的眼晴。没看出眼珠是什么色。Judy 与她寒喧几句。对D

她治吧。

 

忽然冒出个不在预约内的人;且病人不英文;两点出乎D意料之外。

 男給胖婆了一杯水。

 Judy D与病人之的翻

 

胖婆说她腰疼。

D让胖婆酒店的床上扎上, 通电。针时间 D对Judy

可看下一个病人了”。 

眼下,D掂记着Dr.G 提到的病人。

 Judy ,不用慌。

 能不慌在都见到VIP主角呢

 

胖婆治用了45分。在,又有个男士,不是虎背熊腰,却也是壮年子,拎了些新橙子回来,大袋的那种估十来磅。

 

这时,她几个人在那里呱啦。D仍是一头雾水,仍不知Dr.G 的VIP 人也。

有点热锅上的蚂蚁了。

 于,Judy 对D说进里屋去吧。(房间是套房那种)。

 

5

里屋比较宽敞,没有床。屋的中央靠墙放着一条沙着另一扇,就是它有门进, 房的另一端又连着另一个房。(后来D才知道, 他们把半层楼都打通了。屋里有两三个男人。D跟着Judy径直走到沙前,沙上坐着一位有点年但不算老的男士。忽然,J 双腿跪在那男士面前,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礼膜拜', D想起了,

 

那男人便在她上摸了摸,口中也念念有,Judy起身。

一直头雾笼罩着D,此刻没惊慌失措,却是不知所措。D有一种不可名状的被震撼。茫然Judy:

'我也要下跪?'

'不用'

 

挨着老男士的沙,D和J在另一条临近的沙发上依次坐下。D大概就是Dr.G 的VIP病人吧。注意到他的手在不停地摸着一种深色椭圆项链样物件。身着浅灰色的衫,略灰黄褐色的皮肤,短,看上去精气神一般般。坐在沙的他,便便的大腹清晰可D看着他的,琢磨着如何給他扎眼部穴位这房间没有床, 他躺在哪里呢?还有,他接受电针

 

Judy 哇啦哇啦地跟VIP着什么。然后译给D的第一句

'他你看上去气色不'

 D不知如何回,心想,什么意思?客套了。

 第二句Judy翻译过来是

'讲讲你的教育背景吧'

 有点出乎D意料之外

D想了一下,如回答。

 第三个问题

'你在美国拿了什么学位?'

 D心里点那个

这样盘问

 D 心里打着鼓, 嘴上老老实实回答。

 

VIP完全没有扎针的意思。D不知道他还会有什么问题。

 '你知道毛主席?' VIP问道。

 'Chairman Mao!'他都不直呼'毛泽东'。的穿越史的曾代最

 D刮肚地找些老掉牙的道听途说的素材,什么Chairman Mao 除了坐火访苏联外,没去其他国家;Chairman Mao 患有白内障用近障。等等。

 有一小会沉默。

 VIP转过身,那胖婆着什么。

 D望着J, Judy 

在,我也不懂他什么。

 二人对视了一下。

 

于,VIP

‘她那腰痛需要几次治

 男拿一褐色椭圆形挂件給VIP,VIP給D。D一有些不知所措。看看Judy。Judy说:

‘给你的礼物, 收下吧’

 

VIP,别人称他sheikh, 来自约旦的酋长, 因糖尿病病到霍普金斯医学院治疗。

那次出诊,D 给酋长夫人针灸治疗二次,酋长儿子针灸治疗一次。

这叫‘试针’。

 

Dr.G的实验, 总算“Stem cells”上发表了, 时间是2017年, 历时6年的针刺实验:

Electroacupuncture Promotes Central Nervous System-dependent Release of Mesenchymal Stem Cells. 2017;35:1303-1315

 干细胞和电针呀。。

 


浏览(986) (5)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