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杂言斋  
自说自话,不想吵架,想哪说哪,全是废话。  
        http://blog.creaders.net/u/11099/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写给崔永元的几句话 2018-10-15 10:18:49

小崔捉鬼的故事暂以范爷“吐血”告一段落,虽说崔老师的钟馗扮演的很辛苦,但事情能有一个结果也还是令人欣慰。我个人向崔老师的义举致以崇高的敬意! 不过,除敬意之外,我也为崔老师的个人安危感到担心。


崔老师这次得罪的不是某一个人,他开罪的是一帮势力。一个方舟子也许不足虑,可一群范冰冰就不一样了,而且这是一个仅次于官府的既得利益集团,其能量上可通天,下能驱鬼,可以说是法力无边。与这样的势力做对,让人家伤财损面,虽说对方免了牢狱之灾,可那也不是拜崔老师所赐,所以,人家想置崔老师于死地那是很自然的事情。


虽说人家习大大反腐也是险象环生,可人家有政府保驾护航,自然个人安危不足虑。可崔老师一介平民,虽有名人的光环,却无法与人家习大大相比,所以我为他的生死担忧啊!崔老师自己就说他已经接到很多次死亡威胁了。


崔老师捉鬼的义举为他赢得了很高的民望,按说民众的呼声应该能对那些别有用心的人,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特别是今天的网民,那可是一只不可忽视的力量。不过,这个民望却也正是我为崔老师担心的事情。


今天的中国社会正处于一种动态的安定,明面上歌舞升平,和谐社会,私底下的事政府和老百姓心里都清楚。所以,政府当前的首要任务是维稳。在这样一个以维稳为主旋律的社会大环境下,一个拥有很高民望,在百姓中振臂一呼,能八方响应的社会人士,是最容易受到政府忌惮的。在政府的眼里,像崔老师这样一个颇具民望的斗士,那就是一柄双刃剑,用好了可以提升政府的公信力,用不好那就是养虎为患,自掘坟墓。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的道理政府是知道的,所以,政府对崔永元的态度肯定是复杂而矛盾的。


我个人认为,政府对崔永元的态度,是崔老师的一个命门,对他别有用心的人,很可能会在这个地方给他下蛆使坏。真正的高手是杀人于无形,像崔老师目前接到的那些直接的死亡威胁,那都是虾米级喽罗们的伎俩。与这些相比,更为危险的是,对方挑拨政府对崔老师猜忌,用貌似拥戴崔老师的做法,去增加政府对崔老师的忌惮,迫使政府不得不对崔老师痛下杀手。一旦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崔老师失去了政府的相信和支持,更或者受到政府的封杀,那他可就真的是生死堪忧了。


凡是读过一点史的人都应该知道,历史上许多变法改革的良臣,他们功勋卓著的振兴朝纲,惠利百姓,但最后还是死于君王的猜忌和对手的谗言中。毕竟悠悠万事与江山相比,维有江山为大呀。


为了避免这样的悲剧发生,我在此善意提醒崔老师,在前方冲锋陷阵时,也不要忘了后方的安全,要随时做好与政府的沟通协调工作,不要让政府对你有尾大不掉的担忧。一定不要留空子给对方钻,别让他们包抄了你的后路,使你与政府之间产生误会和隔阂。


我个人认为,把自己赢得的民望转引到政府身上,不失为一明智之举。如果政府因你而声望徒增,社会因你而日趋稳定,那么政府自然会保护你,并支持你的正义之举。这样以来百姓得利,政府受誉,而你自己也伸张了心中的正义。


一个优秀的战士,不光要会杀敌,还要懂得保护自己,因为,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杀除更多的敌人。


祝好人一生平安!













浏览(2197) (38) 评论(8)
发表评论
《关于中美“芯片风波”的瞎想》 2018-05-01 10:26:24

最近,中美之间因为所谓的“芯片问题”闹得沸沸扬扬,这次着实把俺中国难住了(麻烦啦,我的国!),也把国人气坏了,据说朝野内外,举国上下,现在都在为搞出我们自己的芯片努力。今天看到一个消息说,全国已经集了45个亿的资金了,真是万众一心啊。厉害啊,我的国!

不过本文作者想提个醒,大国之间博弈讲的是斗智不斗勇。我们要弄清楚美国出此招的真实目的是什么?不能因为赌气掉进“不蒸馍也要争口气”的习惯思维里。

本文作者听说,中国每年要花上千亿来美国买芯片,这可不是一笔小数字,这么算起来美国出此招也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的笨招啊。那它为什么会这样做呢?有一种可能就是出于战略层面上的考虑,去做战术层面上的牺牲。

本文作者猜想有无这种可能,美国已探知中国将在某项(或是某几项)高科技的研究(比如5G的技术)上超越美国,而一旦中国拥有这些高科技,美国的世界霸主地位就会受到挑战,所以,美国得想法把这事给搅黄喽。

大家知道研发新的高科技离不开钱,现在,美国把“芯片”给咱一断,咱就得重心转移,先救眼前的急。这样一来,我们搞新技术开发的资金就会受到影响,进度自然就会慢下来,甚至停下来。等到将来有一天,我们的芯片终于出来了,可人家美国更新的高科技技术也研究出来了。那时,也许芯片已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了,真正的新的核心技术还是在美国人手里。到那时,芯片咱不用买了,可还得花钱去买别的新研制出来的核心技术产品。到了咱还是在人家手里攥着。

如果真是这样,那美国使的这一招叫---声东击西。

所以,本文作者认为,国家在应对这次“芯片”事件时,应该从战略层面上考虑,作长远安排,不能只顾解眼前的急,上了美国人的当。否则,我们永远都无法真正的自立。

三思啊,我的国!



浏览(1971) (3) 评论(4)
发表评论
【ZT】在沙场上绽放的芳华 (完) 2018-01-14 18:17:17

撤军

 

    核心阵地被袭事件引起了上级的高度关注,三小时内来四封电报,询问情况,指导方略。队长在没有经过支部讨论的情况下,主动向上级承担了责任,此事在业务单位的党员和支委中引发了议论,主要意见是:既然上级给我们派出了警卫部队,发生警戒漏洞主要责任应由警卫负责人承担,队长主要责任是对业务工作的指挥、组织和实施,在事件发生时如果不是队长带领人员堵住了敌人,发生重大损失是不可避免的,因此,队长不但无过,应该有功,至少不应负主要责任,他个人未经过支部讨论擅自向上级做出的汇报是错误的,应通过支部决议向上级更正。

 

    队长不知怎么知道了这件事,召开了业务部门全体党员大会,在听取了大家的意见后,对我们说:“我谢谢同志们的好意,但同志们呀,不要这样做,参战前上级任命我为支部书记、队长兼指导员,就是把这一百多号人交给了我,我对这支部队的所有事情都要负全责……

 

    “不要埋怨警卫部队,行军时他们背设备,扛给养;有情况他们打冲锋、流鲜血;到了驻地他们要挖工事、放警戒,找水做饭,到了战后,他们提干、入学,升迁的机会绝对大大少于我们,就是转业复员,在座的同志也要比人家安排的好得多,起码你还有技术嘛!为什么老要攀比人家呢?遇胜就争功夺利,遇败则推诿攀掾,这可是兵家大忌。国民党就是这样失败的呀!……

 

    “咱这里如果造成重大损失,我和同志们牺牲了,也就无所谓责任了。不是没有造成吗,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希望同志们从现在开始,专心工作,不要再提这件事了,不利于团结的话不说,不利于团结的事不做,好不好?武锋牺牲了,我心里很乱,求同志们不要再给我添乱了,行不行?”

 

    唉!我们还能说啥呢?

 

    在战场上,我军对谅山进行了三天的包围,期待能吸引敌河内守军进行增援,消灭其有生力量。此时一些国家做出了错误判断,日本一位“战略家”宣称:中国军队由于重大伤亡和后勤问题,已无力攻打凉山。哈!什么狗屁战略家!

 

    越南人倒是很沉得住气,三天的侦察未发现敌人有增援谅山、援救“王牌师”的任何动作,于是上级发出命令攻击谅山,只一天,敌王牌师316A即被彻底打垮。

 

    谅山拿下后,由于我军已无实现战役目的的可能,加之国际形势发生不利变化,1979年3月5日,中央发出撤军命令,计划通过撤军将敌吸引至边界地区给于牵制和打击,于是,各路大军纷纷撤回,并牢固占领了老山、法卡山、扣林山有利地形,进入了为期10年的边境战争。

 

    3月5日,我分队接到命令,在撤退中隐蔽在大军后卫部队附近相机运动,侦察敌反扑部队的位置和兵力部署,于是,召开支部会详细研究了工作方法和行进路线,最后,由队长总结讲话,他着重谈了撤退中可能发生的问题:

 

    “敌前撤退,是所有军事行动中最困难的,越南军队并未被消灭,并熟知毛主席的‘敌进我退,敌退我追、敌住我扰,敌疲我打。’的十六字方针,在我军撤退中必有频繁的追击、包抄动作,任何情况都可能发生。同时,很多战例表明:部队撤退时军心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进攻中的勇士在撤退时很可能变成草包!因为进攻时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牺牲,你就不怕牺牲。而撤退时每走一步,你就离家门近了一步,求生欲望就会特别强烈,为了保命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大家一定要高度注意,做好自己的思想工作,做好下属的思想工作,是好汉就要有始有终。

 

    “我们不但要完成最后的任务,还要完整的把队伍带回去,伤员和烈士的遗体一个不能丢!资料没有用的烧掉,设备挂上手榴弹,撤不出来就炸!哪个单位乱了营,那他的负责人就别回去了,只要有一个同志回不去,我也就不回去了!”

 

    整理行装,告别了驻守五天五夜的南山头,我们踏上了回家的路,越军的追击部队分成无数小股,追截我后卫部队,残留的敌人也纷纷涌出藏身之地,丛林里,到处枪声如豆。我们凭借电台和地图巧妙的在弹雨中游弋,就快到家了。

 

    可是,一件意外事件,使我们卷入了一场恶战!

 

意外

 

    自三月五日开始,我军奉命撤军,各部队迅速建立撤退通道,交替掩护向国内撤退。越军则迅速出击,积极利用各种战法,对我后卫部队进行侧击、兜击、分割、包围,其投入兵力之大、行动之迅猛,超出想象。但由于我军布置周密,行动秩序保持较好,加上我们分队和其他侦察部队及时的情报保障,至三月中旬,我军基本完好有序的撤出了战场。

 

    但有些部队由于对敌人的反扑重视不够,战场经验不足,思想不坚定,也出现了一些损失。如某团一个政委在带领后卫营撤退途中被敌切断后路,遭受一定损失后动摇绝望,派人与越军谈判,作了俘虏。从越军通报里得到消息,我们即气愤又震惊。后来此人交换战俘回国,受到了军事法庭审判,判决书曾通报全军团以上干部,想必还有不少老干部记得此事。

 

    大军撤退阶段,我部奉命在后卫部队附近隐蔽运动,侦听敌、我双方情况,并通报上级和各有关部队,身边枪炮震耳,敌军丛集,有几次四面都是敌军,情况危急复杂,但由于我们通过技术手段很容易确定敌军具体位置,利用地形、植被和夜幕的掩护从敌缝隙中溢出,未与敌发生冲突。到三月十日,我已安全到达距国境线不足30公里之地域。

 

    清晨5时左右,我们钻进一片残破的树林,一边吃早餐一边快乐的工作着,两小时前接到命令:“你部任务已完成,于今日中午以前赶到A地点,乘坐接应汽车回国。”大家好高兴呀,经过二十余天的战斗,我们在极少损失的情况下,出色的完成了任务,经历了战火洗礼,就要带着这段历史,和亲人见面,开始新的生活,能不高兴吗!

 

    西南方枪声紧一阵慢一阵的响着,队长躺在铺开的雨衣上,用钢盔盖着脸,H连长坐在他旁边,喜滋滋的看着妻子和儿子的照片,一边看,一边用手捅着队长:“嘿嘿,我有老婆,你有吗?”“嘿嘿,我有儿子,你有吗?”队长打了H连长一下:“臭美吧你!回去嫂子让你洗尿布,儿子拉你一身屎。”“嘿嘿,小光棍们懂个屁,在老婆跟前洗尿布,那叫个幸福呀!”大家全乐了。

 

    “队长,有点情况。”侦听组长余少军叫了一声。我们都围了过去。

 

    “刚才听到我军XXX团X连在用明语向上级呼救,他们昨晚完成阻击任务,替换下来回国,结果半夜迷了路,没有向北走,反而向南走了十几公里,黎明被越军发现,正处于围攻中。两个报务员全部牺牲,指导员、副连长牺牲,连长负伤后放弃指挥,现在是一个排长在组织,和上级联系不上,联系到了一个过路部队,他说不清自己所在的位置,人家就走了。”

 

    “真他妈的乱套,”队长骂了一句:“测向测一下位置,其他组看能不能搞清围攻他的敌军兵力,准备向上级报告。”

 

    经过侦察,被围部队在我部西南方不到一公里的地方,使用的是3瓦报话机,也就是说根据当时的设备,能听到他呼救的友军就只有我们了。而围攻他的敌军使用的也是3瓦报话机,最多也就是一个连级单位,吃他不下,正在联系其他敌军,我们迅速将情况报告上级,同时对敌军施放同频干扰,阻断他的通信。但那个团已经入境,最近的救援部队也要两小时后才能赶到(我们的位置不在撤退甬道内),而大股敌军一个小时左右就可到达,上级命令我们迅速和被围部队建立联系,将实际情况告诉他们,要他们全力突围。并要我们马上离开,避免受损。

 

    这是自开战以来我们唯一的一次和师以下部队通话,还要用明语,十分危险,队长插上送话器,打断了被围部队的呼叫,问明了对方是山西人,改用山西话向他通报了敌情我情,并传达了让他们突围的命令,报话机里传来了对方的哭叫:

 

    “首长,首长!帮我们一下吧!连长不中用了,我们谁也看不懂地图,军心散了,各打各的,收拢不起来了,百八十条性命呀!首长,求求你了!好歹帮个忙吧,咱是老乡呀。”其实队长并不是山西人,他只要和哪个地方的人共处三个月以上,就会学一些对方的家乡话。

 

    队长沉默了,对方继续请求着,我接过送话器,请对方停止讲话,不然他的报话机电池就耗光了。

 

    通信组送来一封电报,是被围部队的师领导越系统发来的,请求我们无论如何抽出点兵力接应他们一下。

 

    队长让大家散去,支部委员留下,开了个会,队长的意思想带人去冲一下,敌人的兵力并不大,怎么也能带出点人来,H连长反对,认为上级已要求我们迅速离开,被围部队已经混乱,敌大部队即将到达,万一救不出别人,把自己陷进去,得不偿失,也负不起责任。

 

    队长看着大家说道:“虽然我们和被围部队不是一个系统的,但带着三点红的都是战友,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战友遇难不管,对不起良心。越军说是包围了他们,就那点儿兵力肯定只是在他们北面阻击,我们摸到敌人背后突然发起进攻,敌人一定慌乱,被围部队士气会大增,南北夹击,打开个口子并不难,顶上十分钟,冲出多少算多少,没时间了,投票表决吧!”

 

    投票结果:大部分同志同意打一下。

 

    队长说:“那好,我们分成两部分,309带上二排和各业务组以及设备仍按原计划到A地点等车,我带一排,再从各业务组挑选出20个人去救人,保持通信联络,战斗部队多带机枪弹药,大家快去准备吧!”

 

    “等等,我不主张打可并不是怕死,队长你带人下去,打仗是我的事!”连长激动地说。

 

    队长严厉的回绝:“打是我的主张,一切责任由我负,仗也得由我打,把同志们带下去是你的责任,这是命令,别争了!”

 

    队长打开了送话器:“呼叫,呼叫,听到请回答。”

 

    “听到!听到!首长请讲,首长请讲!”

 

    “把你的党员组织起来,用党纪、军纪约束他们,谁也不许灰球!每个党员带两三个战士,没用的东西扔掉,带上伤员、烈士。组织一个班的敢死队,死命往西北打,其他人准备,听到我们的枪声马上向我们靠拢,明白没有!”队长好一口山西话,说得我们很多同志都没听明白。

 

    “明白了,明白了,谢谢首长!同志们,快集合,大部队增援我们来了!”报话机里传来山西排长欣喜若狂的喊声。

 

    “集合!”队长一声令下,我带领挑选出来的20名业务人员,携带一部报话机,一部15W联络干扰两用机和满身的弹药列队。

 

    队长握住H连长的手:“行动吧,咱们回国见!出发!”

 

    我们成两列纵队,跟着队长向西南方向跑步前进。

 

    西南,枪声暴起!

 

恶战

 

    被围部队困在一座小山包上,上上下下的植被早已被战争的炮火撕碎,一面红旗惹眼的立在山头,山下的弹坑里时隐时现着越军的身影,敢死队向西北冲击的计策见到了效果,虽然他们只前进了100多米,但造成了被围部队突围的假象,吸引了相当部分敌人,但是,十一位敢死的共和国英雄,最后只回来了三位,其他人为了大家的突围,长眠在异国的土地上。

 

    我们利用众多的弹坑掩护,悄悄从东北方向向山包靠拢,我和通信员小张紧紧的跟着队长。百米开外,十几个警戒姿态的越军警惕的注视着山上,队长发出停止的手势,又指指点点的招过来十几个枪法好的同志,小声给我们分配了目标,要求我们争取一枪毙敌,在西面激烈的枪声掩护下,十几声枪响不会太引人注意。

 

    一阵枪声响过,同志们弯着腰像袋鼠一样顺着弹坑向山上冲去,队长截住两挺机枪,让他们就地埋伏在弹坑里,一旦发现西边的敌人冲过来,立即阻击。

 

    山上,被围部队的同志们都卧倒在弹坑里,看到我们上来了,欢呼着响我们扑来,山西排长大吼一声:“立正!报告首长:XXX团X营X连指战员104人,烈士27人集合整理完毕,请首长指挥!”

&

浏览(161) (1) 评论(2)
发表评论
总共有3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