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舒啸的博客  
I will arise and go now...  
        http://blog.creaders.net/u/1362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译作】里尔克《杜伊诺哀歌》第五首 2018-02-07 07:32:36

里尔克《杜伊诺哀歌》第五首
舒啸 试译
 

--- 译注:《杜伊诺哀歌》第五首其实是里尔克最后完成的哀歌。1922年2月初,里尔克告诉朋友说《杜伊诺哀歌》终于完成。二月中旬,他又创作了现在这首,取代了原来的第五首。创作灵感来自毕加索“玫瑰时期”作品《流浪杂耍艺人一家》(1905)。---
 


(毕加索:《流浪杂耍艺人一家》)


           -- 献给赫尔达·柯尼西女士 1


告诉我
  这些流浪的卖艺人是谁
  比我们自己还要更加漂泊。
究竟为了谁的缘由
 他们从很早的时候,
 就被一个从不知道满足的意志
 紧迫地拧绞着?
而且这意志还在拧绞着他们,
压弯着他们,扭曲着他们,摇荡着他们
把它们抛出,再接住。
他们下落到破烂的地毯,
  仿佛穿过的空气
  是更加光滑无阻。
他们无休止的跳跃
  把这地毯越磨越薄。
这地毯在广宇中遗失,
  膏药一样留在那里,
  仿佛郊外的天空击伤了大地。
         大致可以看得出
站立着的几位,显示在那里 。        
他们的身体
  组成德语单词”站着/存在”的开头:
  大写的字母D。  2
节节迫近的手掌又一次
  玩笑般把他们抓起,
  他们中最强壮的也不例外。
犹如奥古斯特大力士    3
  捏扁一只锡盘那般随意。

哦,围绕着这个中心,
  旁观的玫瑰绽放、枯萎。
围绕着这擂槌
  拂撒了自身花粉的雌蕊,
受孕结出浮华的无聊果实。
他们没有意识到,
  浅薄的表面正在闪耀
  机械僵硬的微笑。

那边:当年的强人皱缩衰退,
现在是位只能敲鼓的老人。
  萎缩在硕大的皮囊内,
那皮囊看上去可以容纳两位,
如今,一个已经躺在墓地,
  而这一位还依旧活着,
活在失去了伙伴的皮囊里,
  耳聋了,时常感到有些困惑。

而那边年轻的男人  
 也许是脖颈和修女的儿子,   4
 结实而勃然充满肌腱与天真。

哦,你们,
当愁苦尚在幼小的时期
一次病愈恢复中
  收到的玩具

而你,每天上百次摔跤
那沉重的撞击,只有青涩的果子
从树的相对动作中可以知道
(那动作疾速超过了水流,
  在短短几分钟里,
  历经了春、夏、和秋)
坠落在坟墓上再跳起
有时,在极短暂的停歇,
你向着很少怜爱你的母亲
  试图唤起爱的一瞥,
可是那胆怯的很少尝试的表情
  中途就已经消失,
你身体的表面把它吸收。
那个男人又一次为你的跳跃拍手。
你总是狂跳的心













































































浏览(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译作】里尔克《杜伊诺哀歌》第四首 2018-02-07 07:31:09

里尔克:《杜伊诺哀歌》第四首

      舒啸 试译

哦,生命之树,
  你们的冬天何时来临?
我们并不协调同步,
  我们的血不会像候鸟般警戒我们。
我们迟误而仓促
  强迫自己突兀地抢入风中
  而又坠落于某处冰湖。
我们同时意识到花开与花落。
在什么地方,狮子们依旧走过,
  它们力量雄阔,
  永远不知道任何薄弱。

可是我们,当凝神思索某件事物,
  已经感觉到被牵扯到别处。
与我们形影不离的就是冲突。
恋人们不就是总在挑战对方的界限
  尽管他们相互允诺无垠、逐猎和家园。
    就像为了让我们看得更清,
而给一幅速写辛辛苦苦地准备
  对照鲜明的辽阔背景:
我们从来不知道
自己情感的真实重要的轮廓
  仅仅知道从外部它们是由什么形成。
谁不曾忐忑不安地坐在心的帘幕之前?
幕启现出别离的场景
  容易辨认。熟悉的花园轻轻晃动。
  然后舞蹈者登台。
不是那个人。够了!
无论他的动作是如何轻快,
  他都是在装扮
  是穿过厨房回家的市民一员。
我无法忍受这些半遮半掩的面具,
宁可要木偶。它至少真实。
我会忍受填充的外皮、拉线,
  以及仅仅是表面的脸。
这里。我就在前面。
  即使灯光熄灭,即使有谁告诉我“曲终人散”,
  即使虚无随灰色阵风从舞台向我飘来,
  即使再没有一位沉默的祖先坐在我身边,
  没有一个女人,也没有那个眯着棕色眼睛的男孩:  1
我依然坐在这里。总是可以观看。

我难道不正确?
父亲:你品尝了一下我的生命,
  我所必需的第一次浑浊的注入,
你的生命就变得那样苦涩。
随着我的成长,你不断地品尝
  这个如此奇怪的未来,
  它的余味让你深感困惑。
你在我模糊不定的眼神里搜索——
你啊,我的父亲,自从你离世
  就经常在我最深切的希望里
  为我的幸福而担忧焦虑
你放弃了死者本该拥有的安宁,
  那安宁的无穷尽国界
  仅仅为了我琐屑的生命——
  我难道不正确?
还有女人们,我难道不正确,
你们爱过我,为了我对你们微薄初始的爱。
而我总是从中逃走,
  因为我觉得你们面容的空间不断更改,
甚至在我爱着的时候,
  那空间已经扩大成宇宙。
  在那里,你们已经不复存在......
如果我觉得自己必须在木偶剧台前守候,
  更确切地说,是凝视,而凝视得如此强悍,
  以至于最后为了与我的视线匹配,
一位天使不得不到场出面,
  在那些填充的外皮里注入生命。
  天使与










































































浏览(1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译作】里尔克《杜伊诺哀歌》第三首 2018-02-07 07:29:21

里尔克:《杜伊诺哀歌》第三

       舒啸 试译

    (2016年10月29日)

歌唱爱恋的对象是一回事,
歌唱那藏着罪欲的、血液的河神,
  则要另当别论。
女孩遥远地了解着她年轻的恋人,
但这恋人对欲望之神知道几分?
经常在那女孩能够抚慰恋人之前,
  欲望之神把这恋人从寂寞的深处召唤,
  甚至仿佛忽略了女孩的存在--
莫名地滴落着,高昂如神的头颅,
  召唤夜晚去融入无穷尽的骚动。
哦,我们血液里的尼普顿海神,
  他的三叉戟多么令人惊恐,
  贝壳的螺旋鼓起他胸中阴沉的风。
听,夜是如何变得万籁齐鸣。
你们这些群星,
恋人在对方脸上看到的欢欣
  岂不正是来自你们?
倾注在她纯净面容的柔情
  岂不是来自纯净的星辰?

年青人的母亲哦,不是你,
  用期待绷紧了他的眉弓。
拥抱着他的女孩,也不是为了你,
  他的双唇呈现出丰满的表情。
你像早晨的清风一样轻盈,
难道你真的以为你温柔的脚步
  能给他带来如此狂暴的震动?
是的,你确实令他内心惶恐;
但伴着那感觉,
  闯入他的是更古老的恐惧。
召唤他...可是你的召唤
  不能让他远离那些阴郁的伴侣。
当然,他愿意逃离,他的确逃离;
  他如释重负,
在你那关爱的心中安居、
  立足,再开始。
可是他真的曾经开始过?
母亲,是你造就幼小的他,给他开启;
对于母亲,他是崭新的,
你为他崭新的双眼
  建筑一个友善的世界,
  把那个陌生的世界隔绝。
你曾以纤细的身体,
  为他抵挡汹汹来临的混乱。
那些年月又去到了那里?
那时,你为他遮掩了很多,
黑夜里充满疑惧的房间
  因为你变得平安;
你从内心的避难所,
  在他自己暗夜的世界
  融合入更加人性的空间。
不是在黑暗,而是依傍着你的存在
  你放置了灯光,
  向他散发着朋友般的光芒。
任何轻微的咯吱噪声
  你的微笑都可以解释。
  仿佛你早就知道在何时,
  地板会发出这样的响动。
他倾听着,趋于平静。
你轻柔的到来是那般强盛。
他那高大遮掩的命运
  撤退到衣柜之后,
他那飘忽不定的未来
  有了少许的更改,
  顺从了帘幕的褶皱。 

而他自己,轻松地躺在那里,
你为他营造的温柔世界的甜蜜
  在他慵倦的眼睑下,
  融化到朦胧的睡意。
他看起来好像被保护着















































































浏览(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