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伯渔的博客  
一个退休教师的思考  
        https://blog.creaders.net/u/19262/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抉择(五)部分中央研究院院士的命运 (人文学科) 2021-04-11 08:56:08


原人文组有 6 位院士落聘。其中,张元济(1867 - 1959)、柳治徴(1880 - 1956)由于年老病弱而沒能入选。陈达、周鲠生、钱端升 3 位由于他们所从事的社会学、法学被定性为资产阶级学科而被淘汰或暂时不予考虑而落聘。

 

(1) 周鲠生(1889 - 1971)为中国第一部宪法起草的四位顾问之一,1956 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对新中国外交事业多有建树。但是另外两位便没有这么幸运。

 

(2) 陈达(1892 - 1975)於 1916年清华学校毕业公费留美,1923 年在哥伦比亚大学获社会学博士学位。回国后执教于清华学校(1929年改为淸华大学),1926年創办该校社会学系,并任系主任。解放后,先后担任中央财经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教授。1957年在《新建设》发表《节育、晚婚和新中国人口问题》,被划为右派。其景况可想而知。

 

(3) 钱瑞升(1900 - 1990)1917年考入清华大学,1919 年被选送美国留学,1924年获哈佛大学博士学位。回国后,相继在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央大学、西南联大任教。解放后,任北京大学校务委员会委员,法学院院长。1952 年 受命筹建北京政法学院,并出任首任院长。当年,身为民国国会参政会的参议员,在无数次的国民政府国民参政会会议上,钱瑞升和张奚若、罗隆基、周炳琳一道,成为蒋介石最害怕的四个参政员,当时蒋虽身居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国战区总司令。但是在这几个人面前不得不有所收斂。1949 年后,作为知识分子思想改造的 30 名典范,钱瑞升于 1951 年发表了《为攺造自己更好地服务祖国而学习》,内中写道:“为了求自己的进步,为了改革高等教育,更为了对得起人民,对得起毛主席,让我们高等学校的教师们以最热烈的情绪巻入用批评自我批评方法进行自我教育和自我攺造的运动的高潮吧!”。1957年钱瑞升被划为右派,被迫离开讲坛。如此种种,让钱瑞升的旧友 - 美国历史学家费正清感觉“诧异”。1972 年,费正清访华,提出想与老友叙旧。在宾馆客房里,钱瑞升闭口不谈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在聊天时,他用一种“加强式”的语气强调:“中国将在今后 5000 年内遵循马克思主义!” 不只是费正清,沒有人能真正清楚,在这“几近空白的 30 多年中”,钱瑞升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1982 年,身患重病行走不便的钱瑞升,却破例参加了一个追悼会。死者是钱瑞升在哈佛大学的弟子田保生(钱曾任哈佛大学客座教授)。1949 年后,田在联合国办事处工作,听从了钱瑞升的劝告回国,担任外交学会国际法的编译工作。文革中,田保生和妻子一同上吊自杀。时人回忆,钱瑞升默默站在弟子灵位前,注视良久,然后一言不发,转身蹒跚离去。

 

(4)顾颉刚(1893 - 1980)192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部,历任厦门、中山、燕京、北京、云南、齐鲁、中央、复旦、兰州等大学教授,中山大学历史语言研究所主任、齐鲁大学国学研究所主任等职。从 1920 年开始考辨古史,次年提出“层累地造成的中国古史观”论点,在史学界引起争论。他将他的见解及这些争论编入《古史辨》(八册),为后世学者的古史研究打开了新的思路。顾颉刚創立“古史辨学派”,深受胡适、傅斯年等引令的新文化运动的影响,他说:“要是不遇见孟真和适之先生,不逢到《新青年》的思想革命的鼓吹,我的胸中积着的许多打破传统学说的见解也不敢大胆宣布“。而一般的中国青年学生知道顾颉刚这个名字,却是因为顾颉刚是一个被鲁迅痛骂过的人。除了丰富的学术著作,《顾颉刚日记》始于 1913年,终于 1980 年,共六百万字,是一部内容极其丰富的原始史料。顾一生最重要的学术成就都是在 1949 年前完成的,1949 年以后险恶的政治环境让他无从治学,至多就是为毛泽东标点一批古籍而已。

 

他未能从中央研究院院士转成中科院学部委员,据说是由於他与胡适亦师亦友的关系有关,因为那个阶段国内正是在批判胡适的时候。此外,必须提及另一个人,尹达。尹达 1928 年入河南大学,先学哲学后转入国文系,在学生时代,即参加了中国考古史上著名的安阳殷墟发掘。大学毕业后,1932 年他进了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考古组当研究生,1934 年毕业后做了助理员,1937 年升为助理研究员。在史语所共 6 年后去了延安,进马列研究院研究部。新中国成立后,尹达时任历史研究所的副所长(所长是郭沫若)成为一名学术官员。当时尹达便入选中科院学部委员,顾颉刚正在历史研究所任职,所以结果也是可想而知的。顾颉刚在中国史学界是何等人物,尹达应该是很清楚的。无论从年令还是学术辈分,学术地位,他都是晩辈。当初蔡元培筹备中研院史语所的时候,顾颉刚即是所长人选。而此时,尹达成了历史研究所的实际负责人,地位远在顾颉刚之上。顾颉刚曾说过一个故事:“我一生好书,节衣缩食地买书,所积太多,科学院代我全部运京,又给我一所大房子安放,我非常感谢政府对我的照顾。可是到京后不久,尹达就对我说:‘我看你就害在这几百箱书上了!’ 我听了骇然,心想科学院为了我能掌握些史料,才招我来此;他竟说我为书所害,那么招我岂非多事?”  史语所出身的尹达竟对顾颉刚的书多发出责难,实在难以令人置信。1956 年春天,顾颉刚曽在民进讨论党与知识分子关系问题的会议上,谈了他与尹达的矛盾。后来受徐伯昕嘱,曽向尹达述及自己一生的经历,期望得到理解。但是在 50 年代末期,在历史所批判资产阶段史学时,顾颉刚依然是重点批判的对象。

 

在三、四十年代的历史学界,较为右倾的学者有傅斯年、钱穆、陈寅恪、顾颉刚等人。顾颉刚一度是国民党员,受到过蒋介石接见,与国民党文化和教育部门的诸多高官关系良好。他曾考证出大禹的生日为六月六日,国民政府遂订那天为工程师节。抗战胜利之后,顾颉刚对中共与苏联配合而分裂中国的种种行动深恶痛绝。他在日记中写道:“共产党跋扈䲭张,存心割据,要日军向彼投降,要自己选出代表参加联合国会议,要美国对国民党政府停止租借法,简直要使中国立刻分裂。国民新逢胜利,正谓兵革无惧,乃内战又如箭在弦上,苟非别有心肝之人,无不痛恨共产党者,此真有禍中国也。”   两个多月后,他又在日记中说:“国民党唯知保守自己地盘,固已腐化。共产党欺骗民众,攫夺地盘,亦为恶化。各党各派及民主同盟不过乘势造成自己地位,为浑水摸鱼之计,所求者仅为自己作官耳。今日政党如是,民众之痛苦可知。”  一个历史学家,当对时局有精准的见解,然就是没有预见到新政权对知识分子可能实施的政策。当时顾颉刚一度也想赴台,只因家累太重未能成行。 1950 年年初,友人汪叔棣来访,顾颉刚在日记中写道:“叔棣来,谓共产党有三个原则:谎话即真理,奴隶即自由,战争即和平。渠即赴香港,吸取自由空气矣。”  余时英解读说:“最后一句话最值得玩味,我们不难想象他当晚失眠时的心情。”  顾颉刚未尝不羡慕友人远赴香港,躱避新政权,而他本人却进退失据、无可夸何。

 

受传统文化影响,他希望新政权能够“行仁政”,而毛泽东决然地宣布“不行仁政”。于是,他在日记中记载了新政权滥杀无辜的种种情形,包括土地改革、三反五反、及镇压反革命等政治运动。1954 年,顾颉刚应邀北上,两个月还不满,他的感受竟是“苦”,而不是“乐”,聊以解忧之事是读《梅村集》。他在日记中频频将自己描述为“被征服者”,与当年明朝覆亡之后,不得不与满清异族统治者敷衍周旋的吴梅村相比拟。但余英时发现,1954 年定居北京以后,顾颉刚的日记和在上海的五年划下了一道淸楚的界限。余英时分析说:“与其说这一界限象征了一种思想上的变动,不如说它精准地折射出他的生活世界彻底攺变了”。对于顾颉刚而言,除了单位的控制外,还有来自家庭的压力。他的续絃妻子张静秋的兄长张雁秋在“镇反运动”中被捕,判处劳改 12 年,从此,张静秋成为惊弓之鸟。他不断逼迫顾颉刚追求“进步”。顾未能入选科学院学部委员,张静秋遂责骂不止,顾颉刚只得在日记中感叹:“生当此世,人人自危”。到“文革”爆发,其前妻的四个儿子均与之划清界限。张静秋甚至出手殴打,日记中有记载“静秋打予五次”等。众叛親离之下,顾颉刚没有像老舍那样自杀,已是不幸中之万幸。顾颉刚思想的演变过程,是研究共产党改造知识分子的一个很好的例子,需另文加以探讨。

 

本节参考:

齐辉,李援朝:姜立夫。http://reader.epubee.com/books/mobile/b6/b65a2acdb03c9d9031d7656b107d6808/text00535.html

謝泳:胡先骕为什么沒成为学部委员。《二闲堂文庫》2000 年 1 月 26 日 

谢泳:尹达的学术道路。

维基百科:吴定良,https://zh.wikipedia.org/wiki/吴定良


吴定良,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http://life.fudan.edu.cn/Data/View/2641


科苑往事:落聘学部委员的原中研院院士。科学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43740-900804.html 

 

钱瑞升。百度百科。https://baike.baidu.com/item/钱瑞升 

 

靳文:那些年,留在内地的中研院院士们。爱思想网站 http://www.aisixiang.com/data/71343.html 

 

顾颉刚的一生:文革被老婆打骂,四个儿女和他划清界限

http://businessmacroanalysis.blogspot.com/2016/10/blog-post_12.html

 

 


浏览(1808) (5)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1-04-11 15:29:01

本文言及周炳琳,鄙人略知其事——

周氏49年后左倾,死后家门迭遭不幸:夫人魏壁(早年在毛泽东新民学会混过!)文革自杀;一女周北凡是医生,极左;一子周浩搏

因思想反动劳改。叹然!

回复 | 1
作者:liucarl 留言时间:2021-04-11 09:25:53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回复 | 3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