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杂言斋  
自说自话,不想吵架,想哪说哪,全是废话。  
        http://blog.creaders.net/u/11099/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关于中美“芯片风波”的瞎想》 2018-05-01 10:26:24

最近,中美之间因为所谓的“芯片问题”闹得沸沸扬扬,这次着实把俺中国难住了(麻烦啦,我的国!),也把国人气坏了,据说朝野内外,举国上下,现在都在为搞出我们自己的芯片努力。今天看到一个消息说,全国已经集了45个亿的资金了,真是万众一心啊。厉害啊,我的国!

不过本文作者想提个醒,大国之间博弈讲的是斗智不斗勇。我们要弄清楚美国出此招的真实目的是什么?不能因为赌气掉进“不蒸馍也要争口气”的习惯思维里。

本文作者听说,中国每年要花上千亿来美国买芯片,这可不是一笔小数字,这么算起来美国出此招也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的笨招啊。那它为什么会这样做呢?有一种可能就是出于战略层面上的考虑,去做战术层面上的牺牲。

本文作者猜想有无这种可能,美国已探知中国将在某项(或是某几项)高科技的研究(比如5G的技术)上超越美国,而一旦中国拥有这些高科技,美国的世界霸主地位就会受到挑战,所以,美国得想法把这事给搅黄喽。

大家知道研发新的高科技离不开钱,现在,美国把“芯片”给咱一断,咱就得重心转移,先救眼前的急。这样一来,我们搞新技术开发的资金就会受到影响,进度自然就会慢下来,甚至停下来。等到将来有一天,我们的芯片终于出来了,可人家美国更新的高科技技术也研究出来了。那时,也许芯片已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了,真正的新的核心技术还是在美国人手里。到那时,芯片咱不用买了,可还得花钱去买别的新研制出来的核心技术产品。到了咱还是在人家手里攥着。

如果真是这样,那美国使的这一招叫---声东击西。

所以,本文作者认为,国家在应对这次“芯片”事件时,应该从战略层面上考虑,作长远安排,不能只顾解眼前的急,上了美国人的当。否则,我们永远都无法真正的自立。

三思啊,我的国!



浏览(1857) (3) 评论(4)
发表评论
【ZT】在沙场上绽放的芳华 (完) 2018-01-14 18:17:17

撤军

 

    核心阵地被袭事件引起了上级的高度关注,三小时内来四封电报,询问情况,指导方略。队长在没有经过支部讨论的情况下,主动向上级承担了责任,此事在业务单位的党员和支委中引发了议论,主要意见是:既然上级给我们派出了警卫部队,发生警戒漏洞主要责任应由警卫负责人承担,队长主要责任是对业务工作的指挥、组织和实施,在事件发生时如果不是队长带领人员堵住了敌人,发生重大损失是不可避免的,因此,队长不但无过,应该有功,至少不应负主要责任,他个人未经过支部讨论擅自向上级做出的汇报是错误的,应通过支部决议向上级更正。

 

    队长不知怎么知道了这件事,召开了业务部门全体党员大会,在听取了大家的意见后,对我们说:“我谢谢同志们的好意,但同志们呀,不要这样做,参战前上级任命我为支部书记、队长兼指导员,就是把这一百多号人交给了我,我对这支部队的所有事情都要负全责……

 

    “不要埋怨警卫部队,行军时他们背设备,扛给养;有情况他们打冲锋、流鲜血;到了驻地他们要挖工事、放警戒,找水做饭,到了战后,他们提干、入学,升迁的机会绝对大大少于我们,就是转业复员,在座的同志也要比人家安排的好得多,起码你还有技术嘛!为什么老要攀比人家呢?遇胜就争功夺利,遇败则推诿攀掾,这可是兵家大忌。国民党就是这样失败的呀!……

 

    “咱这里如果造成重大损失,我和同志们牺牲了,也就无所谓责任了。不是没有造成吗,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希望同志们从现在开始,专心工作,不要再提这件事了,不利于团结的话不说,不利于团结的事不做,好不好?武锋牺牲了,我心里很乱,求同志们不要再给我添乱了,行不行?”

 

    唉!我们还能说啥呢?

 

    在战场上,我军对谅山进行了三天的包围,期待能吸引敌河内守军进行增援,消灭其有生力量。此时一些国家做出了错误判断,日本一位“战略家”宣称:中国军队由于重大伤亡和后勤问题,已无力攻打凉山。哈!什么狗屁战略家!

 

    越南人倒是很沉得住气,三天的侦察未发现敌人有增援谅山、援救“王牌师”的任何动作,于是上级发出命令攻击谅山,只一天,敌王牌师316A即被彻底打垮。

 

    谅山拿下后,由于我军已无实现战役目的的可能,加之国际形势发生不利变化,1979年3月5日,中央发出撤军命令,计划通过撤军将敌吸引至边界地区给于牵制和打击,于是,各路大军纷纷撤回,并牢固占领了老山、法卡山、扣林山有利地形,进入了为期10年的边境战争。

 

    3月5日,我分队接到命令,在撤退中隐蔽在大军后卫部队附近相机运动,侦察敌反扑部队的位置和兵力部署,于是,召开支部会详细研究了工作方法和行进路线,最后,由队长总结讲话,他着重谈了撤退中可能发生的问题:

 

    “敌前撤退,是所有军事行动中最困难的,越南军队并未被消灭,并熟知毛主席的‘敌进我退,敌退我追、敌住我扰,敌疲我打。’的十六字方针,在我军撤退中必有频繁的追击、包抄动作,任何情况都可能发生。同时,很多战例表明:部队撤退时军心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进攻中的勇士在撤退时很可能变成草包!因为进攻时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牺牲,你就不怕牺牲。而撤退时每走一步,你就离家门近了一步,求生欲望就会特别强烈,为了保命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大家一定要高度注意,做好自己的思想工作,做好下属的思想工作,是好汉就要有始有终。

 

    “我们不但要完成最后的任务,还要完整的把队伍带回去,伤员和烈士的遗体一个不能丢!资料没有用的烧掉,设备挂上手榴弹,撤不出来就炸!哪个单位乱了营,那他的负责人就别回去了,只要有一个同志回不去,我也就不回去了!”

 

    整理行装,告别了驻守五天五夜的南山头,我们踏上了回家的路,越军的追击部队分成无数小股,追截我后卫部队,残留的敌人也纷纷涌出藏身之地,丛林里,到处枪声如豆。我们凭借电台和地图巧妙的在弹雨中游弋,就快到家了。

 

    可是,一件意外事件,使我们卷入了一场恶战!

 

意外

 

    自三月五日开始,我军奉命撤军,各部队迅速建立撤退通道,交替掩护向国内撤退。越军则迅速出击,积极利用各种战法,对我后卫部队进行侧击、兜击、分割、包围,其投入兵力之大、行动之迅猛,超出想象。但由于我军布置周密,行动秩序保持较好,加上我们分队和其他侦察部队及时的情报保障,至三月中旬,我军基本完好有序的撤出了战场。

 

    但有些部队由于对敌人的反扑重视不够,战场经验不足,思想不坚定,也出现了一些损失。如某团一个政委在带领后卫营撤退途中被敌切断后路,遭受一定损失后动摇绝望,派人与越军谈判,作了俘虏。从越军通报里得到消息,我们即气愤又震惊。后来此人交换战俘回国,受到了军事法庭审判,判决书曾通报全军团以上干部,想必还有不少老干部记得此事。

 

    大军撤退阶段,我部奉命在后卫部队附近隐蔽运动,侦听敌、我双方情况,并通报上级和各有关部队,身边枪炮震耳,敌军丛集,有几次四面都是敌军,情况危急复杂,但由于我们通过技术手段很容易确定敌军具体位置,利用地形、植被和夜幕的掩护从敌缝隙中溢出,未与敌发生冲突。到三月十日,我已安全到达距国境线不足30公里之地域。

 

    清晨5时左右,我们钻进一片残破的树林,一边吃早餐一边快乐的工作着,两小时前接到命令:“你部任务已完成,于今日中午以前赶到A地点,乘坐接应汽车回国。”大家好高兴呀,经过二十余天的战斗,我们在极少损失的情况下,出色的完成了任务,经历了战火洗礼,就要带着这段历史,和亲人见面,开始新的生活,能不高兴吗!

 

    西南方枪声紧一阵慢一阵的响着,队长躺在铺开的雨衣上,用钢盔盖着脸,H连长坐在他旁边,喜滋滋的看着妻子和儿子的照片,一边看,一边用手捅着队长:“嘿嘿,我有老婆,你有吗?”“嘿嘿,我有儿子,你有吗?”队长打了H连长一下:“臭美吧你!回去嫂子让你洗尿布,儿子拉你一身屎。”“嘿嘿,小光棍们懂个屁,在老婆跟前洗尿布,那叫个幸福呀!”大家全乐了。

 

    “队长,有点情况。”侦听组长余少军叫了一声。我们都围了过去。

 

    “刚才听到我军XXX团X连在用明语向上级呼救,他们昨晚完成阻击任务,替换下来回国,结果半夜迷了路,没有向北走,反而向南走了十几公里,黎明被越军发现,正处于围攻中。两个报务员全部牺牲,指导员、副连长牺牲,连长负伤后放弃指挥,现在是一个排长在组织,和上级联系不上,联系到了一个过路部队,他说不清自己所在的位置,人家就走了。”

 

    “真他妈的乱套,”队长骂了一句:“测向测一下位置,其他组看能不能搞清围攻他的敌军兵力,准备向上级报告。”

 

    经过侦察,被围部队在我部西南方不到一公里的地方,使用的是3瓦报话机,也就是说根据当时的设备,能听到他呼救的友军就只有我们了。而围攻他的敌军使用的也是3瓦报话机,最多也就是一个连级单位,吃他不下,正在联系其他敌军,我们迅速将情况报告上级,同时对敌军施放同频干扰,阻断他的通信。但那个团已经入境,最近的救援部队也要两小时后才能赶到(我们的位置不在撤退甬道内),而大股敌军一个小时左右就可到达,上级命令我们迅速和被围部队建立联系,将实际情况告诉他们,要他们全力突围。并要我们马上离开,避免受损。

 

    这是自开战以来我们唯一的一次和师以下部队通话,还要用明语,十分危险,队长插上送话器,打断了被围部队的呼叫,问明了对方是山西人,改用山西话向他通报了敌情我情,并传达了让他们突围的命令,报话机里传来了对方的哭叫:

 

    “首长,首长!帮我们一下吧!连长不中用了,我们谁也看不懂地图,军心散了,各打各的,收拢不起来了,百八十条性命呀!首长,求求你了!好歹帮个忙吧,咱是老乡呀。”其实队长并不是山西人,他只要和哪个地方的人共处三个月以上,就会学一些对方的家乡话。

 

    队长沉默了,对方继续请求着,我接过送话器,请对方停止讲话,不然他的报话机电池就耗光了。

 

    通信组送来一封电报,是被围部队的师领导越系统发来的,请求我们无论如何抽出点兵力接应他们一下。

 

    队长让大家散去,支部委员留下,开了个会,队长的意思想带人去冲一下,敌人的兵力并不大,怎么也能带出点人来,H连长反对,认为上级已要求我们迅速离开,被围部队已经混乱,敌大部队即将到达,万一救不出别人,把自己陷进去,得不偿失,也负不起责任。

 

    队长看着大家说道:“虽然我们和被围部队不是一个系统的,但带着三点红的都是战友,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战友遇难不管,对不起良心。越军说是包围了他们,就那点儿兵力肯定只是在他们北面阻击,我们摸到敌人背后突然发起进攻,敌人一定慌乱,被围部队士气会大增,南北夹击,打开个口子并不难,顶上十分钟,冲出多少算多少,没时间了,投票表决吧!”

 

    投票结果:大部分同志同意打一下。

 

    队长说:“那好,我们分成两部分,309带上二排和各业务组以及设备仍按原计划到A地点等车,我带一排,再从各业务组挑选出20个人去救人,保持通信联络,战斗部队多带机枪弹药,大家快去准备吧!”

 

    “等等,我不主张打可并不是怕死,队长你带人下去,打仗是我的事!”连长激动地说。

 

    队长严厉的回绝:“打是我的主张,一切责任由我负,仗也得由我打,把同志们带下去是你的责任,这是命令,别争了!”

 

    队长打开了送话器:“呼叫,呼叫,听到请回答。”

 

    “听到!听到!首长请讲,首长请讲!”

 

    “把你的党员组织起来,用党纪、军纪约束他们,谁也不许灰球!每个党员带两三个战士,没用的东西扔掉,带上伤员、烈士。组织一个班的敢死队,死命往西北打,其他人准备,听到我们的枪声马上向我们靠拢,明白没有!”队长好一口山西话,说得我们很多同志都没听明白。

 

    “明白了,明白了,谢谢首长!同志们,快集合,大部队增援我们来了!”报话机里传来山西排长欣喜若狂的喊声。

 

    “集合!”队长一声令下,我带领挑选出来的20名业务人员,携带一部报话机,一部15W联络干扰两用机和满身的弹药列队。

 

    队长握住H连长的手:“行动吧,咱们回国见!出发!”

 

    我们成两列纵队,跟着队长向西南方向跑步前进。

 

    西南,枪声暴起!

 

恶战

 

    被围部队困在一座小山包上,上上下下的植被早已被战争的炮火撕碎,一面红旗惹眼的立在山头,山下的弹坑里时隐时现着越军的身影,敢死队向西北冲击的计策见到了效果,虽然他们只前进了100多米,但造成了被围部队突围的假象,吸引了相当部分敌人,但是,十一位敢死的共和国英雄,最后只回来了三位,其他人为了大家的突围,长眠在异国的土地上。

 

    我们利用众多的弹坑掩护,悄悄从东北方向向山包靠拢,我和通信员小张紧紧的跟着队长。百米开外,十几个警戒姿态的越军警惕的注视着山上,队长发出停止的手势,又指指点点的招过来十几个枪法好的同志,小声给我们分配了目标,要求我们争取一枪毙敌,在西面激烈的枪声掩护下,十几声枪响不会太引人注意。

 

    一阵枪声响过,同志们弯着腰像袋鼠一样顺着弹坑向山上冲去,队长截住两挺机枪,让他们就地埋伏在弹坑里,一旦发现西边的敌人冲过来,立即阻击。

 

    山上,被围部队的同志们都卧倒在弹坑里,看到我们上来了,欢呼着响我们扑来,山西排长大吼一声:“立正!报告首长:XXX团X营X连指战员104人,烈士27人集合整理完毕,请首长指挥!”

&

浏览(103) (1) 评论(2)
发表评论
【ZT】在沙场上绽放的芳华 (三) 2018-01-13 19:37:42

小胜

 

    在这里一住就是三天,这三天,我们这一小队人马从业务和军事两方面都取得了战绩。

 

    业务方面:抓住了敌345师、老街市队、黄连省队、316A师,摸清了他们电台的活动规律和防侦察技巧,并截获了敌国防部的以下部署:以345师死守柑塘地区,吸引我军于不利地形,以316A师侧击我军,并占领已位于我侧后方的古柳、老街,对我13军形成夹击势态;已受我严重打击的老街市队、黄连省队则袭扰我后方补给线,以期给我西线部队以沉重打击。

 

    情报上报前指后,前指立即改变部署,指示各军“在柑塘地区打一个大仗、打一个恶仗”。13军主力死死咬住敌345师,坚决全歼;我39师阻击敌316A师;14军包抄316A后路;11军属32师及边防13团等部队护卫补给线。

 

    军区给我部发来嘉奖电,全体干部战士立三等功一次。13军首长慰问我们中华烟10条,牛肉罐头5箱,苏制大口径便携式机枪三挺(战利品)。

 

    军事上,三天共“打猎”七次,以轻伤二人的代价,歼敌48人。吸取第一次打猎的经验,在以后的行动中,每一个敌人有三、四人来打,两人做第一波攻击,另两人补充攻击,由于敌明我暗、敌动我静,所以打猎行动非常成功,用队长的话,叫“以静制动,反客为主,用兵之至道也。”

 

    通过打猎行动,打消了干部战士们刚上战场时恐惧心理,大家争相当“猎手”,为的是能亲手打个把敌人,为战后的评功增加资本,这样,有些人开始对队长和连长有意见了。

 

    队长只要有时间,是逢猎必打,逢打必打头枪,就像现在KTV歌房里的“麦霸”一样,有人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好战分子”。H连长则是只要队长打,他就一定打,暗地里和队长叫劲,因为从年龄、军龄和级别上,他都比队长大,又是搞军事出身(队长是搞技术出身),所以在战场上对队长有些不服气。

 

    其实我们旁观者认为,要论行军布阵、战术规则、军事技术,当推H连长第一。要论知识渊博、头脑灵活和指挥上的细致果断,队长则更胜一筹。H连长常好咄咄逼人,队长则比较大度,大家对两位领导都比较满意。

 

议论

 

    预计的柑塘大战只打了一天,13军打的太猛,开战只几个小时,敌345师即遭重创,向上级发出了“今天敌人极为厉害,各个阵地都被打垮,调整部署极为困难,局势正在进一步恶化中。”的电报。14军行动未注意隐蔽,尤其未注意无线电静默,被敌侦知了行动计划,345师则于夜晚化成小股逃离战场,我军虽占领柑塘,但未达到成建制歼敌的目的。

 

    傍晚接到命令:我部于明日乘坐14军接应的汽车,转进沙巴方向,配合沙巴战役,并侦察河内地区敌军部署。

 

    立即召开支部会,布置明天的行动,随后,开始讨论战报,读完战报,大伙心情有点郁闷。

 

    “这仗怎么打的?开战好几天了,别说师建制,连个团建制都没拿下过!”有人嘟囔着。

 

    “我看是配合不好,两个加强军,十几万人,各打各的,13军要是悠着点打,316没准就叫14军咬住了。”H连长说。

 

    “我看是战术问题。”队长说:“一上来就是穿插、分割,占领敌后要点,然后大部队一拥而上。这种战术从红军开始用到现在,几十年了,人家都研究透了,我们还是一成不变,其实在朝鲜战场上就碰过钉子,抗美援朝前三次战役,搞的美国人晕头转向,第四次战役美国人有点明白了,我军就有点力不从心,到第五次战役还那样打,李奇微搞了个“磁性战术”,我军吃了大亏。越军是我军的徒弟,对我军的打法了如指掌,又和美军打了十几年仗,滑得像泥鳅,我军可是将近三十年和平了,能打成这样也就不容易了。”

 

    “那你是说咱毛主席的战略战术过时了?”H连长要抬杠了。

 

    “咱们是讨论研究,大家长点儿学问,可不兴乱扣帽子。”我赶紧打圆场。

 

    “就是就是”大家纷纷响应。

 

    队长笑着摆了摆手:“毛主席的战略战术永不过时,当年四野打白崇禧,75万对30万,从武汉打到衡阳,四野是一个战役跟着一个战役,一个穿插连着一个穿插,结果除了策反了一个兵团司令,没给白崇禧造成任何具体损失,倒是在邵阳差点把49军搭进去,后来毛主席给林彪发电报,说:白崇禧本钱小,极机灵,应完全不理会他的部署,采用大迂回的战法。结果叶帅从广东向西压,陈赓从云南发兵龙州,白崇禧只好去台湾了。现在的越军和当年的白崇禧很相似,本钱小,极机灵,所以我认为现在的打法,很难有大的战果。”

 

    “老天爷!我的C大司令员,要依你是怎么个打法?”H连长继续调侃队长。

 

    “哈哈!多谢您老人家对我的提拔。”队长爽朗的笑着。

 

    “现在流行一句话: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就说说我的想法,咱黑着灯瞎说,抛砖引玉,畅所欲言,天一亮可就不算了啊。拿地图来!”

 

    “我的想法:一开始广州军区部队在东线做出防守势态,西线云南方向集结较大兵力,采取缓慢平推战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并调集一批电台,以各军、师名义向敌示形,造成我军主要是由西路进军的假相。当西线吸引相当数量敌军时,我东线42、54军突然出兵高平,占领高平后,以42军守高平,54军不顾一切干扰,奔袭占领谅山,攻敌之必救,此时越军明知上当,亦不得不救谅山,则我军反客为主之势已成,西线大军全面压上,同样是穿插迂回,大迂回的战果必定会不一样的。”

 

    “有道理,有道理”

 

    “不可能的,越军不是傻子”

 

    “…………”

 

    大家开始争论。

 

    “队长,你对下一步战况的进展有什么看法?”

 

    “沙巴之战希望能抓住敌316师,但我看希望不大,谅山我想一定能抓住,谅山以南就是平原了,无险可守,谅山到河内火车只有两小时,敌人必须要守,只要消灭了316师,我军的战役目标就算实现了,西线作战也就算功德圆满了。”

 

    “我军的战役目标到底是什么?”

 

    “我想第一:部分调回侵柬越军,减轻乔森潘的压力;第二:歼灭敌部分有生力量,换取我边境地区的和平。”

 

    “我们为什么不灭了越南?”

 

    “傻子才那样干,你可以看一看越南地图,他像一把弯刀,土耳其的圆月弯刀,他的狭窄地段在海上用舰炮就可以全部封锁,所以在抗美时期才有途经老挝的“胡志明小道”,我们打越南总不能把老挝也捎上吧。”

 

    “我们会不会占领河内?”

 

    “我想不会,第一、占领人家的首都,总要有善后措施,建立一个亲中国的政权?那越南就会分裂,打内战,维持这个政权,中国就会背上沉重的包袱。第二,越南这个疯孩子背后有个大人,那就是老毛子,我们要是打了河内,就打破了游戏的底线,老毛子就有可能干预,就可能爆发全面战争。”

 

    “苏联人现在为什么不干预?”

 

    “那得佩服邓大爷(云贵川老百姓对邓小平同志的称呼),开战前夕,一月底二月初,邓小平访问美国,用‘东方的古巴’这一概念打动了美国人,中美发表了联合公报,邓小平一回来我们就开打,美太平洋舰队马上前出到有利位置观战,这一切给了世人一种感觉,好像中美有什么协议,所以老毛子也不敢轻易参战。”

 

    “这整个一本《三国演义》!”

 

    “队长,那照你说的,打到谅山我们就不能打了?”

 

    “我个人认为,拿下谅山,不管战役目的达不达得到,我军都会撤军。”

 

    “别瞎说了,达不到战役目的为什么撤军?”

 

    “撤了军还有其他方法!”

 

    “……”

 

    “……”

 

    月落星稀,夜幕深沉,我们这一群共和国的小军官们,还在不知天高地厚的争论着国家大事。

 

    我个人比较赞同队长的“主、客”理论,后来撤军时我军占领了边境地区最高的两座山,老山和法卡山,严重威胁越军的阵地,迫使越军来争,我为主,敌为客,给了越军极大的杀伤,实现了边境地区的和平。

 

    这一次争论对我们每个人都意义重大,它使我们第一次知道了当军人不止是服从命令,勇于牺牲,更重要的是学习战争,研究战争,掌握战争。战后我们每个人都面临两种选择,升职和上学,参加争论的人都选择了上学,以后相逢聊起来,都说是受这次争论的影响。

 

特工

 

    继续前进一个多小时,我们与接应部队汇合,在他们的指引下,我们于下午3时到达1422高地主峰。

 

    侦察大队早已接到通知,为我们清理好了工事,还烧了开水(在那时能给你开水喝就是最高礼遇),某军侦察处副处长率领大队长,教导员热情迎接我们,并详细介绍了敌情、地形、工事等情况,反复提醒我们附近的水塘敌人撤走时投了毒;夜间敌特工、散兵活动频繁,要我们警惕。

 

    侦察大队开拔了,目标:河内地区。

 

    站在山顶四面望去,好高的一座山呀!海拔1422米,是横断山脉南支最南面的一座山峰,大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气势,山上有完善的防御工事,一个崖壁下还有挺大的坑道,好地方!怎么越军就没有利用呢?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天黑了,经过一番忙碌,部队进入正常的工作、警戒状态,队长发布今晚口令:冯子才;王德榜(清末中法战争谅山大捷中的两位英雄)。主峰暗语名称:南山头。

 

    在坑道里处理完业务工作,队长看看了表,学着我祖籍河北保定话对我说:

 

    “哟!鬼呲牙咧,走!出去瞅瞅。”鬼呲牙是保定地区对午夜时分的称呼。于是我和通信员小张(前边提到的那位红军子弟,他和队长小时在一个院住过,因此当了通信员。)警卫员武锋跟随队长来到山顶战壕中的了望哨里。

 

    月亮被阴云遮住,四周一片寂静,天空飘起了细雨,不时有阵阵山风吹过,阴冷阴冷的让人心里发毛。好一个“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

 

    警卫部队的哨兵告诉我们:308在前面半山腰的前沿工事里,前面的人员听到不少动静,甚至听到了越南人说话,可天太黑,看不到目标。

 

    嗒嗒嗒……嗒嗒嗒……

 

    左前方草丛里响起了一串枪声,子弹拖着暗红色的光线,飞向我前沿警戒工事。我工事内立即喷出一片火光,四、五只冲锋枪向草丛扫了过去。

 

    “这不行!这不行!得想个办法,太被动了。”队长一边注视着山下,一边小声说着。

 

    突然,在我们西面很近的战壕转弯处闪出几个人影,“谁!口令!”队长的警卫员武锋一个箭步窜到前面,魁梧的身体堵死了战壕。

 

    嗒嗒嗒嗒!对方开枪了,只见武锋晃了一下,叩响了扳机,一梭子弹飞向了敌人,接着,他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王八蛋!”队长怒骂一声,一个前滚翻。在我斜前方半跪着依托壕壁向敌人还击,我也就地卧倒向敌人射击,两个边扫射边冲过来的敌人被放倒了。有些子弹打在壕壁上,溅出火星,跳弹打在我的钢盔上,叮当做响。

 

    “通”的一声,一个东西撞在壕壁上,又掉下来砸在我的背上,我顺手一摸,竟然是一颗嘶嘶做响的手榴弹,我急忙左臂支起身子,右手一甩,原物奉还了过去,借着手榴弹爆炸的火光,我看到一个敌人痛苦的倒下去,另一个小个子敌人正从腰里往外掏手榴弹,我两手在地上一划啦,糟!没摸到枪!来不及了,我大吼一声,向前窜去,没跑几步,就和他撞在一起,他一手拿枪,一手已经举起了手榴弹,猴子般的脸上一对恶毒的眼睛狠狠的瞪着我,去你妈的!

浏览(110) (2) 评论(0)
暂不接受评论
总共有37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