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Bafeng的博客  
我能做的:就是努力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写出来,希望别人也能够喜欢。  
https://blog.creaders.net/u/25498/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成都女排案:第一节 2021-11-24 08:28:20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成都女排案

作者: 八峰

 

成都女排案

 

第一节

 

一九七八年,三月十八日凌晨深夜,陕南重镇阳平关的火车站里,周源和定国提着行李挤上了一列南下的列车。在华阴县破获了华山藏宝案之后,两人又趁机游览了古城西安与咸阳,又到陕南汉中看望了战友荣宝庆、玩赏了汉中古迹,之后才辗转来到阳平关,换乘火车、沿宝成线星夜南下。

满载乘客的列车驶过了秦岭巴山,穿越了无数重峦叠嶂,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黑暗潮湿的隧道涵洞里穿行。车厢里空气污浊、充斥着一股浓烈的煤炭燃烧未尽的焦糊气味,几乎令人窒息。

在乘客拥挤的硬席车厢里,两个复员军人在座椅上卷缩着身体相互依靠,好不容易熬到了黎明。

“啊,你看,太阳出来了!”定国捂嘴打了个哈欠、看着车窗外说道。

果然,东方的地平线上一轮红日正从云层后面冉冉升起,炫丽多彩的朝霞驱散了早春的寒雾,暖暖的阳光洒满了秀丽的川西平原。

“嗯。”周源揉了一下发红的眼睛也朝窗外望去。

阳春三月,川西平原上正是桃花红、李花白、菜花金黄、秧苗青绿的时节,远处三两散布的民居掩映在一簇簇青翠的竹林与池塘之间。看着窗外旖旎如画的风景,周源发起呆来,合上了手中他上车后就一直在埋头阅读的《东周列国志》。

定国忍不住问道:“怎么?你还不觉得饿吗?昨晚从阳平关上车以后就没吃过什么东西!”

“有水喝就行,再坚持一会儿吧,马上就快到成都了。”周源看了看手表。

上午将近十点,蒸汽机车才带着沉重的喘息、拖着一列长长的绿皮车厢,缓缓驶入了四川省的首府、成都市火车站。

等车厢里所有的乘客都下车后,周源和定国才拿起各自的行李下车,随着滚滚人流涌向狭窄的车站出口。两人好不容易挤出了站前广场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一块巨大的成都啤酒厂的广告牌下。

一个身着灰色中山装、高大魁梧、年逾四旬的男子迎上前来,他打量了一下二人,然后试探着招呼道:“你们好,请问二位是周源和文定国吗?”

“正是,您是刘大哥吧?”周源点点头答道,向男子投去探询的眼光。

“叫我大刘吧,宝庆也是这样叫我的。”大个子走上前来与两人热情握手。

原来此人就是周源在汉中的战友荣宝庆所介绍的朋友大刘,是省体委的一名干部。他年轻时也当过兵,给荣宝庆的父亲做过警卫员,退伍后才进入省体委工作,现在是成都女排的后勤助理兼大巴司机。虽然文革结束后,四川也和大陆其他省份一样开始了经济改革,但巴士租赁行业在成都还很不发达,很多政府和国营单位还是依靠自己的班车接送职工。因为荣宝庆是周源要好的战友,所以当周源退伍南下、经过汉中转赴四川时,荣宝庆主动向他介绍了这个朋友,还专门提前打电话通知了大刘,告诉他周源和定国在成都并无亲友,请他帮助两人在成都安顿下来。

大刘领着两人步出车站广场,来到一辆白色的小面包车前。

几个人上车之后、大刘回头对两人说道:“饿坏了吧?咱们先去吃个饭,解决一下肚子的问题,然后再商量你们的事情。”他熟练地开车带二人来到了市中心人民南路上的一家名为‘蓉城大酒楼’的餐馆。

接近午饭的时间,餐馆一楼大厅里座无虚席、人声鼎沸。服务员将三人引上了二楼一张临窗的雅座,给三人冲泡了盖碗香茶,又拿来了菜牌。

好客的大刘点了芙蓉鱼、香酥鸭和几样精致的青蔬,还要了几碗白米饭。定国和周源早已按捺不住腹中饥饿,未等大刘招呼就提起筷子大吃起来,一边吃还一边咂着嘴不停地夸赞:“嗯嗯,好吃!还是川菜好吃!麻辣鲜香,味道十足!”

酒足饭饱之后,大刘开车将两人直接送到了体委的招待所,安排两人在招待所里住下。他对二人说道:“你们旅途劳顿,也不熟悉成都这儿的地情,先在我们招待所住下好好休息一天,明天我去市安办【1】帮你们打听联系一下,然后再送你们去省公安厅报到,你们看如何?”

“太好了,真是多谢您了!”周源和定国感激地说道。

“那好,你们俩先洗个热水澡,好好休息一下,我下午五点左右再来招待所接你们。”帮着两人提着行李进入房间后,大刘就告辞离去了。

五点刚过,大刘又来到招待所,和周文二人一起在招待所食堂吃了晚饭。食堂不大,拢共只有十几台桌椅,饭菜却十分精致。除了菜蔬之外,周源和定国每人还要了一碗担担面,埋着头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你知道吗?这担担面是四川的名小吃之一,而且是成都的独创,”定国挑起一大筷面条吸入口中,咂咂嘴说道。

“你是说担担面最早是在成都地区出现的吗?”周源头也不抬地反问道。

“那当然啦,你觉得怎么样?比起陕西的臊子面如何?”定国继续追问。

“哈,这怎么比啊?各有千秋吧。”周源只顾低头吃面、含糊其辞地答道。

晚饭后,应大刘的热情相邀,周源和定国一起随他搭乘成都女排的大巴专车前往省体育馆,观看成都女排对辽宁女排的比赛,这也是成都女排为晋级全运会四强的一场关键比赛。作为大刘的客人,两人被安排坐在成都女排场边队员席位的后面,近距离地欣赏了这一场激战。由于是主场作战,体育馆赛场内座无虚席,热情的成都球迷们果然疯狂,他们热烈地为自己的女排鼓掌加油,呼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

开场十分钟,成都女排果然打出了一个不错的开局,大比分领先辽军。女排主教练关义夫十分得意,他嘴里嚼着口香糖,两臂交叉在胸前,站在赛场边上不时发出几声鼓劲的叫喊。

然而接下来,成都女排的主力二传手陶虹却表现得大失水准,她连连失误,使川军的进攻部署突然失去了节奏、自乱了阵脚,反而被辽军一下子赶上了七分。虽然川军艰难地赢得了第一局,但从第二局开始,成都女排便失误频频,特别是关键的二传位置,屡次出现了重大失误,竟然被对手接连扳回两局。主教练关义夫也失去了先前翩翩的风度,他脸色铁青,气急败坏,多次叫停调整部署,不断地厉声训斥场上的队员,然而皆无效果,最终成都女排以一比三负于辽宁女排而落败,无缘全运会四强。这个结果令现场球迷观众大哗,一时间嘘声四起、还有人高声叫骂起来。

在返回驻地的大巴车上,女排队员们个个气氛低落,一片黯然,特别是那个二传手陶虹,独自坐在后排座位上埋头哭泣,关教练走了过去用手抚摸着陶虹的肩头,低声安慰起来,周源回头瞥了一眼,不由得蹙了下眉头。

 

—— 本故事人物情节均为虚构,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浏览(1912)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