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风清扬1的博客  
有感而发  
我的网络日志
不忘六四!这个世界亟需英雄楷模! 2020-06-03 11:49:41

谭嗣同名言
  1、大仁之极,而大勇生焉。
  2、欲讲富强以刷国耻,则莫要于储才。
  3、学人一骄便不能为学,所以第一要去“骄”字。
  4、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5、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
  6、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
  7、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
  8、不骄方能师人之长,而自成其学。


谭嗣同非为一人之江山,而是为终结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来治乱循环的悲剧,为天下苍生求得一个自由、平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虽千万人,我往矣”;“我自横刀向天笑”:谭嗣同气吞万里如虎的豪迈,实为华夏第一人杰,这颗划过暗黑夜空的流星,留下一道异常耀眼的轨迹,引导、激励着一个又一个为中华民族的前途命运而奋斗不息的热血儿郎。


不忘六四,终有再见英杰时!



















浏览(450) (58) 评论(3)
发表评论
弯弯绕的“逻辑” 2020-05-01 19:27:47

有网友给格致夫博主起的别名,弯弯绕,格大褂,我觉得非常形象贴切。格致夫在网上的标准像就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用他那套弯弯绕的逻辑给网友定规矩,他那副“打劫了,不许笑”贼喊捉贼的诚实和较真劲,已经成了万维的又一道风景线。

今天看到格大褂脱下大褂,破口大骂“畜牲行径”,觉得有点好奇,瞄了一眼他的“畜生”大字报,哦原来他弯弯绕的“畜生逻辑”令他怒了。

按照他的“畜生逻辑”,骂了敬爱的母亲就是畜生。粗一看倒也不错,谁骂自己的母亲,是与畜生无异。可问题在于弯弯绕的逻辑把“别人”的母亲跟“自己”的母亲给绕进去了!虽然我绝大多数情况下也反对问候“别人”的母亲,但是这里需要给格大褂明确地指出两点:

第一,“别人”的和“自己”的区别。否则按照格大褂弯弯绕的一锅粥的“畜生逻辑”,“他妈的,草泥马”之所以被称之为国骂,难道格大褂要骂大多数中国人是畜生不成?显然他的弯弯绕逻辑习惯性地把大多数中国人也给绕进去了。

第二,排除了骂自己母亲,那么骂别人“他妈的,草泥马”就绝对不可以吗?如果这“别人”是个流氓,是畜生,那么流氓畜生的母亲被问候,那是不是有句话叫做“自取其辱”,嗯?显然右撇子博忍无可忍地反击网络骚扰就属于这种可以理解的情况。

所以啊,现在我看格大褂骂街的大字报每次都要发笑。还有,每次看到他那句口头禅“谁谁的逻辑也是一塌糊涂”更是笑得不行。我有时就会想一个问题,像格大褂这些人都什么智力和逻辑水平呀,在网上这么自曝其丑,却还摆出一副教训人的样子,而且这些网络喷子还越喷越多,不喷不行。比如上一次格大褂写的那篇《“言论自由扫盲”之扫盲》,让我最好笑的就是他那句“如此简单的逻辑范畴概念,你右撇子都弄不明白?”

而事实的真相却是,右撇子博对“言论自由”这个概念的理解和解释非常准确,对“如此简单的逻辑范畴概念”都弄不明白的恰恰是弯弯绕他自己。但是要跟格大褂弯弯绕把这么简单的逻辑讲清楚是非常艰难的。他跟你绕来绕去,你说百科概念,他跟你扯集合概念,你跟他说他的集合概念表征不对,他跟你说他的集合概念与你的定义无关。再夹杂着其间他各种的恶声霸语以及pia@troll的无数赖狗皮膏药,最后我是怀着最大的耐心,把他弯弯绕的逻辑归纳总结出来请他自己决定选哪一条:

1. 要么是用他的数学“集合”概念表征百科定义的“言论自由”概念,那么从百科定义出发,“无任何前提条件的自由言论权”是不存在实例的,是个空集,哪来的子集?“政府许可的言论权”也是不存在的,是个空集!

2. 要么是他扯的数学“集合”概念与我们讨论的百科定义的概念无关,也就是他在批右博时偷换了百科定义的概念。

我上次问格致夫,您到底是上面的哪一个意思?我不知道弯弯绕还要怎么绕下去!


以此小文支持右撇子博,远方博,一草博等被格致夫无理攻击的网友们!

远方博的一段非常精彩的评论:

简单小结我的三个认知:

  1. pia几年来反反复复重复几句骂街troll,记录在案, 我判断pia患有神经官能症,强迫症,(ObsessiveCcompulsive disorder (OCD) is a mental disorder in which a person feels the need to perform certain routines repeatedly (called "compulsions")。

  2. 任何情况,任何理由,格致夫都不可以鼓动pia骂街,伙同起教授起哄无休止羞辱女博主。有记录在案.验证格致夫是个虚伪的小人(The definition of a hypocrite is a person who pretends to have certain beliefs, attitudes or feelings when they really do not. )

  3. pia不是真人,是一台机器,是个troll(In Internet slang, a troll is a person who starts quarrels or upsets people on the Internet to distract and sow discord by posting inflammatory and digressive, extraneous, or off-topic messages in an online community)

上面是我的三客观,接下来分析一下。格致夫目前处在极度焦虑状态,一是这次病毒事件,让格致夫每天坐在窗前,等,等啊,等党的新说法。二是格致夫给万维定规矩和弯弯绕搞出了大笑话和连续出丑,三是pia的troll帮不了,其他人也看出格致夫出丑,不来附和了。

这其实就是格致夫造天谴了,格致夫现在胡言乱语中,使出最后发誓一招,以试图说服读者,格致夫发誓了, 但是读者读能看出,原来一直装的格致夫弯弯绕的底裤露出来了。接下来,发完誓后,我估计格致夫会更low,说不定会连底裤也脱掉。 我们继续给他让路,看他怎么脱底裤。另外,我在这里重复一遍,这些验证格致夫是个猥琐龌龊的低级人,为我的这个认知,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浏览(494) (31) 评论(4)
发表评论
也谈武汉P3/P4实验室病毒泄露的可能性 2020-04-16 13:20:56

最近有关新冠病毒的研究和争论不绝于耳,比如今天刚看的一则新闻川普:美国正在彻查武汉实验室泄露,其中有一个观点与我的看法比较吻合:福克斯新闻星期三(415)的报道说,病毒试验不是中国生物武器项目,而是中国的科研努力一部分,目的是要证明中国在识别和抗击病毒方面并不比美国差。报道说,这些消息人士听到过有关中国政府在早期采取的行动的简报并看到了相关材料。

接下来我希望通过以下查询到的相关信息和资料,来说明我的看法,即病毒从生物实验室事故泄露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1. 武汉有P3/P4两家生物实验室,分别是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所属的P4实验室,是中国研究蝙蝠携带冠状病毒的首席专家石正丽教授的工作所在地,以及武汉湖北省疾控中心所属的P3实验室,这家P3实验室距离那家被关闭的海鲜动物市场不足300米之近。

2. 据石正丽教授的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网站介绍,在过去的十二年中,研究小组在蝙蝠中发现了许多新的病毒或病毒抗体,包括冠状病毒。石教授在臭臭的洞穴里爬了好几年,戳着蝙蝠的粪便。同事给她起了蝙蝠女的绰号。根据《南华早报》的报道,石教授遍迹中国28个省的深山中,以追踪蝙蝠病毒,将其发现带回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进行分析。经过十多年的工作,她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蝙蝠病毒数据库之一。该数据库使她能准确地在武汉疫情爆发后的12月底就作出了诊断,新的冠状病毒是她从云南省一只蝙蝠的粪便中繁殖出的野生株的直接后代,其中有96%的基因有共同点。她的工作迅速为医学研究界提供了科学见解,以了解新病毒的起源。武汉病毒研究所已于202017日将完全定义的致病病毒基因组传给全世界,以便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尽快开发测试试剂盒,进行疫苗研究并生产抗体。但是她没有因此得到荣誉和称赞,反而受到了各方面的质疑和批评甚至侮辱。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下,她不得不发誓,新冠病毒的爆发于她的实验室无关。

3. 剑桥大学学者Peter Forster等学者最近在美国科学院院报(PNAS)上发表《Phylogenetic network analysis of SARS-CoV-2 genomes》(论文链接:https://www.pnas.org/content/early/2020/04/07/2004999117)。Peter Forster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他们的研究不能确切推断出病毒的源头所在地,但可以肯定的是,新冠病毒最早是在中国传播起来的。我很确定,(病毒的)最初传播是在中国,也可能是在中国南部。但这并不能排除这样一种可能性,比如说一个疯狂的科学家,姑且说是马达加斯加的科学家,在他/她的车库实验室里人工制造出了一种病毒,然后到了中国,并在那里投放了病毒。这是数据无法区分的。但我可以说的是,病毒的传播是很早就在中国发生了。”Peter Forster还表示,鉴于媒体上对新冠病毒源头的浓厚兴趣,他特别研究了疫情早期的有限数量的病毒样本。这些病毒样本显示,病毒最早开始传播的地点并非武汉,而是更往南的地方,有可能是广东省。但他也强调,考虑到样本数量有限,这只是初步的推断。
他说:截止到那个时候(117日),我想我们共有44个来自武汉的样本,截至117日,其中有42个是B型,只有两个是A型,所以武汉看起来不像是A型(病毒)的早期传播地,42-2,对不对? 但如果我们看当时中国的其他地方的样本,只有11个,所以非常少。但在这11个样本中,有7个是A型,4个是B型。C型在那时上是不存在的。所以,如果我看一下这些样本发生在哪里,它们发生在深圳,在广东。所以,它们应该是(源)在中国南方地区。也就是最早的病毒样本来自于中国,时间是1224日,福斯特的团队还推算出新冠病毒最早是从2019913日至127日这个区间内开始的。

4. 中共政府在疫情暴发后以最快的速度做了两件事,一个是中国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陈薇少将坐镇武汉接管了P4实验室,另一个是武汉封城不久,2020年2月14日,习总书记指出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最近还更加令人疑惑地实行了新冠病毒科学研究的审查制度。中国科学家不再被允许就冠病毒大流行的爆发自由地发表文章,有关该病毒确切来源的每篇出版物都将受到特别检查才能正式发表。

5. 1月下旬,处于新冠肺炎疫情中心区域的湖北省疾控中心P3实验室,已完成了病毒的分离鉴定。该P3实验室相关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我们是第一个获国家卫健委批准,进行活病毒实验活动的P3实验室。事发紧急,与武汉P4病毒实验室打了前站。

========================================================================

以上的信息我都做过信息来源的验证,个人认为基本属实可靠,非常欢迎网友们提出质疑和指正。根据以上的信息,我的推测是:

首先从剑桥大学学者Peter Forster的研究(见上所列信息第3点)出发,病毒A型来自源于中国南方。

根据第2点,该病毒很可能来自蝙蝠,并有可能很早之前已经被石正丽教授收集并带回了武汉实验室。

根据第4点及其它相关信息,可以证实中国的生物实验室的运作存在明显的安全隐患。

根据第5点,也相应证实了第4点,中国生物实验室并不严格遵守P3P4的有关国际通用的安全规定。

由此可见,一草博提供的信息《真相逼近 是武汉P3实验室运输样本中出了事故》,不失为一个为什么病毒突然在武汉爆发的合理解释。

我在本文中用了“可能”“推测”这些词语并不严谨,实属无奈。在西方信息自由学术自由的环境下,对问题的分析和判断极少见“可能”这样空洞的词语。

如今高科技的时代,出了武汉病毒大爆发殃及全球这么大的事情,在西方法治比较健全的环境下,媒体,学术各界,大家的眼睛都盯着,哪里有“可能”这两个字的运用空间?

但是反过来,在中国还没有实现信息自由学术自由,这不中共政府刚出台科学论文的审查制度了。这一团黑箱里,零号病人的证据也销毁得差不多了吧?那也只能逼着大家去猜测各种“可能性”了。







浏览(5281) (53) 评论(73)
发表评论
总共有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