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一如的博客  
以小说的形式,真实的事件为题材,记述医院及医生的工作、生活  
        https://blog.creaders.net/u/21084/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倒立的星空(6) 2020-02-17 09:44:41

  

女生们来了,两个宿舍前后脚。她们描眉画眼儿,自以为已经花枝招展了。小洁不在,他被齐老二硬拽去喝酒了。胖子瘦子见了马子,早按捺不住、七扭八歪贴过去,不停地抛媚眼、献殷勤,令人齿冷。乐军上窜下蹦,拿橘子皮挤这个、挤那个,连胖子家阿宝、瘦子家阿珍也不放过,理也不理瘦子胖子那两杆双筒猎枪似的眼睛。老孟坐在那里像尊佛一样,微眯着眼,他是狙击手,在等着话题撞到他的枪口上。建平做为学习班长,这时候还不忘扯着专业上的家长里短。阿利比老孟还矜持,拿了本闲书在那乱看。乐军橘子皮要用完了,眼看就要冷场。“打牌吧”,阿珍说。人多不怕,支两桌,有打的,有看的,还匀出几个,小兵拉着老孟跟她们煽乎起来。从黑格尔、老鹰、空姐、粒子纠缠到红桃五,中间穿插老孟的游记、楼梦、葵花宝典,因为对西游记、红楼梦太熟了,老孟连称呼都变亲切了。

大家唾沫、瓜子皮横飞,白眼掺着媚眼横翻,一晚上过的有惊无险,甚至都大获全胜了。两个女生宿舍握手言和,胖子瘦子再不用为中立争论,宿舍也正好被迫焕然一新,皆大欢喜地让人担心,担心会乐极生悲。

乐极生悲了!

那一晚丁宁没有来,她在自习室复习功课,上午见习外科,她负责保管器械。她把手术刀、止血钳、执针器、镊子、剪刀等等一一摆出来,对照见习指导,边琢磨边练。人多的时候,这器械你拿过来我拿过去的,静不下心来。她试试这个又试试那个,越练越有意思,又试着在纱布上缝了几针,打了几个结,不知不觉时间就晚了。现在除了手术刀没地方练,别的都熟悉了。今天是周末,但医学院的自习室仍然灯火通明,很多同学在埋头苦读,只是比平常回去早了一点。她又最后一个离开教室,关了灯,锁了门,手里把玩着那把手术刀,3号刀柄上上着刀片,一颠一颠地往宿舍走。

她今天有点高兴,因为又评上了一等奖学金,想着家里辛辛苦苦的父母和上小学的弟弟妹妹,这笔钱又可以节省一下家里的开支,她由衷的开心笑了一下。

走过前面的树丛就到宿舍外面那个篮球场了,她甚至已经能听到了男生宿舍里打闹的笑声,就在这时,有人突然从树丛中蹿出来,用胳膊从她背后卡住她的脖子,把她拖到树丛中并拖倒在地。丁宁想喊,喉咙被卡着发不出声。那人把她拖倒后,骑坐在她身上,一手继续卡住她的脖子,另一只手竟来扯她的衣服,并把一张臭烘烘的脸凑过来。这时丁宁早已经明白是遇到了坏人,愤怒战胜了恐惧,她勇敢地奋力搏击,左手去推那人推不动,右手下意识地用力一挥,那家伙好像怔了一下,左手捂住脖子,似乎想说什么,顿了顿,没有发出声音,然后突然向一边倒下去,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

丁宁就势挣扎着起来,这才喊出声来,手里还紧攥着那把手术刀。

刑警详细询问了事情的详细经过及细节,把那把手术刀作为物证取走了,丁宁在笔录上签了字,那个善良的女警临走时还安慰了一下丁宁,让她先安心学习,警方已经从学院了解到她的情况:品学兼优。

丁宁并没有哭,但她很低落。她很少低落,她总是如疾风面对落叶一样面对困难,但这次却又不同。一个女孩子连惊吓带委屈,毕竟里面还有条人命。小兵安慰她:“这货一定是个流窜的惯犯,丁宁,你为民除害了,我们全班要为你申报嘉奖,奖一个白衣女侠的称号!”阿利也说:“对!这是典型的正当防卫,以后上法律课就可以拿这事举例子了。”

小兵又说:“大不了就是坐牢我也陪你一起坐,正想分到一个组呢。”丁宁撇了他一眼,“呸!谁稀罕!”大家笑了,小兵也释然。人心情不好的时候,能张口说话,甚至骂人,心情就疏解了一半,小兵就是要呛她这句话出来。大家又纷纷劝解,丁宁哎——地长出了一口气,心情也轻松了许多。

尸检结果出来了,颈部一刀,颈动脉断裂为致死原因,DNA检测结果,死者是至少三起奸杀案的凶手。

真的是为民除害!但大家都有些后怕,一方面也加强了进出学院人员的管理,那一片幽暗的树丛被铲平了,又加装了路灯等等。校园恢复了宁静,应该是更加安宁了。

那把手术刀救了丁宁的命,她暗下决心,要努力成为一名女外科医生,用这柄柳叶刀去挽救更多的人。

待续——

编辑于 2020-01-10


浏览(5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倒立的星空(5) 2020-02-17 09:36:07

   苏明毕业那年,小兵他们刚好要下医院开始见习。见习动员大会上,管教学的钱处长要做例行重要的讲话。

钱处长五十来岁,面色红润,稍有些发福的五短身材,头发的状态,在没风的时候,应该算“天网恢恢,疏而稍漏”。他显然跟一些漂亮女生很熟,穿过女生队伍时,不时频频点头、放声干笑,显得很愉快。从女生队伍到男生队伍的20米路程中,一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他的脸从艳丽的鸡冠花转变为严肃的仙人球。

这是大学生涯的第四个年头,丁宁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茅本是一种草,假如前茅的茅可以是一杆枪的话,小兵的成绩在这杆枪的另一个重要位置上——枪托。

回到宿舍的时候,小兵推门就听到胖子在宣布:“我们保持中立!”紧接着瘦子“切”了一声,说:“屌!”胖子大惑不解了,一脑门子抬头纹渲染出满脸的疑问。瘦子又“切”了一声,“屌都不懂?不硬你中立个球哇!”

小兵明白了,他们大班有六个小班,他们小班有27个人,男生10人,女生17人,基本上是两个女生宿舍,一个男生宿舍。因为见习分组,两个女生宿舍正在暗暗较劲。胖子的女朋友在305,瘦子的女朋友在323,两个宿舍都邀请男生宿舍周五晚上搞集体联谊,大家正商量呢。

有的主张分开去,有的主张都不去。胖子身为宿舍长说去305太显眼,说去323又不甘心,说了个“中立”又被瘦子的“屌”理论怼了个不堪境地,是啊,在万恶又万能的女朋友面前,就算硬也得偷偷夹着,大张旗鼓闹中立,那不是拉着瘦子爬火焰山么?身为足球后卫,瘦子是机警的,可要是罚跪的时间长了,这机警又不能当护膝用。他这“屌”理论本来是留着出其不意怼乐军用的,今天眼见胖子一本正经出的馊主意实在是馊得“有机”,气急败坏之中也顾不得什么秘密武器、存货老本了。

阿利想了想开口了,“不如把两个女生宿舍都请到咱们宿舍来,谁不来也不怪我们,要都来了,咱们可以给他们说和说和。”阿利不爱多说,每说必中,典型的高人。大家一致说好。“不过,”阿利补充道,“就是哥儿几个别嫌麻烦,得收拾收拾咱们宿舍。”

这宿舍从大一开始就形成了一个规矩,那就是乱到谁忍不下去了,谁就收拾一下,非常地顺其自然。三年下来,大家的忍乱功夫都已登峰造极,日臻化境。这一次,已经半个月没人收拾屋子了,大家各自定气凝神、调动真元护体忍着,就像传说中武林高手内力的对决,表面上波澜不惊,实际比拼已进入尾声,每当有人无意中碰了一下那个扫帚或着簸箕,其他人那心都要提到嗓子眼儿了,以为终于有人撑不住、吐出内丹、现了原形,要去救大家的命,不光是救大家的命,这屋子要会说话,也早该喊救命了。

于是一齐动手,宿舍终于焕然一新了,窗明几净的感觉简直让人手足无措,坐在新铺的床单上,连屁股都觉出了明媚。

女生们来了,

待续——

编辑于 2020-01-10


浏览(1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倒立的星空(4) 2020-02-13 21:20:46

躺在ICU的高德路感到很累,好像在蹬自行车上坡,就像回到了年轻时的一次骑
行远足。在河南信阳与湖北广水交界,有一个武胜关,107国道在那里有一个两
三公里长的大上坡。那是夏天,抬头望不到坡顶,只有远处沥青路面反着光,像
洒了水,很刺眼。拉货的汽车挂着低档、喘着粗气,从身旁缓缓地开过。蹬车,
低头蹬车!目标是沉重的,他的心是昂扬的。对!要乐观!不然就会悲观。一
下、一下、一下,车轮在脚下滚动,一切都在滚动,地球、爱情、财富、权力、
恩怨情仇都在滚动,有的越滚越小,悄悄消逝了,有的越滚越大直至轰然崩塌……
万籁俱寂了,只有我的车轮和地球还在运转,一下又一下,从容淡定,宛若什么
也不曾发生。终于上到坡顶,回望身后像在山顶。抬眼望去,头顶竟是湛蓝的
天,真好啊!多久没见过这么蓝的天了,他这才舒服地喘了一口气。感觉身上的
汗都已被风吹干,摸一把,手上亮晶晶的,是盐!噗,吹一下,这些闪着光芒的
快乐尘埃在风和阳光中飘摇起来……噗,高德路似乎吹了一口气,“自主呼吸有恢
复迹象。”护士说。丁宁微调了一下呼吸机的参数,继续观察,这是个好现象。
小兵来给丁宁送鸡蛋面,丁宁心头振奋,也觉得饿了。她飞快地把面吃完,“这
面多少钱呀?兄弟。”“立你的功吧。”小兵看丁宁轻松了一点,也跟着高兴。离
开ICU,小兵在一楼遇见了和高主任、丁宁在一个科室的苏明医生,他比小兵高
两届,算是师兄。小兵第一次认识苏明是在大一第一学期末,学院要开运动会,
还剩三天,小兵被陈东抓差参加铁饼比赛,陈东是体育班长,和乐军、廋子都是
大班足球队的主力队员。突击训练了两天,总算铁饼飞出去不用翻着跟头了,比
赛那天,全院三十多名选手,前六名有班级成绩,前三名有个人奖励,小兵和一
个大三的掷了个并列第六,量来量去,小兵还远了一点点,得了第六,能为班里
加一分。跟那人一聊,他就是苏明,见面熟的那种,看上去很不拘小节,也是山
河市人。两人再见面是在一个月后,电影公司来当地取景拍电影,来医学院找学
生做群众演员,一天二十块钱,管一顿饭。周六周日没课了可以去。一开始说拍
个荒诞喜剧片叫个“烽火戏诸侯”,结果开拍的是一场黑社会群殴打斗戏,小兵跟
苏明一帮十几个人穿着黑风衣演发哥的保镖。苏明拍拍小兵小声说:“兄弟,一
会儿导演一喊跑,咱使劲儿往前冲,冲到前面露个脸儿,能跟发哥拍戏,这机会
千载难逢!”开拍了,导演一喊跑,两人冲到最前面,导演喊,停!你俩把发哥
挡住了!再拍,导演喊,跑!小兵冲在发哥身后,苏明冲在发哥旁边,小兵看他
跑得摇肩晃头、龇牙咧嘴,卖了大力了,让导演罚下去了。那两天,丁宁也去当
群众演员,小兵打饭看到她,“怎么样?群演好玩么?”丁宁撇撇嘴,“拍场清宫
戏”。“那挺好的”“好什么好,演个宫女,在台阶下面跪了一天。”苏明下医院见
习了,就不怎么见面了,小兵又一次听到他的名字是在大二学年期末。那天晚上
睡觉前,宿舍胖子在床上躺着看院报,突然扑哧笑出声来,“这什么玩意儿,也
往院报上登”。瘦子捧着一本不知是吉龙还是占龙的盗版武侠,头也不抬地接
话,“院报你也看,擦屁股都嫌硬,硬不说还掉色,回头内裤都是黑的。”乐军反
驳瘦子,“那你是拉稀了吧。”老孟反驳乐军,“拉干的也不行,除非你穿的就是
黑裤衩。”乐军有杠必抬,“那你拉的还是不够干。”老孟回道,“我拉的干不
干,我自己不知道,你能比我还知道?”老孟是个逻辑严密的人,乐军一时答不
上来,可又不甘心,回道“哎你个老干货!” 老孟一听毫不示弱,“哎你个小干
货!”老孟给干货排出了辈分,乐军很被动。只好祭出绝招,大喝一声:“扯
蛋!”老孟一惊,他竟从这两个字的字面上找不到逻辑漏洞,只好也跟了一句“扯
蛋!”乐军大喜,见老孟着了道,飞快地说:“扯你脑袋!”用等量代换扳回一
分,然后故意去得意地狞笑个不停,老孟忿忿地说了个扯———,一转念,一个蛋
字在嘴里生生含着,怕在同一地方第二次跌倒,很是憋气。“哎哎哎,我给大伙
儿念首歪诗,院报上的。”胖子出来打圆场,他是宿舍长,本市人,忠厚和善。
他声情并茂地念到:夜晚,当你站在卫生系八楼楼顶往下看是否,会有一种,乡
愁有人说看到了深渊深渊?深渊不就是倒立的夜空么?夜空,夜空中有个月亮月
亮,亮亮的月亮月亮,你——是圆圆的大框框还是说乡愁吧当你站在卫生系八楼楼
顶往下看乡愁涌上心头你一定又想起家乡你爹的那句话独自莫TM凭栏哪!“我
操”,小兵说,“拿过来,明天我拉干的。”一看院报上这首诗的署名,认识,90
级一大班 苏明。宿舍八个人,人都挺好,秉性各异,好比大家有个惯例,谁乱
丢钥匙,别人收起来,这人要给全宿舍买零食、赎钥匙。胖子丢了钥匙,每次都
着急,每次都买。瘦子丢了钥匙,从不着急,从来不买。乐军呢,每次也都着
急,也从来不买。别人么,不丢钥匙。再过一年,苏明毕业了,他的成绩不错,
一百八十人的大班,他排二十名左右,这说的是纯学习成绩,算上各种加分项,
综合成绩,他就到三十多名了。省医院一共十几个指标,如果只算学习成绩,他
扒点边儿,现在一点希望也没有了,只好等着分回本地。有差别的地方,就有输
赢。输了就输了,就像那次掷铁饼,输赢是尺子量出来的。可这次又有些不同,
如果说高考凭分数的话,毕业分配则要靠综合实力,不努力肯定不行,单靠努力
学习去入围,算了算只有百分之一、二的可能性。物理学上管这种微小几率叫做
误差。难道奋斗的出路就是成为一个误差?苏明失落了,夜晚,他独自站在那个
他讴歌过的卫生系八楼楼顶,睥睨着脚下这个霓虹闪烁、艳丽厚腻如脂粉、价签
如枪刺般林立的城市,他终于相信:生活,从来都不欺骗任何人,她不需要,她
本来就可以赤裸裸地欺压你!怀里揣着的那瓶小酒已被体温暖热,他仰头喝了一
大口,他说:那个谁,生活,你等着!

待续—
01-16-2020

浏览(16)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