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鹭岛大侠的博客  
超长篇纪实文学《厦漂17年,那渐行渐远的人和事》作者、主人公。  
网络日志正文
厦漂17年之:第十四章 厦大英语角求知,自助者天助之 2022-11-05 17:44:12

宽版0221102110343.jpg


家里不是讲道理的地方,爱情更没有道理可讲,当双方都寸步不让开始讲道理的时候,悲剧也就开始了。

吵架的时候,我们习惯于:什么话难听挑什么话讲。本是无心的,却最后让对方下不了台、当了真。

跟贞最后的时光里,我们都把双方最丑陋的一面完全暴露出来,我们透支了所有,我们终于像脱轨了的火车、驰向了无法再回首的深渊。

城市光怪陆离的霓虹灯里,我们的悲欢离合一刻不停地演绎着。每天都有人在相遇,每天又都有人在别离,每个人都在步履匆匆地赶着路,原地踏步的要么是退休金无忧的前辈,要么是脑袋不甚灵光的路人甲。

那我呢?我总得做点什么来充实、提升一下自己。

印度回来后,又学了一阵子的英语,特别是李阳的疯狂英语。l/c、ucp500、船务、石材、贸易洽谈等一些知识都有涉猎,但不知学得怎么样,现在再也没有考试了,每天都是在直播,思来想去,感觉有点不对劲。最后我决定拉上阿龙哥,一起去厦门大学的英语角,检验自己的英语水平,充实一下自己。

2006-2007,那时候小灵通很好用,我一直在用。去厦大英语角那阵子,某天晚上,吃过饭后,我习惯性地掏出小灵通,却发现自己的小灵通坏了,屏幕都看不见,根本就没有办法和人家联系,这样也好,眼不见为净。

趁着这个机会,先不换手机,先把自己封闭一阵子。

简单介绍一下厦大英语角:

英语角是厦门大学长期举办的公益性质英语,厦大每年用几百名常青藤留学生,他们每周二和每周五晚上8点,聚集在鲁迅广场进行英语交流,帮助同学们提高口语,并学习中国文化,这个小天地就叫做英语角。

这些个外国人有些围坐,有些站着,随意地和中国学生攀谈,虽然每批外国人来的时间都很短暂,但是和学生们良好互动,形成了深厚的友谊。

和中国人的拘谨不同,他们很放得开,很会搞气氛,哪怕听不懂你再说什么,也会很有耐心地跟你比划着,基本不会冷场。

我是个很笨很笨的人,每次去英语角,都会出糗。

英语角的老外们,很和善很健谈,聊天的内容也很发散,我常常鸭母听雷公,一副天聋地哑的囧样。老外们倒是有耐心,可我却很厌恶自己,厌恶自己在学校的时候,外教如云,英语角多多,为什么就只顾着追逐铜臭、满脑子的肉欲。

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可惜我们总是领悟得太晚。小学的时候就幻想娶自己漂亮的语文老师当老婆;初中的时候学酷学帅幻想是古惑仔中的扛把子;高中的时候沉迷在各类武侠小说中不能自拔、在梦中常常是令狐冲的不羁;大学的时候开始接触成功学,天天手上抱着李嘉诚的书籍、余世维的视频,幻想着有朝一日财源滚滚来、妻妾成群。

这山望着那山高,是吃瓜群众的通病!成功人士过往的苦难,往往被粉饰了,什么高祖斩白蛇起义,什么谁谁出身时白光万丈,都是骗人的鬼把戏。

上了社会,我笨拙的脑袋,倒是经常开转,经常反思。我开始怀疑自己走贸易这条路是不是错得一塌糊涂,因为就我这个熊样,不要说别的学校的毕业生,就是仰恩大学同年毕业的英专的同学,随便抓一个,都可以秒杀我这只滥竽充数的小菜鸟。

我开始讨厌英语角。莫名其妙的讨厌。

心不定则身不宁!是我自身的毛病,这一阵子的我,很混乱,实在没法安下心来欣赏一件东西、学习一门技术。

在美丽的厦门大学校园里漫无目的地畅游,那真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厦门是无数人梦想的文艺之地,鼓浪屿更是闻名遐迩、是厦门最靓丽的城市名片。但要说到文艺,厦门大学校园它才是厦门最有文化气息的地方。有着“中国最美的大学”称号的厦门大学,有阳光、沙滩、木栈道、彩绘等等。或游走在学校的林荫道上,或牵着情人的手漫步在柔软的沙滩上,或是一起追忆学生时代的脑洞大开,舒展一下平日里绷紧的神经,寻找那些年最青春的气息。

去厦大不得不提芙蓉湖,芙蓉湖位于嘉庚楼群前,湖面犹如明镜,波光粼粼,宁静而悠然自得,是厦大最舒服的存在。她是学生晨读、夜弹吉他之处,也是情侣们你侬我侬散心、欣赏风景的最佳去处之一。驻足芙蓉湖边,总能想起徐志摩《再别康桥》一诗中美丽的康桥落日,河畔金柳,加上百年老柳的掩映,真是别有一番情趣。听说这里也是《一起来看流星雨》的拍摄地,够幸运的话,晚上可以看到流星雨!

那个时候的厦门大学,对我们这些外面的社会闲散人员,非常包容,我们自由出入其中;不用登记身份,不用排那令人望而生畏的长长的队伍。

我到厦门大学校园的次数其实屈指可数,后面忙着谈恋爱、创业、结婚生子,再后来搬到岛外,距离远了,就更少去了。后面感觉是因为慕名而来的游人太多了,学校不得已限制了入校参观的时间和人数。

十几年之后的今天,大家如果要去厦大游玩,我了解过了,大概的流程是:从正门(即叫厦大西村的门)和北门(即南普陀山方向的门),需要带身份证实名登记。中午12点开到2点,晚上5点半以后开。如果你想要10点前进去,除非①人数不多②叫里面的朋友出来接。建议你早上去南普陀,11点多些下来排队,然后中饭就在厦大食堂解决。下午在学校内逛逛,然后去白城沙滩玩。

厦大总是让人流连忘返,每个徜徉在厦大的游客,逛累了、倦了的时候,总不忘在心里默念着:厦大,您等着,我还要来。

我也是这样。但实际上,后面没什么事,基本就很少来了。

这一期间的阿龙哥,则是完全放飞自我,赚赚钱、把把妹、喝喝小酒,好不快活,躲进小屋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刚开始的时候还会陪陪我,一起骑电动车去厦大英语角练习口语,后面不小心,把人邹小英肚子搞大了,吓得半死,到处打听人流的医院。

既然肚子大了,就结婚呗。我劝过他们俩。

可是他们都超有默契,一言不发。好吧,当我多事。

很快他们去医院做了人流,三四天后我下午回去,在楼道遇到邹小英,一脸的惨白,好吓人。

作孽啊。

我以为他们会就此劳燕分飞,毕竟阿龙哥明确为他们的关系定过调:很酸爽的PAO友。

但是没有,人流过后,阿龙哥大概是愧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了去菜市场,天天守着邹小英,殷勤的像条哈趴狗。

阿龙哥在赎罪,我自己开始畏惧漫无目的的英语角学习。

在学校的时候,我们学过三十六计,是选修课,多个班级在梯级教室上大课的那种,那时候我和贞在热恋期,选修的课程基本能逃课就逃课,如果老师点名,我都让同桌或者舍友Haris帮忙喊“到”。

三十六计,刚开始的一两节课,我还有去听,说实话授课的老师讲得真好,可惜是我自己不争气。学习英语的热情退却,我突然想学学我们的经典书籍,反正课本都没丢。

我白天看下载在电脑里的老版《三国演义》,晚上学习《孙子兵法》,《三国演义》算是对《孙子兵法》的现实演绎,我看得热血喷张,学习的热情十分高涨。老祖宗的东西不全是糟粕,我们的《孙子兵法》,短短6075个字,简练丰满,道尽了兵法玄机,是古今中外,几千年人们都无法超越的兵法圣典。

一个多月后,我比较系统地学习完《孙子兵法》。

当然,学习之余,我并没有忘记帮过自己忙的人。

常言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名师指路。咱喝水不忘挖井人,吃饭不忘指路人。闲暇之余,我都会准备一份礼物,去看望我表叔、聆听教诲,感谢他过去对我的指点。

表叔是87届的厦门大学高材生,是他们导师最器重的尖子。我也只是从他们同学间的闲谈中管中窥豹、了解一二。在这家巨无霸的大型企业里边,他也是首席智囊,过去数十年间,他策划或者直接牵头的大项目都很成功,他身居要职,掌握很多领域的第一手详实的数据和资料。他算是天才型的学霸,他的思维超前,跳跃性超大,跟他聊天,时常是一知半解。跟这种能量级的行业巨擘聊天,是我的荣幸。

人家说一表三千里,我们之间,远远的距离,淡淡地相交,偶尔帮我指点迷津、点拨一二,我就受宠若惊。

表叔的教导,让我受益匪浅。他用最简短的话语,给我做了最正向的指导,让我明白:不管到什么时候,自助者天助之!

2006年12月底的时候,心想不能再堕落了,就抱着碰碰运气的心理去了人才市场。


浏览(1007) (4)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的名片
鹭岛大侠 ,40岁
来自: 厦门
注册日期: 2022-11-02
访问总量: 88,29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作者简介
最新发布
· 厦漂17年之:第四十七章 仁者乐
· 厦漂17年之:第四十六章 一往情
· 厦漂17年之:第四十五章 无法双
· 厦漂17年之:第四十四章 穷且益
· 厦漂17年之:第四十三章 欢喜一
· 厦漂17年之:第四十二章 落花有
· 厦漂17年之:第四十一章 诱人的
分类目录
【《厦漂17年,那渐行渐远的人和事】
· 厦漂17年之:第四十七章 仁者乐
· 厦漂17年之:第四十六章 一往情
· 厦漂17年之:第四十五章 无法双
· 厦漂17年之:第四十四章 穷且益
· 厦漂17年之:第四十三章 欢喜一
· 厦漂17年之:第四十二章 落花有
· 厦漂17年之:第四十一章 诱人的
· 厦漂17年之:第四十章 嫁给爱情
· 厦漂17年之:第三十九章 莫可名
· 厦漂17年之:第三十八章 她丰满
存档目录
2023-01-01 - 2023-01-01
2022-12-02 - 2022-12-24
2022-11-02 - 2022-11-29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