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fangbin的博客  
时空的过客  
https://blog.creaders.net/u/4274/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封建二字不可滥用 2018-02-23 20:26:00

   这是李慎之先生1993年之作,所以转载至《万维》,实在是有感于“封建”这一词汇的滥用。《万维》网这个总部设在加拿大的华人海外网站,因其相对公平的立场,容纳了来自全球的海外华人精英。无论对中共赞许与批评,都可以在这里自由发声。相比总部迁到北京的《多维》和实际臣服于现行大陆政权的《文学城》,《留园网》,这里还是少有顾忌,基本能够畅所欲言的。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在我阅读的许多精英的文章里,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定义,对中国自秦以降的社会性质的定义,仍然使用一个错误的概念,“封建”,或“封建专制”这种模糊的概念,这着实令我吃惊。如此众多的海外精英尚且对人文科学中的这样一个简单的基本定义,有着这样令人沮丧的认知,中国的民主社会确实会遥遥无期。当然我也知道,万维网的博客作者们,绝大多数是学自然科学的,理工农医,不一而足,人文科学不是自己的专业。真正学人文科学的比如《社会学》的,也会鲜有光顾,因为“太不专业了”。少数学文学的有文字的功底,但我还是青睐学自然科学的,历史证明,学自然科学的人,逻辑上更加严谨,思维更加敏锐,即使他们涉足人文领域,文采与深度并不逊于学习文科的,能够写出启发人探索的佳作。爱因斯坦就是一例。中国需要启蒙,是否可从我们这些精英开始? 中国的政治改革,从根本上来说取决于我们对自身的认识,取决于对中国传统专制文化的批判,不要忘了我们每个人在为中国的民主呼喊与奋斗的同时身上充满了专制文化的刻痕。


“封建”二字不可滥用

   

   这是李慎之先生写给一位青年学者的一封信。信中提到的《中国知识分子的人文精神》一书,乃系知识分子丛书之中的一册。

   ——编者

   读到你为《中国知识分子的人文精神》所写的序言,我十分赞成,十分高兴。在目前这个时代,振兴中国文化,首先是振兴中国知识分子的人文精神,实在是太重要了。前一阵,在美国,看到一本研究中国的刊物上有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其中说,在中国今后可能遇到的各种危机之中,“核心的危机”(Corecrisis)是“民族性的危机”(Identiticrisis),因为中国人似乎正在失去中国人之所以为中国人的“中国性”(Chinesness)。这话实在发人深省。我此次在美,利用国会图书馆的收藏读书三个月,目的也正在探索解决这个问题的路径。看到青年一代能有同样的关怀,真有“天之未丧斯文也”的喜悦。

   但是,必须申明,对你的“序言”,有一点是我所不能赞成的,就是对“封建”一词的滥用。下面,先抄一段我为纪念冯友兰先生逝世一周年而写的一篇文章中批评冯先生《中国哲学史新编》的一段话:

“多年来人们以讹传讹的‘封建’二字,冯先生过去是不用的,而现在则满目皆是,甚至按姚文元之邪说,把中国正规的‘封建’概念改为‘分封’。从这里,人们也可以认识到,早年博学明辩,晚年强立自反如冯先生也难于完全洗掉那个时代给人们的思想所造成的污染。”

   你们这一代青年人可能已不会注意到,滥用“封建”这个词原来正是政治势力压倒“知识分子的人文精神”的结果。因为时下所说的“封建”以及由此而派生的“封建迷信”、“封建落后”、“封建反动”、“封建顽固”……等等并不合乎中国历史上“封建”的本义,不合乎从Feudal,Feudalism这样的西文字翻译过来的“封建主义”的本义,也不合乎马克思、恩格斯所说的“封建主义”的本义,它完全是中国近代政治中为宣传方便而无限扩大使用的一个政治术语。严守学术标准,不肯随声附和的史学家是决不如此滥用“封建”一词的。不信,你查一查一生“未尝曲学阿世”的陈寅格先生的文集,决不会发现他会在任何地方把秦始皇已经“废封建、立郡县”以后的中国社会称作“封建社会”。

   “积非成是”。我不会责怪你们这一代背负着历史因袭的重担的青年犯了“一犬吠影、百犬吠声”的错误。这个错误是我代人所犯下的。只是我们这一代人已经衰朽。“循名责本清源”,是所望于后生。

   所幸的是青年一代文学家已经有人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两年多前,我收到湖北大学冯天瑜教授寄给我的《中华文化史》,书中即已专列《中国“封建”制度辨析》一节,可说已经开始了这一工程。

   时下流行的看法是,封建主义束缚以致压杀了中国知识分子的人文精神。我的看法则相反,造成这种结果的是专制主义而非封建主义。历览前史,中国的封建时代恰恰是人性之花开得最盛最美时代,是中国人的个性最为高扬的时代。只要打开《左传》和《战国策》一看,就会发现在那个真正的封建时代有那么多铁诤铮的汉子以至妇女。你甚至会纳闷,中国人后来是不是堕落了?

   我还记得小时候曾读过梁启超为想振起中国民族精神而编的一本传记集:《中国之武士道》。其取材大多来自于春秋战国。彼时除了荆坷、聂政这样的武士而外,文士如鲁仲连、颜(斤蜀)也是后世不多见的人物,更不用说孔、孟、老、庄了。老实说,上述我最推崇的中国人恰好就是中国封建时代的人,那么尊严,那么“强哉矫”。其后如《世说新语》中所描绘的六朝名士,《宋明学案》中所表现的道学先生,当然各有其可贵的风度、气象,然而总的来说要比那些封建时代的人物疲弱多了。

   没想到在读过梁启超编的《中国之武士道》六十年之后,又能在今天读到你们编的《中国知识分子的人文精神》。我认为你们的用心是一样的。中国人都应当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中国必须挺起自己的脊梁来,这一点乃是共通的,永恒的。从你们这本书的出版也可以证明“中国性”是不会失落的。

   1993年10月

李慎之、何家栋:《中国的道路》,南方日报出版社,2000年1月第1版,207-209页。


浏览(2370) (13) 评论(3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野性de思维 留言时间:2020-09-09 16:23:34

好文,有启发性!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18-02-26 23:27:10

另外我想提醒一下fanbin,不要老是对别人的观点做诛心外延。这样不好。其实在万维,fanbin和格致夫都是我很喜欢的学者级人物。争论一下没什么不好。但是如果把话题引向个人感情的互怼,就掉入了中国文化的泥坑。

回复 | 1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2-26 23:06:19

【。。。不信,你查一查一生“未尝曲学阿世”的陈寅格先生的文集,决不会发现他会在任何地方把秦始皇已经“废封建、立郡县”以后的中国社会称作“封建社会”。。。。】

---- 以秦始皇作为中国社会历史形态的一个划分,在我看来太过牵强。用一个牵强去纠正另外一个牵强,是中国特色学究教条主义的典型表现。相比之下,当代国人对“封建”一词的约定成俗,例如“封建迷信”,“封建思想残余”,辛亥革命的“反帝反封建”,语义上并无歧义,只不过一个从政治到文化的语义外延而已。这种外延不仅是无歧义的,而且更符合语言的发展规律。

例如,中国人普遍把裹小脚说成“封建习俗”,既然大家都这么理解,为什么就不可以在词典中,为“封建”词条上一条新语义?

回复 | 1
作者:嘎拉哈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18-02-26 14:47:25

【您忘了,封建制的土地所有者是通过“分封”获得土地所有权的。而专治统治下的地主是通过”积累“获得土地所有权得。你连封建是怎么一回事都搞不清楚,还自己对“封建主义”做出这么“得意洋洋的定义”。在另一方面,我自然会懂得,您在您的多篇博文中,在中外文之间搞得只有自己才懂得的”歧义“,具有多么”权威“的解释了。中国的学者像陈寅恪、李慎之这样的人,都不如您懂得中外文在翻译使用过程的”歧义“。】

---- 问题是,您即不是陈寅恪、也不是李慎之。您最多是他们的粉丝。凡是走不出国门的“墙里香”学者,我都有理由画一个问号。

关于封建政治体制,我只相信一个简单道理。只要有皇帝,就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是一个大前提。中国学者喜欢咬文嚼字,虽然细节上下了不少功夫,并且看似科学。但却为了研究树叶,而不惜否定树干。这与科学又是相反的。中国学者的这一特征,在中国的大猪圈里不会有大的例外。例如,毛泽东为了反封建体制,又建立了另外一个封建体制。所以,树干才是更需要研究的。

中国的例子说明,看中国历史是否曾经有过资本主义萌芽,不是看一时一事。而是看它是否具有可逆性。真正的资本主义财产体制是不可逆的。中国不一样,只要皇帝和国家需要,土地是可以随时收回,重新分配的。所以我认为,在历史或者名词的细节上做过多的争论,属于浪费时间。

 

回复 | 1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8-02-25 17:52:16

现代各国也是限制粮食炒作的,补贴无处不在, 加拿大农业几乎是计划经济, 各种配额丝毫不差。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8-02-25 17:50:15

以土地做资本和以黄金做资本再到以绿币做资本,组织生产,获取资本增值,工业资本主义与农业资本主义的其本质没有区别, 因为工业本身不是一定有同样的制度。 中国农业资本主义社会不但发生的早,并且能够控制资本过度集中导致的经济危机。 保证中国领先世界两千年的制度实际上是一种可持续的制度, 除非官商学黑过度膨胀消灭了公权力,形成绝对贫富悬殊资本集中。 可惜马克思没机会研究中国社会。

商贾反对流通之说并不确切, 农业资本主义社会中央政府的只能就是限制资本炒作防止囤积倾销, 与现在美国加拿大补贴保护农业道理是一样的, 因为农业经不起商业炒作, 动摇国本!

回复 | 0
作者:fangbin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8-02-25 14:04:31

冯友兰投身梁效,世人皆知。怪不得你有冯友兰。还在最末懂得痛改前非,恢复到原来的思想。冯友兰在三十年代出的书也要请陈寅恪作序。你就不要愤愤了吧?

回复 | 0
作者:fangbin 回复 吕鱼冰 留言时间:2018-02-25 13:56:01

封建一词获得的新意就是:"皇权专制的农耕社会”。

封建,一个封,一个建。都有其原意。中国古代有封建一词而无自由一词是有原因的。专制社会无论中外都是无法与封建社会叠加在一起。有封建,就不会容纳专制,有专制岂会保留封建?你的发明永远不会成立。学自然科学的都懂得基本概念、基本定理、基础训练的重要性。每个概念不搞清楚,会影响到更高一级的知识掌握。人文科学同样如此。你现在对人文知识的掌握,真的还没有达到可以对某个概念下定义的水平。包括我,我们还是多向前辈学习吧。

回复 | 0
作者:fangbin 回复 公道说黑白 留言时间:2018-02-25 13:36:48

同意。

回复 | 0
作者:公道说黑白 留言时间:2018-02-25 13:01:16

被中国人滥用的,何止“封建”一词?!

左派、右派被滥用,社会主义被滥用,爱国被滥用,天理公道(价值观)被滥用。。。

归根结底,毛子毛孙、毛废品,地球的废物,无知又呱噪,人类生活的污染品。

回复 | 0
作者:吕鱼冰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18-02-25 11:16:19

用学术界的观点(求实科学)的观点来反驳词汇在社会政治中出现的新的用法(模糊不那么科学)是有些可笑风马牛不相及的。对封建原意“错误”地普遍使用之后,封建一词获得的新意就是:"皇权专制的农耕社会”。

回复 | 1
作者:fangbin 回复 frank_ly 留言时间:2018-02-25 10:30:29

“毛共已经把封建这个词赋予了新意。即搏主“考古”的词义早已被毛共的新定义所取代。”

你说的毛共赋予了新意,最高不就是所谓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的那段表述吗?李慎之所说的定义恰恰是文革后才对“封建”一意的否定。李论在后,毛论在前。你连历史的顺序都搞不清,从哪里谈“新旧”?

回复 | 1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8-02-25 10:27:18
确实是“咬文嚼字”。大新年逗乐趣。
一位神助攻写到:“再说专制,。。。皇帝一个人专制,几百万平方公里,几千万人口,一个人专制,扯蛋吧。”。“封建”不可用,“专制”瞎扯蛋,那是什么社会?“溯本清源”,自秦以降,地主们没靠分封,原始积累,投资土地,启蒙了资本主义的初级阶段,比起欧洲,那是千年的提前量,真值得新春喝一壶的。
不过地主们据守故地,蔑视商贾,反对流通,又让人觉得味道不对。看来这“溯本清源”,本源还是不清。这倒是令人想起老毛的另一名言“破字当头,立也在其中了”。“破”派与“造反”派方法论上终是一脉相承的。
拿老毛虎皮作大旗固然不对,拿什么李慎之大旗作虎皮难道就对了?你有陈寅恪,我还有冯友兰呢。
回复 | 0
作者:fangbin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8-02-25 10:22:01

“ 汉武帝以后的社会是受管控的农业资本主义社会更准确一些。”去读“顾准”,就知道为什么中国不会产生资本主义了。资本主义不仅是一种经济现象,而且是一个法权体系。这个法权体系,无法在中国建立。所以明末产生资本主义的萌芽,就是现在的中共宣传机构也不得不抛弃了。这个在文革前出现在中学课本中的“理论”,现在的中学课本已经荡然无存了。在原始社会也会出现的交换,但那是是发展不成资本主义的。不要把低级的商品交换就视为资本主义。资本主义社会是一种特殊而侥幸产生的社会。不了解这种侥幸,你就根本不懂资本主义的原理。

回复 | 0
作者:fangbin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8-02-25 08:28:55

“汉武帝以后的社会是受管控的农业资本主义社会更准确一些。”中国这个社会根本永远也不可能自发地产生资本主义。虽然最原始的社会也会出现交换,资本主义不仅是一种社会现象而且是一种法权体系。建议你看看“顾准文集”,去了解“不能产生资本主义”的原委。网路上很好找到顾准原文,可在线阅读,连下载都不用。或是看看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后者对你来说,可能比较难理解。理解的难点在于西方文明是一个独特的文明,是一个侥幸产生与存在的文明,但却表现出强大的生命力。

“马克思理论对中国的农业资本主义社会缺乏研究,是理论空白。”马克思管不了,也无心去研究中国的事情,他知道中国是个专制社会就足够了。马克思熟悉的只是欧洲文明,这个顾准也说到了。没有市民阶层就不会产生资产阶级。如同马克思从商品这个资本社会最原始简单的的细胞研究入手,揭示了资本社会的原理一样,顾准是从《共产党宣言》的市民阶层,这个看似平常的词汇入手,揭示了整个列宁主义的教条,(一个凝固于1850年前的马克思的思想)与荒谬。中共那一套就更不用说了,连列宁主义也创造不出来。思想家就是与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不同呀。所以不要狂妄地下定义,我们能够真正地理解他们就已经很不错了。

回复 | 0
作者:fangbin 回复 吕鱼冰 留言时间:2018-02-25 07:57:38

中国历史上既无民主也无科学。民主不谈了,争议持续至今。科学无不是从研究到最终普遍接受。李慎之讲这话时,中国史学界已经取得共识了。所以不是什么“历史学术研究的例子。”比如陈寅恪,早就不用“封建”来定义秦以后的中国,他那个时代如果说学术研究例子尚可。所以要纠正“滥用”,就是因为已经有了共识、有了新的定义还有一大批“上了年纪”的人,使用这个错误概念,去看看大陆的目前中学课本就明白了,现在的年轻人都知道秦以后中国是专制宗法社会,不是什么封建社会。

错误地引用,与旧有的词句赋予新意,根本就不是一回事,说你“风马牛不相及”,没什么错。如果还不服气,你可以论述一下,封建这个旧有的词汇(别说中国无封建一词,也许其意义与欧洲使用的意义不会百分之百地吻合,柳宗元就写过《封建论》)是怎么随着时代的发展使其转变成新的普遍的语义的。是人云亦云的乌龙,还是果然煞有其事。静候佳音。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18-02-25 06:42:31

苦难催生圣人, 崇拜孔孟老子并没有错的。 但是,歌颂那个苦难, 模糊或者可以忽略百姓的苦难, 甚至利用百姓水深火热的时代来攻击其他时代则是文人黑心自私的表现。 比如民国时期, 军阀混战外地入侵生灵涂炭, 而文人如梁漱溟可以利用军阀之间的缝隙推销乡村思想, 张作霖可以出1万大洋(毛泽东挣8块)来供养教授, 歌颂大师好时代而忽略了百姓的苦难就是误导。

当然, 我不认同中国秦汉以来的社会是封建制的说法。 汉武帝以后的社会是受管控的农业资本主义社会更准确一些。 并且, 中国2000年领先世界靠的就是这个法宝。 那就是利用中央集权限制资本无限膨胀,避免经济危机。 (大面积天灾如果没有中央集权而靠地主资本家市场调节会年年饿死人,然后战乱不断,历史无数次重复证明过了)

西方因为没有摆脱封建制直接进入工业资本主义社会, 所以催生了一个不可持续的资本主义社会。 马克思理论对中国的农业资本主义社会缺乏研究,是理论空白。

回复 | 0
作者:吕鱼冰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18-02-25 06:28:56

你用一个历史学术研究的例子来反驳社会政治中出现新的普遍的语义与我的观点是典型的“风马牛不相及”

回复 | 0
作者:fangbin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8-02-25 06:11:45

谢谢左大嫂来访。顾准的这句话也许对于您理解李慎之为什么“歌颂”秦以前的中国“封建制度”。(我得小心点,必须打引号,否则堕落为中国文人,不懂得翻译的歧义。)有所帮助。(还得看天意吧,哈哈。)

顾准的原话为:“中国没有唯理主义。范文澜痛诋宗教,他不知道,与基督教伴生在一起的有唯理主义,这是宗教精神。固然窒息科学,也培育了科学。”

同理,李慎之所以“歌颂”春秋战国,是因为中国历史上的唯一一次“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出现在这一历史时期。从此不复存才,能够相比的只有民国的五四时期,这个时期造就了中国大批“大师”级人物出现的历史。专制制度对于中国历史发展进步作用,李慎之同样并没有否定。李慎之肯定的是“诸子百家”给中国带来的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而绝不是“血肉横飞”。您拍错了他的命门。

回复 | 1
作者:fangbin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2-25 05:46:36

“所谓封建主义,就是指地主通过占有土地,从而形成了对农民的剥削这样一种政治体制。”

您忘了,封建制的土地所有者是通过“分封”获得土地所有权的。而专

治统治下的地主是通过”积累“获得土地所有权得。你连封建是怎么一

回事都搞不清楚,还自己对“封建主义”做出这么“得意洋洋的定义”。

在另一方面,我自然会懂得,您在您的多篇博文中,在中外文之间搞

得只有自己才懂得的”歧义“,具有多么”权威“的解释了。中国的学者

像陈寅恪、李慎之这样的人,都不如您懂得中外文在翻译使用过程

的”歧义“。他们都不懂得,中国现代政治的语汇,由于历史的原因大

部分来自日文的转译,(这些不足挂齿的常识)。今日变成为您

的“伟大发现”。他们为什么在自己的文章中有时不得不插入英文的原

文,以对读者负责,您也可以视而不见。

毛泽东的”理论“基于”五四时代“的错误概念。我已经说过,对历史我

们没有什么好责备的。问题是如果到今日还在坚持这种胡说八道

的”理论“,显示的只能是某些人思维的凝固。就如同中共至今坚持

1850年前的马克思的的思想,来指导今日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的“理论”。而从来不去理睬马克思本人所得那句话,我本人“从来不是

马克思主义者”。为了撒谎,他们会把谎言撒到底的。

回复 | 0
作者:oops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2-25 04:40:58

我认为中西语言文化的互译是完全可能的,但是很多时候不能简单的字字对译。现代汉语里很多外来词汇还得怪率先数度革汉语命的小日本的良莠不齐的和式汉译,再二传回来中国造成了大量歧义谬误以讹传讹逐渐也变成了约定俗成。如果现在老百姓都明白那词的实际应用意义所指为何,那确实也没什么好再多咬文爵字的了。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8-02-25 03:46:15

仔细体谅一下中国文人的自私与无耻:“历览前史,中国的封建时代恰恰是人性之花开得最盛最美时代,是中国人的个性最为高扬的时代。”连年争战血肉横飞生灵涂炭的时代是人性高扬的时代。 悍妇哲人是不是也要感谢悍妇?

回复 | 0
作者:frank_ly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2-24 21:32:58

的确,毛共已经把封建这个词赋予了新意。即搏主“考古”的词义早已被毛共的新定义所取代。或者说,“封建”的最现代意义是毛共定义的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之一。封建这个词,在人民头脑中代表着中国辫子小脚的落后时代,而不是Feudal的含义。

回复 | 1
作者:嘎拉哈 回复 frank_ly 留言时间:2018-02-24 20:42:54

如此咬文嚼字,乃中国书生死教条的表现。中文词汇当中的很多歧义,都是引入西方文化的一个自然结果。尤其是涉及哲学,社会学,政治学等概念,歧义到处都是。这不仅仅是一个翻译问题。我发现,中西方文化具有不可互译特征。真理不是靠咬文嚼字来发现的。

中国人对封建主义的理解,是基于毛泽东的三座大山理论。所谓封建主义,就是指地主通过占有土地,从而形成了对农民的剥削这样一种政治体制。按照中共的解读,土地改革消灭了地主阶级,因而标志着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完成。您可以不认同中共的价值观,但是作为政治理论本身,毛泽东关于封建主义的语义却是是十分清楚的。

回复 | 3
作者:fangbin 回复 吕鱼冰 留言时间:2018-02-24 19:46:11

不存在“封建社会”这个术语不可用的问题,即使中国在秦以前不是马克思所定义的封建社会,或者历史上的欧洲社会并不等同于中国的封建社会。这里的重要标志是秦以后两千年中国社会是专制社会的问题,不再存在任何意义的“封建”。以“封建”的定义研究秦以来的中国与以“专制”定义研究秦以来的中国。根本不会得出相同的结果。这里与“

词汇在使用的过程中获得新的含义是语言的普遍现象。

”是风马牛不相及。

回复 | 1
作者:吕鱼冰 留言时间:2018-02-24 18:16:32

词汇在使用的过程中获得新的含义是语言的普遍现象。不用“封建社会”, 其余的选择就只有“农业社会”和“皇权社会”或者“君主政体”可用了。 “封建”二字之所以流行,大概是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巨大影响。 “科学”的态度可能是说封建有几种不同的含义。

回复 | 0
作者:fangbin 回复 老豆子 留言时间:2018-02-24 18:03:56

谢谢豆博主明鉴!两贴分别关于封建与专制的论述所言极是。封建一词滥用,源于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反帝反封”的口号。我也遇到这个难题:即这个口号最初是由哪个或哪组人提出的。可以原谅的是,那时的中国,西学东进刚刚开始,中国知识界对历史的划分当时显然并没有辨识清楚。就发展成为这场运动的“口号”。我们不应当责怪历史。几十年后,随着历史研究的深入,从专业角度出发,肯定秦以来中国是专制社会,特别是文革结束后,已成为中国史学界的共识。这个共识的界定,不仅科学地澄清了中国历史的划分,最为重要的是为秦以来的专制制度以及衍生发展的专制文化对中国人精神奴役的影响开辟了广阔研究的天地。可以说,毛泽东个人的悲剧来自于这个专制文化。中国民主道路开拓的艰辛也来自这个专制文化的阻挡。正因如此,封建与专制的区别绝不是什么无足轻重的咬文爵字的问题。而是正确认识中国社会本质的分水岭。有鉴于此,李慎之才专门撰文明确这个问题。

回复 | 1
作者:老豆子 留言时间:2018-02-24 15:32:59

下面两个回复是我以前一个帖子上的,贴过了。

赞同博主的观点!我们需要一个溯本清源的文化运动!

回复 | 0
作者:fangbin 回复 frank_ly 留言时间:2018-02-24 15:32:57

那是否是“原始奴隶封建专制社会”更精确呢?陈寅恪、李慎之们都是“咬文爵字”之辈?而且他们对中国文化以历史角度的划分都“没有实用意义”,他们都是在故意卖弄学问?历史时期的划分,以及由此导出的中国传统专制文化对中国向现代文明的转变的影响,都可以像你一样囫囵吞枣地“陈述清楚了”?

回复 | 3
作者:老豆子 留言时间:2018-02-24 15:31:48

再说专制。 汉代结束分封之后,两千一百多年前,谁来管理国家呢? 皇帝一个人专制?几百万平方公里几千万人口,一个人专制?扯蛋吧。 靠的是官僚体制。 官僚何来?举贤也! 公孙羊就是第一个平民宰相。 汉代政府主要分中央和地方政府,地方政府为“郡”, 郡守是通过举贤在官僚体制里通过考核上升来的高级地方官。皇家开销与国家政府开销分开管理,国家大政皆由政府官僚议政。 老百姓呢,十八岁授田,六十再把田还给政府,耕者有其田。 租赋兵役等都有国家明文法律规定。 汉代有没有奴隶?有,有公奴和私奴,但没有奴隶阶级和奴隶阶层。 农民丧失土地后投身大户讨生活,和罗马帝国的奴隶也大相径庭,可以说是一种雇工。 中国汉代以后,哪怕在元蒙时期,也没有西方意义上的奴隶阶级和阶层,没有近代美国那样的黑奴阶级。

有人愤愤然曰:离开中国就是不想再做奴隶! 中国现代社会肯定不是奴隶社会,这个全世界有点正常智商的人都不敢否定。 我猜是指“精神”上的奴隶。 但在西方自由世界,你不学习不读书,把自己的思想束缚起来,开口闭口几千年封建专制,岂不是个精神上自我束缚的奴隶么?!

回复 | 3
我的名片
fangbin
注册日期: 2010-09-03
访问总量: 25,10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最新发布
· 答不列颠地主
· 文化流变的浴血
· 封建二字不可滥用
· 立此存照1:谨以吉拉斯的此段话
· 立此存照1:谨以密洛凡·吉拉斯的
· 作茧自缚,遂成竖子之名——也谈刘
分类目录
【立此存照】
· 答不列颠地主
· 立此存照1:谨以吉拉斯的此段话
· 立此存照1:谨以密洛凡·吉拉斯的
【思想、历史、情感】
· 文化流变的浴血
· 封建二字不可滥用
· 作茧自缚,遂成竖子之名——也谈刘
存档目录
2019-12-27 - 2019-12-27
2019-07-21 - 2019-07-21
2018-02-23 - 2018-02-23
2015-09-02 - 2015-09-03
2010-10-10 - 2010-10-1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